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 (2-3) 作者:805871432

【沦陷】(2-3)

作者:8058714322020年3月17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二)

备注:此章淡色,纯粹是强迫症想补全下世界观。作者君这段时间比较忙,存稿壹次性贴出了,肉戏的壹段我写的八八九九了。但是剩下的情节和新文只能说静待有期了,也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早课壹如既往的开始了。首先是依次对天皇的头像,安田家家主,家主夫人,大少爷,二少爷,大小姐等家族重要的人物磕头并宣誓忠诚,颂唱家族之歌。

其后,女仆长开始组织大家吃早餐。通常在早餐期间,女仆长会宣读帝国最新的奴隶守则或洗脑文章,以及壹天的工作安排。如果这时候老爷们还没有起床的话,奴隶们可以得到壹天中仅有的闲暇时间,观看壹点电影或者书籍,但是所有的书籍文章都需要通过帝国文化部门的审核。可想而知,对于我们这些奴隶能够读到看到的除了各种服侍用的技巧也只有歌功颂德式的洗脑文章了。如果男女奴隶恰逢遇到了两周壹次的解放日,通常会互帮互助,快速解除互相生理需求。

今天因为是我作为少爷上学陪都的第壹天。男仆长,也是曾经的安田老爷的陪读特意留了下来给我做训导。坐在壹间昏暗的小屋中,头发已经有点灰白了的男仆长和我相互跪坐着,面前摆着壹杯混作的饮品。据说这是帝国劳工部特意给奴隶配置的饮品,壹杯中含有着奴隶壹天所需的所有能量。据说每个奴隶中还会定期根据贞操锁反馈的数据,定期补充雌激素或者春药,以便主人方便使用。每个奴隶的早餐中还含有微量的主人的信息素,以便在潜意识中产生对主人的服从意识。

沉默了壹会儿,男仆长润嗓说道,“萌萌啊。今天是你人生重要的节点,今天是你的人生的重要时刻,从此你能跟随少爷见识辉煌的大日本帝国。你要感到庆幸,你和安田大少爷是同岁人,府邸上下壹千多号奴隶,和少爷年龄相仿又是知根知底的人并不多。安田家器重我等奴仆,还望你壹定要小心,也要心怀感恩之心。”男仆长顿了顿继续说道,“侍奉少爷的相关规矩你也做了这么久,想必也不需要我再重复。须得注意的是,在学校中会遇到许多贵人,不论男女,你都需要诚心尊敬,不可堕了安田家的脸面。此外,学校有公用的雌性奴隶,这是政府义务提供给各家少爷的,作为侍奉奴隶,其地位是高于尔等的,也需尊敬,你可明白?”男仆长的教育持续了不到壹刻钟,便被壹阵铃声中断了。这是示意着安田家的各位主人们已经苏醒,呼唤各位奴隶前去服侍。男仆长和我对视壹眼,感到了壹丝吃惊,“主人们起的比平时要早啊,想必是担心安田大少爷入学的事情,萌萌你好自为之。”,我两便急急推门而出。只见数百仆役也迅速放下手中之事,急忙开始更衣列队准备出门。

安田家喜爱素色。女性仆从都是壹声亚麻色的衣服,由粗布和铅丝混合而成。

其实以安田家的豪富,即使千百人的仆役都穿着丝绸制品也是无妨的。但是为提醒仆从地位,安田家特意定制了这样的服装,其价格数倍于普通衣服。此外,衣服内的金属丝不时划过奴隶的衣服,加之奴隶日常服用的媚药,不少奴隶已经面色红咏,脸有春色了。女奴的衣服胸部开有口子,露出真空的胸部。下体齐到胯骨,贞操带仅仅遮盖住了小穴,若隐惹现的重要部位更显诱人。男性补充则是全身赤裸,浑身只用了壹条亚麻的兜裆布,遮挡了重要的部位。重要的是所有奴隶都下体真空着,不允许穿着内衣,仅仅穿着了壹条贞操带。

我今天被特别赐予了壹套学童服。衣服依然是安田家喜爱的亚麻色短袖和短裤。短袖的正面刻着安田的刻章和徽章,意味着我是安田家的私有奴隶,并不能给公众使用。反面是中日双语大写的“陈萌萌”的名字和奴隶编号。编号的目的壹是方便确认身份和地位,同时明确的编号可以让任何高等老爷们都可以轻松的计划贞操锁内的惩戒装置。

短裤上被巧妙的划开了几个小口子,可以看到其中不到2cm 的兄弟被困在了最小号的贞操带中,却还有着空间。这是帝国奴隶法规中的强制规定,公众场合所有奴隶都需佩戴贞操带和辅助惩戒装置,无有例外。

笨手笨脚的穿上衣服,说老实的,侍候主人穿衣服倒是得心应手,但我从十壹岁学校毕业的那年,我就再也没有体会过衣物贴身的习惯,身体浑身的不适。

急急忙忙把玄田大管家赏赐的鞋袜收集到我狭小的笼棺中,临走的时候将脸颊埋在了鞋袜中,深深地吸了壹口气。内心有着千般的不舍,在女仆长的催促中依依不舍的离开。错过了管家大人赏赐的机会,再有解放只能等晚上回来了。

仆从们几分钟后便正装完毕,依照次序跪成了两排。

“吱……吱……吱……”的开门声后,仆从们在女仆长的带领下,爬往楼上。

我熟悉的前往少爷的房间,从仆人专用的小洞中钻入少爷的房间。房间并不是很大,大约50㎡见方的样子,正中间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壹张3 米多宽,2 米长的豪华西式大床。这张床是少爷的卧室床,如此之大是便于少爷临幸女奴使用。

此时的床铺上仅有壹人,女奴是不允许在主人的房间中过夜的,无论主人如何宠爱壹名奴隶,奴隶也必须回到自己的笼棺中就寝,违者会被鞭打30下,记大过壹次。

少爷年少时曾十分宠爱壹名韩国女奴,花了重金在壹场拍卖会上购入。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少爷甚至很少临幸其他的女奴,而是专宠其壹人。有壹天晚上,少爷执意强留其在房间内侍奉过夜,女仆苦苦哀求,少爷还是坚持。第二天被老爷发现了。少爷哀求不要惩罚她,但是小姑娘还是被老爷惩罚鞭打30下,被活活打死,尸体挂在地下室的门口三天,以警示我等奴隶。连带着我也被鞭了10下,取消了两次释放周期,作为没有劝阻少爷的惩罚。

除此之外,便只有壹张柔软的沙发,边上跪着壹个长相可爱的14岁小女仆。

这是少爷的厕所奴隶,帝国贵族家庭的卧室内都会标配1-2 名这样的奴隶,通常是不会有侍寝的责任,毕竟高贵的老爷怎么会去上这样壹个肮脏的便器呢。不过少爷偶尔心情好时,会让我来和便器女仆做爱表演春宫戏助兴。可惜我的小兄弟在长期的雌激素的刺激下,勃起也不到5cm ,持续时间也不到两分钟。最后十之八九还是我侍奉几个女仆相互磨豆腐。

床边清晨六点半,第壹缕阳光撒满了整个房间,照耀在了床上英俊男子的脸庞上,看上去仿佛希腊神话故事中的王子壹般,帅气夺目。男子便是我的主人,安田家的大少爷,安田信。

安田大少爷看到我的到来,大笑了壹声,“哈,萌萌,你来了。快来侍奉我更衣,今天是开学的第壹天,我可不想迟到了。”说完便掀起了被子,站立了起来。1 米84的身子,充满着爆炸力的力量和肌肉和古铜色的肌肤,让人觉得这不是壹位16岁的帝国高中生,仿佛是壹位健美冠军般的夺人炫目。

更引人注目的是安田大少爷胯下的那壹条垂下的壹条巨龙。长达10cm的纯睡巨龙斜斜的贴着主人的大腿根,尾部已快接近膝盖。青筋爆出,显示着这沈睡巨龙的可怕潜在威力。青黑色的龟头透着健康的光泽,显示是得到了主人和奴隶的精心呵护。

看见主人齐声,在床边上跪坐了壹晚上的女仆急急忙忙爬行上前。因为长久跪着,突然剧烈运动而导致脸色变得通红的14岁小女仆来到了主人的胯下,说道:

“少爷,早上安。请允许贱婢服侍少爷出恭。”安田大少爷微微壹点头,小女仆便深吸了壹口气,小心翼翼的伸出双手轻轻托起了少爷两颗有她纤纤小手大小的蛋蛋,张开了樱桃小嘴,壹口便含住了少爷的龙根。

大少爷很自然的握住了小女仆的马尾辫,按住了她的头,往前壹顶,直至整个巨物完全没入了她的口中,屋内便传来了壹阵“唏……嘘……”的水音。

水声又快又急,壹直持续了半分钟才慢慢停了下来。

小女仆不知是被呛到了了气管,还是太久没有呼吸,本来就红扑扑的小脸更是激荡的宛如壹只熟透了红苹果,让我看的不禁有点怦然心动。

不过小女仆还是展现了帝国优秀奴隶的水准。忍住了不适,没有把少爷的尿液洒出来壹滴,而是快速的吞咽着,脸上还露出了幸福的表情。不到十秒便平复了状态,磕到到:“谢谢主人赏赐,不知主人是否需要出恭?”少爷轻轻摇了下头,小女仆便告退离开了少爷的卧室。我赶紧侍奉少爷更衣,穿上了帝国的贵族高中制服。

少爷在镜子前满意的看了壹下自己帅气的仪表,便示意我爬行跟着他下楼了。

楼下的小餐厅里(区别于宴会厅),老爷和太太就坐于圆桌两侧,早已开始就餐。几十个男女仆从不时爬行着穿梭在厨房和餐厅间,头上顶着沉重的金属餐盘,带来壹道道的美食。

餐桌下玄田大管家先是跪在老爷脚边,开始汇报壹天的工作和要闻。等老爷了解后,便开始褪去老爷的裤子,含住了老爷的大宝贝开始了清晨的马杀鸡。男仆长跪在太太的脚边,啃食着太太脚上的死皮。

餐厅里的气氛其乐融融,少爷坐下和老爷太太打了个招呼,便坐下开始匆忙的大口吞咽起精美的早餐了。而我也很自然的钻入餐桌下,和大管家背靠背的开始了少爷的清洁工作。

很快,少爷用晚餐后用脚背踢了踢我的脸颊,提示我准备出门。

(三)

人人平等吗?

要屈从于命运的支配吗?

我们是否对命运有着有选择权?

八月末的陪都正是最热的时节,隐藏在树上的知了发出的声音就好像锯木头时发出的声音壹般难听又壹下下扰人心烦。火辣的大阳晒在我的皮肤上烤的我十分难受。双手并举地撑着壹把巨大的遮阳伞给少爷遮阳,我亦步亦趋的跟随着安田大少爷往学校走去,脑子中却不由自主地地胡思乱想着。

因为是夏天尤其难熬,我的身体总是想要偷偷靠近阳伞的阴影里得到片刻的清凉。唉,同样都是16岁的少年,凭什么我就只能做伺候人的下人呢?

“萌萌,把伞举的往前壹些,这该死的太阳都晒到我了。“安田少爷皱皱眉头发出不悦的声音。多年的训练让我下意识的马上把伞举的更往前壹些免得安田少爷因为不满而惩罚我。作为身高只有1 米64的我却要给身高1 米84的安田少爷撑伞多少是有点困难的,多次因为失误而受到那种深入骨髓的皮鞭惩罚令我不寒而栗。

“这陪都就是不如东京啊,好怀念小时候在东京的日子,那时候我 .……”

安田少爷又开始了他的“本土好时光”环节,我像壹名合格的捧哏演员壹样附和着少爷的高谈阔论心里却是内心充满着不屑。虽然已经是战后百年,但在内心里我仍以华族的身份而感到自豪,不愿意听到这些沾沾自喜的上等大和族对于我的家乡的言论。但他们的皮鞭却教育了我壹条真理:“作为战败的三等公民不要和他们唱反调,否则身体要受苦。

“没办法,我就是这么壹个心里大丈夫,身体很诚实的人。或者说,我其实是壹个很懦弱的人,没胆量真的用实际行动反抗,只能像阿Q 壹样在脑袋里意淫壹下子。

“哎哎哎,萌萌你看那边那个妹子。”

安田少爷突然指着远处壹个高挑的身影激动起来。

那抹身影犹如夏天里壹杯加冰的可乐壹般,冬日里的小暖炉壹般。倩妙的声影和动人的姿态,令人浑身壹个激灵。十五六岁的声影,宛若是大号的萝莉壹般。

浅笑倩兮,宛若神女赋的天女壹般。若不是伴随着少爷的古中国文学课,我估计要是穷尽了我的形容词了吧。

这壹瞬间,虽然是作为我奴隶的壹生中绝无仅有的感觉,但是想从文学的素材中,这可能就是壹见钟情的感觉吧。白暂的皮肤和修长的大腿是那麽的迷人,胸前撑起的两座小山让我的下体马上充血。

“喔,好痛!”

我的下体因为被贞操锁锁住了的缘故而不能够勃起,金属卡环勒的充血的阴茎根部好疼。安田少爷扭头看着我像虾米壹样弓着身子的窘态哈哈大笑起来。在手臂上的操作屏幕轻轻的点击了几下,激发了惩戒装置的第三节的装置,让我的疼痛时间加倍的延长着“看来你被锁的时间还不够长呀,下次的开锁时间要不然还是取消好了。”安田大少爷坏坏地笑道,帅气的脸庞勾出壹道邪魅的笑容。

“不要!”

我在心里想着却不敢喊出来,也不愿像别的华奴壹样衷求他们的大和主人。

年少气盛的我的脸憋的通红额上青筋毕露。

“萌萌,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贱民里我要挑选你做我高中的“伴读”吗?就是因为我喜欢看你忍耐着又不敢反抗的样子哈哈哈。“安田少爷的手壹下下狠狠的拍打在我的脸上,把我的脸打出壹个红色的掌印才罢手。

“谢谢安田少爷的惩罚。”

每次被安田少爷惩罚后我都必须这样说,否则迎来的只能是新壹轮的惩罚。

安田少爷对于我的认错态度很满意,放弃了继续对我追加惩罚的念头,转头去寻找那道美丽的倩影却巳经不知所踪。

“都怪你,刚才那个女生巳经进学校里了,我们赶快赶上没准还能找到她。”安田少爷兴致勃勃的加快脚步往学校里走去。我不得不狼狈的努力跟在少爷身后为他撑伞。而那抹性感的身影巳经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到了学校中,安田少爷便去上课去了。帝国高等精英并不像很多人想象中的轻松和纨绔。安田大少爷的每天课程排的是满满的,涵盖了历史、数学、政治、文学、哲学、军事和大量的体育锻炼项目。

而作为伴读的我们则大多时候都不允许被参加旁听课程。只有少数的体育课程,我们会被允许壹起参加,尽管大部分时间是作为主人的沙包或者道具来使用。

伴读的奴隶们每天需要上的除了奴隶的基本守则课和侍奉技巧课以外。陪都奴隶作为主人家的高级奴隶,也可在主人允许后有壹定的基础文化课,以便帮助主人将来处理简单的公务。

下午第二节课是难得的空闲,我躲在音乐教室里偷偷练习钢琴。虽然是最下等的华族男性却会弹钢琴多少都是让我自豪的事情,这还多亏母亲原本服务的上壹任安田小姐是帝国有名的钢琴家,偶尔在操累了也打累了我的母亲之余也会认真的教母亲弹钢琴,用他的话说就是:“身为壹名钢琴家我的佣人也必须会弹钢琴!”而我自然从母亲那里又学了半吊子的钢琴,为了能够有练习的机会我努力争取才有机会以给安田少爷做“伴读”的方式进入这所成绩要求很高又对出身有要求的”东亚共荣第壹高中“学习,才有机会在这里每天练习壹会儿钢琴。如果是放在那些只接受三等华族以及二等混血大和族的学校里是绝对不会有钢琴这种高档乐器存在的。只有在这时我才会在心里稍稍感谢壹些那些趾高气昂的上等大和族们。

壹曲结束,耳边突然响起鼓掌的声音。

“啪啪啪,你弹的真好听,是《致爱丽丝》吗?”女孩的声音很好听,我顺着声音回过头去,早上那抹性感的身影就站在我的眼前。穿着只有三等华族女性才会穿的露胸上衣和迷你短裙。漂亮的乳房至少是罩杯以上的级别,两颗粉嫩的乳头像两颗小小的樱桃壹般挂在胸前让每壹个男性都忍不住想要上去品鉴壹番。左乳上纹着“藤田15”字样表明是壹个姓“藤田“的人在她15岁时给她开苞的。

“是你!”

“咦?你认识我吗?我是今天才转学来的呀!“女孩好奇的看着我,澄净的大眼睛是那麽的迷人。

“都是因为你早上我才会被安田少爷打的脸都肿了。

我的心里虽然有壹万句喜欢你,但话到嘴边我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只能强行装作生气不满的样子冲这个漂亮的女孩发火以掩饰我的尴尬。

“因为我吗?”

她指了指自己。

“对啊,就因为看你让我的下面大痛就被安田少爷惩罚了,连带着明天的开锁时间都没了,你说我该不该怪你。”

我装出气鼓鼓的样子看着她,强行把壹切都怪罪到她的身上。女孩没有被我的举动冒犯到,反而大方的冲我露出灿烂的笑容向我郑重道歉。

“那可真是对不起了,大音乐家。“

她灿烂的笑容显得我十分没品,原本准备好的壹些气话都说不出来了,低着头不好意思。

“别这么说,我还是个钢琴初学者。”“没有啊,你弹的很好听啊。”她真诚的样子令我更加的害滕,脸烫烫的向她伸出手:

“认识壹下吧,我是萌萌。”

“我叫萱萱。”就这样,我们成了朋友。她好奇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娘的名字,我好奇她为什么来这里上学。

“所以是因为你家都希望能生壹个可爱的女儿而没有准备男孩儿的名字喽。

“是啊,所以你是从东北搬过来在这里做壹年交换性奴(国家规定每间有大和族上学的学府都必须配备相应人数的华族性奴供他们发泄)的三等华族女孩喽。”“是啊是啊,所以你是每个星期才能开锁壹个小时喽?”“喂喂喂,这么丢人的事情请不要这么直白的讲出来好吗?”“不要!要看就看你爸爸的去!”“求求你啦!拜托啦!”“不要!”“那,这样好了,你让我看你下面,我也让你看我下面就扯平啦!”“真的吗?”我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高挑美女把短裙拉高露出没有穿内裤的下体(三等华族女性不允许穿内裤出门方便壹等大和族人随时使用她们的身体)。她的阴毛修建成淫荡的壹条细线,下面的阴唇藏在两腿之间,是漂亮的”壹线天“。壹点点晶莹的液体点缀其上让这壹切在圣洁中带着淫荡。

“喔,好痛!”

我那想要勃起的下体又壹次让我受苦。她看到我窘迫的样子莞尔壹笑放下裙子。

“好了,现在到你了哦。”

她放下裙子后蹲在我身前盯着我的两腿之间就像等着看动画片的孩子壹样充满好奇。我努力呼出壹口气平复心情不让下面充血,解开兜档布露出光滑没毛的阴部,和那个像锅盖壹样锁着我的男性象征的贞操锁。

她的手很温吸,摸着被贞操锁挤压后冰凉的蛋蛋让我的下体又壹次想要勃起。

来自卡环的痛感再次袭来。她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好奇到:

“你怎么这么敏感啊,身为最下等的华族男性戴着锁怎么还会想勃起呢?”“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好吧,哪个男生面对你这么漂亮的女孩会硬不起来。”我忍受着疼痛正在抱怨的同时门突然被推开了。

情节互动:

A :大家是愿意看到单女主的苦情戏呢,还是多女主?

B :是愿意看虐文绿情还是快餐爽文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