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捕女神 (1) 作者:azraelseed

.

【猎捕女神】

作者:azraelseed2020年/09月/2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一章 捕畜者公会

极黑之夜,无尽烟瘴之中,一个微弱的光点一点点驱散着围绕的黑暗和魔瘴,在崎岖的野路上缓缓前移。于无月夜行于荒野之上的是一位头两侧长有卷曲尖角,胸前顶着一对和纤腰极不相称如西瓜般爆乳的蹄魔种美妇。

她个子偏高,皮肤白皙幼滑,圆脸润泽饱满,玉眉暗隐华年,柳眼新青浮动,通天鼻透着傲人的英气,含珠唇显出诱人的纯熟,一头金红色外翼式披发,头后以领结形状的长巾扎成巨大的窄蝴蝶节作为延展,蝴蝶节两个上翼较短,浮于头上微垂形如兔耳,下翼极长,如两条尾翎甩于身体两侧。

她的衣着颇具西海岸的滨海风情,露背泳装式的紧身衣勾勒出身体的曲线,仅遮住身体侧面的长摆罩袍与后背、四肢和屁股露出的大片肌肤交相衬托,既强调了自己胸前的凸起和曼妙的身姿,又完美融合了战士的轻灵和法师的洒脱。

她躯干不着片甲,仅前臂和小腿有护臂护腿防护,手持一根尖头尘晶带流苏的长柄武器,即是长枪又是法杖,避瘴灯就挂在尘晶枪头的尖端上自然垂摆。

美妇已经在黑暗中行进很长一段时间了,本来准备到前面的大树下稍作休息,但灯光摇摆之中,却察觉到一只巨大的猿兽正趴在树冠上,凝神聚气,不动声色的盯视着自己,时刻准备进行偷袭。

毫不迟疑,她伸手卷起一根粗大的火柱,连树带瘴兽一并点燃,猿兽身上火起,尖哮着跃下树来满地打滚想要压灭身上的火,但圣姬的火焰哪能轻易泯灭,美妇就站在边上戒备着,眼看它的嘶叫声越来越弱,翻滚动作越来越小,直至再没了声息,才稍微放松下来。

通常情况下,生物本能会促使瘴兽们主动避开更为强大的敌人,但今天它们偏偏像被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吸引了一般前仆后继的袭来,这已经是第五只了,单个的避瘴灯效能低,不比集团行动时个人避瘴灯和团队瘴气驱散核心的组合,在头两次的遭遇战中,焰弹搅动身边的空气,导致她吸入了一些瘴气,现在肢端已经开始麻痹,于是在接下来的几次战斗中,她改用隔空攻击,迅速的消耗了魔力储备。

前方,不知还有多少磨牙吮血的瘴兽悄无声息的隐藏在黑暗和瘴气之中,想到这里,她面色愈加凝重,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入敌人精心构建的陷阱之中了。

先是干粮,然后是身上的首饰,然后是一些备用的道具,最后是防具,陆续扔掉身上的七零八碎之后,瘴兽依旧前仆后继的袭来,境况没有丝毫改善。

在羞耻的脱光并扔掉全身的衣物依然无果后,她终于决定不再继续前进,但折返也已经太迟了。

右手握紧武器,左手攥住备用的避瘴灯,这两样是她在黑暗和烟瘴中存活的基本保障,绝对不能舍弃,她只能找一颗足够大的树,背靠树干迎击瘴兽,尽可能保存体力和魔力,祈祷自己能坚持到天明。

黑暗中隐藏着的当然不只是瘴兽。

美妇前进方向上,路旁的隐蔽处,一个几乎完全融入周围环境的高大黑影正盯着远方避瘴灯的小小光点,时刻留意她的动向。

一段时间之后,另一个黑影以粗壮的树枝为垫脚之物,在半空中跳跃着急速接近,跃下之后迅速跪倒在高大黑影的脚边。“饲主大人,贱畜回来了。”

“怎么样?”

“从要塞过来的路上没见到一点火光,她果然和其他胸大无脑又爱惜幼崽的蹄魔种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真的为了女儿的清誉独自前来赴约了,一切都尽如饲主大人所料。”

“我并没有指望之前利用他女儿做的一系列诱导都能奏效,只能说感谢女神,让命运站到了我这边。”他合并五指放在胸前,默默向信仰的神明祷告一声,然这才做了猎捕行动前最后的嘱咐:“即便能做的准备都已经做了,依旧不能有丝毫马虎大意,毕竟我们要对付的对手是超位圣姬,拖得越久变数越多,所以务必要一击成功。”

太阳即将升起,黎明前最后的黑暗降临,无论是身体还是魔力都已经濒临极限的美妇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了,消灭掉第六只从黑暗中扑来的瘴兽的瞬间,预料之中的袭击终于降临。

以瘴兽倒地的尸体为掩护,一根鞭子从黑暗中抽了过来,一下捆中了她手中的武器,想要将她的武器和避瘴灯一并拽走,麻痹的指尖早已没了触觉,这一击几乎就要被对方得手,但身为强者任何时候都会留有撒手锏。

美妇口中立刻念出一句简短的咒文,催动起早已预设在尘精抢尖中的魔法机关,伴随着尘精噼啪的破裂声响,一圈高大的火墙以其为中心迅速向外扩去,以摧枯拉朽之势燃尽所有遇到的阻碍,近百米方圆之内瞬间化为一片焦土,将此范围内隐藏的一切生灵尽皆超度。

挂在枪头上的避瘴灯自然和枪头一并报销了,屏住呼吸确认完法术效果的下一刻,她驱动身体里最后的一点魔力赶紧将一直攥在手中的备用灯点燃。

熔岩的微光映照着她的赤裸娇躯和绝世容颜,旋风将她的短发吹得纷乱,自认为敌人已经尽数被自己毁灭,稍微放下心来的她完全没意识到光滑嫩白的自己在熔岩的微光下是一个多么显眼的靶子。

破空之声传来,但麻痹的身体已经无法做出闪避动作了,备用的避瘴灯应声碎裂,美妇终于失去了最后的依仗,变成真正的手无寸铁、身无长物。

熔岩渐暗,烟瘴翻涌,没了避瘴灯的保护,黑暗和瘴气迅速淹没了她。

战斗电光火石之间便结束了,太阳升起时,美妇的命运已然注定。

已经全身麻痹的她眼看着天空中一个巨大的风筝缓缓降落在自己身旁不远,一个全身裹在全封闭皮质套子里,背着巨大的罐子的人正将自己从风筝上解下来,不远处,一个同样装束的高大身影正在快步向这里靠拢。

她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这样说对自己说。

“越是身居高位者,对自己的实力越是盲目自信,殊不知爬得越高,弱点就越多,摔得也越惨。这曾经是你给我的教训,现在终于可以还给你了。你的时代落幕了,赛弥拉美丝。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你和你的女儿终身为我和我的子嗣产子赔罪。”

这里是立法地区,北大陆远征军、部落联盟和夜羽帝国三大势力都力有未逮的三不管地带,位于礼湖东岸的双城并非英雄王东征时建立起的那座,而是远征战争以来,西海岸因战乱而流离失所的人们在旧双城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新城,历史并不悠久。后来流亡者、逃兵、不法之徒纷至沓来,几十年间各类团伙盘根错节,将这里发展成为一座无政府主义者的聚集地和罪恶之城。 得利于重要的地缘位置,不仅每天有大量黑钱和走私货物从这座城市流进流出,这里还孕育出了掌握中央大陆最大牝畜贸易中转站和牝畜拍卖场的捕畜者公会。公会总部大厅内甚至明目张胆的设置了专门用于张贴狩猎顶级庶娘和中低阶名姬的悬赏的公告墙,悬赏的对象不乏周边势力中赫赫有名的一些名姬。

牝畜旺盛需求的驱使下,作为公会的触手和爪牙的捕畜者们可以说是横行跋扈、嚣张至极,甚至能够渗透和影响中央大陆绝大多数城镇。当然,他们虽然被统称为捕畜者,其实也并不能完全一概而论,那些饲养并役使着骑畜甚至贤畜的,实力有所保证的才是猎捕牝畜尤其是名畜的主力军,公会会加以扶植,甚至奉为座上宾,这些才能够被称之为爪牙;而那些仅饲养兵畜,或者干脆没名畜可役使的,只能凭借数量跟在大手子后面捡捡漏,或者搞搞诱拐绑架,对公会来说这种小打小闹意义并不大,所以对他们颇不重视,任他们自生自灭。

至于捕畜者公会的首脑,虽然以“公”会会长为名,却并非推举或选举而出,而是以流星之姿出现,凭借强悍的实力和高超的手腕在几年时间里便整合了势力,攫取了市场,其掌握的金钱、物资和人力之巨大,甚至令中央大陆三大势力都颇为忌惮,可以说是双城一州的影子领主。

只是这位影子领主一贯深居简出,公会和行政事务统统交给几个“养女”处理,必须出面的场合也以斗篷兜帽面具掩盖全身,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有人说他是东大陆流亡过来的王子,有人说她是不世出的皇姬,也有人说他根本就是几位“养女”杜撰出来的人物,总之流言虽繁,但终究没人能对这个无冕之王的真实身份说出个所以然来。

当然在立法地区,还是有势力能够和公会斗得有来有回的,占有土地和人口的传统名流门阀虽然已经在乱世之中日渐衰落,但还不至于现在就被工商新贵们压过一头。

三年前的第二次西门战役,作为战时同盟领袖的西门要塞统领炽焰赛弥拉美丝成功施展驱虎吞狼之计,力挫部落联盟北扩的野心,迫使无相之虹阿塔莉娜将视线重新移回西部,和北大陆远征军开启了新一轮的死磕。

赛弥拉美丝声名大振,旋即在怠惰使徒潘迪茉妮卡的调略下接受了夜羽帝国的招抚,摇身一变成了帝国新晋的立法开拓总督。

为了让自己的新头衔能够实至名归,赛弥拉美丝将矛头指向了曾经一起浴血奋战过的盟友,两次组织军力向东跨过孪北河围剿公会的势力,甚至一度打到双城之下。

公会对赛弥拉美丝的背盟深恶痛绝,对她本人和她领导下的立法骑姬团恨得牙痒痒,她和她的女儿立法骑姬团团长裁决奈托克丽丝的悬赏公告于是贴到了公告墙的顶端。

赛弥拉美丝的那张悬赏尤其特殊,上面不止标了悬赏金额,还写了附加奖励:任何人只要能够狩猎到炽焰圣姬赛弥拉美丝并带来公会堕畜,不仅以后办理各种业务都能享受八五折优惠,还能获得五次以起拍价买走任意牝畜的权利。

手笔不可谓不大,但悬赏归悬赏,西门要塞的高墙不是摆设,立法骑姬团也不是纸糊的,赛弥拉美丝本人更是超位圣姬,不管是谁,想打她的主意,总要先掂量掂量自己手中的筹码够不够压。

通常情况下,势力的平衡并不会一朝一夕就被打破,但有些时候,总有些莽夫、或者智者,或者有智慧的莽夫,想要凭着一己之力就改变历史的进程。

公会总部大厅内如往日般人来人往,对大多数捕畜者来说,今天本来也应该是喧嚣但平凡的一天,随着一个毛发花白、胡茬稀疏的年迈蛮族捕畜者带着他饲养的牝畜出现在大厅的门口,这一天却变得不同寻常起来,甚至于能够被记录在历史书中,被后人加以纪念。

半兽人咔隆在捕畜者中地位比较特殊,她是唯一饲养着骑畜却又不太受公会重视的一位。造成这种尴尬情况的原因有两个:首先是因为他太老了,早过了该金盆洗手的年龄,听说他壮年的时候也是个猛男,有过还算辉煌的过去,但一般观念会认为以他现在的年龄和体能也就干干收集贩卖情报和打扫战场这类杂活。

另一个原因归结于他饲养的唯一骑畜静谧布莉姬特。

那是一头很高的牝畜,肤色淡黄,鹅蛋脸,眉长鼻巧,杏眼樱唇,长相颇为出众,站在半兽人饲主身旁也并不太显矮小,身体又总是挺得笔直,紫色长发由一根白布条简单的束成一股,顺着挺直的脊柱一路将尾梢顺延到臀缝,一身黑色的紧身执事服裹住身体,将身材勾勒得很是立体,再加上白手套和矮腰皮靴,脖子以下不露一点肌肤,一根黑色长鞭环系在腰间,形象很是挺拔干练。右眼处罩着一只黑色的眼罩,罩面绘制有金色的秃鹫啄暮狮的图案,从剩下的金色眸子中透出的只有满满的理智和冷漠。

越是极致的禁欲,越是勾得人心痒痒,这样的身高和形象总是能第一眼就吸引住旁人的目光,尤其是偶尔能瞥见它不经意露出的延伸到脖颈处的鞭痕,执鞭者为鞭所噬的反差,让人不禁对它只在和饲主独处时才会露出的柔弱和娇羞一面浮想联翩。

然而遗憾的是,评价名畜更多的是看能力而不是长相身材,它自身和献贡给半兽人饲主的能力是和两人身高形象极不搭称的隐匿能力,正所谓干啥都不行,逃跑第一名。

一切的一切导致咔隆在捕畜者队伍中即算不上有名也算不上沉寂,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和形象,却没人能说和他相熟。

没人意识到他已经将近一年未出现在大厅中了,即便意识到了,他是死是活其实也根本就没人在乎,现在突然又冒出来了也并不让任何人感到意外,但他和布莉姬特背着的一大一小两个可以装下整个人的袋子却实实在在的吸引了大厅中人们的目光。

身躯虽然老迈,但咔隆的神情却看得出和年龄不符的矍铄,哪怕背着看起来颇重的大口袋,依然腰板坚挺,脚步也像生了风一样轻快。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他放下口袋让自己的牝畜照看,径直走向大厅对面那著名的悬赏公告墙前,撕下最上面一排中的两张。

短暂的沉默过后,大厅瞬间喧闹了起来,咔隆撕下的两张悬赏的对象正是炽焰赛弥拉美丝和裁决奈托克丽丝。 公会的工作人员赶紧上前来屏蔽了闲杂人等,从一人一畜手中接引了获物,又很快,将老半兽人和他的牝畜引入了最高级别的会客间。

然而,由于副会长忒蜜丽丝碰巧不在总部,咔隆只能先在这豪华的房间里吃吃水果喝喝茶等一等。好在蓄畜的人只要牝畜在身边,总是不会感到无聊。

副会长这么早是干嘛去了?在长沙发上躺倒的咔隆一边疑惑的想着,一边压着布莉姬特的头按到了自己的胯下。

时间回到稍早前。

一个戴兜帽斗篷的窈窕身影在清晨开城门时混进了一拥而入的人群中,走了好一段,又拐进了大路旁的暗巷里,她时而突然改变方向,时而又借助障碍物四处张望,七扭八拐之后,终于停在了一片庶民住的半石半土房屋前。她轻轻敲响了其中不起眼的一间的房门,敲击声以八个为一组,合计四组,有长有短,颇有节奏感。

门内很快响起了脚步声,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道缝,里面的人露出了半张脸和警惕的眼神。

“克复圣地。”门内的人低声说。

“祂的旨意!”来客也低声回应。

“埃莉诺?”对方再次低声问道,来客则以点头表明了身份。

深深的看了埃莉诺一眼,又探出头左右观望了一番,门内的人这才咳嗽两声,打开大门让她进入。

又是穿堂过室,这才踏入靠里侧的昏暗房间。然而埃莉诺却并没有在房间内见到预想中的“同志”们,她瞬间警觉起来。

背后的阴影中,一位极其显眼的人物站了出来,显眼到让埃莉诺对自己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在房间中发现她感到极度震惊。 她那一头绚烂的紫红泛蓝色又密又长的头发尤为显眼,首先前发就很长,三股中的左右两股都绕过瓜子形的俏脸垂到了胸侧,中间的一股则被一根银色发卡聚拢,盖住水滴形的鼻尖又垂到下颌,发缝中露出来的和头发同色的峨眉和微微下垂的无辜眼睛,乍看无神细看却略带一丝呆萌,眼下脸蛋上点点红色淡雀斑,非但瑕不掩瑜,反而更显鲜活可爱,柳叶形扁扁的嘴一直咕扭咕扭的,带着若有若无的浅笑。

她浓密的后发以一根黑色皮质项圈束成中马尾,其中不服拘束的散发一撮撮或翘或趴呈扇形散在脑袋侧后,极至张扬,顺服的其他发丝则一直垂到膝窝,蓬蓬摇摇的慢慢轻甩,尽显惬意。

紫色的高叉旗袍将她白皙的皮肤和匀称姣好的身段完全凸显,纤长但不乏肉感的双手双脚被黑丝手套和黑丝袜紧裹,上下的绝对领域都被咬得恰到好处。她几乎不着甲,只戴护肘和护膝,也不持武器,只有金属的分指拳套和战靴。

“呱啦呱啦。”她嘴里发出奇怪的拟声词,两拳交握,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缠绕埃莉诺,你这是自投罗网。”

捕畜者公会副会长被缚忒蜜丽丝!埃莉诺瞳孔急缩。对方正是捕畜者公会会长的养女和颇为倚重的双城双杰之一。

超位骑姬对上临界贤姬,立刻意识到自己毫无胜算的埃莉诺丝毫不敢迟疑,立刻向对方脚下投出几颗种子,又催动起自己的能力。

种子一沾地就迅速的钻入了地砖的缝隙中,又凭着缝隙中的一点点泥土迅速向地下更深处扎根,瞬间便抽出数条藤蔓。一秒钟不到的时间,藤蔓已疯狂生长越变越粗,在能力的驱动下缠上了还在凸造型的忒蜜丽丝的身体。

埃莉诺也不审视战果,举步绕过忒蜜丽丝直冲门口,飞速向来路奔逃。然而没跑出几步,她就感到四肢有明显的被拉扯迟滞的感觉,呼吸也像受重压般开始变得困难,还没跑到门口,她已像被隐形的绳子束缚住全身一般失去了对身体各关节的控制,接着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她整个身体捏住提起,重新拖拽回了忒蜜丽丝的面前。

忒蜜丽丝已轻易地挣脱了失去能力影响的藤蔓,一边继续从嘴中发出奇怪的拟声词,一边再次两拳交握,重新发出刺耳的声音,

“缠绕埃莉诺,你这是自投罗网。”重复着之前说过一遍了的话,忒蜜丽丝挥出重重一拳击打在了埃莉诺的腹部。这一拳挤出了她肺里最后的一点空气,力道直冲上脑,掐灭了她的全部意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