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黑色痴花 (04) 作者:隨心哈哈哈

【黑色痴花】(04)

作者:隨心哈哈哈2021年4月23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前言:這次我加入了扶他的元素在裡面,各位不喜歡請謹慎觀看哦,你們也別吐槽我,我寫小說嘛就是把自己想到的自己喜歡的寫在裡面,這次科幻減少了虐多了,有些人喜歡看女人被玩得嗷嗷叫的場面,我個人是真心不喜歡那樣,我喜歡那種自願的而且扛得住的女人,不過在後面我會多加一點那種場面的。有些地方我自己看了都覺得不通順,如果各位看見了也請見諒。

(4)

「媽,我都坐了一天了,你讓我下來走著嘛,我都要被你慣壞了,你還把我當小孩子一樣」「你在我這裡永遠都是小孩子,你是媽媽的寶貝,我怎麼想讓你累著呢,再說了我也只慣著你一個人而已,別人我可不慣著」「我就想運動運動嘛,而且你看前面的路基本上都是平路沒什麼難走的地方」「好吧,那就允許你下來走一段吧,不過只要前面的路有一點不好走你就得乖乖的坐到媽媽身上」「好我知道了」

李輝一下子從王雲菲背上跳下來,全身伸展開他感覺好舒服,雖然坐在王雲菲身上是挺不錯的,但是坐久了也是會腰酸背痛的,米輝小跑著前進,王雲菲則是在後面爬行的追著還念叨著小心,看路。過了一會米輝和王雲菲來到了森林的中心,這裡有一條小瀑布,和一灣小河河水很清澈,而且周圍很多小動物在這裡河水,這裡開滿了小花,米輝在這裡感覺到非常的心曠神怡,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的地方,王雲菲此時也是看著這環境有些失神,米輝說到「媽,我們在這裡住一晚吧,這裡太美了」「好,我也喜歡這裡,今晚我們就在這裡吧」

於是王雲菲從自己的屁穴里拿出一個迷你摺疊帳篷,帳篷只有成年人巴掌大小的樣子,把帳篷擺好後拿出遙控器一按開關,這個帳篷瞬間變成可以容納兩個成年人的帳篷,這帳篷里還自帶了照明系統而且裡面是恆溫的,不管外面有多冷或者多熱裡面的永遠都在37。3- 38度之間,米輝和王雲菲進去後米輝說到「媽,那個瀑布流下的地方有個小池塘我們去游泳吧」「好啊,好久都沒有游過泳了」「那我先把身體里的所有東西都拿出來吧」

王雲菲點了點頭,米輝雙手伸進王雲菲屁穴里開始把裡面的東西一件一件的拿出來,不一會的工服王雲菲身體里的東西被全部掏出來了,但是帳篷的空間被占用了接近一半的地方,王雲菲站起身來摸了摸自己肚子,肚子上還有在地上不斷摩擦出的血痕,她好久沒有看見自己正常的肚子了,王雲菲的肚子一點一點的在變化,沒過一會她的肚子就像沒從來沒被撐大一樣,而且隱隱約約的能看到馬甲線,米輝說到「媽你這肚子真厲害,就像沒事一樣」

「媽媽的肚子恢復速度很快的,以後只有不是能一口氣把媽媽肚子撐破的東西都可以往媽媽肚子裡放,還能保溫哦」「把我放進去可以嗎」

「當然可以,如果你想進來那撐破媽媽的肚子都沒問題」「我就知道媽媽最好了」「走吧我們游泳吧,爬了這麼久了,媽媽的四隻狗腿也累了」王雲菲舔了舔自己手上的泥土,米輝率先走了出去,他們來到小池塘邊上,這個池塘深5~6米,圓形的直徑7~8米,米輝來到一個高一點的石台上脫掉身上的衣服一下就跳進了池塘,就想一個深水炸彈一樣濺起一大片水花,米輝在水裡撲騰著,王雲菲則是慢慢的往水裡走去,王雲菲把身上的泥土全部洗掉之後便游到米輝身邊給米輝按摩,王雲菲的兩隻大奶很不聽話無論王雲菲怎麼壓下去都會浮起來,像兩塊蒲團一樣在水裡浮著,米輝拿起一隻奶子就一口咬了上去,咬了一會又換一隻,直到兩隻大乳房上全是米輝的壓印,王雲菲呢則是一會舔舔米輝的手,一會舔舔米輝的背,米輝說到「媽你給我在水裡洗洗腳吧還有我的雞巴」

王雲菲白了米輝一眼憋著氣開始下潛,王雲菲來到米輝腳的位置,王雲菲輕輕的抓住米輝的腳腕伸出舌頭在米輝的腳底開始遊走,米輝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暢,用心體會著從腳底傳到腦袋裡的感覺,舔了大概有十分鐘的樣子王雲菲從水裡探出頭來,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又下潛到了米輝雞巴的位置開始為米輝口交,王雲菲緊緊的吸著米輝的雞巴,不讓池塘里的水進入到自己嘴裡半分,因為這次王雲菲的洗里太強了,米輝也堅持不了多久就射進了王雲菲的嘴裡,接住王雲菲又開始在米輝的屁眼周圍舔著,慢慢的舔向米輝的屁眼上,米輝也不管王雲菲往前面來回的游著,王雲菲卻像嘴裡有吸盤一樣不管米輝游得有多快她都的在米輝的下體舔著,過了一會王雲菲也堅持不住了從水裡出來了,王雲菲說的「怎麼樣,什麼感覺」「比平時爽太多了,雖然堅持不了多久但是確很舒服」「當年你爸也這樣玩過,不過那時候我憋氣還不能憋太久」「看來我運氣挺好的哈哈,游累了,我們去岸上坐一會吧」米輝拉著王雲菲往岸邊游去,米輝來到一塊比較平整的石頭邊正準備一屁股坐下去,王雲菲開口說到「有專用的椅子你不要嗎」

「媽現在就不坐在你身上了吧,難得有那麼好的環境,讓兒子多感受一下大自然」「開始嫌棄媽媽了嗎,我就知道男人都是變心最快的,嗚嗚嗚」「沒有沒有,我怎麼會嫌棄媽媽呢,好了好了,媽媽你把你的奶子墊在這石頭上吧,我坐在你的奶子上好不好親愛的媽媽」「好,那媽媽的身體就給你搭腿」王雲菲把自己的兩隻乳房放到石頭上,自己也像狗一樣趴在石頭面前,米輝卻不會這樣一下就坐下去,米輝抬起腳狠狠的踩到這兩隻乳房上,王雲菲愣了一下但是臉上浮現出笑容,看著踩在自己乳房上的腿還在左右旋轉著,王雲菲從身邊撿起一塊跟磚頭大小的石頭遞給米輝,米輝接過石頭,用自己的全力對著王雲菲的乳房砸了下去,被砸到的乳肉基本已經變成肉餅狀了,不過米輝把石頭拿起來後右快速的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只是被砸到的地方全都變成烏紫色了,王雲菲只是悶哼了一聲又是一臉的笑容看著米輝說到「真調皮」

「嘿嘿,那也是媽媽你自己都喜歡的調皮」

「肉墊都給你墊上了還不坐下來啊」

「不著急嘛,我再砸幾下,媽媽真的怕嗎」

「怕啊,我怕我的奶子沒砸幾下就爛了,你就沒得玩了」「那倒不至於吧,媽媽的奶子這麼奈玩」「遲早被你玩壞」

「我只是把已經被玩壞的地方進行破壞啦,真正玩壞的可不是我哦」「就你嘴貧,媽媽早就已經被玩壞了本來應該被丟掉的,但是你卻不嫌棄我,媽媽非常感謝你」「說什麼呢,我永遠都不會嫌棄媽媽,我只希望媽媽能永遠的陪著我」「只要你不會丟掉我,那我也會一直陪著你,寶貝兒子」米輝摸了摸王雲菲的頭過了一會米輝和王雲菲的情感波動平靜下來後米輝拿起石頭又在王雲菲的乳肉上砸了兩下便一屁股坐到了乳肉上,王雲菲則是非常認真的用嘴巴給米輝舔著手,米輝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風景,感覺到陣陣微風吹過,非常的愜意。

米輝欣賞完美景之後穿好衣服,米輝在地上撿到一根小木棍對王雲菲說到「媽媽,準備去撿」說完米輝把棍子對著遠處丟去,王雲菲立馬反應過來往棍子丟的方向快速的爬去,不一會王雲菲嘴裡叼著米輝丟的棍子爬到了米輝腳邊仰著頭想把棍子遞給米輝,米輝從王雲菲嘴裡接過棍子王雲菲學狗一樣吐著舌頭狗叫一聲,米輝又把棍子往遠處丟去王雲菲也是繼續跑過去撿,玩了十多分鐘米輝也膩便把棍子折斷扔掉了,往帳篷走去,王雲菲也跟在身後爬行著,王雲菲趴著趴著突然加速,腦袋從米輝的雙腿中間伸出再用肩往前一頂,米輝突然後方不穩一屁股就坐了下去,米輝以為坐在了地上,結果確實王雲菲的背上,米輝也是無奈的笑了笑,對於這個媽媽他也是沒辦法。

王雲菲馱著米輝高興的往帳篷爬去,來到帳篷里米輝一下坐上王雲菲先前鋪好的地鋪上王雲菲則是趴在米輝面前等待著米輝的命令,米輝說到「媽你把小刀,飛鏢,還有彈弓拿來」「好,要不要拿繩子或者其他什麼的」

「不用了一次也玩不了那麼多」

王雲菲點了點頭轉過身從身旁邊那堆東西里翻找著,米輝則是用手拍打著王雲菲的蜜桃臀,王雲菲配合的扭著屁股仿佛是在勾引米輝一樣過了好一陣子王雲菲才把東西全部找出來,王雲菲的屁股也是被米輝拍打得紅彤彤的,米輝知道這是王雲菲故意的就是想讓他多打會,如果米輝不打可能立馬就找出來了,米輝拿起幾隻飛鏢往後退了幾步王雲菲也是往後退了幾步左手抓起自己的左乳房把乳頭部分正對著米輝,把乳房當成了靶子乳頭是10環,米輝把飛鏢舉起瞄了一下就往王雲菲身上丟去飛鏢一下就扎進了王雲菲的左乳房上,王雲菲說到「7環」王雲菲拔出扎在乳房上的飛鏢,米輝又對著王雲菲丟了一飛鏢一下就扎中了乳暈上「8環,加油,再好好瞄準一點」

「我知道,等著看吧」

米輝繼續丟飛鏢連續幾次都沒有扎到乳頭,王雲菲把收集起來的飛鏢交給米輝,米輝這次準備把飛鏢一次丟出他就不信這麼多鏢不可能一鏢都不中把,米輝對準後一次性把飛鏢全丟向了王雲菲的乳房雖然沒有脫靶但是還是沒有扎到乳頭上,最近的也只是差了一點點而已,米輝頓時有些氣惱為什麼前面玩十鏢至少有鏢能中乳頭的今天為什麼一鏢都不行,王雲菲看見米輝這樣子笑著說到「別著急,慢慢來,靜下心來瞄準再丟」「再試一遍不行就把這奶子割了」

「好,刀都準備好了呢,這次丟不中就把這隻奶子割了」米輝拿起一隻飛鏢對準乳頭的位置他把急躁的心漸漸的沉了下來,瞄了一會一下丟出,那隻飛鏢一下就扎在了王雲菲乳頭上,這時米輝大喜,終於扎中了,王雲菲則是嘆息的說到「還以為能割奶子呢」

「天都不答應割你奶子哈哈哈,等找到了文弟再考慮割奶子的事吧」「好吧好吧,那小刀準備用來幹嘛」「給子宮用唄,自從你的屄要裝東西後我都好久沒玩子宮了」「行,那我掏出來讓你玩個夠吧」王雲菲坐下,雙腿擺成M的樣子,手伸進陰道里很輕鬆的就把子宮掏了出來,王雲菲的子宮就是像一個圓球一樣直徑大概7cm的樣子,子宮頸上還有一根繩子打上了結,王雲菲說到「裡面的東西我忘拿出來了」

「你自己身體里的都忘了啊,沒感覺嗎」

「放久了就感覺跟身體融為一體了一樣,沒什麼感覺了,如果不掏出來我還不知道」「那裡面是什麼」

「我記得好像是一顆仙人球吧」

「先打開看看吧」

王雲菲把子宮頸上的繩子解開後,兩隻指頭伸進去把子宮口拉開,裡面有顆跳蛋一些圖釘還有菸頭和一些小型垃圾,米輝說到「咋那麼髒啊」「這麼髒好像也只有你才做得出來吧,我還以為是仙人球呢」「快去洗洗吧」王雲菲把子宮塞回陰道里去後出了帳篷便往河邊走去。來到河邊王雲菲選伸手進子宮裡面把裡面的東西一點一點的掏出來後,再用河水把子宮裡面清洗了幾遍,確定裡面不髒了後便把子宮就這樣掉在地上把先前的四個跳蛋也好好的清洗了一遍,米輝走出來後說到「媽,你自己玩過子宮嗎」

「玩過啊,我覺得比爛屄好玩」

「那你自己玩玩看」

「那要不要用工具」

「這裡這麼多石頭你自己看著辦咯」

「那我想想」

王雲菲順手把跳蛋塞進了乳房裡,她來到一塊比較大的石頭上,先雙手抓住子宮把子宮往外再扯出一些,然後蹲下把子宮擺在石頭上再用自己的右腳踩在子宮上開始用子宮在粗糙的石頭上摩擦,左腳橫著跨出一步右腳踩著子宮摩擦著過來,再石頭上留下了一條血痕,米輝只能說厲害,對自己這麼狠,過了一會米輝看見在石頭上王雲菲用血寫了米輝的名字,雖然歪歪扭扭的但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米輝不得不對王雲菲豎起大拇指,王雲菲得意洋洋的到「怎麼樣,雖然不太好看,但是還是寫出來了」「媽你真厲害,對自己這麼狠」「媽媽就喜歡對自己狠,難道你忘了啊,再說了這是你要求我自己玩子宮的,當然要給你展示一下」「那你不痛嗎,我知道你忍痛能力比姐好得多但是這是用子宮啊」「疼是疼,但是我是不會表現出來的放心吧」「好吧,你先下來吧」

「不寫了嗎」

「再寫子宮都磨沒了我還怎麼玩」

「哈哈,那你玩吧」

「去吧剛才的圖釘洗一些給我」

王雲菲從石頭上下來後,用河水清洗了一下全是灰塵還在滴血的子宮,她再把圖釘洗了一些來到米輝身邊,米輝先是看了看王雲菲的子宮,正面看倒是沒什麼,反過來看王雲菲的子宮表面已經被磨得想快膜一樣透明了,再稍微磨一下或者用針輕輕扎一下就破了,米輝說到「這個要多久才能恢復啊」

「可能10天吧」

「還想看我寫字嗎」

「那倒不是,我是想用它裝東西的,看來今天只能破壞了」「那就好好的破壞吧,等恢復了再裝」米輝讓王雲菲坐下,他找來一塊石頭那塊石頭正好能裝下王雲菲的子宮不大也不小,米輝把圖釘一個個的輕輕的扎在子宮表面,他沒有把圖釘按下去只是讓這些圖釘不會倒,20多顆圖釘全都立在王雲菲的子宮上後,米輝抬起腳對著王雲菲的子宮使勁的踩了下去,王雲菲說到「我懷疑還有一些沒完全下去,不如你再補幾腳」「我也是這樣認為的」米輝再次抬起腳狠狠的踩下去,就這樣又踩了五腳,這時王雲菲的子宮都被踩得像塊肉餅又鞋印的肉餅了,如果不是這幾顆圖釘支撐著很可能真的被踩爛了,王雲菲說到「本來還以為加上圖釘對子宮的破壞會加大一些,沒想到居然還保護了子宮,真可惡」「別著急嘛,不是有小刀嗎,等會我給你子宮上捅幾個洞就好了」「你捅完給我,我自己也要玩,哎,你玩完不如讓我把子宮割了吧,感覺好爽啊」「你咋老想著割自己身上的的肉啊,而且都是好玩的地方」「我這不是想更爽嘛」「那你割完後就沒玩了,爽一時有什麼用」

「好吧好吧,我聽你的」

「把圖釘拔出來吧」

王雲菲開始一顆一顆把拔圖釘,拔出圖釘被扎的地方都在滲血出來,這時米輝拿出小刀王雲菲兩隻手把子宮的兩邊扯住,米輝在王雲菲的子宮上捅了三刀,頓時三條血口噴出血來,王雲菲也是稍稍的皺了皺眉頭呼吸頓時加重了幾分,雖然她的忍痛能力跟強但是子宮受這樣嚴重的傷她也是有點忍不住的,米輝把小刀遞給王雲菲,米輝說到「媽你真的還要玩嗎」

「當然,你看著吧」

王雲菲拿去小刀把小刀對準米輝先前捅的傷口插進去後往外一拉,子宮一下就被割開了,此時鮮血像是流得更凶了,但是王雲菲沒有停把小刀插進第二條傷口裡又像剛才那樣把子宮割開了,米輝看見王雲菲還想繼續趕忙阻止說到「別玩了,再玩就會失血過多了」「再割一刀嘛」

「不准玩了,快止血」

「好吧好吧,不玩就不玩嘛」

王雲菲來到帳篷里找到一根繩子把子宮根部使勁的綁緊,阻止血液的流通,再用紙巾把流血的地方包住,換了好幾遍後血才止住了,王雲菲來到河邊開始清洗血液,米輝說到「媽幹嘛對自己那麼狠啊,我以為我已經夠狠了,沒想到你自己比我還狠」「嘿嘿,還不容易覺得好玩嘛,不狠點沒意思,當初你爸可是比你能下得去手哦,我記得有一次我全身的骨頭除了頭骨脊椎其他的都被你爸打斷了,而且我的乳房被割成長了呢,我不照樣活得好好的嗎」「真拿你沒辦法,下次你要這樣玩要先經過我的同意」「知道了知道了,聽你的嘿嘿,誰讓我是你的私人物品呢」米輝笑著摸了摸王雲菲的頭,兩隻手在王雲菲的臉上撫摸著,時不時的使勁的捏著她的臉往兩邊扯,米輝開口到「如果我們不是母子關係就好了」

「那你希望我們是什麼關係呢」

「反正不是母子關係一切關係都好辦」

「我也是這樣想的,我有一個想法」

「什麼想法」

「不如我們忘掉我們是母子吧,就算是斷絕這種血緣關係了,以後我們想變什麼關係就變什麼關係怎麼樣」「可以嗎,感覺挺不錯的」

「可以啊,那從現在開始我不再是你的母親,你也不再是我的兒子了」「那你覺得我們應該是什麼關係呢」「你叫了我這麼多年的媽媽了,我也當了這麼多年的長輩了,這次要不你來當我的長輩」「歐,有意思,我還是第一次做別人長輩呢,那你叫我一聲爸爸我聽聽」「爸爸,女兒給您磕頭了」王雲菲一下子跪在米輝身前頭部重重的磕在地上,抬起頭來額頭上出現了一個紫黑色的印記,米輝激動的說到「不錯不錯,可你還沒打動我,這樣吧你在這裡給我磕一百個頭,喊我一百聲爸爸或許我會有那麼一絲想收你做女兒的想法哦」「好啊爸爸,我覺得一百個太少了不能表明我的決心,不如我磕300個您看怎麼樣」「好,就三百個,我去帳篷,我要聽到你叫爸爸的聲音」「沒問題,那爸爸您去帳篷里休息等我吧」王雲菲在原地一邊磕頭一邊大喊著爸爸,米輝還時不時地用彈弓射王雲菲,本來打算王雲菲一邊跑他一邊打的,現在嘛倒是用不著了,其實米輝心裡很清楚,雖然口頭上說忘記母子這層關係但是這怎麼可能,除非把記憶抹掉,王雲菲一聲聲的叫著,米輝又想到:不對啊她叫我爸爸,那我爸咋辦,雖然我爸已經死了但是這不等於是讓我爸蒙羞嗎?不行這關係要不得,還是接受我們母子關係吧,不過我可以讓其他女人當我女兒啊,這樣就好了,不知道我姐咋樣了。過了許久王雲菲也算是磕完頭了,額頭都磕破了鮮血布滿整張臉,王雲菲便有在河裡吧身上的血跡清洗乾淨後狗爬來到帳篷里說到「爸爸,您看我這樣可以了嗎」

「可以倒是可以,不過我仔細想了想我覺得我們還是保持母子關係好了,畢竟這層血緣關係沒辦法抹除」「好吧,不過我叫這麼多聲你應該聽爽了吧」

「媽媽,媽媽,媽媽好了吧,叫都叫了還有還回來的嗎」「哈哈,我可沒說讓你還,我是想說,我們雖然還是母子關係但是我想能每天給你磕頭,我不知道為什麼給自己的兒子磕頭能讓我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好啊,只要沒事的時候每天300個」「嗯嗯,沒問題,如果可以的話還能繼續加」

「我好餓啊,給我做飯媽」

「等會哦,小寶貝媽媽馬上給你做飯」

王雲菲找出食材和鍋碗瓢就出了帳篷,米輝又開始一個人躺在地鋪上靜靜發獃了,發了一會呆他拿出地圖來他現在的位置離王城還有400多公里了很快他就能跟確定王城裡的李文是不是他認識的李文了,如果是那麼他以後就可以過得非常好了,如果不是也沒事他也不打算走了,定居在王城裡了,雖然王城裡的東西都很貴,但是那是針對女性,男性到了之後所有的東西通通一折不論價格不論珍貴程度,而且如果沒錢了每個月還能領到補助,他們的國家男人總數也不過萬人,實在是太少了男人,這個國家的每個女人都想嫁給這些男人中的一個,除非是自己不想要,那這些男人是無法拒絕女人的瘋狂追求,導致了這個國家變成了淫亂大國,雖然是淫亂大國,但是這個國家的軍事力量還是很強的,最主要的就是科技了,所以在這個國家的男人非富即貴,當然米輝就除外了,他家被滅了,就他他姐姐還有他媽跑了出來,但是他壓根不知道滅他家的人到底是誰又為什麼要這樣做,這些他通通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能有機會報仇那確實挺好的。在這個國家中雖然男人少,也不會讓其他國家的男人進入只能讓這個國家男人出去,既然你不想待了那就永遠別回來了,只允許女人進入,女人進來就不能出去,既然來了就不要想離開了。

此時在距離米輝很遠的萊恩小鎮一所房屋裡穿出一陣陣女人的淫叫聲,這個女人全身古銅色皮膚看起身上都有肌肉看起來非常壯實非常的健康,尤其是那扎著馬尾辮黑色的長髮烏黑髮亮看起來非常好看,她下面躺著一個男人,女人正在給他做活塞運動,女人背後有個男人正在用雙手插進女人的屁穴里不停的抽插著,站在女人邊上的還有一個男人他一隻手裡握著一根雞巴另一隻手正在用一根大約長3裡面粗的棍子插進這根雞巴的馬眼裡上下抽動著,順著這根雞巴看到底這根雞巴不是那個男人的,這雞巴居然是長在這女人身上,此時一名女子從屋外走進來說到「小姐,我們追查了很久還是沒抓到那三人,不過我們在王城的線人知道了他女兒的下落,在一個叫李文的家裡,這個李文是王城裡一等一的富商而且聽說他跟王室有聯繫,他身邊還有非常多的刺客24小時保護著我們如果想從他手裡搶人可能很難」「啊~啊~,阿力你捏得我的蛋蛋好爽,我的騷逼也快高潮了,那母子兩人呢,阿平你別光是插馬眼啊,你咬我的雞巴快,好舒服啊」「暫時沒找到,我們會加派人手的」「廢物,找了那麼久找到一個下不了手,其他的還找不到,你們是幹什麼吃的,啊啊啊~阿光你怎麼把腳插進去了啊,滾出去,沒有那母子二人的消息就別來打擾我,阿力在用力捏我的蛋蛋好疼,好舒服」這名女子趕忙退出了門去,此時叫阿力的男人說到「老大別著急會找到的別生氣,生氣了就爽不了了」那個叫阿平的鬆開咬住女人雞巴的嘴也說到「是啊是啊,老大你看你生氣了雞巴都不這麼硬了咬起來都沒什麼感覺了」「我還好,老大生氣了屁眼到底吸得很緊很舒服」「好了好了,我不生氣了,我們繼續,我感覺我馬上要射了,阿平你給我堵好我的馬眼別讓我射出來,別像上次那樣害得我的雞巴一個星期都硬不起來,阿力你多用點力捏我的蛋捏碎了也沒事我的蛋還是挺耐玩的」「老大不是我不想用力啊,我一用力就滑開」「笨死了,來我教你,阿光拿根繩子過來」

阿光遞給這個女人一條50厘米長的繩子,這個女人一隻手握著自己的陰囊把自己的兩顆睪丸擠到一起,然後用繩子繞著自己的陰囊根部一圈一圈的纏緊像一個小型雞巴一樣,上面打下面細,這個女人打好結後說到「這樣就不會滑了,你可以好好的用力了」這個女人剛說完,自己的雞巴就噴出白色的精液,此時阿平尷尬的一笑,這個女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一眼阿平,嘆了口氣說到「唉,看來等會又要忙一陣子了,阿光去吧東西都準備好,等阿力好了我們就過來」阿光點了點頭就走了出去,阿平說到

「對不起啊老大,我剛才沒有留意,看你綁你的蛋去了」「沒事,等會你們用力就行了,我這雞巴這麼不聽話那慣著它幹嘛」「知道知道,這次準備用什麼工具老大」「這次弄完多穿個孔吧,讓我的雞巴掉一個星期的重物」「好的,我先過去跟阿光一起準備了」「去吧,阿力跟我隨後就到」

此時阿力也射進了這個女人的屄里,射了很多都流出來了,女人趕忙起身幫阿力清理著雞巴,阿力的雞巴至少也是有25cm長粗有2厘米粗這個女人居然一口氣就吞下去了,阿力抓著這個女人的頭髮上下提放著,過了一會男人在女人的食道里尿了,女人只感覺自己的胃都漲了他還沒尿完,終於阿力抓著女人頭髮的手一下就把女人的腦袋提起來了,他穿上褲了衣服說到「老大,你到底算是男人還是女人啊,我感覺吧我像是玩了一個男人但是呢你說話是女人的聲音有女人的奶子和逼,但是你有長了男人的雞巴和蛋蛋」「你不知道扶她嗎,我是個兩性人,你也別管我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你該怎麼玩就怎麼玩不就得了,走吧他們那邊應該也差不多了」說完女人吧綁在陰囊上繩子解開後光著身體就出去了,在路上這些路過的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會尊敬的喊上一聲老大。她就是魅影傭兵團的首領妖魅,她只是名字叫妖魅而已,身材確實像女漢子那樣全身都是肌肉,她的背屁股奶子還有身體的其它地方都有被燙傷的痕跡,而且她是個雙性人,雙性人是不能跟真正的女人生孩子的,她們的精液沒有活的精子,所以她們只能懷孕,而且生出來的有百分之八十的幾率也是雙性人,妖魅和阿力來到一個房間門口,門上寫著妖魅專屬幾個字,打開房間裡又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這把椅子坐的地方有兩根鐵做的雞巴立著的,而且雞雞巴是前後排列,距離不大就兩三厘米左右,雞巴上有很多圓錐形的刺,桌子上有榔頭釘子,手銬腳鏈鞭子電鑽之類的東西,在牆上有一個可以放電的裝置,在這個裝置旁邊掛著一圈線能夠連接這個通電裝置,桌子旁有一個火盆,裡面有很多燒紅的鐵塊,鐵塊都是可以握住在鐵塊上連接著的握把直接拿起來的(就像以前審訊凡人那樣用燒紅了的鐵直接按在犯人身上的那個我不知道怎麼描述),妖魅一屁股做到凳子上,那兩根鐵雞巴也是進入到了妖魅的屄和屁穴里,妖魅雞巴挺立著,妖魅強行把雞巴摁在自己大腿中間沒被坐到的地方,阿光拿起兩根釘子和榔頭,他一隻手扯住妖魅雞巴根部包皮的一點也是強行的把它拽到凳子上,然後用一根釘子釘住,另一邊也是,釘的時候妖魅把奶子放進自己嘴裡緊咬著,釘完之後妖魅的兩睪丸也是被分開在雞巴的兩邊,妖魅看著自己一直硬著的雞巴說到「先,把它弄到硬不起來吧」

「那我先試試這個小型捕獸夾吧,那天我把這個上面的尖刺打磨了一下彈簧我也加強了,一下就能把一根目光夾得粉碎」妖魅眼神里有一絲的渴望,還有一絲害怕,她只是雙手緊緊的抓住自己的大腿,手指甲都已經陷進大腿肉里,阿光拿起這個小型捕獸夾,把觸發機關的地方抵住妖魅雞巴的龜頭,瞬間捕獸夾啟動一下就夾住了妖魅的雞巴被夾中的地方尖刺已經扎進了雞巴裡面,啊~妖魅慘叫意思而且本來5厘米粗的雞巴被夾著的地方已經被夾扁到了只有3厘米左右那麼粗了,阿光取下捕獸夾,被扎進的地方頓時鮮血直流,但是妖魅的雞巴還是依舊挺立著,妖魅呼出一口氣說到「看來你的捕獸夾不行啊,它還是依然立著呢,不如你多拿幾個試試或許能直接把我的雞巴夾壞哦」阿光點了點頭,又拿出兩個分別夾在了龜頭和龜頭下面的雞巴肉上,這次妖魅沒叫出來只是用自己的奶子堵住嘴,但是鼻孔確實在喘著粗氣,整根雞巴已經被血液包裹住了鮮血滴答滴答的掉落在地上,妖魅鬆掉嘴裡的乳肉說到「這次還不錯,好像軟了幾分,你倆也被閒著,繼續」阿力則用最粗魯的辦法就是用拳頭使勁的砸在妖魅的雞巴上還時不時的把妖魅的雞巴左右轉動上下彎著,阿平確實拿起燒紅的鐵塊,讓阿力躲開一下就按在了妖魅雞巴上,滋滋的烤肉聲從妖魅雞巴上傳來,妖魅也是痛苦的大叫著但是她的下半身還是穩穩的坐著只是雙手緊緊的捏住自己的兩隻奶子嘴巴張得大大的,眼睛都快反白了,阿平拿起鐵塊再用冰水澆在了妖魅雞巴上,妖魅又慘叫一聲暈了過去,三人是不會讓妖魅就這樣暈過去的,用水潑掐人中讓妖魅又醒了過來,妖魅看見自己雞巴上多了一個被鐵塊燙傷的痕跡對阿平豎了一個大拇指虛弱的說到「不錯,我的雞巴上也多了一個印記了,下面你們給我雞巴中間橫著打個孔吧」阿力在桌子上拿起電鑽然後裝上一根接近一厘米粗,7厘米長的鑽頭,在妖魅雞巴中間選擇好地方,啟動開關頓時血肉橫飛,妖魅撕心裂肺的慘叫著,不一會她又暈過去了,但是阿力並沒有停下,直到妖魅的雞巴側面轉通後才停下來,放好電鑽,阿平說到「老大說她要用這個孔吊重物一個星期,我看不如選用這個孔讓老大醒過來吧」另外兩個人點了點頭,阿光來到牆上通電裝置前取下電線用一頭連接好通電裝置,阿光用跟剛才打的孔差不多大的鋼釘穿過妖魅的雞巴,阿光把線拉過來再連接上鋼釘兩頭,阿力則是走到通電裝置前手上握著開關,就等兩人點頭了,不一會兩個人對著阿力點點頭,阿力按下開關,頓時妖魅渾身開始發抖,而且越抖越厲害,抖著抖著妖魅醒了過來滿臉都是痛苦表情,但是阿力並沒有關閉開關,直到過了10分鐘左右阿力關掉了通電裝置,妖魅也是終於停止了抖動,但是時不時的還是會抖兩下,阿光和阿平兩人拆下電線和鋼釘,阿平問道「老大,掛多重的東西啊」妖魅有氣無力的說到

「20公斤吧,到時候再慢慢的加」

阿平點頭,開始在妖魅下身擺弄著,阿力則是把妖魅雞巴皮上的釘子拔掉,過了一會阿平弄完後攙扶著妖魅起身,在妖魅雞巴上掛著一坨鐵鐵上還刻著20,妖魅在攙扶下一步一步的走向屋外,一出門妖魅頓時就像沒事人一樣精神抖擻的走在三人前面只是這20公斤的鐵在妖魅雙腿中間一前一後的擺動著,妖魅也不在意還時不時的跟路上的人笑著打招呼,走了一會妖魅轉過頭來說到「不如你們邊走邊踢我的蛋蛋吧」三人笑著點了點頭,於是妖魅轉過頭去,阿力率先一腳踢在了妖魅的兩顆睪丸上,妖魅只是顫抖了一下沒什麼打的反應,依舊往前走著其餘二人也是沒閒著一人一腳的踢著。

王城內李文坐在沙發上,下身一個女人跪在自己雙腿中間舔食著自己的雞巴,這個女人就是米玲,米玲的背上布滿了鞭痕已經腳印,而且只有一隻乳房了,另一邊已經是光禿禿的了,剩下的那隻乳房也沒有以前那樣豐滿了,變得像一個肉帶一樣吊在米玲身上,此時李文突然抓起米玲的腦袋,然後一個肘擊打在米玲頭上,接住再用自己的膝蓋頂像米玲臉上,做完這一系列動作後米玲搖了搖腦袋,自己也是用拳頭狠狠的打在自己頭上看向李文說到「臭弟弟,偷襲人家,有打掉了我兩顆牙齒」「嘿嘿,好玩嘛,難道姐姐不喜歡啊」

「喜歡,姐姐喜歡行了吧,你這麼疼愛姐姐,我當然是喜歡得不得了了」「姐姐好幾天沒見你自己揍自己了,表演一段唄」米玲先是用嘴巴含住李文的雞巴,然後用拳頭對著自己的腦袋砸下去,一下子米玲就把李文的雞巴全部捅進了自己嘴裡,第二次又來依舊是先含著然後用拳頭砸自己的腦袋,就這樣動作越來越快,過了一會李文忍不住射進了米玲嘴裡米玲也是停下來了,李文說到「姐姐你可真棒,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

「虛偽,你們男人不都是玩壞了就丟的嗎」

「怎麼可能,就算我把姐姐玩壞了我也不會丟的,我一直照顧姐姐的」「我才不信呢等你,真正做到再說吧」李文正要開口管家走進來說到

「老闆,我們在300公里外的人發現一對母子,他們說他們也認識叫李文的人,我們拿的人拿不定主意所以請你決定」(別問,別人也是在慢慢前進的,所以我寫了300公里)「有照片嗎」

「有的」

管家遞給李文一張照片,頓時李文激動得渾身發抖,米玲看看照片後也是高興得說不出話來李文說到「終於找到了,你派最好的專車去接他們,一定要把他們帶回來」「我知道了」李文把用腳使勁的對著米玲的臉踹著,米玲則是用臉接著李文踹來的每一腳,臉上確是帶著笑容,一會李文這是直接把米玲踩在地上,又狠狠的踩了兩腳,米玲立馬爬了起來說到「繼續啊,今天是最高興的一天,我相信應該也是你最高興的一天吧」「當然,我們去我的刑房裡吧,今天一定要玩到爽」米玲高興的點了點頭,李文抓起米玲的頭髮就往刑房方向走去。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