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黑色痴花 (05) 作者:隨心哈哈哈

【黑色痴花】(05)

作者:隨心哈哈哈2021年5月13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一個鄉間小路上出來了一男一女,男的坐在女人的背上,伸著懶腰,兩條腿搭在女人的肩膀上,並且把一隻腳放到女人的嘴邊,女人就這樣舔著男人的鞋,而且她的兩隻乳房脹鼓鼓,還有很多尖角形成了兩個不規則的圓形,在乳頭上還有繩子綁住防止裡面的石頭掉出來,女人不快不慢的往前爬行著,他們身後就是一大片樹林,此時男人說話了

「終於走出來了,累死我了」

「對啊,把我的寶貝累壞了,雖然大部分都是我走的,但是一想到把我的寶貝累著了我就很不舒服」

「媽你這樣說我倒感覺我不累了」

「好了好了別貧了,前面有一個小鎮我們去看看吧順便買點食物,現在我們的食物不多了,我可以不吃但是不能餓著你啊」

「好,我順便看看鎮上有沒有我喜歡的母狗」

「怎麼了,出來了就想把媽媽丟了是吧」

「不是不是,只是老是玩一隻母狗,都玩膩了,總要讓我玩玩新的母狗吧,母狗媽媽」

「那倒也是,老是只玩媽媽確實挺膩的」

「所以說嘛我才想著再買一隻或者兩隻在路上我也好打發時間啊」

「那你買了新的母狗,要怎麼處理媽媽啊」

「我想買兩隻母狗,一隻呢用來操,一隻用來玩,你嘛當然是裝東西啦,我已經想到三人騎在你身上的場景了」

「三個人騎在我身上啊,那我不得累壞了」

「我就是想讓媽媽累著,你看看這一路你都沒感覺到累的,我還在你的奶子裡裝了那麼多石頭」

「好吧好吧,說不過你,不過到時候你到時候要在我背上操逼知道嗎」

「為什麼啊」

「你想想,你不是說要讓我累著嗎,然後你在我背上操逼那不是得上下運動啊,那樣我的壓力不就更大了嗎」

「那倒也是,媽媽你怎麼這麼厲害啊,這種方法你也想得出來」

「那是,我還是很聰明的吧,兒子前面有很多石頭,要不要媽媽把這些石頭塞進我的尿道里啊」

「全塞進去」

「好嘞,沒問題」

王雲菲馱著米輝朝著那堆碎石塊爬去,然後她單手撐地,用一隻手拿起一塊巴掌大小的石頭就往自己的尿道里塞了進去,塞了兩三塊之後王雲菲說到

「感覺我的尿道都快被劃破了」

「劃破了就劃破了吧,還能長回來」

「說的也是,要不要來幫幫忙」

「怎麼幫」

「你幫我把尿道弄大一點,我一隻手不太好操作」

說完米輝從王雲菲背上下來然後把腳尖伸進王雲菲的尿道里,再用力往下踩,這樣王雲菲的尿道就被擴張成一個10厘米的洞來,這下王雲菲的阻力小了很多,她一塊一塊的塞著石頭,沒過多久就塞進去二十多塊石頭了,王雲菲說到

「差不多夠了,只剩一下碎石了沒必要了」

米輝又一屁股做到了王雲菲背上說到

「行吧,那你往前爬兩步看看」

王雲菲往前爬行了一段距離,說到

「還好,不是很吃力,還可以再加」

「那邊有兩塊大石頭爬過去」

王雲菲爬著來到兩塊大石頭旁邊,說到

「這兩塊我可裝不進去了,要怎麼弄」

「簡單,那兩根繩子出來」

王雲菲反手伸進屁穴里從裡面拿出兩根繩子遞給米輝,米輝拿起繩子來在分別在兩塊石頭上纏上繩子,然後再用兩根繩子的另一頭分別綁到王雲菲的兩條大腿上,然後坐到王雲菲背上說到

「來吧試試」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開始走了」

王雲菲先是往前慢慢的爬著,等到兩根繩子都被繃緊後,就感覺爬行起來非常的吃力,她的兩個奶子裡裝滿了石頭,尿道里也是,她的陰道跟屁穴里又很多行李,而且現在兩條大腿上都綁著石頭,這下子她爬著以非常緩慢的狀態往前爬著,米輝說到

「這次怎麼樣」

「我感覺,如果在加重一點我就真的動不了了」

「那好就這樣,用你的全力給我往前爬」

王雲菲點了點頭,開始用盡全力往前爬著,但是還是只能一點一點的移動,沒過多久,王雲菲的膝蓋手掌只要接觸在地上的地方全都被磨得血肉模糊,在地上留下一條條血痕。

來到快進小鎮的地方米輝讓王雲菲把身體里所有的石頭取出來,取完之後米輝幫王雲菲把大腿上綁著石頭的繩子也解開了,頓時王雲菲感覺自己的身體輕鬆了好多,然後他倆一起進入到了小鎮里,米輝給王雲菲簡單的交代了幾句他倆就分開了米輝去奴隸市場了,王雲菲則是去採購生活用品,米輝剛進到奴隸市場一個賣奴隸的男子就叫住了他那個男人說到

「小兄弟,剛來這裡不久吧」

「是的,有什麼事嗎」

「我能有什麼事,你來這裡不就是為了買奴隸嗎,我這裡有好貨色要不要看看」

「當然,帶路吧」

男人帶著米輝來到一個房屋裡,裡面有兩( )沙發上面一共坐著20個女人,坐在沙發上玩遊戲聊天之類的年齡基本都在18到24之間,而且其中有兩個長得很妖艷,男人一進來就說到

「別玩了,有新買主了,趕緊都過來」

沙發上的女人立馬用半包圍的方式把米輝和老闆圍起來,此時男人又說到

「怎麼少了兩個」

其中一個女人說到

「是玲姐和婷姐她們去廁所了」

「這兩個賤貨,這屋子裡就她倆年齡最老還亂跑你去把她倆叫來」

那個女人屁顛屁顛的就跑去廁所了,老闆帶著米輝挨個介紹起來,米輝則是坐在沙發上聽著過了一會三人從廁所里出來了,那個叫人的女人又站回了那一排女人中,這兩個被叫出來的女人看起來很成熟,米輝感覺應該比他媽媽小不了多少,兩個女人全裸著來到米輝面前跪下來說到

「對不起,我們沒想到現在會來買主」

米輝也沒當回事便說到

「那你們介紹一下自己吧」

其中一個女人先開口到

「我叫王婭婷,40歲,我最擅長的給您按摩,我可以用全身各個補位給您按摩,當然除了牙齒跟頭髮,而且我還能給你當代步工具因為我的體能很好」

「我叫蔣玲玉,40歲,我最擅長的是清凈,不管什麼髒東西只要在我肚子裡都能被我徹底凈化變成營養被我吸收掉,而且我還很戀痛你可以對我施加任何刑法我都不會拒絕」

米輝心想這兩個人加起來不就跟王雲菲一樣了嗎,但是他還是不希望王雲菲太累了,本來他決定是再買一個母畜他自己玩的,但是有了這兩個母畜倒是能讓王雲菲不那麼辛苦,米輝說到

「就你倆吧,多少錢」

「你確定要她倆嗎,她倆都已經那麼大年紀了」

「我自己有用途你就直接說多少錢吧」

「好吧,一隻一千」

米輝掏出自己的金卡遞給老闆,看見米輝把錢付了後王婭婷和蔣玲玉頓時興奮加激動,米輝對她倆說到

「兩位姐姐,以後你們就是我個人的財產了,希望你們能讓我滿意」

「放心吧主人我們不會讓你失望的」

老闆刷完卡後帶著奴隸契約來到三人中間。在這個國家人口買賣都是家常便飯的事,但是只限於女人,這些女人很多都是自願被買賣的,所以基本上不會存在強迫行為,只需要雙方簽訂奴隸契約就行了,這份契約只有男方才能單方面解除,女方如果要解除必須經過男方同意,如果私自解除則是會被追殺致死。

簽完契約後米輝就帶著二女離開了(不要說我敷衍,我就是這樣的人看上的東西就不會再看別的買完直接走人),米輝來到事先說好的匯合地方米輝發現一群女人圍著王雲菲好像要強行帶她走,米輝趕忙衝上去一把推開一個女人說到

「你們幹什麼,這他媽是老子的人」

這群女人看見是個男人立馬就軟下來了,帶頭的那個說到

「我們只是看這位姐姐的肚子能裝那麼多東西我們想跟她交流一下,但是這姐姐不肯跟我們走」

「交流,我把你弄死你去下面跟你祖宗交流吧」

「別別別,我錯了我們這就走」

「滾!」

這幫女人連忙跑開了,米輝蹲下來看王雲菲身上沒有什麼傷口便鬆了口氣說到

「沒事吧媽媽」

「我沒事,她們還弄不疼我放心吧,她們就是你買的母畜嗎」

「是的,我讓她們幫你分擔一下,太累了不行」

「這都是我應該的」

「我們先找地方住下吧」

米輝帶著三女來到一個酒店裡,米輝一屁股坐到床上說到

「好久沒睡過真床了真舒服啊」

王雲菲也是笑著說到

「今晚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躺了一會米輝坐起來喊到

「王婭婷,蔣玲玉過來」

王婭婷和蔣玲玉立馬來四肢著地說到

「怎麼了主人」

「你們的陰道屁穴能擴張到多大」

「應該能裝您媽媽身體里的三分之二的東西」

「蔣玲玉呢」

「我也是」

「那行,你們各自從我媽媽體內取出三分之一的東西放進自己的身體里,被子床單這些就不要了」

「好的主人」

二女開始從王雲菲身體里掏東西,王雲菲用屁股對著她倆,自己的則是再給米輝舔腳,蔣玲玉說到

「主人您的媽媽我們怎麼稱呼啊」

沒等米輝開口王雲菲說到

「叫我姐姐就行了」

「啊,媽媽我準備叫她們姐姐的」

「你她們名字不就好了嗎,或者說你自己給她們取一個名字」

「是啊是啊主人,你就叫我名字就行了,或者給我們重新取名」

「暫時就這樣吧,等見到文弟後我們我就可以丟了」

聽到這話蔣玲玉和王婭婷頓時慌了王婭婷說到

「主人別丟下我們好嗎,我們已經被很多主人丟了,所以求求你不要扔下我們不管,你說什麼我們都會做」

「到時候再說吧」

不一會二女就把東西裝完了,王雲菲的肚子小了三分之二左右,米輝說到

「媽媽,你坐在王婭婷身上看看舒服不」

王雲菲站起身,坐在王婭婷身上但是過了一會就下來了說到

「我不習慣騎別人我只喜歡被你騎著」

「好吧好吧,那我來試試」

米輝一屁股做到王婭婷背上

「好不錯,就是跟我媽媽比起來要硬了一點」

「主人那是因為我背部的肌肉比較發達,我給您按摩一下」

頓時米輝感覺王婭婷的背部開始輕微的抖動起來,接著一些地方往上凸起,一些地方往下凹陷,過了一會米輝坐的地方像水波一樣一疊一疊的,坐了好一會米輝才站起身來說到

「真不錯,這比按摩椅舒服,要是全身一起按摩就更好了」

「這個我沒辦法辦到主人,不過我會加油的」

米輝四人在酒店裡住了兩天,米輝也享受了兩天按摩的快感,第三天一早四人繼續朝著王城出發了。四人往前走著但是身後出現兩個女人也一直偷偷的跟著其中一個女人說到

「終於找到他們了,你去通知一下,我繼續跟著」

另一個女人點了點頭轉身就跑掉了。

到了第二天,米輝四人又開始緩慢的趕路,但是突然四周衝出一群女人大約有五六十人,這些女人身上穿著機械盔甲,手裡拿著雷射槍和雷射劍,米輝四人頓時緊張起來,一名領頭的女人說到,抓活的,周圍的女人一擁而上,米輝四人開始朝著一個方向狂奔著,蔣玲玉說到

「主人這些人是誰啊」

「我怎麼知道,我只知道不跑就要死,你們別用爬,站起來跑」

王雲菲三女也是不怠慢立馬站起身就開始跟著米輝跑,身後的一個女人拿起雷射槍對著李文的腳開槍,蔣玉玲看見後立馬擋在了米輝身後,但是開槍的那個女人腳下踩到一塊石頭沒站穩,手往上抬了一下那一束雷射一下就打中了蔣玲玉的背部左邊肩膀往下三十公分的位置,蔣玲玉兩眼一黑就倒在了地上,領頭那個女人說到

「混蛋,誰讓你開槍了,要是他死了我們都會死」

「對不起,我只是想打他的腳」

米輝轉過頭來喊了一聲蔣玲的名字,但是他現在不能停下來,跑了一會,米輝前面出來一條車隊,頓時米輝絕望了,前後都是人,但是車隊直接繞過他們三人擋在了他們身後,而且從四周又出來二十多個渾身黑色盔甲蒙著面的人,直接衝殺向追米輝的人群中,米輝也是一頭霧水,這些人他也不認識但是為什麼會救他呢,從領頭的車裡下來一個男人這人就是李文的管家,管家走到米輝面前說到

「對不起米少爺我們來遲了,沒有傷著你吧」

「米少爺?你們是誰」

「想必你應該認識李文吧,我是他的管家,專程來接你的,沒想到見面會是這樣的場景」

「原來是文弟的管家啊,這下我終於放心了」

米輝頓時鬆了一口氣,正要一屁股坐到地上,王婭婷也是趕忙趴下米輝正好坐到了他的背上,沒過一會追殺米輝人就被解決了,留了一個活口帶到了米輝幾人身邊管家問道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追殺他」

「呸」

站在旁邊的一個黑甲人瞬間削掉了這個人的手臂,她連反應都沒來得及,就看見自己的一條手臂被甩在了地上,從傷口處噴出一大股血水,女人頓時倒在地上捂著傷口慘叫起來,管家蹲下來對著她說到

「你不說我們有很多方法折磨你,你還沒辦法死去」

地上的女人緊咬著牙齒艱難的說到

「我們是魅影傭兵團的人,我們只是接到抓捕他的任務」

「為什麼要抓他」

「我們也不知道,我們無權過問這些」

「那你們有多少人,據點在哪裡」

「我們有一千多人,其中五百多人分布在全國各地,另外的全在萊恩小鎮里」

米輝突然說到

「我的家是不是被你們毀了」

「我不知道,我是新來沒多久的」

管家示意把她帶走然後轉過頭來說到

「米少爺跟我們一起走吧」

米輝點了點頭說到

「等我一會」

然後往剛才戰鬥的地方走去,王雲菲和王婭婷也緊隨其後 米輝來到蔣玲玉屍體邊蹲下來說到

「謝謝你,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從你為我擋槍的那一刻我對你就充滿了尊敬」

王婭婷也是默默的流淚,米輝從王雲菲屁穴里拿出自己最好的衣服給蔣玲玉穿上說到

「雖然這衣服不是你的,但是這是我送給你最好的了」

這時管家也走過來了說到

「米少爺她……」

「她替我擋了致命的一槍」

「我明白了,我們會把她厚葬的」

「謝謝你們」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管家帶著米輝幾人上車了,朝著王城方向駛去。

李文也收到了米輝要到達的消息,帶著米玲和一些人就去王城城門處迎接去了,米玲對李文說到

「這個魅影傭兵團,應該跟我們家被毀有關係」

「我知道,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李文攥了攥拳頭繼續說到

「現在你們都來了我就不用擔心你們的安全了」

「謝謝你文弟」

「謝什麼,我可是把你們當做我的親人來看待」

李文一把把米玲摟住,米玲說到

「輕點都快站不穩了」

「嘿嘿,一條腿確實站不太穩」

「那還不是你乾的好事」

米玲現在左手小臂沒有了,右腿整條大腿也沒有了,兩隻乳房也像個布袋子一樣乾癟的吊著,子宮還有直腸也裸露在外邊,而且除了臉上身體其他地方都是鞭痕,沒過多久米輝到了,剛下車李文立馬迎了上去,米輝和李文二人什麼話都沒說直接擁抱在一起,過了一會二人才鬆開了李文說到

「好久久不見,輝哥,我想死你了」

「臭小子,那麼想我都不來找我」

「我確實太忙了,要不然我早就親自來接你了」

王雲菲也下車了笑著說道

「小文,好久不見了」

「雲菲阿姨,我也好想你啊」

李文也是一把抱向王雲菲,王雲菲也是展開雙手迎向李文,米輝突然說的

「我靠,文弟你可以啊,把我姐搞成這樣了」

「這可不怪我啊,這是姐姐自己叫我這樣做的」

米玲也是笑著說到

「對啊,這是我自願的哦,不怪小文」

王雲菲也開口了

「這怎麼能怪小文呢,明明是小玲自己犯賤」

「好啊,媽媽姐姐你們都偏袒文弟」

李文得意的說到

「這才是真正的人格魅力放光芒嘿嘿」

米輝不重不輕的給了李文一拳,此時一個黑甲人把先前抓住的女人帶到幾人面前管家問道

「老闆這人是我們抓到追殺米少爺的人要怎麼處理」

李文對著那個女人問道

「你們首領名字叫什麼」

「叫妖魅」

然後對著管家說到

「沒什麼用了直接殺了」

還沒等那個女人說什麼,身邊的黑甲人一刀就把她抹脖子,女人捂著脖子上的傷口眼睛瞪得大大的倒在了地上,李文又對管家說到

「安排點人把這個妖魅抓回來,她傭兵團的人一個不留」

管家點了點頭,然後李文帶著米輝等人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此時魅影傭兵團大廳內,妖魅半蹲著張開大腿,她的身前有十幾名壯漢,站著其中一個突然跑出來然後對著妖魅大腿中間一腳踢去,直接踢到了妖魅的兩個睪丸上,妖魅則是吃痛的摸了摸自己的睪丸然後又擺好姿勢,接著第二個人繼續這樣,過了一會,一個女傭兵跑過來說到

「不好了,不好了」

妖魅不耐煩的說到

「什麼事慌慌張張的,沒看見我在做運動嗎」

「我們接到消息說是已經找到米輝母子了,我們準備將他們抓回來本來已經十拿九穩了,但是卻被一群不知道是哪方的勢力給救走了,派去的人全軍覆沒」

「什麼,全軍覆沒了,對方大概多少人」

「他們說應該接近三十個人」

「是誰啊,會去救他」

其中一個大漢說到

「管他是什麼人,惹了我們魅影傭兵團的人就不能放過」

另外的大漢也附和著,那個大漢繼續開口到

「老大你放心我們過兩天我們親自出馬,一定能找到就走米輝母子並且給你帶回來」

「嗯,你們出馬我肯定放心,那我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繼續給我做運動吧」

妖魅讓傳話的女傭兵退下,十幾名大漢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木棍,這木棍直徑大概四厘米,長度大概有一個成年人手臂那麼長,妖魅躺下來,張開大腿形成一字馬的樣子,雙手抓住兩條大腿,一個個大漢拿起木棍對著妖魅的睪丸砸去,妖魅不停的慘叫著但是時不時的還會喊著繼續用力之類的話,但是姿勢一直沒有改變,過了好一陣子,十幾名大漢玩累了,一個個都走了,妖魅昏死過去的兩個睪丸也被打腫了,一個女傭兵見到妖魅暈過去了,便來到她的身邊抬起腳又對著妖魅的睪丸狠狠的踩了一腳,妖魅頓時被疼醒了,妖魅拍了拍頭說到

「真沒用,又暈了,謝謝你啦小麗」

「沒事啦,老大」

妖魅準備從地上爬起來,小麗卻撿起一根木棍對著妖魅的膝蓋狠狠的砸了一下,妖魅直接跪在了地上,妖魅笑著說到

「怎麼這麼調皮啊」

「嘿嘿難道老大不喜歡我這樣調皮啊」

「喜歡啊當然喜歡」

小麗又舉起木棍一下敲在了妖魅的背上,妖魅每次要站起來的時候小麗都會用各種方法讓妖魅繼續跪下,妖魅也是樂此不疲的重複,直到小麗累著了,妖魅才踉踉蹌蹌的站起身,然後走到大廳的主座位前坐下,小麗又是一腳直接踹到妖魅的奶子上,但是沒站穩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妖魅哈哈大笑說到

「怎麼那麼笨啊,我的奶子彈力強不強」

「一般吧,沒我的厲害」

「切,那你再來啊」

小麗立馬站起來,然後一嘴要在了妖魅的奶子上,給妖魅疼的嗷嗷叫,連忙認錯,小麗說到

「老大啊,你這老大當的一點威風都沒有」

「沒辦法啊,我是個婊子,我就喜歡被玩,被狠狠的玩」

「你就是個臭婊子,長了根雞巴不用割了算了」

「我覺得割了倒是沒必要,留在我身邊給你們玩不是更有意思嗎,讓我慘叫」

「那倒是,畢竟割了之後就沒了,婊子老大來給我舔腳唄,正好這幾天我做完任務還沒來得及洗」

「沒問題,沒洗的腳吃起來才是最香的」

於是妖魅站起身來,小麗一屁股坐到座位上,妖魅跪在她面前,俯下身子開始給小麗脫鞋,脫完後妖魅雙手抱起小麗的一隻腳先用鼻子對著小麗的腳底嗅了個遍,說了一個字香,就開始舔了起來,小麗也是沒閒著,她拿出一直雷射筆,然後對著妖魅的後背滑來滑去的,每划過一個地方那個地方頓時就是呲呲聲音,接著便是留下一條血痕,妖魅雖然忍受著劇痛但是,還是不慌不忙的舔著小麗的腳,直到兩隻腳都舔完後小麗才收起了手中的筆,妖魅喘著粗氣,額頭上的汗滴不停的落下,小麗說到

「謝謝你啦老大,今天就這樣吧我還有事呢」

小麗穿好鞋子後,對著妖魅的腦袋就是一腳,然後再狠狠的把妖魅的腦袋踩在腳下說到

「老大,我都要走了,你都不說些啥子」

「您慢走,歡迎下次再來哦」

小麗這才滿意的離開了,妖魅爬起來開始收拾殘局,小麗快要出大廳時突然轉過頭來說

「老大,你自己榨精吧」

「你允許我射了嗎」

「當然,不過這兩天你不能做愛不能吃飯睡覺喝水上廁所,只能射精而且是沒日沒夜的射哦,怎麼樣」

「好啊,那要堅持幾天」

「等我哪天心情好了我會讓你跪著來求我吧,但是你可別餓死了啊,對了,你不可以叫別人,也不可以使用工具還有你不可以喝射出來的精液」

「嘿嘿當然沒問題」

小麗蹦蹦跳跳的走了,於是妖魅叫來兩個女傭兵讓她們把大廳收拾好,自己則是來到她的臥室內把房門反鎖好妖魅跪在地上,看著自己的雞巴笑著舔了舔嘴唇,然後雙手握住雞巴開始上下抽弄著,沒過多久妖魅感覺要射了,趕忙找來一個瓶子直接射進了裡面,妖魅看了看瓶子裡的精液大概有300ml,她滿意的點了點頭,又開始第二次射精,一天過去了,妖魅一直跪在那裡,不過面前擺兩瓶裝滿精液的瓶子,妖魅自言自語說到

「要不把這些放進我的屁眼裡保溫吧,如果時間長了味道就不好了啊」

說完她拿起兩瓶精液塞進了自己的屁穴里,然後再次拿出兩個空瓶子來說到

「這就是今晚到明天早上的任務啦,加油哦我的小雞吧」

妖魅先是拿起自己硬起來的雞巴自己低下頭弓著背輕輕的親了一口自己的龜頭,接住再一口咬了上去,直到在自己的龜頭上留下一排深深的牙印她才鬆口又開始擼管了。就這樣妖魅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整整七天,直到第八天一早妖魅有氣無力的擼著自己的雞巴,聽見一陣敲門聲,妖魅知道這就是小麗於是精神頓時來了趕忙站起身來開門,一打開房門門外的小麗笑嘻嘻的看著妖魅說到

「老大,怎麼樣,這幾天過得還好嗎」

「很好啊,好久沒這樣高壓的玩過了」

「那你還要繼續嗎」

「如果還要繼續那我可能就要餓死了」

「好吧好吧,那我先看看你的成果吧」

小麗一腳把妖魅踹開,走了進來看見房間裡裝滿精液的瓶子至少有三十多瓶,還有一個是裝了一半的,妖魅從自己的身體里又拿出來十二瓶,小麗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做到床上,妖魅則是跪在小麗面前磕著頭嘴裡還說著求小麗讓我結束我的榨精時間,大概磕了又20個頭小麗才說到

「好啦好啦老大,你起來吧,你的榨精時間結束了」

「終於結束了,我去找點吃的再來玩」

「這裡不到處都是嗎」

「也是,那我先喝幾瓶這個吧」

正當妖魅開始喝自己射在瓶子裡的精液的時候,一個女傭兵衝進來說到

「不好了我們被襲擊了」

妖魅頓時一驚連忙說到

「什麼,對方是什麼人,有多少人」

「我們不知道,對方都是穿著黑色鎧甲的女人都蒙著面,大概有一百五十人左右」

「立刻著急這裡所有的人把她們全部殲滅」

「是」

說完女傭兵趕忙退走,妖魅轉過頭來對小麗說到

「你也去支援,我回復一下體力」

小麗也是不怠慢從床上跳下來就跑出去了,雖然魅影傭兵團的人都可以無下限的羞辱和虐待妖魅,妖魅也是會無條件的答應這些無理的要求,還會自己改進他們的要求讓玩法更刺激,但是遇到緊急情況她們還是會立馬從玩樂中反應過來並且立馬投入戰鬥,而且在有任務的情況下他們也是會無條件的聽從妖魅的指揮。妖魅趕忙喝了幾口自己的精液,然後穿好自己的戰鬥鎧甲,拿起裝備就趕了出去,妖魅一出去就看見,自己傭兵團的人完全就被這一幫穿著黑色鎧甲的人單方面虐殺,毫無反應的時間,不一會在萊恩小鎮的五百妖魅傭兵團的人就被殺得只剩下一百對人了雖然黑色鎧甲人這邊也有損失但是比起他們這點損失也是微乎其微,這些黑色鎧甲的人也根本不在乎自己同伴的死活,妖魅指揮讓大家全部圍在一起然後用自己鎧甲里的能量形成一個能量護罩,妖魅說到

「阿力他們呢」

其中一個女傭兵說到

「他們都已經死了,而且屍體都被銷毀了」

妖魅頓時有點心裡發慌,他們這裡除了她就只有這幾個男的戰力最高了,但是會被這群穿黑色鎧甲的人殺得連屍體都沒有了,她咬了咬牙罵了一句,妖魅火氣上來了,但是自己身體也要撐不住了,連續八天沒日沒夜的射精,自己的身體早就撐不住了,妖魅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開到妖魅倒下了,這些女傭兵頓時就慌了,此時小麗說到

「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讓老大連續八天不休息老大也不會這樣

此時一些女傭兵頓時怒了說到

「都怪你,把我們最近活的機會都弄沒了」

「我們把她踢出去,讓她先給我們墊背」

其餘的女傭兵聽到這話頓時都義憤填膺的說著好,小麗絕望了,面容呆滯沒想到她的結局會是這樣 ,幾個女傭兵把小麗按住把手綁起來,然後合力把小麗從防護罩內丟了出去,就在那一瞬間小麗被一刀攔腰砍成了兩段,血水一下子就噴灑出來染紅了防護罩,防護罩外有一百二十多個黑色鎧甲的人正在躍躍欲試的等著他們丟出下一個人,但是好半天都沒有動靜,於是便分散開來分布在防護罩的周圍,就這樣靜靜的站著盯著這些女傭兵,她們採用了耗的戰鬥方法,但是她們只要想破開這個防護罩也是沒問題的,但是這樣做能折磨對方的內心,就這樣過了兩天,黑色鎧甲的人走了一半,但是還有一半守在防護罩外面,在防護罩里的女傭兵看到了希望連忙合計著,有一個女傭兵說到

「她們現在人數不多了,而且我們的防護罩能量也堅持不了多久了,不如我們拼一把,能活一個是一個」

女傭兵們紛紛點頭,於是她們拿起武器解除防護罩沖了出去跟黑色鎧甲的人衝殺在了一起,但是誰想到原先走到了的黑色鎧甲的人紛紛從各個角落出來,這些女傭兵這才知道她們上當了,這些人根本沒走而是隱藏起來了,但是她們現在想到已經晚了,黑色鎧甲的一個人抓住一個女傭兵問道

「你們領頭的是誰」

那個女傭兵顫抖著指向躺在地上的妖魅,黑色鎧甲的人又說到

「她死了嗎」

「沒...沒有,只是太虛弱暈到了,現在還沒醒」

那個黑色鎧甲的人殺了女傭兵然後按著自己耳朵里的對講機說到

「除了躺在中間的那個其他人全殺」

就這樣幾分鐘過去了,那一百多名女傭兵紛紛倒地,一個黑色鎧甲的人走到妖魅身邊把她扶起來用檢測儀檢查了她的身體並且給她注射了一針藥劑,便把妖魅帶走了,就這樣以後魅影傭兵團除了分布在各地的勢力以外都死了,但是她們的老大也被抓走了留給她們就只有自生自滅了。(以後這些黑色鎧甲的人通通改成黑甲兵,她們的實力僅次於在李文身邊的20名黑甲衛,這20名黑甲衛的實力也僅次於守護在國王身邊的國王衛但是人數上沒有國王衛多)

王城內李文家

李文和米輝兩人正在享受著王雲菲的服務,米玲則是被倒掛在客廳,米輝說到

「文弟啊,這該玩的都玩了,你說還有什麼好玩的可以讓我姐試試啊」

「我也不知道,不過姐姐都這樣了不如我們先把她帶去把身體修復好了我們在玩吧,就這樣玩也玩不了什麼了」

此時王雲菲說到

「小文你說的修復是傷口嗎,要是只是傷口就沒必要了,小玲的恢復能力我還是知道的」

倒掛著的米玲說到

「媽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小文他有一個工廠明面上是生產東西實際上是一個研究中心,那裡可以把我的手和腳都重新復原,而且全身上下沒有的地方也能復原,所以小文才敢這樣大膽的玩」

「真的嗎小文,這種好事你怎麼不告訴我啊」

「阿姨不是我不告訴你,是我沒來得及說嘛,等會我們就玩你好吧,讓你也體驗一下手腳或者身體其它地方分離的感覺」

「好啊好啊,我老早就想玩了,但是米輝這臭小子就是不允許」

米輝說到

「那我還不是怕把媽媽玩壞了以後就沒得玩了嘛」

李文哈哈一笑說到

「沒想到輝哥有這樣的心思啊,我們把姐姐放下來吧,然後就一起去」

米輝點了點頭,二人合力把米玲放下來後,李文安排管家備好車然後幾人就前往工廠。

來到工廠,負責人趕忙來接見,李文指著米輝摟著的米玲說到

「這幾天先幫我把我姐姐身體修復好,她的手腳應該都在你們這裡保存著的」

「好的老闆」

「陳雅雯怎麼樣了」

「老闆你跟我來」

工廠的工人把米玲帶走後,負責人帶著李文米輝王雲菲還有王婭婷來到科研室內,此時在科研市的正中心站著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正式陳雅雯,但是現在的陳雅雯就像是個模特一樣擺著姿勢但是卻一動不動,李文疑惑的問道

「她這是怎麼了」

「老闆放心她沒有死我們在她的大腦里安裝了控制器而且在全身也都安裝控制器,如果我們關閉控制器那麼她就可以自由控制自己的身體」

「那你們把控制器關了」

負責人示意旁邊的工作人員關閉了陳雅雯的控制器,陳雅雯立馬撲向了李文,眼神是那麼多兇狠而且充滿了殺戮,快要碰到李文時,負責人掏出一個遙控器,這個遙控器有兩個按鍵一個是分解一個是組裝,負責人按了一下分解鍵,陳雅雯的身體一下在就散落一地,李文驚呆了旁邊的米輝更是驚訝的張開了大嘴吧,這也太牛了吧,本來好好的一個人一下就被分解了,負責人解釋道

「我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把她改造得很完美,但是前幾天周欣怡給了我們一個建議,就是把她的手和腳上的每一個關節都變成可拆分的那種,而且在她的脖子處也做了改變,現在只要按下這個分解鍵她的身體就會散落一地」

「原來是這樣,嚇我一跳」

李文呼了口氣,他轉過頭看見米輝還張著大嘴吧,他笑著幫他把嘴巴閉了起來,然後走到陳雅雯的頭面前抱起來對她說到

「怎麼樣,這比被做成人棍要舒服吧,你看你的頭都可以分離」

因為陳雅雯現在頭沒有個身體連接起來,所以說不了話,只能緊要牙齒惡狠狠瞪著米輝,然後米輝一把丟掉陳雅雯的頭,在讓負責人吧遙控器給了他,李文按了一下組裝鍵,只見陳雅雯散落的身體開始自動組裝起來,過了一會,陳雅雯從地上爬了起來,她知道現在的她已經完全沒有跟李文抗衡的機會了,也只是一直用惡毒的眼神盯著李文,李文對陳雅雯說到

「如果不是我好心你現在可能已經成為一頭母豬了,知道嗎你還想對付我,做夢呢」

「呸,誰稀罕你的施捨了,如果你真的好心那為什麼要殺掉他」

「我說了那不是我乾的,再說了如果真是我那我為什麼還要留著你呢」

「我才不會信你的鬼話」

「信不信由你,但是現在你已經被我完全控制了,你也沒辦法干別的事情對付我了」

「你...」

陳雅雯沒也再說了,李文讓工作人員打開控制器之後便來到了之前那個變形藥水的地方,李文問道

「這個變形藥水做的怎麼了」

「我們已經開始進行人體實驗了,不過都是做到高難度動作,主要是因為人頭的骨頭的原因,所以之前試過的兩位都是失敗品,我們現在在正在做一副可以隨意變形的骨架,然後安裝在實驗人身上,接著應該問題就不大了」

「那你們努力吧,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此時米輝突然說到

「文弟你這裡這麼厲害能不能把我這隻母畜也改造一下」

「你是說王婭婷嗎」

「嗯,她的能力你是知道的,但是沒辦法給人做全身按摩,所以給她改造一下唄」

李文看了一眼負責人,負責人趕忙回應到

「沒問題,您把她交給我們就行」

李文說到

「到時間直接送到我家來就行」

然後他又對著米輝說到

「輝哥我有點事要辦,你和阿姨是回家還是在這裡玩玩」

「就在這裡玩玩吧,我和媽媽還想多見識見識你這裡的東西」

「沒問題,到時候想回來了就跟負責人說讓他送你回來,負責人這是我哥,你們幫我照顧一下」

負責人點了點頭,李文帶著管家就離開了。米輝跟負責人說

「我想在這裡玩我的母親,你們能給我一間調教室嗎」

「沒問題 ,請跟我來,請問需要什麼工具嗎」

「需要,當然需要,你們這裡有什麼外面沒有的東西都給我,只要不致命就行」

「好的,那我先帶你們去調教室吧」

米輝對著王雲菲說到

「媽媽,今天我們就玩到開心」

「好,今天一定要過足癮」

此時米輝來到車上,在車上坐著兩個女孩,正是被送去學習的小敏和小凌,李文摸了摸小敏的頭說到

「學習的怎麼樣啊」

小敏笑著說

「我現在已經可以在別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下毒了,而且能做到不留一點痕跡,我姐姐也是」

小凌點了點頭,說到

「你是要我們去殺人嗎」

「是的,這兩天我會把這個人的資料背景都給你們,然後再讓你們熟悉一下需要扮演的角色,然後我就會送你們去」

「好的」

「從現在開始你們倆的組合叫水仙雙嬌」

(水仙花是美麗且有毒的)

小敏說到

「這個名字我喜歡,水仙花很美」

「到時候別來毒我就好了哈哈」

小凌干忙說到

「放心吧,我們不會背叛你的」

「那就好」

管家開著車朝著王城北邊駛去,走了一會小敏問道

「我們要去哪裡啊,這好像不是你家的方向吧」

「我又不是只有一個家,你們先住在那裡,而且最近我們不要有任何交集以免引起懷疑,我會通知你們什麼時候行動的」

「原來是這樣啊」

小凌說到

「那你可以給我們簡單的說一下要殺的那個人嗎」

「那個人叫張耀華,是我姑父」

(親戚關係我也很搞不懂,你們湊合著看)

「啊,你姑父,為什麼要殺他啊」

「這些你們就不用知道了,反正聽我的就行」

(是我懶得寫了,要知道原因的就看一些黑色痴花2)

「好吧」

沒過多久李文他們到了,但是李文沒有下車管家也沒有,李文在車上跟兩姐妹說

「這幾天你們就住在這裡,到處去玩玩,多認識一些人,然後跟她們說你們是從外地來的,在這裡有傭人照顧你們」

二女點點頭,然後李文丟出一張金卡給小凌還丟了無線通訊器給她們說到

「這張卡夠你們這幾天的開銷了,這個無線通訊器你們放到耳朵上就會縮小成納米大小而且還有隱藏功能,方便我們聯繫,到時候我會把一切資料都派人送過來」

二女收好東西後再次點頭,李文的車就這樣開走了,小敏看著李文離開的車眼神里出現了一抹不舍,此時小凌說到

「妹妹你是不是喜歡他啊」

小敏頓時俏臉一紅反駁到

「怎麼會,我們跟他沒什麼實質性的關係」

「你騙我有什麼用啊,你想什麼我難道不知道嗎,你忘了我倆的心靈感應啊」

「走開走開,誰要給你說啊,哼」

「喲喲喲還生氣了」

此時二女身後的大門打開出來一個女人,她對二女說到

「二位,你們是老闆說的人嗎」

二女轉過身看著這個女人點了點頭,這個女人說到

「你們別緊張我是這個房子的管家我叫薇雅,我先帶你們進去吧」

「好的,麻煩你了薇雅姐姐」

「不麻煩,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二女跟著薇雅進入了這棟房子內。

在車上的管家對李文說到

「老闆,黑甲兵現在只有幾百人了,要不要擴充一下」

「擴充一下吧,提升到一千人,黑甲衛也提升到50人吧,以防萬一」

「好的」

「老趙,你在我身邊這麼久為什麼不選擇離開啊,以你的才華,應該只會強於我為什麼甘願給我當管家啊」

「我跟著你有什麼不好的,我個人挺快樂的,當年你才只有18歲我就跟著你了,你還不了解我啊,我覺得跟著你能做出一番大事來」

「你真這樣想啊,我怎麼感覺有點壓力山大的樣子」

「哈哈,這有什麼壓力山大的,有才華的人在哪裡都不會被埋沒,可是有志向的人卻需要有才華的人輔佐,難道不是嘛」

「這倒也是,原來你早就看出我想做什麼了,你個老心機鬼,走我們去喝兩杯」

「沒問題,好久沒有去喝酒了,應該放鬆一下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