父子换妻记 (7-10 全文完) 作者:小天龙

.

【父子换妻记】

.作者:小天龙2020-9-17发表于S8

.(七)

自从翁媳俩发生关系以来,这个家就变了,变得平和,变得快乐。丽苹不再唠叨,而是每天笑颜逐开;力强变得孝顺,有事没事的都要请教妈妈;怀叔和小芬每天都准时离家,到另一个地方享受生活,把家留给了热恋中的母子。

孝顺的儿子每天把妈妈侍候得舒舒服服,体贴的媳妇也让公公焕发了青春。和谐的性生活使每个人都得到了益处∶丽苹变得更美、力强开始强壮、怀叔变得年轻、小芬的少妇风韵更显迷人……

丽苹在儿子的爱抚与滋润下,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满足,对老公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了,只要小强的手往身上一碰,人就软绵绵的,任由他抚来摆去。

这一晚翁媳俩刚走,力强就缠上了妈妈。三两下脱掉衣服,挺著鸡巴顶在丽苹的屁股上∶“妈,你快点洗吧!”

丽苹正在洗碗,头也不回的说∶“急什么?等会儿让你吃够了。”嘴里虽然这么说,对儿子的表现却很满意,这孩子劲头实足,到底是年轻人啊。

力强撩起妈妈的裙子,把手压在臀沟上∶“妈,一会儿有好东西让你看。”儿子的手磨擦著屁眼,儿子专门爱摸这地方,摸得丽苹翘起屁股。

“能有什么好东西?你……先进去,妈一会儿就好了。”

“我就在这儿陪妈洗。”力强没有走的意思,反倒是拉下母亲的内裤,把手指直接放在菊花蕾上∶“妈,你这里痒吗?”

“痒个屁,你这孩子,可不许往里伸啊!”尽管屁股翘得更高,可嘴里还是不能说出来。

“妈,你告诉我怕什么?嗯……这里有点干。”

儿子的话说的没头没尾的,正在想着他的意思,那里传来麻的感觉,好似有什么在刮着一样,一回头,只见儿子的舌头正在那儿乱舔。

“你干什么?那儿多脏啊?”想一下推开他,可手上都是油,气得丽苹直跺脚。力强好似没发觉一样,两手紧抱着妈妈的大腿,舌头动得更快。

“妈,你舒服不?”

“不舒服。”

“真不舒服?”

“真……你这坏蛋,那里也能……舔吗?”的感觉让丽苹拿不住碗,拱著屁股等著儿子更强烈一些。

“妈你先趴下来,这儿变大了。”力强说著,用手分开妈妈的大腿,根本不容人考虑,丽苹撑住洗碗池,腰往下沉∶“小强……你……的舌头…………别往里钻……”

“妈,你这里在动,一松一紧的……”

“别……说话……哦……别说……”

“再舔一会儿就差不多了,已经有个洞了。”儿子用舌尖撩逗着花瓣,中间的部分渐渐开阔。

“你想……干什么?可别打坏主意……哦……”

力强站了起来,用手摸了摸妈妈的小穴∶“妈,你这里可出水了,你先慢慢洗吧,我进屋去了。”也不待丽苹回答,迳自的走出去。

“你……小强!你气死妈了!等会儿妈也不理你!”正是舒服的时候,儿子竟突然结束,丽苹气得破口大骂。

“妈,我在我房里等你呀!”

“等也不去,妈往后不再理你了。”明知道自己会受不了,儿子反而拿起翘来,看谁先讲和?想到这里,丽苹匆匆的洗完,回到自己的房里。

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感受,那种全身都麻的体会还真是第一次,要是多舔会儿该……不知一会儿他会不会进来?要命的儿子,妈怎么能说出口呢?

力强把那天的A片放进影碟机,把声音开得很大,坐在床上看起来,这种片子妈一定没看过,早就想让她看又怕她不肯,等她进来吧。

“啊啊……啊啊……使劲操……啊啊……”儿子的房里传来做爱的声音。

“小强,你在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

听到淫荡的做爱声,丽苹心里痒得难受,既然你不来,妈也就不需客气了,悄悄的下床,向儿子的卧房走过去。

“你在看什么?”盯着萤幕上的淫乱场面,丽苹语带训斥。

力强的手正放在鸡巴上,一边搓动,一边回答妈妈的话∶“妈,这电影是国内拍的,还是一家人呢!”

“胡说!哪家人会拍这些东西卖?”

“真的是一家人,不信您看看,”力强拉着妈妈坐在床边,从后面搂住丽苹的乳房∶“一会儿就出来了。”

萤幕上呈现出一个中年女人和二十岁左右的少年,女人牵著男孩的手,“这个是妈妈,那个是她的儿子。”力强摘下丽苹的胸罩,用手指摸著乳头。

“你把手拿开,妈不让你摸。”刚才的事她还没忘,用手推著儿子的手。

“好丽苹,刚才是我不对,就别生气了,等会儿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小强把妈妈的手放在肉棒上,自己则把手伸进了妈妈的内裤里。

儿子刚才一定是打枪了,摸在手里湿滑滑的,丽苹用手套弄起来,把身子靠在儿子的肩膀上∶“往后可不许气妈了,听到了吗?”

“我没气你呀,我的好丽苹。”力强的手指一下插在妈妈的小穴里∶“你也湿了啊!”

“谁是你的丽苹,叫我妈!”儿子的家伙在自己揉捻下继续膨胀,小穴也被他扣得出水,丽苹强忍着不先说出来。

“妈,你看那儿子在干妈的屁眼。”力强一面说,一面把手指伸到妈妈的屁眼上,或许是看片的刺激,妈妈的那里一紧一松的动著。

“妈,你想吗?……”

“那儿……那幺小,受得了吗?”刚才在厨房里就被儿子逗起了欲火,现在儿子的手指在那里挑弄,萤幕上的母子则是活生生的干著,粗大的鸡巴在菊花洞里进进出出,而被干的妈妈好像很受用是的用力地摆腰扭臀。

真的有那么舒服?心里一面想,手一边比划著儿子的鸡巴,似乎比萤幕上的男孩的还要细一些,“小……强,你……想……吗?”妈妈还是有些怕。

力强正往下脱着她的内裤∶“咱们可以慢慢的啊,您要是受不了,我就停下来。”

“你可要听话啊!”

“当然了,我也不想让丽苹痛嘛!”

丽苹配合着儿子的手,让他把内裤褪下去,力强在背后舔了两下∶“妈,你要趴下来,把屁股翘高些就不会痛了。”

丽苹两手撑在床上,尽力地把臀部往后翘,仍带点不放心的回头说∶“你可要……听妈的啊!”

“保证没事儿,我先给您舔舔……”力强伏下身,把舌头抵在上面转起来,巨大的快感朝全身袭来,丽苹有些招架不住,把屁股尽力的往后送∶“小……强……噢……小强……”

要命的是儿子把手指伸到小穴里抽插,玩得妈妈喊叫起来∶“小强,妈好舒服……你的舌头……妈……”

不远的前面,萤幕上正是母子大干的交合部位大特写,丽苹好似做梦般的狂乱∶“儿子,先别……舔了……快点儿进来……”

力强两手撑住臀肉,把龟头抵在妈妈的屁眼上,往里慢慢用力∶“妈,我要进去了。”

儿子的鸡巴正顶在那儿,丽苹紧张的想要退缩,“妈,你别怕嘛,这就进去了……”力强把住妈妈的大腿,用力往前一送,龟头钻了进去。

“啊……小强……痛……”紧小的菊穴突被撑开,丽苹忍不住儿子的撞击,喊了出来。

“妈你要放松,放松就不痛了,我的鸡巴被夹得也不舒服,放松点儿……”儿子鼓励著妈妈,肉棒缓缓的移动∶“现在就好多了,妈你还要放松,哦……妈真紧啊……”

丽苹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果然像儿子说的那样好多了,反倒是没被干到的地方空空的,想要被什么填满∶“儿子,你再往里试试……慢慢来……嗯……慢慢……嗯……”

“妈真紧啊,鸡巴被套得真舒服,你还痛吗?”力强说著,又往里挺了一大截∶“还是这儿好啊……妈……我爽啊……”

“妈也……舒服,不过你不能都进去,你的长啊!”

痛感被充实所替代,丽苹的屁股扭动起来,往后慢慢的配合着儿子的进攻。这种美妙的感受对力强而言也是第一次,用手摸著妈妈的美臀,感受着菊洞的温热……

“妈,你美吗?”

“不错,你这坏儿子,竟会想这些东西,妈都让你玩过了。”

“什么都让我玩过了?”

“我那儿连你爸都没碰过,便宜你了,往后可别让妈伤心啊!”

“妈,没别人的时候我叫你苹儿吧!”力强把手从后面伸过去,摸捏著丽苹的奶子。

“嗯!坏儿子。”儿子的调皮让丽苹淫兴更高,主动的往后抛送著臀部。

“那你要叫我老公!”

“不行,我叫你……强儿。”

“好啊,现在强儿要加快速度了。”

“只要不全放进去,多快妈都受得了。”

母子俩在家里放肆的欢好著,而外面的翁媳俩就没这么开心了。

.(八)

小芬和公公出来后,就分著骑车绕著到她父母家去,为免被人看见,怀叔先去了趟值班室,老张看到怀叔过来,急急的说∶“阿怀呀,我正想找你呢。”

“找我?你有什么事吗?”

“刚才我侄儿打电话过来,说我大哥的病犯了,想让我今晚过去陪陪他。”

是这样啊?这种事确实应该去看看,可是自己要值班的话,小芬怎么想?刚才下楼时,小芬还说已买好了饭菜,要和自己吃夜霄呢。怀叔左右为难,想来想去,还是媳妇重要一些,犯难的回道∶“老张啊,我今晚也有要紧事,不如我明早早点儿过来,你明早再去吧!”

老张搓着手,无奈的说∶“那好吧,明天你尽量早点儿吧。”

告别了老张,怀叔又骑上车,这个时候天已经擦黑,小芬也该把水放好了。

十多天来,媳妇把自己打扮得好像年轻了十岁,有时候连自己都吃惊,在媳妇的身上竟能坚持到那么久,小芬年轻的肉体非常吸引人,每当媳妇在身上套弄时,恨不得把她全身都吻过来。

一想到媳妇在床上的媚态,怀叔不觉的哼起了小曲。在床上,小芬可比丽苹要强多了,不仅是刺激,她还懂体贴人,不像丽苹那样只顾自己快活的需索。越是这样,自己越离不开媳妇,反倒是主动的抚摸,主动的求爱。就快到小芬的家了,怀叔的呼吸都有些变了,不知媳妇现在脱光了没有?

刚往里拐,就见小芬从里面骑车出来,附近还有人,怀叔也没敢搭话,掉转车子在后面跟着。

“爸,我妈她们回来了。”小芬头也没回,沮丧的说。

“啊!?”这个消息对怀叔来说是个打击,刚才勃起的家伙也垂了下去。亲家一回来,自己和媳妇就没戏唱了。

“真的?”

小芬拐入一条小路,停了下来,满脸失望的神情∶“我妈她们真回来了。”

“那……今晚……”

翁媳俩无言的对视著,这个问题可没想到,现在已经快九点了,如果回家的话,一定会见到母子间的好戏;不回去的话,住哪?

“爸,怎么办?”小芬依过来,把头枕在公公的肩上。

怀叔搂住媳妇的身子,有一种无家可归的感觉,想来想去,想到了老张。

“小芬呐,你今晚就先住你妈那儿吧。我住值班室刚才老张说他要去陪他哥,让我替他值班。”

“阿怀,我想今天要你的。”媳妇的眼里闪著欲火。

怀叔摸住媳妇的大腿∶“爸也是,刚才还硬了呢!”突破禁忌的翁媳俩已是无话不谈。

小芬伸出手,松开怀叔的裤带,伸到里面握住肉棒∶“阿怀,我给你摸出来吧,往后就没多少机会了。”

多好的媳妇啊,怀叔一边感叹,一边也把手伸到小芬的裙子里∶“爸也摸摸你,你这里湿滑滑的,爸好想舔它。”

小芬的手把玩着公公的肉棒,三两下后怀叔就被逗了起来∶“爸,你的鸡巴硬硬的,小芬真想……”

“爸也想让小芬套,只是今天没办法了,你的小穴夹著爸的手指……”

翁媳俩正互摸,远远的有车灯照过来,两人急忙缩回自己的手,这要是被人发现还了得?

“小芬呐,也够晚了,你先回家去吧,在你妈那儿住一晚,我去值班室替老张。”尽管不愿分开,但远处的车越来越近,再不走的话,肯定会让人起疑。

替走了老张,怀叔一个人看着电视,不知为什么,心里老是静不下来,默默的念著媳妇的名字,要不是她爸妈回家,现在正是抱着小芬的时候。

想着想着,想到了丽苹母子,对他们的事一点儿也不生气了,要不是他们,自己和媳妇恐怕一辈子也不可能。唉!一切都是天定。

这个社区的住户都是本分的工人,每天准时回来,怀叔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了,关好大门,随便的洗了洗,在床上躺下。

这样的夜,睡不着啊!怀叔又坐起来,点了枝烟。

“啪、啪……”

“啪、啪……”有人轻轻的拍门,这么晚了,谁在叫门?真可恨!

怀叔提上裤子,披了件外衣走出值班室∶“谁呀?”

“啪、啪……”没有人回答,只是轻轻的拍著。

怀叔有些生气,心想什么人我没见过?过会儿一定要说他两句,走过去一下把门打开。

“爸,是我。”门外站着媳妇。

“小芬?你、你怎么来了?你没去你妈那儿吗?”外面黑漆漆的,怀叔心疼的问道。

“我……没敢去,她会以为我和力强又吵架了。”媳妇低垂著头∶“我也不敢回家……”

“那,你住哪儿?”

“我没地方可去,就来找你了。”

“这……”社区的人们都已入睡,外面也是静悄悄的,住这儿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只要明天早点儿走就行了。媳妇正用依赖的眼神看着自己,总不能让她住大街吧?怀叔返身熄灭电灯,小声的说∶“你先进来。”

放好媳妇的自行车,怀叔锁好大门,再往外看了看,外面的公路上也早已无人,只是偶尔过辆车子。

插好值班室的门,媳妇已经脱掉了裙子∶“爸,我又可以要你了。”

“嘘……小声点儿,这里可不是在家呀!”怀叔搂住扑过来的媳妇∶“要是被发现了可不得了。”

小芬解开公公的裤带,为他脱下衣服∶“阿怀,好好抱我。”

翁媳俩紧紧的抱在一块儿,刚才还觉得不可能再偷欢了,现在却又聚到了一起。

“小芬,我也睡不着觉,没想到你会来。”

“我也是想了很久,回不去家,真想就睡在大街上了。”

媳妇拉着公公后退,坐在床沿,手顺著前胸往下移去,到下身时,拉下公公的内裤∶“阿怀,这儿晚上没人来吧?”

媳妇的手开始搓弄肉棒,说不出原因,只要是小芬的手一套,怀叔的鸡巴立刻就翘起来。

“没人,但一会儿也要小点声。”怀叔细心的嘱咐著,为了媳妇更方便的抚摸,下身又往前凑了一步。

瞧着公公的家伙渐渐勃起,小芬的手动得更快,充血的龟头在手指的刺激之下,变得又圆又大,小芬想也不想,低头一下含住。

“哦……小芬,哦……小芬……”

这么多年来,口交对于自己来说这是第一次,丽苹嫌脏,怎么说都不肯,现在媳妇却连洗都不洗的含着,刺激之余,怀叔又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还是媳妇好!

小芬把手移到卵蛋上,把弄著两个圆球,舌尖在肉棒上扫来扫去∶“爸,我妈含过没有?”

“没……有,哦……小芬,爸想了……”

媳妇的手在肉棒和卵蛋上来回的游走,很快的,怀叔就有些按捺不住,从背后解开小芬的乳罩,摸住她的两个大奶子。

“小芬,你的办法是从哪学的?”

“还不是力强,尽买些色情片回来。阿怀,你先躺到床上去吧!”小芬放开公公的鸡巴,示意公公躺到床上。

怀叔的鸡巴已是昂首冲天,拉着媳妇的手让她坐上去,小芬却先转了个身,把屁股对著公公的脸∶“阿怀,我要你也舔我。”说完又用手套起来。

媳妇的娇吟让人难以拒绝,嫩红的小穴恰好抵在下巴上,怀叔托住小芬的屁股,伸长舌头舔在阴唇上。小穴早就流出了浪水,闻起来又腥又骚,这反倒更能使人动情。

“小芬,你这里有股骚味。”怀叔一面往里刺探,一面和媳妇逗趣。

“坏阿怀!啊……”听到公公的调笑,媳妇夸张的扭动著屁股,又往后挪了挪,这下快坐在公公脸上了∶“你想吃,就让你吃饱了,啊……再往里。”

“我看到小豆豆了。”怀叔一面说,一面把舌尖顶在阴核上,媳妇的屁股动得更快,手一用力,便把公公的鸡巴一套到底,怀叔痛得直叫∶“你的手太用力了,哦……骚媳妇。”

“你才发骚呢!稍一用力你就挺不住,我要坐上去了。”小芬直起身子,又故意在公公的脸上磨了磨,然后背对着他套坐在鸡巴上。

“爸,你起来抱我。”

这样的姿势怀叔也感到很新鲜,从后面摸著媳妇的大奶子,悄声的说∶“小芬,你这里可大了不少。”

“还不是让你摸大的!阿怀,这个姿势好不好?”媳妇的手反抱着公公的脖子,就着手劲上下起伏。

“好,爸的骚媳妇就是有办法。”

“你才骚呢!有谁家公公这么样对媳妇的?”

“谁家?我家就这样。再说,要不是你勾引,我怎么敢啊!”

“臭鸡巴阿怀,你家真特别,什么事都做。你揉得轻点儿,我才套得动嘛,啊……”

翁媳俩正在软磨硬泡,外面的大门响了起来。

“开门、开门!”门拍得“啪啪”响。

正在办事的翁媳吓了一跳,这么晚,谁这么讨厌?

“谁呀?”怀叔试探性的问道。

“公安局的。”

这下坏了,公安局没事是不会乱查的,怀叔赶紧推开媳妇,小芬也吓得急忙穿衣服。

.(九)

根据上级的通报,一名负案在逃的疑犯当夜潜伏在这个城市里,公安在城市内展开了搜捕行动,宾馆、社区逐个盘查。

等了有五分钟,怀叔才把门打开。

“有什么事吗?”怀叔把住小门,想随便说几句后让他们快走。

“你们这儿今天没来外地人吧?”一个上身穿着制服、下身只穿着白短裤的人问道。

原来只是来查生人,怀叔的心又放下来了,肯定的回答说∶“没有。绝对没有。”

白短裤眼光锐利,盯着怀叔的脸又问了一句∶“真的没有吗?”

“真没有,我可以打包票。”怀叔有些生气,刚才正在兴头上,被你们给搅乱了不说,还怀疑人的话,他妈的!

“那我们走了,发现情况请通知我们。”白短裤挥了挥手,几个人转身朝警车走过去。

怀叔的气还未平息,这么点儿事吵那么大声,自己倒是不在乎,可吓著了媳妇让人受不了,随口又说了一句∶“就这么走了,不进来坐会儿啦?”

这句话明显是在气人,白短裤又走了回来∶“老同志啊,你这一说我还真得进去一下,忙了大半夜,嗓子发干,喝点儿水润润嗓子。”

请神容易送神难,等到怀叔发觉说错了话,白短裤已经到了跟前∶“哎,老同志,你把著门口我怎么进?该不会连水都舍不得吧?”

“哪里的话呀,我壶里的水都喝光了,只有生水了。”怀叔小心的应付著,可不能让他们进来呀。

“生水就生水吧,我不在乎。”白短裤一面说,一面往里闯。

怀叔只得让他进来,把身子挡住值班室的门,往院子里一指∶“自来水在那边。”

白短裤跑过去喝水,回头发现怀叔站在值班室门口,神色有些慌张。里面莫非有鬼?打定了主意,白短裤洗了洗脸,朝怀叔走过来。

“老同志,借我毛巾用一下。”

“你在这儿等著,我给你拿。”到了这种地步,只能是让他快点儿了。

老家伙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白短裤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一个健步冲到里边,当他看到床角的小芬时,口气变硬了,大声的问道∶“老同志,这是怎么回事?”

外面的几位听到喝问声,以为发现了目标,一下冲进来。

白短裤看了看翁媳俩,指著小芬问道∶“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小芬把床单蒙在脸上,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不容分说,白短裤指挥著两个公安,把翁媳俩带到局里。

※※※※※

公安对这种桃色事件比较热心,把翁媳俩的手铐在一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训问,问到细节时,做笔录的小伙子听得忘了记录,白短裤则和同行们瞪着眼睛,生怕漏掉了精彩的情节。

把翁媳俩仔细的盘问了一遍,听过瘾后,也没有为难两人,通知他们各自的单位把二人领了回去。

房产公司认为怀叔有损社区的形象,把他解职了。

尽管环卫局没说什么,但为了躲避别人的闲话,小芬也辞了工作。

一家人都失业了。

晚上,一家人草草吃了顿饭,各怀心事的坐在客厅里。最先沉不住气的是丽苹,指著怀叔抱怨起来∶“你说,你也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做出这种事来?小芬可是你儿媳妇啊!”

“你真让人丢脸!”力强也来了脾气,对著小芬发起火来。

“这种事传出去怎么见人?”

“我看你是浪的!”

母子俩在一唱一和的说著,听得怀叔站起来,指著丽苹问道∶“你还有脸说我,你和小强的好事别以为没人知道!哼!”

“啊?……!”丽苹一下瘫坐在地上。

“……”力强也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原来你们都知道了!母子俩对望了一眼,各自低着头,不敢再看翁媳两人。

小芬赞许的看着公公,刚才的局势一下反过来了。在媳妇的鼓励下,余怒未消的怀叔继续教训说∶“从今晚起,小芬和我睡;”公公的话让人没有准备,听得媳妇红了脸,小声的说∶“爸,这……”

母子俩也抬起头看着怀叔,等着他的下一句。

怀叔指著丽苹∶“你把东西搬到小强屋里吧,往后就你们娘俩住。”

“阿怀,呜……呜……你真的这么狠心!呜呜……”丈夫的绝情虽在意料之中,可一听到媳妇要取代自己的位置,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丽苹走向儿子,哭得更大声了。

“呜呜……小强……妈……呜呜……”

力强听到爸爸的分配,心里却只有高兴,反正对小芬也厌烦了,今后可以无所顾及的和妈妈在一起,多好的事啊!想到这儿,拍著妈妈的后背说∶“妈,你别哭了,你不……”

“呜……呜……小强……”

“哭什么哭,你不想和小强在一起么?你要不愿意,就睡客厅!”老婆的装腔作势怀叔早就受够了,继续发泄著怒火。

“爸,你也让妈想想吧,别发这么大的火,你看你都出大汗了。”媳妇拿出手帕,给公公擦汗。

“想什么想!?小强,来帮妈收拾东西。”刚才只是想试一试老公是不是真的,丽苹拽著儿子的手,狠狠的瞪了老公一眼,心想∶你的臭脾气老娘早就受够了,办起事来像求你似的?哼!儿子哪点儿不比你好?再怎么说,我们总是在家里,可你和骚媳妇却让人给抓到了。

一阵忙碌之后,小芬和婆婆的东西掉换了房间,小芬和公公住大房,丽苹和儿子住斜对门的北屋。一家的关系也就此确定下来。

做好了这一切,已是夜半了。大家轮流的冲洗之后,

小芬拉着公公的手进了里屋∶“爸,你困了吗?”

“还叫我爸?”怀叔嘿嘿的傻笑。

“阿怀!你真坏……”小芬掩上了房门。

尚未进屋的母子俩听著翁媳两人的调情,丽苹对著门啐了一口∶“看你那骚样儿!”儿子环住妈妈的腰,往自己的房里拉∶“妈,我的苹儿,这样不是更好么?”

丽苹关上门,偎在儿子的怀里∶“怎么个好法儿?”

“往后你就是我媳妇了,我可以天天抱着你睡,你说好不好?”儿子抱起妈妈放在床上,为她脱衣服。

“小坏蛋,这回你高兴了。”丽苹屈起大腿,让儿子把内裤脱下去。

“你不高兴么?有个年轻老公疼你、爱你?”

“咱可说好了,往后的事都听妈的,要不……”妈妈俏皮的逗著。

儿子光着身子趴了上去,用舌尖舔了舔乳头∶“要不怎么?”

“要不就不让你进来。”丽苹握住儿子膨胀的鸡巴,把拇指压在龟头上。

“不让谁进来?”

“不让坏儿子的……进来。”

“真的?”小强扶著妈妈的手在肉棒上磨擦,另一只手探往妈妈的下身。

“你这孩子,又往那儿乱摸。”

“这儿怎么啦?”儿子的手指按在屁眼上。

“那儿……痒~~”妈妈的声音有如猫叫,听得儿子心里直颤,两手一面磨擦,一面问道∶“好老婆,前面还是后面?”

“什么前面后面的?”

小强的手指在屁眼上画圈∶“这儿是后面,”又把手指探向小穴∶“这儿是前面。”

“你这坏孩子,竟能瞎起名字。”丽苹放开套弄的手,分开大腿,把脚踝搭在儿子的肩膀上。

“那……就……先前面,再后面……嗯~~”力强摆正了姿势,一下挺到妈妈的体内,湿润的小穴轻轻的夹住肉棒,任由儿子在里面捣来弄去。

“老婆,你的小穴比以前紧了,这样我好舒服。”

“傻蛋,要不是妈在用力,你……哦……用力嘛……哦……”

经过多次的实战之后,母子俩配合得亲密无间,丽苹把脚勾在儿子的脑后,丰臀迎凑著儿子的撞击,轻轻的鼓励著∶“使劲……妈要你再大力……”

“妈,你真会夹,小芬那个浪货怎么能和你比呀,夹得我真舒服!啊……舒服……”

“才知道妈好?”丽苹喘著气,挑逗著儿子的感官。

“我早就知道……可我不敢……”

儿子说的是真心话,憨厚的样子更让人喜欢,丽苹把手放在他的胸前,来回的抚摸∶“现在还想不想那小婊子?”

“妈你别逗我,她就是让我干我也不干她了。”小强放下妈妈的双腿∶“妈你坐起来,我想吃你的奶子。”

.(十)

和儿子办事做什么都可以,丽苹把手搭在小强的肩膀上,轻拉缓坐。这个姿势,肉棒可以刺到花心,儿子的家伙又长又硬,一坐到根部,穴里就被胀得满满的。

小强歪著头,含住妈妈的奶子,两手绕过她的丰臀,手指摸索著插进菊花洞里。温窄的小洞一阵收缩,紧紧的包住手指,随著妈妈的套坐而一进一出,弄得丽苹抓着儿子的脊背,大声的叫道∶“强儿……妈的宝贝,嗯……含深点儿……嗯……”

妈妈的鼓励使儿子干得更猛,小强一面舔著乳尖,一面说道∶“妈……你套得鸡巴真舒服,我要天天干你,好妈妈……哦……”

“小……强,别……再挖了,我……我要出来了……”

前后被插入的感觉实在太妙,丽苹疯狂的摆腰扭臀,恨不得一口把儿子吃掉。

妈妈半眯著凤眼,红红的小嘴微微张开,小强松开她的奶子,把嘴压向妈妈的红唇,后面的手指略一用力,整根指头都插了进去,“妈,这样好吗?”

“好!好……嗯嗯……”丽苹含混的回答,缠住儿子的舌头。

“嗯嗯嗯……嗯嗯嗯……”

母子俩贪恋的吸著对方,妈妈的身体紧紧地坐在儿子的大腿上,圆圆的臀部在儿子的身上来回磨擦,儿子的肉棒抵住花蕊。在磨动中,两人的性器接合得更加紧密。

一阵长吻过后,丽苹抬起腿从儿子身上下来,转身趴在床上,扭头娇声说∶“强儿,从后面来。”

妈妈的屁股又圆又翘,菊花蕾湿湿的张著小口,雪白的大腿中间,红嫩的小穴已是香汗淋漓了。小强在臀肉上来回的抚摸∶“妈,你的大屁股真美,让人摸不够。”

“乖儿子,尽会捡好听的说。”妈妈受用的低下腰,使臀峰更加高举。

小强跪趴在妈妈的后面,伸著舌头舔向屁股蛋,手指在臀沟处上下抚弄著,“妈的身体是最美的,连屁股都这么性感,哦……我还要吃。”说著,又舔向丽苹的股间。

“噢……小强,先别舔了……现在……现在先进来吧。”丽苹回手推开儿子的头,反捉住他的鸡巴,虽然干了半天,硬度却保持不变,如果是阿怀的话,应该早就泄了。丽苹越想越美,拉着顶在屁眼上∶“快点儿嘛,我要!……”

完全出乎丽苹的预料,对门的翁媳俩战得正欢。

刚一脱光衣服,媳妇就骑在公公身上,用手捧住怀叔的脸∶“爸,昨晚可把我吓坏了。”

怀叔搂住媳妇∶“是吗?来……让爸先疼疼。”说著用手揽住小芬的细腰,小芬嘤咛一声,整个人趴在公公身上。

怀叔的手在媳妇的胴体上摸来摸去∶“往后就不用怕了。告诉我,你会不会后悔?”

没想到公公会有这么一问,小芬堵住怀叔的嘴,瞪着眼说∶“可不许你这么说,我有什么可后悔的。老公不争气,再说……”媳妇咬住嘴唇,没有继续说下去。

怀叔却有些紧张,问道∶“再说怎么?”

小芬舔著公公的耳轮,一字一句的说∶“再说,阿怀也比他好!”

这句话听在怀叔耳中,不亚于再世仙丹,只觉得一下年轻了二十岁,说这话的可是媳妇啊,怀叔点著小芬的额头,又笑着问道∶“怎么个好法儿?”

“不许你问。”媳妇娇声的打趣,甜美的样子让公公看得都有些痴了。

“好,我不问,我不问。”怀叔笑着把媳妇摆正,胯下的肉棒在言语中已经高举,怀叔拉着媳妇的手放在上面∶“它想问哩!嘿嘿……”

“臭阿怀!又想了?”

媳妇的笑骂最使人受用,怀叔乐得合不上嘴,嘿嘿的笑着。

“你再笑,你再笑。”媳妇坐在公公的胸口上,回手握住肉棒,轻轻的搓捻起来,脸却装得很凶∶“坏鸡巴阿怀,哪有你这样的公公呀?”

怀叔看得大叫好玩∶“我这样的公公有什么不好?就连最漂亮的媳妇都说我好。”大手在小芬的身上左撩右逗∶“等会儿就让你好个没完。嘿嘿……”

“没正经!”媳妇笑骂著掉转身子,把屁股送到公公的嘴前∶“让你吃我的屁……”话未说完,张开小嘴先含住了肉棒。

怀叔最享受的就是儿媳的口交,上次正过瘾时被公安搞散,现在可是没人敢打扰了,媳妇的小穴在眼前晃来晃去,引人想要伸入其中。怀叔用手指拉开两片阴唇,伸长舌头舔著嫩肉。

小芬的阴毛较稀,轻柔的扫在脸上,让人痒痒的想动,怀叔故意吃得滋滋的响∶“小芬呐,我可看到你的里面了。”

媳妇的两手正搓弄著卵蛋,肉棒也已含入口中,听到公公的话,一下吐了出来∶“死阿怀,你光会看,把舌头往里呀!”

“怎么往里?你里面水汪汪的。”

“就是让你喝的嘛!格格……再使坏,我就睡了。”

小芬的屁股在脸上晃动,紧绷的臀肉时不时地撞向自己的脸,怀叔也不忍让媳妇着急,两手分得更开,“我吃,你可别叫啊!”说完,舌头挑开穴洞,在里面探索。

“啊……啊……嗯……”

公公的舌头在里面乱挑,硬硬的胡碴扎在阴唇上,让人又痛又痒的,小芬一面套弄肉棒,一面“呀呀”的哼出来。

“嗯嗯……嗯嗯……”屁股扭得更快,口中套得更急。

五分钟之后,怀叔的脸上已流满了淫水,用手摸了一下,递给媳妇说∶“你看,你的浪水都流到脸上了。还有骚味呢……”

“那你还不吃了它?”小芬用力地套弄著鸡巴,浪浪的回道。

怀叔果真就放在嘴边,“啧啧”的舔了两下,然后拍著媳妇的屁股∶“宝贝儿,我吃完了,现在怎么做?”

公公的鸡巴红红的胀著,媳妇扭头一笑,反过身子,小手继续套弄,板著脸著说∶“现在把它放进来。”

这么多天来,媳妇总给自己些新意,有时候装小,有时候做大,真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艳福,怀叔越想越开心,用手扶正了鸡巴∶“小芬,是这样吗?嘿嘿嘿……”

粗壮的龟头撑开了小穴,小芬握住根部,身子微微下沉,刚才的舔弄虽增加了润滑,可进去后仍有些发紧,小芬两手撑住公公的肩膀∶“爸,你的好像又长了。”

“是骚穴太紧,不过这样才爽嘛!”怀叔捏著媳妇的细腰,配合着她上下起伏∶“小芬,你很浪啊!鸡巴好像泡在里面似的。”

“还不是你发骚!哦……老淫虫……别尽顾等,你也……往上用点儿力。”

“啊……啊……”

“爸……阿怀……往上用力顶……噢……”媳妇拉过公公的手放在奶子上,大声的说∶“爸,揉我……对……用力……用力……”

媳妇眯着眼睛,在身上快速的摇摆,两个大奶子随著身子上下跳动,怀叔一面摸弄她的奶子,一面用力的往上挺,温湿的小穴紧紧的包裹住肉棒,舒爽的感觉难以言传。

“小……芬,你的真紧啊……套得爸……哦……”媳妇突然用力,穴心挟住龟头,弄得公公直抖。

“阿怀……噢……你怎么样?……”公公的喘气声明显快了,这是要射的前兆,小芬停止套弄,趴在怀叔的身上,只觉得肉棒在里面不停地跳。

“我快……了,你磨得鸡巴要出了……哦……”怀叔一面大叫,下身的动作更加疯狂∶“小芬……爸……”

“不行!我还要……噢……好阿怀……!”

“不行了,不行了,哦……小……芬!”怀叔紧抱住媳妇,鸡巴在里面胡乱的冲顶,小芬的手指用力掐住公公的肩膀,翁媳俩一下到了高潮。

“啊……小芬!”

“阿……怀!噢……”

怀叔爱怜的揽住媳妇,手掌在她的背上来回摸索∶“小芬,你到了吗?”

“我到了,”小芬蜷缩在公公怀里∶“你比你儿子还强壮,干得人家没一点儿力气了。”说完,在公公的脸上亲了一口,算做是奖励。

“我也是,你比她更让我有劲。”这是真心话,在和丽苹办事时自己就好像是完成任务似的,只求快点儿结束,和媳妇却总是想办法持久。

小芬跳下床,到卫生间里接了盆水,出来时就听到北屋里的叫声。

“小……强,妈真舒服……噢……钻到肠子里了……噢……”

“我……哦……妈,你的屁眼真棒……哦……”

小芬从床上拉起怀叔,指著北屋说∶“你听,他们在干屁眼儿。”

媳妇的眼里闪著兴奋的光,听声音还真是这么回事。怀叔不禁有些气恼,丽苹这骚娘们儿,和自己这么多年都没干过她,儿子才几天就弄到了。

公公的表情全看在媳妇眼里,小芬端起盆子,给怀叔清洗鸡巴∶“爸,你要是想,我也可以的。”

“谁……谁那么说了,我只是有点儿不信。”自己的想法被人发觉,怀叔不好意思的遮掩。

“死要面子,想就想呗,我又不是没有?”媳妇放下盆子,白了公公一眼∶“阿怀,我要你给我洗。”

幸福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这种改变给这一家人带来了新春。白天,在外人看来,公婆仍是公婆,小俩口也和和美美;一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妈妈和儿子、媳妇和公公的世界了。

【全文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