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齐艳史 (第八章 13-14)作者:云渐生

. 【萧齐艳史】

作者:云渐生2020-3-27发表于SIS001

第八章 瞒天过海

(十三)

蓁蓁从罗节背上下来,拉起秦迟锦的手,叫了一声“秦姐姐”。

秦迟锦摸了摸她的头发,问了她一些“这段日子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按时练功”之类的问题。

这时,萧棠枝驾驶著飞舟飞了过来,打开舱门,叫上于红初一起去检查薛湛的尸体,确认他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才松了一口气:“好了,大功告成,我们可以回去了。”

萧如真问:“萧姐姐,那边的人不管了吗?”她说的是停在不远处,往这边不断张望的司马长平等人。

萧棠枝道:“那些人在两任魔尊手下,坏事可没少干,现在见到魔尊死了,也没立即过来投降,说明面子上还是放不下,等着我们主动去招揽呢。”她哼了一声,接着道:“那就晾他们几天,看看谁的耐性比较好。”

于红初道:“当初我也以为他们会四分五裂或者投降来著,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新魔尊来,这次不知道他们的运气还会不会有那么好。”

绛云仙子笑道:“有萧姑娘在,来一个,我们杀一个,可不会再怕他们了。”

“不错不错,”云知还也来拍马屁,“有萧姑娘一人,可敌一国。”

“那是你们执行得好,可不能把功劳都归在我头上。”萧棠枝笑道,“我们走吧,左圣使她们该等得急了。”

众人一起上了飞舟,驾驶著往东豫城飞去。

樊迟和黑龙王见魔尊被一个地元境初阶的小姑娘杀死,众人得胜而归,也只能相视苦笑,心中百味杂陈。

萧棠枝走到他们面前,坐下说道:“那,我们就接着谈事了?”

黑龙王道:“萧姑娘请说吧,如今我们是技不如人,不听也不行了。”

萧棠枝笑道:“两位是不是觉得自己输得太冤了点?”

“不,输了就是输了,在这点上,我们没话可说。”樊迟道,“但萧姑娘的提议若是不能让我们大多数族人接受,那我们也只能拼死反抗了。”

“这点你们倒是不用担心,”萧棠枝道,“虽然这次大战之后,你们损失惨重,但是不说妖族,便是南海上的数百万浪人,也是不能小觑的力量,除非我们能把他们全部杀死,不然,和平地解决争端,对我们来说,就都是最好的选择。”

“萧姑娘坦诚。”黑龙王道,“老实说,我们还真有点担心,你会是魏武帝那样的人物。”

“斩尽杀绝不是个好主意。”萧棠枝的目光在众人脸上转过一圈,见他们全都聚精会神地听著自己说话,便认真道:“浪人的行迹,我听说过许多,他们中的很多人,是有罪的,但是我们无法处置他们——因为他们的人数太多了。”

“这听起来很荒谬,很不公平,但是没有办法,”她叹了口气,“如果我们追究到底,把他们抓起来一一定罪,那将要处决很大一批人,浪人群体不会坐视不管,即使屈于形势,不敢当场反抗,但是那些犯人,也有他们的父母和孩子,他们还什么都不懂,把情感放在道理之前,他们会满怀仇恨地活下去,一旦时机来临,便要展开报复,于是我们又要把他们定罪,推到刑台之上斩首,他们又要报复……没完没了,我们将陷入无休无止的恶性循环之中,无法解脱。”

藤泽秋平低下头,沉思不语。

萧如真小声道:“但是临海死去的百姓,他们也有自己的父母和孩子啊。”

“这就是最不公平的地方,”萧棠枝语声沉重,“他们的心中当然也有仇恨,但是他们明理,守规矩,甚至还很宽容,如果我们宣布与浪人停战,和平往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会选择去报复——如此日复一日,亲身经历者终有一天,会全部离开人世,新的一代人出生,成长,他们会在各种书籍上、各种传说里,得知上一代人的经历,但是那时候鲜血已经淡去,悲痛消散无踪,他们只会感慨今日生活之幸福,并且把过去的一切称做历史。”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仇恨的链条只能由我们去斩断,如今,我们站在更文明的一边,就势必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众人都不由沉默下来。

许久,黑龙王才开口道:“萧姑娘此言,令人佩服。在下愿意做一担保,回去之后,必定严加管束,不会让他们再侵扰临海百姓一分一毫。”

萧棠枝道:“仇怨易生难灭,机会不会有第二次,希望龙王大人好生把握才是。”

“有违此言,便叫我死无葬身之地。”

“龙王大人有此决心,我就放心多了,”萧棠枝道,“但是一味强压,终究不是长久之策。这样如何?待我们处理好北边事宜,便派出五百修士,助龙王大人剿灭凶禽猛兽,还浪人一片太平地界,让他们安定下来,接受更好的教育——如果教习不足,可以请我们前去帮忙,如此,或能改风易俗,实现两族永远的和平。”

黑龙王叹道:“萧姑娘如此大方,真叫我不知说什么好了。”

樊迟道:“我听说南海之中,有珊瑚,有珍珠,又有许多肉质鲜美的海鱼,龙王兄若是舍得,不妨定期给沿海百姓送上一些。”

“樊兄提醒得是,我族亏欠人族甚多,自该如此。”

萧棠枝道:“白得之物,难获珍惜,龙王大人若想长久,不如开设榷场,两族通商,有了利益往来,自然就有了情谊。”

“萧姑娘这提议甚好,”黑龙王道,“我辈打打杀杀得久了,心思不免变得十分粗鄙,竟未曾想到还有商贸之事。”

于红初见他们转眼之间,便把事情都定好了,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虽然她的心志十分坚定,但是真要她去把浪人男女老少,全部杀死,她还真下不了手,能和平解决,自然最好。

她看着萧棠枝,忽然觉得似乎看到了神后的影子,便对她笑道:“萧姑娘,妖族和浪人的事情解决了,接下来是不是就该解决我们内部的事务了?”

“圣使大人稍候片刻,”萧棠枝从袖子里取出一张纸条,递给樊迟,笑道:“樊大人,上面的名字你可认得?”

樊迟展开一看,吃了一惊,苦笑道:“萧姑娘,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妖族的人?”

萧棠枝道:“樊大人可还记得,当初魏武帝是怎么打败你们的?”

“传说中,魏武帝有一双能照彻十方世界的慧眼……”樊迟忽然顿住,震惊道:“你是说,那双‘慧眼’又出现了?”

(十四)

“不错,”萧棠枝笑道,“而且拥有这双眼睛的人,你已经见过了。”

樊迟惊疑不定。

知道蓁蓁身上异状的人,却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她。

蓁蓁指著自己的小脸,眨了眨眼睛:“萧姐姐,你是说我么?”

“除了你还有谁,”萧棠枝摸了摸她的头,“只是你年纪还小,无法完全发挥出‘慧眼’的威力。”

云知还一向知道蓁蓁的眼睛很厉害,但是从没有向这方面想过,这时经萧棠枝点破,稍一回想,果然如此,不由大为高兴,暗想:“我的运气可真不错。”

樊迟却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我们的运气可真不咋地,族人中出了这么厉害的人物,却被你们抢了先去。”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这次合该你们输。”

樊迟点了点头:“萧姑娘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让他们撤回来,以后也不会再派了。”

萧棠枝道:“我更想让樊大人明白的是,没有无敌的功法,也没有无敌的神通,妖族的变形之术固然厉害,老天爷却要再降下一门眼术来克制它,可见平衡之道,才是天意,希望我们能不恃强,不凌弱,两族和和气气的,在这个世界共存下去才是。”

“萧姑娘此言,在下谨记,不敢稍忘。”

黑龙王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处理内部的事务,想着还是避嫌的好,便对萧棠枝道:“我们还有一些人留在北朝,现在想来已无必要,所以想把他们召回来,萧姑娘若是无事吩咐,我们这便退下了。”他此时已对她十分佩服,故而措辞甚恭。

萧棠枝点了两位地元境巅峰高手出来,说道:“两位大人此次回去,任务深重,身边高手却只剩一位,保险起见,还是带上他们的好。”

黑龙王和樊迟自然没有意见,便带上他们离开。

藤泽秋平跟着走到舱门口,又走了回来,向于红初鞠了一躬,转身,一言不发地走了。

云知还道:“这人倒也还算明理,虽然嘴上说不出来,却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没有白救他。”少了一个老想着暗杀自己的敌人,于红初不由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想起了什么,脸上神色冷了下来。

萧棠枝向秦迟锦道:“秦仙子方才仗义出手,我们还未曾谢过。”

秦迟锦微笑道:“萧姑娘不用客气,只是吓唬一下他们,我觉得挺好玩的。”

萧棠枝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那就再借一次秦仙子的剑用用如何?”

秦迟锦把长剑取了出来,提在手里:“这次要吓唬谁?”

萧棠枝用三根手指捏着她的剑尖,把它缓缓移向了李天臣,问道:“李家主还有什么话说?”

“早知道瞒不过你们,”李天臣坐在靠窗的位置,仍然镇定,“我没话可说。”

“为什么?”于红初问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因为我不喜欢你们所创造的世界,”李天臣望着窗外,目光变得渺远,“我不知道你们要把我们带到哪里,我想停下来,往回走一点。”

萧棠枝秀眉微蹙,问道:“你喜欢北朝?”

“不,我不喜欢北朝,”李天臣顿了一下,“但是我也不喜欢如今的南朝。”

“为什么?”

“你们理解不了的,”李天臣摇了摇头,“你们已经是南朝的一部分,无论我说什么,你们都只会觉得可笑。”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不试我也知道,”李天臣道,“你们所谓的自由,在我看来,只是放纵,你们所谓的博爱,在我看来,无非滥情,你们所谓的平等,在我看来,不过目无尊长。一切都过了火,人们不信神,不敬祖,假装理解别人,实际上只相信自己,道理泛滥成灾,人人自行其是,每天都有狂徒宣称自己发现了新的真理,圣贤文章却被束之高阁……”

他也许是太久没有诉说过了,一开口竟有滔滔不绝之势,中间又夹杂著几句混乱晦涩的话语,在场之人倒有一大半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于红初皱著眉打断了他的话:“南朝并不禁止这些思想,如果你能通过辩论说服大部分人,你可以和平地实现你的主张。”

“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辩论是你们的专长,我们不会在这方面自取其辱,“李天臣道,”行动,才是我们的辩论。“

“但是你们的行动已经失败了。”

“所以我无话可说。”

云知还默默听了许久,忍不住道:“你已经说了很多了。”

许多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李天臣的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

萧棠枝笑着开口道:“李家主的想法想必由来已久,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要跟随神后,一起反抗北边呢?”

李天臣深吸了一口气,又平静下来:“当初神后许诺我们,成功之后,她会给我们更崇高的地位和进阶天衣境的心得,虽然前者我不放在心上,但是后者却令我十分心动,所以便答应了她。”

“谁想到,世界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在修行上,我却是一无所获。以神后的为人,那份破境的心得感悟,自然不可能是假的,所以答案只能是我天分如此,修行已经到了尽头。”

“我辈中人,不能飞升仙界,便当留名青史,正如萧姑娘所说,无法选择的忠诚和奉献,又有什么高贵可言?我是天的臣子,可不是哪一个世俗中人的奴隶!”

“我有我的道要走,自然也就算不上什么背叛。”

于红初问:“你想建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李天臣欲言又止,最终只简短地道:“不同于南朝和北朝的第三种世界。”

“如今你已经暴露了,你的同伙也很难幸免,你们的一切构想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李天臣闻言却只笑了笑:“支持我们的人远比你们想象的多,不然我没必要暴露自己,也要把魔尊放走。我倒下了,自然会有其他人默默地坚持下去。”

“你们这又是何苦呢?”于红初道,“如果你们不采取极端的行动,南朝并不是容不下你们。”

“道不同不相为谋,圣使大人不必多说。”

萧棠枝道:“有蓁蓁在,如果我们想,肯定能把他们找出来。”

“我死之后,他们会蛰伏起来,很长一段时间不再采取行动,难道萧姑娘要凭着他们仅存于脑子里的想法,就把他们抓起来定罪吗?何况他们的人数是如此之多,各人思想并不统一,你们一定会产生大量的误判,制造许多冤假错案。”

这问题倒是棘手。萧棠枝叹了口气:“如果你们不能给我们一个很好的交代,说不得我们也只好试上一试了。”

李天臣显然早有准备,十分镇定地从芥子空间里取出一张纸条,递给了她,“主谋都在这里了。萧姑娘看看可还满意?”

萧棠枝看完,传给了于红初,于红初又传给了绛云仙子。

绛云仙子目光刚一投到纸条上,云知还便清楚地看到她娇躯颤了一颤,脸上涌现出惊讶愤怒哀伤等复杂的神色来,不由凑过去问道:“师傅,您怎么了?”

绛云仙子捏著纸条的玉手轻轻颤抖:“原来是他想要杀我……”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