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M老婆的刺激遊戲 (19) 作者:路口觀花

.

【M老婆的刺激遊戲】

作者:路口觀花 2021/4/26發表於:首發SexInSex

(19 小遊戲 過渡章節)

老婆在他們的調教室里呆了三天,我這邊又以賭錢贏回來了為由,將老婆贖了回來。當老婆狀態有些不對,顯得很亢奮,原來期間他們一直在給老婆用藥,有外敷的,也有服用的,都是催情的藥。

當我去那裡接老婆的時候,進去看到的一幕,老婆正用棒球棍粗的那頭在捅自己的逼,他們說是要給她來個歡送儀式。就這短短的幾天時間,她的逼和屁眼已經都能輕鬆拳交了。而這次被多少人操過,老婆自己也不清楚,只寫了個大概的數字,來到了450。

老婆被我接回了酒店,這次她身上的痕跡倒沒多少,主要是精神上的折磨和羞辱,已經性方面的玩弄。我看著也還是很心疼的,看著洗乾淨躺在懷裡的老婆,對她說到,「老婆,這次辛苦你了。」

但是老婆的回答卻讓我大感意外,她說到,「老公謝謝你,我知道這次是你專門為我安排的。」

我也有些吃驚,不知道她是怎麼知道的,難道他們告訴老婆了?就問老婆,「怎麼突然這樣說呢?」

老婆就回答我說,「你從來不賭博,怎麼可能會輸那麼多錢,再說,那些都會玩sm,還調教室什麼都有,這要不是事先準備好的,哪兒那麼巧呢。」

看來老婆一早就知道了,我又問她,「那既然你知道,怎麼還一下就同意了,還什麼都願意做。」

「老公為我準備這麼刺激的一個局,我怎麼能拒絕呢,再說,我都憋好久了,我也想。」老婆對我坦白到。

「那感覺怎麼樣?」我又問老婆。

「這次算是玩夠了,感覺都快被他們玩死了。」老婆老實回答我說。

「那他們後來對你做什麼了?」我又問到。

「老公你別問了,反正就是特別賤。」老婆回答,然後突然神色嚴肅,轉移話題對我說,「老公,我都被那麼多男人玩過了,你會不會嫌棄我。」

這也是老婆第二次這樣問我了,我明白,她是既想得到我的肯定,也想自己心裡更踏實。我就再次對老婆說,「寶貝,放心,不會的,我就是喜歡看到你被別的男人玩,被別的男人操的騷樣,一般女人哪裡有你這麼厲害。」

我對老婆的誇獎也讓她很受用,她又很誠懇的對我說到,「老公,好多花樣,別人都玩過你老婆了,但是你還沒有玩過,今天你也來都玩玩吧。」

我沒想到老婆對我說這些話,就對她說,「我可不忍心的,只要你也玩得開心就行,而且我更喜歡看到你在別人面前放蕩的樣子。」看得出來,她還處於一種興奮的狀態。不過這幾天她的身體也確實承受了太多高強度的,必須要休息一下了,這一下又是很多天過去了,老婆的恢復還是很快的,基本又恢復到了之前的狀態,還用著陰道啞鈴鍛鍊著陰道的收縮性,基本也算是恢復如初。

但暑假可是老婆大膽放縱的時候,肯定不會這樣白白浪費,劉哥又遲遲沒有時間。不過老婆修養的這段時間也沒有白白浪費,老婆自己在約人了。以前每次玩都是我事先約好人,然後在老婆知情或者不知情的情況下活動,而現在,老婆要自己來,有那麼幾個這一類的交友網站,老婆都註冊了帳號,但是她卻沒有發帖子,而是自己在尋找合適的目標,尋找那些發帖找奴的。不過我對老婆也有要求,其他的不管,她自己明白,就是不管跟誰玩,必須也要讓我能參與其中,至於她用什理由或者方法,我就不管了。

這次玩的肯定沒有之前那次強度大,一直那樣玩老婆身體也吃不消,也算是讓老婆緩衝緩衝。

老婆的要求挺高的,當然是對玩法和口味方面,太輕了的不要,不會玩的不要。長相什麼的都不重要,用她自己的話說,雖然自己不是什麼絕色美女,但也算是美女了,既然自己算漂亮了,男人丑點又有什麼關係?

老婆在QQ上加了些好友,都是她感興趣的,至於誰先誰後,那就看緣分了。

其中有一個二十多歲的,網名叫做掌控者,他的要求是要一個重口的女m,又要各種玩,又還要組織大輪姦,還有很多天馬行空不切實際的想法,在我來看,他頂多算是一個入門級的玩家的,將自己的需求和想像混為一談了。但是老婆卻不這樣認為,她認為,正因為這樣,只要自己能配合,說不定還有更多的驚喜和刺激,不會像那些會玩的那樣公式化。既然老婆想,我也就隨便她了。

從老婆一開始加他,她就很主動,讓別人也一度很質疑,但打破質疑最好的辦法就是實操,當然,最後肯定會到這一步。以下事部分老婆和他的聊天內容。

因為是老婆加的他,沒有驗證問題,直接就加上了,一開始老婆就很主動,但那男的也是過了好一會兒才回老婆信息,應該也是小號吧。

老婆:您好。

老婆:我先自我介紹下,我一米六多點,26歲,喜歡被男人玩被男人操,三洞都已開發,可以滿足接受你的重口味需求。

掌控者:我要找的是現實能玩的,不是只在網上口嗨的。

老婆:明白的,我也是,就是喜歡現實被玩。

掌控者:把你照片發張我看看是否滿意。他要求倒挺高,一開始就跟老婆要照片。

老婆:好。她倒不介意這些,而且她本來就喜歡暴露給陌生人看,於是老婆發了一張不露臉的閃照給他,還是當時讓我拍的,側面照,穿了一條丁字褲,上半身裸著,前凸後翹。

掌控者:這是你本人?這身材太好了,不會是網上找的照片發給我吧。這是他的第一次質疑。

老婆:您方便嗎?方便的話可以視頻一下。

掌控者:好,我看看是不是本人。

老婆雖然騷,但是也懂得吊男人的胃口,接下來,老婆跟他視頻了幾分鐘,時間不長,老婆帶著一個女士面具,看不到她樣子,但是脫光了把身材前前後後都給他展示了一遍。那人也是相當滿意,不過看他後面的背景,可能也就是一屌絲吧,他或許還不明白,真正的sm遊戲是需要經濟基礎的。

沒一會兒,老婆就掛斷了視頻,對面也發來了他的信息。

掌控者:身材真不錯,的確是本人,你肚子上那個是?媚黑?

可能他玩的機會不多,但是理論知識還是不少,懂得媚黑的標誌。

老婆:對,我媚黑,喜歡被黑人老外操,現在你相信我說的了吧?

掌控者:我說下我的要求,我對你的形象很滿意,我要的是一個聽話的絕對服從的母狗,而且要能玩重口的,你也說明一下你的情況。

老婆:我被很多男人玩過,喜歡高壓嚴厲重口的玩弄,只要不傷害身體的,我都可以滿足您。

掌控者:那你說說你喜歡哪些。

老婆:只要是刺激的,我都喜歡。

掌控者:深喉口爆吞精,還有露出,輪姦這些都敢玩嗎?

老婆:我都喜歡,別說吞精,喝尿都可以。只要沒攝像頭的地方,你讓我怎麼露都行,你說的重口的就這些嗎?也太簡單了。

掌控者:你確定你都行?不會是來過嘴癮的吧?

老婆:見面玩玩不就知道了。

因為老婆太過直接主動,他又一次產生了質疑。但是雖然質疑,作為一個男人,面對這樣的尤物,也會下意識的抱著希望是真實的。

後來老婆跟他聊得越多,他越覺得不可思議,他也說了一些不太現實,但是卻讓老婆很興奮的想法,這也更加確定了他僅僅是一個新手而已。但之前我也說過,打碎一切質疑最好的辦法就是實操。他跟老婆聊了幾天時間,雙方都很熱切,見面的事也提上了日程。

老婆跟他約好了時間,他也對老婆提了種種要求,首先是要老婆按照他要求的穿,然後就是見面第一件事就是要立刻跪著先給他吹出來,他要試試老婆的口活,老婆也是滿口答應,當然,老婆心裡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約的時間是晚上見面,在一個廣場。也幸好是約的晚上,要是白天的話,他讓老婆穿的這件衣服,老婆還真不敢穿出去。之前在討論穿什麼的時候,老婆又跟他視頻了一次,試了幾套衣服穿給他看,最後他決定的是以前老婆穿過的那套學生裝,上面很短,只是剛剛遮住乳房,但卻是純白透明的。下身本來配套的是一條超短裙,本來就很短了,不過被他要求換了另一條更短的,也是老婆最短的一條裙子,專門讓裁縫改過的,長度只有12厘米,還不如她有幾雙高跟鞋的跟高。穿上的效果就是,完全遮不住下體,如果非要往下拉把下面遮住的話,屁股後面就會有很大的溝露在外面。但因為是晚上,老婆並不擔心,她也更是裡面什麼都不穿,兩個乳頭特別清晰,鮑魚也露了一部分在外面。最後,老婆還專門戴上了之前主人送給她的金屬項圈,前端還有一個小鈴鐺。

晚上的時候,我開車送她到了他們約定的地方,老婆整理了一下衣服就下車了,其實也沒什麼好整理的,怎麼整理都擋不住私密的地方。下車前,老婆也專門對我說,要在公園裡面跟他玩玩。

老婆下車過後,出了點小意外,當然不是她出意外,雖然這時候還有些人,但是燈光昏暗,也不像白天那樣顯眼。而且老婆約的新主人,因為直到老婆到了,他都還不太敢相信老婆是真的來了,還在家裡沒出來,確認了老婆確實到了,才往這邊趕,還起碼得半個多小時,趁這點時間,我也找到了老婆,她在公園裡面一個比較偏僻的亭子坐著,沒想到她進度這麼快,等我走過去的時候,她已經被一個男人搭訕了。原來她來這裡的時候,這裡就有一個男人坐在這裡抽菸,老婆就坐在了他不遠處,雖然亭子裡面沒有燈,但是月亮很亮,老婆這身穿著,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見。也成功吸引了那男人的注意,三兩句話就坐到老婆旁邊去了。而我到這裡的時候,正看見他的手在往老婆衣服裡面探,他看到突然來了一個人,下意識的把手縮回去,往我這邊看了看。

老婆也看見了我,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主動拉著那人的手,又放到了自己乳房上,並且對他說到,「沒事,我都不怕,你一個大男人怕什麼。」我想,即便不是我,是另外的人,老婆也同樣不會怯場的。

看的出來,那男人略微有些尷尬,不過放在老婆胸上的手到沒拿下來了,但也不敢做太過大膽的動作。

我就專門走到了他們面前,說,「兄弟,跟你女朋友玩得挺刺激啊。」

「不是我女朋友。」他有點緊張的回答。

「哦?小姐嗎?多少錢我也來一起玩玩。」我假裝不知道的樣子對他說。

他不知道怎麼回答,但是我老婆卻說話了,「什麼小姐不小姐的,女的就不能找樂子嗎?」

說完,就把手往他襠下伸去,但是這個男人太膽小了,或許我不該過來,他有些害怕的就趕緊離開了。

老婆還埋怨我不該來調戲,害的她開胃菜都沒有吃到。沒辦法,已經發生了,我就掏出肉棒塞進了老婆嘴裡,喂了她一嘴精液。然後老婆劉催我趕緊離開,說我在這裡,她人都釣不到了。我也就離開了這個亭子,慢慢走到了更裡面斜對面的一個長椅上坐著,看不清這邊,但也能看到一點。

不過我剛離開,就看到一個身影過去了,原來之前那個男人沒有走遠,肯定也看到剛才老婆給我口爆了,等我走了,他就又繞回來了。

我關掉手機上的燈光,掐滅了菸頭,又再次悄悄從旁邊繞道他們背後,那裡是一片茂密的小樹林,他們也根本看不到我。當我到那裡的時候,看到他們已經開始了,老婆跪在亭子裡的椅子上,手扶著椅子,那人站在老婆背後,裙子被掀開了,雙手抓著老婆的乳房,正在賣力的操,但這男的沒堅持多長時間,就射精停止了,然後扯出套子丟在了地上。老婆是經常隨身帶著套子的。

這麼快就完了,老婆肯定是沒過癮的,但是那男人卻爽了,對老婆說,「美女你可真開放,要不我們再去開房玩玩吧。」

老婆拒絕了他,說到,「你先走吧,我還有事,要等人呢?」

那男人有點捨不得,又在老婆身上摸了一會兒才戀戀不捨的走了。

他剛走沒一會兒,老婆的手機響了,她的新主人到了,正在詢問地方。老婆掛了電話之後,四下張望了一下,應該是在看我還在不在。她哪裡找得到我,我躲在黑暗的樹叢中呢,什麼都好,就是蚊子有點多。

老婆沒看見我,就乾脆跪在地上,雙手放在膝蓋上,裙子也根本蓋不住屁股,剛好她的角度背對著我,我也能看見後面白花花的一片,用這種姿勢等著那個男人的到來。

幾分鐘過後,從下面的梯子上來了一個男的,穿了一件T恤,一條西褲,這就是老婆的新主人了。等他慢慢走近,就看到了跪著的老婆,腳步沒停,徑直朝老婆走來。

老婆看到了他走了過來,很主動的把頭伏在地上叫了一聲,「主人。」

這一動作,後面更是完全暴露出來了,月光下反射著晶瑩的液體,那是老婆的淫水。不過可惜了,除了我,沒有其他的觀賞者。

他快步走到了老婆面前,抬起了老婆的頭,仔細看了看,說了一句,「確實很漂亮,我運氣真不錯。」說完,「啪」的一下,他抬手給了老婆一耳光,並且說到,「忘了見到主人要做什麼了嗎?」

老婆早已沒有了最開始玩那種緊張和侷促了,抬頭看著他,拉著他的手,主動說到,「母狗知道,母狗馬上做,但是母狗很賤的,主人的耳光可以打更重一點。」

雖然知道老婆現在已經很騷很賤了,但是我也沒想到,老婆剛跟他見面就這麼主動。他也沒有客氣,抬手又是「啪」的一聲,對著老婆的臉又是一耳光,並說到,「我要你來教嗎!」這下聽聲音都比剛才那下更重更響。

「是,母狗知道了。」老婆回答到,沒有去摸剛被他打耳光的臉,而是伸手去解他的皮帶。老婆動作麻利的解開了他的皮帶,接著又拔掉了他的內褲。由於老婆是背對著我,我看不到那人的肉棒,但是看到老婆一口含住吞吐的動作,聽著她吞咽的聲音,應該是在給他深喉。

那男人顯然也很爽,彎腰摸著老婆的胸,可能是覺得衣服礙事,就對老婆說到,「先把衣服脫光了再來。」

老婆就從嘴裡吐出肉棒,站起身來,先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又故意慢慢的脫掉了自己裙子。甚至脫掉了自己的鞋子。月光下的酮體,只剩下脖子上的項圈,看起來真的好美。而他的手也同樣伸到了老婆光滑的肉體上撫摸著,不禁問老婆:「你長得漂亮,身材又這麼好,應該不會缺男人吧,怎麼會願意跟我玩。」

老婆輕聲的哼著,順手把衣服丟到了後面的矮樹樹枝上掛著,也就是在我正前方不遠處,回答到,「因為我天生就賤,喜歡被不同的野男人玩。主人您到之前,我就被一個不認識的男人操,您看,套子都還在。」說完側了下身子,站到他旁邊,指了指地上,這下,老婆也變成側面對著我了。

「操!真jb賤!」他罵了一句。

「啊!啊啊!」突然,老婆叫出了聲,雖然聲音不是很大,但是安靜的環境下,聽得還是很清晰。只見男男人雙手分別拽著老婆的兩個乳頭,一邊拉扯一邊扭動,顯然是對老婆之前的懲罰,並同時命令到,「跪下繼續舔!」

老婆半蹲著往下跪,但是乳頭被他兩隻手拽著,跪不到底。他突然鬆開了老婆的乳頭,「啊」的一聲又從老婆口中傳出,也跪到了地上。

老婆抬起頭,一手握著他的肉棒,一邊問他:「主人,我吃得舒服嗎?」

那男人低頭看著老婆說:「別這麼多廢話,趕緊吹。」

「好的,主人。」老婆回答到,然後又接著說,「主人其實您也可以操我嘴的,就像操逼那樣。」說完,又一口含住了他的肉棒。

這時候,從他們後面梯子那裡傳來了腳步聲,原來是四五個老頭老太,應該是晚上散散步,歇歇涼的。老婆的主人是背對著,而老婆是面對著那個方向,她也應該看到了,梯子到亭子不是很遠,也就十來米的距離,只見老婆動作的幅度開始變大,嘴裡更是不停的發出嗚嗚的呻吟。

那群人慢慢走到了他們旁邊,老婆的主人轉頭望了望,可能打算停下來,畢竟不是都跟老婆一樣不要臉。但是老婆卻始終賣力的吞吐著,不給他抽出肉棒的機會,脖子上鈴鐺的聲音也變得急促起來。

這麼明顯的畫面他們當然看得到,只聽到其中一個老太說:「現在的年生人怎麼這麼不要臉,公共場所做這些。」

另外一個老太也接話對其中一個老頭說到,「你盯著看什麼,你也去啊。」

「真是不要臉,要是我們那時候,要被浸豬籠沉塘。」又一個說到。

老婆始終沒有停下動作,拚命的口著,他們一群人在叫罵聲中也漸漸遠去。

等到他們都走遠了,那男人才加大動作,按著老婆的頭開始操起來。老婆的注意力全部在他的肉棒上,而他的注意力也全部在老婆身上,趁這個機會,我也悄悄伸出手,把老婆的衣服偷了過來,然後把她上衣的扣子全部拽掉。本來想把裙子也剪開,但是手裡沒有工具,不過還好,網上買的東西,質量都不好,稍微用力就被撕爛了,然後又悄悄放回了原位。

那男人也沒能堅持多久,隨著他一陣低沉的怒吼,身體顫抖了幾下,全部射進了老婆嘴裡。

這一次,老婆直接吞了下去,開始大口喘氣。那男人也很滿意,一邊提著自己的褲子一邊對老婆說:「你還真是夠騷的。」

老婆的呼吸漸漸平靜,回答說到:「主人現在相信我說的了吧。」

這時候,那男人衣服穿好了,老婆還是光溜溜的,他又對老婆說到,「你說的,只要沒有攝像頭的地方,怎麼露都沒問題吧?」

老婆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說到:「只要沒有攝像頭的地方,您想怎麼玩都行,不用考慮我。」

「好,衣服穿上,跟我走。」他命令到。

「是,主人。」老婆回答。

然後老婆轉過身來拿衣服,不過這一轉身,又耽誤了一些時間,她的屁股正對著男人,那男人也很自然的伸出手摸著老婆的屁股和逼。沒出意外,老婆又挨了一炮。

當老婆再次來拿衣服的時候,才發現衣服都已經壞了,上面本來就是透明的,扣子掉了,更是毫無遮攔,而下面的裙子也被撕爛了,根本穿不了,只能用手擋著才行。老婆以為是樹枝上掛爛的,比劃了一下,還是穿不了。就轉頭問到:「主人,衣服穿不了了,怎麼辦。」

那男人也過來看了看,然後說了一句:「穿不了就不穿了,不要了。」

「好。」老婆沒有猶豫,很乾脆的回答他,把衣服也丟進了旁邊垃圾桶。

然後我就看見月光下,一個前凸後翹裸體女人,脖子上帶著項圈,腳下穿一雙運動鞋,挎了一個包,跟著一個男人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這時候,我也才從小樹林裡面出來,身上被蚊子咬了好多疙瘩,我不知道剛才是沒有蚊子咬老婆,還是她根本沒注意到這些。

等我慢慢從小樹林出來再來尋找他們的時候,都已經不見了蹤影。於是我就只有去到公園外面,看能不能再遇到他們了。

這公園不大,是個開放式的公園,沒有什麼大門,到處都可以進。我剛出來,就看到那男人在外面走著,然後上了停在路邊的一輛車。他覺得一個裸體的女人和自己一起走出來,不好意思,於是就先出來了,讓老婆一個人在後面出來。

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公園也沒什麼人,沒一會兒我就聽到了鈴鐺的聲音,老婆從裡面出來了,然後上了他的車。沒一會兒,老婆就下來了,車也緩緩開口,老婆跟在後面慢跑起來。他這樣的速度,我也不好開車跟著,於是也只有下車,遠遠在後面慢慢跟著走。

原來老婆上車之後,他就對老婆說,既然老婆喜歡暴露,就問她有沒有膽量去裸體夜跑,這地方偏僻,沒有攝像頭。老婆雖然露出玩過不少,但也沒這樣玩過,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反正身上什麼都沒有,劫色也沒關係,然後把手機和包都放在了他車上,獨自一人下了車。

車在前面慢慢開著,他也從後視鏡觀察著老婆的情況,老婆在後面隔著一二十米慢慢跑著,而我就在更遠的黑暗處跟著看。

鈴鐺清脆的聲音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在這安靜的環境下也格外的清晰。

夏天的十點多,也不算很晚,雖然這裡比較偏僻,但並不是荒無人煙的地方,偶爾也還是有路人經過。遇到的第一個迎面而來的是一個眼睛男,一直盯著老婆看,但沒敢做什麼,一直到我跟前了,都還在回頭望著老婆的背影。

又過了一會兒,從我背後傳來了聲音,「快看,前面跑步那女的好像沒穿衣服。」

「你不是一直說想夜跑找艷遇的嗎,這艷遇不是來了,快去。」另一個人說到。

「這女的該不是精神上有什麼問題吧?你們看真的沒穿衣服。」又一個說到。

「走,我們先追上去看看什麼情況。」其中一個又說。

我們我循著聲音看去,是四個真正夜跑的年輕人,然後他們從我身邊跑過,我也假裝看手機掉頭往回走沒有理他們。

不到半分鐘分鐘,他們就追上了老婆,我看到了,相信老婆的新主人也看到了。

看到幾個年輕人追上了自己,老婆也是主動的望著他們笑了笑,脖子上的鈴鐺也有節奏的跳動著,這一下就拉近了距離。其中一個跑到老婆旁邊挨著老婆跑的就問老婆,「美女,你也是夜跑嗎?」

老婆本來就跑得很慢,呼吸還是很均勻的,他們也跟著老婆放緩了速度,然後老婆回答他說道:「對啊,我就喜歡晚上的時候這樣無拘無束的融入大自然夜跑。」

那人又接著問:「那你這樣不怕遇到壞人了?」

「你看我身上什麼都沒有,又沒人會搶我東西。」老婆說道。

「你這樣什麼都不穿,就不怕遇到劫色的嗎?」那男人又調戲般的說到。

「遇到也不怕,誰劫誰還不一定呢。」老婆說。

這時候,老婆另一邊的一個男人突然說到:「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在玩露出遊戲?」看來他也略微懂一些。

聽到他這樣說,老婆也沒有隱瞞的意思,停了下來,轉過身,對那個人說:「差不多是吧,我就是試試看能不能有艷遇。」

「美女你想要艷遇還不容易嗎?要不我們這歇會兒?」那男人又問到。

老婆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對他說到:「你們想什麼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們有帶套子的話就可以玩玩。」

這時候,老婆新主人的車早已在前面熄火停下了,然後他自己也下車走到了隱蔽處。對了,忘了說了,他的車不是小車,而是一輛帶護欄的貨車。

他們聽到老婆這樣說,都有些興奮,其中一個馬上說到:「美女別急,我馬上去買。」然後加速往遠處跑去。

這時候,就剩下老婆和另外三個男人了,老婆見他們三個一直盯著自己的的乳房和下體,火辣辣的眼神也讓她的身體開始發燙,同時也開始發騷,主動的問他們:「怎麼一直盯著我看,好看嗎?」

「好看好看。」三人同時回答,其中一個又補充說到,「特別是下面,看著又飽滿又光滑。」

老婆早已春心蕩漾,一把拉過他的手,伸到自己下體處,對他說到:「好不好你得摸摸才知道。」

那人摸著老婆下面,很快就換成手指探入了進入,老婆微微呻吟,她也沒有停下動作,繼續又把另外兩個男人的手分別按到了自己雙乳上,接著說:「你們幾個男人怎麼還這麼膽小呢?」

這三個男人的手到了老婆身上就沒有離開了,老婆的身上也覆蓋著三隻手,這時其中一個又對老婆說:「要不我們去裡面?」他說的是路邊的樹叢里,雖然這裡比較偏僻,但畢竟是在路邊,他們可沒老婆這麼大膽。

但老婆並不同意,指了指遠處,我想去那裡玩,你們想上我就一起來吧。」他指的是不遠處他主人的貨車,看起來就像是一輛沒人的車,停在路邊而已。她的意思是爬到車後面的貨箱裡面去玩,雖然是貨箱,但周圍也沒有遮攔,只有一層矮矮的欄板。

說完這個,老婆就把身下正摳著自己逼的手拿了出來,上面全是自己的淫水,又當著他們的面,把手指拿在嘴裡吮吸了幾下,然後掙脫他們的手,獨自朝貨車走去。

那三個男人稍微停頓了一下,就馬上跟上了老婆,這到嘴邊的美味怎麼能讓她跑掉了呢。

幾乎同時到了車尾部,老婆就做勢往上爬,但是由於後面也有欄板,離地面還有一段距離,並不是那麼好上,那三人就連忙有一個翻了上去,在上面拉老婆的手,另外兩個,就在下面拖著老婆的屁股往上推,手也趁機在老婆陰唇處胡亂摸著,很快把老婆就推了上去,然後也一同爬上了車。

等他們都爬上了車,我又悄悄跑進了車旁邊的樹叢里,不知道老婆的新主人有沒有注意到我,就算注意到了也沒事,就當我是個偷窺的人吧,我離他躲的位置也不遠,最多相隔幾米。但是車上幾個人肯定沒有注意到我,他們可都忙著的。不過正在路邊,偶爾也有車和人路過。

由於車的高度問題,我看不到下面的部分,這時候幾個男人都在脫衣服,他們把衣服墊在了下面,但剛開始的時候老婆並沒有躺下,因為套子還沒有來,我能看見的是,其中一個男人靠在貨箱車頭處,衣服已經脫掉了,老婆正順著他的乳頭往下舔,然後慢慢蹲了下去,這下就看不到老婆了,不過車開始晃動起來,這用貨車車震,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另外兩個也在車廂欄杆處,四處張望著。

不過這時候又出了點小插曲,當然並不是什麼意外事故。老婆的新主人應該是注意到我了,挪到我這邊來,輕聲問我:「兄弟,看到什麼了?」

「好像有個裸體的女人被他們幾個帶到上面去了,這看著挺刺激的。」我如實對他說到。

他帶著炫耀的語氣對我說:「這女的怎麼樣,不錯吧。這是我玩的女人,專門讓她這樣的。」

「你不是騙我的吧?」我故意這樣問他。

「我騙你做什麼?一般女人哪兒敢這樣。」他又說到,而他說話的語氣始終帶著一種炫耀。

「那你確實厲害。」我也假裝誇他。

「你想不想一起去玩玩?」他又問我。

「不好吧,我都不認識他們。」我說到。

「沒必要認識他們,他們也是撿便宜的,這是我玩的女人,你要想玩也可以去玩。」他又一次跟我強調是他玩的女人。

「行啊,可以玩玩當然好。」我回答說。

但是他卻沒打算跟我一起露面,而是教給我一套說辭,讓我自己去。我也假裝半信半疑的按照他說的走了出去,慢慢到了車邊上,這時候正有一個男的靠在車的欄板上,看到我走過來了,有些緊張的看著我,生怕我發現了什麼。

等我走到車旁邊的時候,就按照老婆新主人教我的,我就先下手為強,先開口了:「兄弟,玩什麼呢?」

他還想掩飾一下,說:「沒幹什麼,坐這歇會兒。」

「別騙我了,早看到了,車都在抖,剛跟你們一起上來那女的不錯呢,我也一起來玩玩吧。」我說到。當然他們車上的也可能能聽到我們的對話。

看我是個陌生人,他也不太願意,就推遲到:「這不好吧,人家姑娘不願意呢。」

老婆肯定聽到了我的話,也聽出了我的聲音不斷這時候她說話了:「沒事,一起來吧。」

我就開始往車上爬,並對那人說到:「你看人家都同意了,好事大家一起來。」

那人也不再好說什麼,就看著我爬上了車,我也意外的從一個偷窺者變成了參與者。不過這樣也好,能近距離的看了,這時候老婆正蹲在在地上,給那個靠著車頭處的男人口著,另一個蹲在老婆旁邊,摸著她的乳房,看了我一眼,沒有理我。而老婆的雙手,一手正在摸著陰唇自慰,另一隻手則按在乳房上那男人的手上。

我也不管那麼多,走到了老婆後面,伸手摳了摳她的逼,全是水了。老婆還調整了一下姿勢,把屁股撅起來,方便我來摸她。

那人的肉棒在老婆嘴裡沒有堅持多久,又是隨著一陣顫抖,射進了老婆嘴裡,老婆吞下之後,舔了舔舌頭,很囂張的說了一句:「下一個。」

剛射的那男人也讚嘆到:「美女真厲害。」

另一個馬上就接過他的位置,站到了老婆前面,第二根肉棒又進了老婆嘴裡,那男人的嘴裡也發出了舒爽的呻吟。不過他顯然要求更多,對正在賣力口著的老婆說到:「美女,多給我舔一會兒,舔得真爽。」

聽他這樣說,老婆根本沒有看我,望著他笑了笑,再次調整了一下姿勢,跪在了車廂上,不過下面墊著他們的衣服。然後將他的運動褲連同內褲一起脫了下來,之前他只是掏出肉棒,並沒有脫掉褲子。

接著老婆對他說到,「轉過去。」

他不知道老婆要做什麼,不過還是轉了過去,扶著車頭後面,背對著老婆。老婆馬上雙手掰開他的兩瓣屁股,把頭埋進去,伸出了舌頭,舔著他的菊花。

「好咸,好多汗,舒服嗎?」老婆問到。

「噢!太舒服了。」那人回答。

老婆沒有停下,繼續努力把舌頭往裡面鑽,她的舌頭本來就是又長又軟,這讓那男人也覺得特別爽。

接著,老婆順著他的屁股溝繼續往下舔,先是蛋蛋,然後突然一下,從他的襠下鑽到了前面去,身體也又一次變換了姿勢,老婆現在是背靠著車頭位置蹲著,那男人面對著她,肉棒插在她嘴裡。老婆輕輕的吞吐了幾下,又對他說到:「操我嘴。」

這樣的要求,那男人當然不會拒絕,開始慢慢動起來,越來越快,越來越深,正在有節奏的抽插的時候,老婆突然一把將他推開了,喘了幾口氣。他以為老婆受不了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再輕點來。」

但老婆的話卻讓很意外,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老婆的雙手在他的大腿上摩挲著,對他說到:「不,我要你更猛烈點,更用力點。」說完,再次一口齊根含住了他的肉棒,然後用自己習慣性的動作雙手環繞住了他的屁股。

那男人又開始動了起來,這是,買套子那個回來了,再另一個的招呼下,爬上了車,一上來就看到了這樣的場景,也看到了我,當然,也沒有理我,他脫口而出:「我操,這麼刺激。」

插老婆嘴的那人沒有搭話,不過反而激起了他的慾望,對著老婆的嘴巴喉嚨,每次都插到底,老婆的頭也在車廂鐵板上發出了咚咚的撞擊聲,還好這會兒沒人經過。而他也果然在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全程猛烈高速的抽插著老婆的嘴,老婆嘴裡也傳來了乾嘔聲,到最後,猛的往前一頂,應該是直接射進了老婆的喉嚨。

他肉棒再次從老婆嘴裡抽出的時候,上面沾滿了老婆的唾液,這次老婆也真正的大口喘著粗氣。

這下那個人開始分發套子,也極不情願的給了我一個。接著他迫不及待的戴了一個在自己肉棒上,扶著老婆就往裡面套弄,這下老婆趴在了貨箱欄杆上,面對著她新主人路邊的方向,雙乳也在欄杆外面,被插得一聳一聳的。這時候,遠處又過來了兩個人,走到近處,也清楚的看到老婆的雙乳以及被抽插的動作,但由於我們上面好幾個人,都靠這邊站著,也能看到,所以只敢一邊看一邊走,沒敢多做停留。

等他操完之後,另一個也同樣的姿勢操了老婆一次。我最後來的,肯定不好意思插隊,只有等他們都操過了我再來。

而我卻對準了老婆的屁眼,慢慢插了進去。

「美女還可以肛交啊?」一個男的很驚奇的說到,又變得躍躍欲試。

不過我可不管那麼多,爽了再說。射的時候,我丟掉了套子,也全部射進了她嘴裡。不過我這下插老婆的菊花,也激情了他們的興致,老婆的菊花也再次收到了新的一輪衝擊。

就這樣,在這貨車上玩了一個多小時,期間也有一些路過的,但我們都沒有停下來,老婆的新主人耐性也挺好,居然一直沒出來。直到我們這邊的節奏慢了下來,他才從樹林裡出來,徑直來到我們這裡,沒有打招呼,就爬上了自己的貨車。這時候,老婆正在給其中一個毒龍,看到他上來了,放開嘴裡的活,爬到了他跟前,叫了一聲主人。其他幾個男人也知道他們認識,雖然有點彆扭,卻也沒有打斷。

他直接掏出了肉棒,放進老婆嘴裡,並對老婆說:「不要灑在車上了。」

老婆含著肉棒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然後突然身體略微一弓,尿進了老婆嘴裡。周圍的環境很安靜,只有老婆咕咚咕咚吞著聖水的聲音。他尿完之後,老婆還將他龜頭上的殘餘舔乾淨。

站在旁邊一個男人看到這一幕,也是躍躍欲試,試探性的問到:「我們可以來試試不?」…

老婆的新主人做了一個請便的手勢,他也立刻來到了老婆身前,毫不猶豫的將肉棒塞進了老婆嘴裡,又是咕咚咕咚的聲音傳來,老婆一滴沒剩的喝了下去。

來了一個,其他的幾個肯定也不會不加入,分別輪流尿進了老婆嘴裡,不過還好,他們之前不知道可以這樣玩,並沒有專門的憋尿,不然一下五個人的量,我覺得老婆肯定喝不了。不過,就算量不多,畢竟也有這麼多人,老婆的肚子也撐脹了,這時候也只剩下我了。看到老婆喝了這麼多,有點不忍心了。

這時候老婆爬到了我面前,突然打了個飽嗝,滿嘴都是尿騷味,感覺都差不多到她喉嚨了,她接著對我說到:「來吧,該你了。」

這情況下,我也沒有理由不加入,也將肉棒塞進了老婆嘴裡,打開了我的閥門。老婆閉著眼睛,繼續大口吞著,看得出來,也是在咬牙堅持,不過依然還是一滴沒灑的喝了下去。她現在早已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是能接受男人的聖水,而現在是喜歡喝了,只不過肚子只有那麼大而已。

這時候,老婆的主人沒打算在繼續玩了,下了逐客令,問到:」怎麼樣?玩得還過癮吧?」

那群人紛紛點頭示意,他又接著說到,「好了,今天就到這裡了,我們要走了。」

一行人前前後後也下了車,然後他讓老婆上了他的副駕,在我們的目送中開車離開了。

他離開的時候,那幾個年輕人並沒有著急走,沒在意我的存在,而且互相聊起天來,之前說老婆是玩露出遊戲的那個說到:「這女的太極品了,肯定是那個男人的性奴,就是可惜時間太短了,沒玩過癮。」

另一個回答說:」活這麼多年,這是我見過的最騷的女人,也可惜了**他們不在,不然也能一起玩玩。」

他說的應該是他朋友的外號,不過我沒聽清,但聽著他們聊天,我也插了一句嘴:「我留了那女人的聯繫方式的,說不定有機會還能玩玩。」

他們之前當我不存在,等我說過句話之後,都很興奮的問我各種問題,又是約時間,又是問聯繫方式。當然我都沒有告訴他們,本來就是當備用的。並對他們說,我要找她玩的話,肯定是找我的朋友玩。

他們就是對我又是遞煙,又是說好話,還要請我吃飯,就為了再操一次我老婆。

我就勉強答應他們了,告訴他們這段期間我也沒空,要是能約出來,我就通知他們,並特意強調她告訴我喜歡多人的輪姦,越多越好,然後留了他們其中一個人的聯繫方式,之後就各自分開了。

話說另一頭,老婆被她主人開車帶走之後,去到了一個小旅館,當然肯定不敢讓老婆全裸進去,他就把自己的衣服套在了老婆身上。

那人果然是新手,沒有帶什麼工具,只帶了盒套子,就跟撿個女人白玩一樣。

一進房間,老婆就被他按在床上爆菊了,她這主人懂得多的是理論,並沒有多少實際經驗。一晚上是操得多,玩得少,但老婆也還是盡力滿足了他所有的要求,也讓老婆略微有些失望,這也算是老婆第一次半途而廢的遊戲。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1_04_25 9:33:25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