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捕女神 (1) 作者:azraelseed

簡體

. book18.org

【獵捕女神】 book18.org

作者:azraelseed2020年/09月/24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 第一章 捕畜者公會 book18.org

極黑之夜,無盡煙瘴之中,一個微弱的光點一點點驅散著圍繞的黑暗和魔瘴,在崎嶇的野路上緩緩前移。於無月夜行於荒野之上的是一位頭兩側長有捲曲尖角,胸前頂著一對和纖腰極不相稱如西瓜般爆乳的蹄魔種美婦。 book18.org

她個子偏高,皮膚白皙幼滑,圓臉潤澤飽滿,玉眉暗隱華年,柳眼新青浮動,通天鼻透著傲人的英氣,含珠唇顯出誘人的純熟,一頭金紅色外翼式披髮,頭後以領結形狀的長巾紮成巨大的窄蝴蝶節作為延展,蝴蝶節兩個上翼較短,浮於頭上微垂形如兔耳,下翼極長,如兩條尾翎甩於身體兩側。 book18.org

她的衣著頗具西海岸的濱海風情,露背泳裝式的緊身衣勾勒出身體的曲線,僅遮住身體側面的長擺罩袍與後背、四肢和屁股露出的大片肌膚交相襯托,既強調了自己胸前的凸起和曼妙的身姿,又完美融合了戰士的輕靈和法師的洒脫。 book18.org

她軀幹不著片甲,僅前臂和小腿有護臂護腿防護,手持一根尖頭塵晶帶流蘇的長柄武器,即是長槍又是法杖,避瘴燈就掛在塵晶槍頭的尖端上自然垂擺。 book18.org

美婦已經在黑暗中行進很長一段時間了,本來準備到前面的大樹下稍作休息,但燈光搖擺之中,卻察覺到一隻巨大的猿獸正趴在樹冠上,凝神聚氣,不動聲色的盯視著自己,時刻準備進行偷襲。 book18.org

毫不遲疑,她伸手捲起一根粗大的火柱,連樹帶瘴獸一併點燃,猿獸身上火起,尖哮著躍下樹來滿地打滾想要壓滅身上的火,但聖姬的火焰哪能輕易泯滅,美婦就站在邊上戒備著,眼看它的嘶叫聲越來越弱,翻滾動作越來越小,直至再沒了聲息,才稍微放鬆下來。 book18.org

通常情況下,生物本能會促使瘴獸們主動避開更為強大的敵人,但今天它們偏偏像被自己身上的什麼東西吸引了一般前仆後繼的襲來,這已經是第五隻了,單個的避瘴燈效能低,不比集團行動時個人避瘴燈和團隊瘴氣驅散核心的組合,在頭兩次的遭遇戰中,焰彈攪動身邊的空氣,導致她吸入了一些瘴氣,現在肢端已經開始麻痹,於是在接下來的幾次戰鬥中,她改用隔空攻擊,迅速的消耗了魔力儲備。 book18.org

前方,不知還有多少磨牙吮血的瘴獸悄無聲息的隱藏在黑暗和瘴氣之中,想到這裡,她面色愈加凝重,意識到自己已經落入敵人精心構建的陷阱之中了。 book18.org

先是乾糧,然後是身上的首飾,然後是一些備用的道具,最後是防具,陸續扔掉身上的七零八碎之後,瘴獸依舊前仆後繼的襲來,境況沒有絲毫改善。 book18.org

在羞恥的脫光並扔掉全身的衣物依然無果後,她終於決定不再繼續前進,但折返也已經太遲了。 book18.org

右手握緊武器,左手攥住備用的避瘴燈,這兩樣是她在黑暗和煙瘴中存活的基本保障,絕對不能捨棄,她只能找一顆足夠大的樹,背靠樹幹迎擊瘴獸,儘可能保存體力和魔力,祈禱自己能堅持到天明。 book18.org

黑暗中隱藏著的當然不只是瘴獸。 book18.org

美婦前進方向上,路旁的隱蔽處,一個幾乎完全融入周圍環境的高大黑影正盯著遠方避瘴燈的小小光點,時刻留意她的動向。 book18.org

一段時間之後,另一個黑影以粗壯的樹枝為墊腳之物,在半空中跳躍著急速接近,躍下之後迅速跪倒在高大黑影的腳邊。「飼主大人,賤畜回來了。」 book18.org

「怎麼樣?」 book18.org

「從要塞過來的路上沒見到一點火光,她果然和其他胸大無腦又愛惜幼崽的蹄魔種沒有什麼本質區別,真的為了女兒的清譽獨自前來赴約了,一切都盡如飼主大人所料。」 book18.org

「我並沒有指望之前利用他女兒做的一系列誘導都能奏效,只能說感謝女神,讓命運站到了我這邊。」他合併五指放在胸前,默默向信仰的神明禱告一聲,然這才做了獵捕行動前最後的囑咐:「即便能做的準備都已經做了,依舊不能有絲毫馬虎大意,畢竟我們要對付的對手是超位聖姬,拖得越久變數越多,所以務必要一擊成功。」 book18.org

太陽即將升起,黎明前最後的黑暗降臨,無論是身體還是魔力都已經瀕臨極限的美婦精神已經有些恍惚了,消滅掉第六隻從黑暗中撲來的瘴獸的瞬間,預料之中的襲擊終於降臨。 book18.org

以瘴獸倒地的屍體為掩護,一根鞭子從黑暗中抽了過來,一下捆中了她手中的武器,想要將她的武器和避瘴燈一併拽走,麻痹的指尖早已沒了觸覺,這一擊幾乎就要被對方得手,但身為強者任何時候都會留有撒手鐧。 book18.org

美婦口中立刻念出一句簡短的咒文,催動起早已預設在塵精搶尖中的魔法機關,伴隨著塵精噼啪的破裂聲響,一圈高大的火牆以其為中心迅速向外擴去,以摧枯拉朽之勢燃盡所有遇到的阻礙,近百米方圓之內瞬間化為一片焦土,將此範圍內隱藏的一切生靈盡皆超度。 book18.org

掛在槍頭上的避瘴燈自然和槍頭一併報銷了,屏住呼吸確認完法術效果的下一刻,她驅動身體里最後的一點魔力趕緊將一直攥在手中的備用燈點燃。 book18.org

熔岩的微光映照著她的赤裸嬌軀和絕世容顏,旋風將她的短髮吹得紛亂,自認為敵人已經盡數被自己毀滅,稍微放下心來的她完全沒意識到光滑嫩白的自己在熔岩的微光下是一個多麼顯眼的靶子。 book18.org

破空之聲傳來,但麻痹的身體已經無法做出閃避動作了,備用的避瘴燈應聲碎裂,美婦終於失去了最後的依仗,變成真正的手無寸鐵、身無長物。 book18.org

熔岩漸暗,煙瘴翻湧,沒了避瘴燈的保護,黑暗和瘴氣迅速淹沒了她。 book18.org

戰鬥電光火石之間便結束了,太陽升起時,美婦的命運已然註定。 book18.org

已經全身麻痹的她眼看著天空中一個巨大的風箏緩緩降落在自己身旁不遠,一個全身裹在全封閉皮質套子裡,背著巨大的罐子的人正將自己從風箏上解下來,不遠處,一個同樣裝束的高大身影正在快步向這裡靠攏。 book18.org

她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這樣說對自己說。 book18.org

「越是身居高位者,對自己的實力越是盲目自信,殊不知爬得越高,弱點就越多,摔得也越慘。這曾經是你給我的教訓,現在終於可以還給你了。你的時代落幕了,賽彌拉美絲。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你和你的女兒終身為我和我的子嗣產子賠罪。」 book18.org

這裡是立法地區,北大陸遠征軍、部落聯盟和夜羽帝國三大勢力都力有未逮的三不管地帶,位於禮湖東岸的雙城並非英雄王東征時建立起的那座,而是遠征戰爭以來,西海岸因戰亂而流離失所的人們在舊雙城廢墟上建立起來的新城,歷史並不悠久。後來流亡者、逃兵、不法之徒紛至沓來,幾十年間各類團伙盤根錯節,將這裡發展成為一座無政府主義者的聚集地和罪惡之城。 得利於重要的地緣位置,不僅每天有大量黑錢和走私貨物從這座城市流進流出,這裡還孕育出了掌握中央大陸最大牝畜貿易中轉站和牝畜拍賣場的捕畜者公會。公會總部大廳內甚至明目張胆的設置了專門用於張貼狩獵頂級庶娘和中低階名姬的懸賞的公告牆,懸賞的對象不乏周邊勢力中赫赫有名的一些名姬。 book18.org

牝畜旺盛需求的驅使下,作為公會的觸手和爪牙的捕畜者們可以說是橫行跋扈、囂張至極,甚至能夠滲透和影響中央大陸絕大多數城鎮。當然,他們雖然被統稱為捕畜者,其實也並不能完全一概而論,那些飼養並役使著騎畜甚至賢畜的,實力有所保證的才是獵捕牝畜尤其是名畜的主力軍,公會會加以扶植,甚至奉為座上賓,這些才能夠被稱之為爪牙;而那些僅飼養兵畜,或者乾脆沒名畜可役使的,只能憑藉數量跟在大手子後面撿撿漏,或者搞搞誘拐綁架,對公會來說這種小打小鬧意義並不大,所以對他們頗不重視,任他們自生自滅。 book18.org

至於捕畜者公會的首腦,雖然以「公」會會長為名,卻並非推舉或選舉而出,而是以流星之姿出現,憑藉強悍的實力和高超的手腕在幾年時間裡便整合了勢力,攫取了市場,其掌握的金錢、物資和人力之巨大,甚至令中央大陸三大勢力都頗為忌憚,可以說是雙城一州的影子領主。 book18.org

只是這位影子領主一貫深居簡出,公會和行政事務統統交給幾個「養女」處理,必須出面的場合也以斗篷兜帽面具掩蓋全身,從不以真面目示人,有人說他是東大陸流亡過來的王子,有人說她是不世出的皇姬,也有人說他根本就是幾位「養女」杜撰出來的人物,總之流言雖繁,但終究沒人能對這個無冕之王的真實身份說出個所以然來。 book18.org

當然在立法地區,還是有勢力能夠和公會斗得有來有回的,占有土地和人口的傳統名流門閥雖然已經在亂世之中日漸衰落,但還不至於現在就被工商新貴們壓過一頭。 book18.org

三年前的第二次西門戰役,作為戰時同盟領袖的西門要塞統領熾焰賽彌拉美絲成功施展驅虎吞狼之計,力挫部落聯盟北擴的野心,迫使無相之虹阿塔莉娜將視線重新移回西部,和北大陸遠征軍開啟了新一輪的死磕。 book18.org

賽彌拉美絲聲名大振,旋即在怠惰使徒潘迪茉妮卡的調略下接受了夜羽帝國的招撫,搖身一變成了帝國新晉的立法開拓總督。 book18.org

為了讓自己的新頭銜能夠實至名歸,賽彌拉美絲將矛頭指向了曾經一起浴血奮戰過的盟友,兩次組織軍力向東跨過孿北河圍剿公會的勢力,甚至一度打到雙城之下。 book18.org

公會對賽彌拉美絲的背盟深惡痛絕,對她本人和她領導下的立法騎姬團恨得牙痒痒,她和她的女兒立法騎姬團團長裁決奈托克麗絲的懸賞公告於是貼到了公告牆的頂端。 book18.org

賽彌拉美絲的那張懸賞尤其特殊,上面不止標了懸賞金額,還寫了附加獎勵:任何人只要能夠狩獵到熾焰聖姬賽彌拉美絲並帶來公會墮畜,不僅以後辦理各種業務都能享受八五折優惠,還能獲得五次以起拍價買走任意牝畜的權利。 book18.org

手筆不可謂不大,但懸賞歸懸賞,西門要塞的高牆不是擺設,立法騎姬團也不是紙糊的,賽彌拉美絲本人更是超位聖姬,不管是誰,想打她的主意,總要先掂量掂量自己手中的籌碼夠不夠壓。 book18.org

通常情況下,勢力的平衡並不會一朝一夕就被打破,但有些時候,總有些莽夫、或者智者,或者有智慧的莽夫,想要憑著一己之力就改變歷史的進程。 book18.org

公會總部大廳內如往日般人來人往,對大多數捕畜者來說,今天本來也應該是喧囂但平凡的一天,隨著一個毛髮花白、胡茬稀疏的年邁蠻族捕畜者帶著他飼養的牝畜出現在大廳的門口,這一天卻變得不同尋常起來,甚至於能夠被記錄在歷史書中,被後人加以紀念。 book18.org

半獸人咔隆在捕畜者中地位比較特殊,她是唯一飼養著騎畜卻又不太受公會重視的一位。造成這種尷尬情況的原因有兩個:首先是因為他太老了,早過了該金盆洗手的年齡,聽說他壯年的時候也是個猛男,有過還算輝煌的過去,但一般觀念會認為以他現在的年齡和體能也就乾乾收集販賣情報和打掃戰場這類雜活。 book18.org

另一個原因歸結於他飼養的唯一騎畜靜謐布莉姬特。 book18.org

那是一頭很高的牝畜,膚色淡黃,鵝蛋臉,眉長鼻巧,杏眼櫻唇,長相頗為出眾,站在半獸人飼主身旁也並不太顯矮小,身體又總是挺得筆直,紫色長髮由一根白布條簡單的束成一股,順著挺直的脊柱一路將尾梢順延到臀縫,一身黑色的緊身執事服裹住身體,將身材勾勒得很是立體,再加上白手套和矮腰皮靴,脖子以下不露一點肌膚,一根黑色長鞭環系在腰間,形象很是挺拔幹練。右眼處罩著一隻黑色的眼罩,罩面繪製有金色的禿鷲啄暮獅的圖案,從剩下的金色眸子中透出的只有滿滿的理智和冷漠。 book18.org

越是極致的禁慾,越是勾得人心痒痒,這樣的身高和形象總是能第一眼就吸引住旁人的目光,尤其是偶爾能瞥見它不經意露出的延伸到脖頸處的鞭痕,執鞭者為鞭所噬的反差,讓人不禁對它只在和飼主獨處時才會露出的柔弱和嬌羞一面浮想聯翩。 book18.org

然而遺憾的是,評價名畜更多的是看能力而不是長相身材,它自身和獻貢給半獸人飼主的能力是和兩人身高形象極不搭稱的隱匿能力,正所謂幹啥都不行,逃跑第一名。 book18.org

一切的一切導致咔隆在捕畜者隊伍中即算不上有名也算不上沉寂,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和形象,卻沒人能說和他相熟。 book18.org

沒人意識到他已經將近一年未出現在大廳中了,即便意識到了,他是死是活其實也根本就沒人在乎,現在突然又冒出來了也並不讓任何人感到意外,但他和布莉姬特背著的一大一小兩個可以裝下整個人的袋子卻實實在在的吸引了大廳中人們的目光。 book18.org

身軀雖然老邁,但咔隆的神情卻看得出和年齡不符的矍鑠,哪怕背著看起來頗重的大口袋,依然腰板堅挺,腳步也像生了風一樣輕快。在眾多目光的注視下,他放下口袋讓自己的牝畜照看,徑直走向大廳對面那著名的懸賞公告牆前,撕下最上面一排中的兩張。 book18.org

短暫的沉默過後,大廳瞬間喧鬧了起來,咔隆撕下的兩張懸賞的對象正是熾焰賽彌拉美絲和裁決奈托克麗絲。 公會的工作人員趕緊上前來屏蔽了閒雜人等,從一人一畜手中接引了獲物,又很快,將老半獸人和他的牝畜引入了最高級別的會客間。 book18.org

然而,由於副會長忒蜜麗絲碰巧不在總部,咔隆只能先在這豪華的房間裡吃吃水果喝喝茶等一等。好在蓄畜的人只要牝畜在身邊,總是不會感到無聊。 book18.org

副會長這麼早是幹嘛去了?在長沙發上躺倒的咔隆一邊疑惑的想著,一邊壓著布莉姬特的頭按到了自己的胯下。 book18.org

時間回到稍早前。 book18.org

一個戴兜帽斗篷的窈窕身影在清晨開城門時混進了一擁而入的人群中,走了好一段,又拐進了大路旁的暗巷裡,她時而突然改變方向,時而又藉助障礙物四處張望,七扭八拐之後,終於停在了一片庶民住的半石半土房屋前。她輕輕敲響了其中不起眼的一間的房門,敲擊聲以八個為一組,合計四組,有長有短,頗有節奏感。 book18.org

門內很快響起了腳步聲,房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道縫,裡面的人露出了半張臉和警惕的眼神。 book18.org

「克復聖地。」門內的人低聲說。 book18.org

「祂的旨意!」來客也低聲回應。 book18.org

「埃莉諾?」對方再次低聲問道,來客則以點頭表明了身份。 book18.org

深深的看了埃莉諾一眼,又探出頭左右觀望了一番,門內的人這才咳嗽兩聲,打開大門讓她進入。 book18.org

又是穿堂過室,這才踏入靠里側的昏暗房間。然而埃莉諾卻並沒有在房間內見到預想中的「同志」們,她瞬間警覺起來。 book18.org

背後的陰影中,一位極其顯眼的人物站了出來,顯眼到讓埃莉諾對自己居然沒有第一時間在房間中發現她感到極度震驚。 她那一頭絢爛的紫紅泛藍色又密又長的頭髮尤為顯眼,首先前發就很長,三股中的左右兩股都繞過瓜子形的俏臉垂到了胸側,中間的一股則被一根銀色發卡聚攏,蓋住水滴形的鼻尖又垂到下頜,發縫中露出來的和頭髮同色的峨眉和微微下垂的無辜眼睛,乍看無神細看卻略帶一絲呆萌,眼下臉蛋上點點紅色淡雀斑,非但瑕不掩瑜,反而更顯鮮活可愛,柳葉形扁扁的嘴一直咕扭咕扭的,帶著若有若無的淺笑。 book18.org

她濃密的後發以一根黑色皮質項圈束成中馬尾,其中不服拘束的散發一撮撮或翹或趴呈扇形散在腦袋側後,極至張揚,順服的其他髮絲則一直垂到膝窩,蓬蓬搖搖的慢慢輕甩,盡顯愜意。 book18.org

紫色的高叉旗袍將她白皙的皮膚和勻稱姣好的身段完全凸顯,纖長但不乏肉感的雙手雙腳被黑絲手套和黑絲襪緊裹,上下的絕對領域都被咬得恰到好處。她幾乎不著甲,只戴護肘和護膝,也不持武器,只有金屬的分指拳套和戰靴。 book18.org

「呱啦呱啦。」她嘴裡發出奇怪的擬聲詞,兩拳交握,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纏繞埃莉諾,你這是自投羅網。」 book18.org

捕畜者公會副會長被縛忒蜜麗絲!埃莉諾瞳孔急縮。對方正是捕畜者公會會長的養女和頗為倚重的雙城雙傑之一。 book18.org

超位騎姬對上臨界賢姬,立刻意識到自己毫無勝算的埃莉諾絲毫不敢遲疑,立刻向對方腳下投出幾顆種子,又催動起自己的能力。 book18.org

種子一沾地就迅速的鑽入了地磚的縫隙中,又憑著縫隙中的一點點泥土迅速向地下更深處紮根,瞬間便抽出數條藤蔓。一秒鐘不到的時間,藤蔓已瘋狂生長越變越粗,在能力的驅動下纏上了還在凸造型的忒蜜麗絲的身體。 book18.org

埃莉諾也不審視戰果,舉步繞過忒蜜麗絲直衝門口,飛速向來路奔逃。然而沒跑出幾步,她就感到四肢有明顯的被拉扯遲滯的感覺,呼吸也像受重壓般開始變得困難,還沒跑到門口,她已像被隱形的繩子束縛住全身一般失去了對身體各關節的控制,接著一隻無形的大手將她整個身體捏住提起,重新拖拽回了忒蜜麗絲的面前。 book18.org

忒蜜麗絲已輕易地掙脫了失去能力影響的藤蔓,一邊繼續從嘴中發出奇怪的擬聲詞,一邊再次兩拳交握,重新發出刺耳的聲音, book18.org

「纏繞埃莉諾,你這是自投羅網。」重複著之前說過一遍了的話,忒蜜麗絲揮出重重一拳擊打在了埃莉諾的腹部。這一拳擠出了她肺里最後的一點空氣,力道直衝上腦,掐滅了她的全部意識。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