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妈的不伦亲情 (2.1 第一人称版)作者:佛系特攻

华姐和舅妈约好了第二天早上在于家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一起早餐。 我依旧早早醒来,照例出去到附近的公园里跑了几圈。S市冬天的早晨有点 清冷,也许是北方长大的缘故,其实很享受这种有点寒气的冬天,美中不足的是 雾霾稍微重了点。于伯伯自从生病后很少出来晨练了,这多少让我感觉到一丝伤 感。 回到家的时候舅妈已经打扮停当下来了,李妈在厨房里一边忙一边笑着说, 连打扮带试衣服折腾了半小时,今天这是什么好日子啊。舅妈的脸微微红了下, 低头拉了我的手就往外走。 舅妈今天收拾得精致干净,看得出花了心思,但华姐就不同了,完全是素面 朝天的样子。华姐的大哥陪着华姐,一条看上去精明强干的汉子,双目炯炯有神。 华姐看到我和舅妈,表情复杂地点了点头,挤出一丝微笑。 华姐的大哥快人快语,他简单做了自我介绍,开门见山地说,“这次我陪敏 华来,是想帮她解决好离婚的事情的。我在上海也有几个律师朋友,也做了些调 查,心里也有了数。李家老二我小时候看他们长大的,真没想到今天会变成这个 样子,看来大上海,的确是个染缸啊。” 舅妈静静地听着,华姐却有点不安地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舅妈。我提 醒了下说你们先吃点东西啊,慢慢聊。 四个人去自助餐区拿了些吃的回来,坐定一看,我和舅妈都是咖啡,面包。 华姐兄妹都是粥,面条,包子,量很大。华姐大哥笑着说,“你看人家吃的 都是洋气的。我们都是喝粥吃小菜的。”我赶紧从华姐那里拿了一个肉包,自我 解嘲地说平时吃中餐多,西餐偶尔吃吃的。 华姐接着说,“昨天他给我打电话,我心里有点慌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叫上 我哥一起过来了。”华姐大哥放下油条说,“哎,我跟你说了你总是不信,他们 这是在讹人。今天小一和他家里人也在,我们把事情说清楚,你这样发愁是没有 用的” 舅妈沉吟了一下,说,“我不了解你的前夫,但我自己观察下来的感觉,这 事里面还有一些说不清楚的地方,小一是冲昏了头不错,但你前夫这个人拿这件 事出来,多半是为了讨价还价的。小一犯了错,我们自己也是有做过一些考虑和 准备的,这里最坏的情况,就是你们损失了利益,但并没有解决小一的问题。同 样的事,在你们身上赚便宜后,还可以再来同样讹我们一次。” 华姐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说那就拿他没有办法了吗?华姐大哥皱了皱眉, 拿了一包烟出来作势欲抽,华姐按住了他,说上海的五星级酒店里是不给抽烟的。 华姐大哥只好又揣回兜里,搓了搓手说,“今天来跟你们坐下来聊呢,也实 不相瞒,就是想知道你们对这事怎么看,如果说实在是小一的问题没有办法,那 我们也接受现实,敏华要放弃什么都可以放弃。我们家的情况,不在乎这点小钱 的。 当初她要和李二离婚,我们也无所谓的,她自己谈下什么条件都可以,只要 不吃亏就行。但他李二是外面找了野女人的,那他必须得有所表示和补偿,今天 看起来他要拿小一的事情做文章,敲竹杠。说实话,我现在是为难的。但说一千 道一万,我妹妹高兴是第一位的,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小一进去了,她估计连我 们一起恨上了。” 舅妈口气很温和也很坚决地说,“这件事我的意见你们该怎么办怎么办,小 一这边的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为小一考虑这么多,我和小一都很感激了,你们 千万不要为难,我们自有办法” 华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低声说,“我也感觉他们就是讹诈我们的,但我 还是担心小一,我的底线就是小一不能有事,真到了那一步,什么条件我都能接 受的。” 大家好像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舅妈冲着我说,你去带钱家哥哥去外面抽 烟去,吸烟区你认识的。 我如释重负地带着华姐哥哥穿过餐厅,来到一个露台上,给华姐哥哥敬了支 中华,华姐哥哥笑了笑推让了,说我抽不惯中华,还是把我这根快碾碎了的利群 先抽了吧。 ****************************************** 舅妈见我和华姐哥哥走了,拉了一下华姐的手说,妹妹啊,你不要这么着急 上火啊,你这个心态,不是给那个姓李的送货上门了吗?小一是我的家人,我们 家里反复合计过了,觉得危险没有想象得那么大,他们拿这个事情做文章,目的 就是让你上钩。小一这个人心地好,但是笨啊,你这么一上火,他头脑一热,觉 得亏欠你们人情太大,说不定干出更出格的事情来,你说怎么办? 华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好吧,那我先跟他谈一谈再说。 舅妈马上说,谈也有谈的方法,你要做到的事情,就是想方设法打听到他们 手上到底有小一什么铁证,依我们的观察,这几天时间过去,能保留下来被认可 的证据微乎其微,你一定要尽可能地掌握到这一点。 华姐好奇地问,那这个我怎么打听呢? 舅妈说,这个一点都不难,你就说你什么都不怕,反正你们手上没小一什么 证据,给他上个激将法,他为了让你相信小一已经死定了,肯定会给你透露风声。 他要不透露,你就表态不相信,让他觉得你判定他只是忽悠你,不就行了? 华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舅妈喝了口咖啡,皱着眉头看了华姐一眼,说, 还有个注意事项啊,你到时候和李家老二谈,只能自己上,但你要和你哥一起去, 让他远远地看着你们。有你哥在,他不敢和你动粗。但你哥不能参与谈判,你哥 太精明,那个李家老二的戒备心会上来,你反而套不出有用的东西。 ****************************************************************** 华姐哥哥简单和我聊了一会儿,我总感觉他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似的,大概觉 得还不够合适,只是叹气。我隐约猜到一点,但这时候只能装装傻。我估计他是 要问华姐和我的关系到了哪一层,或者看我对华姐的感情有多深吧,但都是糙老 爷们,似乎谈这个也不在节奏上。 我们回来的时候,舅妈和华姐相谈甚欢,舅妈微笑着对华姐哥哥说,刚才我 们俩深入聊了下,我把该说的都讲给敏华妹妹听了,我的观点和你一样的,根本 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还有你这个厉害的哥哥在。华姐哥哥连连说客气客气,然 后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说,我请了个律师朋友,仔细把李家老二的资产盘点了一下, 还是挺可观的,不过里面有些我总觉得来路不正,于老师你看如果你要用得上, 你看我要不要把清单发给你,你去斟酌下有什么办法。我们都是小商人,这个东 西除了拿来谈条件,搞不出其他的花样,你们有,可就不一样了。 舅妈点点头,说好,多点线索我们也多几分胜算,先把这个槛过了,咱两家 都别吃亏,该要的都要。以后最好是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他们要犯浑,我 们也根本不怕。 华姐哥哥点头表示赞同,大家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拉个微信群说好互通消息, 就散了,我全程也没捞到什么说话的机会,因为祸是我闯的,要别人来给他善后, 只是各种惭愧了。但大家还是一再叮嘱我稍安勿躁,不要乱来。 舅妈回家吃过中饭就返校了,因为元旦小长假调休的原因,这个周末只休息 一天。路上舅妈轻描淡写地说,这个华姐,对你的感情不一般啊。我只好嗯了一 声。舅妈看着窗外,说你现在年轻气盛,也是自由身,我不干涉你什么,但你要 把人与人的关系处理得狗血了,那是我们最帮不上忙的地方,你自己掂量着办。 舅妈思考了一会儿,跟我摊了底牌,于妈妈和于伯伯已经和他们在公安系统 认识的人打了招呼,一旦对方报案,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过来,在正式立案前2 4小时,还有机会去和对方谈判让对方撤。就算真立案了,也要有足够的可检测 的证据证明强奸,还要排除通奸可能,敲诈勒索等等,所以其实李家想折腾这事, 错过了黄金时间,也不那么容易。 说完这些,舅妈盯着我说,你记得好好对待我小妈,她为了你的事使出浑身 解数了,我爸身体不好,她又要照顾老的,又要操你这个小的心,也是就吊着一 口气支撑着了。 我惭愧地直点头,打了这么久交道了,我也知道舅妈着重说的这个对待是什 么意思。 回到舅妈家的时候,于妈妈不在,只有李妈在烧晚饭,我把菁菁抱到楼上陪 她玩,菁菁很喜欢我,每次看到我都要笑,陪她玩了会儿玩具,大概下午在外面 玩累了,她在我床上睡着了。 我拿起手机,才看到早上四个人拉的微信群里华姐发言说,她和李家老二见 面谈过了,双方完全是撕破脸皮了,李家老二非常强硬毫不退让,意思是华姐之 前就有私通我,他没有抓到实锤证据已经是奇耻大辱了,现在我又上门强奸了周 妤,作为男人他完全没有退步余地,在华姐的事情上他表示要死硬到底,何况除 了那套房子外,其他什么都不会分给华姐,何况其他好多确实是他哥哥登记在他 名下的资产,他更不能让。 华姐哥哥补充说,他自己出来骂了我,但表态我死活与华姐无关,资产分割 按实际的来,如果一定要告我,那他就去告,无所谓。但李家老二不愿和华姐哥 哥斗嘴,只是说自己已经把话说透了,给几天时间考虑就走了。 舅妈大概在带学生晚自修,没有回复。我翻来覆去想了半天,回复说,这件 事还是按今天早饭的时候商量着办,你们就当我这个事情不存在地办,我自己的 事情我自己处理好,华姐和华姐哥哥有点担心地说,小一你要吸取教训别乱来啊。 我做胸有成竹状说,这次不一样了,我有办法的。 我心里想,事情其实已经很明了,只要没有足够的证据能搞倒李家老二,指 望对方发善心,似乎是不太可能的。现在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周妤了,我拨了周妤 的手机号码,却是关机。他搜索这个号码搜索到的微信名称,和我在周妤电脑上 QQ上看到的是一致的,加了好友,然后等待她的通过。与此同时,我打开笔记 本电脑,开始连接周妤电脑的木马,出乎意料,很快就连上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去调用周妤电脑的摄像头,但调用失败了。木马因为代码 简洁,所以出现错误很不友好,只是返回了一个官方的错误代码。我恨恨地去查 周妤的电脑型号,摄像头配件代码,厂商,甚至去查看驱动程序的反编译代码。 一通倒腾后,发现了这个错误代码的含义:设备被占用。嗯,看来周妤是在 和人视频咯。 我把开始就启动的抓拍截图传到自己电脑,然后点开一张张地翻阅,周妤在 和一个妹子视频,这个妹子脸圆圆的和周妤有几分相似,在侧面的聊天窗口里, 他赫然看到这么几句话:“媛媛,我的手机昨晚摔坏了屏幕,今天你姐夫拿去修 了,QQ视频里聊吧。” 怪不得她电话关机,不加微信好友呢,原来是手机坏了,我暗自想到。不过 鬼知道她的手机什么时候修好,这时他突然又有了一个新的发现,就是周妤背后 的墙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之前是书房的一堵墙和一些装饰,现在变成了一扇窗, 而窗外是一片大型绿地。 这个绿地很眼熟,我把图片放大了,只能得出结论这不是他们在虹口的房子, 虹口的房子窗看出去是北外滩,视线很好,周边也没什么绿地。 我正在盯着图片出神,突然门开了,于妈妈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我大吃一惊, 下意识地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了。但合上的瞬间又觉得不妥,脸上很是尴尬。 于妈妈本来微笑的脸上似乎又多了一份调侃,意思似乎是你难道在看什么不 该看的东西?还是在和什么人视频?于妈妈笑着说,我是不是来得不巧啊,打扰 到你了。 我连忙摇头说没有没有,看了下手表发现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于妈妈有点嗔 怪地说,你一回家就躲到房间里,也不知道帮忙做做事的啊。说完她从床上抱起 菁菁,出门下楼去了。 于伯伯又没有回来吃晚饭,吃过饭后于妈妈继续看她的电视剧。我独自回到 房间,打开电脑继续跟踪周妤动态。 调用摄像头,发现电脑前面没有人。我又调用了麦克风,发现有一男一女在 说话,稍微有点远但说话基本能听清。我意识到这是周妤和李家老二在对话,把 音量放到了最大。 周妤和李家老二的声音很响,像是在争论什么,我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原 来周妤在抱怨李家老二,问是不是怀疑她外面有人了,不然为什么又是搬家又是 拿走她的手机。李家老二在忙不迭地解释着什么,周妤仍然是很生气的样子,说 手机要修一段时间不能先买个新的用吗?为什么要等这么久,没手机怎么生活。 李家老二继续低声下气地解释。周妤气冲冲地走到电脑旁,画面里出现了周 妤,她指着电脑说,没手机她只能在电脑QQ上和人联系,麻烦死了。李家老二 似乎又问了什么问题,周妤气鼓鼓地说,她今天大姨妈刚走,今天弄也白费劲, 等七天吧。 奇怪的是李家老二一点也不生气,问她什么时候来的,周妤说你出差那天来 的,怎么信不过吗?卫生间里有用过的卫生巾,你不嫌恶心自己去翻出来看。李 家老二像是松了一口气,没再问什么。 然后周妤说她明天要去一个健身房办会员,待在这里闷死了,问李家老二要 不要办个双人的。李家老二回答说随你随你怎么都行,但他最近出差多,陪不了 她,还是只办她自己的算了。 周妤又说了两句,在电脑前开始敲键盘,我担心她又要视频,发现我占用设 备,就赶紧退出来了。 我一边监视着周妤的聊天,一边打开李家老二的邮箱,发现自从回国后就没 有那种神秘邮件了。我拿着老五解密的文件,琢磨着这些数字和图片到底是什么, 大概这种阅读方式太催眠了,我不知不觉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朦胧中有人在捏我的脸蛋,我猛地醒来,发现身上披了一块毛毯,穿着一身 轻薄真丝睡衣的于妈妈微笑地看着我。于妈妈家有地暖,即使这个天家里一点都 不冷。于妈妈瞟了一眼我的电脑屏幕说,今天你一天都躲在房间对着电脑神神秘 秘的,我还以为你在看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呢。 其实色文小电影这种,是老五他们的最爱。我大概是运气好,一毕业就床伴 不离身,也不需要看这种排解寂寞。 我坦荡地笑了笑,发现于妈妈穿的睡衣领子开得很低,两个丰满的乳房都有 大半个球露在外面,这让我瞬间兴奋起来,也就玩笑地调笑她说,“许你看,就 不许我看吗?” 于妈妈大剌剌地坐在我的腿上,揪着我的耳朵说,“你的嘴怎么变得那么坏? 我当初看那个是身体上不满足,你这家伙女人不断的,再看这个就是变态。” “于妈妈你又说笑了,我这里还真没有。”说话间,我用手扶上了于妈妈的 腰,毕竟是怀了三个月娃的孕妇了,可不能有啥闪失, 于妈妈顺势搂着我的脖子,坏坏地问道,“那你在新加坡的两个月呢,是真 的吃斋念佛了还是找了什么女人没?” 我心想Leah这个春风一度的故事就不说了,但要完全说谎似乎也不好意 思,就伸手摸上了于妈妈微微隆起的小腹,转换话题说,“好像感觉有点能摸得 到了。” 说到了肚子里的宝宝,于妈妈满面春风,脸上都是一个母亲的骄傲,她按着 我摸着她肚子的手说,“你感觉到了吗?这个小家伙很有劲呢。” 我其实挺疑惑三个月不到的胎儿难道有很强的劲道吗?我更愿意相信是于妈 妈自己的心理感受,我轻轻抚摸着她小腹的曲线,手向下探的时候,摸到了几根 软软的从纯棉内裤上方爬出来的阴毛。这一瞬间,我的胯下的家伙不安分地就抬 起头来,顶住了内裤。 我清楚地知道于妈妈是一向是在SPA做下体护理的,现在阴毛都乱乱地戳 到内裤外面了,看来她怀孕后再没去过SPA,可能是担心对胎儿不太好吧。我 一边猜想一边顺手沿着那几根诱惑人的阴毛指引,伸进了她的内裤。 于妈妈没有阻止我,她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搂着我的脖子,任由我摸向她 的两腿之间。 越过茂密的阴毛,我感觉到她的阴部仿佛有股热气在一般,花瓣已是微微湿 润,我用手指轻轻爱抚和捻了几下她的小阴唇,她的下身已经迅速湿成一片,感 觉到花瓣也在颤抖着微微张开,像是渴望着拥抱久违的坚硬和充实。 随着我手间的动作,于妈妈开始发出细微的呻吟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她靠 近我的耳边上轻声呢喃着,“死小一,你摸得我都想要了。” 我有点担心地摸着她的肚子问“这个没关系吗?” 于妈妈红着脸摇了摇头说,“两个月以上就没关系了,我现在反应已经小多 了。” 于妈妈面对面地跨坐在我腿上,把自己的上衣从肩上脱下,她的睡衣很丝滑, 一下就掉在了腰间,整个上身都裸露在我的面前。我伸手脱掉她的内裤,感觉她 的下身涌出来的液体几乎都要把内裤沾湿了,整个下身都变得水扑扑的。 我贪婪地看着近在眼前的一对丰满粉嫩的大乳房,隐约地闻到一股依稀的奶 香味,怀孕后于妈妈的乳房明显大了一圈,乳头和乳晕都有变大,颜色变深。我 轻轻地把她的一个奶头含在嘴里吮吸,用手爱抚着她的另一个乳房。 于妈妈嘴里发出舒爽的呻吟声,她低头看着我吃奶的样子,轻轻地说,我现 在总会觉得乳房胀,你不会把我的奶水给吸出来吧。 我放开那个奶头,换了一只继续吃,一边说,“你就晃点我吧,现在没奶的 时候给我吃,哪一天有奶了肯定又舍不得给我吃了。” 于妈妈却把她柔若无骨的手伸到了我的下身,隔着裤子摸上了我的阴茎,一 边吃吃笑着说,“好好吃奶怎么会把这里吃得直挺挺地。” 我两手伸下去,撩起她的睡裙,尽情地揉捏着她丰满肥嫩的屁股,于妈妈的 屁股结实细腻光滑,手感棒极了。 于妈妈身体扭了两下,害羞地说,“我想要你进来了。” 我把睡裤脱下,硬挺的鸡巴翘起来几乎要贴到我自己的腹肌了。于妈妈用手 扶着它,爱怜地抚摸了两下,握着我的龟头,调整着自己下身的角度对准了,我 的鸡巴分开她的阴唇,随着她缓缓向下坐的节奏,一寸一寸地钻进了她温暖柔嫩 的阴道里。 于妈妈咬着牙,调整着自己的坐姿,轻扭着小蛮腰,直到把我的整支肉棒都 全部吞到底为止。她吻上了我的嘴,伸出香舌到我嘴巴里,和我湿吻了一阵,娇 喘着说,“感觉真好,我都有三个月没吃到你这个小东西了” 我两手托着她丰满的美臀,开始轻柔地进出她的甬道,一边挑逗地问她, “那你想了怎么办,看小电影自己弄吗?” 于妈妈掐了我一下,面带春意地说,“那怎么会,我还怕影响我的宝宝,想 了也只能忍着” 我略微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于妈妈一面爽得大声呻吟,一面断断续续地说, “你轻点,轻点,不要惊动了宝宝” 我用嘴追逐着她饱满肥嫩的乳肉,叼住已经硬硬的乳头用舌头轻轻地舔着, 于妈妈的下身一阵不由自主的抽搐,爱液又随着她的抽搐一股一股地向外涌出。 我促狭地说,“今天的骚水好像特别多啊”于妈妈颤抖着声音说,“都给你 忍了快三个月了,能不多吗?” 于妈妈似乎已经不满足于我的节奏和速度,她搂定我的头颈,开始自己活动 着腰主动地套弄着我的鸡巴,一边嘴里啊……啊……地呻吟着。我配合地迎送着 她的下身,坚硬粗大的阴茎在她充满了爱液的阴道里进出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于妈妈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浓,我感觉她抱着我的胳膊开始用力起来,她咬着 牙关,发出嗯嗯的声音,下身加快了速度,我知道她快要来了,就端着她的屁股, 来了一波快速的抽插,于妈妈的头一下向后仰去,身体绷直,一边摇着头一边大 声地淫叫着,阴道里一阵颤抖和抽搐,我奋力地把鸡巴捅到她阴道的最深处,她 抱紧了我,浑身都在哆嗦,阴道里更是肌肉的不停收缩着,于妈妈来高潮了,我 能感觉到一阵热流随着她阴道的抖动浇在了我的龟头上。 高潮后的于妈妈软软地趴在我肩上,大口地喘着气,丰满的乳房死死抵住我 的我胸膛、我轻轻爱抚着她的臀和背,说,“于妈妈……” 于妈妈抬起头,眼神迷离地看着我说,“就我们两个的时候,不要叫我于妈 妈好不好” 我嗯了一声,但觉得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于妈妈红着脸凑到我耳边说,“你 是我肚子里的孩子他爸,你叫我孩他妈好不好” 于妈妈的爱液从下身滴滴答答流出来,把我的下身都打湿了,我一边亲吻着 于妈妈一边说,“孩他妈,你的水真多” 于妈妈听到我喊他孩他妈,阴道里又猛地抖动了一下,她疯狂地亲吻着我的 脸和脖子说,孩他爸,我还想给你生宝宝,生好几个。 我听了是吓了一跳,不过我就当这是女人高潮时候的胡话了,我看她已经准 备好了,开始了新一轮攻势,于妈妈幸福得嗷嗷直叫,更是主动地挺腰收腹,主 动地迎合着我的抽动,动作幅度比我还大还猛。 我有点担心地说,孩他妈你这么用力不要紧吧。于妈妈色色地笑着说,我练 了三十多年舞蹈,腰上的力气不见得比你小呢。 “孩他妈你的奶真好,又大又圆又软”我一边享受着于妈妈在我身上跳动着, 一边痴痴地看着她晃动着的丰满的乳房。 于妈妈的脸上春意如水一般,她色色地低声说,“难道我的逼不好吗?” “当然,下面更好”我尽情享受着于妈妈那少妇柔润滑腻的嫩屄,丰腴白嫩 的屁股,我的鸡巴变得更硬更涨了。 于妈妈用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用嫩屄用力夹着我的肉棒,嘴里不停喃喃说 着,“太爽了……啊……太爽了……我又要来了……” 我的膨胀到要爆炸的肉棒也受不了,我搂紧她的腰,下意识地耸动着我的腰 和臀,把坚硬的肉棒拼命往最柔嫩的骚逼深处送去。 于妈妈紧紧地抱着我,浑身都在剧烈扭动着,嘴里语无伦次地说,“小一宝 宝,孩他爸,我又要来了,你快点射进来,把你的小小一全部射到我的骚逼里, 射到我的子宫里。” 在于妈妈的极致高潮下,我也无法再忍,只觉得下身一麻,精液一股一股地 冲出龟头,直飙向于妈妈的骚逼深处,于妈妈的花心被我的阳精喷射,也一阵阵 颤抖着涌动出大量的爱液,我感觉自己一直像射了二十几股,才停下来,于妈妈 的骚逼一直紧紧地裹着我,像是要榨干我的肉棒。 高潮平复的于妈妈瘫软在我怀里,我摸着她的头发说,孩他妈你怎么今天这 么猛。于妈妈狡黠地笑了下,说我要不表现得浪一点,你再弄半小时也出不来诶, 那么久我可陪不了你。 于妈妈站起身,我的被精液和她的淫水浸透的肉棒从她体内拔出来,她的阴 道口一下涌出大量的液体,夹杂着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水。她拿起纸巾擦了下自己 的下身,然后半蹲着把我的鸡巴叼在了嘴里,把上面舔得干干净净才吐出来。 我陪于妈妈洗好澡,帮她吹好头发擦干身体,她侧躺在我的床上,含情脉脉 地看着我说,来,我哄你睡觉。

评分完成:已经给 战龙魂 加上 1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