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齊艷史 (第八章 13-14)作者:雲漸生

簡體

.book18.org

【蕭齊艷史】 book18.org

作者:雲漸生book18.org

2020-3-27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第八章 瞞天過海 book18.org

(十三) book18.org

蓁蓁從羅節背上下來,拉起秦遲錦的手,叫了一聲「秦姐姐」。 book18.org

秦遲錦摸了摸她的頭髮,問了她一些「這段日子過得怎麼樣」「有沒有按時練功」之類的問題。 book18.org

這時,蕭棠枝駕駛著飛舟飛了過來,打開艙門,叫上於紅初一起去檢查薛湛的屍體,確認他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才鬆了一口氣:「好了,大功告成,我們可以回去了。」 book18.org

蕭如真問:「蕭姐姐,那邊的人不管了嗎?」她說的是停在不遠處,往這邊不斷張望的司馬長平等人。 book18.org

蕭棠枝道:「那些人在兩任魔尊手下,壞事可沒少干,現在見到魔尊死了,也沒立即過來投降,說明面子上還是放不下,等著我們主動去招攬呢。」她哼了一聲,接著道:「那就晾他們幾天,看看誰的耐性比較好。」 book18.org

於紅初道:「當初我也以為他們會四分五裂或者投降來著,沒想到突然冒出一個新魔尊來,這次不知道他們的運氣還會不會有那麼好。」 book18.org

絳雲仙子笑道:「有蕭姑娘在,來一個,我們殺一個,可不會再怕他們了。」 「不錯不錯,」雲知還也來拍馬屁,「有蕭姑娘一人,可敵一國。」 「那是你們執行得好,可不能把功勞都歸在我頭上。」蕭棠枝笑道,「我們走吧,左聖使她們該等得急了。」 book18.org

眾人一起上了飛舟,駕駛著往東豫城飛去。 book18.org

樊遲和黑龍王見魔尊被一個地元境初階的小姑娘殺死,眾人得勝而歸,也只能相視苦笑,心中百味雜陳。 book18.org

蕭棠枝走到他們面前,坐下說道:「那,我們就接著談事了?」 book18.org

黑龍王道:「蕭姑娘請說吧,如今我們是技不如人,不聽也不行了。」 蕭棠枝笑道:「兩位是不是覺得自己輸得太冤了點?」 book18.org

「不,輸了就是輸了,在這點上,我們沒話可說。」樊遲道,「但蕭姑娘的提議若是不能讓我們大多數族人接受,那我們也只能拚死反抗了。」 book18.org

「這點你們倒是不用擔心,」蕭棠枝道,「雖然這次大戰之後,你們損失慘重,但是不說妖族,便是南海上的數百萬浪人,也是不能小覷的力量,除非我們能把他們全部殺死,不然,和平地解決爭端,對我們來說,就都是最好的選擇。」 book18.org

「蕭姑娘坦誠。」黑龍王道,「老實說,我們還真有點擔心,你會是魏武帝那樣的人物。」 book18.org

「斬盡殺絕不是個好主意。」蕭棠枝的目光在眾人臉上轉過一圈,見他們全都聚精會神地聽著自己說話,便認真道:「浪人的行跡,我聽說過許多,他們中的很多人,是有罪的,但是我們無法處置他們——因為他們的人數太多了。」 「這聽起來很荒謬,很不公平,但是沒有辦法,」她嘆了口氣,「如果我們追究到底,把他們抓起來一一定罪,那將要處決很大一批人,浪人群體不會坐視不管,即使屈於形勢,不敢當場反抗,但是那些犯人,也有他們的父母和孩子,他們還什麼都不懂,把情感放在道理之前,他們會滿懷仇恨地活下去,一旦時機來臨,便要展開報復,於是我們又要把他們定罪,推到刑台之上斬首,他們又要報復……沒完沒了,我們將陷入無休無止的惡性循環之中,無法解脫。」 藤澤秋平低下頭,沉思不語。 book18.org

蕭如真小聲道:「但是臨海死去的百姓,他們也有自己的父母和孩子啊。」 「這就是最不公平的地方,」蕭棠枝語聲沉重,「他們的心中當然也有仇恨,但是他們明理,守規矩,甚至還很寬容,如果我們宣布與浪人停戰,和平往來,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不會選擇去報復——如此日復一日,親身經歷者終有一天,會全部離開人世,新的一代人出生,成長,他們會在各種書籍上、各種傳說里,得知上一代人的經歷,但是那時候鮮血已經淡去,悲痛消散無蹤,他們只會感慨今日生活之幸福,並且把過去的一切稱做歷史。」 book18.org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仇恨的鏈條只能由我們去斬斷,如今,我們站在更文明的一邊,就勢必要承擔起更多的責任。」 book18.org

眾人都不由沉默下來。 book18.org

許久,黑龍王才開口道:「蕭姑娘此言,令人佩服。在下願意做一擔保,回去之後,必定嚴加管束,不會讓他們再侵擾臨海百姓一分一毫。」 book18.org

蕭棠枝道:「仇怨易生難滅,機會不會有第二次,希望龍王大人好生把握才是。」 book18.org

「有違此言,便叫我死無葬身之地。」 book18.org

「龍王大人有此決心,我就放心多了,」蕭棠枝道,「但是一味強壓,終究不是長久之策。這樣如何?待我們處理好北邊事宜,便派出五百修士,助龍王大人剿滅凶禽猛獸,還浪人一片太平地界,讓他們安定下來,接受更好的教育——如果教習不足,可以請我們前去幫忙,如此,或能改風易俗,實現兩族永遠的和平。」 book18.org

黑龍王嘆道:「蕭姑娘如此大方,真叫我不知說什麼好了。」 book18.org

樊遲道:「我聽說南海之中,有珊瑚,有珍珠,又有許多肉質鮮美的海魚,龍王兄若是捨得,不妨定期給沿海百姓送上一些。」 book18.org

「樊兄提醒得是,我族虧欠人族甚多,自該如此。」 book18.org

蕭棠枝道:「白得之物,難獲珍惜,龍王大人若想長久,不如開設榷場,兩族通商,有了利益往來,自然就有了情誼。」 book18.org

「蕭姑娘這提議甚好,」黑龍王道,「我輩打打殺殺得久了,心思不免變得十分粗鄙,竟未曾想到還有商貿之事。」 book18.org

於紅初見他們轉眼之間,便把事情都定好了,不由大大鬆了一口氣,雖然她的心志十分堅定,但是真要她去把浪人男女老少,全部殺死,她還真下不了手,能和平解決,自然最好。 book18.org

她看著蕭棠枝,忽然覺得似乎看到了神後的影子,便對她笑道:「蕭姑娘,妖族和浪人的事情解決了,接下來是不是就該解決我們內部的事務了?」 「聖使大人稍候片刻,」蕭棠枝從袖子裡取出一張紙條,遞給樊遲,笑道:「樊大人,上面的名字你可認得?」 book18.org

樊遲展開一看,吃了一驚,苦笑道:「蕭姑娘,你怎麼知道他們是妖族的人?」 book18.org

蕭棠枝道:「樊大人可還記得,當初魏武帝是怎麼打敗你們的?」 book18.org

「傳說中,魏武帝有一雙能照徹十方世界的慧眼……」樊遲忽然頓住,震驚道:「你是說,那雙『慧眼』又出現了?」 book18.org

(十四) book18.org

「不錯,」蕭棠枝笑道,「而且擁有這雙眼睛的人,你已經見過了。」 樊遲驚疑不定。 book18.org

知道蓁蓁身上異狀的人,卻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她。 book18.org

蓁蓁指著自己的小臉,眨了眨眼睛:「蕭姐姐,你是說我麼?」 book18.org

「除了你還有誰,」蕭棠枝摸了摸她的頭,「只是你年紀還小,無法完全發揮出『慧眼』的威力。」 book18.org

雲知還一向知道蓁蓁的眼睛很厲害,但是從沒有向這方面想過,這時經蕭棠枝點破,稍一回想,果然如此,不由大為高興,暗想:「我的運氣可真不錯。」 樊遲卻苦笑著搖了搖頭:「看來我們的運氣可真不咋地,族人中出了這麼厲害的人物,卻被你們搶了先去。」 book18.org

「一飲一啄,自有天定,這次合該你們輸。」 book18.org

樊遲點了點頭:「蕭姑娘的意思,我明白了,我會讓他們撤回來,以後也不會再派了。」 book18.org

蕭棠枝道:「我更想讓樊大人明白的是,沒有無敵的功法,也沒有無敵的神通,妖族的變形之術固然厲害,老天爺卻要再降下一門眼術來克制它,可見平衡之道,才是天意,希望我們能不恃強,不凌弱,兩族和和氣氣的,在這個世界共存下去才是。」 book18.org

「蕭姑娘此言,在下謹記,不敢稍忘。」 book18.org

黑龍王知道他們接下來要處理內部的事務,想著還是避嫌的好,便對蕭棠枝道:「我們還有一些人留在北朝,現在想來已無必要,所以想把他們召回來,蕭姑娘若是無事吩咐,我們這便退下了。」他此時已對她十分佩服,故而措辭甚恭。 book18.org

蕭棠枝點了兩位地元境巔峰高手出來,說道:「兩位大人此次回去,任務深重,身邊高手卻只剩一位,保險起見,還是帶上他們的好。」 book18.org

黑龍王和樊遲自然沒有意見,便帶上他們離開。 book18.org

藤澤秋平跟著走到艙門口,又走了回來,向於紅初鞠了一躬,轉身,一言不發地走了。 book18.org

雲知還道:「這人倒也還算明理,雖然嘴上說不出來,卻用行動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book18.org

「沒有白救他。」少了一個老想著暗殺自己的敵人,於紅初不由鬆了一口氣,隨即又想起了什麼,臉上神色冷了下來。 book18.org

蕭棠枝向秦遲錦道:「秦仙子方才仗義出手,我們還未曾謝過。」 book18.org

秦遲錦微笑道:「蕭姑娘不用客氣,只是嚇唬一下他們,我覺得挺好玩的。」 蕭棠枝臉上也露出了笑容:「那就再借一次秦仙子的劍用用如何?」 秦遲錦把長劍取了出來,提在手裡:「這次要嚇唬誰?」 book18.org

蕭棠枝用三根手指捏著她的劍尖,把它緩緩移向了李天臣,問道:「李家主還有什麼話說?」 book18.org

「早知道瞞不過你們,」李天臣坐在靠窗的位置,仍然鎮定,「我沒話可說。」 book18.org

「為什麼?」於紅初問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問題。 book18.org

「因為我不喜歡你們所創造的世界,」李天臣望著窗外,目光變得渺遠,「我不知道你們要把我們帶到哪裡,我想停下來,往回走一點。」 book18.org

蕭棠枝秀眉微蹙,問道:「你喜歡北朝?」 book18.org

「不,我不喜歡北朝,」李天臣頓了一下,「但是我也不喜歡如今的南朝。」 「為什麼?」 book18.org

「你們理解不了的,」李天臣搖了搖頭,「你們已經是南朝的一部分,無論我說什麼,你們都只會覺得可笑。」 book18.org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book18.org

「不試我也知道,」李天臣道,「你們所謂的自由,在我看來,只是放縱,你們所謂的博愛,在我看來,無非濫情,你們所謂的平等,在我看來,不過目無尊長。一切都過了火,人們不信神,不敬祖,假裝理解別人,實際上只相信自己,道理泛濫成災,人人自行其是,每天都有狂徒宣稱自己發現了新的真理,聖賢文章卻被束之高閣……」 book18.org

他也許是太久沒有訴說過了,一開口竟有滔滔不絕之勢,中間又夾雜著幾句混亂晦澀的話語,在場之人倒有一大半沒有聽懂他在說什麼。 book18.org

於紅初皺著眉打斷了他的話:「南朝並不禁止這些思想,如果你能通過辯論說服大部分人,你可以和平地實現你的主張。」 book18.org

「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辯論是你們的專長,我們不會在這方面自取其辱,「李天臣道,」行動,才是我們的辯論。「 book18.org

「但是你們的行動已經失敗了。」 book18.org

「所以我無話可說。」 book18.org

雲知還默默聽了許久,忍不住道:「你已經說了很多了。」 book18.org

許多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book18.org

李天臣的臉色一下子漲得通紅。 book18.org

蕭棠枝笑著開口道:「李家主的想法想必由來已久,既然如此,當初為什麼要跟隨神後,一起反抗北邊呢?」 book18.org

李天臣深吸了一口氣,又平靜下來:「當初神後許諾我們,成功之後,她會給我們更崇高的地位和進階天衣境的心得,雖然前者我不放在心上,但是後者卻令我十分心動,所以便答應了她。」 book18.org

「誰想到,世界變得越來越不可理喻,在修行上,我卻是一無所獲。以神後的為人,那份破境的心得感悟,自然不可能是假的,所以答案只能是我天分如此,修行已經到了盡頭。」 book18.org

「我輩中人,不能飛升仙界,便當留名青史,正如蕭姑娘所說,無法選擇的忠誠和奉獻,又有什麼高貴可言?我是天的臣子,可不是哪一個世俗中人的奴隸!」 book18.org

「我有我的道要走,自然也就算不上什麼背叛。」 book18.org

於紅初問:「你想建立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呢?」 book18.org

李天臣欲言又止,最終只簡短地道:「不同於南朝和北朝的第三種世界。」 「如今你已經暴露了,你的同夥也很難倖免,你們的一切構想自然也就無從談起。」 book18.org

李天臣聞言卻只笑了笑:「支持我們的人遠比你們想像的多,不然我沒必要暴露自己,也要把魔尊放走。我倒下了,自然會有其他人默默地堅持下去。」 「你們這又是何苦呢?」於紅初道,「如果你們不採取極端的行動,南朝並不是容不下你們。」 book18.org

「道不同不相為謀,聖使大人不必多說。」 book18.org

蕭棠枝道:「有蓁蓁在,如果我們想,肯定能把他們找出來。」 book18.org

「我死之後,他們會蟄伏起來,很長一段時間不再採取行動,難道蕭姑娘要憑著他們僅存於腦子裡的想法,就把他們抓起來定罪嗎?何況他們的人數是如此之多,各人思想並不統一,你們一定會產生大量的誤判,製造許多冤假錯案。」 這問題倒是棘手。蕭棠枝嘆了口氣:「如果你們不能給我們一個很好的交代,說不得我們也只好試上一試了。」 book18.org

李天臣顯然早有準備,十分鎮定地從芥子空間裡取出一張紙條,遞給了她,「主謀都在這裡了。蕭姑娘看看可還滿意?」 book18.org

蕭棠枝看完,傳給了於紅初,於紅初又傳給了絳雲仙子。 book18.org

絳雲仙子目光剛一投到紙條上,雲知還便清楚地看到她嬌軀顫了一顫,臉上湧現出驚訝憤怒哀傷等複雜的神色來,不由湊過去問道:「師傅,您怎麼了?」 絳雲仙子捏著紙條的玉手輕輕顫抖:「原來是他想要殺我……」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