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鎖五鳳 第六回、縛鳳不得不緊

鍾麗坤是五個女俠中歲數最小的,不但才十一,而且生日也是上個月剛過完的。但她個兒高挑,胸兒挺拔,該細的地方細,該長開的地方也都長得很開,如果不看臉蛋兒,恍惚便是個十六七歲的成熟女孩子。單看臉蛋則是另一番光景:她臉頰紅撲撲的,頭很小,生了張嬌俏明艷的娃娃臉,任誰見了都不會起半點戒心的。她要的正是這個:她不會武功,半點也不會,論氣力,和同齡女孩子一般無二——或乾脆說,比一般同齡女孩子還小些,畢竟是個嬌柔的大小姐。但她的厲害之處,正是抓住對手失去戒心的剎那,發動攝魂術,讓對手自蹈死地。此刻她一襲粉衣粉裙,漾著天真爛漫的笑靨,正用銀鈴般爽脆的語聲,撩撥著那個已拿下四位成名女俠的強大男人。「大哥哥你好帥好厲害呢,人家四個姐姐那麼能打,三招兩式就讓你拿下了,你練的是什麼功夫?」「沒什麼了不起的,你想學我可以教你」。陶凱眼神不轉,語調平淡地說著。「已經上鉤了」,鍾麗坤心中一陣竊喜,語調卻依舊活潑歡快:「人家才不學呢,打打殺殺的,弄髒人家粉裙子多不好——其實大哥哥,你整天揮刀弄劍的,不覺得累麼?」「覺得啊,有時候我總在想,怎麼才能好好歇一歇?」「大哥哥只要拿寶劍在脖子上輕輕這麼一橫一勒,就可以歇下來了,真的,人家不騙你、」「好啊,你真是個貼心的小姑娘」,陶凱緩緩抬起右手,又沮喪地放下:「我從來不帶刀劍的,想歇也沒辦法歇,唉!」「就是現在!」鍾麗坤笑嘻嘻地,手裡變戲法般多了柄小寶劍,劍刃雖只有一尺來長,卻藍幽幽的,顯是喂了劇毒:「人家這把小寶劍借你吧,用完要還哦!」「太好了,那真要謝謝你了」,陶凱緩步近前,接過小寶劍,在脖頸上比划著。「他就這麼要死了麼……」鍾麗坤心裡,忽地泛起一種說不出的異樣感覺,就在這時,陶凱柔和的男聲飄入耳中:「男子漢大丈夫,怎好意思白拿小姑娘的東西?我也還送你個好物件吧。」那是根金燦燦、軟綿綿的繩索,對摺處還綰了個小巧的繩環,上面還拴著對翠玉雕成的小兔。繩索溫柔得宛如小哥哥的臂膀,套在頸上舒服極了。「這樣不好看,你把上身脫光光,就和這物件相配了。」是啊,脫光光就相配了。粉衣、粉色絲帶,還有繡著小兔的粉色肚兜,一件件被小姑娘自己脫掉摘下,金繩撩撥著赤裸挺拔的雙峰,讓她不由得有點發痴。「小姑娘怕不怕羞?跪下會比較好看的。」小姑娘並不那麼怕羞的……不過、不過好像跪下真的會比較好看吧?赤裸著上半個嬌軀的鐘麗坤緩緩跪伏下去,兜著小粉裙的嬌俏屁股不由得高高撅起,裙擺的蕾絲上鑲嵌著五色亮片,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三山五嶽的龍頭老大紛紛發出絕望的異聲,有人著急大喊,想喚醒這個如痴如醉的小姑娘,有人更罵出聲來。黃牆和四處望樓上的大炮無聲地昂起頭,迫使龍頭老大們安靜下去。只此一剎那,陶凱已將鍾麗坤五花大綁,捆了個結結實實,一對被黃繩勒作玉雕的椒乳,嫣紅挺翹的兩粒紅豆,也被一根晶瑩剔透的細韌魚線縛住。「去寰丘上跪著吧,那邊更好玩。」

直到跪伏在寰丘底層,臉蛋兒貼著冰冷的地磚,繩捆索綁的小姑娘才如夢初醒。她嘆口氣,把臉頰又埋低了些。「服不服?服了就乖乖招供你是何人。」她當然服了。這個男人並沒有用強,卻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自己失魂落魄,作繭自縛,這下是身心俱服,完完全全被征服了。「回老爺,犯婦鍾立捆」,在一路失魂落魄被押上寰丘之際,她已不知不覺學會了怎麼做一個犯婦,一個馴順的女俘,「大哥哥」三個字,大概永遠也叫不得了吧?「不疼吧」,「老爺」的聲音居然透著一絲溫柔:「縛鳳不得不緊,習慣就好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