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煮酒 (08) 作者:拱坝老哥

.

青梅煮酒

作者:拱坝老哥2020年9月23发布于sis

08:转眼四月逝

让旁敲侧击之下,母亲依旧紧咬牙关不肯告诉我背后隐藏的事情,看着母亲脸蛋上化不开的浓浓忧愁,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好在有妹妹的插科打诨,不然气氛就相当尴尬了。 有趣的是,当浴室门一打开,我们母子三人就跟戏精附体一样,在客厅各种争吵。 好不容易跟母亲和解,却因为那该死的监控让我们一家人不敢坦诚相待,整整15年!! 坐在沙发上,我低垂着头,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仇恨! 我没有朋友,生命里就只有家人了,我自认性格早就已经不太正常,眼下得知自己的家人居然时刻面临着危险,我如何能不恨? 母亲没有吃午饭,不舍的看了我跟妹妹一眼之后就装作大发雷霆的样子摔门而去! 让我意外的是,那个传说中的护卫队长,居然当天傍晚就来了。 175左右的男人,皮肤黑黝黝的,明明看上去非常的消瘦,但他给我的压力却是空前的。 不是自夸,在社会人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精都不见得比我眼力强,这就像是瞎子听力比健康人强大一样。 不善于讲话的我为了搞清楚别人是什么状态,有什么想法,自然而然的锻炼出了超常的眼力。 护卫队长身体站得笔直,一进门就给懵在当场的我敬礼。 或许是因为职业习惯,他下意识的就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在我跟妹妹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掏出一个仪器。 “哼!” 只听得他冷哼一声,直直走向电视机上的空调。 护卫队长抬起头,注视着空调,淡淡的开口:“我不管你们是谁,别被我逮到!” 说完,就见他猛地纵身一跃,高高跳起以后一拳将空调轰得稀巴烂! “啊!” 妹妹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发难吓得惊声尖叫起来。 黑瘦男子皱眉看着我妹妹:“别害怕,我叫周伟,前川南军区总教官。” 说完,周伟从已经报废的空调里找到一个摄像头,直接一脚踩碎。 做完这些,周伟还不满意,拿着仪器继续在我家转悠,几分钟的时间后,他拿着三个摄像头回来了。 “主卧一个,次卧一个,厨房一个。” 周伟淡淡开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你就是陆峰?” “是。” 咽了口口水,在他平静的注视下我竟然莫名的感到紧张,不自觉的就站直了身体:“教,教官好。” “嗯。” 随意的点了点头,周伟掏出一个造型非常奇特的手机,拨通电话 “喂。” 很快,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风情的女声,略带急促的问道:“怎么样了?” “三个摄像头。” 周伟的回答没有丝毫的废话:“见到陆峰了。” “哦。” 电话那边的女人似乎是松了口气,又嘱咐道:“小周,拜托你了,这小子能不能成器就看你的调教了!” “是!” “啪。” 周伟一个立正,随着军靴踏地的声音,电话也挂断了。 结束通话的周伟,突然将玩味的目光看向我,邪邪的笑着。 我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开始搞不懂这是几个意思,后来我明白了。 母亲直接给我办了休学一学期。 本来学校方面还想劝母亲下学期留级的,结果一听是我……直接就不过问了。 是啊,在学校看来以我的成绩根本不可能考上大学,祸害这一届的升学率跟祸害下一届的升学率都是一样的。 还不如早点把我送走。 狗日的学校,把我感动坏了。 三个月后。 妈的! 这周伟简直就是个变态,每天都要折磨了至少8个小时,从格斗术到各种冷兵器,每天都在往我身上招呼。 要不是发现自己现在能跟他对打了,我都要怀疑这个家伙是抖s了! 这三个月来,我的生活异常的规律,吃饭睡觉挨揍,风雨无阻。 摄像头被周伟拆除,隐藏在暗地里的人似乎暂时不敢有动作了,好不容易能跟母亲妹妹像普通家庭一样相处的。。结果我每天都被整得精疲力尽,回到家就只想洗个澡赶紧滚去睡觉。 “喝!” 又是一声沉喝,周伟教官一个鞭腿朝我的腰部袭来,早就摸透这家伙套路的我并没有傻乎乎的伸手去挡,急急的后撤一步。 险险避过这一脚之后我也没有放松警惕,更不敢主动进攻。 果然,这个b一脚落空后下一个不要脸的招数又来了。 只见周伟鞭腿无效后,一脚重重踩在地上,而后腰部用力,带动着另一条腿向着我的面门扫来。 腿是用来攻击的,手是防御的,傻逼才用拳头打架。 这是周伟教官教给我的打架第一准则。 本来想用手格挡的我,突然想起这家伙三个月来对我的暴打,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抬起一脚就踹向他的屁股。 后发先至,直接一脚将周伟给踹一个踉跄。 然后……他神色不善的对我下了狠手。 “嘶,痛死我了!” 挨打过后,我再度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涂药,不满的看着周伟:“教官你这也太狠了吧?又把我揍得这么惨。” “你小子自找的。” 闻言,周伟幸灾乐祸的看着我奸笑起来,三个月的相处,我们两的关系已经好到差点结拜的程度了。 我的性格也被教官调教的比常人还要开朗许多,再也不是曾经的闷葫芦了…… 怎么办到的? 打出来的呗。。 我特么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性格居然被教官硬生生给打变形了。 训练第一天周伟就注意到我性格过于内向了,喊个到都扭扭捏捏的,然后这个b就站在我后面,让我报数,从一到百。。 我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羞耻且痛苦的下午。 声音不够大,被踢屁股,报错数,被踢屁股。。 后面我被整急眼了,歇斯底里的要跟他玩儿命。。 然后周伟就用实力教会了我,现实不是日本动漫,不是喊得足够大声就能搓螺旋丸的。 整整七天过去,我被踢得屁股都肿了,实在怕急了这家伙,只能硬着头皮大声报数。 之后,周伟的训练花样越来越多,去街上搭讪妹子啊,抢小混混的钱啊之类的,这就算了。。 关键是他要我去搭讪的妹子,清一色是有男朋友或者老公陪着的。 所以每次上街搭讪妹子差不多都要跟人干一架? 不去?呵呵…… 跟妹子们的男朋友,老公打,我还有巨大的优势。。我又不傻,柿子自然要挑软的捏。 想起以往的种种,我满腹怨念的同时又忍不住对周伟起了赶紧之情。 毫不夸张的说,他对我几乎等于再造之恩了! 唯一不爽的是,这几天他似乎下手越来越重了。 “唉。” 周伟见我又在发呆想事情,忍不住叹口气:“你小子真是个怪物,恢复力也太可怕了。” 说着,周伟摇头苦笑:“感觉抓一下实战的话,连我都不是你对手了。” “连你?” 跟他斗嘴习惯了,我也完全不在意他的上级和长辈的身份,斜着眼睛看他不屑道:“说得好像你很强一样。” “妈的,你小子是真他妈欠揍。” 周伟气急败坏的指着我:“早知道就答应帮忙拗你性格了,还是当初那个闷葫芦好一点。” “后悔了?” 我继续斜着眼睛看他,我照过镜子,知道自己这副表情有多嚣张,多欠锤。 “得,老子不跟你开玩笑了。” 周伟收起玩笑,认真了起来:“回到刚才的话题,不是我周伟吹牛,你去打听打听老子的名头全军擂台赛,老子三连冠!” 周伟眼神复杂的看着我:“说实话,你这变态确实让我嫉妒,进步太快了,按照我的估计,突击训练格斗技巧一个月,我可能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说完,周伟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任务要完成。” “你不是退役了吗?” 听到他说要完成任务,我不由得奇怪的看着他:“啥任务啊?” “是退役了。” 周伟脸色不太好看,表情有些阴沉:“你回去吧,明天开始专注格斗技巧。” 我点点头,起身拍拍屁股准备走人,却被教官给叫住了。 “喂!” 周伟背对着我,语气凝重的道:“早点成长起来吧,我可能会需要你的帮助。” 说完,周伟转身就走。 我站在原地,默默的注视着他的背影,算不上高大结实,却有着孤独勇士的即视感。 连周伟教官都感到棘手了吗? 是我家的问题?还是,岳山河!? 我皱着眉头。 岳山河,川南军区司令员。 原以为折磨我家的人是他的,结果后来从教官口中得知岳山河八年前死了,死因是心脏病突发。 难道。。岳山河不是正常死亡? 让周伟教官感到棘手的,是害死岳山河的人? 想到这个可能,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真有如此胆大包天的人吗? 说实话,我很难相信,但我母亲是本市最著名的美女律师啊!连我家里他们敢明目张胆的监视。。 脑子里乱糟糟的,实在想不通,也只能作罢。 一个月后。 “砰。” 嘴角溢血,一张大脸上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但我此时的表情却异常的兴奋! 赢了! 我真的把不可一世的教官给放翻在地了! “哈,哈。” 周伟脸上也没比我好多少,整躺在地上喘气,眼神复杂的打量我一会儿才苦笑着开口:“虽然早有预料,但我还是觉得震惊,陆峰,恭喜你,你比我强。” “嘿,嘿嘿。” 双眼乌黑的我看起来有些滑稽,不好意思的摸着头,谦虚的道:“教官,都是你教的好!” “嗯。” 用力点点头,周伟心里这才有了一些安慰,翻身坐在地上之后,周伟面色慢慢平静了下来。 “小子,我要走了。上京城一趟。” “啊?” 听到这个消息,我错愕的看着教官:“为啥啊?” “任务。” 似乎是看出我的担心,周伟还是解释了一下:“放心吧,不会出事的。一个月后就回来。” 说到这里,周伟迟疑一番,咬咬牙对我说:“小峰,如果有一天,我需要你的帮助,你会出手吗?” “啊这。。”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该不会脑子被我打傻了吧?你可是我师父!” “嗯!师父!” 周伟欣慰的点点头,两人对视一眼之后不由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 我们在笑什么,我反正是不知道的,笑就完了。 不过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还是让我倍感温暖的。 第二天,我习惯性的来到训练地点,教官果然没来,我不由得有些失落。 看了眼时间,星期四快到10了,妹妹应该还在上课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