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M老婆的刺激遊戲 (21) 作者:路口觀花

.【M老婆的刺激遊戲】

作者:路口觀花2021/5/03發表於:首發SexInSex

21 嚴主再臨 (中) 女人的遊戲

老婆現在的狀態是精疲力盡了,滿腦子都是被人操的場景,以前雖然也做過雞,也賣過,但這次仿佛公交車一般,一天一夜就掙就不到30塊錢。儘管人已經癱軟了,還是不忘給他主人彙報工作:主人,母狗完成了,套子用完了,一共掙了28塊錢。老婆是覺得自己掙少了。

劉哥這會兒肯定也一直關注著老婆,他馬上就回信息說到:我以為你一分錢都掙不到,還掙了28,還是不夠賤,讓主人有點失望。

老婆很快就明白了她主人的意思,連忙回信息到:主人對不起,母狗錯了,母狗沒做好,母狗願意接受主人的懲罰。劉哥就回信到:先去洗個澡,洗乾淨。

是,主人。老婆回答到。

雖然現在感覺很疲憊,但是老婆嚴格執行著主人的要求,衣服都沒力氣換,就這樣去了浴室洗了個冷水澡。但洗澡的時候都不消停,又遇到了一個來找他的,又在浴室裡面給別人口爆了一次。

而這時候,我看到劉哥出了自己的房間,打開了老婆的門進去了,還拖著一個箱子,然後拉上了窗簾。

等老婆洗完澡回到房間的時候,也沒穿衣服,別人愛看就看吧,就這樣全裸著回去了,當她進屋的時候,突然覺得整個人一下就有精神了,一點都不累了。因為她看見雜亂的房間裡面,劉哥正坐在床邊抽著煙,他之前也配了一把老婆房間的鑰匙。

老婆突然感覺又興奮又激動,不由自主的跪在了他的面前,抱著他的雙腿,說到:「主人,您終於來了。」眼裡還含著淚花,這是興奮高興的淚水。

劉哥並沒有說話,抬起老婆的下巴,作勢要彈菸灰,老婆連忙張大著嘴巴,做了他的人體菸灰缸。接著劉哥又將菸頭放到了老婆胸前位置,不再移動,就這樣看著老婆。老婆知道,現在不僅是公交車,還是她主人面前的一條母狗,居然自己主動把胸湊上去,「啊啊!」疼痛的叫聲不可避免的從老婆嘴裡傳了出來,剛洗過澡,身上又出了一身汗,菸頭也被熄滅了,老婆的乳房上又多了一根煙疤,一共三個,有兩個都是劉哥留下的。

這時候,劉哥開口說話了,沒有過問之前老婆發生的什麼,只是簡單的問了一句:」累不累?」

「不累,母狗不累,主人別把我當人就行。」老婆興奮的回答。確實,看到她主人的到來,渾身的疲憊一掃而光,也根本沒去思考她主人是怎麼來的,只想著自己被他高壓無情的玩弄。

「好,不累就跟我走。」劉哥說到。因為在他考慮看來,老婆在這裡能做的已經差不多了,再繼續的話,怕出問題,出亂子,也是時候該走了。然後拉開了箱子,這箱子是劉哥花錢專門為老婆特製的一個箱子,內嵌式的,接著對老婆說到:「進去。」裡面的構造,讓老婆驚呆了,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箱子,裡面有一個人形的凹槽,材質還是比較柔軟,箱子下方正中間

有一根醒目的粗大的假陽具固定在那裡,至少20公分。

劉哥手扶著箱子,靠著床,免得箱子到處滑動,老婆就比著箱子裡面的凹槽蜷縮著進去,箱子沒那麼大,兩腿分開蜷縮著,呈M形,下半身先進去,不需要她主人提醒,自己就把肉棒瞄著自己的屁眼坐了進去,坐到了底部,然後再蜷縮著身體退進了箱子裡面,手臂也退進了上方的凹槽中。

接著,劉哥用膠布將老婆的雙腿和手臂都固定住,老婆也完全嵌入了箱子中。這時候老婆的下體又開始出水了,劉哥直接用腳踩了踩,說,「真賤,又出水了。」老婆下體也留下了他的腳印,她低著頭不說話。

劉哥的準備還沒有結束,遞了一個遙控器一樣的東西放到了老婆手裡,只有一個按鈕,對老婆說到,「這是一個連接到我手機上的程序,如果你受不了了,就按這個按鈕,我的手機就會報警,我就會及時把你放出來,明白嗎?」

老婆看著自己手裡的東西,點頭回答到:「母狗知道了,母狗明白了。」

接著,劉哥又將一個漏斗式的封閉口塞塞進了老婆嘴裡,一根管子一直往上延伸到箱子頂端,直到伸出箱子,上面有個圓形的小蓋子蓋著,側面有一排孔洞,保證老婆在這封閉空間的呼吸流暢。然後又將老婆的眼睛帶上了眼罩,老婆的視線就變成了一片漆黑,這也是她主人喜歡的方式。

此時的老婆,就仿佛一個人形玩具一般,被她的主人擺弄著,老婆也只感覺自己下體的水越來越多。很自然,老婆的正面,他也肯定不會放過,現在固定好了老婆,方便調整正面的位置,他在老婆的乳頭上夾上了夾子,又在乳房上分別夾上了一排,老婆也難免發出了輕哼聲。最後,劉哥蓋上了箱子,當然也少不了最後的環節,箱子的正面,同樣嵌著一根粗大的陽具,他摸索著瞄準老婆的逼,對準插了進去,關上了箱子,拉上來拉鏈。而這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來,只是一個普通的箱子而已。

此時的老婆,完全在一個狹小黑暗的空間中,卻沒有一絲害怕,內心充滿著渴望。

做完這些,劉哥就拖著箱子出門了,然後我也看著他慢慢下樓去。

老婆現在在箱子裡面,雖然周圍都是軟膠,對身體還是保護得很好,但她主人是拖著下梯子的,而不是提下去的,老婆只感覺到自己下面的兩個洞受著劇烈的撞擊,乳房上的夾子也產生著強烈的摩擦。她雖然看不到,卻感覺得到,自己下身濕了,噴了出來!

而這邊,我卻還蒙在鼓裡,不知道老婆已經被他帶走了,一直到過了一會兒,老婆昨天的回頭客又去找她的時候,才發現門大開著,人卻不見了,這時候我才意識到,老婆肯定被他裝在箱子裡面拖走了。

為了確認,等他走後,我也慢慢走到樓下,到了老婆住的房間,只看見滿地的保險套,還有幾件被丟棄的情趣內衣,早已人去樓空,這下就確定了,老婆被她帶走了。我一下也失去了目標,反正沒事做,就乾脆在這住幾天吧,聽聽他們的閒聊也好。

而另一邊,劉哥帶著箱子出了這棟樓,一陣強烈的顛簸後,終於來到了平地,這個過程中,老婆已經潮噴了一次。

劉哥把箱子放進了老婆的後備箱,又是一路顛簸,雖然沒有人玩老婆,但她仍然多次感覺到了極限,不過始終堅持著不按動手中的遙控器,終於到了一段平緩的路段,在這樣的環境中老婆竟然睡著了,畢竟昨天太累了。

沒有了時間概念,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車總算是停下來了,裝著老婆的箱子也再次被他主人拉了出來,又是一陣顛簸,老婆下面的水也不爭氣的又流了出來。突然,毫無徵兆的,老婆喉嚨一熱,一股帶著騷味的熱流襲來,原來是她主人拖著箱子去了公廁,不過並沒有尿到便池裡面,但是打開箱子頂端的蓋子,對著那根管子尿了進去,也全部流進了老婆嘴裡。老婆本來就口渴了,加入身體搶強烈的刺激,很輕鬆的就全部喝了下去。

旅程繼續,再次的一陣顛簸後,似乎是到達了目的地,劉哥終於打開了箱子,前面的肉棒被帶了出來,全部是水,劉哥首先打開了老婆的眼罩,老婆只感覺強光刺眼,適應了一會兒才慢慢睜開了眼睛。劉哥也看到了箱子底部全部是水,但並沒有過多追問,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只是打開了老婆的口塞,因為他有話要問老婆:「準備好了嗎?」

老婆只覺得全身酸軟,特別是大腿內側,但還是很認真的回答:「母狗準備好了。」

「我先給你提個醒,這次不管是從身體還是精神上,我都要給你高強度的調教和壓榨,不要和我說你的底線,一切我說了算,如果你還沒準備好,可以現在就走。」劉哥對老婆說。

老婆毫不猶豫,沒有絲毫遲疑的回答:「母狗準備好了,母狗願意服從主人的任何命令,在主人面前,母狗也不需要任何底線。」此時的老婆已經完全被情慾和羞恥帶來的快感占據了整個身體和大腦。

老婆說完,他的主人就再次將箱子關上,老婆還沒來得及觀察周圍的環境,就再次進入了黑暗,只不過這次就沒再蒙上老婆的眼睛了。

過了一會兒,外面響起了嘈雜的聲音,有男有女,這箱子隔音並不好,老婆也能聽到。慢慢。聽出了大概,應該是一對夫妻主,帶著一個男m一起。這是老婆的判斷,但實際上不是,他們也是情人的關係,並不是夫妻。

只聽見一個女人說:「不是說給我家公狗介紹的女朋友嗎,還沒來嗎?我這小奶狗可是挺帥的,丑了可不要。」

劉哥就說到:「放心,肯定配得上你家的。」

「那在哪兒呢,什麼時候到?要是不錯的話,讓我老公先過過癮。」那女人說到。

「你們要是看得上,那你們拿去玩一天再給我送回來吧。」劉哥又說。

聽著他們再外面把自己當成物品在討論,老婆的身體又有了反應。

這時候,那女人的老公對劉哥說:「你們先聊著,我去上個廁所。」

「等等。」劉哥阻止了他,又對他說到,「就這裡就行了。」然後拍了拍箱子。

老婆明白了她主人的意思,做好了準備。那女人也有些好奇的問到:「這裡面是什麼?那母狗嗎?打開看看。」

「別急,一會兒就知道了,等你老公先上廁所。」劉哥不緊不慢的吊著她的胃口。然後再次打開箱子頂上的蓋子,對那女人老公說到,「你尿這裡面就行了。」

他慢慢踱著步過來,很自然的掏出了自己的肉棒,他們經常一起玩的,也不會覺得尷尬,開口也還是挺大的,對著那個洞就開始尿,這一下的量也不少,不過由於裡面看不到,就像石沉大海一樣沒了後文。

但那女人明顯是感覺到老婆在裡面,又對劉哥說到:「這下可以把箱子打開了吧。」

「你自己打開看吧。」劉哥回答,沒有打算自己動手。

那女人彎下腰拉開了箱子的拉鏈,有點著急看裡面是什麼,所以猛的一下就拉開了。老婆陰道裡面插得緊緊的大陽具也被一下帶了出來,突然的強烈刺激,讓老婆受不了,「啊」的一聲,又一次噴了出來,第一次展現在他們面前就是以噴水的方式。

她打開的一瞬間就看到了老婆,被嵌在箱子裡面,嘴裡密封著插著一根管子,奶子上都是夾子,下體下面全部是水,剛才又噴了一次,還濺了一些在她腳上。

「你果然把她藏在這裡。」那女人對劉哥說到。

「怎麼樣?還滿意嗎?」劉哥沒有回答,而是直接問她。

「這看不太清楚,出來看看。」她說,接著又連忙說到,「先別急,你憋了有很長時間了吧,現在放水尿這裡。」她對著旁邊站著的一個男孩說到,那就是他們帶著的男m。

老婆這才仔細看那個男孩,看起來很帥氣陽光,穿著一件白襯衣,看起來很乾凈,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來他會是一個男m。雖然老婆可以做到來者不拒,但是對帥哥更是沒有抵抗力。

那女的剛說完,就又對劉哥解釋到,「正在讓他憋尿,這下遇到了,就讓他放出來,順便看看這母狗怎麼樣。這下箱子被打開了,老婆也完全暴露在他們面前,一根管子朝上固定在箱子上,直通她嘴裡。

那男孩走到了老婆面前,拉開了自己的褲子拉鏈,裡面沒有穿內褲,但陰莖上面被金屬環束縛著,不過看起來尺寸應該不小,及時是軟著的狀態也有那麼長。而當時老婆心裡第一想法就是把他含在嘴裡!

他將自己的生殖器瞄準了那個洞口,因為一直憋著尿,所以很快就出來了,老婆的喉嚨不停的吞咽著,不然跟不上他的速度,而他也仿佛是一個關不上水的水龍頭一樣,持續了很長時間才結束,他一個人趕得上正常兩個人的量了。

旁邊那女人很滿意,拍著手說到,「不錯不錯不錯不錯,很滿意,弄出來看看。」

劉哥就動手撕開固定老婆的膠布,取掉了老婆嘴上固定的口塞,又將老婆從箱子裡面弄了出來了,「噗嗤」一聲,屁眼裡面的假陽具也被拔了出來。

老婆手腳都很酸,一時間沒有適應過來,這是身體的自然反應,他們倒沒有催促老婆。趁這會兒,他們也取掉了老婆乳房和乳頭上的夾子,疼得老婆全身冒汗。等老婆稍微休息了一會兒,那女人就對老婆說到,「站起來我看看。」

老婆手撐著地站了起來,低著頭不敢看他們。

「抬頭,挺胸,手放後面。」劉哥突然下令到。

「是,主人。」老婆回答了一聲,然後按照她主人的要求,抬著頭,挺著胸,手也在後面背著。

這兩人同時上手了,一個摸著老婆的奶子,一個翻弄著她的陰唇,老婆就像是一個待價而沽的貨物等待著她的買主。一直沒怎麼說話的那男人說到:「這妞看著挺正的,樣子挺漂亮,身材也不錯,奶頭還挺粉嫩的,就是不知道玩起來怎麼樣。」

「我看這也是個爛貨吧,你看她下面,看她逼和屁眼,合都合不攏了。」那女人一邊說,一邊翻弄著老婆的逼。

「這兩天工作量比較大,差不多被20多個操過,挨操比較多,正常的。」劉哥在一旁補充說到。

「這麼好的貨,你不先帶來我們玩玩。」那女的埋怨的說到。

「這不是給你們帶來了嗎?要不你們先拿去玩一天?但我也得一起,我得看看他的表現。」劉哥又說到。

聽著他們的討論,老婆又不自覺的夾緊了雙腿,沒有留給自己一絲尊嚴,但內心裡卻喜歡這樣的感覺。

正當老婆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中的時候,劉哥的話又把她帶回了現實,他看著老婆說到:「我現在把你借給他們玩一天,你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沒有,母狗都聽主人安排。」老婆回答到。

「別丟我的臉,明白我的意思嗎?」他又問到。

「母狗明白,母狗一定不會讓主人丟臉的。」老婆信誓旦旦的說到。

「這箱子也給我用吧,正好帶她去我那裡。」那女人說到。

「那就走吧,對了,她一天沒吃東西了,給她弄點吃的。」劉哥最後說到。

就這樣,老婆再次像之前那樣被裝進了箱子裡面,被他們帶上了另一輛車,這車空間比較大,老婆沒有被放在後備箱,而是放在前面,平著放在座位上,一路上,她也聽到那女人不停的在打電話,似乎是在邀約她的夥伴一起來玩。

時間不是很長,到達了目的地,又是在一個偏僻的地方,這是在成都,繞城高速下面的一個庫房,周圍基本沒什麼人,也算是他們的調教室。到的時候,已經有車在這裡停著了,那是那女人叫的朋友,比較近,先到了,車上也不止一個人,也算都是圈子裡面的玩家,但都是女的,這幾個女的也就三四十歲的樣子,除了一個稍微胖點以外,其他幾個看起來都還是挺有氣質的。

老婆被他們帶進倉庫裡面,然後放了出來,一群女人逗圍過來嘰嘰喳喳的,看到老婆這種狀態,其中一個女人問到:「她是自願的吧?別玩出事了。」

「當時是自願的,不然你自己問她。」胡姐說到。就是最開始那女的,她姓胡。

沒等她們開口問,老婆自己就說話了:「我是自願的。」

「你們都多先多喝點水。」胡姐突然說到。

老婆以為是讓他倆喝尿,但並不是,她想多了,就是普通的礦泉水,一人喝了兩大瓶。

女人,跟男人是不一樣的,男人玩老婆的時候,都幾乎是以性入手再加上各種玩弄虐得,而女人,就純粹是玩虐了。

一陣簡短的交流後,劉哥和另一個男的被她們支出去了,剩下四個女人坐在一個長條皮沙發上,老婆就和那個並排跪在她們跟前,不同的是,老婆全裸一絲不掛,那男孩還穿著一身衣服。

作為臨時的主人,胡姐開口說話了:「我把你介紹給我這條公狗當女朋友,你們兩個有沒有意見?」

「沒意見。」「沒意見。」兩人分別回答到。

「好,那我們劉來做個見證,你們倆先在這裡把事兒辦了,伺候好我的小奶狗。」胡姐又說到。那男孩兒也確實全是小奶狗了,看樣子也就行二十齣頭,不光胡姐,其他幾個女人也都挺喜歡的,他時不時還有機會能和她們做愛。

那男孩子自己脫掉了衣服褲子,不過下面被鎖著,胡姐拿出鑰匙替他打開了鎖,接著胡姐又命令到,你們兩個自己去浴室,洗乾淨,互相灌腸灌乾淨,然後再出來。

女人,不分年齡,總有聊不完的天,她們也一樣,一邊聊天一邊等著。老婆就跟那男孩兒一起去了浴室,做著準備工作,一切準備妥當,兩人又一起跪在了她們幾個女人跟前。

這時候,胡姐一把拽著老婆的頭髮,把她按到了男m的後面身下,說到:「賤貨,快舔。」

老婆立馬調整了狀態和心態,因為那男m也是跪著的,這樣的姿勢,老婆不方便舔他的肉棒,老婆只有舔他的屁眼,趴在地上,努力的舔著他的屁眼。

胡姐也趁這個時間,去換了一套衣服,畢竟是她自己的地方,肯定有這些東西。這時候,沙發上微胖的那個女人笑著對那男孩說到:「來,過來,乖。」

「是。」那男孩回答了一聲,跪在往前爬了幾步,到了她面前,接著,被那女人將頭按在了自己雙腿之間,撥弄開自己的內褲,男孩兒也伸出舌頭開始舔起來,瞬間,那女人劉發出了舒爽的呻吟。

而他身後的老婆也跟著一起往前爬了幾步,然後乾脆換了個姿勢,躺在了那男孩兒下體下面。

「插她嘴巴,用力插。」旁邊一個女人對那男孩說到。

於是他調整了一下姿勢,將肉棒插進了老婆嘴裡。這時候他下面也早就硬了,硬起來之後特別粗大,由於角度的問題,雖然也深深的頂著老婆的喉嚨,但是卻沒有全部插進去。

老婆感覺都快要窒息了,但是女人都是狠心的。這時候那胡姐出來了,換了一套漆皮女王裝,穿著一雙高跟鞋,徑直走到了老婆面前,伸出一隻腳,用腳跟踩著老婆的乳房,還專門瞄準老婆的乳頭在踩下去,然後用力的扭動。

「嗚,嗚嗚。」老婆嘴裡發出了痛苦的嗚嗚聲,肉棒的抽插,加上胸前傳來的疼痛,雙手不自覺的握成了拳頭,雙腿也蜷縮了起來。

「啪」胡姐手上拿著的鞭子,落在就老婆的大腿上,老婆的大腿一下就紅了,她說到:「腿放下去。」接著又換了老婆另一個乳房踩上去。

又一陣疼痛傳來,老婆也只有把雙腿再次放平了。而同時,另一個女人,走到了老婆旁邊,推著那男孩兒的屁股,讓他能插得更深,在她們眼裡,根本沒考慮老婆是否受得了。

老婆的嘔吐感越來越強,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摺磨刺激了著她,下體又一次滲出來大片的水漬。

「這母狗真賤,好多水,陰唇都還是腫的,欠操了。」這一切也自然看在胡姐的眼裡。然後他拍了拍那男孩兒的背,又對他說到,「去,操她逼去。」說完這些,對著老婆的陰唇就是一鞭子,根本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又對老婆說:「起來,趴著。」

老婆的下體又是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那男孩兒剛從老婆嘴裡抽出肉棒,老婆來不及休息,又趴著撅起了屁股。她跟那男孩兒一前一後換了個位置,不過老婆始終都是在下面。

剛才小小的熱身,讓這幾個女人慢慢都來了興致。坐邊上的一個女人對老婆說到:「過來給我舔,舔舒服了有獎勵。」

她穿著一條短裙,也算是超短裙,當然是那種正常尺寸的超短裙,而不是老婆那種根部遮不住的,但讓老婆意外的是,那女人居然也是真空的,下面什麼都沒穿,露出了她的大黑逼,老婆爬到了她跟前,伸出舌頭就開始為她服務,賣力的舔著,很快老婆滿嘴滿臉都是她的淫水。她也順便總裙子把老婆投蓋住,按著老婆的頭。

「噢,好舒服,這賤貨舌頭鎮厲害,啊啊啊。」她一邊呻吟一邊對其他幾個女人說到。

「愣著幹什麼,操她。」這時候,胡姐也在一旁對那男孩兒發話了。

那男孩兒唯唯諾諾的爬到了老婆身後,甩著一個巨大的武器,站起身,扶著老婆的屁股,肉棒無套一插而入,直接到底。由於老婆之前已經被不少人操過,而且現在下面也有很多水,即使他的肉棒很粗大,也是很順利的就一插到底了。

胡姐站在身後,因為這是她的男m,所以玩起來也更得心應手。她站在男孩兒的身後,抬起腳,將高跟鞋的鞋跟踩進了他的菊花,然後在後面發力,一邊用力踩一邊嘴裡該念著,「用力,用力操這個騷逼爛貨。」

隨著她每次用力踩,男孩兒也就用力插老婆一下,這些話聽在老婆耳朵里,無疑也強烈的刺激著老婆,自己的逼也不禁發力,緊緊的夾著抽插的肉棒。舌頭也舔得更快,更深。

「主人,我快射了。」身後傳來那男孩兒的聲音。因為他也是長期被女人玩,所以武器雖然巨大,但實際上性功能並不強,加上老婆這濕滑還會內吸的騷逼,前後不過剛操了兩三分鐘而已。

「真不中用,滾開。」胡姐絲毫不客氣的對他說。然後收腿退出來插在他屁眼裡面的高跟。

他不敢反抗,順從的從老婆逼里抽出了自己的肉棒,又跪在了邊上。

胡姐穿的這套皮裝,襠部是拉鏈的,接著她又用同樣的方式,把高跟鞋踩進了老婆屁眼,然後拉開了襠部的拉鏈。那男孩兒也很自覺的跪在她襠下給她舔起逼來。

現在的姿勢就是一個女s坐在沙發上,老婆的頭埋在她雙腿之間給她舔著逼,後面另一個女s,高跟鞋踩著老婆的屁眼,並以此為著力點站著,胯下一個男孩兒為她服務著,邊上還有兩個女人鑰匙看著熱鬧沒插手。

這姿勢就這樣暫時保持著,沒過一會,老婆身前那女人突然雙手一起猛然按著老婆的頭,嘴裡說到:「快點快點,快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隨著一陣悠長的叫聲,那女人身體連續抽動著,一股股帶著溫度的液體噴得老婆滿嘴滿臉都是。老婆用舌頭把她舔噴了。

老婆慢慢減慢了節奏的,繼續用舌頭愛撫著她的逼,並舔著剛噴射而出的淫水。那女人背靠沙發,癱軟著對旁邊的女人說到:「這騷貨舔得太舒服了,不知道吃過多少雞吧,舔過多少逼。」

說完這些,她稍微緩了緩,坐正了身子,抬起老婆的頭,對老婆說到:「表現不錯,我要獎勵你,把嘴張開。」

老婆沒有說話,順從的張開了嘴,也閉上了眼睛。

那女人果然朝老婆嘴裡吐了幾泡口水,然後站起來,又一次將她的逼貼在了老婆的嘴巴上。

老婆下意識的吞了口水,然後伸出舌頭去舔她的逼,但她卻突然伸手給了老婆一記響亮的耳光,說到:「誰叫你舔了?嘴巴張著別動。」

老婆不敢去摸被抽得發燙的臉,又轉過頭去重新貼住了她的逼。只見那女人一泡尿,對著老婆的嘴就開始了,老婆張大嘴巴接著,可是女人的尿跟男人不一樣,雖然都是一股出來,但尿得老婆滿臉滿嘴都是,順著脖子一直流到了自己的下體處。

那女人很開心,大笑著再次說了一遍:「這婊子真的太賤了,有意思。」說完就用雙手捏住老婆的兩個奶頭,用力的拉拽。這一下直接就把老婆的眼淚疼出來了,嘴裡不停的叫著。

老婆的反應更加激起了他們的興趣,那個微胖的女人也來到了老婆面前,脫掉了自己的內褲,也把逼放到了老婆的嘴邊,老婆也接著開始伺候第二個女人。

女人跟男人不一樣,男人高潮射了過後,會有一個短暫的冷靜期,入佛期。但是女人的話,高潮後還能繼續,對喜歡的東西也一定要玩過癮為止。

她們這幾個女人也不想像男人那樣排著隊玩,乾脆一起來,老婆被她們要求仰躺在地上,那女人一屁股坐老婆臉上,不停的來回摩擦著,淫水再次沾滿了老婆的臉,她的兩隻手也分別按住了老婆的兩隻手,讓老婆不能動彈,一直沒動的最後一個女s走到老婆跟前,來回拍打著老婆的乳房,很快就打紅了,又像之前那個女人一樣,時不時的揪住老婆的乳頭扭動,猛拽。在她們看來,老婆雖然胸不會比她們大多少,但是比她們漂亮,身材也比她們更好,就更想羞辱折磨老婆。

胡姐還在享受著那男m的口舌伺候,命令他按住了老婆的雙腿,這時候最後一個女人蹬掉了自己的高跟鞋,用腳踩了踩老婆的陰唇說到:「這爛貨水還真多。」然後伸出自己的腳往老婆逼裡面捅。老婆的掙扎,扭動,都是徒勞的,她用腳慢慢的撐開的老婆的逼,將整個前端全部塞了進去,用腳抽插著老婆的逼。

她腳上穿著絲襪,已經全部被老婆打濕了,前面半個腳掌都塞進了老婆逼里,這會兒老婆身上幾乎全被她們刺激著,逼里被腳插著,乳房乳頭被別人玩弄著,臉上也貼著別人的逼,手腳更被壓著,連動彈都做不到。感覺都有點呼吸不過來了,大腦被一陣陣的刺激著,快感,羞恥感,疼痛感迎面而來,腦袋出現了短暫的真空期,舌頭也只是機械的舔著。

那女人站在老婆下面,一陣抽插後,退出了她的腳,退出來的瞬間,老婆卻又一次噴了出來。這時候的老婆,哪裡還有絲毫的尊嚴的完全劉是淪為了她們的玩物。

她抽出腳的時候,坐在老婆臉上的那女人也起身了,雖然沒有被老婆舔噴出來,但是卻讓老婆臉上沾滿了淫水。

老婆躺在地上,胸膛不停的起伏著,同時又一次大口的喘息氣。

這時候胡姐又想出了一個花樣,拿出來一把螢光棒,細的那種,然後對著地上的一男一女說到:「都把屁股撅起來,看誰屁眼差得多,就有獎勵。」

地上的兩人又再次換了姿勢趴著撅起屁股,幾個女人圍在了一起,你幾根,我幾根的開始塞了。

雖然那個很細,但是架不住數量多,老婆不知道旁邊那男的插了多少根,也不知道自己後面插了多少根,只感覺到後面越來越漲,慢慢的幾乎沒有了一絲的空間,屁眼被撐得大大的。老婆雖然是女兒身,承受能力卻不比男人差,那男孩插了30多根,老婆的屁眼裡面卻有四十多。

插完以後,又被這些女人輪流騎在身上,騎馬那樣,兩人比賽,輸了的就會挨一鞭子,老婆雖然承受能力強,但是體力耐力負重能力肯定比不上男人,每次都是她輸,而這些女人抽起來,也毫不留情,老婆的背上,屁股上,都留下了一道道痕跡。

女人跟男人玩的側重點不一樣,但胡姐的情人也是s,所以房間裡面該有的東西基本都有,而她們也更喜歡聰身體強虐待老婆。她們的興致短時間內似乎不會消退,剛做完這些,又開始了下一個項目。

這時候,那男孩兒得到了緩衝的時間,被幾個女人叫了過去,仿佛男寵一般趴在她們跟前,被那幾個女人肆意撫摸著,但畢竟也得到了休息的時間。

老婆就不一樣了,老婆表現得越好,就越激起她們的虐待慾望。

房間的中間有一個滑輪做的懸吊裝置,老婆以前被人玩的時候也同樣被吊過不少次,對於她來說,也並不意外。幾個女人一起動手,將老婆吊在了正中,但不是那種直上直下的懸吊,而是手腳被分開,呈大字型,為了加固,上面是有四根繩子,每隻手上掛了兩根。而老婆只是默默的承受著。

弄好老婆後,那幾個女人也都圍在老婆身邊,仔細的打量著。這時候,那胡姐拿出來一個彈弓,對其他幾個女人說到,「我們來瞄著她奶子打,看誰打得准,我先來。」

說完,她就站在老婆身前一米出準備了,老婆看著眼前的場景,也只能咬著牙等待著。

「啪」的一聲,一顆子彈打在了老婆乳房上,這子彈雖然是紙做的,但是打在人身上也特別疼,老婆的乳房上一下劉出現了一個小包,承受不住,一下就哭了出來,四肢也扭動了一下,不過都是徒勞的。

她們似乎很喜歡這個遊戲,一個接一個的來,直到第二輪的時候,其中一個女人打中了老婆的乳頭,她們還很興奮的擊掌歡呼。而老婆的哭聲一直都沒停過,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停不下來,兩邊乳房強都有幾個小包,其中一個乳頭更是腫了起來。

她們一陣歡呼過後,並沒有就此停下,而是把目標轉移到了老婆下體。老婆的下面一根毛都沒有,形狀也漂亮,這也讓她們看著不爽。胡姐搶先瞄著老婆下面就是一下。「啪!」又是一擊命中。

「啊!」老婆胸部的疼痛還沒有消退,下體又傳來了一陣疼痛,老婆都哭成了淚人。

這時候胡姐才假裝問老婆:「怎麼?疼嗎?」

「嗯,疼。」老婆邊哭邊回答。

「受不了了嗎?這老劉還說你承受力多強的,吹牛的吧!」胡姐又說到。

聽到她這樣說,老婆一邊流著淚,一邊回答:「沒關係,我受得了,既然我跟你們來了,我就做好心理準備了,你們繼續吧。」

她們等的就是老婆這句話,再沒有什麼心理負擔,又一次輪流開始,到後面,乾脆拿著橡皮筋直接彈老婆的陰唇。老婆還在繼續哭泣著,下體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陰唇就像是被蜜蜂蟄過一樣,腫得老高。

這時候,胡姐對她的男m命令到,」過來,又來操她。」

不過他這會兒是軟著的,明顯被玩多了,刺激點更高了。胡姐就只好又對他說到,「來,咬她奶子。」

他便一樓咬住了老婆的乳頭,不需要別人提醒,越來越用力。老婆的掙扎也毫無用處,胡姐手也沒閒著,擼著那男孩兒的肉棒,很快就硬了起來,在老婆的洞口摩擦著。輕微的接觸就讓老婆覺得疼痛無比,但老婆的痛苦就是她們快樂的源泉,那男孩兒對著老婆的逼,強行的插入了進去,粗大的肉棒瞬間塞滿了老婆的下體。老婆就這樣懸在空中被他抽插著,疼痛感和羞恥感早已強過了快感。

時間不長,那男孩兒又快射了,對著胡姐說到,「主人,我要射了。」

這次胡姐沒讓他停下,而是對他說到,「繼續操,射進去。」

男孩兒便沒有停止動作,一陣猛烈的抽插,射進了老婆逼里。拔出來的時候,一滴滴的精液順著老婆的陰唇流出來,滴在了地上。

老婆以為告一段落了,結果旁邊一個女人又拿出一個酒精噴霧,對老婆說到,「我來幫你消消毒。」接著對著老婆的陰唇就開始噴。

這也是這會兒老婆聽到的最後一句話,這一下超過了她的零界點,一下疼暈了過去。這算是一個相對危險的狀態了。

那幾個女人稍微緊張了一下,很快就淡定了嗎,那胡姐就是醫生,簡單做了及時的處理,將老婆從空中放了下來,掐了掐她的人中,老婆又悠悠轉醒過來了,但身體上傳來的疼痛感依然強烈,她們也讓老婆休息了一下。其他幾個也都有著光鮮的職業,但內心卻都住著惡魔。

這就苦了那個男孩兒了,剛射完,又被那幾個女人各種刺激著,被她們帶著假陽具輪流操屁眼。老婆躺在沙發上,斜著眼看她們,內心裏面又開始發熱,身體又開始發燙,強烈的渴望著她們玩的是自己。老婆現在的腦海里都是被別人玩弄時候的場景。

話最少的那個女人,看到老婆慢慢活動起來,來到了老婆旁邊,畢竟只有一個男人,不夠分著玩。她有些關心的問老婆:「怎麼樣?好些了嗎?」

老婆點著頭說:「好多了。」最後還不忘說了一句謝謝。

「那你陪我去上廁所吧。」她又對老婆說到。

老婆心裡明白,是想讓她伺候她,想讓她喝尿吧,又點了點頭回答說,「好的。」然後起身,跟著她一起去了廁所,每走一步,都會傳來一陣疼痛感。那女人還對另外幾個說了一句:「你們先玩著,我去上個廁所。」

老婆跟著她一起去了廁所,進去之後,那女的鎖上了門,脫掉了自己的衣服,跟老婆一樣一絲不掛的,而是那女的下面同樣剃了毛的,乳房比老婆大些,乳頭也更黑,她輕輕撫摸著老婆的乳房,對老婆說到:「我們留個聯繫方式吧,以後你可以來找我玩。」

見老婆愣在那裡沒說話,她乾脆低頭吮吸起老婆的乳頭,舌頭輕輕地舔舐著。後來老婆才知道,這女的,是雙向的,既是s,也是m,並且還是同性戀,她看中了老婆的條件,對老婆發出了邀約。要知道,老婆被男人女人都玩過,但是像這樣被女人這種認真的親吻,而不是sm的活動環節的,這還是第一次,心理也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老婆肯定不是同性戀,不然不會那麼喜歡被男人操,只是從來沒有接觸過這樣的,感覺有些新鮮刺激。

那女人貼著老婆的身體,從上吻到下,也不在意老婆之前被別人射過的逼,還用舌頭帶出了裡面的部分精液,然後又緩緩往上,將那一部分液體回饋到了老婆嘴裡,並跟老婆舌吻起來。老婆收到這樣的刺激,也開始回應她,兩個女人緊緊的抱在一起熱吻著。

持續了好一會兒,那女人才停下來,並再次詢問老婆,「怎麼樣,留個聯繫方式,以後可以一起玩。」

老婆點了點頭,沒有拒絕,告訴了她自己的號碼,但手機並沒有在手上,而是在她主人那裡,也只有回頭再加了。

這女人之所以把老婆帶到廁所來,是因為其他幾個並不知道她這個傾向,只知道她也作為s玩遊戲。而她自己也不想讓她們知道,所以找了個機會把老婆單獨帶到了廁所,就是想說服老婆,沒想到這麼順利。

她們也沒在廁所裡面呆太久時間,再次出來的時候,老婆的精神也好多了,自然也再次成為了她們的目標。不過老婆的下體依然灼熱般的疼痛,奶頭也是,一碰就疼。她們怕老婆再次疼暈了,這下就專攻她的後門,幾個女人還是帶著那個假陽具內褲,輪流攻擊著老婆的屁眼,她們也更喜歡把老婆踐踏在腳下,顯得自己高高在上。

從下午到晚上,老婆被她們玩得精疲力竭了。這時候,胡姐對老婆說,「對了,你主人說你沒吃飯的,我來給你弄點吃的吧。」

老婆還不得不對她說謝謝。

胡姐端來了一碗白米粥,然後用擴陰器擴開開那男孩兒的肛門,慢慢往裡面倒,還一邊倒,一邊用假陽具往裡面擠壓,一直到倒不進去了,接著取出了擴陰器,很自然的擠了一部分出來,一部分在他肛門周圍,一部分灑落到了地上,然後對老婆說到,「過來,舔乾淨吃了。」

她們事不知道老婆連黃金都吃過,現在只不過是作為容器而已,對老婆來說並不難。

老婆先是舔乾淨了地上的,然後又舔乾淨了他肛門周圍的,最後連假陽具上面的都舔乾淨了,這下就只剩下他屁眼裡面的了。

看到老婆這麼麻利的就做完了這些,胡姐又說話了,「餓壞了吧,躺下。」

老婆又再次平躺在了地上,雙手放平,一動不動。還沒開始,幾隻腳又踩在了老婆身上,一邊才一邊辱罵著老婆。老婆的注意力也沒在她們那裡,只見那男孩兒也被胡姐叫起來,蹲在在了老婆臉上,屁眼對著老婆的嘴。

老婆看著他的菊花伸縮著,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看到老婆這麼主動的動作,胡姐就讓那男孩兒直接坐在老婆臉上,零距離接觸,而不是蹲著了。

因為是剛灌進去的粥,所以很容易就能出來,剛接觸到老婆的嘴,老婆就感覺到了他肛門的擴張,連忙把嘴張的大大的,但這並不是固體的東西,大部分直接噴射進了老婆的嘴裡,還有不少濺到老婆的臉上。

這不是聖水,不能直接一口吞下去,老婆也只有大口大口嚼著,然後咽了下去,並沒有太大的異味。

胡姐蹲在老婆面前,鄙視的看著老婆問到:「賤貨,好吃嗎?」

老婆點頭回答著,「好吃。」

胡姐覺得到這時候老婆都還沒有被她摧毀,有些惱怒了,對那男孩兒命令到,「全部排出來,讓她吃光。」

他遵照著主人的吩咐,再次發力,老婆也又一次張大了嘴,不過這次跟剛才有點不一樣,之前雖然灌過腸,但畢竟也過了這麼久了,除了還有少量的白米粥,跟著出來的還有一節帶著濃烈臭味的黃金,那男孩兒自己很快就夾斷了,但還是有不小的一截掉進了老婆嘴裡。這一切都看在她們眼裡,她們也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下,顯然沒料到會出來這麼大一截黃金,更沒料到老婆還張著嘴接住了。

這時候老婆心裡想的卻是,既然你們都覺得我賤,那我就賤給你們看。她沒有吐出來,而是混著嘴裡的白米粥一起嚼了吞下去。

「繼續!」胡姐看到老婆這樣,又繼續命令那男孩兒。

接著那男孩兒傾盡全力,朝老婆嘴裡排泄,還好,並沒有多少,老婆也都嚼了吞了。但那幾個女人只是想玩老婆,而不是想玩這些,沒有了之前那麼大的興趣,畢竟時間也晚了,女人跟男人確實有區別的。

其他幾個女人也都各自回去了,只剩下了胡姐以及老婆和那個男孩兒了。女人的興致是說沒就沒了,她交代了一下,讓老婆和那男孩兒把這裡衛生做好,讓他們晚上睡一起,但都不准穿衣服,自己就先去休息了。

這會兒只剩下他們兩人,那男孩兒對老婆還算體貼,還真把老婆當成他女朋友了,讓老婆洗澡了先睡,他來慢慢收拾。

老婆也沒推辭,洗完澡就去了他床上,是個單人的行軍床。老婆也確實累壞了,這幾天也沒怎麼休息,這會兒緊繃的神經一放鬆,一躺下,一分鐘不到就睡著了。

可睡了沒一會兒,就感覺到一根溫暖的舌頭在逼里遊走,那男孩兒正在舔著老婆的逼,老婆被他舔醒了,感覺還是挺舒服,這是她這些天第一次被溫柔對待。

那男孩兒短暫失神,問到:「怎麼了,不高興嗎?」

「沒有,高興呢,現在我是你的了,來我身上爆發吧!」老婆回答。再次跟她的臨時男友進入了深層次的交流。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