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七公主之無雙玉女 (1-2)作者:habbyboy

簡體

【武俠七公主之無雙玉女】 book18.org

作者:habbyboy2020-2-22 發表於S8 book18.org

第一章 book18.org

王風死了,李邪最好的兄弟就死在眼前,他的女人也給生擒了,怎麼死的不是她?婊子,不是她非要來這什麼狗屁城買東西,我兄弟怎麼會死?」恭喜林兄,果然不愧是武林四君子之首啊。」 book18.org

李邪心裡罵著,但仍然笑容滿臉的道賀著,林涯,武林四君子之書生劍,娶了無雙玉女為妻。 book18.org

「武道長過獎了,剛才如果不是內人相幫,我已經給王風這賊子逃跑了。」 book18.org

李邪其實是個千面人,在陳友諒這是個道人,武道人。 book18.org

「無雙仙子是不用小道再贊了,呵,仙子不愧是武林七仙女的無雙仙子啊。」 book18.org

這無雙玉女名叫葉飛倩,長的是貌若天仙,明眸皓齒,眼兒彎彎的媚人之極,奶子雖然緊緊的束著,也明顯的不小啊。 book18.org

大家客氣一番,也進去了陳友諒的王府中,王府晚上要設宴慶賀,進入的王府的寒暄就不提也罷,在宴席中,王風的女人火艷女火媚兒的招供出,各地的兵力圖在元蒙大師「一元子」的手上,用其她知道的東西都已經供了出來,婊子,雖然我恨不得你死,但你的招供似乎有些好處啊。 book18.org

陳友諒一直希望大家給個主意能盜取這份東西,人人出主意啊,氣氛好不熱鬧,但全是他媽的廢話一通。 book18.org

李邪沒說話,只是常常在瞄那無雙玉女了,真的很美麗啊,看著大鳥也是有些兒發硬,嘿,居然讓李邪發現陳友諒也是同好,偷窺無雙玉女的次數絕不比他少了。 book18.org

「王爺,我有一計,只是不知是否可行。」 book18.org

,一個個的主意被否後,李邪最後給陳友諒出主意了,嘿。 book18.org

詳細說出計劃,陳友諒也是沉思良久,他是無所謂,但問題是林涯夫妻肯否合作啊。 book18.org

「這個,王爺,很難行的通吧?易容術不是那麼容易過關的。」 book18.org

林涯有些不願了,要帶個如花似玉的妻子去冒險,誰會願意啊?「林師兄,武道長說可行,他有法子變化你們的容貌,當然要試清楚後才會去的。」 book18.org

陳友諒就算有百份一的機會,他也會要去試啦,嘿嘿,為了他的帝位,他什麼不敢做?死的也不會是他了。 book18.org

「林兄放心,我要是會失手,就不會有這提議了,要不是我沒女人配合,就直接我自己去了。」 book18.org

李邪拱手說道。 book18.org

「或者王爺你找個和火艷女身材相似的女子也行,但一定要會武的,老道親自去吧。」 book18.org

嘿,難啊,火艷女的奶子不小,身材也是高挑,武林七仙子中最高的無雙玉女也要比她矮上少許了。 book18.org

最終在陳友諒的懇求和誘惑之下,林涯才勉強答應,但要先看看易容效果了,只是一晚上的功夫,兩人變成和王風二人一模一樣了,連李邪不留神下,估計也要被騙過的。 book18.org

嘿。 book18.org

無雙玉女去見火艷女時,火艷女是驚嚇的半天不會說話,太過神似了些,連續幾天,葉飛倩在獄中學習火艷女的神態,嘿,那搔首弄姿的樣子開始,無雙玉女是不好意思學,但後來居然也學的非常神似,難不成天生是個蕩婦?出發了,他們出發去元蒙的軍事重鎮「誅仙鎮」,李邪在隨後也告辭,說是跟隨北上,看一下是否需要接應,陳友諒當然是滿嘴答應。 book18.org

李邪一出營門,就急急的趕路,不然他們到了去那找「一元子」啊?那正是李邪在元蒙的化身啊,只能快些趕路了。 book18.org

連夜的到達了元蒙大營,兵營里都是些粗人,李邪當然也成了粗人一個,那是必須的,什麼樣的化裝易容最重要的就是要和大家成一樣啊,李邪也一一交代過林涯夫妻,嘿。 book18.org

「王風你回來了,媚兒你可回來了,哥想死你了。」 book18.org

李邪前腳剛進大營沒,林涯夫妻後腳就到,李邪順勢出去去迎他們二人。 book18.org

晚宴中,大家也是說說笑笑的渡過,王風和火媚兒有一腿,別人是不知道的,只有李邪知道而已,所以他們仍是分開住的,不然他怎會有機會啊?「媚兒,你好了沒?晚上我們要去巡查呢。」 book18.org

李邪找大將自行要求晚上去巡查江面,把自己和火媚分成一組,當然火媚兒是不知道這是李邪安排的。 book18.org

「大師,走吧。」 book18.org

無雙玉女滿臉無奈的出了房門,跟隨著出去巡江,林涯遠遠的看著,滿臉的無奈啊。 book18.org

上了船,叫士兵撐船在江面巡了一圈,李邪也一直的循規道距,嘿嘿,晚上時間很長,不好好的玩一下無雙玉女怎麼行啊?「到岸邊去吧,你們繼續在江面巡,我們在這盯著。」 book18.org

嘿,平時別說讓李邪象傻子一樣盯江面,就算讓他坐在船上睡覺巡江面也極少了,在房中玩玩美女不是好?「媚兒,小心些,就在這看著對面吧。」 book18.org

下了船,兩人到了樹林裡面,順手擺好一張毛毯,讓無雙玉女坐,她只是尷尬的看看,也沒敢看李邪。 book18.org

「一元大師,你先坐吧,媚兒坐船坐累了,想站站。」 book18.org

她是沒試過和一個陌生男人一起坐吧?嘿嘿。 book18.org

沒說話,只是裝作沒事一般,走過葉飛倩邊上時,忽然手一伸,就點了她的麻穴,「啊,一元子,你要幹什麼?」 book18.org

「當然是要干媚兒啦,嘿,老子想干你很久了,今晚專門安排你和我一起值夜就是想干你啊。」 book18.org

伸手就把葉飛倩放到了毛毯上。 book18.org

「你,你快放了我,不然我要叫人了。」 book18.org

女人家闖什麼江湖啊,出來混的,多少女俠給人賣入妓院?多少給人輪姦致死的,更慘的是給山賊抓到,基本就是一個母豬,專生小孩的,大著肚子一晚上也要給眾多山賊干到天亮啊!「你大聲些,一會士兵回來一起干你。」 book18.org

我說著,手也不停的摸著大腿,很結實,不錯!手伸入了裙底,開始揉起了大腿,真的不錯,好像無雙玉女和林涯成親也才幾個月吧?估計沒給干多少次了,天天的在大營里也不好怎樣干吧?「快放開我啊,一元子,我~~我是王風的女人。」 book18.org

聽我說要士兵一起干她,馬上轉其他方法想李菜籃子放她了,只是你說的是假王風吧?既然你那樣說,老子還倒是要設計在你老公前面干你。 book18.org

「這樣啊,你不知道?我和王風常常一起乾女人嗎?早就說好了,他乾了你就要給我乾的,操,那小子居然偷嘗了?」 book18.org

嘴上說著,手也沒停,一件衣服一件衣服的脫下,果然沒看錯,那雙奶子居然真的很大,一隻手居然包不過來,真他媽的撿到了。 book18.org

「一元子,你行行好,放了我,我求你了。」 book18.org

無雙玉女一直在哀求著李邪。 book18.org

把她的衣服脫光後,李邪也開始脫衣服了,大雞巴露了出來,淫笑著,「小娘們,老子的大雞巴比你其他男人大吧?」 book18.org

有若孩童的手臂一般的大雞巴看著嚇人。 book18.org

「啊,不行啊,你快放了我。」 book18.org

玉兒還在叫著,求著。 book18.org

「媚兒,說真的,我也不想強來,你真的不給我干,我也可以考慮,可是你看,我的那麼漲,受不了啊。」 book18.org

伸手拉起玉兒的身體,讓她倚在大腿上,把她的小手放到大雞巴上。 book18.org

「別,一元子,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book18.org

玉女沒求過人吧?居然連好話也不太會說。 book18.org

「一句話了,反正你也是處女,又不是什麼玉女,操,只是個艷女了,你幫我解決了,我不干你小騷穴也行了。」 book18.org

李邪伸手封住玉女的功力,隨手解開了麻穴,讓她像平常女人一樣活動了。 book18.org

居然想跑?伸手一按,「既然你不肯幫我,那老子只好操你了。」 book18.org

說著就把她的雙腿擺成一字,整個的小穴也露在眼前了,好嫩,撿到了,真的乾的不多,弄不好才幾次而已。 book18.org

「啊,別啊,一元子,我~~我幫你解決,我不逃了,你放開我啊。」 book18.org

玉女拚命的求著,眼淚也在流著,李邪粗長的手指已經在小穴里挖著,居然很快的就開始濕了?果然是個蕩女,只是生錯地方,一直沒好好的調教一下了。 book18.org

「那你再逃,我可是要叫上士兵一起來了,別說我沒人情哦。」 book18.org

放開了她的雙腿,她看著我,不知道要怎樣做?操,林涯不會沒給玉女舔過雞巴吧?「快點啊,操,王風居然沒讓你舔雞巴?趴過來。」 book18.org

伸手一拉,把玉女的頭就往雞巴處按。 book18.org

好慘啊,想一個武世家的大小姐,從小到大,別說斯文人,就算最粗魯的男人,在這樣絕色嬌娃前面也會裝的比誰都斯文了,現在居然給人把衣服扒光了,還粗魯的強行把她的頭按到那根醜陋的東西前面,可是那東西怎麼會那麼大啊? book18.org

比丈夫大好多,要是給他插進去那地方?不是給弄裂掉啊?好可怕。 book18.org

趴到李邪雙腿間,居然也是不知怎樣才好的無雙玉女,愣在那半響,「操,你是不是想我操你啊?不然怎麼不舔?張嘴含著,舌頭在上面舔。」 book18.org

口中粗言爛語的折辱著玉女,她居然也不敢反抗,只是閉上美麗的雙眼,就張嘴含了進去。 book18.org

「好臭,好腥,怎麼會那麼大,上次看到丈夫時已經害怕,覺得好大,現在比起這個男人,丈夫就像個小孩子一般啊」 book18.org

玉女內心想著,但還是聽話的開始舔著,她覺得她丈夫大,是因為她把丈夫和她的三歲小侄子比啊。 book18.org

「操,別咬,牙齒別碰,對了,真他媽的笨,還什麼艷女,比個玉女還他媽的笨,上次乾的飛天玉女,也比你會舔雞巴。」 book18.org

飛天玉女,七美之一,一年前已經成了李邪的狗奴了,當然,江湖上並沒人知道了。 book18.org

飛天?凌霜,他干過凌霜嗎?好可怕,他的東西真的好大啊,嘴好累,早知情願給他干就算了,心時想到變,無雙玉女臉上也不禁發燒起來,居然自己會想給別的男人干。 book18.org

「對啊,快點,別停,爽啊。」 book18.org

好久沒發泄,第一炮別拖太久了,一會才可以慢慢的玩第二炮了。 book18.org

把無雙玉女的身子翻了過來,李邪在她上面快速的插著她的嘴巴,快射了,把身子用力一壓,整根雞巴也插進嘴裡,龜頭更深深的插入咽喉里了,她的雙手居然在摟著李邪的屁股,爽,噴射在一個絕色天香的玉女嘴裡的感覺就是爽。 book18.org

好大,他的怎麼會那麼大?剛才快射精時,那個龜頭是不是有我拳頭大啊? book18.org

頂到咽喉里好難受,居然全部射在我嘴巴裡面了,我丈夫也沒敢那樣做啊。 book18.org

連他的身體也不敢,在我面前赤裸的,那味道好古怪啊,腥腥的,好像又有些甜味,他怎麼還不抽出來啊?已經快要憋不住了,葉飛倩在心裡暗想著,現在也是沒法子了,只希望這男人說到做到,自己還能保留貞操了。 book18.org

慢慢的抽出雞巴,精液在玉女的嘴裡溢出來少許,手一伸,搔了她一下腋下,「嘻」突然遭襲的玉女想笑,就「咕」的一聲全部吞了進去。 book18.org

「你好壞,一元子,要人家全部吞進去。」 book18.org

天,自己說的話怎麼像和丈夫在撒嬌一般啊,葉飛倩不禁羞紅了臉,不在往下說了。 book18.org

「雖然,你的技術不咋樣,不過誠意還是不錯,來,再舔一下,我們就回去了。」 book18.org

李邪耍著玉女玩呢,沒到天亮怎會回去?坐到毛毯上,等玉女過來舔了。 book18.org

「還要舔?你不是已經射清了嗎?」 book18.org

玉女禁不住問道,是啊,她丈夫次次都是了事後就睡覺的啊。 book18.org

「操,你真他媽的笨,射了精舔多一下才爽也不懂,給兩銀子找個婊子也比你強。」 book18.org

在言語中不斷的羞辱著玉女,要讓她習慣,她只是我的一條狗奴了。 book18.org

「人家不是婊子,怎麼懂嘛。」 book18.org

嘴裡說著撒嬌般的話,也乖乖的趴著身子開始舔了。 book18.org

看著玉女撅起的屁股,「啪」的打了一下,「啊。」 book18.org

正工作的玉女,抬頭看李邪。 book18.org

「你的屁股倒真的漂亮,還沒見過婊子像你的屁股那麼又滑又嫩的。」 book18.org

繼續的羞辱著玉女,手用力把她反了過來。 book18.org

雙腿扳了開來,整個玉女成了個「大」字,「啊,你不能啊,你說了放過我的,別啊,一元子,求你了。」 book18.org

葉飛倩只好又開始求饒了。 book18.org

「操,我剛剛才射了,怎麼操你的小穴啊,只是看看了,你叫大聲些,一會大家一起過來操你,蒙古兵可沒我好說話。」 book18.org

給李邪的話嚇了一跳的玉女,馬上閉上嘴。 book18.org

「真漂亮,怎麼給人操那麼多,你的小穴還這麼漂亮?」 book18.org

嘴上說著,頭開始趴了下去,舔了一下,好味道,微微的酸味裡帶有少許的騷味兒,整個小穴像個大桃子,凸起一大包,白嫩中透著粉紅的肉肉。 book18.org

「別啊,一元子,你放過我啊,別親那裡,啊,髒。」 book18.org

無奈的玉女帶著哭泣的聲音求饒著,髒?從小的教育說那裡是髒的,可是自己剛剛不是幫他舔了很久,還全部的吞了進去嗎?怎麼他舔自己,倒說自己髒了。 book18.org

「你的小騷穴髒些也沒事了,看著好漂亮,味道不錯。」 book18.org

李邪說的很淫蕩,親上去發出的聲音更是淫蕩無比。 book18.org

「別,啊,別,好難受。」 book18.org

玉女第一次給人看樣看自己的小穴,還那樣親著,自己洗澡時不小心碰到也是覺得又舒服又難受的,那裡是真的好嫩啊,就丈夫用過幾次,連他也沒看過,次次都是熄了燈,才解衣服進去的,怎麼會那樣羞人的給個陌生男人看啊?心裡想著的玉女,卻給那親著自己的「嘖嘖」聲,弄的心煩無比,自己該是要很生氣很憤怒的,但實情卻是相反,好舒服啊,身體也本能的搖擺著屁股,扭著腰在配合著,不行的,絕對不行啊,可是心裡也在安慰自己,我是給強行那樣的,我是跑不掉,我沒法子的。 book18.org

他在舔什麼地方啊?好舒服啊,渾身都又麻又軟的,下體也似乎想要尿尿了,千萬別給他看到啊,他正在那舔著,要是尿尿就羞死了。 book18.org

雞巴又開始硬了,看著那大桃子成了水蜜桃,知道也差不多火候了,身子就開始往上爬,咬了奶頭一口,兩個奶頭都已經變得又硬又漲,顏色也已經變深了許多,玉女?嘿,欲女吧?雞巴頂著水蜜桃,只是磨擦著,有時間慢慢玩啊,要是直接進去,那玉女不是有藉口是給強行進去的啊?「別啊,一元子,你答應過的。」 book18.org

玉女給舔的神魂癲倒中,感覺到那又硬又大的東西頂在自己玉門處,從那傳來火燙的感覺,好想他進去啊,可是不行的,屁股開始扭著,想閃開,可是整個給扳成個大字的玉女怎麼閃得開呢?「只是玩玩,不肏進去就是了,我答應你的做的到的,除非你自己要我肏你。」 book18.org

龜頭在陰唇處摩擦著,進了一點又出來,在那迷人的仙人溝處,一上一下的摩擦,水好多,玉女早成了欲女,那小穴的水已經流了出來。 book18.org

「別啊。」 book18.org

好難受,嘴裡說著別,可是身體的本能卻是好想要,那發燙的東西頂在那,真的很要命,怎麼進去了一些又退出來啊,給一元子玩死了,雖已是少婦的葉飛倩真的沒想過男人可以這樣玩的,和丈夫都是脫了衣服,在床上黑燈瞎火的干,匆匆了事的啊,晚上的月光好亮,自己給玩了那麼久,什麼也給看的清清楚楚了,還是第一次給男人那樣看啊,更別說玩成這淫蕩樣子。 book18.org

李邪趴到了玉女身上,雞巴直接是貼到陰唇小溝處,整根也壓了進去,只是直直的給個陰唇包了一圈,真他媽爽,原來玉女裝作欲女是那麼好玩的,可不能拆穿她,可以玩好多天,讓她自己有藉口給自己慢慢玩才好。 book18.org

「別啊,一元子,放開我吧,求你了,要不我再幫你舔一次雞巴?」 book18.org

葉飛倩也顧不得羞恥,自己說出要幫這男人舔雞巴了,反正也舔過了,一次舔百次也是舔啊。 book18.org

「不要,就那樣玩一下更爽,讓你舔雞巴,我不如給點銀子找個婊子舔了,操,不用錢的婊子玩的就是不爽。」 book18.org

嘴裡的羞辱是變本加歷了。 book18.org

我不是婊子啊,我是免費的婊子嗎?好像是沒收錢,卻自己要求幫他舔雞巴,慘!葉飛倩鬱悶的想著,但又安慰自己,是為了大業,所以出賣了自己的肉體,只為了地圖而已。 book18.org

「操,不爽,不玩你個免費婊子了。」 book18.org

李邪挺著大雞巴站了起來,看著那滿臉潮紅的玉女臉,估計著她其實很想給大雞巴乾了吧?呼,終於說不玩我了,雖然說我是免費婊子,可是心裡怎麼會那麼失望啊?葉飛倩心裡想著,人也爬了起來。 book18.org

「操,你不是說幫老子舔雞巴嗎?快點。」 book18.org

站著身子,要幫李邪舔雞巴就只能是跪著了,玉女你自己也會感覺到自己是婊子了吧?「他又罵我了,我能怎樣?只老實的上前幫他舔了,為了丈夫,要保住的貞操啊,他那麼高大,我怎麼舔啊,靠近時,只好跪在地上面,像個女奴? book18.org

還是婊子啊,就那樣跪著幫他舔雞巴了,相公,對不起啊,我為了保住貞操才那樣的。」 book18.org

葉飛倩自己在心裡安慰自己了。 book18.org

嘴上好酸,含了好久,雞巴怎麼是越舔越硬越漲啊,還燙的嚇人,葉飛倩抬頭看了李邪一眼。 book18.org

「起來吧,我們看看士兵回來了沒。」 book18.org

李邪一說,葉盡倩連忙站了起來,李邪伸手摟著她。 book18.org

「啊,一元子,讓我先穿衣服好不好?」 book18.org

葉飛倩恨不得自己找個地洞埋了自己,怎麼要求一個陌生男人,只為了讓自己穿衣服啊。 book18.org

「那就披個外衣吧,要是沒回來,我還要玩的。」 book18.org

聲音很平常一般的說,伸手取了自己的外衣給她。 book18.org

玉女也乖乖的只披了件外衣,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要那麼聽話啊!「那你穿什麼啊?一元子。」 book18.org

說的聲音怎麼像是妻子在侍候丈夫啊?不對,葉飛倩自己也明白,對丈夫也沒試過那樣乖巧了,是真的怕他姦污自己還是別的原因就不知道了。 book18.org

「我不用穿,你怕人看見,我可不怕,走吧,你這婊子話可真多,是不是不想去?想在這給我慢慢玩啊?美人兒。」 book18.org

嘴上的羞辱是一直沒停過,看著玉女已經適應,自己也把自己當成了婊子吧? book18.org

葉飛倩無奈的在前面走,往江邊靠近,在一顆樹前停了下來,不能往外走了,他沒穿衣服啊,自己也是披的男人外衣了。 book18.org

李邪見玉女停了下來,就把身子貼到她身上,雙的手揉著奶子,嘴在她耳邊說,「有人沒?有了告訴我,我沒空看,你的奶子玩起來真的好爽,手感不錯,夠大夠彈性。」 book18.org

手不停的把玩她的身體,嘴也不停的羞辱她的靈魂了。 book18.org

「嗯,沒人來,你別玩了啊,好難受,水元子你玩了那麼久,別再玩人家了啊。」 book18.org

聲音已經帶著哭泣的聲音,卻不是開始時的憤怒和羞辱的哭泣,而是身體受不了的發春般的哭泣。 book18.org

要是後面的是丈夫,葉飛倩估計自己會第一次開口要丈夫干自己吧,下面又開始想尿尿了,一元子好會玩啊,不停的揉搓著自己的奶子,奶頭也時不時的用手指挾著搓,好難受。 book18.org

不行了,不能這樣玩啊,失神的葉飛倩身體發軟,只是靠後面一元子的支撐下,才能站穩。 book18.org

「啊,那邊有人來了,我~我們回去穿衣服吧,好不好?」 book18.org

葉飛倩已經羞於自己的聲音,但卻沒法正常的說話啊,現在只能求士兵快些回來,可以脫離現在的處境了,已經快忍不住叫後面的一元子干自己了,快乾吧,狠狠的干我這免費的婊子吧!! book18.org

「那此只是漁夫,不用怕,要是他們想看,就給他們看吧,看完了就殺掉就是了。」 book18.org

把衣服的後罷掀了起來,露出那圓潤的屁股,雞巴頂在雙腿中,給那結實細嫩的大腿,挾著感覺也不錯了!「別,別殺人啊,給他們看也不能殺他們啊。」 book18.org

自小受到的教育,不能隨便殺人的葉飛倩,已經迷糊的不知道自己說什麼了,給漁夫看自己的身體嗎?雙手把玉女的身體抬高了起來,龜頭頂在陰唇處,沒進入,只是小聲的說,「讓我在裡面泡一下,好舒服,你的小騷穴真夠緊的,挾著我的龜頭好爽。」 book18.org

手放開了雙腳掂起的玉女又開始在揉她的奶子,把奶頭輕輕的挾住,往上拉高起來,真他媽的爽,林涯這個書生劍是不是會玩女人的啊?那麼敏感的身體居然完全沒開發到。 book18.org

「啊,不行啊,出來啊,你不能進去的。」 book18.org

小穴給撐的好開,像個拳頭一樣的龜頭頂在陰唇處,葉飛倩又是想他進去又是覺得對不起丈夫,怎麼辦啊?雙腳掂的高高的,想脫離,可是走不掉啊,奶子給他揉著,再往前走就給人看見了。 book18.org

而且……自己也完全不想離開啊,就這樣給他玩一下,我是被迫的,葉飛倩在安慰自己,其實自己也知道,是真的給一元子玩的好舒服,想他繼續的玩自己了。 book18.org

「隨便你啊,我們就這樣等士兵回來吧,你想我操你,就自己沉下就是了,不想就這樣泡著,我慢慢的玩一下你奶子,嘖嘖,你的奶子真不錯,你以前的男人都不玩你奶子的嗎?」 book18.org

嘴上的話開始放粗了,「你想我操你嗎?想就沉下身子啊,我能把你操的爽翻的,包你欲仙欲死了。」 book18.org

手開始加大力度,揉著奶子,現在用力,她不會覺得痛,只會感覺更爽吧。 book18.org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尿尿一般,淫液從裡面流出,葉飛倩可以感覺的到,那又大又燙的巨大龜頭頂在自己小穴處,真是好難受,是不是沉身子就會讓自己舒服啊?是不是要試一下,心裡在矛盾著的葉飛倩,腳鬆了一些,啊,進去了好多,好漲啊,怎麼會那麼大?丈夫的那東西,一元子叫雞巴的東西,真的好大啊,要是全部進去是不是真的會欲仙欲死啊?「媚兒,媚兒,你以前的艷名怎麼來的? book18.org

操,怎麼那麼沒膽,你要誰為守節啊?操你這免費的婊子,你給多少男人干過了? book18.org

居然像換了個人一樣,死忍著?以為你是玉女啊。」 book18.org

雙手手力的捏了一下奶頭,嘴裡提醒她,她現在不是無雙玉女,是火艷女火媚兒了,女人,偷情也是要給自己找藉口的,李邪給了個最好的藉口給無雙玉女了。 book18.org

是啊,我現在是火媚兒,我不該那麼貞潔的啊,給自己找到藉口的葉飛倩忽然全身放鬆下來,慢慢的沉下身子,呼,真的好大,進去才能更清楚感覺到,比自己丈夫大太多了,完全不是一回事的,好漲好舒服啊。 book18.org

「婊子,終於想給操了啊?自己扭屁股。」 book18.org

爽,讓無雙玉女自己承認給要操了,先讓她完全沒羞恥先吧。 book18.org

好漲,葉飛倩雖然從沒自動過,但始終也給丈夫乾了數次了,扭身體動起來還是懂的,腰開始扭動著,屁股也開始往後頂了,一動起來後,小穴里傳來的麻漲的感覺,舒服的讓葉飛倩不禁哼了出來,鼻子開始發出聲音,怎麼會那麼舒服啊,和丈夫的完全不同的。 book18.org

當然,這也是可憐的無雙玉女不懂男女之情了,和丈夫只是在黑燈瞎火中,脫了衣服在床上,連摸也不太敢亂來的丈夫,只是插抽幾下就完事,和現在給挑逗那麼久,怎麼相比嘛。 book18.org

衣服給解開了,在前面看可是完全的赤裸著的玉女,現在只懂的求歡,而忘卻了羞恥之心了,李邪也是憋久了,當然是開始扶著腰,開始狠狠的乾了起來,「媚兒,你的小騷穴真他媽的緊,你以前的男人是怎麼操你的?」 book18.org

一邊干一邊羞辱性的問她,非要她回答。 book18.org

「我不知道啊,人家只是給……」 book18.org

說到這,葉飛倩才想起自己是火媚兒,艷名四射的火艷女,可不能說只給一個人干過。 book18.org

「給好多人干過了,他們沒你的大嘛,你的好大。」 book18.org

葉飛倩乾脆放開了,反正也已經給人操了小穴,既然自己是火媚兒的身份,就裝到底吧。 book18.org

「操,我的什麼大啊?說清楚些。」 book18.org

乾的痛快淋漓的我,大雞巴更是在進出中也把那嫩肉給乾的翻了出來,真他媽的緊,和處女也沒什麼兩樣,是更好才對,不會哭著叫著痛啊。 book18.org

一直在淫辱著玉女的李邪,常常非要無雙玉女說自己是怎樣給別的男人乾的,可憐的無雙玉女明明只給自己丈夫操過小穴,而且才那麼幾次,現在卻要編出自己給多少人操弄,還要擺出是怎樣給我操的羞人姿式。 book18.org

「你的雞巴大啊,你的大雞巴好大,啊~~大雞巴要干破我了,要干破人家小騷穴了。」 book18.org

什麼事情,一有了開始,後面的就容易做了,叫開了口的葉飛倩,只覺得叫出來好舒服,感覺好暢快,越叫越大聲了。 book18.org

把玉女反過身子,抱了起來,她的雙腿也自動的夾緊我的粗腰,長長的雙腿倒是剛好圈緊的腰,爽,一邊把著一邊走動了起來,周遊列國啊。 book18.org

回到毛毯處,伸手把她的衣服脫了扔在一邊,李邪坐了下去,「婊子,你自己在上面動,讓老子看你的奶子上下晃動,好看著呢。」 book18.org

徹底的忘卻了自己是玉女的葉飛倩,在李邪身上瘋狂的扭著,上下的動著,聲音也越叫越大。 book18.org

「我不行了,一元子你怎麼那麼利害?我要給你的大雞巴肏死了。」 book18.org

已經無力的玉女趴在李邪身上,沒力動作了。 book18.org

翻身把她壓在身下,「婊子,老子還沒開始,利害的話等下說吧。」 book18.org

把她的屁股抬的半天高,李邪蹲著開始抽插起來,「卟滋」聲音越來越大,裡面的淫液是越來越多了。 book18.org

「婊子,你的騷穴真他媽的嫩,像才給人乾沒幾次一般了,你自己看你的騷穴的嫩,給操的翻的多好看。」 book18.org

把她放平到地上,拉高了她的頭,讓她自己看雞巴在她小穴處插抽,她的嫩肉操的翻出來時的情形。 book18.org

好舒服,人家真的只給人操過幾次嘛,葉飛倩已經完全代入了火媚兒的角色,看向交合處,那裡的嫩肉真的給帶出來了,葉飛倩無奈下在看著,看了一眼就沒法不看下去了,在那發出的淫蕩聲音,交合之處帶出的淫液,無不深深的刺激著葉飛倩這無雙玉女的神經。 book18.org

要死了,是不是會給乾死在這?無雙玉女迷糊中想著,可是那種肉體的暢快,卻是讓她第一次享受到那種淋漓快感,以前是白活了,居然產生這種讓自己吃驚的念頭。 book18.org

乾了多久了?怎麼男人可以干那麼久啊?丈夫干那麼多次加在一起也沒這次時間長吧?只是開苞不久的玉女已經有些承受不住了,嘴上又開始了求饒。 book18.org

「一元子,你讓人家先休息一下,好不好?我的小騷穴好痛,給你操腫了,啊,一元子,大雞巴哥哥,你放過小騷穴嘛,讓人家休息一下,我幫你舔你的大雞巴,好不好嘛。」 book18.org

給乾爽的葉飛倩,現在是什麼也不怕說了,求饒聲嬌嗲無比,說的話更是淫蕩的可以啊。 book18.org

「仆」的一聲,李邪插出了大雞巴,那緊包著的小穴居然會發出聲音,爽。 book18.org

上面全是淫液,無雙玉女居然也不管不顧的,趴下來,張開嘴就含了進去,媚眼如絲,屁股還在搖著,操,真他媽就是一個婊子。 book18.org

「你怎麼那麼利害啊,還不射,人家小騷穴真的腫了,你自己看。」 book18.org

居然讓一個陌生男人去看自己的小穴,還說是小騷穴了,現在葉飛倩該叫無雙欲女才對吧?嘴也酸的可怕,這男人怎麼那麼利害啊,真討厭,不過給他乾的真是好舒服好爽啊。 book18.org

「大雞巴哥哥,我的嘴也酸的不會動了,你快射吧,人家真的受不了你啊。」 book18.org

無奈的求饒,葉飛倩現在是給干怕了,雖然舒服的要死,可是沒給什麼人干過的小穴受不了啊。 book18.org

「操,你這婊子還是艷女呢,連個玉女也比不上,飛天玉女給干到天亮也沒事,操。」 book18.org

李邪要干她的菊花了,嘴上加重著侮辱玉女。 book18.org

「來,我看看小騷穴。」 book18.org

坐在地上的李邪,像主人一樣,要玉女飛倩反過身子,給個小騷穴自己看,玉女也乖乖的反過身體,撅起屁股給李邪看,真他媽的是一條天生狗奴的料,玉女?「是有些腫了。」 book18.org

沒理她,只是跪起身體,龜頭在小穴處沾了些淫液。 book18.org

「啊,不能幹了啊,真的痛啊。」 book18.org

葉飛倩回過頭,屁股在搖著,又不敢跑的樣子,真是給干怕了啊。 book18.org

「啊,你干錯了,啊,一元子,那是屁眼啊。」 book18.org

葉飛倩給大雞巴頂入菊花時,才知道一元要干她的屁眼,想扭開,可是腰給緊緊的抓住,只好無奈的給插進去了,也只能嘴上求饒了。 book18.org

「大雞巴哥哥,你的太大,慢些啊,好漲,慢點啊。」 book18.org

屁眼給操的葉飛倩,雖然有些痛,似乎了不是那麼難受了,只是感覺好漲啊。 book18.org

又給乾了兩刻鐘的葉飛倩,是真的給操怕了,怎麼還不射啊?屁眼也腫了哦。 book18.org

李邪看著也差不多了,今晚把玉女也調教的差不多了吧?抽出雞巴,把玉女反了過來,大雞巴頂到她嘴邊,「啊。」 book18.org

想說什麼啊?你只是老子的免費妓女了,可別當自己是玉女。 book18.org

她張嘴想說話,李邪的龜頭也順勢頂了進去,上面黃黃的沾著許多髒物,連最賤的婊子也不肯那樣舔了「別停,我快射了,快點,不然等下不想射了,你這婊子又要求饒不給操了。」 book18.org

玉女無奈的表情也拚命的吸了起來,李邪坐了地上,玉女的嘴也沒放鬆的,順著李邪坐下嘴也跟著過來。 book18.org

也不想憋太久了,一次把玉女玩的夠透了就好,可別玩到她怕啊,按頭她的頭,「快些,我要射了,爽,舒服啊,你這婊子進步不錯。」 book18.org

居然自動的貼到小腹,把整根雞巴也含了進去,嫖過那麼多,好像連婊子也沒幾個能行的,練武的好處嗎?還是這玉女天生就是個婊子,連舔雞巴也是第二次就那麼利害,終於射了出來,葉飛倩這次了不等我搔癢了,一邊一在射就一邊吞了進去,還把雞巴慢慢的舔乾淨,才放出雞巴看著李邪。 book18.org

好髒,我為什麼會幫他舔,還吞進去啊,我真的是個婊子嗎?還是給他免費操的婊子,居然給他稱讚我會舔雞巴了,居然很開心的感覺,還要這樣望著他,是想他稱讚還是什麼啊?「死鬼,晚上給你玩的慘了,王風知道了,你不怕啊?」 book18.org

葉飛倩現在是完全忘了自己是無雙玉女,完全當自己是火艷女了。 book18.org

「以後一定要找機會和王風一起操你。」 book18.org

伸手一把捏著奶頭,「你自己說,他操的你爽還是老子操的你爽?」 book18.org

「死鬼,人家給你玩的那麼透了,你還要怎樣?連屁眼也給操了,還要幫你舔乾淨,你這死鬼,要操死人的,下次不能那樣的嘛。」 book18.org

葉飛倩居然在預約下次了,反正也給乾了,一次也是失貞,百次也是失貞了,乾脆用色誘,看能不能在一元子身上偷到地圖吧,葉飛倩為自己找著藉口。 book18.org

「嘿嘿,你這婊子,下次老子干不干你還要考慮呢,操,明明是艷女,居然那麼不耐操,沒意思,不如花幾個銀子,起碼能爽一下。」 book18.org

看著玉女臉上的表情,似乎很不服氣,想證明嗎?會給你機會的。 book18.org

「人家第一次給那麼大的雞巴幹嘛,你的真的好大,以前操人家的雞巴沒那麼大的啦,下次就不會了。」 book18.org

葉飛倩騙自己是想偷地圖,但也知道心裡更想的是晚上的爽快,和那種淋漓快感。 book18.org

李邪完事後,倒是溫柔的給無雙玉女事後的愛撫,和嘴上也輕聲的哄著,讚美著她的美麗身材和嫩穴,居然把無雙玉女操爽之後又哄的開心無雙,尤其是給李邪稱讚她舔雞巴的技術時,竟然有自豪的感覺。 book18.org

林涯夫妻約好是在元蒙軍營七天,不論事能成與否,也是要回歸大營的,無雙玉女在七天中怎樣給凌辱,怎樣給人設計和丈夫一起操她?臬給調教的猶如最賤的婊子,最下流的母狗,人人可操呢?喜歡看的請多多回帖,要是多人喜歡就繼續寫下去吧。 book18.org

【未完待續】 book18.org

第二章 book18.org

葉飛倩回到大營,自己提了水回房間擦拭身體,奶子上全是手捏出來,用嘴咬出來的痕跡,擦洗時,心中是想哭,自己已經失貞了,好對不起相公啊,但又也懷念那種淋漓暢快的性愛,自己真的是婊子嗎?想著李邪在操自己時,嘴上的羞辱,但又自己安慰自己,自己只是任務,為了大業的犧牲,給個魔頭侮辱了,但馬上又想到,事後的愛撫和溫柔,比相公對自己還要溫柔還要體貼啊,不,他是魔頭,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book18.org

擦洗著下體,前後兩個洞也有些紅腫,那魔頭真的好利害,操的自己好舒服啊,比相公強太多了,不知不覺中意識已經給調教的葉飛倩,想房事已經是用操用雞巴的字眼了,自己也沒感覺的改變。 book18.org

一直沒法入睡的葉飛倩心中所思所想,開始是以後怎麼辦?已經失貞了,但後面卻是想著昨晚的被操的那種爽快,雙腿也不知不覺的夾著被子,猶如是夾著李邪的粗腰一般了。 book18.org

迷糊中睡著的葉飛倩睜開眼睛時,天色已經黑了,心中居然有些失望,怎麼那魔頭沒來玩自己?難道自己真的還不如花一點銀子就可以操的婊子嗎?臉上發燙的想著,隨後又暗罵自己不該想這些,那魔頭沒來才是好事。 book18.org

「火姑娘,大將軍請你去大營晚宴呢。」 book18.org

胡思亂想的葉飛倩給敲門聲驚醒,才匆匆的洗了把臉,往大營走去。 book18.org

好幾個武林中人在,大將軍坐在中間,林涯坐在左下首處,邊上有一侍女在倒著酒,葉飛倩正想著坐那個位置好,「火姑娘坐啊,這有空台。」 book18.org

大將軍指了右面的一張台請葉飛倩坐下。 book18.org

葉飛倩看清了全場,才知道一元子不在,心中微微的失望,自己是忍不住想他,但隨後又安慰自己,只是想偷他的軍力地圖了,不是想什麼的,心中才稍安的坐下。 book18.org

大家喝著酒,一群舞姬穿著差不多是透明的紗衣在跳著舞,葉飛倩是看的臉紅耳熱,元蒙人真是淫邪,真是該殺!心中更是堅信自己的犧牲是有價值的。 book18.org

「哈,大家開心著呢,本法師來遲,恕罪恕罪。」 book18.org

李邪大笑著走了進來,一個個的招呼著。 book18.org

「大師請坐,現在沒了空台,上來和本將一起坐,不用另設台了。」 book18.org

大將軍在笑著招呼李邪。 book18.org

「不用,大將軍的熱情我可不要,哈,非不想乃不願也。」 book18.org

笑著直接走入葉飛倩的席位,也沒問就直接坐了下去。 book18.org

「原來是要和美人同坐,本將也不擾了大師雅興。」 book18.org

笑聲中,大家雙開始了飲宴。 book18.org

葉飛倩擔心的看著對面的林涯,怕給他知道啊,正擔心著,李邪的大手居然放到了葉飛倩的雙腿間。 book18.org

「媚兒在想什麼啊?是不是想白天我怎麼沒去操你啊?嘿。」 book18.org

葉飛倩的臉馬上火燒起來,不知怎生回答這話了,說沒想過,可是自己真的想過啊。 book18.org

對面的林涯雙眼已經快噴火了,李邪心裡有數,手也抬了起來,放到葉飛倩的肩膀上,葉飛倩想閃避時,已經給摟近了李邪身邊,「別動,我對你說個事,別擔心,你看王風是不是有些不對?」 book18.org

一聽此話,葉飛倩的心都快跳了出來。 book18.org

「怎麼不對啊?」 book18.org

葉飛倩也顧不得已經快倒在李邪懷中了,只是想知道為什麼說林涯不對,林涯是有個大破綻的,他沒機會學習王風的言行啊。 book18.org

「當然不對,王風此人最是好色,居然連侍女也沒動一下,你花點心思多留意。」 book18.org

飛倩怎麼也想不到李邪的內心只是在想,要怎樣才有機會在林涯面前任意的操弄無雙玉女呢。 book18.org

「也不會啦,只是人多,他可能放不開吧。」 book18.org

葉飛倩心中忐忑的為林涯解釋,全然沒留意胸前玉乳正在給李邪當眾把玩著,心下也習慣了給李邪玩吧?對面的林涯卻是看在眼中,自己新婚的嬌妻給個大魔頭當眾把玩著胸前玉乳,更糟的是居然全然沒反對,還小聲親密的說著什麼,猶如~~不,就是姦夫淫婦的樣子。 book18.org

實在看不下去,生怕自己會跳起來的林涯,站了起來,告了聲罪就往外面走去,說是想去方便,但其實是要透透氣了,平息一下心中怒火,自己的新婚嬌妻是不是已經給那魔頭淫辱了?越想越擔心的林涯心中怒火已經快爆裂般。 book18.org

葉飛倩嘴上一直和李邪在說著話,但眼裡卻是一直留意林涯的,見他走了出去,連忙也站了起來,說要去方便一下,其實是想通知相公不能那樣行事,魔頭已經懷疑上他了。 book18.org

葉飛倩走了出去,李邪心中明了,只是隨後也悄悄的跟上,要偷聽他們夫妻的交談。 book18.org

就在大營的轉角處,林涯站在那,葉飛倩連忙走了過去,李邪也悄無聲息的跟上。 book18.org

「相公,你生氣了?」 book18.org

這是從相識到今無雙玉女第一次低聲下氣的對林涯說話。 book18.org

「你,飛倩你是不是給那個魔頭那個了?」 book18.org

林涯小聲的質問葉飛倩。 book18.org

「相公,你不相信飛倩嗎?好,那我們現在就回去,不在這鬼地方呆下去就是。」 book18.org

葉飛倩心中有鬼,卻是開解自己,是好心出來提醒相公,卻給他凶凶的質問,想到此處,眼中的眼淚都快流出來,好討厭,大魔頭也比你溫柔多,居然和把兩人對比著,心中氣惱的是居然覺得李邪要好許多,嘿,給乾爽的女人,是樣樣覺得「能幹」的男人好啦。 book18.org

「不是,夫君不是不信你,飛倩,對不起,我只是擔心你,剛那個魔頭當眾也敢……」 book18.org

自小循規道距的林涯也說不出口,給人當眾揉奶子啊,你居然不反抗!「你不識好人心,你知不知道人家多擔心你,他是拉我入懷,我想反抗時,他說他懷疑你是假冒的,我能怎麼樣?只能聽他說完對你的懷疑啊。」 book18.org

葉飛倩雖然有些委屈,但也是害怕給林涯知道真相,只好解釋成好聽的說話,只是為了擔心相公才給魔頭占便宜的。 book18.org

林涯一聽,也開始擔心起來,一一細問後,才明白妻子的一片苦心啊,是鬱悶中的感激愛妻。 book18.org

「相公,你放開一些自己,飛倩也不怪你的,現在身在敵營,要步步小心,不能拘於小節,要以大業為重,就算飛倩遭遇不幸……飛倩也甘願的。」 book18.org

葉飛倩說的是失貞,心中想的是給人操了一晚上了,相公,飛倩早已經對不起你,但現在你可不能失手,不然你的嬌妻就白白給人玩了個通透。 book18.org

林涯聽到此處也是心中感動,握著飛倩的手說著好話,後面的李邪聽到此處,悄然的回大營喝酒去也。 book18.org

相隔不久,林涯夫妻也是一前一後的回到大營,葉飛倩看看林涯,林涯也無奈點頭,葉飛倩乖乖的坐回原來的位置,身體移開了一點兒坐。 book18.org

大將軍酒助淫興,一手拉侍女,就把衣服撕了開來,在那咬著那侍女的奶子,侍女驚呼了一下,就乖乖的順從著。 book18.org

葉飛倩眼中示意林涯別那麼正襟危坐,要放開些,不要惹人懷疑時,身體給李邪一拉,那隻大手就捂在胸前的玉乳處,「剛才是不是去給王風報信?」 book18.org

李邪在耳邊小聲說著驚嚇的話。 book18.org

想反抗的葉飛倩馬上又軟了下來,心中是狂跳啊,怎麼這魔頭什麼也知道? book18.org

「說什麼嘛,人家去解手了嘛,你就愛胡說。」 book18.org

可憐的葉飛倩也不敢反抗,只想魔頭玩的忘記了林涯吧,為了夫君,只好犧牲自己。 book18.org

林涯看到此情此景,心中也知,愛妻估計已經給一元子侮辱過,但仍然騙著自己,不會的,飛倩那麼冰雪聰明,一定有法子避過侮辱的,人在氣憤下,也拉了侍女在懷中淫玩,一時間,大營內是淫聲四起嬌喘一片。 book18.org

「別啊,好哥哥,大師,別啊。」性吧首發 book18.org

整個人都給摟到了李邪懷中,玉女禁不住求饒,在沒人處玩了還好,可以騙相公,在這給公開的操,可是實在沒法騙過去。 book18.org

大手已經探入了衣衫內,肆意揉弄著胸前玉乳,「唔」雖然心中不願,但身體的本能卻禁不住發出低哼聲,不行的。 book18.org

強自打起精神的葉飛倩坐了起來,李邪也不好硬來,尤其沒封住葉飛倩的內力之下,更是不能硬來,給人捅一劍就衰死。 book18.org

「怎麼,不喜歡我玩你?」 book18.org

嘴上小聲的問玉女,手伸出來幫衣衫凌亂的葉飛倩整理了一下衣服。 book18.org

「不行啦,這裡人多嘛,要不,晚上值夜給你玩,好不?」 book18.org

葉飛倩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說,居然像是在求一元玩自己一般。 book18.org

「晚上不用值夜啊,就玩一奶子怕什麼,又沒脫衣服,你的奶子真的很誘人啦,玩起來就是爽。」 book18.org

葉飛倩聽著李邪的淫話,禁不住夾了一下雙腿,那裡面好像有東西要湧出來一般,一元子的手居然又探了過來,直接在裙子外揉了一把,不行的,絕不能在這給他把手伸入裙內,給看到實在是沒法解釋。 book18.org

「那去我房間,人家隨便你玩,好不好?」 book18.org

低聲的求著李邪,手也拉住在雙腿間的手,葉飛倩真的怕啊,自己的身體完全沒法抗拒李邪的手,再給摸多幾下,估計又要像昨晚一樣,隨便他操弄,在眾人面前表演活春宮。 book18.org

「你這婊子,晚上真能隨便我玩?別到時又耍賴。」 book18.org

李邪明白當眾干她目前還不可行,調教還沒到位,只能敲定晚上要任意玩弄。 book18.org

「人家昨晚不是樣樣順著你啦,隨便你操就是了嘛,在這真的不好啦,那麼多人。」 book18.org

葉飛倩現在的內心已經不是給不給李邪操,而是在什麼地方給操怎樣操的想法,可憐的無雙玉女,以為最多就是像昨晚一樣,最多也是三個洞給干就是了,只是給林涯插過幾次小穴的她,又怎會懂什麼叫凌辱調教呢?狗奴估計是她做夢也不會相信的世間淫樂。 book18.org

見李邪沒反對,葉飛倩就站了起來,直接的回房間,看到葉飛倩離開,林涯不禁放下心來,果然愛妻是有法子對付老魔頭,他可沒想到,自己的新婚愛妻,連自己也沒看過全裸身體的愛妻,現在只是回房等候魔頭去操自己而已,而且心中還是歡喜的回去,想著要洗乾淨些,別等下別給魔頭取笑說有異味,他昨天晚上說自己的小穴味道好好呢!坐多一會,李邪也站了起來,拱手告辭走了出去,心中想直接到玉女房中去,想想,又轉了圈,提了兩壺酒,才往玉女房間走去,走到院子外,想著玉女那原本的絕色美貌,哼著小曲伸手敲門。 book18.org

葉飛倩回到房中,馬上的用溫水洗了一下自己的小穴,還認真的用水沖洗自己的屁眼,生怕晚上還要給操屁眼,然後還是要自己舔乾淨,自己也是沒法反對,還是弄乾凈些,自己吞了也沒味道才好。 book18.org

等了一會,沒來?心中居然有些急切那魔頭快來,心中想到此處,葉飛倩的臉上也不禁發燙,自己是真的如他說的,只是婊子嗎?不是,自己是為了大業,不得不如此的,安慰著自己。 book18.org

門敲響了,葉飛倩飛快的去開門,自己內心明白但羞於承認,自己是想快些給操弄,剛才給人當眾揉玩雙乳,又看著那些人在淫戲,自己已經是春潮泛濫。 book18.org

「大師,你來了。」 book18.org

葉飛倩溫柔的有如妻子一般問侯一元子,但讓玉女委屈的是,卻是迎來罵聲。 book18.org

「操,你這婊子連招呼客人也不懂,要叫大哥還是大爺,可別叫什麼大師。」 book18.org

嘴上罵著的李邪,眼色卻溫柔,輕佻的捏了一下那圓潤的下巴,「不過你這婊子長的可真漂亮,晚上大爺就嫖你,快來陪大爺喝酒。」 book18.org

葉飛倩低頭乖乖的跟著,心中居然承認自己犯錯,那有大師嫖妓的嘛,卻沒想到自己是無雙玉女是天下有數的女俠,怎麼成了等嫖客的婊子?「嗯,今天的臉色真不錯,來,給大爺親一下嘴兒。」 book18.org

李邪盡情的淫辱著無雙玉女,心中是說不出的爽快。 book18.org

「跳個舞給大爺看吧,婊子。」 book18.org

現在李邪都是用婊子在叫玉女,葉飛倩也已經習慣這名字,她不懂的是就算在最低賤的妓院,也不會有人當面叫婊子,這根本是侮辱性的罵人話。 book18.org

「大爺,人家不會跳舞嘛,我給你捶腿好不好?」 book18.org

可憐一向給人當寶貝一樣的無雙玉女,卻像個丫環一樣的侍候著李邪,只為晚上沒在大營里當眾操自己而已。 book18.org

「這樣啊,那你站起來,自己慢慢的脫衣服,讓大爺欣賞一下。」 book18.org

淫淫笑的李邪又加了句好話。 book18.org

「你的身材真的是非常好,昨晚沒認真看呢,快些脫吧。」 book18.org

聽到李邪說自己身材好,而不是說樣子漂亮,葉飛倩心中歡喜,當然啦,身材才是自己的,樣子可不是自己的,心中雖然猶豫了一下,但也站了起來,站直身體在李邪面前。 book18.org

好羞人,但仍然是無奈卻又心中歡喜的,一件一件的脫下衣服,露出那無暇白玉般的身體,看著李邪噴火慾望的雙眼,葉飛倩居然是心中極為自豪,胸也挺高了些,看著李邪的目光在身上巡視,葉飛倩似乎感覺那目光象會點穴一般,看到哪處那處就發燙。 book18.org

「過來吧,身材果然不錯,晚上大爺會好好的賞你,操到天亮好不好?」 book18.org

李邪拉了玉女過來,但只是讓她俯下身子,把乳房挺到自己面前,慢慢的把玩著。 book18.org

「婊子,你以前真的跟錯男人,知道不?」 book18.org

李邪捏著那粉紅的小葡萄,輕輕的揉著。 book18.org

「為什麼啊?大爺。」 book18.org

全身已經開始有些發軟,巴不得這個大爺快點把自己象婊子一樣操。 book18.org

「居然奶頭粉紅色,肯定不會玩嘛,那麼敏感的奶頭真他媽的浪費,天生婊子的身體,你自己看,只是玩了一會,就硬成這樣,好棒。」 book18.org

葉飛倩看到自己的乳頭,那個給捏玩的已經明顯的變硬變大,心中也承認自己好敏感,真的是婊子身體。 book18.org

「站起來些,看看那小騷穴是什麼樣的。」 book18.org

葉飛倩現在巴不得自己真的是火媚兒,自己的騷穴才給人乾了多少次?如果算時間可能還有一半是面前的男人乾的,肯定也是粉紅嫩肉的,又要給個死淫僧取笑。 book18.org

站直身體,小穴在李邪面前,大桃子已經是濕淋淋的,連那些毛也已經有些兒淫液沾在上面了,伸出兩根手指,扒了開來,挖了一下,居然又把手指放到自己嘴了舔,「嗯,不錯,味道真是不錯,騷穴兒也真是漂亮,今天是洗的很乾凈等我操,沒昨天晚上的尿騷味。」 book18.org

一句話羞的葉飛倩快要倒下來,找個地方鑽進去。 book18.org

「幫大爺脫衣服吧。」 book18.org

李邪也站直了身體,伸開雙手。 book18.org

衣服脫下顯露出精壯的身體,看著怎麼也不像那張醜臉,葉飛倩心下想著,也比相公的好看,不會那樣白乎乎的不像男人,林涯的身體當然不可能黑壯,一個世家的少爺。 book18.org

幫李邪脫褲子時,那處的異味讓葉飛倩不禁皺了一下眉頭,這人昨晚到現在沒洗澡嗎?味道好大,一會他要我幫舔怎麼辦嘛。 book18.org

赤著身體,李邪忽然說道,「你去弄盤溫水來,我要用。」 book18.org

葉飛倩以為李邪要洗一下呢,不禁心中開心了一下,一會舔時不用有異味了,唉,可憐的無雙玉女,已經徹底的當自己是婊子了,只為可以舔沒異味的雞巴就開心起來。 book18.org

正想穿上衣服,好去打水時,李邪伸手拉開,拿了自己的外衣給葉飛倩,」穿這個去,像昨晚一樣哦。」 book18.org

這怎麼同啊,現在是在大營中哦。 book18.org

「啪」連響了幾下,屁股上出現了幾個紅印,屁股挨打的葉飛倩馬上披了李邪的外衣,取了盤子,低著頭快步走向廚房,求神著千萬別給人看見,更別遇見林涯。 book18.org

已經運著輕功小跑的葉飛倩,風從衣服下擺吹上去,小穴涼嗖嗖的,似乎很舒服,可是好羞人,好在大半夜的沒人打水,連忙的取了溫水,又小跑回房間。 book18.org

「大爺,水來了。」 book18.org

有些害怕給人看見,卻又感覺刺激的葉飛倩,臉上有些紅,似乎有些害羞又有些興奮。 book18.org

「來,上來榻上吧。」 book18.org

李邪讓葉飛倩上了榻上就幫著把衣服脫下,又讓玉女躺下。 book18.org

「做什麼啊?」 book18.org

葉飛倩奇怪的問,不是要幫他洗那雞巴嗎?怎麼要自己躲下啊,身體一麻,居然又給李邪點了麻穴。 book18.org

葉飛倩看著李邪取了把短劍,把自己的雙腿扳了開來,像個大字一般,張的好開,冰涼的短劍貼到了小穴處,慘了,他不會是要刮掉那些毛吧?那怎麼給相公解釋啊?葉飛倩現在是口不能言,只能看著李邪在做著什麼。 book18.org

「婊子的鬍子又長又亂,大爺幫你修整一下。」 book18.org

那把鋒利的短劍就在小穴上輕柔的颳了起來,只是一會兒,李邪又用毛巾沾了水,慢慢的清潔著,葉飛倩居然心中有些感覺,是歡喜嗎?還是感動啊,要死了,居然給他玩成這樣,還歡喜和感動。 book18.org

下面是不是已經光溜溜了吧?葉飛倩看不到,李邪趴在那舔著,聲音好大,好舒服啊,好喜歡親那裡,葉飛倩已經想不到什麼,腦海中只剩下舒服的感覺,只剩下肉體傳來的歡愉。 book18.org

「起來吧,沒毛舔的才爽」 book18.org

李邪舔了許久之後,才解開子葉飛倩的麻穴,讓她起來。 book18.org

「死人,要給你玩死,你把人家的毛颳了做什麼嘛,以後怎麼……」 book18.org

說不下去的葉飛倩,想起那地方是不見人的,也不能怪李邪啊,他不知道自己是有相公的,心中的憤概又馬上消失不見。 book18.org

「你這婊子,不會想那處去見人吧?呵呵。」 book18.org

李邪當然是知道的,只是裝作不知道,想慢慢玩透,調教無雙玉女而已。 book18.org

「來,給大爺倒酒喝,用你身上的酒杯哦。」 book18.org

這個葉飛倩知道,剛剛就看到一個侍女含著酒喂將軍喝了,那是酒杯吧,無奈下,誰叫自己不能在大營給他操呢,答應了晚上隨便他玩的,只好取過酒杯,含在嘴裡去餵李邪喝,雙嘴交接中,葉飛倩卻感覺好舒服,和相公也沒這樣親過嘴,林涯太尊重葉飛倩,不敢也不會那樣親嘴,舌頭也伸了進去,在嘴裡攪動著挑逗著。 book18.org

「婊子,我們晚上喝三道酒,現在用嘴喂是是第一道。」 book18.org

李邪說著,臉上露出極其浮蕩的笑容,用手揉了一下玉女的奶子,「現在要喝第二道了哦,自己想怎樣喂大爺喝哦,你做對了,我就有賞,做錯了就~~」 book18.org

李邪看看房子的窗外,「錯了我就在院子操你吧。」 book18.org

「啊,不啊,人家要在這裡給你操嘛,不去院子的。」 book18.org

葉飛倩知道這邪人是說到做到的,自己不懂啊,要是真的錯了,估計晚上真會給李邪拉到院子操的,要是給林涯看到就完蛋了,現的葉飛倩是隨便李邪操,只是害怕林涯看見。 book18.org

「啪」李邪把葉飛倩一拉,就按到腿上,輕重不同的打著屁股,屁股火辣的痛,卻讓葉飛倩感到一種異樣的舒服,「大爺說話,你個婊子敢還嘴嘛,你做對了大爺就賞你,錯了當然就要罰。 book18.org

第二道酒,是什麼?葉飛倩媚眼看著李邪,忽然想到昨晚給李邪乾了三個洞,嘴是第一道,那第二道是不是奶子啊?第三道就是…… book18.org

想到此種葉飛倩的臉上發燙,站了起來,雙手夾緊了自己的兩個大奶,把酒倒在奶子中,就過去餵李邪了。 book18.org

「大爺,第二道酒來了,喝吧。」 book18.org

李邪低頭在奶子上慢慢的舔著酒液,慢慢的吸頭著,酒喝完也舔乾淨了。 book18.org

「還真是天生的好婊子,來,大爺賞一個。」 book18.org

伸手就把葉飛倩拉到懷中,手用力的揉著奶子,嘴也開始親上了,舌頭伸進了玉女的嘴裡,葉飛倩吸著,一會也學會了,把舌頭也頂了出來,給李邪吸了過去,感覺就像兩人是熱戀中的愛人,好奇妙好舒服的感覺,可憐的玉女陶醉在與惡人的親吻之中。 book18.org

「大爺是不是要喝第三道酒了?」 book18.org

李邪把葉飛倩放開時,玉女已經是淫蕩發問,她自己想的第三道酒的酒杯,可是讓她羞澀的遠地自容的。 book18.org

「嗯,做好了,大爺繼續賞你。」 book18.org

伸手挖了一下玉女濕淋淋的小穴,把手指在嘴上舔著說。 book18.org

怎樣把酒倒進小穴啊?葉飛倩在想的第三道酒杯,就是用自己的小穴喂李邪喝酒,練武的人就是利害,葉飛倩手上拿了個酒壺,居然就在榻上把挺起腰,把小穴挺的半天高,自己伸手把酒倒了進去,然後就那樣挺到李邪前面,把小穴對著李邪。 book18.org

「大爺,第三道酒來了。」 book18.org

好淫蕩的聲音,好淫蕩的姿式,葉飛倩現在腦海中剩下唯有取悅李邪這一個目的,別的已經沒去想,也不想去想。 book18.org

「酒杯對了,要自己夾住,別讓酒出來,這樣姿式像什麼啊。」 book18.org

李邪伸手捏了一下小豆笑著說。 book18.org

「哦,夾住啊?我試一下。」 book18.org

葉飛倩給李邪一說,自己也覺得這姿式難看了些,內心已經不會覺得淫蕩,羞恥心?好像已經不記得有這詞。 book18.org

緊緊的夾住小穴的玉女,翻身起來,把個濕淋淋的小穴送到李邪的嘴邊喂他喝酒,李邪沒張開嘴,只是在外面舔著,舔的葉飛倩已經快受不了時,又張嘴咬那顆小豆豆。 book18.org

真的受不了了,已經夾不住的葉飛倩,小穴一張,但李邪更快,嘴張的大大的,整個嘴貼在小穴上,酒流入了嘴裡,更讓葉飛倩羞澀的是,忍不住下的放鬆,似乎也有尿液出來。 book18.org

李邪張嘴把酒喝乾凈,又慢慢的舔著小穴,「味道不錯,婊子,只是你加了料,有些尿味更多的是騷味,味道可真是獨一無二。」 book18.org

把玉女摟在懷中,揉著奶子,嘴上取笑著玉女。 book18.org

「人家忍不住嘛,死鬼你好會玩女人,要給你玩死。」 book18.org

葉飛倩現在早已忘了一元子是敵人,只是一個想討主人歡心的女奴。 book18.org

「你是不是真的玩過飛天玉女凌霜啊?一元子。」 book18.org

葉飛倩問出了心中的疑問,凌霜的失蹤已經是武林的一個迷。 book18.org

「老子不單玩了凌霜,以後要把武林七仙女也一一把玩的。」 book18.org

伸手揉著玉女的奶子,「無雙玉女好像嫁了林涯,遲早也要弄來操一下,你說好不好?」 book18.org

李邪故意的抻到無雙玉女的名,手上更是用力揉著,而且也防備葉飛倩的翻臉,一直注意她的反應。 book18.org

「我看無雙玉女遲早也是給你玩死的,你那麼會玩女人。」 book18.org

葉飛倩可沒想過翻臉,心中只是說,無雙玉女早給你玩的透透,內心對一元子想淫玩自己是自豪無比…… book18.org

李邪看玉女的表情,心中已經知道這狗奴基本已成了一半,只差在她丈夫前面操她,她剩下的顧忌也只有她的丈夫。 book18.org

「大爺賞你一口酒,來。」 book18.org

李邪含著一口喂葉飛倩喝,可憐的玉女小嘴馬上張開的,像足了等待主人打賞的女奴。 book18.org

「這口別吞哦。」 book18.org

剛吞了一口,第二口接著來了,葉飛倩不明白要做什麼,只能乖乖的含在口中。 book18.org

「含著酒,幫大爺洗一下雞巴吧,不准漏出來哦,不然~~」 book18.org

把個可憐玉女的頭反過來,按到雞巴上去。 book18.org

異味好重,是要洗洗,這是葉飛倩的想法,小心的含著酒,不敢漏出來啊,艱難的把雞巴也含在嘴裡,小心的清洗著,味道好重,居然自己能忍受,葉飛倩心中也奇怪著,但卻是在很認真很仔細的洗著那根巨大的雞巴。 book18.org

「好舒服,婊子你現在好會舔雞巴,操,一會要慢慢的操你才行,那麼會舔,操,真爽,婊子,大爺喜歡你,你的小穴以後就是大爺的酒杯,知道不?」 book18.org

把葉飛倩的頭按了下去。 book18.org

把雞巴含在嘴裡的玉女,給李邪一按頭,差點就把酒全噴了出來,雞巴太大,嘴太小啊,連著幾口酒下肚子,她可不敢漏出來,誰知道這人還會想出什麼樣子的法子玩自己。 book18.org

「婊子你的嘴和凌霜一樣,就是最好的尿壺,真他媽的爽,好久沒在凌霜嘴裡尿,次次尿完舔乾淨的感覺就是爽。」 book18.org

嘴上不停的羞辱的說給玉女知道,她的小嘴以後就是李邪的尿壺。 book18.org

葉飛倩心裡不知什麼感覺,這人真古怪,小穴說是最好的酒壺,自己的小穴還成了他專用的酒壺,小嘴倒是最好的尿壺,好奇怪,但好像是真的啊,他一直說自己的小穴味道好,昨晚乾了自己屁眼後,帶著髒物,自己也舔的乾乾淨淨,最後也吞進肚子,那不是尿壺便溺用嘛!「大爺,我的嘴好酸哦,休息一下再繼續舔大爺的雞巴,好不好?」 book18.org

他真的好利害啊,怎麼能硬那麼久啊,干一次就比得上相公操自己十次了吧?葉飛倩心裡想著,小穴已經有些受不了的麻癢,好想給他操小穴。 book18.org

「真沒用,還真的只能噹噹尿壺,來,大爺賞你爽一下,自己坐上來操小穴吧。」 book18.org

李邪半躺在榻上,讓玉女自己坐上來操穴。 book18.org

葉飛倩溫順的坐了上去,小穴對正,就坐了下去,還用手扶著,真是羞恥的動作,不單是自願給他操,還是自己用手扶著雞巴插進去的,內心還相關以後要多鍛練才行,不然小嘴只能給他尿尿就慘了,好喜歡他親自己的小嘴啊。 book18.org

「你的奶子真不錯,自己揉著,別停,操,揉奶子要停下才能操騷穴嗎?」 book18.org

李邪不停的命令著,讓葉飛倩自行的操自己。 book18.org

葉飛倩樂在其中的拚命搖擺著,羞恥?忘了,現在自己是火媚兒,不是無雙玉女,隨便他喜歡怎樣操吧,反正也就七天,葉飛倩心中安慰著,用來解釋自己的放蕩。 book18.org

很快就堅持不住的玉女軟趴在李邪身上,嬌喘著,「大爺,你也太利害了,你的大雞頂的好深啊,人家會給你操死的。」 book18.org

給大雞巴頂到深處時是,身體是又麻又漲,感覺好奇妙,高潮也來的太快,沒幾下葉飛倩就已經無力再戰。 book18.org

當然,李邪怎麼可能那麼快放過玉女啊?把個玉女反了過來,手提著兩知大腿,扳到最開,讓個可憐的玉女,用最羞人的姿式迎接他的大雞巴了,這不止。 book18.org

「伸手扶著大爺的雞巴,嘿。」 book18.org

嘴上命令著玉女,玉女的手乖乖的幫李邪扶住雞巴,頂在自己小穴上,但李邪也沒頂進去。 book18.org

「大爺到你家門口了,婊子你要怎樣迎客的啊?」 book18.org

淫笑著的李邪,用個大雞巴頂在陰唇處,左右的盤旋著磨著,嘴上更是羞辱著,非要玉女說出最羞人的話,那可是最淫賤婊子也不肯說的東西。 book18.org

「我~~好大爺,我~我要啊,進去嘛。」 book18.org

葉飛倩給那大雞巴磨的是心裡發癢,剛才的自己操時,不太會用力,真的是越干越想干啊,現在給個魔頭羞辱,更是心癢的快跳出來了。 book18.org

「歡迎大爺光臨寒舍,啊,進去啊,我要,歡迎大爺的大雞巴操人家騷穴。」 book18.org

快給折磨瘋的玉女,嘴上叫了第一句後,就開始淫靡的亂叫,反正自己是火媚兒,不是嗎?李邪也是憋得久,開始狠操著葉飛倩,次次是抽到門邊再插到最深處,操的個可憐玉女是不知身在何方,樂的不知是何時。 book18.org

連續的狂操著,玉女的白眼都已經翻了好多次,高潮?已經不知多少次,整個下體都是噴涌而出的淫液,颳了毛的小穴上更是亮晶晶的,在那瘋狂的大雞巴抽插中,嫩肉是翻進翻出的,姿式更是讓李邪任意的擺著,不管什麼羞人的姿勢,只要李邪說,無雙玉女就馬上擺好,還次次要說些羞人話兒,李邪才開始操她。 book18.org

「大爺,你還不射,人家要受不住了,你怎麼那麼利害,要給你操死了,小穴好像又腫了。」 book18.org

葉飛倩實在是又愛又怕,太淋漓暢快的銷魂感覺,但也真是操太久了啊,那小穴的水似乎已經流盡,開始有些火辣的感覺。 book18.org

李邪把葉飛倩的身子反了過來,葉飛倩也乖巧的趴著,撅起屁股,等李邪操了,真的是像極了婊子。 book18.org

李邪伸手拿了酒壺含了口酒,就趴到屁眼處,用力緩慢的噴了進去,葉飛倩心中奇怪,難道他居然要拿屁眼做酒杯?但很快就知道不是了,連噴了幾口酒後,葉飛倩的屁眼裡都感覺有些漲漲的想要大便的感覺。 book18.org

「唔,大爺,你真的要操死人家,你要操死婊子了,啊,慢些啊,裡面好漲,慢些啊。」 book18.org

顧不得了,葉飛倩自稱著婊子,給灌滿了酒的後庭,李邪挺著大雞巴開始頂了進去,他的雞巴那麼大,屁眼才多大?那些酒全給擠入了直腸裡面去,葉飛倩的肚子似乎也漲了起來,只想大解的感覺,可是又真的好舒服好爽,有了酒的潤滑,在抽插中似乎還有些燙燙的,感覺是越來越爽。 book18.org

李邪沒理玉女的求饒,開始是緩慢的抽插,後來已經是越干越快,次次都是肚子頂到屁股上了,「啪啪」吃的撞擊聲,裡面酒液的「咕嚕」聲,是那麼的淫靡。 book18.org

差不多了,今晚的第一炮已經差不多,李邪也已經憋的有些受不,雞巴處也是有些火辣的感覺。 book18.org

把玉女整個抱了起來,從後面幹著,走到床的後面,那個便桶處,當然要去那了,李邪可不想弄的一榻都是,一會還要慢慢玩的。 book18.org

「婊子,你自己看你的淫蕩,看著。」 book18.org

把葉飛倩抱到便桶上,要她低頭看時,才緩慢的抽出大雞巴,「卟」的一聲,裡面的灑液夾雜著黃色的髒物噴射而出,玉女是羞的想轉頭,偏又給用最羞人的姿式抱著,頭也給按住了,只好看著自己排泄出大量的髒物。 book18.org

終於出完了,正鬆一口氣的玉女就給放到地上,不知什麼事時,大雞巴已經頂到嘴唇,沒法想的,只能照著做的,葉飛倩無奈的張嘴,含上那全是黃黃的濃濃酒味的大雞巴。 book18.org

自己的小嘴真的就是便壺啊,要幫這魔頭這樣清理,一會還要吞吧?這魔頭什麼也好,就是這不好,不夠乾淨,老是髒髒的也要自己吃掉,葉飛倩居然心裡已經認為,除了舔沾了髒物的雞巴外,李邪沒什麼不好的,玉女是給操的太爽了吧?「快點,要射了,媚兒你這婊子現在比花銀子找的可是爽多了,好會舔雞巴,爽。」 book18.org

把個玉女的頭瘋狂的按著,挺著腰在插玉女的小嘴,還不忘要淫辱著玉女的靈魂啊。 book18.org

更讓葉飛倩鬱悶的是,居然聽到魔頭說自己比花銀子的婊子強了,心裡竟然很開心,還賣力的舔的更起勁,不,我只是火媚兒,只是為了大業在扮火媚兒。 book18.org

射了,這次李邪沒全射在玉女小嘴裡,而是抽了出來,「張嘴,快。」 book18.org

葉飛倩連忙張開小嘴,那清液噴在嘴上和臉上,噴的好多,好燙啊。 book18.org

李邪伸手扶著雞巴,在玉女臉上刮著,把精液全刮入嘴中,葉飛倩實在是無奈啊,只能乖乖的吞了進去,反正也吞了那麼多了,也不在呼多一次了。 book18.org

正想站起身子的葉飛倩身上卻仍然給按住,「大爺要尿了,張嘴接著哦。」 book18.org

啊,不行的,這怎麼行,想閃開跑掉的葉飛倩身上一麻,又給點住麻穴,這次慘了,真的要做尿壺嗎?「乖,我解了你的穴,你自己張嘴接,一會可以吐掉,或是你不乖,我就不解穴,你還要吞下去,你自己選哦,你可是答應晚上隨便我玩的,要是耍賴,下次我可不那麼好說話。」 book18.org

李邪在誘騙著玉女,讓自己張嘴接尿對她的靈魂調教可是比點住好的多,還加上了下次要在公眾前面操她的威脅。 book18.org

葉飛倩只好乖乖的選了第一樣,李邪解了她的麻穴,卻沒解開功力,只是扶著雞巴要尿,無雙玉女是那個無奈啊,正張大小嘴等著個魔頭尿啊。 book18.org

尿是很大泡的,魔頭拉著,可是沒機會給葉飛倩吐掉啊,葉飛倩剛才沒問,現在可不敢隨便吐地上,沒法子啊,不然又不知有什麼處罰的,可是小嘴才多大? book18.org

只是一下就滿嘴尿液,只好連續的吞了進去,這魔頭根本就是耍人家嘛,都不給機會人家吐掉,一直在吞著尿的葉飛倩心裡憤憤不平的想著。 book18.org

呼,魔頭終於尿完,剛想轉頭吐掉口中尿液的的玉女,沒想李邪的雞巴動了一下,又尿了些出來,嚇的玉女又張開嘴去接,剛才想吐的已經全到肚子裡了,給剛才的一下,連臉上都是了,李邪把還滴著尿的雞巴送到玉女的面前,葉飛倩無奈的又張開嘴舔乾淨。 book18.org

「你也是的,怎麼全吞進去了?流到地上怕什麼?」李邪又開始賣乖,還去拿了個盤子,披了外衣,去打水給葉飛倩洗臉漱口。 book18.org

這個死人,剛才不說,現在吞完了才說,好討厭,真成了他的尿壺,一會要用小穴灌他喝酒才行,人家也要尿尿在裡面,葉飛倩的心思居然不是惱,只是想怎樣好好的玩回李邪,可憐的無雙玉女,已經完全的沉迷在和李邪的肉慾遊戲里。 book18.org

一夜至天亮,葉飛倩是完全沒睡,雖然只是給乾了三炮,但每炮的時間都超過一個時辰啊,幹完第三炮已經是天微亮。 book18.org

李邪離開時,無雙玉女全身軟綿綿的趴在榻上,連清理身體也是沒力,可憐的新婚俠女,給玩了一晚上,操了三炮,次次也是三個洞輪流著給干,魔頭現在還次次都是在最後在屁眼裡灌了酒,然後幹完了才在玉女嘴裡射精,現在射精後還次次要尿在小嘴裡,次次是變著法子,讓玉女吞了進去,第三次葉飛倩等李邪射精後,已經乾脆張嘴等他尿進去。 book18.org

睡一下吧,好累,一會醒了才去洗身體吧,葉飛倩想著,那死人怎麼那麼多花樣玩女人啊?他說明天下午要去巡查,還不是要變著法子玩自己嘛!心裡該是討厭的,但羞人的是,內心居然是無比的期待! book18.org

明天會怎樣給淫玩,無雙的玉女怎樣給調教成母狗? book18.org

【未完待續】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