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七公主之无双玉女 (1-2)作者:habbyboy

【武侠七公主之无双玉女】

作者:habbyboy2020-2-22 发表于S8

第一章

王风死了,李邪最好的兄弟就死在眼前,他的女人也给生擒了,怎么死的不是她?婊子,不是她非要来这什么狗屁城买东西,我兄弟怎么会死?”恭喜林兄,果然不愧是武林四君子之首啊。”

李邪心里骂着,但仍然笑容满脸的道贺著,林涯,武林四君子之书生剑,娶了无双玉女为妻。

“武道长过奖了,刚才如果不是内人相帮,我已经给王风这贼子逃跑了。”

李邪其实是个千面人,在陈友谅这是个道人,武道人。

“无双仙子是不用小道再赞了,呵,仙子不愧是武林七仙女的无双仙子啊。”

这无双玉女名叫叶飞倩,长的是貌若天仙,明眸皓齿,眼儿弯弯的媚人之极,奶子虽然紧紧的束著,也明显的不小啊。

大家客气一番,也进去了陈友谅的王府中,王府晚上要设宴庆贺,进入的王府的寒暄就不提也罢,在宴席中,王风的女人火艳女火媚儿的招供出,各地的兵力图在元蒙大师“一元子”的手上,用其她知道的东西都已经供了出来,婊子,虽然我恨不得你死,但你的招供似乎有些好处啊。

陈友谅一直希望大家给个主意能盗取这份东西,人人出主意啊,气氛好不热闹,但全是他妈的废话一通。

李邪没说话,只是常常在瞄那无双玉女了,真的很美丽啊,看着大鸟也是有些儿发硬,嘿,居然让李邪发现陈友谅也是同好,偷窥无双玉女的次数绝不比他少了。

“王爷,我有一计,只是不知是否可行。”

,一个个的主意被否后,李邪最后给陈友谅出主意了,嘿。

详细说出计划,陈友谅也是沉思良久,他是无所谓,但问题是林涯夫妻肯否合作啊。

“这个,王爷,很难行的通吧?易容术不是那么容易过关的。”

林涯有些不愿了,要带个如花似玉的妻子去冒险,谁会愿意啊?“林师兄,武道长说可行,他有法子变化你们的容貌,当然要试清楚后才会去的。”

陈友谅就算有百份一的机会,他也会要去试啦,嘿嘿,为了他的帝位,他什么不敢做?死的也不会是他了。

“林兄放心,我要是会失手,就不会有这提议了,要不是我没女人配合,就直接我自己去了。”

李邪拱手说道。

“或者王爷你找个和火艳女身材相似的女子也行,但一定要会武的,老道亲自去吧。”

嘿,难啊,火艳女的奶子不小,身材也是高挑,武林七仙子中最高的无双玉女也要比她矮上少许了。

最终在陈友谅的恳求和诱惑之下,林涯才勉强答应,但要先看看易容效果了,只是一晚上的功夫,两人变成和王风二人一模一样了,连李邪不留神下,估计也要被骗过的。

嘿。

无双玉女去见火艳女时,火艳女是惊吓的半天不会说话,太过神似了些,连续几天,叶飞倩在狱中学习火艳女的神态,嘿,那搔首弄姿的样子开始,无双玉女是不好意思学,但后来居然也学的非常神似,难不成天生是个荡妇?出发了,他们出发去元蒙的军事重镇“诛仙镇”,李邪在随后也告辞,说是跟随北上,看一下是否需要接应,陈友谅当然是满嘴答应。

李邪一出营门,就急急的赶路,不然他们到了去那找“一元子”啊?那正是李邪在元蒙的化身啊,只能快些赶路了。

连夜的到达了元蒙大营,兵营里都是些粗人,李邪当然也成了粗人一个,那是必须的,什么样的化装易容最重要的就是要和大家成一样啊,李邪也一一交代过林涯夫妻,嘿。

“王风你回来了,媚儿你可回来了,哥想死你了。”

李邪前脚刚进大营没,林涯夫妻后脚就到,李邪顺势出去去迎他们二人。

晚宴中,大家也是说说笑笑的渡过,王风和火媚儿有一腿,别人是不知道的,只有李邪知道而已,所以他们仍是分开住的,不然他怎会有机会啊?“媚儿,你好了没?晚上我们要去巡查呢。”

李邪找大将自行要求晚上去巡查江面,把自己和火媚分成一组,当然火媚儿是不知道这是李邪安排的。

“大师,走吧。”

无双玉女满脸无奈的出了房门,跟随着出去巡江,林涯远远的看着,满脸的无奈啊。

上了船,叫士兵撑船在江面巡了一圈,李邪也一直的循规道距,嘿嘿,晚上时间很长,不好好的玩一下无双玉女怎么行啊?“到岸边去吧,你们继续在江面巡,我们在这盯着。”

嘿,平时别说让李邪象傻子一样盯江面,就算让他坐在船上睡觉巡江面也极少了,在房中玩玩美女不是好?“媚儿,小心些,就在这看着对面吧。”

下了船,两人到了树林里面,顺手摆好一张毛毯,让无双玉女坐,她只是尴尬的看看,也没敢看李邪。

“一元大师,你先坐吧,媚儿坐船坐累了,想站站。”

她是没试过和一个陌生男人一起坐吧?嘿嘿。

没说话,只是装作没事一般,走过叶飞倩边上时,忽然手一伸,就点了她的麻穴,“啊,一元子,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要干媚儿啦,嘿,老子想干你很久了,今晚专门安排你和我一起值夜就是想干你啊。”

伸手就把叶飞倩放到了毛毯上。

“你,你快放了我,不然我要叫人了。”

女人家闯什么江湖啊,出来混的,多少女侠给人卖入妓院?多少给人轮奸致死的,更惨的是给山贼抓到,基本就是一个母猪,专生小孩的,大著肚子一晚上也要给众多山贼干到天亮啊!“你大声些,一会士兵回来一起干你。”

我说着,手也不停的摸著大腿,很结实,不错!手伸入了裙底,开始揉起了大腿,真的不错,好像无双玉女和林涯成亲也才几个月吧?估计没给干多少次了,天天的在大营里也不好怎样干吧?“快放开我啊,一元子,我~~我是王风的女人。”

听我说要士兵一起干她,马上转其他方法想李菜篮子放她了,只是你说的是假王风吧?既然你那样说,老子还倒是要设计在你老公前面干你。

“这样啊,你不知道?我和王风常常一起干女人吗?早就说好了,他干了你就要给我干的,操,那小子居然偷尝了?”

嘴上说着,手也没停,一件衣服一件衣服的脱下,果然没看错,那双奶子居然真的很大,一只手居然包不过来,真他妈的捡到了。

“一元子,你行行好,放了我,我求你了。”

无双玉女一直在哀求着李邪。

把她的衣服脱光后,李邪也开始脱衣服了,大鸡巴露了出来,淫笑着,“小娘们,老子的大鸡巴比你其他男人大吧?”

有若孩童的手臂一般的大鸡巴看着吓人。

“啊,不行啊,你快放了我。”

玉儿还在叫着,求着。

“媚儿,说真的,我也不想强来,你真的不给我干,我也可以考虑,可是你看,我的那么涨,受不了啊。”

伸手拉起玉儿的身体,让她倚在大腿上,把她的小手放到大鸡巴上。

“别,一元子,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玉女没求过人吧?居然连好话也不太会说。

“一句话了,反正你也是处女,又不是什么玉女,操,只是个艳女了,你帮我解决了,我不干你小骚穴也行了。”

李邪伸手封住玉女的功力,随手解开了麻穴,让她像平常女人一样活动了。

居然想跑?伸手一按,“既然你不肯帮我,那老子只好操你了。”

说着就把她的双腿摆成一字,整个的小穴也露在眼前了,好嫩,捡到了,真的干的不多,弄不好才几次而已。

“啊,别啊,一元子,我~~我帮你解决,我不逃了,你放开我啊。”

玉女拚命的求着,眼泪也在流着,李邪粗长的手指已经在小穴里挖著,居然很快的就开始湿了?果然是个荡女,只是生错地方,一直没好好的调教一下了。

“那你再逃,我可是要叫上士兵一起来了,别说我没人情哦。”

放开了她的双腿,她看着我,不知道要怎样做?操,林涯不会没给玉女舔过鸡巴吧?“快点啊,操,王风居然没让你舔鸡巴?趴过来。”

伸手一拉,把玉女的头就往鸡巴处按。

好惨啊,想一个武世家的大小姐,从小到大,别说斯文人,就算最粗鲁的男人,在这样绝色娇娃前面也会装的比谁都斯文了,现在居然给人把衣服扒光了,还粗鲁的强行把她的头按到那根丑陋的东西前面,可是那东西怎么会那么大啊?

比丈夫大好多,要是给他插进去那地方?不是给弄裂掉啊?好可怕。

趴到李邪双腿间,居然也是不知怎样才好的无双玉女,愣在那半响,“操,你是不是想我操你啊?不然怎么不舔?张嘴含着,舌头在上面舔。”

口中粗言烂语的折辱著玉女,她居然也不敢反抗,只是闭上美丽的双眼,就张嘴含了进去。

“好臭,好腥,怎么会那么大,上次看到丈夫时已经害怕,觉得好大,现在比起这个男人,丈夫就像个小孩子一般啊”

玉女内心想着,但还是听话的开始舔著,她觉得她丈夫大,是因为她把丈夫和她的三岁小侄子比啊。

“操,别咬,牙齿别碰,对了,真他妈的笨,还什么艳女,比个玉女还他妈的笨,上次干的飞天玉女,也比你会舔鸡巴。”

飞天玉女,七美之一,一年前已经成了李邪的狗奴了,当然,江湖上并没人知道了。

飞天?凌霜,他干过凌霜吗?好可怕,他的东西真的好大啊,嘴好累,早知情愿给他干就算了,心时想到变,无双玉女脸上也不禁发烧起来,居然自己会想给别的男人干。

“对啊,快点,别停,爽啊。”

好久没发泄,第一炮别拖太久了,一会才可以慢慢的玩第二炮了。

把无双玉女的身子翻了过来,李邪在她上面快速的插着她的嘴巴,快射了,把身子用力一压,整根鸡巴也插进嘴里,龟头更深深的插入咽喉里了,她的双手居然在搂着李邪的屁股,爽,喷射在一个绝色天香的玉女嘴里的感觉就是爽。

好大,他的怎么会那么大?刚才快射精时,那个龟头是不是有我拳头大啊?

顶到咽喉里好难受,居然全部射在我嘴巴里面了,我丈夫也没敢那样做啊。

连他的身体也不敢,在我面前赤裸的,那味道好古怪啊,腥腥的,好像又有些甜味,他怎么还不抽出来啊?已经快要憋不住了,叶飞倩在心里暗想着,现在也是没法子了,只希望这男人说到做到,自己还能保留贞操了。

慢慢的抽出鸡巴,精液在玉女的嘴里溢出来少许,手一伸,搔了她一下腋下,“嘻”突然遭袭的玉女想笑,就“咕”的一声全部吞了进去。

“你好坏,一元子,要人家全部吞进去。”

天,自己说的话怎么像和丈夫在撒娇一般啊,叶飞倩不禁羞红了脸,不在往下说了。

“虽然,你的技术不咋样,不过诚意还是不错,来,再舔一下,我们就回去了。”

李邪耍著玉女玩呢,没到天亮怎会回去?坐到毛毯上,等玉女过来舔了。

“还要舔?你不是已经射清了吗?”

玉女禁不住问道,是啊,她丈夫次次都是了事后就睡觉的啊。

“操,你真他妈的笨,射了精舔多一下才爽也不懂,给两银子找个婊子也比你强。”

在言语中不断的羞辱著玉女,要让她习惯,她只是我的一条狗奴了。

“人家不是婊子,怎么懂嘛。”

嘴里说着撒娇般的话,也乖乖的趴着身子开始舔了。

看着玉女撅起的屁股,“啪”的打了一下,“啊。”

正工作的玉女,抬头看李邪。

“你的屁股倒真的漂亮,还没见过婊子像你的屁股那么又滑又嫩的。”

继续的羞辱著玉女,手用力把她反了过来。

双腿扳了开来,整个玉女成了个“大”字,“啊,你不能啊,你说了放过我的,别啊,一元子,求你了。”

叶飞倩只好又开始求饶了。

“操,我刚刚才射了,怎么操你的小穴啊,只是看看了,你叫大声些,一会大家一起过来操你,蒙古兵可没我好说话。”

给李邪的话吓了一跳的玉女,马上闭上嘴。

“真漂亮,怎么给人操那么多,你的小穴还这么漂亮?”

嘴上说着,头开始趴了下去,舔了一下,好味道,微微的酸味里带有少许的骚味儿,整个小穴像个大桃子,凸起一大包,白嫩中透著粉红的肉肉。

“别啊,一元子,你放过我啊,别亲那里,啊,脏。”

无奈的玉女带着哭泣的声音求饶著,脏?从小的教育说那里是脏的,可是自己刚刚不是帮他舔了很久,还全部的吞了进去吗?怎么他舔自己,倒说自己脏了。

“你的小骚穴脏些也没事了,看着好漂亮,味道不错。”

李邪说的很淫荡,亲上去发出的声音更是淫荡无比。

“别,啊,别,好难受。”

玉女第一次给人看样看自己的小穴,还那样亲著,自己洗澡时不小心碰到也是觉得又舒服又难受的,那里是真的好嫩啊,就丈夫用过几次,连他也没看过,次次都是熄了灯,才解衣服进去的,怎么会那样羞人的给个陌生男人看啊?心里想着的玉女,却给那亲著自己的“啧啧”声,弄的心烦无比,自己该是要很生气很愤怒的,但实情却是相反,好舒服啊,身体也本能的摇摆着屁股,扭著腰在配合着,不行的,绝对不行啊,可是心里也在安慰自己,我是给强行那样的,我是跑不掉,我没法子的。

他在舔什么地方啊?好舒服啊,浑身都又麻又软的,下体也似乎想要尿尿了,千万别给他看到啊,他正在那舔著,要是尿尿就羞死了。

鸡巴又开始硬了,看着那大桃子成了水蜜桃,知道也差不多火候了,身子就开始往上爬,咬了奶头一口,两个奶头都已经变得又硬又涨,颜色也已经变深了许多,玉女?嘿,欲女吧?鸡巴顶着水蜜桃,只是磨擦著,有时间慢慢玩啊,要是直接进去,那玉女不是有借口是给强行进去的啊?“别啊,一元子,你答应过的。”

玉女给舔的神魂癫倒中,感觉到那又硬又大的东西顶在自己玉门处,从那传来火烫的感觉,好想他进去啊,可是不行的,屁股开始扭著,想闪开,可是整个给扳成个大字的玉女怎么闪得开呢?“只是玩玩,不肏进去就是了,我答应你的做的到的,除非你自己要我肏你。”

龟头在阴唇处摩擦著,进了一点又出来,在那迷人的仙人沟处,一上一下的摩擦,水好多,玉女早成了欲女,那小穴的水已经流了出来。

“别啊。”

好难受,嘴里说着别,可是身体的本能却是好想要,那发烫的东西顶在那,真的很要命,怎么进去了一些又退出来啊,给一元子玩死了,虽已是少妇的叶飞倩真的没想过男人可以这样玩的,和丈夫都是脱了衣服,在床上黑灯瞎火的干,匆匆了事的啊,晚上的月光好亮,自己给玩了那么久,什么也给看的清清楚楚了,还是第一次给男人那样看啊,更别说玩成这淫荡样子。

李邪趴到了玉女身上,鸡巴直接是贴到阴唇小沟处,整根也压了进去,只是直直的给个阴唇包了一圈,真他妈爽,原来玉女装作欲女是那么好玩的,可不能拆穿她,可以玩好多天,让她自己有借口给自己慢慢玩才好。

“别啊,一元子,放开我吧,求你了,要不我再帮你舔一次鸡巴?”

叶飞倩也顾不得羞耻,自己说出要帮这男人舔鸡巴了,反正也舔过了,一次舔百次也是舔啊。

“不要,就那样玩一下更爽,让你舔鸡巴,我不如给点银子找个婊子舔了,操,不用钱的婊子玩的就是不爽。”

嘴里的羞辱是变本加历了。

我不是婊子啊,我是免费的婊子吗?好像是没收钱,却自己要求帮他舔鸡巴,惨!叶飞倩郁闷的想着,但又安慰自己,是为了大业,所以出卖了自己的肉体,只为了地图而已。

“操,不爽,不玩你个免费婊子了。”

李邪挺著大鸡巴站了起来,看着那满脸潮红的玉女脸,估计着她其实很想给大鸡巴干了吧?呼,终于说不玩我了,虽然说我是免费婊子,可是心里怎么会那么失望啊?叶飞倩心里想着,人也爬了起来。

“操,你不是说帮老子舔鸡巴吗?快点。”

站着身子,要帮李邪舔鸡巴就只能是跪着了,玉女你自己也会感觉到自己是婊子了吧?“他又骂我了,我能怎样?只老实的上前帮他舔了,为了丈夫,要保住的贞操啊,他那么高大,我怎么舔啊,靠近时,只好跪在地上面,像个女奴?

还是婊子啊,就那样跪着帮他舔鸡巴了,相公,对不起啊,我为了保住贞操才那样的。”

叶飞倩自己在心里安慰自己了。

嘴上好酸,含了好久,鸡巴怎么是越舔越硬越涨啊,还烫的吓人,叶飞倩抬头看了李邪一眼。

“起来吧,我们看看士兵回来了没。”

李邪一说,叶尽倩连忙站了起来,李邪伸手搂着她。

“啊,一元子,让我先穿衣服好不好?”

叶飞倩恨不得自己找个地洞埋了自己,怎么要求一个陌生男人,只为了让自己穿衣服啊。

“那就披个外衣吧,要是没回来,我还要玩的。”

声音很平常一般的说,伸手取了自己的外衣给她。

玉女也乖乖的只披了件外衣,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那么听话啊!“那你穿什么啊?一元子。”

说的声音怎么像是妻子在侍候丈夫啊?不对,叶飞倩自己也明白,对丈夫也没试过那样乖巧了,是真的怕他奸污自己还是别的原因就不知道了。

“我不用穿,你怕人看见,我可不怕,走吧,你这婊子话可真多,是不是不想去?想在这给我慢慢玩啊?美人儿。”

嘴上的羞辱是一直没停过,看着玉女已经适应,自己也把自己当成了婊子吧?

叶飞倩无奈的在前面走,往江边靠近,在一颗树前停了下来,不能往外走了,他没穿衣服啊,自己也是披的男人外衣了。

李邪见玉女停了下来,就把身子贴到她身上,双的手揉着奶子,嘴在她耳边说,“有人没?有了告诉我,我没空看,你的奶子玩起来真的好爽,手感不错,够大够弹性。”

手不停的把玩她的身体,嘴也不停的羞辱她的灵魂了。

“嗯,没人来,你别玩了啊,好难受,水元子你玩了那么久,别再玩人家了啊。”

声音已经带着哭泣的声音,却不是开始时的愤怒和羞辱的哭泣,而是身体受不了的发春般的哭泣。

要是后面的是丈夫,叶飞倩估计自己会第一次开口要丈夫干自己吧,下面又开始想尿尿了,一元子好会玩啊,不停的揉搓著自己的奶子,奶头也时不时的用手指挟著搓,好难受。

不行了,不能这样玩啊,失神的叶飞倩身体发软,只是靠后面一元子的支撑下,才能站稳。

“啊,那边有人来了,我~我们回去穿衣服吧,好不好?”

叶飞倩已经羞于自己的声音,但却没法正常的说话啊,现在只能求士兵快些回来,可以脱离现在的处境了,已经快忍不住叫后面的一元子干自己了,快干吧,狠狠的干我这免费的婊子吧!!

“那此只是渔夫,不用怕,要是他们想看,就给他们看吧,看完了就杀掉就是了。”

把衣服的后罢掀了起来,露出那圆润的屁股,鸡巴顶在双腿中,给那结实细嫩的大腿,挟著感觉也不错了!“别,别杀人啊,给他们看也不能杀他们啊。”

自小受到的教育,不能随便杀人的叶飞倩,已经迷糊的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给渔夫看自己的身体吗?双手把玉女的身体抬高了起来,龟头顶在阴唇处,没进入,只是小声的说,“让我在里面泡一下,好舒服,你的小骚穴真够紧的,挟着我的龟头好爽。”

手放开了双脚掂起的玉女又开始在揉她的奶子,把奶头轻轻的挟住,往上拉高起来,真他妈的爽,林涯这个书生剑是不是会玩女人的啊?那么敏感的身体居然完全没开发到。

“啊,不行啊,出来啊,你不能进去的。”

小穴给撑的好开,像个拳头一样的龟头顶在阴唇处,叶飞倩又是想他进去又是觉得对不起丈夫,怎么办啊?双脚掂的高高的,想脱离,可是走不掉啊,奶子给他揉着,再往前走就给人看见了。

而且……自己也完全不想离开啊,就这样给他玩一下,我是被迫的,叶飞倩在安慰自己,其实自己也知道,是真的给一元子玩的好舒服,想他继续的玩自己了。

“随便你啊,我们就这样等士兵回来吧,你想我操你,就自己沉下就是了,不想就这样泡著,我慢慢的玩一下你奶子,啧啧,你的奶子真不错,你以前的男人都不玩你奶子的吗?”

嘴上的话开始放粗了,“你想我操你吗?想就沉下身子啊,我能把你操的爽翻的,包你欲仙欲死了。”

手开始加大力度,揉着奶子,现在用力,她不会觉得痛,只会感觉更爽吧。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尿尿一般,淫液从里面流出,叶飞倩可以感觉的到,那又大又烫的巨大龟头顶在自己小穴处,真是好难受,是不是沉身子就会让自己舒服啊?是不是要试一下,心里在矛盾着的叶飞倩,脚松了一些,啊,进去了好多,好涨啊,怎么会那么大?丈夫的那东西,一元子叫鸡巴的东西,真的好大啊,要是全部进去是不是真的会欲仙欲死啊?“媚儿,媚儿,你以前的艳名怎么来的?

操,怎么那么没胆,你要谁为守节啊?操你这免费的婊子,你给多少男人干过了?

居然像换了个人一样,死忍着?以为你是玉女啊。”

双手手力的捏了一下奶头,嘴里提醒她,她现在不是无双玉女,是火艳女火媚儿了,女人,偷情也是要给自己找借口的,李邪给了个最好的借口给无双玉女了。

是啊,我现在是火媚儿,我不该那么贞洁的啊,给自己找到借口的叶飞倩忽然全身放松下来,慢慢的沉下身子,呼,真的好大,进去才能更清楚感觉到,比自己丈夫大太多了,完全不是一回事的,好涨好舒服啊。

“婊子,终于想给操了啊?自己扭屁股。”

爽,让无双玉女自己承认给要操了,先让她完全没羞耻先吧。

好涨,叶飞倩虽然从没自动过,但始终也给丈夫干了数次了,扭身体动起来还是懂的,腰开始扭动着,屁股也开始往后顶了,一动起来后,小穴里传来的麻涨的感觉,舒服的让叶飞倩不禁哼了出来,鼻子开始发出声音,怎么会那么舒服啊,和丈夫的完全不同的。

当然,这也是可怜的无双玉女不懂男女之情了,和丈夫只是在黑灯瞎火中,脱了衣服在床上,连摸也不太敢乱来的丈夫,只是插抽几下就完事,和现在给挑逗那么久,怎么相比嘛。

衣服给解开了,在前面看可是完全的赤裸著的玉女,现在只懂的求欢,而忘却了羞耻之心了,李邪也是憋久了,当然是开始扶著腰,开始狠狠的干了起来,“媚儿,你的小骚穴真他妈的紧,你以前的男人是怎么操你的?”

一边干一边羞辱性的问她,非要她回答。

“我不知道啊,人家只是给……”

说到这,叶飞倩才想起自己是火媚儿,艳名四射的火艳女,可不能说只给一个人干过。

“给好多人干过了,他们没你的大嘛,你的好大。”

叶飞倩干脆放开了,反正也已经给人操了小穴,既然自己是火媚儿的身份,就装到底吧。

“操,我的什么大啊?说清楚些。”

干的痛快淋漓的我,大鸡巴更是在进出中也把那嫩肉给干的翻了出来,真他妈的紧,和处女也没什么两样,是更好才对,不会哭着叫着痛啊。

一直在淫辱著玉女的李邪,常常非要无双玉女说自己是怎样给别的男人干的,可怜的无双玉女明明只给自己丈夫操过小穴,而且才那么几次,现在却要编出自己给多少人操弄,还要摆出是怎样给我操的羞人姿式。

“你的鸡巴大啊,你的大鸡巴好大,啊~~大鸡巴要干破我了,要干破人家小骚穴了。”

什么事情,一有了开始,后面的就容易做了,叫开了口的叶飞倩,只觉得叫出来好舒服,感觉好畅快,越叫越大声了。

把玉女反过身子,抱了起来,她的双腿也自动的夹紧我的粗腰,长长的双腿倒是刚好圈紧的腰,爽,一边把著一边走动了起来,周游列国啊。

回到毛毯处,伸手把她的衣服脱了扔在一边,李邪坐了下去,“婊子,你自己在上面动,让老子看你的奶子上下晃动,好看着呢。”

彻底的忘却了自己是玉女的叶飞倩,在李邪身上疯狂的扭著,上下的动着,声音也越叫越大。

“我不行了,一元子你怎么那么利害?我要给你的大鸡巴肏死了。”

已经无力的玉女趴在李邪身上,没力动作了。

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婊子,老子还没开始,利害的话等下说吧。”

把她的屁股抬的半天高,李邪蹲著开始抽插起来,“卟滋”声音越来越大,里面的淫液是越来越多了。

“婊子,你的骚穴真他妈的嫩,像才给人干没几次一般了,你自己看你的骚穴的嫩,给操的翻的多好看。”

把她放平到地上,拉高了她的头,让她自己看鸡巴在她小穴处插抽,她的嫩肉操的翻出来时的情形。

好舒服,人家真的只给人操过几次嘛,叶飞倩已经完全代入了火媚儿的角色,看向交合处,那里的嫩肉真的给带出来了,叶飞倩无奈下在看着,看了一眼就没法不看下去了,在那发出的淫荡声音,交合之处带出的淫液,无不深深的刺激著叶飞倩这无双玉女的神经。

要死了,是不是会给干死在这?无双玉女迷糊中想着,可是那种肉体的畅快,却是让她第一次享受到那种淋漓快感,以前是白活了,居然产生这种让自己吃惊的念头。

干了多久了?怎么男人可以干那么久啊?丈夫干那么多次加在一起也没这次时间长吧?只是开苞不久的玉女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嘴上又开始了求饶。

“一元子,你让人家先休息一下,好不好?我的小骚穴好痛,给你操肿了,啊,一元子,大鸡巴哥哥,你放过小骚穴嘛,让人家休息一下,我帮你舔你的大鸡巴,好不好嘛。”

给干爽的叶飞倩,现在是什么也不怕说了,求饶声娇嗲无比,说的话更是淫荡的可以啊。

“仆”的一声,李邪插出了大鸡巴,那紧包着的小穴居然会发出声音,爽。

上面全是淫液,无双玉女居然也不管不顾的,趴下来,张开嘴就含了进去,媚眼如丝,屁股还在摇著,操,真他妈就是一个婊子。

“你怎么那么利害啊,还不射,人家小骚穴真的肿了,你自己看。”

居然让一个陌生男人去看自己的小穴,还说是小骚穴了,现在叶飞倩该叫无双欲女才对吧?嘴也酸的可怕,这男人怎么那么利害啊,真讨厌,不过给他干的真是好舒服好爽啊。

“大鸡巴哥哥,我的嘴也酸的不会动了,你快射吧,人家真的受不了你啊。”

无奈的求饶,叶飞倩现在是给干怕了,虽然舒服的要死,可是没给什么人干过的小穴受不了啊。

“操,你这婊子还是艳女呢,连个玉女也比不上,飞天玉女给干到天亮也没事,操。”

李邪要干她的菊花了,嘴上加重著侮辱玉女。

“来,我看看小骚穴。”

坐在地上的李邪,像主人一样,要玉女飞倩反过身子,给个小骚穴自己看,玉女也乖乖的反过身体,撅起屁股给李邪看,真他妈的是一条天生狗奴的料,玉女?“是有些肿了。”

没理她,只是跪起身体,龟头在小穴处沾了些淫液。

“啊,不能干了啊,真的痛啊。”

叶飞倩回过头,屁股在摇著,又不敢跑的样子,真是给干怕了啊。

“啊,你干错了,啊,一元子,那是屁眼啊。”

叶飞倩给大鸡巴顶入菊花时,才知道一元要干她的屁眼,想扭开,可是腰给紧紧的抓住,只好无奈的给插进去了,也只能嘴上求饶了。

“大鸡巴哥哥,你的太大,慢些啊,好涨,慢点啊。”

屁眼给操的叶飞倩,虽然有些痛,似乎了不是那么难受了,只是感觉好涨啊。

又给干了两刻钟的叶飞倩,是真的给操怕了,怎么还不射啊?屁眼也肿了哦。

李邪看着也差不多了,今晚把玉女也调教的差不多了吧?抽出鸡巴,把玉女反了过来,大鸡巴顶到她嘴边,“啊。”

想说什么啊?你只是老子的免费妓女了,可别当自己是玉女。

她张嘴想说话,李邪的龟头也顺势顶了进去,上面黄黄的沾著许多脏物,连最贱的婊子也不肯那样舔了“别停,我快射了,快点,不然等下不想射了,你这婊子又要求饶不给操了。”

玉女无奈的表情也拚命的吸了起来,李邪坐了地上,玉女的嘴也没放松的,顺着李邪坐下嘴也跟着过来。

也不想憋太久了,一次把玉女玩的够透了就好,可别玩到她怕啊,按头她的头,“快些,我要射了,爽,舒服啊,你这婊子进步不错。”

居然自动的贴到小腹,把整根鸡巴也含了进去,嫖过那么多,好像连婊子也没几个能行的,练武的好处吗?还是这玉女天生就是个婊子,连舔鸡巴也是第二次就那么利害,终于射了出来,叶飞倩这次了不等我搔痒了,一边一在射就一边吞了进去,还把鸡巴慢慢的舔干净,才放出鸡巴看着李邪。

好脏,我为什么会帮他舔,还吞进去啊,我真的是个婊子吗?还是给他免费操的婊子,居然给他称赞我会舔鸡巴了,居然很开心的感觉,还要这样望着他,是想他称赞还是什么啊?“死鬼,晚上给你玩的惨了,王风知道了,你不怕啊?”

叶飞倩现在是完全忘了自己是无双玉女,完全当自己是火艳女了。

“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和王风一起操你。”

伸手一把捏著奶头,“你自己说,他操的你爽还是老子操的你爽?”

“死鬼,人家给你玩的那么透了,你还要怎样?连屁眼也给操了,还要帮你舔干净,你这死鬼,要操死人的,下次不能那样的嘛。”

叶飞倩居然在预约下次了,反正也给干了,一次也是失贞,百次也是失贞了,干脆用色诱,看能不能在一元子身上偷到地图吧,叶飞倩为自己找著借口。

“嘿嘿,你这婊子,下次老子干不干你还要考虑呢,操,明明是艳女,居然那么不耐操,没意思,不如花几个银子,起码能爽一下。”

看着玉女脸上的表情,似乎很不服气,想证明吗?会给你机会的。

“人家第一次给那么大的鸡巴干嘛,你的真的好大,以前操人家的鸡巴没那么大的啦,下次就不会了。”

叶飞倩骗自己是想偷地图,但也知道心里更想的是晚上的爽快,和那种淋漓快感。

李邪完事后,倒是温柔的给无双玉女事后的爱抚,和嘴上也轻声的哄著,赞美着她的美丽身材和嫩穴,居然把无双玉女操爽之后又哄的开心无双,尤其是给李邪称赞她舔鸡巴的技术时,竟然有自豪的感觉。

林涯夫妻约好是在元蒙军营七天,不论事能成与否,也是要回归大营的,无双玉女在七天中怎样给凌辱,怎样给人设计和丈夫一起操她?臬给调教的犹如最贱的婊子,最下流的母狗,人人可操呢?喜欢看的请多多回帖,要是多人喜欢就继续写下去吧。

【未完待续】

第二章

叶飞倩回到大营,自己提了水回房间擦拭身体,奶子上全是手捏出来,用嘴咬出来的痕迹,擦洗时,心中是想哭,自己已经失贞了,好对不起相公啊,但又也怀念那种淋漓畅快的性爱,自己真的是婊子吗?想着李邪在操自己时,嘴上的羞辱,但又自己安慰自己,自己只是任务,为了大业的牺牲,给个魔头侮辱了,但马上又想到,事后的爱抚和温柔,比相公对自己还要温柔还要体贴啊,不,他是魔头,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擦洗著下体,前后两个洞也有些红肿,那魔头真的好利害,操的自己好舒服啊,比相公强太多了,不知不觉中意识已经给调教的叶飞倩,想房事已经是用操用鸡巴的字眼了,自己也没感觉的改变。

一直没法入睡的叶飞倩心中所思所想,开始是以后怎么办?已经失贞了,但后面却是想着昨晚的被操的那种爽快,双腿也不知不觉的夹着被子,犹如是夹着李邪的粗腰一般了。

迷糊中睡着的叶飞倩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经黑了,心中居然有些失望,怎么那魔头没来玩自己?难道自己真的还不如花一点银子就可以操的婊子吗?脸上发烫的想着,随后又暗骂自己不该想这些,那魔头没来才是好事。

“火姑娘,大将军请你去大营晚宴呢。”

胡思乱想的叶飞倩给敲门声惊醒,才匆匆的洗了把脸,往大营走去。

好几个武林中人在,大将军坐在中间,林涯坐在左下首处,边上有一侍女在倒著酒,叶飞倩正想着坐那个位置好,“火姑娘坐啊,这有空台。”

大将军指了右面的一张台请叶飞倩坐下。

叶飞倩看清了全场,才知道一元子不在,心中微微的失望,自己是忍不住想他,但随后又安慰自己,只是想偷他的军力地图了,不是想什么的,心中才稍安的坐下。

大家喝着酒,一群舞姬穿着差不多是透明的纱衣在跳着舞,叶飞倩是看的脸红耳热,元蒙人真是淫邪,真是该杀!心中更是坚信自己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哈,大家开心着呢,本法师来迟,恕罪恕罪。”

李邪大笑着走了进来,一个个的招呼著。

“大师请坐,现在没了空台,上来和本将一起坐,不用另设台了。”

大将军在笑着招呼李邪。

“不用,大将军的热情我可不要,哈,非不想乃不愿也。”

笑着直接走入叶飞倩的席位,也没问就直接坐了下去。

“原来是要和美人同坐,本将也不扰了大师雅兴。”

笑声中,大家双开始了饮宴。

叶飞倩担心的看着对面的林涯,怕给他知道啊,正担心着,李邪的大手居然放到了叶飞倩的双腿间。

“媚儿在想什么啊?是不是想白天我怎么没去操你啊?嘿。”

叶飞倩的脸马上火烧起来,不知怎生回答这话了,说没想过,可是自己真的想过啊。

对面的林涯双眼已经快喷火了,李邪心里有数,手也抬了起来,放到叶飞倩的肩膀上,叶飞倩想闪避时,已经给搂近了李邪身边,“别动,我对你说个事,别担心,你看王风是不是有些不对?”

一听此话,叶飞倩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怎么不对啊?”

叶飞倩也顾不得已经快倒在李邪怀中了,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说林涯不对,林涯是有个大破绽的,他没机会学习王风的言行啊。

“当然不对,王风此人最是好色,居然连侍女也没动一下,你花点心思多留意。”

飞倩怎么也想不到李邪的内心只是在想,要怎样才有机会在林涯面前任意的操弄无双玉女呢。

“也不会啦,只是人多,他可能放不开吧。”

叶飞倩心中忐忑的为林涯解释,全然没留意胸前玉乳正在给李邪当众把玩着,心下也习惯了给李邪玩吧?对面的林涯却是看在眼中,自己新婚的娇妻给个大魔头当众把玩着胸前玉乳,更糟的是居然全然没反对,还小声亲密的说着什么,犹如~~不,就是奸夫淫妇的样子。

实在看不下去,生怕自己会跳起来的林涯,站了起来,告了声罪就往外面走去,说是想去方便,但其实是要透透气了,平息一下心中怒火,自己的新婚娇妻是不是已经给那魔头淫辱了?越想越担心的林涯心中怒火已经快爆裂般。

叶飞倩嘴上一直和李邪在说着话,但眼里却是一直留意林涯的,见他走了出去,连忙也站了起来,说要去方便一下,其实是想通知相公不能那样行事,魔头已经怀疑上他了。

叶飞倩走了出去,李邪心中明了,只是随后也悄悄的跟上,要偷听他们夫妻的交谈。

就在大营的转角处,林涯站在那,叶飞倩连忙走了过去,李邪也悄无声息的跟上。

“相公,你生气了?”

这是从相识到今无双玉女第一次低声下气的对林涯说话。

“你,飞倩你是不是给那个魔头那个了?”

林涯小声的质问叶飞倩。

“相公,你不相信飞倩吗?好,那我们现在就回去,不在这鬼地方呆下去就是。”

叶飞倩心中有鬼,却是开解自己,是好心出来提醒相公,却给他凶凶的质问,想到此处,眼中的眼泪都快流出来,好讨厌,大魔头也比你温柔多,居然和把两人对比著,心中气恼的是居然觉得李邪要好许多,嘿,给干爽的女人,是样样觉得“能干”的男人好啦。

“不是,夫君不是不信你,飞倩,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你,刚那个魔头当众也敢……”

自小循规道距的林涯也说不出口,给人当众揉奶子啊,你居然不反抗!“你不识好人心,你知不知道人家多担心你,他是拉我入怀,我想反抗时,他说他怀疑你是假冒的,我能怎么样?只能听他说完对你的怀疑啊。”

叶飞倩虽然有些委屈,但也是害怕给林涯知道真相,只好解释成好听的说话,只是为了担心相公才给魔头占便宜的。

林涯一听,也开始担心起来,一一细问后,才明白妻子的一片苦心啊,是郁闷中的感激爱妻。

“相公,你放开一些自己,飞倩也不怪你的,现在身在敌营,要步步小心,不能拘于小节,要以大业为重,就算飞倩遭遇不幸……飞倩也甘愿的。”

叶飞倩说的是失贞,心中想的是给人操了一晚上了,相公,飞倩早已经对不起你,但现在你可不能失手,不然你的娇妻就白白给人玩了个通透。

林涯听到此处也是心中感动,握著飞倩的手说着好话,后面的李邪听到此处,悄然的回大营喝酒去也。

相隔不久,林涯夫妻也是一前一后的回到大营,叶飞倩看看林涯,林涯也无奈点头,叶飞倩乖乖的坐回原来的位置,身体移开了一点儿坐。

大将军酒助淫兴,一手拉侍女,就把衣服撕了开来,在那咬著那侍女的奶子,侍女惊呼了一下,就乖乖的顺从著。

叶飞倩眼中示意林涯别那么正襟危坐,要放开些,不要惹人怀疑时,身体给李邪一拉,那只大手就捂在胸前的玉乳处,“刚才是不是去给王风报信?”

李邪在耳边小声说着惊吓的话。

想反抗的叶飞倩马上又软了下来,心中是狂跳啊,怎么这魔头什么也知道?

“说什么嘛,人家去解手了嘛,你就爱胡说。”

可怜的叶飞倩也不敢反抗,只想魔头玩的忘记了林涯吧,为了夫君,只好牺牲自己。

林涯看到此情此景,心中也知,爱妻估计已经给一元子侮辱过,但仍然骗着自己,不会的,飞倩那么冰雪聪明,一定有法子避过侮辱的,人在气愤下,也拉了侍女在怀中淫玩,一时间,大营内是淫声四起娇喘一片。

“别啊,好哥哥,大师,别啊。”性吧首发

整个人都给搂到了李邪怀中,玉女禁不住求饶,在没人处玩了还好,可以骗相公,在这给公开的操,可是实在没法骗过去。

大手已经探入了衣衫内,肆意揉弄著胸前玉乳,“唔”虽然心中不愿,但身体的本能却禁不住发出低哼声,不行的。

强自打起精神的叶飞倩坐了起来,李邪也不好硬来,尤其没封住叶飞倩的内力之下,更是不能硬来,给人捅一剑就衰死。

“怎么,不喜欢我玩你?”

嘴上小声的问玉女,手伸出来帮衣衫凌乱的叶飞倩整理了一下衣服。

“不行啦,这里人多嘛,要不,晚上值夜给你玩,好不?”

叶飞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说,居然像是在求一元玩自己一般。

“晚上不用值夜啊,就玩一奶子怕什么,又没脱衣服,你的奶子真的很诱人啦,玩起来就是爽。”

叶飞倩听着李邪的淫话,禁不住夹了一下双腿,那里面好像有东西要涌出来一般,一元子的手居然又探了过来,直接在裙子外揉了一把,不行的,绝不能在这给他把手伸入裙内,给看到实在是没法解释。

“那去我房间,人家随便你玩,好不好?”

低声的求着李邪,手也拉住在双腿间的手,叶飞倩真的怕啊,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法抗拒李邪的手,再给摸多几下,估计又要像昨晚一样,随便他操弄,在众人面前表演活春宫。

“你这婊子,晚上真能随便我玩?别到时又耍赖。”

李邪明白当众干她目前还不可行,调教还没到位,只能敲定晚上要任意玩弄。

“人家昨晚不是样样顺着你啦,随便你操就是了嘛,在这真的不好啦,那么多人。”

叶飞倩现在的内心已经不是给不给李邪操,而是在什么地方给操怎样操的想法,可怜的无双玉女,以为最多就是像昨晚一样,最多也是三个洞给干就是了,只是给林涯插过几次小穴的她,又怎会懂什么叫凌辱调教呢?狗奴估计是她做梦也不会相信的世间淫乐。

见李邪没反对,叶飞倩就站了起来,直接的回房间,看到叶飞倩离开,林涯不禁放下心来,果然爱妻是有法子对付老魔头,他可没想到,自己的新婚爱妻,连自己也没看过全裸身体的爱妻,现在只是回房等候魔头去操自己而已,而且心中还是欢喜的回去,想着要洗干净些,别等下别给魔头取笑说有异味,他昨天晚上说自己的小穴味道好好呢!坐多一会,李邪也站了起来,拱手告辞走了出去,心中想直接到玉女房中去,想想,又转了圈,提了两壶酒,才往玉女房间走去,走到院子外,想着玉女那原本的绝色美貌,哼著小曲伸手敲门。

叶飞倩回到房中,马上的用温水洗了一下自己的小穴,还认真的用水冲洗自己的屁眼,生怕晚上还要给操屁眼,然后还是要自己舔干净,自己也是没法反对,还是弄干净些,自己吞了也没味道才好。

等了一会,没来?心中居然有些急切那魔头快来,心中想到此处,叶飞倩的脸上也不禁发烫,自己是真的如他说的,只是婊子吗?不是,自己是为了大业,不得不如此的,安慰著自己。

门敲响了,叶飞倩飞快的去开门,自己内心明白但羞于承认,自己是想快些给操弄,刚才给人当众揉玩双乳,又看着那些人在淫戏,自己已经是春潮泛滥。

“大师,你来了。”

叶飞倩温柔的有如妻子一般问侯一元子,但让玉女委屈的是,却是迎来骂声。

“操,你这婊子连招呼客人也不懂,要叫大哥还是大爷,可别叫什么大师。”

嘴上骂着的李邪,眼色却温柔,轻佻的捏了一下那圆润的下巴,“不过你这婊子长的可真漂亮,晚上大爷就嫖你,快来陪大爷喝酒。”

叶飞倩低头乖乖的跟着,心中居然承认自己犯错,那有大师嫖妓的嘛,却没想到自己是无双玉女是天下有数的女侠,怎么成了等嫖客的婊子?“嗯,今天的脸色真不错,来,给大爷亲一下嘴儿。”

李邪尽情的淫辱著无双玉女,心中是说不出的爽快。

“跳个舞给大爷看吧,婊子。”

现在李邪都是用婊子在叫玉女,叶飞倩也已经习惯这名字,她不懂的是就算在最低贱的妓院,也不会有人当面叫婊子,这根本是侮辱性的骂人话。

“大爷,人家不会跳舞嘛,我给你捶腿好不好?”

可怜一向给人当宝贝一样的无双玉女,却像个丫环一样的侍候着李邪,只为晚上没在大营里当众操自己而已。

“这样啊,那你站起来,自己慢慢的脱衣服,让大爷欣赏一下。”

淫淫笑的李邪又加了句好话。

“你的身材真的是非常好,昨晚没认真看呢,快些脱吧。”

听到李邪说自己身材好,而不是说样子漂亮,叶飞倩心中欢喜,当然啦,身材才是自己的,样子可不是自己的,心中虽然犹豫了一下,但也站了起来,站直身体在李邪面前。

好羞人,但仍然是无奈却又心中欢喜的,一件一件的脱下衣服,露出那无暇白玉般的身体,看着李邪喷火欲望的双眼,叶飞倩居然是心中极为自豪,胸也挺高了些,看着李邪的目光在身上巡视,叶飞倩似乎感觉那目光象会点穴一般,看到哪处那处就发烫。

“过来吧,身材果然不错,晚上大爷会好好的赏你,操到天亮好不好?”

李邪拉了玉女过来,但只是让她俯下身子,把乳房挺到自己面前,慢慢的把玩着。

“婊子,你以前真的跟错男人,知道不?”

李邪捏著那粉红的小葡萄,轻轻的揉着。

“为什么啊?大爷。”

全身已经开始有些发软,巴不得这个大爷快点把自己象婊子一样操。

“居然奶头粉红色,肯定不会玩嘛,那么敏感的奶头真他妈的浪费,天生婊子的身体,你自己看,只是玩了一会,就硬成这样,好棒。”

叶飞倩看到自己的乳头,那个给捏玩的已经明显的变硬变大,心中也承认自己好敏感,真的是婊子身体。

“站起来些,看看那小骚穴是什么样的。”

叶飞倩现在巴不得自己真的是火媚儿,自己的骚穴才给人干了多少次?如果算时间可能还有一半是面前的男人干的,肯定也是粉红嫩肉的,又要给个死淫僧取笑。

站直身体,小穴在李邪面前,大桃子已经是湿淋淋的,连那些毛也已经有些儿淫液沾在上面了,伸出两根手指,扒了开来,挖了一下,居然又把手指放到自己嘴了舔,“嗯,不错,味道真是不错,骚穴儿也真是漂亮,今天是洗的很干净等我操,没昨天晚上的尿骚味。”

一句话羞的叶飞倩快要倒下来,找个地方钻进去。

“帮大爷脱衣服吧。”

李邪也站直了身体,伸开双手。

衣服脱下显露出精壮的身体,看着怎么也不像那张丑脸,叶飞倩心下想着,也比相公的好看,不会那样白乎乎的不像男人,林涯的身体当然不可能黑壮,一个世家的少爷。

帮李邪脱裤子时,那处的异味让叶飞倩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这人昨晚到现在没洗澡吗?味道好大,一会他要我帮舔怎么办嘛。

赤著身体,李邪忽然说道,“你去弄盘温水来,我要用。”

叶飞倩以为李邪要洗一下呢,不禁心中开心了一下,一会舔时不用有异味了,唉,可怜的无双玉女,已经彻底的当自己是婊子了,只为可以舔没异味的鸡巴就开心起来。

正想穿上衣服,好去打水时,李邪伸手拉开,拿了自己的外衣给叶飞倩,”穿这个去,像昨晚一样哦。”

这怎么同啊,现在是在大营中哦。

“啪”连响了几下,屁股上出现了几个红印,屁股挨打的叶飞倩马上披了李邪的外衣,取了盘子,低着头快步走向厨房,求神著千万别给人看见,更别遇见林涯。

已经运著轻功小跑的叶飞倩,风从衣服下摆吹上去,小穴凉嗖嗖的,似乎很舒服,可是好羞人,好在大半夜的没人打水,连忙的取了温水,又小跑回房间。

“大爷,水来了。”

有些害怕给人看见,却又感觉刺激的叶飞倩,脸上有些红,似乎有些害羞又有些兴奋。

“来,上来榻上吧。”

李邪让叶飞倩上了榻上就帮着把衣服脱下,又让玉女躺下。

“做什么啊?”

叶飞倩奇怪的问,不是要帮他洗那鸡巴吗?怎么要自己躲下啊,身体一麻,居然又给李邪点了麻穴。

叶飞倩看着李邪取了把短剑,把自己的双腿扳了开来,像个大字一般,张的好开,冰凉的短剑贴到了小穴处,惨了,他不会是要刮掉那些毛吧?那怎么给相公解释啊?叶飞倩现在是口不能言,只能看着李邪在做着什么。

“婊子的胡子又长又乱,大爷帮你修整一下。”

那把锋利的短剑就在小穴上轻柔的刮了起来,只是一会儿,李邪又用毛巾沾了水,慢慢的清洁著,叶飞倩居然心中有些感觉,是欢喜吗?还是感动啊,要死了,居然给他玩成这样,还欢喜和感动。

下面是不是已经光溜溜了吧?叶飞倩看不到,李邪趴在那舔著,声音好大,好舒服啊,好喜欢亲那里,叶飞倩已经想不到什么,脑海中只剩下舒服的感觉,只剩下肉体传来的欢愉。

“起来吧,没毛舔的才爽”

李邪舔了许久之后,才解开子叶飞倩的麻穴,让她起来。

“死人,要给你玩死,你把人家的毛刮了做什么嘛,以后怎么……”

说不下去的叶飞倩,想起那地方是不见人的,也不能怪李邪啊,他不知道自己是有相公的,心中的愤概又马上消失不见。

“你这婊子,不会想那处去见人吧?呵呵。”

李邪当然是知道的,只是装作不知道,想慢慢玩透,调教无双玉女而已。

“来,给大爷倒酒喝,用你身上的酒杯哦。”

这个叶飞倩知道,刚刚就看到一个侍女含着酒喂将军喝了,那是酒杯吧,无奈下,谁叫自己不能在大营给他操呢,答应了晚上随便他玩的,只好取过酒杯,含在嘴里去餵李邪喝,双嘴交接中,叶飞倩却感觉好舒服,和相公也没这样亲过嘴,林涯太尊重叶飞倩,不敢也不会那样亲嘴,舌头也伸了进去,在嘴里搅动着挑逗著。

“婊子,我们晚上喝三道酒,现在用嘴喂是是第一道。”

李邪说着,脸上露出极其浮荡的笑容,用手揉了一下玉女的奶子,“现在要喝第二道了哦,自己想怎样喂大爷喝哦,你做对了,我就有赏,做错了就~~”

李邪看看房子的窗外,“错了我就在院子操你吧。”

“啊,不啊,人家要在这里给你操嘛,不去院子的。”

叶飞倩知道这邪人是说到做到的,自己不懂啊,要是真的错了,估计晚上真会给李邪拉到院子操的,要是给林涯看到就完蛋了,现的叶飞倩是随便李邪操,只是害怕林涯看见。

“啪”李邪把叶飞倩一拉,就按到腿上,轻重不同的打着屁股,屁股火辣的痛,却让叶飞倩感到一种异样的舒服,“大爷说话,你个婊子敢还嘴嘛,你做对了大爷就赏你,错了当然就要罚。

第二道酒,是什么?叶飞倩媚眼看着李邪,忽然想到昨晚给李邪干了三个洞,嘴是第一道,那第二道是不是奶子啊?第三道就是……

想到此种叶飞倩的脸上发烫,站了起来,双手夹紧了自己的两个大奶,把酒倒在奶子中,就过去餵李邪了。

“大爷,第二道酒来了,喝吧。”

李邪低头在奶子上慢慢的舔著酒液,慢慢的吸头著,酒喝完也舔干净了。

“还真是天生的好婊子,来,大爷赏一个。”

伸手就把叶飞倩拉到怀中,手用力的揉着奶子,嘴也开始亲上了,舌头伸进了玉女的嘴里,叶飞倩吸著,一会也学会了,把舌头也顶了出来,给李邪吸了过去,感觉就像两人是热恋中的爱人,好奇妙好舒服的感觉,可怜的玉女陶醉在与恶人的亲吻之中。

“大爷是不是要喝第三道酒了?”

李邪把叶飞倩放开时,玉女已经是淫荡发问,她自己想的第三道酒的酒杯,可是让她羞涩的远地自容的。

“嗯,做好了,大爷继续赏你。”

伸手挖了一下玉女湿淋淋的小穴,把手指在嘴上舔著说。

怎样把酒倒进小穴啊?叶飞倩在想的第三道酒杯,就是用自己的小穴喂李邪喝酒,练武的人就是利害,叶飞倩手上拿了个酒壶,居然就在榻上把挺起腰,把小穴挺的半天高,自己伸手把酒倒了进去,然后就那样挺到李邪前面,把小穴对着李邪。

“大爷,第三道酒来了。”

好淫荡的声音,好淫荡的姿式,叶飞倩现在脑海中剩下唯有取悦李邪这一个目的,别的已经没去想,也不想去想。

“酒杯对了,要自己夹住,别让酒出来,这样姿式像什么啊。”

李邪伸手捏了一下小豆笑着说。

“哦,夹住啊?我试一下。”

叶飞倩给李邪一说,自己也觉得这姿式难看了些,内心已经不会觉得淫荡,羞耻心?好像已经不记得有这词。

紧紧的夹住小穴的玉女,翻身起来,把个湿淋淋的小穴送到李邪的嘴边喂他喝酒,李邪没张开嘴,只是在外面舔著,舔的叶飞倩已经快受不了时,又张嘴咬那颗小豆豆。

真的受不了了,已经夹不住的叶飞倩,小穴一张,但李邪更快,嘴张的大大的,整个嘴贴在小穴上,酒流入了嘴里,更让叶飞倩羞涩的是,忍不住下的放松,似乎也有尿液出来。

李邪张嘴把酒喝干净,又慢慢的舔著小穴,“味道不错,婊子,只是你加了料,有些尿味更多的是骚味,味道可真是独一无二。”

把玉女搂在怀中,揉着奶子,嘴上取笑着玉女。

“人家忍不住嘛,死鬼你好会玩女人,要给你玩死。”

叶飞倩现在早已忘了一元子是敌人,只是一个想讨主人欢心的女奴。

“你是不是真的玩过飞天玉女凌霜啊?一元子。”

叶飞倩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凌霜的失踪已经是武林的一个迷。

“老子不单玩了凌霜,以后要把武林七仙女也一一把玩的。”

伸手揉着玉女的奶子,“无双玉女好像嫁了林涯,迟早也要弄来操一下,你说好不好?”

李邪故意的抻到无双玉女的名,手上更是用力揉着,而且也防备叶飞倩的翻脸,一直注意她的反应。

“我看无双玉女迟早也是给你玩死的,你那么会玩女人。”

叶飞倩可没想过翻脸,心中只是说,无双玉女早给你玩的透透,内心对一元子想淫玩自己是自豪无比……

李邪看玉女的表情,心中已经知道这狗奴基本已成了一半,只差在她丈夫前面操她,她剩下的顾忌也只有她的丈夫。

“大爷赏你一口酒,来。”

李邪含着一口喂叶飞倩喝,可怜的玉女小嘴马上张开的,像足了等待主人打赏的女奴。

“这口别吞哦。”

刚吞了一口,第二口接着来了,叶飞倩不明白要做什么,只能乖乖的含在口中。

“含着酒,帮大爷洗一下鸡巴吧,不准漏出来哦,不然~~”

把个可怜玉女的头反过来,按到鸡巴上去。

异味好重,是要洗洗,这是叶飞倩的想法,小心的含着酒,不敢漏出来啊,艰难的把鸡巴也含在嘴里,小心的清洗著,味道好重,居然自己能忍受,叶飞倩心中也奇怪著,但却是在很认真很仔细的洗著那根巨大的鸡巴。

“好舒服,婊子你现在好会舔鸡巴,操,一会要慢慢的操你才行,那么会舔,操,真爽,婊子,大爷喜欢你,你的小穴以后就是大爷的酒杯,知道不?”

把叶飞倩的头按了下去。

把鸡巴含在嘴里的玉女,给李邪一按头,差点就把酒全喷了出来,鸡巴太大,嘴太小啊,连着几口酒下肚子,她可不敢漏出来,谁知道这人还会想出什么样子的法子玩自己。

“婊子你的嘴和凌霜一样,就是最好的尿壶,真他妈的爽,好久没在凌霜嘴里尿,次次尿完舔干净的感觉就是爽。”

嘴上不停的羞辱的说给玉女知道,她的小嘴以后就是李邪的尿壶。

叶飞倩心里不知什么感觉,这人真古怪,小穴说是最好的酒壶,自己的小穴还成了他专用的酒壶,小嘴倒是最好的尿壶,好奇怪,但好像是真的啊,他一直说自己的小穴味道好,昨晚干了自己屁眼后,带着脏物,自己也舔的干干净净,最后也吞进肚子,那不是尿壶便溺用嘛!“大爷,我的嘴好酸哦,休息一下再继续舔大爷的鸡巴,好不好?”

他真的好利害啊,怎么能硬那么久啊,干一次就比得上相公操自己十次了吧?叶飞倩心里想着,小穴已经有些受不了的麻痒,好想给他操小穴。

“真没用,还真的只能当当尿壶,来,大爷赏你爽一下,自己坐上来操小穴吧。”

李邪半躺在榻上,让玉女自己坐上来操穴。

叶飞倩温顺的坐了上去,小穴对正,就坐了下去,还用手扶著,真是羞耻的动作,不单是自愿给他操,还是自己用手扶著鸡巴插进去的,内心还相关以后要多锻练才行,不然小嘴只能给他尿尿就惨了,好喜欢他亲自己的小嘴啊。

“你的奶子真不错,自己揉着,别停,操,揉奶子要停下才能操骚穴吗?”

李邪不停的命令著,让叶飞倩自行的操自己。

叶飞倩乐在其中的拚命摇摆着,羞耻?忘了,现在自己是火媚儿,不是无双玉女,随便他喜欢怎样操吧,反正也就七天,叶飞倩心中安慰著,用来解释自己的放荡。

很快就坚持不住的玉女软趴在李邪身上,娇喘著,“大爷,你也太利害了,你的大鸡顶的好深啊,人家会给你操死的。”

给大鸡巴顶到深处时是,身体是又麻又涨,感觉好奇妙,高潮也来的太快,没几下叶飞倩就已经无力再战。

当然,李邪怎么可能那么快放过玉女啊?把个玉女反了过来,手提着两知大腿,扳到最开,让个可怜的玉女,用最羞人的姿式迎接他的大鸡巴了,这不止。

“伸手扶著大爷的鸡巴,嘿。”

嘴上命令著玉女,玉女的手乖乖的帮李邪扶住鸡巴,顶在自己小穴上,但李邪也没顶进去。

“大爷到你家门口了,婊子你要怎样迎客的啊?”

淫笑着的李邪,用个大鸡巴顶在阴唇处,左右的盘旋著磨著,嘴上更是羞辱著,非要玉女说出最羞人的话,那可是最淫贱婊子也不肯说的东西。

“我~~好大爷,我~我要啊,进去嘛。”

叶飞倩给那大鸡巴磨的是心里发痒,刚才的自己操时,不太会用力,真的是越干越想干啊,现在给个魔头羞辱,更是心痒的快跳出来了。

“欢迎大爷光临寒舍,啊,进去啊,我要,欢迎大爷的大鸡巴操人家骚穴。”

快给折磨疯的玉女,嘴上叫了第一句后,就开始淫靡的乱叫,反正自己是火媚儿,不是吗?李邪也是憋得久,开始狠操著叶飞倩,次次是抽到门边再插到最深处,操的个可怜玉女是不知身在何方,乐的不知是何时。

连续的狂操著,玉女的白眼都已经翻了好多次,高潮?已经不知多少次,整个下体都是喷涌而出的淫液,刮了毛的小穴上更是亮晶晶的,在那疯狂的大鸡巴抽插中,嫩肉是翻进翻出的,姿式更是让李邪任意的摆着,不管什么羞人的姿势,只要李邪说,无双玉女就马上摆好,还次次要说些羞人话儿,李邪才开始操她。

“大爷,你还不射,人家要受不住了,你怎么那么利害,要给你操死了,小穴好像又肿了。”

叶飞倩实在是又爱又怕,太淋漓畅快的销魂感觉,但也真是操太久了啊,那小穴的水似乎已经流尽,开始有些火辣的感觉。

李邪把叶飞倩的身子反了过来,叶飞倩也乖巧的趴着,撅起屁股,等李邪操了,真的是像极了婊子。

李邪伸手拿了酒壶含了口酒,就趴到屁眼处,用力缓慢的喷了进去,叶飞倩心中奇怪,难道他居然要拿屁眼做酒杯?但很快就知道不是了,连喷了几口酒后,叶飞倩的屁眼里都感觉有些涨涨的想要大便的感觉。

“唔,大爷,你真的要操死人家,你要操死婊子了,啊,慢些啊,里面好涨,慢些啊。”

顾不得了,叶飞倩自称著婊子,给灌满了酒的后庭,李邪挺著大鸡巴开始顶了进去,他的鸡巴那么大,屁眼才多大?那些酒全给挤入了直肠里面去,叶飞倩的肚子似乎也涨了起来,只想大解的感觉,可是又真的好舒服好爽,有了酒的润滑,在抽插中似乎还有些烫烫的,感觉是越来越爽。

李邪没理玉女的求饶,开始是缓慢的抽插,后来已经是越干越快,次次都是肚子顶到屁股上了,“啪啪”吃的撞击声,里面酒液的“咕噜”声,是那么的淫靡。

差不多了,今晚的第一炮已经差不多,李邪也已经憋的有些受不,鸡巴处也是有些火辣的感觉。

把玉女整个抱了起来,从后面干着,走到床的后面,那个便桶处,当然要去那了,李邪可不想弄的一榻都是,一会还要慢慢玩的。

“婊子,你自己看你的淫荡,看着。”

把叶飞倩抱到便桶上,要她低头看时,才缓慢的抽出大鸡巴,“卟”的一声,里面的洒液夹杂着黄色的脏物喷射而出,玉女是羞的想转头,偏又给用最羞人的姿式抱着,头也给按住了,只好看着自己排泄出大量的脏物。

终于出完了,正松一口气的玉女就给放到地上,不知什么事时,大鸡巴已经顶到嘴唇,没法想的,只能照着做的,叶飞倩无奈的张嘴,含上那全是黄黄的浓浓酒味的大鸡巴。

自己的小嘴真的就是便壶啊,要帮这魔头这样清理,一会还要吞吧?这魔头什么也好,就是这不好,不够干净,老是脏脏的也要自己吃掉,叶飞倩居然心里已经认为,除了舔沾了脏物的鸡巴外,李邪没什么不好的,玉女是给操的太爽了吧?“快点,要射了,媚儿你这婊子现在比花银子找的可是爽多了,好会舔鸡巴,爽。”

把个玉女的头疯狂的按著,挺著腰在插玉女的小嘴,还不忘要淫辱著玉女的灵魂啊。

更让叶飞倩郁闷的是,居然听到魔头说自己比花银子的婊子强了,心里竟然很开心,还卖力的舔的更起劲,不,我只是火媚儿,只是为了大业在扮火媚儿。

射了,这次李邪没全射在玉女小嘴里,而是抽了出来,“张嘴,快。”

叶飞倩连忙张开小嘴,那清液喷在嘴上和脸上,喷的好多,好烫啊。

李邪伸手扶著鸡巴,在玉女脸上刮着,把精液全刮入嘴中,叶飞倩实在是无奈啊,只能乖乖的吞了进去,反正也吞了那么多了,也不在呼多一次了。

正想站起身子的叶飞倩身上却仍然给按住,“大爷要尿了,张嘴接着哦。”

啊,不行的,这怎么行,想闪开跑掉的叶飞倩身上一麻,又给点住麻穴,这次惨了,真的要做尿壶吗?“乖,我解了你的穴,你自己张嘴接,一会可以吐掉,或是你不乖,我就不解穴,你还要吞下去,你自己选哦,你可是答应晚上随便我玩的,要是耍赖,下次我可不那么好说话。”

李邪在诱骗着玉女,让自己张嘴接尿对她的灵魂调教可是比点住好的多,还加上了下次要在公众前面操她的威胁。

叶飞倩只好乖乖的选了第一样,李邪解了她的麻穴,却没解开功力,只是扶著鸡巴要尿,无双玉女是那个无奈啊,正张大小嘴等著个魔头尿啊。

尿是很大泡的,魔头拉着,可是没机会给叶飞倩吐掉啊,叶飞倩刚才没问,现在可不敢随便吐地上,没法子啊,不然又不知有什么处罚的,可是小嘴才多大?

只是一下就满嘴尿液,只好连续的吞了进去,这魔头根本就是耍人家嘛,都不给机会人家吐掉,一直在吞著尿的叶飞倩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

呼,魔头终于尿完,刚想转头吐掉口中尿液的的玉女,没想李邪的鸡巴动了一下,又尿了些出来,吓的玉女又张开嘴去接,刚才想吐的已经全到肚子里了,给刚才的一下,连脸上都是了,李邪把还滴著尿的鸡巴送到玉女的面前,叶飞倩无奈的又张开嘴舔干净。

“你也是的,怎么全吞进去了?流到地上怕什么?”李邪又开始卖乖,还去拿了个盘子,披了外衣,去打水给叶飞倩洗脸漱口。

这个死人,刚才不说,现在吞完了才说,好讨厌,真成了他的尿壶,一会要用小穴灌他喝酒才行,人家也要尿尿在里面,叶飞倩的心思居然不是恼,只是想怎样好好的玩回李邪,可怜的无双玉女,已经完全的沉迷在和李邪的肉欲游戏里。

一夜至天亮,叶飞倩是完全没睡,虽然只是给干了三炮,但每炮的时间都超过一个时辰啊,干完第三炮已经是天微亮。

李邪离开时,无双玉女全身软绵绵的趴在榻上,连清理身体也是没力,可怜的新婚侠女,给玩了一晚上,操了三炮,次次也是三个洞轮流着给干,魔头现在还次次都是在最后在屁眼里灌了酒,然后干完了才在玉女嘴里射精,现在射精后还次次要尿在小嘴里,次次是变着法子,让玉女吞了进去,第三次叶飞倩等李邪射精后,已经干脆张嘴等他尿进去。

睡一下吧,好累,一会醒了才去洗身体吧,叶飞倩想着,那死人怎么那么多花样玩女人啊?他说明天下午要去巡查,还不是要变着法子玩自己嘛!心里该是讨厌的,但羞人的是,内心居然是无比的期待!

明天会怎样给淫玩,无双的玉女怎样给调教成母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