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陷 (2-3) 作者:805871432

簡體

【淪陷】(2-3) book18.org

作者:8058714322020年3月17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book18.org

(二) book18.org

備註:此章淡色,純粹是強迫症想補全下世界觀。作者君這段時間比較忙,存稿壹次性貼出了,肉戲的壹段我寫的八八九九了。但是剩下的情節和新文只能說靜待有期了,也望大家多提寶貴意見。 book18.org

早課壹如既往的開始了。首先是依次對天皇的頭像,安田家家主,家主夫人,大少爺,二少爺,大小姐等家族重要的人物磕頭並宣誓忠誠,頌唱家族之歌。 book18.org

其後,女僕長開始組織大家吃早餐。通常在早餐期間,女僕長會宣讀帝國最新的奴隸守則或洗腦文章,以及壹天的工作安排。如果這時候老爺們還沒有起床的話,奴隸們可以得到壹天中僅有的閒暇時間,觀看壹點電影或者書籍,但是所有的書籍文章都需要通過帝國文化部門的審核。可想而知,對於我們這些奴隸能夠讀到看到的除了各種服侍用的技巧也只有歌功頌德式的洗腦文章了。如果男女奴隸恰逢遇到了兩周壹次的解放日,通常會互幫互助,快速解除互相生理需求。 book18.org

今天因為是我作為少爺上學陪都的第壹天。男僕長,也是曾經的安田老爺的陪讀特意留了下來給我做訓導。坐在壹間昏暗的小屋中,頭髮已經有點灰白了的男僕長和我相互跪坐著,面前擺著壹杯混作的飲品。據說這是帝國勞工部特意給奴隸配置的飲品,壹杯中含有著奴隸壹天所需的所有能量。據說每個奴隸中還會定期根據貞操鎖反饋的數據,定期補充雌激素或者春藥,以便主人方便使用。每個奴隸的早餐中還含有微量的主人的信息素,以便在潛意識中產生對主人的服從意識。 book18.org

沉默了壹會兒,男僕長潤嗓說道,「萌萌啊。今天是你人生重要的節點,今天是你的人生的重要時刻,從此你能跟隨少爺見識輝煌的大日本帝國。你要感到慶幸,你和安田大少爺是同歲人,府邸上下壹千多號奴隸,和少爺年齡相仿又是知根知底的人並不多。安田家器重我等奴僕,還望你壹定要小心,也要心懷感恩之心。」男僕長頓了頓繼續說道,「侍奉少爺的相關規矩你也做了這麼久,想必也不需要我再重複。須得注意的是,在學校中會遇到許多貴人,不論男女,你都需要誠心尊敬,不可墮了安田家的臉面。此外,學校有公用的雌性奴隸,這是政府義務提供給各家少爺的,作為侍奉奴隸,其地位是高於爾等的,也需尊敬,你可明白?」男僕長的教育持續了不到壹刻鐘,便被壹陣鈴聲中斷了。這是示意著安田家的各位主人們已經甦醒,呼喚各位奴隸前去服侍。男僕長和我對視壹眼,感到了壹絲吃驚,「主人們起的比平時要早啊,想必是擔心安田大少爺入學的事情,萌萌你好自為之。」,我兩便急急推門而出。只見數百僕役也迅速放下手中之事,急忙開始更衣列隊準備出門。 book18.org

安田家喜愛素色。女性僕從都是壹聲亞麻色的衣服,由粗布和鉛絲混合而成。 book18.org

其實以安田家的豪富,即使千百人的僕役都穿著絲綢製品也是無妨的。但是為提醒僕從地位,安田家特意定製了這樣的服裝,其價格數倍於普通衣服。此外,衣服內的金屬絲不時划過奴隸的衣服,加之奴隸日常服用的媚藥,不少奴隸已經面色紅詠,臉有春色了。女奴的衣服胸部開有口子,露出真空的胸部。下體齊到胯骨,貞操帶僅僅遮蓋住了小穴,若隱惹現的重要部位更顯誘人。男性補充則是全身赤裸,渾身只用了壹條亞麻的兜襠布,遮擋了重要的部位。重要的是所有奴隸都下體真空著,不允許穿著內衣,僅僅穿著了壹條貞操帶。 book18.org

我今天被特別賜予了壹套學童服。衣服依然是安田家喜愛的亞麻色短袖和短褲。短袖的正面刻著安田的刻章和徽章,意味著我是安田家的私有奴隸,並不能給公眾使用。反面是中日雙語大寫的「陳萌萌」的名字和奴隸編號。編號的目的壹是方便確認身份和地位,同時明確的編號可以讓任何高等老爺們都可以輕鬆的計劃貞操鎖內的懲戒裝置。 book18.org

短褲上被巧妙的劃開了幾個小口子,可以看到其中不到2cm 的兄弟被困在了最小號的貞操帶中,卻還有著空間。這是帝國奴隸法規中的強制規定,公眾場合所有奴隸都需佩戴貞操帶和輔助懲戒裝置,無有例外。 book18.org

笨手笨腳的穿上衣服,說老實的,侍候主人穿衣服倒是得心應手,但我從十壹歲學校畢業的那年,我就再也沒有體會過衣物貼身的習慣,身體渾身的不適。 book18.org

急急忙忙把玄田大管家賞賜的鞋襪收集到我狹小的籠棺中,臨走的時候將臉頰埋在了鞋襪中,深深地吸了壹口氣。內心有著千般的不舍,在女僕長的催促中依依不捨的離開。錯過了管家大人賞賜的機會,再有解放只能等晚上回來了。 book18.org

僕從們幾分鐘後便正裝完畢,依照次序跪成了兩排。 book18.org

「吱……吱……吱……」的開門聲後,僕從們在女僕長的帶領下,爬往樓上。 book18.org

我熟悉的前往少爺的房間,從僕人專用的小洞中鑽入少爺的房間。房間並不是很大,大約50㎡見方的樣子,正中間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壹張3 米多寬,2 米長的豪華西式大床。這張床是少爺的臥室床,如此之大是便於少爺臨幸女奴使用。 book18.org

此時的床鋪上僅有壹人,女奴是不允許在主人的房間中過夜的,無論主人如何寵愛壹名奴隸,奴隸也必須回到自己的籠棺中就寢,違者會被鞭打30下,記大過壹次。 book18.org

少爺年少時曾十分寵愛壹名韓國女奴,花了重金在壹場拍賣會上購入。在接下來的幾周里,少爺甚至很少臨幸其他的女奴,而是專寵其壹人。有壹天晚上,少爺執意強留其在房間內侍奉過夜,女僕苦苦哀求,少爺還是堅持。第二天被老爺發現了。少爺哀求不要懲罰她,但是小姑娘還是被老爺懲罰鞭打30下,被活活打死,屍體掛在地下室的門口三天,以警示我等奴隸。連帶著我也被鞭了10下,取消了兩次釋放周期,作為沒有勸阻少爺的懲罰。 book18.org

除此之外,便只有壹張柔軟的沙發,邊上跪著壹個長相可愛的14歲小女僕。 book18.org

這是少爺的廁所奴隸,帝國貴族家庭的臥室內都會標配1-2 名這樣的奴隸,通常是不會有侍寢的責任,畢竟高貴的老爺怎麼會去上這樣壹個骯髒的便器呢。不過少爺偶爾心情好時,會讓我來和便器女僕做愛表演春宮戲助興。可惜我的小兄弟在長期的雌激素的刺激下,勃起也不到5cm ,持續時間也不到兩分鐘。最後十之八九還是我侍奉幾個女僕相互磨豆腐。 book18.org

床邊清晨六點半,第壹縷陽光撒滿了整個房間,照耀在了床上英俊男子的臉龐上,看上去仿佛希臘神話故事中的王子壹般,帥氣奪目。男子便是我的主人,安田家的大少爺,安田信。 book18.org

安田大少爺看到我的到來,大笑了壹聲,「哈,萌萌,你來了。快來侍奉我更衣,今天是開學的第壹天,我可不想遲到了。」說完便掀起了被子,站立了起來。1 米84的身子,充滿著爆炸力的力量和肌肉和古銅色的肌膚,讓人覺得這不是壹位16歲的帝國高中生,仿佛是壹位健美冠軍般的奪人炫目。 book18.org

更引人注目的是安田大少爺胯下的那壹條垂下的壹條巨龍。長達10cm的純睡巨龍斜斜的貼著主人的大腿根,尾部已快接近膝蓋。青筋爆出,顯示著這沈睡巨龍的可怕潛在威力。青黑色的龜頭透著健康的光澤,顯示是得到了主人和奴隸的精心呵護。 book18.org

看見主人齊聲,在床邊上跪坐了壹晚上的女僕急急忙忙爬行上前。因為長久跪著,突然劇烈運動而導致臉色變得通紅的14歲小女僕來到了主人的胯下,說道: book18.org

「少爺,早上安。請允許賤婢服侍少爺出恭。」安田大少爺微微壹點頭,小女僕便深吸了壹口氣,小心翼翼的伸出雙手輕輕托起了少爺兩顆有她纖纖小手大小的蛋蛋,張開了櫻桃小嘴,壹口便含住了少爺的龍根。 book18.org

大少爺很自然的握住了小女僕的馬尾辮,按住了她的頭,往前壹頂,直至整個巨物完全沒入了她的口中,屋內便傳來了壹陣「唏……噓……」的水音。 book18.org

水聲又快又急,壹直持續了半分鐘才慢慢停了下來。 book18.org

小女僕不知是被嗆到了了氣管,還是太久沒有呼吸,本來就紅撲撲的小臉更是激盪的宛如壹只熟透了紅蘋果,讓我看的不禁有點怦然心動。 book18.org

不過小女僕還是展現了帝國優秀奴隸的水準。忍住了不適,沒有把少爺的尿液灑出來壹滴,而是快速的吞咽著,臉上還露出了幸福的表情。不到十秒便平復了狀態,磕到到:「謝謝主人賞賜,不知主人是否需要出恭?」少爺輕輕搖了下頭,小女僕便告退離開了少爺的臥室。我趕緊侍奉少爺更衣,穿上了帝國的貴族高中制服。 book18.org

少爺在鏡子前滿意的看了壹下自己帥氣的儀表,便示意我爬行跟著他下樓了。 book18.org

樓下的小餐廳里(區別於宴會廳),老爺和太太就坐於圓桌兩側,早已開始就餐。幾十個男女僕從不時爬行著穿梭在廚房和餐廳間,頭上頂著沉重的金屬餐盤,帶來壹道道的美食。 book18.org

餐桌下玄田大管家先是跪在老爺腳邊,開始彙報壹天的工作和要聞。等老爺了解後,便開始褪去老爺的褲子,含住了老爺的大寶貝開始了清晨的馬殺雞。男僕長跪在太太的腳邊,啃食著太太腳上的死皮。 book18.org

餐廳里的氣氛其樂融融,少爺坐下和老爺太太打了個招呼,便坐下開始匆忙的大口吞咽起精美的早餐了。而我也很自然的鑽入餐桌下,和大管家背靠背的開始了少爺的清潔工作。 book18.org

很快,少爺用晚餐後用腳背踢了踢我的臉頰,提示我準備出門。 book18.org

(三) book18.org

人人平等嗎? book18.org

要屈從於命運的支配嗎? book18.org

我們是否對命運有著有選擇權? book18.org

八月末的陪都正是最熱的時節,隱藏在樹上的知了發出的聲音就好像鋸木頭時發出的聲音壹般難聽又壹下下擾人心煩。火辣的大陽曬在我的皮膚上烤的我十分難受。雙手並舉地撐著壹把巨大的遮陽傘給少爺遮陽,我亦步亦趨的跟隨著安田大少爺往學校走去,腦子中卻不由自主地地胡思亂想著。 book18.org

因為是夏天尤其難熬,我的身體總是想要偷偷靠近陽傘的陰影里得到片刻的清涼。唉,同樣都是16歲的少年,憑什麼我就只能做伺候人的下人呢? book18.org

「萌萌,把傘舉的往前壹些,這該死的太陽都曬到我了。「安田少爺皺皺眉頭髮出不悅的聲音。多年的訓練讓我下意識的馬上把傘舉的更往前壹些免得安田少爺因為不滿而懲罰我。作為身高只有1 米64的我卻要給身高1 米84的安田少爺撐傘多少是有點困難的,多次因為失誤而受到那種深入骨髓的皮鞭懲罰令我不寒而慄。 book18.org

「這陪都就是不如東京啊,好懷念小時候在東京的日子,那時候我 .……」 book18.org

安田少爺又開始了他的「本土好時光」環節,我像壹名合格的捧哏演員壹樣附和著少爺的高談闊論心裡卻是內心充滿著不屑。雖然已經是戰後百年,但在內心裡我仍以華族的身份而感到自豪,不願意聽到這些沾沾自喜的上等大和族對於我的家鄉的言論。但他們的皮鞭卻教育了我壹條真理:「作為戰敗的三等公民不要和他們唱反調,否則身體要受苦。 book18.org

「沒辦法,我就是這麼壹個心裡大丈夫,身體很誠實的人。或者說,我其實是壹個很懦弱的人,沒膽量真的用實際行動反抗,只能像阿Q 壹樣在腦袋裡意淫壹下子。 book18.org

「哎哎哎,萌萌你看那邊那個妹子。」 book18.org

安田少爺突然指著遠處壹個高挑的身影激動起來。 book18.org

那抹身影猶如夏天裡壹杯加冰的可樂壹般,冬日裡的小暖爐壹般。倩妙的聲影和動人的姿態,令人渾身壹個激靈。十五六歲的聲影,宛若是大號的蘿莉壹般。 book18.org

淺笑倩兮,宛若神女賦的天女壹般。若不是伴隨著少爺的古中國文學課,我估計要是窮盡了我的形容詞了吧。 book18.org

這壹瞬間,雖然是作為我奴隸的壹生中絕無僅有的感覺,但是想從文學的素材中,這可能就是壹見鍾情的感覺吧。白暫的皮膚和修長的大腿是那麽的迷人,胸前撐起的兩座小山讓我的下體馬上充血。 book18.org

「喔,好痛!」 book18.org

我的下體因為被貞操鎖鎖住了的緣故而不能夠勃起,金屬卡環勒的充血的陰莖根部好疼。安田少爺扭頭看著我像蝦米壹樣弓著身子的窘態哈哈大笑起來。在手臂上的操作螢幕輕輕的點擊了幾下,激發了懲戒裝置的第三節的裝置,讓我的疼痛時間加倍的延長著「看來你被鎖的時間還不夠長呀,下次的開鎖時間要不然還是取消好了。」安田大少爺壞壞地笑道,帥氣的臉龐勾出壹道邪魅的笑容。 book18.org

「不要!」 book18.org

我在心裡想著卻不敢喊出來,也不願像別的華奴壹樣衷求他們的大和主人。 book18.org

年少氣盛的我的臉憋的通紅額上青筋畢露。 book18.org

「萌萌,你知道為什麼這麼多賤民里我要挑選你做我高中的「伴讀」嗎?就是因為我喜歡看你忍耐著又不敢反抗的樣子哈哈哈。「安田少爺的手壹下下狠狠的拍打在我的臉上,把我的臉打出壹個紅色的掌印才罷手。 book18.org

「謝謝安田少爺的懲罰。」 book18.org

每次被安田少爺懲罰後我都必須這樣說,否則迎來的只能是新壹輪的懲罰。 book18.org

安田少爺對於我的認錯態度很滿意,放棄了繼續對我追加懲罰的念頭,轉頭去尋找那道美麗的倩影卻巳經不知所蹤。 book18.org

「都怪你,剛才那個女生巳經進學校里了,我們趕快趕上沒準還能找到她。」安田少爺興致勃勃的加快腳步往學校里走去。我不得不狼狽的努力跟在少爺身後為他撐傘。而那抹性感的身影巳經在我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book18.org

到了學校中,安田少爺便去上課去了。帝國高等精英並不像很多人想像中的輕鬆和紈絝。安田大少爺的每天課程排的是滿滿的,涵蓋了歷史、數學、政治、文學、哲學、軍事和大量的體育鍛鍊項目。 book18.org

而作為伴讀的我們則大多時候都不允許被參加旁聽課程。只有少數的體育課程,我們會被允許壹起參加,儘管大部分時間是作為主人的沙包或者道具來使用。 book18.org

伴讀的奴隸們每天需要上的除了奴隸的基本守則課和侍奉技巧課以外。陪都奴隸作為主人家的高級奴隸,也可在主人允許後有壹定的基礎文化課,以便幫助主人將來處理簡單的公務。 book18.org

下午第二節課是難得的空閒,我躲在音樂教室里偷偷練習鋼琴。雖然是最下等的華族男性卻會彈鋼琴多少都是讓我自豪的事情,這還多虧母親原本服務的上壹任安田小姐是帝國有名的鋼琴家,偶爾在操累了也打累了我的母親之餘也會認真的教母親彈鋼琴,用他的話說就是:「身為壹名鋼琴家我的傭人也必須會彈鋼琴!」而我自然從母親那裡又學了半吊子的鋼琴,為了能夠有練習的機會我努力爭取才有機會以給安田少爺做「伴讀」的方式進入這所成績要求很高又對出身有要求的」東亞共榮第壹高中「學習,才有機會在這裡每天練習壹會兒鋼琴。如果是放在那些只接受三等華族以及二等混血大和族的學校里是絕對不會有鋼琴這種高檔樂器存在的。只有在這時我才會在心裡稍稍感謝壹些那些趾高氣昂的上等大和族們。 book18.org

壹曲結束,耳邊突然響起鼓掌的聲音。 book18.org

「啪啪啪,你彈的真好聽,是《致愛麗絲》嗎?」女孩的聲音很好聽,我順著聲音回過頭去,早上那抹性感的身影就站在我的眼前。穿著只有三等華族女性才會穿的露胸上衣和迷你短裙。漂亮的乳房至少是罩杯以上的級別,兩顆粉嫩的乳頭像兩顆小小的櫻桃壹般掛在胸前讓每壹個男性都忍不住想要上去品鑑壹番。左乳上紋著「藤田15」字樣表明是壹個姓「藤田「的人在她15歲時給她開苞的。 book18.org

「是你!」 book18.org

「咦?你認識我嗎?我是今天才轉學來的呀!「女孩好奇的看著我,澄凈的大眼睛是那麽的迷人。 book18.org

「都是因為你早上我才會被安田少爺打的臉都腫了。 book18.org

我的心裡雖然有壹萬句喜歡你,但話到嘴邊我卻無論如何都說不出來,只能強行裝作生氣不滿的樣子沖這個漂亮的女孩發火以掩飾我的尷尬。 book18.org

「因為我嗎?」 book18.org

她指了指自己。 book18.org

「對啊,就因為看你讓我的下面大痛就被安田少爺懲罰了,連帶著明天的開鎖時間都沒了,你說我該不該怪你。」 book18.org

我裝出氣鼓鼓的樣子看著她,強行把壹切都怪罪到她的身上。女孩沒有被我的舉動冒犯到,反而大方的沖我露出燦爛的笑容向我鄭重道歉。 book18.org

「那可真是對不起了,大音樂家。「 book18.org

她燦爛的笑容顯得我十分沒品,原本準備好的壹些氣話都說不出來了,低著頭不好意思。 book18.org

「別這麼說,我還是個鋼琴初學者。」「沒有啊,你彈的很好聽啊。」她真誠的樣子令我更加的害滕,臉燙燙的向她伸出手: book18.org

「認識壹下吧,我是萌萌。」 book18.org

「我叫萱萱。」就這樣,我們成了朋友。她好奇為什麼我會有這麼娘的名字,我好奇她為什麼來這裡上學。 book18.org

「所以是因為你家都希望能生壹個可愛的女兒而沒有準備男孩兒的名字嘍。 book18.org

「是啊,所以你是從東北搬過來在這裡做壹年交換性奴(國家規定每間有大和族上學的學府都必須配備相應人數的華族性奴供他們發泄)的三等華族女孩嘍。」「是啊是啊,所以你是每個星期才能開鎖壹個小時嘍?」「喂喂喂,這麼丟人的事情請不要這麼直白的講出來好嗎?」「不要!要看就看你爸爸的去!」「求求你啦!拜託啦!」「不要!」「那,這樣好了,你讓我看你下面,我也讓你看我下面就扯平啦!」「真的嗎?」我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高挑美女把短裙拉高露出沒有穿內褲的下體(三等華族女性不允許穿內褲出門方便壹等大和族人隨時使用她們的身體)。她的陰毛修建成淫蕩的壹條細線,下面的陰唇藏在兩腿之間,是漂亮的」壹線天「。壹點點晶瑩的液體點綴其上讓這壹切在聖潔中帶著淫蕩。 book18.org

「喔,好痛!」 book18.org

我那想要勃起的下體又壹次讓我受苦。她看到我窘迫的樣子莞爾壹笑放下裙子。 book18.org

「好了,現在到你了哦。」 book18.org

她放下裙子後蹲在我身前盯著我的兩腿之間就像等著看動畫片的孩子壹樣充滿好奇。我努力呼出壹口氣平復心情不讓下面充血,解開兜檔布露出光滑沒毛的陰部,和那個像鍋蓋壹樣鎖著我的男性象徵的貞操鎖。 book18.org

她的手很溫吸,摸著被貞操鎖擠壓後冰涼的蛋蛋讓我的下體又壹次想要勃起。 book18.org

來自卡環的痛感再次襲來。她看著我痛苦的樣子好奇到: book18.org

「你怎麼這麼敏感啊,身為最下等的華族男性戴著鎖怎麼還會想勃起呢?」「這是正常的生理現象好吧,哪個男生面對你這麼漂亮的女孩會硬不起來。」我忍受著疼痛正在抱怨的同時門突然被推開了。 book18.org

情節互動: book18.org

A :大家是願意看到單女主的苦情戲呢,還是多女主? book18.org

B :是願意看虐文綠情還是快餐爽文呢?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