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煮酒 (06) 作者:拱坝老哥

.

【青梅煮酒】

作者:拱坝老哥2020年9月20日发布于sis001

06:坦然赴死

“妹妹。”

来到妹妹房门前,轻轻敲了敲,很快妹妹就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开了门,身上还穿着皮卡丘睡衣,套在娇小的身子上看上去非常的卡哇伊。

“哥,早。”

妹妹打着哈欠,懒洋洋的拉着我的手走到客厅:“妈妈早,今天早上怎么有空做饭啊?”

“今天休息。”

母亲微微一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注意到她低头一瞥,似乎是看到我跟妹妹牵着手……

母亲的脸色立刻就冰冷许多,转头看着我,眸子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怒感。

我心里狂跳,立刻放开妹妹的手,站在原地手足无措起来。

“怎么了?”

妹妹疑惑的抬头看了看我,精致的小脸蛋马上也冰冷下来,强势的抓住我的手,拉着我来到餐桌坐下,还把自己碗里的鸡蛋夹到我的碗里淡淡的道:“哥吃饭。”

说完,妹妹跟母亲对视上了。

一大一小两个美人,还都是冰山美女,模样也是有着八分相像,最大的不同点可能就是我跟妹妹遗传了父亲的酒窝吧。

这种场面让我如坐针毡,一个是我母亲,一个是我妹妹,她们好像是因为我才互相看不顺眼的……

“吃饭。”

最终还是母亲败下阵来。

“哥,多吃点。”

早餐是稀饭包子配咸菜,一人还有一个白煮蛋,当然,我是三个。

妹妹就像是打定主意要好好气一气母亲一样,一个劲的给我夹嫌弃,嘴里还语气古怪的道:“我可怜的傻哥哥,某人不疼你,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本来想拒绝的我听到这话,只想把头埋进碗里,不敢抬头看母亲啊!

都不用肉眼去观察,从母亲那边传来的冰冷气息让我整个人都惶恐无比。

从小到大我就这样,相对于爱喝酒,经常不回家的父亲来说,我更怕一直对我不假辞色的母亲啊!

“小雪……”

过了一会儿,母亲似乎忍不下去了,严厉的道:“你哥他有手,给他夹干嘛?”

“你管我!”

她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妹妹立刻炸了,愤怒的一拍桌子:“谁让你打他的?你知不知道昨天哥哥脸都被你打肿了?天天在家冷着脸给谁看啊你?哥哥那么听话,那么努力,你凭什么打他?啊?”

说到最后,妹妹又哭了起来,眼泪跟不要钱似的不停的落下,见到这一幕我立马手忙脚乱想要上前去帮忙擦拭。

妹妹也没有躲,任由我拿着纸巾在她小脸蛋上忙活,只不过她的双眼依旧死死的盯着母亲。

“妹妹。”

我犹豫了一下,轻声安慰着:“妈妈打儿子是应该的,而且,我,我傻,我不疼的。”

“不行!”

妹妹推开我,看也不看我一眼,咬着牙恨声道:“我受够了!真的够了,这么多年,一直这样一直这样!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

母亲面色淡漠的问:“你想说什么?”

只是我注意到了她的眼神里充斥着痛苦,这让我有些心疼,赶紧放下给妹妹擦眼泪的手,又对着母亲道:“妈,没事的。我不在意,您也别伤心。”

“没你的事!”

“没你的事!”

然而,尴尬的是,她们俩居然异口同声的向我娇斥一声,我不禁一愣,深感无奈,你俩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吵什么架嘛。

不过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真轮不到自己插话,只能乖乖闭上嘴巴,心里偷偷祈祷。

“很简单。”

妹妹小手指着我:“以后你不准再打哥哥了。”

“不然呢。”

母亲似乎是拿出商业谈判的架势来了,尽管还穿着睡衣,但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样子还是挺能唬人的:“再打他的话,你会怎么样。”

听到这句我暗道不好,这下肯定真要吵起来了!

“呵。”

果然如我所料,妹妹冷笑一声淡淡的开口:“不然我就带着哥哥离家出走。”

“哦?”

母亲神色微动,玉手转动着筷子,饶有兴致的道:“你能养活你们吗?”

“这有什么难的。”

妹妹不屑,挑衅的看着母亲:“我有三千块钱的零花钱,简简单单的租个小摊位卖点零食还是可以的,我的厨艺你知道的。还有,我的死党叫岳星尘,你可能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你应该知道他的父亲岳山河!”

“啪。”

母亲手上的筷子突然掉落在地上,我从她脸上看了难以置信跟慌乱,这让我警惕了起来,同时我也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

岳山河!

妹妹并没有因为母亲被破防而放弃针锋相对,反而继续进攻:“岳山河,曾任川南军区司令员。我想,让岳公子借我个容身的地方还是轻轻松松的吧……”

岳公子……

额……

想起岳星尘那柔美娘炮的模样,我的表情变得怪异起来,这样称呼他是不是有点那啥了?

“那你打错算盘了。”

母亲这时终于恢复了冷静,也没有去捡筷子:“岳将军刚正不阿,从来没有收过一分钱的贿赂,这一点你应该不知道吧?岳家的家产实际上比我们差远了!”

母亲的话让我浑身僵硬起来,为什么她对岳山河这么了解?联想起昨晚听到的电话以及哭声,难道暗地里胁迫母亲的人就是这个岳将军?

这个猜测让我倒吸凉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感到无力,那可是将军啊!自己家如何能抗衡得了!

但是,如果真是岳山河威胁的母亲,那她这个时候又为什么要夸岳山河刚正不阿呢?母亲身上的谜团似乎越来越多了。

我深深的看着母亲,迫不及待的想要揭开背后的一切,但我也知道,急也没用!这种事,母亲是不可能坦白的,我只能偷偷调查。

“你跟岳公子。”

就在我思索这些事情的时候,母亲语气放缓,柔声道:“你跟他是怎么回事?小雪,你现在还小,不能早恋知道吗?”

“谁说我早恋了?”

妹妹不耐烦的挥挥手:“我跟岳星尘就是最好的朋友,别说我没有早恋,就算真想早恋也不会找他。”

我听到这话在心里猛点头,是啊,总觉得妹妹跟岳星尘之间更像是姐妹多一点,而且妹妹多半还是姐姐来着。

母亲这边沉默一阵,叹了口气:“你赢了,我不打他了。”

“嗯。”

妹妹也没有过分,反而是脸上带着犹豫,低声哀求道:“妈,你可不可以对哥哥好一点,你都不知道,昨天你走了之后,哥哥的眼神好吓人!”

眼神?

这时我才回想起,昨天我其实是想自杀来着,没想到居然吓到妹妹了,颇有些自责的拉了拉妹妹的手:“对不起,吓到你了。”

“你,你你你。”

妹妹气急,恨铁不成的数落我:“你怎么老是这样啊,明明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道歉?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总不听!气死我了。”

被自己妹妹训了,我尴尬的挠挠头,将目光看向母亲:“妈,别担心,我没事的。”

“嗯。”

点了点头之后,母亲从兜里掏出钥匙放在桌子上,站起身来,对我道:“跟我来。”

妹妹想要开口却被母亲凌厉的眼神吓住,毕竟还小,对母亲还是有心里阴影的。

“啊?”

我慌忙站起,跟在母亲身后进了她的房间。

“砰。”

“站住别动。”

一进房间,母亲就愤怒的将门狠狠的关上,我瞪大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

果然,即便有妹妹力挺,母亲也是如此嫌恶我吗?

可我真的不是弱智啊!

眼眶在泛酸,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我整个身体都在不受控制的抖动。

门外响起了妹妹的哭喊和砸门声,可母亲却权当听不见,快步来到我身边,抬手就是一耳光。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我已经感受不到疼痛,就这么呆愣的站在原地,甚至忘记了哭泣。

“你这个弱智,我生你有什么用?还撺掇你妹妹跟我示威是吧?死废物,你祸害了我半辈子,掐死你算了!”

母亲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恶毒,这种恶毒让我浑身冰冷。

当一双小手掐住我的脖子时,我却突然笑了,呼吸变得困难起来,我就这么平静的看着母亲,脸上带着笑意,轻声道:“谢谢妈,我爱你。”

母亲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而后突然无比大声的尖叫起来:“我掐死你这个废物!”

“啊!江月!你在干什么?”

“砰,砰。”

母亲在耳边的尖叫让我短暂的失去听力,但很快我就听到了妹妹的嘶吼声,原本娇小可爱的妹妹此刻却像是发了疯的野兽一般拼命撞击房门。

“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用?”

母亲掐住我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脸上渐渐的出现了疯狂的神色:“反正你是弱智,乖,不要动,很快就不痛了!”

或许,对于我这种注定只会给家人带去耻辱和痛苦的人来说,死在亲我养我的母亲手上反而是最好的归宿吧。

微微一笑,我接受了自己的宿命,将头拼命抬高,把脖子露出来,让母亲更方便用力的同时努力对抗着身体下意识的反抗。

“唔……”

母亲的身高足足有170,尽管非常苗条,但经常锻炼的她力气绝不是普通女人能够媲美的,很快我就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就当我觉得自己真的快死了,留恋的看了一眼母亲的时候,我竟然看见了母亲脸上的焦急。

这么迫不及待杀了我这个弱智儿子吗?

或许,我真的是母亲最大的耻辱吧!

“砰。”

千钧一发之际,妹妹不知怎么的居然把门给撞开了,小小的身子尖叫着冲了过来,一把把母亲的手扯开,嘶吼着抱着母亲,两人双双躺倒在床上扭打起来,妹妹为了保护我而疯狂的模样深深震撼了我的心灵,也永远印在我的脑海。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