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换妻记 (1-6) 作者:小天龙

.

【父子换妻记】

作者:小天龙2020-9-17发表于S8

.(一)

“唉,今天又是吃这个……”力强在饭桌旁坐下来,望着桌上的饭菜发著牢骚。

“不吃这吃什么?现在不比往日了,往后都要省著点。”丽苹从厨房里走出来,嘴里喃喃的唠叨著。

“妈,看您又来了,没您想的那么严重,明天我再去试试。”力强站起来,从妈妈的手里接过饭碗。

“能找到当然是好,只是现在哪儿那么容易呀?唉……”

一个月前,力强所在的公司倒闭了,家里的四口人都下了岗。妻子小芬刚谋了份扫大街的工作,每天起早贪晚的;爸爸为一个社区看门。这一家子,可真够苦的。

“妈,我回来了。”小芬拖着疲劳的身子坐在椅子上∶“力强,你找到工作了吗?”

“我到那家公司一看,原来他们是在家办公的,能成什么事?”力强拍著脑袋,懊恼的说道。

“你看你,现在还瞧不起人?”丽苹点着力强的脑袋∶“小芬不也是大学毕业吗?”

“吃着饭吵什么?在家里也不得安静……”刚到家就听到她们的闹声,怀叔发起脾气来。

小芬给公公搬过一把椅子∶“爸,您快休息会儿吧。”

怀叔坐了下来,心想∶还就是媳妇知道疼人,这些天可也真苦了她了。“小芬,今天累不累?”怀叔关怀的问道。

“没什么,我也习惯了,爸您先吃饭吧。”小芬给公公盛好饭放在桌上,一家人一边吃一边想着心事。

饭后,怀叔拿起一份报纸看起来,丽苹一边修剪著指甲,一边看电视∶“老张,街坊的二嫂一家又渡假去了。”

“嗯。”怀叔正看得上瘾,老婆的话根本没有听到。

“老张!就知道看报纸,也不学学人家。”丽苹不满起来。

“有什么好学的,还不是靠贪污来的钱,不干净。”

“哟哟哟……没人家那么大的本事就别说,你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你再看人家老任……”丽苹越说越激昂起来。

怀叔也红了脸∶“你说什么,越来越过了,别以为别人怕你。哼!”怀叔重重的哼了一声,算做是警告。

“你脾气倒大了,天天这样,这日子怎么过?”丽苹抓过怀叔手中的报纸,用力的甩在地上。

“你……你……”怀叔红了脸,站起身来,用手指著丽苹的脸。

“你打呀,打呀!反正这日子也没意思。呜……呜……”丽苹用手掩著脸哭了起来。

“妈,怎么啦?”

“爸,您看您这是……”

小俩口衣衫不整的从里屋出来,小芬的脸上还红扑扑的,儿子光着膀子走向母亲,媳妇则穿着睡衣走向公公。

“妈,您别哭了……”

“爸,您也是,发那么大火干什么?”

见儿子出来,丽苹心里有了依靠∶“小强,妈……妈活够了……呜……”掩著脸跑到卧室去了,“妈!妈!您……”力强赶紧跟在妈妈的身后追了进去。

“唉!这个女人……”怀叔叹著气坐了下来,由于生气,黑黑的脸膛上渗出了汗珠。“爸,看您生这么大的气,来我给您擦擦……”小芬拿起手绢细心的为公公擦起来,轻薄的睡衣遮不住高耸的双峰,随着手的动作轻轻的晃动起来。

房间里,丽苹扑在儿子的怀里∶“小强,妈和你爸过够了,呜呜……”

“妈,妈,和爸那样的人别生气,别哭了啊!”力强抚摸著妈妈的头,小声的劝慰著。

儿子的体贴让丽苹更伤心了,用力地抱着儿子身体,尽情地发泄着心里的苦处∶“小强,妈今后就指望你了,

你可要争气呀!呜呜……”随著身体的抽搐,力强只觉胸部一松一紧的,没想到妈妈的弹性这么好。

丽苹对穿着上是非常讲究的,裙子的料子非常柔软,母子间虽隔着裙子,但心好像贴在了一起。

“妈,有我在,您就不会受苦。”力强两手拍著妈妈的背部。

“嗯,小强,可得争气,嗯……”丽苹在儿子的安慰下渐渐的平息下来,两手紧紧的抱着儿子,几年来还是第一次和儿子贴这么近,他瘦弱的身子不禁让人心疼∶“小强,妈的好儿子,呜呜……”

“妈,没事了,别哭了啊。”力强的手自然的滑下去,碰到了丽苹的丰臀,“别哭了啊,再哭就打屁股了。”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拍了两下,这句话是力强小时候妈妈经常说的。

丽苹被儿子逗得破涕为笑∶“坏小强,连你也要来欺侮妈吗,妈打你还差不多。”说完,“啪啪”的打在力强的后面。

见妈妈没有责怪的意思,力强放心的把手放在妈妈的臀部,感受着那里的圆润,“小时候您常打我,我还几下也不行吗?”力强伸开手指,捏住一掇臀肉。

“小……强,你……你干什么?”丽苹轻轻的嚷起来,在儿子怀里的感觉让人不愿离开,屁股又被他抓住,身体渐渐的发软。

“妈。”

“嗯,快点放开……嗯……快点放手……”嘴里这么说,可身体却没有动的意思,这孩子都已经结婚了还和妈妈开玩笑,但又想不出这么做有什么不好。

力强发现妈妈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而且身体渐渐的扭动,一股异样的感觉逐渐升起。

.(二)

客厅里,小芬也在细声的劝著∶“爸,妈天天在家里闷著也会烦啊!”她给怀叔倒了杯水,在公公的对面坐下来。

怀叔对儿媳的话是言听计从,喝了口水,问道∶“那你说有什么办法?她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像她那种人,只会享受,又怕吃苦,哪里会要她?”

“话不能那么说吧,我妈搞了这么多年舞蹈,让她教小孩子跳舞就可以呀,只是不知她做不做?”丽苹是一个很讲究的人,舒适的生活过惯了,让她放下架子还真不太容易。

“这也是个办法,还是你想的现实一些。”怀叔心里一阵清爽,家里还就这个儿媳妇省心,想到这儿,怀叔不由一笑,关心的问道∶“小芬啊,这些日子可苦了你了,力强这孩子又不争气,真难为你了。”

看着公公关心的样子,小芬的心里甜丝丝的,不由的细细的打量起来。公公的身体非常强壮,身体的上的肌肉显示著一股雄性的魅力,和力强瘦弱的身子比起来简值就是天上地下,“爸,我倒是没事儿,您可要注意身体呀,您看您的这里都脱皮了。”小芬走到怀叔的跟前,用手指着他的肩膀。

“不碍事的,帮人家扛东西碰破了一点儿,明天就好了。”怀叔毫不在意的解释著。

小芬的睡裙很短,由于站得很近,两条光滑的大腿微微接触到公公的胳膊,尚未来得及扣好的胸部在两个大奶子的冲击下稍稍分开,坚挺的乳头随著呼吸一下一下的显露出来,看得怀叔侧过脸去。

“爸!我给您涂点药吧,明天就好了。”小芬一边说,一边到角橱里找药。“不用,就这么点儿小伤,真不碍事……”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是甜甜的。

小芬躬著腰在橱里翻弄著,撅起的臀部撑开睡裙的下摆,一条布满蕾丝的小内裤包裹着美臀,细细的带子陷入臀沟中间,白花花的臀肉随著小芬的动作弹动开来,弹动的怀叔一阵火热。

“我记得还有的,爸您知道药放哪里了么……”小芬扭过头,见到公公盯着自己的后面,脸不由的一红,“爸~~”小芬娇嗔的叫了一声。

“哦,哦,是在那个橱子里,你再找找吧。”怀叔赶紧应道,老脸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不敢再看。

见到公公害羞的样子,小芬的心里竟怪怪的,不时的扭头看他的样子,既希望他能再看,又好像不愿他再看。怀叔的心里也在挣扎,刚才的一幕已经使他勃起了。

药已经找到了,小芬却不想马上站起来,故意的把头往下探,屁股翘得再高一点儿,回头问了一句∶“爸,你看这个药行吗?”

“行……”怀叔抬眼望来,只见小芬的圆臀几乎都露在了外面,大腿中间的地带是透明的,里面红嫩的小穴依稀可辨。怀叔要说的话竟一下卡住,脸一下全红了。

公公的反应全看在了眼里,小芬感到全身发热,公公是喜欢我吧?或者他只是想看看我的身体?想到这儿,把两条腿稍稍的分开,拿药的手一晃,屁股上下慢慢的动了两下∶“爸!……您看用这个药行吗?”

“行啊,行啊,只要是你找的什么都行啊……呼……呼……”见到媳妇诱人的身姿,怀叔的心里乱乱的,只求能再多看上两眼。

公公的热烈反应让小芬也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要看就让他看个够吧!小芬这么想着,索性把腰往下沉得更低,手不经意的放在屁股蛋上,红红的指甲慢慢的滑过臀沟,好像是给怀叔做导游一样的引路。

“小……芬,小芬呐,不……要,不要再找了……爸、爸……”从未经受过这么刺激的场面,而对方又是自己的儿媳妇,怀叔感到自己快爆发了。

“爸,您怎么了?”小芬跑到怀叔的身前。

“我,没事……呼……呼……”怀叔的手放在胸口处,大口的喘著气。小芬注意到他的裤子被顶起了一个包,看来公公在这方面还是很行的,“是不是胸不好受?我给您揉揉。”小芬说著,用手撩起怀叔的背心,雪白的手指按压在公公的胸膛上。

“这都是抽烟抽的,您以后少抽点儿烟。”小芬的手掌抚摸著公公的身体。

“嗯。”怀叔答应著,呼吸渐渐的平稳下来。媳妇的小手按压得很舒服,她的大腿也紧贴著自己的膝盖,这样一来,下面反而涨得更大了。

公公的眼睛盯在自己的奶子上,他那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让小芬痒痒的,小芬的手渐渐的往下按摩著,每一压下手掌,怀叔就轻声的哼出来。

“爸,现在怎么样?”

“舒服多了,哦,小芬真好!”怀叔盯着媳妇的奶子,真心的表白著。

“哪好啊?”小芬挑逗的问出来。

“哪儿……都好!哦……”

公公红著脸的样子惹人爱怜,小芬的身子往前一趴,在怀叔的脑门上亲了一下∶“爸也好!”

“啊……别逗爸爸,啊,小芬……”怀叔被弄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语无伦次了。

“格格格……格格格……”小芬笑了起来。

“呼呼……呼呼呼……你……”怀叔的肉棒已经雄起,只得把手先挡在裤裆上,在媳妇的面前出这么大的丑,他的脸更红了。

眼前的男人越发吸引自己,强壮的肌肉引得人想抚摸,和老公那瘦弱的身子比起来差上何止千万倍。小芬的心里乱乱的,转身拿过药膏,屈起左腿把膝盖压在公公的大腿上∶“爸,我给你上药。”

※※※※※

卧室里,母子俩还在搂抱着,丽苹的俏脸紧贴著儿子,“坏小强,先放开妈妈,不然妈就生气了。”说完,掐在儿子的大腿上。

妈妈起伏有致的身体比小芬要丰满许多,圆圆的大屁股摸起来也是舒服,力强放开捏弄的手,把手掌从后面插入到妈妈的大腿中间,往上一带,抠挖在丽苹的臀沟里∶“妈,再让我抱会儿。”

丽苹不依的扭动,儿子的手指正好抵在屁眼上,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你抱我干什么,你不是有小芬么?”

妈妈的话里有一些醋意,化著浓妆的俏脸看起来很是诱人,力强更加大胆起来了,隔着裙子从后面攻击著妈妈的屁股,对著丽苹的耳朵说∶“小芬哪能和您比,妈多性感啊!”

儿子的话明显是性的挑逗,丽苹的心里却没感到生气,一想到自己比小芬还性感,对儿子这样的年轻人还有诱惑力,反而有一点满足,但还是扭住力强的耳朵,假装生气的说∶“你这个坏孩子,再摸妈就告诉你爸。”

一听要告诉爸爸,力强还真的有些害怕,但见到妈妈的脸上满是高兴,哪有生气的影子,不由的心里一阵欢喜,一下亲在妈妈的脸上,然后说∶“那您就告诉爸爸吧,就说我喜欢您。”

没想到儿子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丽苹心里一紧,莫非这孩子真的喜欢我的身体?同时也有此激动,小穴里竟然流出了穴汁。

“你这孩子,再说就撕烂你的嘴!”丽苹的下身抵住儿子的肉棒,这孩子,还真的硬了。

力强感觉到妈妈的试探,妈妈的小腹好软啊!两手从后面抄起妈妈的大腿,一下抱了起来∶“妈就是撕烂我的嘴我也这么说,谁让你这么诱人。”

“小强……”遭受到突然袭击的丽苹两手抱住儿子的头,丰肥的屁股一阵乱摆,大奶子挤压在儿子的脸上∶“快……快放我下来,快……”

力强的手指扫著妈妈的臀缝,脸蹭著丽苹的奶子,挑战的说∶“这回可不放手了,要不您还不真的告诉爸爸。”

凌空被儿子架住,身体的敏感部位都遭到他的侵袭,性的快感在全身弥漫,心里倒真的是不想下来了,可一想到隔壁的老公和媳妇,丽苹求饶的说道∶“妈的好小强,放妈下来,妈不告诉你爸爸。”

“那您得告诉我,您喜欢我吗?”力强的手指顶著妈妈的屁眼,鼻子蹭着她的乳尖。

“好……小强,妈……妈……喜欢你。”

“那就叫我声好听的,我就放您下来。”

“好儿子~~”丽苹的声音发浪了,可力强仍然不依不饶的,手指滑向妈妈的小穴处,一下下的点按∶“这不行。”

“小~~强~~哥~嗯……”声音越来越低,嘴唇快咬住耳朵了。

“哎!”得到满足的力强放下妈妈的身体,丽苹用力扭住儿子的鼻子∶“你个坏蛋,妈让你整死了。咱们先出去吧,该睡觉了。”

力强用手拍了拍妈妈的丰臀∶“妈,我可是说真的啊!”

“坏蛋!”丽苹的眼里充满了爱怜,心里突突的跳着。

母子俩开门出来,听到开门声,客厅里的翁媳两个也是各归各位,大家的心里都怀著各自的想法,每个人心里的感觉都不相同。

大家各自的回到房里,面对着床上的另一半,心里的思绪却飘到了另外的房里,而对着床边的人再也提不起兴趣,把灯一熄,各怀心事的睡着了。

.(三)

第二天一大早,翁媳两个就出门上班了,丽苹母子俩吃过早饭,力强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在妈妈的身上摸上摸下,把丽苹逗得鹿撞不已,直到丽苹微怒,儿子才出门找工作去了。

收拾好碗筷,丽苹对著梳妆台开始化妆。她本来在歌舞团工作,负责舞蹈的排练,近年来她们的单位一直在走下坡,加上剧团经营不善,最终还是失业了。

丽苹对著镜子仔细的描著,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但常年的保养使她看起来要年轻很多,脸上虽也有了皱纹,稍一上粉就看不到了。镜子里的粉脸依旧迷人,或者儿子说的是真的,自己也觉得要比小芬强上许多。

套上黑色的裤袜,对著镜子端祥著自己的身体,坚挺的双峰、纤细的腰肢、丰肥的臀部,哪一个部位都比小芬出色,加上这么多年的练功,皮肤都还紧绷绷的。丽苹两手托住乳房,它的弹性让人满意,这么成熟的肉体竟然找了个阿怀,一想到老公,丽苹的心里就一肚子气,自己跟了他这么多年,动不动就发脾气,要不是为了小强,早就和他离了。

昨夜儿子的抚摸现在想起来还会兴奋,老公这两年在情趣上差多了,一躺下就只顾自己睡觉,有时即便把他叫醒,也只是草草了事,例行公式的做完,就又倒头睡去,常把自己弄的不上不下的。

儿子的家伙却又不同,不仅硬度足够,虽然隔着衣服碰到也让人发痒,这孩子,该不会是真的想干我吧?丽苹越想越烦燥,两手搓得更紧,下面的阴穴已经泛潮了。我这是怎么了?小强,你真的想要妈妈吗?

此刻的力强正坐在朋友的家里,两个人看着色情片。现在找工作太难了,找了多日之后,力强也没碰到合适的,但又不愿在家听妈妈的唠叨,于是每天都跑到朋友的家里玩。

朋友阿财是力强的中学同学,中学毕业后就没有上班,自己做些小生意,阿财是个圆滑的人,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他做的可都是大生意,只可惜是偏门∶从外地运来色情影片,然后再批发给当地的小贩。

力强自从在阿财家看到A片后就不能自拔,他这里能看到的片子太多了,诸如日本的、港台的、欧美的……应有尽有,看得力强每次回去后都要疯狂的发泄在小芬身上。

今天的片子有些特别,阿财神秘的说这次运到的是正宗的国产货,力强有些不信,国内真的有人自己拍片子卖?阿财打开一箱包裹,里而摆满了片子,看得力强眼球都快掉出来了。

箱子的里面还有个小包装袋,阿财一边打开一边说∶“这是浙江人拍的,据那边人告诉我说,是一家人自己做的,本来是专往境外销的,说让我尝尝鲜。”

“一家人?不可能吧!”力强一边问,更加迫切的等著回答。

“他们是这么说的,应该假不了。”阿财打开包装,竟然还有封面∶《春回大地》,封皮上有几幅大干的插图。

“快看看!”力强一把抢过碟片,放入影碟机里,萤幕上一小段正统的卡拉OK之后,赫然打出了字幕∶‘中国大陆情色专辑第六集,海外版’。

“真的,真的是!”两人睁大了眼睛看着电视。

片子几乎没有什么剧情,分成了上下两段,前段是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小伙子一起冲澡,洗著洗著就干到了一块儿,拍的也没有专业的那么清晰,但力强的心里却有着强烈的震憾。

“这个女人和男的还真有点像,如果是一家人的话,莫非是……”

“是他妈吧,你看她还有些害羞呢!儿子的表情也不自然。”阿财用专家的口吻解释著,正好说到力强的心里。

“看来真有这样的事,他们是在玩真的啊!”第二段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姑娘,据阿财的推断一定是父女。

这个片子给力强的刺激太大了,放完后力强拿起片子问道∶“这次你进了几张?”

“总共进了十张,两种。”阿财拿起另一张回答说。

“我一样要一张,这种片子太少见了,多少钱?”力强把片子放入衣兜。

“哥们儿嘛,谈钱就远了,你要是喜欢的就拿去看好了。”阿财豪不介意的说∶“只是要小心点啊!”

“那是当然,改天请你打炮。”力强站起来。

“急什么呀,再坐会儿!”阿财让著。

“我还有事呢,明天我再来。”

从阿财家出来,力强仍然是精神恍惚,眼前总是妈妈的影子,只想快点回到家,好把它打出来。

丽苹正在客厅里练功,为了方便,她上身只穿了件小背心,下面则是黑色的连裤袜,诱人的曲线尽显出来。

“妈,我回来了。”眼前的妈妈太美了,力强压制着想要冲上去的举动,往自己的房里走去。

“小强,”丽苹把腿搁靠在凳子上,两手往下压腿,这使她的臀部翘起,深陷的臀沟正对著儿子的目光∶“今天怎么样?”

“嗯……今天还是没找到,跑了好几家。”力强盯着妈妈的屁股,丰满的肉体在黑色丝袜的映衬下充满了诱惑。

丽苹转过身体,对儿子的目光并不反感,而是摆了摆手让力强过去。

丽苹两手后翻,弯著腰支在地毯上练拱桥∶“小强,扶著妈点儿,这两天有点累。”力强用手托住妈妈的细腰∶“妈,您就别练了,大热的天儿。”

丽苹慢慢的抬起左腿,上下伸动著肌肉∶“托住了,妈再练会儿就行了。”

妈妈的身体在眼前轻摇慢摆,透过丝袜的空隙,里面穿的紫色小内裤清晰可辨,力强的心跳开始加速。

妈妈真美呀!微隆的小腹,丰沃的阴户都引人触摸,短小的背心遮不住坚挺的双峰,随著身体的起伏晃来晃去。

做了一会儿之后,丽苹就开始轻微的喘息,力强一手托住妈妈的腰,另一手则游走在屁股上,在妈妈抬起大腿的瞬间一下放在大腿的根部,丽苹轻声的哼出来∶“小强,托好了,嗯……嗯……”

儿子的手随著妈妈的大腿上下移动,放下来的时候丽苹就并紧两腿,力强的手则被夹在妈妈的神秘地带,母子俩不再说话,只是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感觉。

“妈妈,想要我吗?”力强的眼里充满了欲火,用眼神向妈妈发起冲击。

“哦,孩子不行的,只能就到这种程度。”丽苹闭上眼,算做是对儿子的回答。

良久之后,丽苹从地上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向厨房∶“小强,你先休息一下,等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力强摸了摸怀里的A片,急步的跑回房里,刚才的场景让他再难自制,先打出来吧!

由于工作的地方较远,翁媳两个中午都不回家,母子俩吃完午饭,各回房里睡觉。回房前,丽苹叮嘱道∶“小强下午就不用再出去了,帮妈再练练。”

丽苹是红著脸说这句话的,刚才的感觉实在妙透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个孩子真会摸,摸够了他又不敢,让人怎么才好啊!

力强关好门,脱掉衣服,只穿着内裤坐在床上,接好影碟机,在房里偷偷的看另一张片子。仍然是那一家人拍的,这一张拍得要大胆多了,一家人在房里搞群交,先是妈妈和儿子、爸爸和女儿,后来是交换大玩。

力强看了一遍之后尚不过瘾,又把片子放在里面想温习一遍的时候,外面传来妈妈的脚步声。

“小强啊,你醒了没有?”

力强赶紧关上电视,“妈,我醒了,您……”力强伪装著躺下来。

丽苹推门走了进来,只见儿子躺在床上,小小的内裤被肉棒挺起老高∶“小强快起来,再帮妈练练。”

“啊,妈我好困……”力强闭着眼,好像尚未清醒的样子,看到眼前的妈妈时,他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好啊,我马上来。”

丽苹只穿着内衣裤,充满性感的站在儿子的床前。小坏蛋的眼睛都快能吃人了,丽苹抓住力强穿裤子的手∶“不用穿了,家里又没有别人,再说天儿实在太热。妈也是怕出汗才穿成这样的。”丽苹瞟了一眼儿子的裆部,从房里出来。

“先帮妈压压腿,上午的鞋妈刚才洗了,穿高跟鞋站不稳。”丽苹娇声的告诉儿子,把左脚抬起放在木桌上,她的脚下换成了白色的高跟鞋。

力强从后面搂住妈妈的身体,两手摸在乳房上,“你把手放在妈的腰上就行了,这样妈没法动啊!”

丽苹的丰臀顶住儿子的下身,坚硬的家伙隔着内裤一跳一跳的,丽苹反手抓了一下∶“你这里怎么硬了?可不要乱想妈妈呀……”

这一下无异于火上浇油,力强索性抓住了妈妈的手又放在上面∶“明明没硬嘛,要不您再摸摸看?”得到儿子的反应,丽苹的手放肆起来,隔着内裤用手指搓捻著∶“是没硬,哦……是没硬。”

没硬的鸡巴已经撞手了,丽苹的手指拿捏住龟头在想∶“这孩子的家伙真壮啊,要是插在小穴里……”

.(四)

丽苹的心里乱乱的,握住后就不想放开,隔着内裤上下的梳理著∶“听妈的话,一会儿也不要硬啊!”

肉棒在妈妈的摸弄下好似一杆铁枪,力强的手也不客气的动起来,隔着薄薄的奶罩抓挤著∶“妈,我的家伙是不是很小?”力强用两根手指捏住乳头,丽苹的身子不由的抖起来。

“不可以这么和妈讲话。”儿子的话充满了挑逗,这孩子,这么直接的话也说的出来。

“妈告诉我嘛,是不是?……”力强一手拉下内裤,把妈妈的手直接放在了鸡巴上。

“啊……小强!”坚硬的肉棒握在手里,丽苹紧张起来,这可是亲生儿子的家伙呀,想放手,可却不由自主的握得更紧,转而轻套起来。

“哦……”力强自然的发出哼声,低头只见妈妈白嫩的小手包裹住鸡巴,正一轻一重的抽拉,“妈,你套得好舒服!”这么说完,力强的手从妈妈的奶罩边伸了进去,在滑润的奶子上揉开了。

“妈的手真巧,真会摸。”

“胡说,妈可没有摸你,我在……在量你的尺寸,你……的手轻点揉。”丽苹摊软在儿子的怀里,把头仰靠在力强的肩膀上,眯着眼睛,试探的问道∶“你问妈那个干什么?”

丽苹的俏脸上现出一抹红晕,看在力强的眼里,不亚于仙女下凡。小芬?小芬你哪里能和我妈比呀?

力强捻住妈妈的乳头,低头小声的问著∶“妈,你说的那个是什么呀?”

“你……你……”丽苹故做生气的闭上眼睛,用长长的指甲掐了一下龟头∶“看你还敢不敢使坏。”

“啊,啊,这下不能用了!”力强夸张的叫起来,逗得丽苹笑出了声。

“妈你还笑,今晚小芬就会找你打架。”

丽苹的小手攥得更紧∶“你敢告诉小芬吗?”

“有什么不敢,我就说……”力强把耳朵贴向妈妈,小声的说∶“我就说我喜欢妈妈,是妈妈把我鸡巴弄坏的。”

“打你!”丽苹反手一巴掌甩过去,力强用手一挡,母子俩的手交叉在一处了。“你刚才问大小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小芬,她总嫌我的鸡巴小,说满足不了她。”一边回答,力强的手开始往下前进了。

“她懂什么,小婊子!”丽苹的手撩著儿子的睾丸,悻悻的说。

力强的手已经到达了妈妈的下部,用手掌捂住阴户,隔着内裤来回搓动著∶“妈,你说我的鸡巴真小吗?”

“别碰那儿,快把手拿开。”嘴里这么说,却把左腿往左边挪了挪,丰肥的阴户抵住儿子的手∶“你的大小妈怎么知道?”

得到了妈妈的默许,力强索性撩开细小的内裤,把手指贴在湿润的肉缝上。

“啊……小强不要摸,妈会受不了的,嗯……”

“您告诉我鸡巴是大是小就不摸了。”力强的手指已经挖到妈妈的穴中了。

“妈真不知道啊,嗯……别伸得太深。”

“您刚才不是量过了么?”

“妈……妈又没有试过,嗯~~妈不来了。”一句话说漏了嘴,丽苹羞得直起身,跑到卧室里,随手掩上门,靠在门上大口的喘气。

小强并没有追进来,这孩子,傻得让人心急。

想来想去,又把门打开,斜躺在床上,冲著客厅说了句∶“你可不要跑进来呀!妈可不想试你的鸡巴。”

刚才妈妈的突然举动还真让力强没想到,听到这句话才明白了丽苹的苦心,急急的脱掉内裤,摇晃着鸡巴跑到妈妈的房里。丽苹一手支着床头,另一手放在迷人的大腿上∶“妈不让你进来,你怎么不听话呀?”

“妈,我真傻,这种事还是在床上才好办。”力强自己打了两下手枪,向床上的妈妈走去。

“真是的,先把门关上,拉上窗帘嘛!”

※※※※※

为了第二天要迎接外宾,小芬所在的单位下午放假半天,改由晚上再打扫街道。

好久没有到商场去了,小芬在街上看了看衣服,中意的很多,价格却都高得吓人,越看心里越烦,索性回家算了。

从楼下看到婆婆的房间里竟然挂上了窗帘,小芬的心不禁紧张起来,大白天的挂窗帘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最近这一带常有小偷光顾,莫非是小偷在偷东西?

小芬悄悄的上楼,在她打开门的时候,房里的母子俩的前戏刚刚结束。

丽苹把两条大腿搭在儿子的肩膀上,又爱不释手的抚弄了两下龟头,把鸡巴顶在小穴上,娇声说∶“慢点儿来,妈怕受不了你的大家伙。”力强看着妈妈迷人的俏脸,下身用力一插,鸡巴一下顶进了妈妈的体内。

“妈,我要操你了。”力强一边说,一边前后抽动起来,“不……不要说那么难听的话,妈……只是想告诉你答案,哦……”丽苹的手习惯性的放在自己的奶子上,大力的揉搓起来。

“妈你舒服吗?你的比小芬的……”力强两手托住妈妈的屁股,话说到一半故意停住了。

一提起小芬,丽苹的心理就不平衡了,一边摇动屁股,一边生气的说∶“比小芬怎么啦,你还在想她吗?”

妈妈的屁股非常丰满,撞在大腿上“啪啪”的作响。

“比小芬好多了,又紧又湿,而且……”

儿子明显是在使坏,但看在丽苹的眼里却又是一种想法∶这孩子倒挺识风情的,操起来轻重适度,不像是阿怀那么只知道自己爽的蛮干。这条鸡巴虽然没有他爸的粗大,可是细长的家伙恰好能搔到穴心,操得人浑身都没有力气,不觉的哼出声来∶“小……强,而且什么?别逗妈,妈舒服啊……”

力强把妈妈的两条腿放在床上,用手把丽苹拉起来,两人变成了坐位,力强搂抱着妈妈的屁股,大声的说∶“妈比小芬骚多了,我好喜欢!啊……你的大屁股我好爱摸,哦……”

儿子的放肆好像是催情妙药,丽苹抱住儿子的脖子,浪浪的说∶“好儿子,你真会……呀!”

“会什么?妈……快告诉我……”力强两手分开妈妈的屁股蛋,用手指撩扫着她的屁眼,丽苹的身子大大的摆起来,结婚这么多年,那里还是第一次遭到侵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弥漫全身。这儿子,还真有两下子!

“小强真会操……嗯……真会摸……啊……”

“妈也好……套得鸡巴爽上天了。”

门外的小芬听到这儿,一下全明白了,又是惊讶又是生气。自己和公公每天起早贪晚的,没想到这娘儿俩在家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来!如果冲进去捉奸,这个家肯定完了,自己倒是无所谓,大不了再找一家,可是公公?一想到怀叔,小芬就有了主意,她悄悄的关上门从楼上下来,朝着电话厅走去。

.(五)

怀叔在值班室里正和人下棋,听到电话铃声,不耐烦的抄起电话∶“喂!”

“我找怀叔。”电话那头传来小芬急切的声音。

“噢,是小芬呐,有什么事吗?”

“爸,您现在能回来吗?我有急事找您。”媳妇的声音有些激动。

“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哪?”怀叔掸了掸烟灰,把手捂在听筒上。

“爸,我……有事,您能快点回来吗?”

什么事这么急?怀叔的心里不禁紧张起来,小芬是个稳重的孩子,莫非发生什么大事了?

“老张啊,你替我看会儿,我要出去一下。”怀叔给老张递过一枝烟∶“家里有事找我。”

“咳,你客气啥?去吧,别着急,办完后再回来吧。”

怀叔叫了辆计程车,“快点,我有急事。”坐在车上,恨不得马上回到家。

半个小时后,看到电话厅旁的儿媳,怀叔才放下心来。

小芬的情绪还未平静,这种事让人怎么说呢?要是公公承受不了怎么办?

正在想着,公公已走到了跟前∶“小芬,发生什么事了?”

“爸,我刚才回家,看到您的房里挂著窗帘,怕……怕有小偷……”小芬一边想一边回道。

“原来是这样,光天化日有什么好怕的,报警了没有?”怀叔心想∶到底是女人,真遇到事情就不知所措了。

“还没有,我……”

“那我这就报警,准把他逮住。”怀叔转过身,朝电话厅走,“爸,您先等等,”小芬拽住公公的手∶“要是没有小偷怎么办?随便报警也不行的。”

还是媳妇细心啊,假如报警后没抓到小偷,可就闹笑话了∶“那……你说怎么办?”

“咱们一块儿上去,就算真有小偷儿,他也跑不了。”

小芬拉着怀叔的手,朝家里走去∶“爸,您可不要喊,先看看什么事再说。”

力强还真是持久。床上的母子俩换了几个姿势,丽苹跪趴在床上,让儿子从后面进入其中;力强一边冲刺,一边用嘴舔著妈妈的后脊,说著些让妈妈更快乐的话。

“妈,我爱死你的大屁股了,又白又翘的,我能天天摸吗?”

丽苹的肚皮几乎平贴在床上,这使她的屁股翘得更高,听到儿子的赞美,扭动著说∶“妈都给你了,你想摸还不随便,嗯……进得太深,你慢一点。”

“妈,我的鸡巴到底小不小啊?”力强把手指放在丽苹的屁眼上,用力搓动著。

“不够粗,够长……啊……啊……”儿子的手指几乎要插到里面了,丽苹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妈,我爸摸过这儿吗?”力强的手沾了些淫水,很轻松的就把手指伸了进去,嫩红的菊花蕾包住手指,这对妈妈构成了强烈的刺激。

“好儿子……妈……哦……”新鲜的感觉袭来,没有准备的丽苹用力地后撞著∶“你的傻爸爸怎么懂这么……多,哦……你真淘气,两个地方都让你……插……啊……”

力强的手指缓缓的在妈妈的里面抽拉,大鸡巴也不停的进出小穴∶“我的浪妈……浪妈比小芬强多了,噢……撞得我好舒服。”

母子俩的淫戏有声有色,根本听不到开门的声音。

翁媳俩刚开门进来,小芬就从后面捂住了怀叔的嘴,附在公公的耳边说道∶“别出声!”怀叔不解的瞪着媳妇,心想∶小芬今天是怎么了?在自己家还怕什么贼。

“嗯……力强,使劲操……”

“妈……你也摇屁股,对……往后顶……噢……”

虽然关著门,母子俩的淫叫还是可以听到。怀叔的脸瞬间通红,想要挣脱儿媳的手臂,却被小芬抱得更紧,

“爸,千万别冲动。”小芬小声的劝解著。

怀叔的心里也想了几个后果,这种事如果传出去,这一辈子怎么见人啊!儿媳的手还捂在嘴上,这孩子,她才最难受啊!

转脸看着小芬,媳妇已经哭了,让人怎么办呢?怀叔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可怜的小芬啊,你说怎么办才好?!

翁媳俩人对视了一会儿,小芬一下扎在公公的怀里,用手搂抱着公公强壮的身躯,这可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了。怀叔的大手抚摸著媳妇的头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全然不觉的丽苹母子进入了另一个高峰,禁忌的快感使人疯狂∶“妈,叫我老公吧!”

“不……行……呀……老……公……啊……”丽苹用尽了力气喊了出来。

妈妈的放浪让力强难以自制,大鸡巴加快了频率∶“妈,我爱你!再叫我一声好么?”

翁媳俩再也听不下去,悄悄的掩上房门,“小芬,这……真对不起你呀!小强……丽苹……这个家,唉!”怀叔捂著脸,无可奈何的继续说道∶“该怎么办呢?他们竟做出这种事来!唉!”

小芬的眼里闪著泪花,“我也不知该怎么办,我……听爸的!”小芬又扑到公公的怀里。

“可怜的孩子……”

“爸,爸……”

翁媳俩紧紧的抱在一起,只觉得对方才是真正的贴心人。

公公的强壮给人以安全的感觉,力强那样的男人怎么和他比啊!想着想着,小芬抬头凝视著公公的脸宠,这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好像一下子被击垮了。

“爸!”

“嗯。”

“我听您的,往后我就靠您了。”

儿媳的话里有着别样的含意,怀叔正考虑该如何回答时,楼上传来人的脚步声。

“咱们先下去,慢慢的想办法吧。”

翁媳俩放开对方的身体,并排著走到楼下。

“爸,我今晚要加夜班,就不回来住了。”

“那你住哪?”

“我爸妈去旅游了,我想先在他们那儿住几天,只是他们那一片不太安全,您今晚值班吗?”

“最近我们那儿又多了个六十岁的老头,他没家没业的,每天就住在值班室里,就不用我再值夜班了。”

“那……”小芬咬著嘴唇∶“您能接我吗?”

力强他们那样,一定是指望不上了,这个任务理所当然的应该由自己完成,怀叔也没多想∶“好啊!”

翁媳俩返回各自的岗位时,已是下午的五点钟了,激情过后的母子俩沐浴之后,分著从楼上下来。丽苹去了每天要去的菜市场,力强则又开始了他的找工作--在街上逛著玩。

一个半小时后,母子俩回到了楼上,令人奇怪的是,翁媳俩还没有一人回到家,“小强,几点了,他们怎么还都没回来?”丽苹做好饭菜,端了上来。

“我怎么知道?哇,今天菜不错啊!”儿子看着一桌的好菜,高兴的看着妈妈。

丽苹用手指点著儿子的额头∶“今天妈高兴,馋嘴!”妈妈的话里透著诱人的意思,力强抓住她的手∶“妈,我可以天天让你这么高兴。”说完,另一手又放在丽苹的屁股上。

“别动,你爸他们快回来了。”丽苹伸手推著儿子,却被他把手放在了裤子上∶“妈,你摸摸看,它又硬了。”

经历过美好的做爱之后,母子俩的动作也放开了,任由对方在自己身上抚来揉去,可惜到下班的时间了,否则真的可以再来一次。

“铃铃铃……”电话响了起来,丽苹跑去接听,是小芬打来的∶“妈,我今晚加夜班,就不回去了,住我妈那儿。”

“啊,是这样啊,你可要注意休息!”

刚放下电话,铃声又叫了∶“丽苹啊,我今晚值班,就不用给我留饭了。”

“那我让小强给你送过去吧。”

“不用了,我和朋友一块吃。”

真巧,他们都不回家了,丽苹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反倒是心里有了一份期待。

“妈,谁的电话?”

“问这干嘛?吃完饭再告诉你。”

“他们都不回来了?”

“嗯。”丽苹用眼瞟著儿子。

“真的?!”力强跑了过来,一下把丽苹的身子抱住。

“不回来你高兴什么?”丽苹板著脸,故做不解的问道。

力强撩起她的裙子,拍拍大屁股∶“我要摸一晚上。”

“去你的!”刚刚突破的禁忌好似初生的爱情,让人迷恋而无所顾忌,力强把妈妈抱在腿上∶“妈,我喂你吃。”

这样的夜晚,多么美妙!

晚饭过后,怀叔又拿出棋盘摆上,老张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不回家了?”

“家里来客人了,没地方了。”说著,怀叔点上了一枝烟。

“好啊,我自己也怪闷的,有个伴下下棋也挺好。”

两人你来我往的杀了几盘之后,怀叔的手表已指向了11点,他放开棋子,对老张说∶“老张啊,也该躺下了,你先睡,我要出去一趟。”

“这么晚了去哪?”

“管那么多干什么?您先睡,给我留门啊。”说完,怀叔骑上自行车走了。

“这个阿怀,今天怪怪的。”老张喃喃的说著,外面已没了怀叔的影子。

小芬的单位划分卫生区,归小芬和另一个工人管的是第五区,怀叔远远的就看到灯光下的儿媳,就她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媳妇孤单的身影,怀叔不免心疼起来,这么好的媳妇,要不是丽苹他们做出那种事来该多好啊!

“爸,您来啦。”小芬推著车子迎了上来。

“刚才和人下了会儿棋,来晚了,等好久了吧?”

“没事儿,我还怕您不来了呢!”望着公公的满头大汗,小芬体贴的掬出手帕∶“爸您先擦擦汗,咱们走吧。”

翁媳俩骑上自行车,一边走一边聊。时间过得还真快,一会儿就到了小芬父母的楼下。怀叔停了下来∶“小芬呐,我就不上去了。”

“您得把我送上去,我怕楼梯里有坏人。”小芬帮公公锁好车子,两人并肩走了上去。

打开房门,小芬拽住怀叔的手∶“爸,进来陪我呆会儿,我……想和您谈谈妈她们的事儿。”

“好吧,我心里也烦呐。”

关好房门,小芬请公公坐好,“爸,我先换件衣服,这一身都是土,您先喝杯饮料吧!”说著递给怀叔一听可乐,进里屋去了。

.(六)

媳妇的贤慧更加使怀叔不安,这么好的媳妇却碰上力强那样的丈夫,还有丽苹,这个风流的娘们儿竟然连儿子都勾引,真是气死人了!等会儿媳妇不知会怎么说?这个家,全让她们母子俩搞砸了,让人说又说不出,可一想到心里就不是滋味。怀叔把手枕在脑后,叹了口气。

“爸!”小芬只穿着内衣从里屋出来。

黑色的内衣衬得她的皮肤更显雪白,薄薄的料子遮不住年青诱人的胴体,尖挺的乳头,腹下的毛发都隐隐可见。

“小芬,你……”见到儿媳的打扮,怀叔心里竟强烈的跳起来,她穿成这样是要干什么?我可是她的公公啊!

“你穿上外套吧,这样……不好。”怀叔不敢看儿媳的身体,垂著头说道。

“今天天儿热,刚才干活弄了一身汗,我怕把衣服弄脏了。再说……爸也不是外人,那天晚上您不是也看过了么?”小芬说著朝公公走过去,拿起怀叔手上的可乐∶“爸,您怎么不喝啊?”

怀叔还在想那晚的事,原来自己的偷看媳妇全知道了,听她的口气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莫非?……怀叔抬起脸来,小份正微笑的看着自己,随著身子的动作,高耸的双峰诱人的在眼前晃动。

“爸,快喝吧。”小芬打开可乐,递到公公的手里,若无其事的挺起胸膛,笑着看住公公。

这孩子,真让人没办法,说的怀叔不好意思再看,转头对著另一面说∶“小芬,你想怎么办呢?”

小芬就等著公公的这句话呢,用手揽住怀叔的胳膊∶“我也不知道,这个家就爸爸是好人,我往后就……全靠您了……”说完,身子一倾,顺势靠在怀叔的身上,“呜呜”的哭了。

媳妇的举动让人没有准备,看着身上的小芬,推也不是,哄也不是,“小芬别哭,小芬别哭。”怀叔放下可乐,把手放在媳妇的头上轻轻的拍著。

“爸,呜……呜……往后我就指望您了,呜呜……”小芬双手缠上怀叔的脖子,趴在他的肩膀上,这使她的奶子顶在公公胸前,每哭一声,身子就扭一下,弄得怀叔不敢再动,只是小声的安慰著∶“别哭了,爸往后听你的就是了。”

“真的?!”小芬抬起头来,眼里充满了对公公的信任,眉宇之间,又包含着一丝复杂的爱慕。

儿媳的凝视让怀叔更加不安,这么近的接触还是第一次,娇艳的红唇、白嫩的脸蛋,都使人冲动,最要命的是小芬那勾人的俏眼,好像能把自己的内心的感觉都看明白。

小芬大胆的注视著公公,细心的审视着眼前的男人,他虽然年纪偏大,可是强壮的身板给人以安全感,不像力强那样,非但人长得单薄,而且竟能做出与母亲欢好的事来。

“爸,您怎么不说话?”

媳妇不仅环搂著自己的脖子,还把奶子在身上蹭来蹭去的,逗得公公浑身燥热,眼前老是想起那晚上小芬的屁股、雪白的臀部、黑色透明的蕾丝内裤……

见公公两眼发直的看着自己,小芬的欲火慢慢点燃,既然她们母子俩可以做爱,我和公公有什么不行的?想到这儿,娇声的叫道∶“爸!”

“嗯?”

儿媳的呼唤把怀叔叫醒,只见眼前的小芬媚眼含春,好似一朵待放的鲜花一样诱人,心里不禁叹道∶“小芬真美呀,只是不知家里还留不留得住?”

“爸,你刚才想什么?”

“没……没什么。”

“那您的脸可红了哦!”小芬打定了主意,开始进攻了。

“热……热的。别和爸开玩笑。”

“您刚才说的是真的么?”小芬两手用力,身子和公公贴得更紧。

“当然是真的,你不信么?”媳妇的挑逗发生了效力,怀叔的手渐渐地动起来,滑到了媳妇的裸肩上。公公的动作,小芬敏感的体会到了,索性把身子整个压在他身上,两条腿分开骑往怀叔的大腿上坐下。

“爸,您能……再说一次吗?”

媳妇的屁股恰巧压在微隆的裆部,压抑的欲火一下被点燃,他的手抖著揽住小芬的玉背,喘著气说∶“小芬呐,别逗爸……爸受不了。”

“那,我问您,您真的都听我的吗?”

“当然,不过爸要回去了,太晚了老张会关门。”

“我要您今晚住这儿。”这句话说完,小芬两手搬过公公的头,一下堵住了公公的嘴。

媳妇的大胆攻击使怀叔没有准备,慌忙的躲闪。

“嗯……嗯……”小芬的舌头在怀叔的嘴里乱窜,两手把得更紧,终于,怀叔放弃了抵抗,任由媳妇的香舌在嘴里肆意的挑拨。

“嗯……嗯……”

长吻过后,小芬把怀叔的手放在腰上∶“爸,往后我就要你……了。”

“小芬,你吓坏我了。啊,你想清楚了吗?”尽管媳妇是主动的投怀送抱,可心里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其实,我早就想……了,爸您先洗个澡吧。”小芬拉着怀叔起来,用手脱他的衣服∶“您也累一天了,好好洗洗吧。”

“还是我自己来吧,你……先等我一会儿。”说著,怀叔走进了浴室。

等待是漫长的。

怀叔一边洗著身体,心里却仍然紧张,这种事要传出去的话……

“爸,您还没好吗?”卧室里传来小芬的呼唤声。不管了,丽苹和小强不也是做了?怀叔擦了擦,穿上内裤走了出来。

“爸,我在里屋。”儿媳的声音好似一根绳子,拉着公公不知不觉的就打开了卧室的门。床上的小芬盖上了一条被单,她的内衣裤散落在床角,小芬用害羞的音调说道∶“爸,先把灯关了吧。”

“嗯。”

怀叔机械式的爬上床去,小芬已经掀掉了被单,待怀叔躺好后便偎了上去,“阿怀,先亲亲我。”说著把奶子送到了嘴边。

媳妇的称呼一下变了,变得让人有些不适应,变得让人想发狂。

怀叔用嘴含住小芬的乳头,慢慢的舔,“阿怀,噢……阿怀!”小芬抚摸著公公的头发,尽力的上挺。

“小芬,爸舔得对么?”摸著媳妇的胴体,怀叔按捺不住激动,也跟着回应著。

“阿怀,你舔得真好,再含……深一点儿,对……噢……阿怀……”

公公的胡子很硬,所触的部位让小芬又痒又麻,两手顺着他的背部来回地摩擦,然后突然移到他的下部∶“爸,你也硬了,噢……爸爸……阿怀!”握著公公的老枪,虽然是隔着内裤,它的粗壮也让人害怕。

小芬轻揉慢捻著怀叔的家伙,弄得怀叔吃的更猛∶“爸……也想要你呀……哦,小芬……”

“爸,你把旁边的那个包递给我。”小芬把腿缠在公公的身上,指著怀叔的枕旁。

“你要找什么?”

小芬打开皮包,然后把手又放在怀叔的肉棒上∶“爸,我还没怀孕,你这里得……”尽管没有说完,她的手上已经多了个避孕套,在这种事上,女人要比男人细心多了。

怀叔微拱著腰,让小芬把内裤脱下,当小芬用手直接握住公公的鸡巴时,她的手已经发抖了,以前一直以为小强的阳具够受的了,没想到还可以长这么粗。

“爸,”小芬把套子套在怀叔的鸡巴上∶“等会儿我先在上面,我怕……受不了。嗯?”

“嗯。”

看着媳妇慢慢的分开腿,慢慢的坐下来,怀叔闭上了眼,来吧!!!!!!

“啊,阿怀!啊……真粗……”小芬拿着阴茎,把龟头在穴口处一点一点的往里塞。

“啊……啊……阿怀,你的真大……噢……”橡胶套一沾上淫水,就变得光滑,小芬稍一下沉,龟头就钻了进去。

“啊……啊……”

“小芬,慢点吧,你的……太紧……哦……”媳妇的吃力怀叔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用手托住小芬的屁股,以免突然进去后她受不了。

“阿……怀!啊……好粗啊……胀满了……”禁不住长久的煎熬,小芬用力的往下坐,公公的粗壮阳具全顶了进去,充满了穴腔,几乎没有缝隙了。

“爸,你的鸡巴……怎么这么粗!”小穴里的压迫感让小芬有些害怕,向公公撒起娇来。

“爸是天生的,一会儿当你适应了就好了,先别动。”开始时丽苹也是这样的,怀叔知道这不会成问题,虽然希望媳妇能套上几套,可也不好意思明言,只是用两只大手捏住她的屁股蛋,强忍着自己不往上挺。

果然一会儿之后,小芬觉得不再发痛,把手支在公公的胸前,轻轻的套了两下,这回反倒是从未有过的舒服∶“爸,现在还紧么?”

“不那么紧了,别逗爸爸了,动动嘛!”儿媳的适应期已过,下面也忍得够了,怀叔用手把著媳妇的细腰,轻声的催促著。

“怎么动啊?阿怀,你比我懂得多。”小芬骑在公公的身上,和他开起玩笑来。

怀叔有些想笑,这小媳妇,又在耍滑了,这更增加了情趣,把手又托住她的屁股上下搬动∶“就这么动,爸帮你吧!”

“好啊,爸还真有两下子,嗯……大鸡巴……爸爸。”

“小芬……我的好媳妇,只有你懂爸的心啊,套快点……哦……小芬……”

“爸……阿怀……嗯……你别用那么大力嘛……嗯……”

“爸爸好不好?……”怀叔用手揉着小芬的乳头。

“小芬好不好?……”媳妇摸著公公的脸。

“好……大鸡巴……阿怀……”

“好……小媳妇……我的好媳妇……”

翁媳俩开心的你来我往,卧房里充满了无边春色。

而家里的母子俩也没闲著,做着比他们更刺激的动作,叫得比他们更欢。

虽然外宾早就走了,小芬还是天天加夜班,凑巧的是∶只要小芬加班,也就是怀叔该值夜班的时候,直到小芬的父母旅游归来。

家里的丽苹母子,每逢翁媳加班的日子,总要吃上一顿好饭,往往饭还未吃完,人就跑到床上去了。

一家人就这么快乐的生活着,家里也不再有吵闹声,对于各自的忙碌都很兴奋。

幸福而平静的日子过了不久,平和而快乐的生活就被打乱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