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妈的不伦亲情 (27)【作者:supersavage(佛系特攻)】

作者:supersavage(佛系特攻) 字数:11941 我妈无意间的这句话更让我胆战心惊了,我不由地在想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硬着头皮说妈你喝多了,说什么呢。我妈笑了一声,说你小姨之前夸你爸 冷峻酷炫,有男子汉气。昨天又夸你阳光帅气,我是女人我会听不出她在想说什 么。 我说那也太扯了,一个是你老公一个是你儿子,就算想,最不能说的人就是 你吧。 我妈翻了个身,呻吟了一声,说胃不舒服。我伸手进她的怀里,帮她轻轻按 摩下,我妈又说,你爸榆木疙瘩勾引不动,你虽然假装老练,实际上还是个初哥, 她大概也就是嘴上浪一浪算数。 我小心翼翼地问,那小姨自己过得不如意吗?我妈说,你小姨夫是个花花公 子,当初也是贪图你小姨的美貌,但看脸总是腻得快,很早就不着家了,应该是 外面有相好的了。我说那小姨还不给他闹翻天啊,我妈说一个是之前态度好,闹 一次收敛一次,二一个钱是一分不少地往家里拿。但好不了多久就又出去浪了。 我说那小姨还不赶紧离婚另过呢。我妈叹了口气说,离婚女人能过得舒坦吗? 我说可以另找吧。我妈笑了,说这年头大姑娘嫁不出去的多的是,一个离婚 女人,要么单着,要么只能找老头过,不会比现在幸福多少。 我看我妈今天喝上酒讲话很放得开,就试探地问,那万一,我说万一,妈你 和爸离婚了怎么办。我妈一点没有惊奇的样子,说那我就很开心啊,我去投奔我 儿子小一,跟他过啊。听到我妈这样说,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动,按摩她肚子的 手也慢慢向上移,开始轻轻爱抚她的乳房下沿。我妈打开我的手,说你别乱动啊, 乱动害我恶心我会吐的。我心想头一次听说摸个乳房还能摸吐了的,就不顾她的 反对,继续揉捏她丰满的奶子。我妈轻声呻吟了一下,说你这算乘人之危,乖一 点,别乱动。沉吟了一下,我妈又说,不过你也别担心,我不会干扰你的生活, 你该恋爱结婚恋爱结婚,该生娃生娃。将来我还可以带孙子,想想就感觉很好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我妈却突然翻了个身看着我说,诶,今天是我喝醉了 还是你喝醉了,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我慌忙答道,不是不是,你前面不是说 小姨离婚嘛,我就顺口假设了一下。我妈把我的手从身上拿开,说你赶紧滚回你 的床上睡觉去,我看你是欺负我酒醉糊涂,瞎套我的话。我只好讪讪地照办了。 我妈沉沉地睡去了,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之前每天忙得跟鬼一样觉得很疲 惫,这两天逍遥了,每日无所事事,又会觉得无聊。 早上我照旧准时醒来,妈妈还在背对着我沉睡。我上好厕所,看表时间还早, 就钻到妈妈的被窝里,从背后搂紧了她。虽然妈妈也不年轻了,平时也不施粉黛, 但她身上那种特有的芳香还是深深吸引着我。我轻轻撩起她的睡衣,自己赤裸的 胸膛紧紧贴着她的丝缎般光滑的后背,下身紧紧贴着她柔软丰满的屁股,两只手 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爱抚揉摸着。女人的魅力,很大部分来自于肌肤的白嫩,妈 妈毕竟干过特种兵,身体上的肌肉还是发达有力,也正是如此,虽然体表脂肪比 以前大概多很多了,但有骨架和肌肉的支撑,一点没有中年妇女的那种肥肉堆积 的感觉,反而有一种线条的美。搂在怀里柔中有刚的那种感觉,特别令人沉醉。 在我的反复抚摸下,妈妈的乳头慢慢地硬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妈妈迷 迷糊糊地醒过来,等她反应过来我抱着她在爱抚,她带着笑意扭过头来亲我了一 下,然后意识到我把她的乳头摸硬了,她面带嗔怪地推开我的手,说要死了,大 清早上的做这个。妈妈翻身坐起,伸手去床头柜摸手机看时间,我趁她弯腰飞快 地亲了她乳房一下。妈妈皱了下眉头说,别弄了,一会儿戴胸罩磨得疼。 妈妈梳洗打扮好,换好一身职业套装,脸上简单处理了一下,然后穿上一条 肉色的丝袜,站在穿衣镜前,丰满的乳房把衬衫顶得高高的,浑圆的肥臀把短裙 撑出诱惑的形状,再加上肉色丝袜下的打长腿,一个美艳端庄的少妇出现在我面 前。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她的短裙,抚摸她细滑丝袜下包裹着的丰臀,妈妈故 意扭了扭屁股,说只许摸一会儿啊,不许干别的。紧致有弹性的肥臀上传来的销 魂触感真是让我欲罢不能,我妈却心不在焉,用眉笔还是唇笔继续补她的妆。这 时候我心里真的暗下决心,妈妈是我的,我要给妈妈床上和生活中的幸福和满足, 永远永远。 在二楼吃早饭的时候,妈妈说舅妈昨天给她打来电话问我的情况,我妈说身 体还好,精神有点萎靡,回家休息下散散心。我听妈妈这么说,心里也有点不是 滋味,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妈妈说你回来的事情没和舅妈说吗?我看你的舅妈虽 然已经和我们家没有关系了,但对你的关心还是真心实意的,做人要感恩,我把 她的微信推给你,自己加吧。回家躲清闲可以,但不代表六亲不认了。我点了点 头,照办了。 妈妈去开会,我又无聊了。我无精打采地回到房间,觉得实在是无所事事, 用宾馆里的机顶盒看了会儿片子,小姨给我打来电话,问我白天有事没,没事的 话可以去他们单位玩,他们有个职工活动中心,健身游泳搓麻将样样齐全。我想 想也的确没什么事,就答应了。 因为有小姨打过招呼了,我顺利地进去了,说真话这个活动中心设施非常豪 华,泳池,健身房都是高档水平,连羽毛球场地都是全程空调标准灯光的那种。 出乎我的意料,在锻炼的人还不少,健身房里几个从跑步机上下来的年轻姑 娘和我搭讪,我陪她们聊了会儿,也奇怪地问她们怎么不上班在锻炼,她们回答 说是做国际投行业务和外汇交易的,早上9点才下班的,想出身汗洗个澡再回去 补觉。 几个姑娘姿色身材都还不错,就是脸上有点疲惫,懒洋洋的。小姨半道进来 了,看我在旁边和人闲扯,有点不高兴,说让你锻炼身体,你跑来聊天了。几个 妹子吐吐舌头溜走了,说信用卡部的部花是惹不起呀。小姨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坐 下,从拎的塑料袋里取出香蕉橙子和一瓶脉动递给我。 小姨接过我剥开的香蕉,有点不高兴地说,现在的小姑娘一点不矜持,见了 什么陌生男人都敢搭讪。我说也不算陌生啊,人家都知道是信用卡部一枝花的外 甥呢,小姨哼了一声,说我看她们都是花痴,你可别着了她们的道,这种被扔到 国际部熬夜的,都是没前途的妹子,每天除了瞪着眼睛寻摸忽悠个金龟婿,脑子 里不装其他事的。我说就扯了两句闲天不至于吧。小姨把吃剩的香蕉皮往桌上一 丢,赌气地说,你就是看谁都比你小姨亲,还帮着外人说话。我赶紧陪笑脸说, 小姨你看你是花级人物,怎么会跟她们置气呢。 小姨带我到楼上的茶道的地方,开始泡功夫茶喝。我疑惑地问你怎么不好好 上班,能溜出来这么久呢。小姨叹口气说,现在有了移动支付,信用卡部生意一 落千丈,今天领导出去开会了。办公室里都是打酱油的,反正业务少得可怜,大 家都找借口溜出去玩了。小姨品了一口杯中茶,说像我这样还待在单位的属于良 心员工,其他人早奔到什么shoppingmall去潇洒了。我也有点同情 小姨,工作无聊没有追求,家里冷冷清清,小姨虽然泼辣本质也是有点宅不爱出 去凑热闹。 我感觉她也真的是够闷的。我问她为啥不考虑生个孩子作伴,小姨眼光有点 黯淡,说你小姨夫年龄小就是个小屁孩,根本没有家庭责任的,我一个人怎么带 啊。我说小姨夫家那么有钱,不考虑生几个接班人吗?小姨说你姨父在他们家排 行老三,他大哥二哥已经跟下猪崽似的生了一堆娃了,不在乎老三有没有。 我突然想起兰姐的事,试探性地问小姨能不能借个十万块钱,半年还。小姨 惊诧地问你借钱干什么用呢,我胡乱编了个借口,小姨显然没有全信,但她还是 很痛快,说我有张卡上正好有15万,你拿去用吧,也不用还了,我知道你妈准 备在上海给你买房子,小姨这个就当给你和你妈添了份子钱了。 说完小姨就直勾勾地看着我,眼神很复杂。我低头喝茶,掩饰着自己的慌张。 这时小姨开始脱她的制服外套,露出里面翻花领的衬衫,一对坚挺的乳房若 隐若现。我有点吓到了,心想不会在这里把我给办了吧。小姨扑哧地笑了,说你 想得美啊,以为我会把你怎么样吗?拜托这里是公共场所,就算你思想不健康咋 咋地,我也会挑个地儿的。我结结巴巴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其实 我也理解很多事的苦衷,有的事我经历了觉得有点荒唐,但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我自己会想通,不会跟任何人说起的。 说完我起身说小姨我先去洗澡了,刚才累了一身汗。小姨说你傻乎乎的,洗 了澡你还穿这身吗?不等于白洗了,你的衣服都在小姨家,跟小姨回家去洗吧。 我说你变本加厉要翘班了啊。小姨撇撇嘴说怕什么,我下午下班前赶回来点 了卯就可以了。我想想也是,正好去小姨家把我的行李收拾了带走去妈妈宾馆。 去小姨家的路上,我的手机微信响了,小姨一把拿过去说我看看,然后对我 说,你妈的微信,说中午他们会就开完了,下午是组织到市内景点参观,她不想 去了,问我在哪里。我心里有点紧张,担心我妈在私聊里说点啥不该说的,虽然 之前聊天都很正经,但还是有点害怕。我打算伸手去拿我的手机,小姨躲开了, 狡黠地说,你要回什么,我帮你回,你认真开车别玩手机给拍照了。我说你就帮 我回个我在外面,中午就回宾馆。小姨啧啧地说看这娘俩如胶似漆地,一有机会 就待一块儿啊,真是母子情深。小姨发完微信,把我的手机往中控台一丢,说你 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可没兴趣看你什么香艳八卦。 在小姨的一再坚持下,我被小姨弄到她的按摩浴缸里,其实我只是想冲一下 就好的,但小姨调好了按摩浴缸,执意让我躺在里面。身前身后有很多道水柱轻 柔地冲刷着身体,的确舒服,我坐了一会儿,在一阵阵袭来的困意中,不知不觉 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在半梦半醒之间,还觉得有点 奇怪,这是谁找我,还需要用喊的呢?喊声越来越近,我一下从梦中惊醒,原来 是妈妈一路喊着我和小姨的名字冲进了主卧。卫生间的百叶窗被小姨打开了,妈 妈一进来就看到我光着身子在泡澡。妈妈的脸红了一下,有点嗔怪地说你大白天 洗澡不拉窗帘。我惊奇地问妈你怎么来了,我妈说不是你叫我来的吗?我正想再 问什么时候叫你的,猛然想到是小姨曾经用我的手机回过微信,看来是她捣的鬼 了。 我才反应过来,我妈已经在背着我麻利地脱衣服了,一边嚷嚷着你洗好了赶 紧出来,我冲一下,过来的出租车上没有空调,把我给热得,出了一身汗。我说 我是快出来了,不过她这里有独立的淋浴间,你进来冲吧。我妈毫不避嫌一丝不 挂地走进来,去角上的淋浴间调水温。我问小姨呢,妈妈说我进来就没见到人, 是出去买什么去了吧。我爬出浴缸披好浴巾说要么妈你也在这里泡泡冲冲,我妈 满头的沐浴露,说才不要,那个我试过,太舒服了不想起来了。我走到她身后, 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说妈我给你搓搓背,擦一擦吧。我妈把水关了说你走开, 什么搓背擦背的,你就是想占点便宜,你小姨马上回来了,别闹。我索性搂住她 的腰,你说对了,我就是想占点便宜。 我妈扭过身来,用手拍了拍我的屁股说,乖一点,注意场合哈。我贪婪地看 着妈妈胸前两个丰满浑圆的大奶子,开始用手轻轻抚摸起来,我妈顾不上和我纠 缠,只是抓紧打沐浴露和冲洗,我忍不住要去吃她的乳头,我妈却一把把我推出 了。她脸带怒意地说,你怎么说了不听呢,再弄一会儿,你下面翘起来了,一会 儿给你小姨看见了。 我只好老老实实离开,用浴巾擦干净身体和头发,觉得有点饿了,就去餐厅 找吃的,这时小姨拎着一堆打包盒回来了,面带笑意地对我说,小一你克服一下, 中午就是盖浇饭了,我和你妈吃点凉皮就好。小姨回房间和洗好澡的我妈叽叽咕 咕了一阵,我妈穿了一件很暴露的带点镂空的睡衣出来了,但上身披了一件披肩, 遮住了点若隐若现的乳房。小姨一脸鄙视的样子,嘟囔着说,这么性感的内衣, 被你妈搭配披肩,显得不伦不类的。 饭后我妈和小姨在餐桌上聊天,我径自回书房玩电脑。大概半个多小时候, 小姨过来对我说她要回单位假装积极一下,下午打完卡就回来,让我和我妈等她 回来一起出去吃湘菜。说完小姨风风火火地走了,我妈收拾好厨房,出来百无聊 赖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给妈妈倒了杯水,紧挨着她坐下,说妈,现在这个场 合行不? 我妈敲了我下额头,说你这满脑子尽想着什么呢,我不跟你皮了,我累了, 去睡个午觉,起身端起茶杯进了小姨的卧室。 我愣着神看着妈妈穿着小姨那件短得刚够遮住屁股的镂空的黑色睡衣,扭着 屁股进房间了,却没有反应过来。这时我的微信音频响了,一看是舅妈的,才想 起昨天加了舅妈微信,舅妈都还一直没验证通过。迟疑了一下,我接起电话,听 到舅妈在那头说,死小一死到哪里去啦,玩失踪玩high了啊。我咳了一声, 说你不是都知道么,我回家休息几天。舅妈又说哪有回家休息连微信都休息了的, 分明是欠了什么风流债,不负责任当起鸵鸟来了。我只好尴尬地笑了一声,说好 吧。 舅妈说你还回来吗?还打算永远失踪啦?我说我歇几天就回去了。舅妈嗯了 一声说,你可别忘了国庆前后你们要集合培训的事儿,我惊讶地说这些你都知道 吗? 舅妈哈哈笑了,这是你于伯伯安排的,我能不知道吗?好吧,你回到老家逍 遥的这几天,有没想舅妈? 我认真思考了舅妈的这个问题,从情感上,和舅妈之间是非常纯粹和放松的 情感,但内心深处却是有着恐惧,担心成为彼此的过客,又不敢抓得太紧。我正 在迟疑,舅妈在那头叹了口气说,算了算了,也不知道你是不方便说还是不好意 思说,我不为难你了,在家里玩得开心点,别忘了伺候好你妈妈。说完又吃吃地 笑了。我硬着头皮回答说,我代表我妈谢谢你关心啊。舅妈说你是得谢我,哈哈, 不聊了,有什么微信上说吧。 这时我妈的声音从卧室里飘出来了,问谁的电话啊。我往她的房间走去,一 边走一边回答说舅妈打来的。我妈哦了一声,我走进房间,她正在侧躺着,看着 手机。我说妈你不是睡觉吗?我妈说你电话那么大声,我睡得着吗?我坐在床边, 我妈用被单把身体裹住了,只留了雪白的小腿在外面,我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小 腿,妈妈闪躲了一下,说别乱动,痒。我索性把手游走到她的光滑柔嫩的大腿上, 说这里也痒吗?我妈打了我一下手,说你这毛手毛脚的,摸到哪里都痒,赶紧拿 开。 我顺势躺到妈妈身后,紧紧贴着她的后背,手顺势从大腿游走向上,越过胯 部,停留在她的小腹上。妈妈放下手机,叹了口气说,你不会是又想了吧。我嗯 了一声,开始轻柔地隔着睡衣抚摸她的乳房。我妈坚决地把我的手给拦住了,说 大白天的,不像话啊。我说没关系的,我去拉窗帘。小姨家的窗帘是电动的,我 在床上按了下开关,窗帘就自动合起来了,房间里一下暗了好多。我妈按着我的 手还是没有松开,说我还没同意呢。我笑着说,不管了,你不同意我就强行来。 我妈扑哧一声笑了,说你还长出息了,你能强行得了我吗?我心想这有何难, 我手上用力,想扳开妈妈的胳膊。不料妈妈突然钳住我的手,然后胳膊肘用力卡 住我的脖子,一个翻身就把我压在身下,然后换手卡住我的脖子,说服不服?我 努力了两下想挣脱,都失败了,只好放弃。我妈松开我的手,故作失望的样子说, 哎呀真怂,我还没用力呢。我有点不甘心,右手一获自由就偷袭她的左胳膊,想 把她从身上拉下去。我妈反应很快,左腕一翻就把我的右胳膊给扭住了,右手在 我的脸上拍了拍,说你要不是我儿子,我这可就是一记铁拳了。我愤愤地说,不 愿意就算了,怎么还打人呢。 我妈却俯下身,在我嘴巴上亲了一下。说诶呀你这个笨儿子,妈小时候教你 的都忘记了。我想起小时候身体弱,在部队大院里玩老被其他孩子欺负,我妈曾 经在家里教过我一些非常简单的格斗术,多少能抵挡一些拳脚。后来身体长开了, 就不在害怕他们了,中学里打架也是赢多输少,直接力气取胜了,反倒不太注重 技巧了。我妈原先是特种兵里有名的霸王花,生我之后转做了教官,后来大概是 照顾我爸的面子,推选去读了军校,还自己考上读到了硕士。 我爸是涉密岗位的,军衔高得吓人,但我自始至终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只是肯定是技术工作,不用打打杀杀的那种。我父母本来都以为要在部队里过一 辈子了,后来一纸命令就都转业了。我爸是个孤儿,无处可去,就随我妈回了家 乡,虽然是个三四线小城市,但比从前的深山老林山沟沟可是强太多了。我妈上 军校的几年,我上小学了,我被送到了姥姥家,都是姥姥和几个姨妈带大的,所 以几个姨妈,特别是小姨,其实相处时间不比我妈少多少。 我不服气地说,谁知道呢,说不定我的基因遗传了我爸的,天生不能打啊。 不料我妈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嘴里说不可能,说完可能又觉得不妥,改口 说,你爸智商那么高,你咋没考上北大清华呢。我说大脑大概遗传你的,身体遗 传了我爸了。我妈扑哧笑了,捏着我的脸蛋说,你这是在说你妈脑子笨吗?你妈 我也是正规考上的国防经济学硕士,你呢?你就上个小本科,自己不努力,还赖 上你妈的智商了? 我妈骑着我叙了这么半天旧,大概觉得累了,从我身上下来仰天躺在床上。 我翻身上去搂紧她,在她的嘴唇上亲了几下,我妈假作嫌弃地扭过头,说手 下败将……我看着妈妈那美丽的脸庞,一头秀发几缕弯曲的发丝粘在前额上和假 作傲娇的表情,心里一股欲望升腾起来,我用手抱着她的脸,疯狂地亲吻她的嘴 唇,妈妈假意抵抗一下,也就顺从我的热吻,忘我地和我接起吻来。我一边亲吻, 一边向下拉妈妈的衣领,妈妈嗯嗯了两声,自己摸索着把睡衣胸前的两个扣子解 开,原来这个情趣内衣两个小搭爿打开后,两个乳房可以整体地露出来,我一边 亲吻和品尝着妈妈的香唇和甜甜的舌头,一边用手揉捏着她胸前浑圆丰满的奶子, 不时地用手心按摩着她越来越坚挺的奶头。 妈妈的奶头完全硬起来的时候,妈妈松开我的嘴唇,满脸红晕地说,你这个 小色狼,调戏自己的亲妈倒是一把好手。我一边亲吻妈妈雪白而修长的脖子,一 边用手向她的下身探去。妈妈昂起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快把我的小裤裤脱掉, 我说嗯?为啥。妈妈羞涩无比地说,再不脱就就都打湿了。我把手伸进她的睡衣 里,伸手扯下了妈妈的内裤,果然在前面已经有一点点小的湿迹了。我顺手在她 胯下摸了一下,毛茸茸的小森林下面,大小阴唇都已经因兴奋而胀胀的,阴道口 上开始有黏黏的液体粘在小阴唇的内侧。整个阴部如呼吸一般轻微张合着,一股 热气腾腾的感觉。 我把妈妈的内裤丢到一旁,故作惊讶地对妈妈说,你这内裤是不湿了,都抹 在小姨的床单上了怎么办。我妈呀的一声坐起身,用手捂着自己下身,六神无主 地说要么算了吧,真把小姨的床给弄得一塌糊涂的怎么办。我促狭地说,你别往 外流水就没问题啊。我妈虎着脸说,你又胡说八道。我半跪在地上,把嘴巴凑到 妈妈的阴户前,说你要是想要,就求我,我会想办法,不然就算了,别把小姨的 床单弄脏了。妈妈不吭声,只是仰面倒在床上,喘着粗气,我把嘴凑到她阴部, 舔了下她的粉嫩湿润的阴道口,妈妈的大腿和下身肌肉一下紧绷起来,身体却放 松无力地喘息起伏着,我挪开她的手,开始细细地品尝妈妈腿间的美味。我舔舔 她的阴道口,用嘴巴含住她的阴唇在嘴里搅动,又用力吮吸她的阴蒂,几个回合 下来,妈妈的阴部连续地收缩放松,阴道口不自觉地张开着,像一朵盛开的花。 妈妈呻吟着说,求求你小一。我停下口活,故意问,求我什么,求我不要舔 吗? 妈妈痛苦地说,求你继续,再多一点。我用力地吸吮了几下她的阴部,在她 的大声呻吟中我爬上去亲她的嘴唇,把口唇上粘着的她的淫水都抹在她嘴巴上。 妈妈翻了个白眼,红着脸说,讨厌。我没理她,说你求我什么。妈妈呻吟着 说,求求你插我,我说插哪里,说清楚。妈妈喃喃地说,插我的骚逼。我装作不 耐烦地说,怎么像挤牙膏似的,问一句答一句,用什么插,怎么插。妈妈伸手到 我的短裤里,一把握住了我的阴茎,说用小一你的大鸡鸡,插妈妈的小骚逼。我 说那你不怕弄脏床,我妈说怕。我说那你待会儿都听我的?我妈点点头,说都听 你的。 我走到书房,把我的盖的毛巾毯拿过来,垫在我妈的身下,我妈短暂的惊奇 后,笑着捏了下我的屁股,说鬼点子还是多。我说我做到承诺了,现在该妈妈你 了,妈妈你来吃一下。我站在床边,阴茎高高地翘起,妈妈听话地跪在床上,开 始用樱桃小嘴吃起我的肉棒来,我看着妈妈纤细的腰身,挺翘的肉臀,伸手下去 捏着她的两个垂下的奶子,享受着我的肉棒在妈妈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妈妈的香 舌不停地在我的龟头处搅动,舔得我心花怒放。我用手轻轻地抓着她的头发,开 始自己挺动起肉棒来,抽插了没几下,妈妈一阵干呕吐出了肉棒,用力咳嗽了两 声。我关心地问妈妈怎么了,妈妈哀怨地看了我一眼说,你那个那么长那么粗, 插到我喉咙里了。 我的肉棒上亮晶晶的,都是妈妈的唾液。我坐在妈妈身边说,妈我下一个要 求,是你骑在我上面动。妈妈的脸通红,说羞死人了,我不会。我逗我妈说,你 不是在上海学习过的吗?我妈别过脸去说,我忘了。我把妈妈拉起来,让妈妈跨 坐在我的身上,把她的睡衣全脱掉,妈妈雪白柔嫩的身体全部被我抱个满怀。我 在妈妈耳边说,我坐着,你骑在我身上,我来动。妈妈点了点头,身体紧贴着我, 然后抬起点屁股等我的鸡巴插进去。我却没有行动的意思,说你自己用手把它放 进去,妈妈羞羞地打了我一下,然后伸手下去,摸索着我的阴茎。我按了下她的 头,说你低头自己看着,妈妈低着头,看着自己用柔嫩的小手扶着我的硬撅撅的 阴茎,然后轻轻地摇动自己的屁股,一点一点地把我的阴茎吞进了她的骚逼里。 我搂着她的屁股,用力向里一捅,在妈妈的一声高亢的叫声中,我的鸡巴穿 过妈妈颤抖着的湿润温热的阴道,塞进了妈妈的阴道最里面。妈妈头高高昂起, 呻吟声中是无上的满足,她用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臀,手搂紧了我的脖子,我 也死死按住她的屁股,母子二人以最紧密最亲密的姿势,死死地纠缠在了一起。 妈妈从刚才的失神中回味过来,脸贴着我的脸说,小一你的鸡鸡好长,插到 妈妈最里面心坎坎里了。我说妈妈你舒服吗?妈妈点头说舒服舒服。我又追问怎 么个舒服法?妈妈说舒服得就想一直这样夹着你的热腾腾硬梆梆的鸡鸡。我说动 一动不好吗?妈妈说动起来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里面的水水就要忍不住地往出 流。我咬牙说,那你就流点出来,不怕的。说完我捏着妈妈的肉屁股,开始一下 一下地挺动我的肉棒,妈妈开始失声地呻吟起来,阴道里的嫩肉也忍不住不停地 抖动抽搐着裹夹我的肉棒,在不断涌出的浪水润滑下,妈妈的阴道越来越湿润。 随着抽插越来越顺畅,我开始加大了力度,每次抽插都深入见底,妈妈也配 合地拼命摆动自己的臀部迎合着,大张开自己的双腿,把自己的骚逼不停地往我 的阴茎上面挺动迎送着。我看着妈妈的动作越来越自主和流畅,忍不住笑了,说 妈妈你自己动得很好啊。妈妈喘着气说,用力点,再用力点。 我往上动了动,索性躺在了床上,变成了妈妈骑在我腰间的动作。我扶着她 的腰,帮助她找着上下前后运动的角度,妈妈大概觉得跪得累了,改变姿势成为 蹲在我身上的姿势。在这样的姿势下,她开始大力地上下运动她的腰胯和臀部, 用她的骚逼上上下下套弄着我的硬翘着的肉棒。我腾出双手,抚摸着她随着身体 跳动着的一对大奶子,低头看着我的肉棒在妈妈暗红色的骚逼和毛茸茸的阴毛间 忽隐忽现,时进时出。妈妈大概自己骑得累了,俯下身亲了我一下,说小一你答 应我一件事,我说什么事。妈妈羞赧地说你和我一起高潮好不好。我说前几次不 也一起吗?妈妈摇摇头说,以前每回我都高潮了好几次了你才射。我奇怪地问, 那样不好吗?不是多高潮几次才好嘛。妈妈说傻瓜,多几次高潮到后来身体很不 舒服的,像虚脱了一样。 我说那你第一次高潮来得太快,我肯定来不及射啊。妈妈想了想,那就两次, 小的不算,大的最多两次。我说好吧,其实我很多时候也是尽量逼自己早点出来 的。妈妈叹了口气说,第一二次最敏感最刺激,后面也刺激,但里面麻木了,感 觉下去很多。我说那妈妈你要表现得风骚点啊,我就会早点出来了。我妈说,呸, 不嫌羞,我已经和自己儿子做爱了,还不够风骚浪荡的。 我开始从下向上猛地挺动我的鸡巴,在她的肉洞里使劲进出,妈妈伏在我身 上,浪叫不已,我把她扶正,她自己直着腰,挺着逼,拼命地吞吐我的肉棒。在 我的用力抽插和她自己的奋力上下运动中,妈妈攀上了今天的第一次高峰,她的 阴道里一下狠狠地夹紧又放松,伴随着一大股淫水蜂拥而出,妈妈直着身子,腰 和大腿都肌肉猛地收缩,迎来了骑在自己儿子肉棒上的第一次高潮。在妈妈阴道 里一阵一阵地无意识地抖动结束后,妈妈瘫软在我的身上,下身涌出的淫水淋淋 漓漓地浇在我的龟头和阴茎上,我的整支肉棒都被她的淫水浸透,涌出阴道口的 直接把我的阴毛和蛋蛋都打湿了,还有一大股淫水直接流到了下面垫着的被单上。 妈妈趴在我身上,身体起伏着,说几点了,你小姨快回来了不。我看了下墙 上的表,才4点不到,说妈妈你不要急,小姨5点才打卡下班。我把妈妈放倒在 床上,把她的双腿向两边打开,露出毛茸茸,湿答答的小逼,充血肿胀的大小阴 唇和全部露在外面粉红色的阴蒂像在呼唤着我的肉棒,阴道口如水帘洞一般被半 透明和乳白色的液体覆盖。我跪着上前,扶着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插进了妈妈的 体内。 妈妈的阴道很湿润,很顺利地纳入了我的大肉棒,妈妈用手扶着我的腰,一 脸陶醉的表情,说别忘了等下射进来啊。我说妈你是安全期吗?这么放心的。我 妈白了我一眼,说前天你霸王硬上弓的时候,也没见你问我啊。我不好意思地说, 那天太紧张了,忘记问。我妈哼了一声说,当然不是,现在让生二胎了,我想让 儿子给我种个二胎,给咱家再上个户口。 我大吃一惊说,停住鸡巴说,这样不好吧。我妈说有什么不好的,我都不怕 你怕什么。我说咱们是近亲,如果有了孩子会不会有缺陷啊。妈妈说这个我比你 清楚,只比非近亲的危险高一点点,何况现在检查缺陷的办法多了去了。再说了, 你年轻的精液不比年纪大的好多少倍,这个质量优势早抵消了。我妈拍了下我的 屁股,说怎么不敢来了啊,快点啊,我的里面痒痒的,赶紧往里捅啊。我心想反 正前天也做过了,真要有也是天意了,咬紧牙关继续动起来了。妈妈在我身下不 停地浪叫着,我把她白嫩的长腿抬起来,让她的逼朝上,然后从上而下,如打桩 似的捅着她的小逼。 渐渐地妈妈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脸上胸前的红晕越来越厉害,妈妈不安地扭 动着身体,只是催促我快点用力点,我知道妈妈的高潮又快要来了,为了这次能 母子同步高潮,我一边亲吻她,一边揉捏她的大奶子,妈妈也伸手去抚摸我的睾 丸,在她的刺激下,我的射意也越来越强。妈妈脸红扑扑地对我说,科学说性高 潮的时候怀上的宝宝最聪明健康,你要努力呀。 我苦笑了下,加快了动作频率,妈妈开始不停地淫声浪语刺激我。在她的喘 息声中,我更是加快了冲刺的力度,妈妈痴痴地看着我,抚摸着我的脸颊,说小 一宝宝快一点,妈妈要你的硬棒棒,要你的精子,要怀你的宝宝。我用力亲着妈 妈的嘴,也无意识地喊着妈妈妈妈,我要射进你的逼里,搞大你的肚子。妈妈露 出灿烂而满足的笑容,一边亲吻我一边说,快点快点,妈妈的身子不行了,就快 要泄了。我的生物本能被激发出来了,本能驱使我把身下这个美丽性感,健壮智 慧,丰乳肥臀的花朵般的女人占有做自己的传宗接代的最佳对象,我的后代的最 完美的母体,我开始像野兽一样地疯狂抽插妈妈的水淋淋的小逼,在她的阴道的 不断抚弄和包夹下,鸡巴越来越爽,龟头越来敏感。 妈妈先一步到达了高潮,她高亢而颤抖地叫了几声,身体一下绷紧,双手死 死地掐住了我的背,阴道里疯狂地蠕动和抽搐着,我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淫水的 量从她的花心深处喷涌而出,一下盈满了阴道内部,我稍微抽出一点肉棒,妈妈 的浪水一下从阴道口缝隙中射精般地喷了出来,我又猛力抽插回去,感觉她的体 内还在蠕动还在分泌,妈妈已经在失神地扭动身体了,嘴巴里只是语无伦次地淫 叫和喘息着。 我的鸡巴也被她的淫水和阴道刺激得无法按捺,只觉得身体一麻,一股精液 夺路而出,直飙入妈妈的花心深处。妈妈的花心一下吮吸住了我的龟头,像是要 把我的精液全部吃进子宫里一般,被那张小嘴般的子宫口吸吮龟头的感觉,真是 又酸又麻,我仿佛控制不住自己的精关一般,死死顶住她的子宫口,又是连续几 股精液,如离弦的箭一般飙射进了她的花心深处。 高潮后的妈妈瘫软在床上一动不动,呼吸也渐渐平静下来。虽然射精于我而 言是爽到极点,但在这么短时间内出货,其实内心里意犹未尽,特别是下面,一 直没有软下去,仍然直挺挺地顶在妈妈的里面。缓过神来的妈妈阴道动了动,发 现我还在里面,有点害羞,扭动了下身体,说你好出来了。我哦了一声,缓缓地 拔出了鸡巴,在鸡巴离开妈妈的小逼的一刹那,发出拔出红酒上软木塞一般的闷 声,妈妈阴道里的空气和各种液体混合体从她的里面冒了出来,顺着会阴流淌到 屁眼和身下的被单上。妈妈呀了一声,赶紧站起身,让我快把被单抽走。我把被 各种精液、淫水、黏液沾染的一塌糊涂有点皱的被单抽出来,上面湿了好大一片, 还有几根刚才激烈战斗中飘落的阴毛,我皱了下眉头,不知道怎么处置,妈妈捂 着下身迅速走进卫生间,说你别管了,待会儿我来洗。 小姨回到家的时候,我正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与其说看电视,不如说无聊 地换台玩。小姨瞥了一眼阳台上晾着的我的被单,诧异地问:你们是今天要连夜 回去了吗?我楞了一下,说应该是明天吧。我妈从房间里走出来,已经换好了自 己的衣服,说我们会已经开好了,明天一早走。小姨一边解衣服一边往衣帽间里 走,一边问那小一呢,你不是还要下县里去吗?妈妈说下县里也是过了这个周末 下礼拜的事情了。你这个周末回去吗?小姨说周末单位搞活动,不回去了。 晚上小姨家楼下那家湘菜还不错,这几天我难得地饱餐了一顿。我突然觉得 我已经有点开始不习惯家乡的饭菜,喜欢上南方系的口味了,我想起网上流行的 一句话,自从考上大学的那一天起,故乡只有夏冬,再无春秋,这让我伤感不已。 我妈谢绝了小姨让我们再住一晚的好意,笑着说小一把行李背包都带下来了, 今晚宾馆住一晚明早退房赶火车了。我和妈妈告别了小姨去乘地铁,走了近一公 里快到地铁站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把小姨的一串钥匙加门卡给带下来了。庆幸 自己还未走远,我让妈妈等一会儿,跑步回小姨家还钥匙。 用门卡刷开楼门,电梯我直接上了小姨家,我敲了会儿门,却无人应门。难 道小姨还没回家么?不管了,反正我有钥匙,我打开钥匙进到房间。发现门廊的 灯亮着,书房的灯也开着。我好奇地走到书房门口,推开了半掩着的房门。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