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異地夫妻 (21) 作者:差不多白胖子(SKYLAOWW)

.

異地夫妻

作者:差不多白胖子(SKYLAOWW)2021/04/27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第廿一章 劫數難逃

中午十二點,正午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床上的兩條肉蟲身上,一黑一白的強烈對比,更顯得床上的女人凝脂如玉。

早上九點多在芷瑩身上發射了之後,吳哥已經覺得疲憊,便抱著芷瑩在床上沉沉睡去,儼如熱戀中的情侶。

客廳的芝麻吠了兩聲,芷瑩悠悠醒轉,吳哥的大手還在她的豪乳上搭著,芷瑩悄悄從床尾下了床,走到客廳安撫了一下芝麻,便進了洗手間。

渾身如同散架般的酸疼,小穴更是陰唇已然被操弄得紅腫起來,芷瑩從洗手台下的儲物櫃的深處找出陰道保養凝膠,細細地為自己塗抹起來。

冰涼的凝膠碰到紅腫的陰唇,疼痛感讓芷瑩渾身一顫,小穴中一股淫水湧出,芷瑩不由得發出一聲「哦」的呻吟。

過了幾分鐘,芷瑩上完廁所後走出客廳,蹲下身從狗糧桶裡裝上一大碗狗糧,遞到芝麻的面前,芝麻興奮地跳了幾下,便撲到碗裡大快朵頤起來。

此時,吳哥的聲音響了起來:「小母狗一起來就顧著喂你的狗公啊?」

芷瑩聞聲扭頭,吳哥正倚著房間門,壞笑著看著她,胯下的肉棒即便發軟也顯得碩大非常。

芷瑩臉色一紅,小聲說:「一般我都是出門前喂的,剛聽到他叫,想起來還沒喂他麼。」

芝麻聽到吳哥的聲音,停了口充滿敵意地盯著他,低沉的聲音從喉嚨裡發出。

吳哥瞪了芝麻一眼,芷瑩生怕吳哥會傷害芝麻,便趕緊安撫芝麻,在芷瑩的撫摸下,芝麻又重新低下頭埋頭吃起了狗糧。

芷瑩走到吳哥身旁,拉著吳哥回到了臥室,坐在床邊,芷瑩害羞地說:「吳哥,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人家都被你弄腫了。」

吳哥裝作不知道芷瑩的意思,坐在芷瑩身後,雙手繞前把玩著芷瑩的大奶,頭靠在芷瑩肩膀上,笑著說:「哪裡腫了啊?」

芷瑩臉都紅了,也知道吳哥想要她說啥,輕聲地回答道:「小騷穴,都被你操腫了。」

吳哥一聽,笑著說:「腫了麼?給我看看?」

說罷,吳哥便向後退了一下,讓芷瑩半躺在他的懷裡,雙手把著芷瑩的腿彎,讓她翹臀抬起,分開雙腿一看,果然兩片陰唇比起昨晚的時候,明顯充血發腫了起來,讓小穴顯得更加肥美飽滿。

放下芷瑩的雙腿,吳哥下了床走到衣櫃前,邊打開衣櫃邊說:「那好吧,那今天我就陪你出去逛街買衣服吧。」

芷瑩坐了起來,愣了一下,疑惑地問道:「買什麼衣服啊?」

吳哥翻找著芷瑩的衣服,說道:「你那些衣服都是穿給別人看的,做我的小母狗,肯定要買些小母狗在我面前應該穿的衣服啊。」

說完,吳哥從衣櫃裡拿出一件平常芷瑩用來打底穿的白色低胸背心,一條黑色的包臀短裙,還有一件白色蕾絲的長袖外套,扔到床上,指著這三件衣服說:「你就穿這三件出門吧。」

芷瑩看著這三件衣服,自己偶爾也會這麼搭配,只是一般夏天才會這麼穿而已,便走下床要去衣櫃裡拿內衣褲,吳哥擋在衣櫃前,說:「你直接穿就是了。」

芷瑩愣了一下,說:「那我要拿內衣和內褲啊,穿這麼短的裙子肯定還得穿安全褲啊。」

吳哥淫笑著說:「我說了,你直接穿就是了,沒聽明白嗎?和我在一起,穿那些幹嘛?」

芷瑩搖了搖頭,說:「不行,這樣會被別人看到的。」

吳哥大聲說道:「我說行就行,快點穿!」

芷瑩堅持要拿內衣褲,吳哥雙手捉住芷瑩要去開衣櫃門的手,直接把她推倒在了床上,把她翻過身子背對著自己,厲聲說:「看來你還是沒搞清楚,現在你是我的小母狗,只要聽我的話!你到底穿不穿?」

說完吳哥的大手便扇在了芷瑩的臀肉上,左右開弓的拍打了起來,邊打邊喝問道:「你穿不穿?」

芷瑩被打得一邊喊疼,一邊眼淚水都出來了,但讓她屈服的是,在吳哥的扇打下,每一次臀肉的晃動都讓她心頭一顫,絲絲快感湧向小穴,小穴內又開始感覺有點濕潤了。

芷瑩突然想起小櫻被阿傑調教的畫面,逐漸喊疼的聲音開始變成了呻吟,求饒道:「別……打我的……屁屁了……我穿……我穿……求你了……」

吳哥聽到芷瑩的求饒,又拍打了兩下,才得意洋洋地說:「這還差不多,趕緊的,老子餓了。」

芷瑩揉了揉被打復發麻的臀肉,默默地站了起來套上了衣服,跟在吳哥身後走出了出租屋的門口。

兩人剛走出巷口,看著城中村的主路上人來人往,一陣微風吹過,芷瑩感覺下體一陣清涼,頓時羞得滿臉通紅的夾緊雙腿,半躲在吳哥的身後,生怕被人發現自己現在是真空出行。

吳哥一把把芷瑩從身後拉出來,一手摟著她的纖腰,大搖大擺地在主路上走著,芷瑩只好低著頭配合著他的腳步,雙手放在身前擋著胸口。

吳哥的大手放到芷瑩身後,隔著裙子用力一抓她的臀肉,小聲地在她耳邊說:「你要是再用手擋著你身前,我就把你裙子撩起來給所有人看你的白屁股,哦不對,應該是被我打得通紅的白屁股。」

芷瑩糾結了一陣,只好死死地低著頭,手臂自然垂在身體兩邊,任由吳哥摟著她的腰向村外的公交站台走去。

第一次嘗試真空出行的芷瑩,渾身肌肉緊繃,不敢看旁人的眼光,但吳哥一直小聲在她耳邊說著,這個男人在看她的胸,那個男人在看她的腿,那個老頭子在看著她的翹臀,讓她內心感到羞恥無比,感覺自己淫蕩的一面就這樣毫無遮掩地展示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一種燥熱感從心底裡發出。

短短十分鐘的步行,讓芷瑩額頭上全是汗水,更要命的是,背心的胸前的地方濕了一片,隱約變得透明,本來就已經裸露了將近三分一的乳溝變得深邃可見,而且最讓芷瑩接受不了的是,雙腿之間不知道是汗水還是因為刺激而滲出的淫水,讓大腿根處變得滑膩粘人,走起路來潮熱難忍。

剛走到公交站,一台公交車便開了過來,吳哥牽著芷瑩在人群中擠上了公交,蜂擁而上的人群,讓芷瑩一瞬間感覺至少有四五個手臂或是碰到了她的豪乳,或者碰到了她的翹臀,或者碰到她的大腿,這讓她臉頰發燙得更加厲害。

還好擠上了公交之後,剛好有一個單人的位置,吳哥也讓芷瑩趕緊坐下。

雖然公交上開了空調,但廣州的人流實在太大,很快車廂內便擠滿了人,吳哥也被擠到了芷瑩的側後方,車廂內仍然是感覺悶悶的,芷瑩很自然地輕輕拉開背心的領口抖動了幾下,好讓胸口沒那麼悶。

正時站在芷瑩旁邊的是三個男人,一個是初中生模樣的男生,另一個是有點流裡流氣的小黃毛,還有一個中年男人。

芷瑩的動作讓站在稍微靠她身後的初中生模樣的男生兩眼放光,因為芷瑩那深邃的乳溝隨著領口的抖動在他面前一覽無遺,小男生有點窘迫的表情,但仍然忍不住朝領口裡看去。

小黃毛左顧右盼之下,也發現了小男生的表情,順著小男生的眼神方向看去,也發現了芷瑩背心下那對豪乳的風光,眼尖的小黃毛更是發現了芷瑩那因衣服摩擦而微微突起的乳尖在背心上的形狀。

中年男人看似沒有發現,全神貫注在看著手機,實際上手機早已打開攝像頭,在拍著芷瑩拉開領口抖動的動作,還有那突起的乳尖,以及因坐下而幾乎縮至大腿根處的包臀裙下那白皙而有肉感的大腿。

車子啟動沒多久,空調風也循環也起來,芷瑩拉了拉裙擺坐著不敢有大的動作,過了幾站之後,上車的人越來越多,但芷瑩身邊彷佛被三個男性幫她隔離出了一小片空間。

又到了一站,這時上來了幾個老人家,其中一個被擠到了芷瑩這邊,芷瑩一直坐著,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目前是真空的狀態,自然地便站了起來讓坐給老人家。

老人家道謝了後便坐下了,此時車子一開動,芷瑩只好抬起手去拉著吊環保持平衡。

就在這時,車子一陣剎車,此時站在芷瑩身旁的小黃毛順勢往芷瑩身邊一靠,芷瑩也側過身去,正好挨到了小男生身上,車子再次啟動,擁擠的車廂讓芷瑩沒辦法移動。

這時候的芷瑩,正面就這樣靠在了小男生的身上,而不幸的是,小男生個頭比較矮,才剛好到芷瑩的下巴,隨著公交車的晃動,芷瑩的豪乳一下一下地擠壓在小男生的嘴上,小男生已經完全愣在那裡了,芷瑩也是羞得滿臉通紅,就像自己把兩個大奶一直往小男生臉上去湊一般。

但最要命的還是在身後,小黃毛整個人貼在了芷瑩的後背上,比芷瑩高了個頭的小黃毛,一低頭便看見了芷瑩深邃的乳溝,胯下的肉棒迅速勃起,頂在了芷瑩的翹臀上,而他的右腿正好卡在了芷瑩的雙腿之間,一直摩擦著芷瑩的大腿內側。

芷瑩剛想從兩人中間走出來,卻被小黃毛的手擋了一下她的側面,同時小黃毛的聲音小聲在她耳邊響起:「美女你好騷啊,這麼大的奶,屁股也這麼有彈性,頂得我的雞巴好爽啊,我勸你最好別動,不然我就在車廂裡喊你沒帶胸罩,看一下誰沒面子。」

芷瑩臉色一驚,求助的眼神看向小男生身後沒多遠的吳哥,吳哥卻彷佛沒看到一般,其實他一直在暗中觀察芷瑩這邊的情況,看到芷瑩這樣被人凌辱,他也感覺到興奮不已。

就這樣站了兩站地,芷瑩感覺到翹臀後的肉棒越來越硬,著急得不行,而小黃毛的手也開始貼在了她的大腿後方,慢慢沿著內側向上移。

正當芷瑩焦急之際,吳哥擠開人群,一手撥開小男生,然後摟過芷瑩的腰,瞪了小黃毛一眼,對著芷瑩說:「我們要下車了。」

說完,吳哥便護著芷瑩在下一站下了車,正好到了上次她和李龍吃飯的那個商場,一下車,芷瑩便怨恨地盯著吳哥說:「都怪你,讓人家穿成這樣,剛羞死我了,差點就被人家發現了。」

吳哥笑著說:「這不是我一看見就過來保護你了麼,走,我們吃飯去。」

一走進商場,強悍的空調很快便把芷瑩身上的汗都吹乾了,但出過汗的衣服緊緊貼在她的身上,讓她難受得不行,但時沒穿內衣的胸前顯得更加明顯,一對豪乳更加突出,在商場裡走過的時候,不時有男人會盯著芷瑩的雙乳看。

芷瑩當然也發現了這些男人的眼神,只好低著頭跟著吳哥走到了餐廳裡面,兩個人坐到了一起。

吳哥點完菜之後,笑著對服務員說了一句:「再點一份甜品吧,適合女生吃的,點個漏奶華吧。」

說完,吳哥對著芷瑩露出了淫蕩的笑容,芷瑩臉上又是一陣發熱,服務員一走開,吳哥便摟著芷瑩的腰,在她耳邊輕聲說:「是不是很刺激啊?我打賭,你現在小穴裡一定濕得一塌煳塗了。」

吳哥哈哈一笑,坐回到了芷瑩的對面,在桌布底下脫掉涼鞋,大腳直接伸到了芷瑩的雙膝中間,腳趾用力地擠了進去,硬是把芷瑩的雙腿分開了。

芷瑩的手趕緊放到桌布下想要推開吳哥的腳,吳哥笑著看著芷瑩的雙眼,但是冷冷地說道:「把手拿開,腿分開,往前坐一點。」

芷瑩愣了一下,往前移了移身體,雙腿一放鬆,吳哥的大腳趾輕鬆抵在陰蒂上,順著陰蒂下滑到了小穴口,微微擠入。

和之前手指不一樣,又短又粗的大腳趾擠入了小穴口,一陣脹痛感同地在小穴口和陰唇上出現,讓芷瑩渾身發軟。

吳哥的腳趾在小穴中抽插了幾下,便收了回去,芷瑩再一次夾緊雙腿坐好,只見吳哥的把腳放到了座位上,用手指在腳趾了抹了一下,然後把手指放到芷瑩眼前,拇指和食指分開,兩指上晶瑩的淫水拉出了一條絲線,淫笑著說:「你看,我猜得多准。」

如果現在有個洞,相信芷瑩一定會把自己的頭埋進去,前所未有的羞恥感湧上心頭,臉色紅得就像發燒一般,在白嫩的肌膚上更是清晰。

很快,菜便上來了,吳哥狼吞虎嚥般地吃了起來,芷瑩只是象徵性的吃了一點,吳哥笑著對芷瑩說:「多吃點,不然怎麼補充體力,今晚你還得陪我咧。」

芷瑩沒有搭理吳哥,二十分鐘後,兩人便把桌的飯菜和甜品都吃完了,吳哥叼著根牙籤剔著牙,站了起來,對芷瑩說:「我去上個廁所,你結了帳過來找我。」

說完,吳哥便大搖大擺地走出了餐廳,芷瑩只好讓服務員把帳單拿過來,掏出手機結了帳,然後走到離餐廳不遠的男廁門口等吳哥。

沒想到剛走到男廁門口,便看到吳哥一臉淫笑地站在門口看著她,當芷瑩走到吳哥面前時,吳哥一手便把芷瑩拉進了廁所裡,然後推著她進了其中一格廁所。

吳哥關上門後,便自己脫著褲子,對芷瑩說:「飽暖思淫慾,都出了這麼多水,肯定可以操啦。」

說完便脫掉了芷瑩上半身的衣服,掛在了隔間側牆上的掛勾上,讓芷瑩雙手扶著隔間裡的牆,一手把芷瑩的包臀短裙推到了腰間,用龜頭沾了沾小穴口上微微溫潤的淫水,直接把龜頭擠入了小穴中,雙手扶著芷瑩的腰身,開始抽插了起來。

芷瑩生怕被人發現,只能一手扶著牆,一手推著吳哥的手臂,低聲帶著哭腔呻吟著:「不要……在這裡……晚上回去……我隨便……怎麼操我……都行……求你了……不要在……這裡……會被人……發現的……」

吳哥一手打開芷瑩推著自己的手,一巴掌扇在臀肉上,說:「搞清楚,你是我的小母狗,我喜歡在哪裡操你就在哪裡操你,喜歡什麼時候操你就什麼時候操你,哪來這麼多廢話,怕被人發現就自己捂著嘴巴。」

一邊說著,吳哥一邊全力地抽插著,芷瑩從來沒試過在這種公共場合被人操弄過,刺激、不安、羞恥全部湧上心頭,無力地承受著吳哥的衝擊,只能一手扶牆,一手掩嘴,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

聽著隔壁隔間有人上廁所的聲音,讓芷瑩變得更加敏感,被放大的感覺此時要命地反饋在小穴中,這一瞬間,芷瑩高潮了。

吳哥也知道不能在這裡佔用廁所這麼久,芷瑩高潮之下,穴肉收縮,緊緊包裹著他的肉棒,龜頭也擠入到子宮中,俯下身子,一手扶腰,一手揉搓著大奶,腰身前挺,一股股濃精全部射入了子宮中。

吳哥沒等肉棒變軟便往外抽出了肉棒,小穴口「啵」的一聲脆響,微微分開的小穴口在慢慢合攏。

芷瑩流著無聲的淚水,吳哥扶起芷瑩,讓她套上衣服,打開隔間門看了看外面沒人,便快步拉著芷瑩走出了男廁。

走遠兩步後,吳哥給芷瑩擦去了臉上的淚痕,說:「哭啥哭?你剛剛不也高潮得很快嗎?又沒被人發現,你也爽得不行,有啥好哭的?」

芷瑩低聲辯解著:「人家從來沒試過在這種地方,這隨時都有可能被人看到好吧?」

吳哥沒好氣地說:「誰沒有第一次?昨晚你還第一次試過我這麼粗的雞巴咧。好了好了,別哭了,明明淫蕩得不行,偏偏還不願意承認。」

說完,吳哥牽著芷瑩找到了通往商場樓上公寓的電梯,上了28層。

芷瑩任由吳哥牽著自己的手,腦袋中卻在迴響著剛剛吳哥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啊,自己都接受了自己淫蕩的一面了,只要不被別人發現就可以了,這樣就不用再被別人用這一點來脅迫自己了。

當電梯到達了28層後,隨著「叮」的一聲,芷瑩也想通了,反正都已經接受了吳哥了,自己還能怎麼辦呢?既來之,則安之吧。

吳哥領著芷瑩走到2808號房前,敲了敲房門,等待了一會兒,隔壁的房間門開了,一個穿著內衣內褲的濃妝豔抹的女人送一個男人出了門,男人看到芷瑩的時候,兩眼放光,對吳哥說:「嘿兄弟,你這妹子不錯啊,有點制服誘惑的味道啊,多少錢一炮?」

是的,這個男人應該是剛從所謂的一樓一鳳裡面出來,看見芷瑩穿得性感清涼,把她也當作是一樓一鳳了。

芷瑩正要發飆,吳哥拍了拍她的翹臀,瞪著那男人惡狠狠地說:「滾,這娘們兒是老子自用的,有多遠滾多遠!」

男人看見吳哥的兇狠模樣,趕緊離開了,這時候,2808的房門也打開了,一個叼著煙的男人探了個頭出來,沒有說話,便讓吳哥帶著芷瑩進了門。

關上門後,男人遞了根煙給吳哥,笑著說:「老吳你又帶女人過來?真把我這當炮房了?」

吳哥接過男人的煙,點上後,大搖大擺地坐在了單人沙發上,讓芷瑩坐在了他的大腿上,把頭埋進芷瑩的乳溝中深深吸了一口,才看著男人說:「要你管?」

這時候,芷瑩才打量起這間房,一房一廳的結構,客廳裡堆滿了一排一排的衣架,上面掛的全是種種性感的服飾,裡面的房間門關著,男人坐在一旁邊的長沙發上,猥瑣地看著芷瑩,笑著說:「那你上來幹嘛?」

吳哥沒好氣地白了男人一眼,說:「沒看到我帶著新收的小母狗麼?當然是來挑衣服的啊,順便來拿點貨。」

男人點了點頭,對著芷瑩說:「站起來看看?」

吳哥拍拍芷瑩的翹臀,說:「聽話,附近這一片的一樓一鳳可是經常來他這裡拿衣服的,也不給錢,就是免費讓他操一次就行了。」

芷瑩拍了一下吳哥,說:「你是把我當作那些妓女麼?」

吳哥笑著說:「怎麼會呢?這些一樓一鳳,想給我做母狗都沒資格好吧。」

芷瑩瞪了吳哥一眼,但還是站了起來,那男人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芷瑩,猥瑣地笑著說:「真不錯啊,這身材,天生的炮架子啊,關鍵她還能受得了老吳你那根大雞巴,不容易啊,不會被你操鬆了吧?」

吳哥淫笑著說:「你想知道?那你看看人家願不願意給你操一次來買衣服咯。」

芷瑩聽著兩人的對話,不由得氣急敗壞地說:「誰要給他操啊?」

吳哥哈哈大笑一聲,說:「誒喲,老劉啊,看來你這入不了我這小母狗的法眼啊。人家情人多了去了,哪能輪得到你啊?」

叫老劉的男人,還是一臉猥瑣的笑容,說:「怕什麼美女?不就操一次嗎?我又不像老吳這麼大的雞巴。」

芷瑩瞪了一眼老劉,沒再說話。

老劉笑著走到衣架那邊,轉了一圈,拿了三件衣服出來,說:「這三件不錯。」

然後又從茶几的抽屜裡掏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出來,說:「配上這個更適合。」

吳哥點了點頭,對著芷瑩說:「換上看看?」

芷瑩愣了一下,環顧四周,要拿起衣服進房間,吳哥接著說:「就在這裡換。」

老劉饒有興致地看著芷瑩,說:「不給操也能看一下吧?」

芷瑩再看向吳哥,吳哥沒說話,只做了一個拍打的動作,芷瑩就想起了出門前被吳哥按在床上打屁股的時候,只好聽話地脫掉衣服放到一旁的另一張單人沙發上,瞬間便成為了赤身裸體站在了兩個男人面前。

老劉看得兩眼放光,拍著吳哥的肩膀說:「我操,讓我操一次吧?這身段,肯定爽上天啊。」

吳哥沒有作聲,芷瑩也沒有搭理老劉,拿過第一件衣服套上了身上,這是一條紫色的弔帶裙,絲質的材質很是順滑,但套上身後,芷瑩就發現了,這身衣服穿起,是完全沒辦法穿胸罩的,正面是深V一直到達肚臍眼的位置,兩片布中間是絲帶交叉綁帶,胸托的位置只能剛好擋住自己豪乳的下半部分,堪堪遮住乳尖和乳暈,稍微向下滑動一點,乳尖就要露出來了。背後則是大露背的設計,裙擺是包臀裙的設計,但長度也只是剛剛好遮住大腿根,而且還在大腿兩側有開叉的設計,一直開叉到胯部。

老劉看著芷瑩,對吳哥說:「這裙子,你要帶著她去夜場玩,絕對全場焦點,脫都不用脫就可以做到三點全露,隨便你操。」

吳哥點了點頭,說:「不錯不錯,這條要了。」

芷瑩脫掉弔帶裙,又拿過第二套,這套更簡單了,上身就是一件黑色雪紡質地的抹胸,下半身是一條牛仔超短褲,穿上後,這身更加和沒穿沒有區別,穿上後才發現,抹胸也就算了,只能剛剛把自己的豪乳蓋住三分二,往上拉就是下半球的圓弧型還能看到,往下拉就是深邃的事業線會被看到,超短褲更加像一條三角褲,大半的臀肉裸露在外,而且拉鍊是從前面一直延伸到屁股的。

老劉繼續說:「這一身,簡單方便,抹胸往下一接,拉鍊一解,就可以乾了,晚上帶出去吃夜宵什麼的也方便拿過就穿,套上就可以出門了。」

吳哥又點了點頭,說:「這身也還行,要了。」

芷瑩再一次脫光,拿過第三套衣服,這身有點像運動裝,上半身是米色的韓款的收腰設計,但腰上又是深V領,穿上後深邃的事業線和兩側的乳肉展露無遺,下半身是粉色緊身的瑜珈彈力褲,穿上後完全貼合在身上,本就圓潤挺翹的臀部曲線被提拉得更加明顯,從正面看,小穴中間被勒出了駱駝趾,而且這種材質,只要自己一出汗,褲子就會變色。

老劉接著說:「這身嘛,把炮架子的屬性完美的體現了出來,上半身的領子彈性很好,兩邊一扯就要把這對大奶子掏出來玩了。這要穿出去,是個男人都想操她,而且關鍵是能夠作為日常穿搭,就是性感一點而已,什麼時候跟你出門都可以。」

吳哥走到芷瑩身後,一巴掌拍在翹臀上,被褲子提拉得更緊緻的臀肉彈性更好,吳哥大喜,點頭說:「這套也要了。」

老劉淫笑著對芷瑩說:「來來來,我們算一下,一套300,三套就900,你是準備付錢呢?還是讓我操一次啊?」

芷瑩二話不說,從西裝口袋裡掏出手機,掃了二維碼就付款給了老劉,厭惡的表現直接顯示在了臉上。

吳哥笑著說:「一會兒就這樣穿著出去吧,對了,把那小配件也給帶上。」

芷瑩接過吳哥遞過來的小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是一款玫瑰金的項圈,吳哥接著說:「這個就我送給你吧,畢竟是我的小母狗麼,肯定得有點我的東西在身上麼。這個正合適了。」

芷瑩無奈地只能把項圈帶上,吳哥接著說:「記住,只要見我就得戴著這個,不然你就完了。」

芷瑩無奈地點了點頭,說:「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吳哥轉過頭對老劉說:「行了,衣服挑完了,開門,我要進去拿點貨。」

老劉收起猥瑣的笑容,點了點頭,走到房間門前,掏出鑰匙給吳哥開了門。

吳哥只開了一條門縫便擠了進去關上了門,過了差不多十五分鐘,吳哥拿著一個健身房的包包,然後換上了一身運動裝,然後扔了一個空的包包給芷瑩,說:「把衣服裝進去,我們走。」

芷瑩接過包包,把衣服都收拾好放進去後,和吳哥一同離開了,兩人這次沒有再坐公交,而是打了輛車,直接回到了巷子口。

當然,在兩人走出商場的時候,這一身衣服下的芷瑩胸和臀都被突顯得更加挺拔,自然而然地成為了商場裡回頭率最高的女人。

吳哥帶著芷瑩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子裡,這是芷瑩第一次進入吳哥的院子,打開鐵門後,是一片水泥地的院子,上面用鐵皮遮擋住,擺了一張麻將桌還堆砌了一些雜物,穿過院子走進房子裡,就是老式房子的結構,一個客餐廳,然後另一側開了幾扇門,分別是廚房、廁所和兩個臥室。

吳哥讓芷瑩在客廳裡看會兒電視或者是去他房間裡睡會兒覺,然後他自己拿著包,掏出鑰匙過了另一個鎖著門的房間,把門關上後又反鎖了起來。

直到現在,芷瑩才有時候掏出手機看一下,只見手機裡有十多個未接來電,全部是明楓打過來的,再打開微信一看,裡面已經有一百多條未讀消息了,除了群聊裡的大部分未讀以外,明楓、阿傑、小櫻、黃總、李龍等人都有發消息給她。

當然芷瑩還是先點開了明楓的消息,明楓從昨晚到現在一共發了七八條消息過來。

昨晚八點四十的消息:「報告老婆,我已經回到潮州了,你們春茗應該也開始了吧?記得少喝點酒哦。」

昨晚十一點五十的消息:「老婆春茗還沒結束麼?還是下半場去了啊?記得別喝太多。」

今早六點五十的消息:「老婆昨晚怎麼沒回我的?是不是喝醉了啊?」

今早十點半的消息:「老婆,我剛開完會,你上班了沒?怎麼沒回我消息的?」

今早十一點的消息:「老婆,是不是喝醉了還沒醒啊?我怕吵到你,睡醒了或者忙完了給我回消息吧。」

今早十二點的消息:「老婆,我去吃飯了哈,你還沒起來嗎?」

中午一點的消息:「老婆,我吃完了,準備睡一下了,你怎麼還不回我啊?不會有什麼事吧?」

中午兩點的消息:「老婆,你到底怎麼了?」

二十分鐘前發過來的消息:「老婆你去哪了?我打了你十多個電話,怎麼都沒人聽的?」

芷瑩怕被吳哥聽到自己講電話的聲音,也擔心被明楓發現,只好趕緊躺到吳哥的床上,然後裝作剛睡醒的樣子,拍了一張自拍發給明楓,心想還好自己今天出門的時候沒有化妝。

然後回復了明楓的消息:「報告老公,對不起老公,昨晚喝多了,睡到現在才起來,剛剛才看到消息。」

消息剛發過去,明楓的電話就打過來了,芷瑩猶豫了一下,還是接起來了,電話剛接通,明楓著急的聲音就響了起來:「不是讓你少喝點麼,怎麼就喝多了?沒事兒吧?要不要我去廣州陪你額?」

芷瑩裝作有氣無力的樣子,小聲說道:「不用了,你這來回深圳也夠辛苦的了,我沒事,就是喝得有點多。現在剛起來,一會兒四點公司還有會要開,正准備回去額。」

明楓還是擔心地說:「要不就請假吧?聽你的聲音都有氣無力的。」

芷瑩擔心吳哥隨時會出現,只好和明楓說:「這會議挺重要的,放心吧,我開完就回來接著睡覺休息了,明後天兩天集團那邊還有培訓要參加額,這兩天估計都沒什麼時間和你聊天了。」

明楓的聲音溫柔而低沉:「你啊,下次不要喝這麼多了,累就要早點休息,知道沒?沒時間陪我也沒關係,工作和休息要緊,我怕我老婆累壞了。」

芷瑩心頭一暖,只能輕聲說道:「好了,我知道了,不說了,領導的電話打過來了,我先掛了啊,回頭和你發微信吧。MUA。」

明楓輕吻了一下芷瑩後,芷瑩便連忙掛斷了電話,抬頭望了眼客廳,還好吳哥沒有出來。

把眾人的微信都回復了後,芷瑩並沒有從床上爬起來,而是迷迷煳煳地睡著了。

芷瑩半睡半醒之間,感覺自己好像是在作夢一般,夢中自己的雙乳被人用力地揉搓著,舔弄著,但自己卻看不清楚眼前的男人是誰,但乳尖上傳來的酥麻和被啃齧的輕疼讓她感覺到有點興奮,小穴也開始漸漸感到一陣潮熱。

下意識地,芷瑩雙手抱著男人的頭,好讓他能更加用力地啃齧自己的雙乳,這頭髮的觸感讓芷瑩知道並不是吳哥,但那會是誰呢?

男人一手沿著芷瑩的大奶往下遊走,落到了芷瑩的雙腿之間,芷瑩那賁起的駱駝趾讓男人精準地把手按壓在了小穴之上,隨著男人的按壓捻動,小穴感到又麻又癢,讓芷瑩不由得雙腿夾著男人的手不安分地扭動著,淫水也開始從小穴中潺潺滲出。

下體滑膩的感覺如此的真實,芷瑩不由得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不由得一驚,自己的身上的確壓著個男人,但並不是吳哥,芷瑩驚呼一聲:「你是誰?你下去啊。」

男人連忙抬起頭來,對著芷瑩微微一笑,說道:「是我,不要怕。」

原來男人正是李龍,他剛到吳哥門口,打吳哥電話沒接,拍門也沒人應,但看到裡屋的門開了,李龍便自己開門走了進來,並沒看到吳哥。

李龍剛想叫喚的時候,卻是發現了芷瑩在屋裡睡覺,而且還沒蓋被子,身上的性感打扮讓李龍忍不住撲了上來。

芷瑩這一聲驚呼倒是讓吳哥聽見了,吳哥打開反鎖的房間門,一眼便看到了李龍趴在了芷瑩的身上,李龍抬起頭笑著跟吳哥打了個招呼。

讓芷瑩和李龍都沒想到的是,吳哥竟然直接一腳踹在了李龍的腰間,李龍整個人被踹飛了出去倒在牆邊,捂著腰側喊著疼,喘著粗氣說:「吳哥,你幹嘛踹我?」

吳哥坐到芷瑩旁邊,把玩著芷瑩被李龍掏出來的雙乳,冷笑著說:「小瑩瑩現在是我的小母狗,人家說打狗要看主人,你特麼問過老子讓你碰沒有?」

李龍愣了一下,說:「不是我你特麼能上得了她嗎?就為了個女人,你特麼踹我?」

吳哥脫下褲子,挨著芷瑩坐到床上,把芷瑩的頭往自己的胯下按去,芷瑩乖巧地把他的肉棒含進了嘴裡。

吳哥繼續冷笑著說:「你以為自己是誰?你特麼還不是為了兩包K仔就把自己喜歡的女人都給賣了?現在是我特麼讓誰可以操她,誰就可以操,你特麼把我當死了麼?」

芷瑩聽到吳哥的話,吐出了口中的肉棒,瞬間淚眼婆娑地看著李龍,有點不可思議地說:「龍哥,吳哥說的是真的嗎?」

李龍剛想說話,吳哥用手一按芷瑩的頭,芷瑩再一次把肉棒含進了嘴裡,吳哥瞪了一眼李龍,說:「小母狗我跟你說,這小子在裡的時候,認識了我的小弟,出來之後就找到我了,跟著我溷,然後有一天他來我這拿K仔的時候,剛好看到你回來,我告訴他想找機會上了你,他主動跟我說他認識你,能想辦法讓我免費操你,條件就是要我免費給點K仔給他。」

吳哥大手在芷瑩的後背上愛撫著,大手順著褲腰處伸進了彈力褲裡,愛撫起芷瑩的翹臀,繼續說道:「本來是想讓他先上了你,然後以他欠我錢為由,讓你陪我睡的。沒想到那天你正好在我們KTV喝醉了,他就說乾脆喂你藥然後拍視頻來脅迫你,只不過他沒想到,我不要你吃藥也能把你給操服而已。」

吳哥抽出大手,隔著褲子按壓在芷瑩的小穴上,揉搓著小穴口,捻動著陰蒂,很快芷瑩彈力褲上小穴的位置顏色便由粉色變成了粉紫色,淫水把褲子都給打濕了。

吳哥一巴掌拍打在芷瑩的臀肉上,說:「小龍啊小龍,我今天就讓你看著老子是怎麼操你喜歡的女人的,你特麼要是個男人就來弄我。不過你就要想想以後還有沒有人給你K仔了。把褲子脫了趴好!」

顯然,吳哥最後一句是對芷瑩說的,芷瑩吐出口中的肉棒,用絕望的眼神看了一眼李龍,下了床站在床邊,面對著李龍,雙手勾著褲腰,緩緩向下脫掉,褲腰卡在翹臀上,隨著芷瑩雙手的用力下拉,翹臀完整地顯現在吳哥面前,還跳動了兩下。

吳哥一巴掌拍打在臀肉上,說:「快點!」

芷瑩聞言,兩腳輪流抬起,把褲子脫了下來,扔到了李龍的面前,然後跪在床上,慢慢趴下,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李龍,翹臀向後高高噘起。

吳哥跪在芷瑩雙腿間,龜頭摩擦著小穴口,笑著說:「可惜你看不到小母狗的騷穴,現在濕得啊,一塌煳塗。」

說完,吳哥腰身一挺,龜頭緩緩擠入小穴,然後是棒身,芷瑩櫻唇微起,發出舒服的呻吟,直至棒身整根沒入小穴。

吳哥開始了瘋狂的抽插,大腿根處撞擊翹臀,發出響亮的肉體碰撞聲,邊操邊說:「小母狗,有沒有什麼要問小龍的啊?」

芷瑩媚眼如絲地看著李龍,眼裡卻是一片冰冷,呻吟著:「龍哥……吳哥……說的……是不是……真的……」

李龍此時無力地靠在牆上,不發一言,只是點了點頭。

芷瑩回過頭對吳哥呻吟著說:「吳哥……操我吧……用力地……操我……不用……管他……我對他……沒好感……我愛死……你的……大雞巴了……給我吧……」

吳哥樂得哈哈大笑著,然後停下了抽插的動作,說:「想要啊?那你要自己動啊。」

芷瑩回過頭繼續看著李龍,然後腰身向後聳動著,小穴一點點吞沒吳哥的肉棒,吳哥扶著芷瑩的腰,躺到了床上,芷瑩整個人背對著吳哥雙手撐床,屁股開始上下拋動,快速地用小穴吞吐著吳哥的肉棒,呻吟聲充斥在這個房間中。

吳哥看著李龍的狀態,笑著說:「小龍,把褲子脫掉?讓小瑩瑩看看你的肉棒有沒有變硬?你今天要是聽我的話,指不定我會考慮一下再給你幾包K仔。」

聽到吳哥的後半句,李龍站了起來,三下五除二便把褲子和內褲一起脫了下來,果不其然,他的肉棒在看到吳哥操弄芷瑩的時候,已經硬如鐵棍了。

吳哥一巴掌拍在芷瑩的翹臀上,說:「小母狗,你想不想吃小龍的雞巴啊?」

芷瑩搖了搖屁股,又搖了搖頭,呻吟著說:「不想……我不要……吃他的……」

吳哥又笑著問李龍:「小龍,想不想讓小母狗給你舔雞巴?」

李龍聽見後,連忙點頭,說:「想,當然想了,吳哥能讓你的小母狗給我舔一下雞巴不?」

芷瑩回過頭,媚眼中帶著哀怨地看著吳哥,吳哥又一巴掌打在了她的翹臀上,說:「小母狗,聽話,給小龍舔一下雞巴。」

李龍趕緊爬上了床,站在芷瑩的身旁,芷瑩只好兩手扶著李龍的大腿,繼續拋動著自己的翹臀,張開口把李龍的肉棒含進了嘴裡。

不等李龍去按芷瑩的頭,芷瑩已經主動地扶著大腿前後晃動著頭,一下一下地吞吐起李龍的肉棒,不時地更是深喉把整根都吞進了喉嚨裡,在經歷過吳哥的肉棒後,李龍的長度她已經可以輕鬆整根吞入了。

其實,如果不是遇到的是吳哥,芷瑩的口技在眾多情人的調教下,早已是熟練非常,李龍不到五分鐘,便按著芷瑩的頭,把精液全都射進了芷瑩的檀口之中。

芷瑩乾嘔了兩下,正想要把精液吐出去,吳哥的聲音在身後響了起來:「別弄髒我的床,吞下去。」

芷瑩只好把口中的精液又吞了回去,咽下了喉嚨。

此時的芷瑩,對李龍的僅剩的一點愧疚都已然是煙消雲散,在她的心裡,她對李龍越是拒絕,對吳哥說的話越是遵從,對於李龍的打擊就越大,如同報復般的心理,讓她在此時表現得如同任由吳哥擺布的性愛傀儡一般。與此同時,芷瑩心底裡更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出現,自己好像真的,成了吳哥的小母狗一般。

芷瑩想到剛剛自己的表現,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自己帶著芝麻的時候,芝麻聰明地總是會明白她的指示,隨著她的要求做出種種動作,來獲取她的愛撫和獎賞。

在做愛時配合著吳哥的要求,對於芷瑩而言,只是追求快感的需要,但此時的遵從,在吳哥眼裡,便是芷瑩奴性的爆發,而他對於芷瑩的獎賞,就是一次次性愛的高潮。

吳哥推開芷瑩的翹臀,把她放平在床上,跪坐在她右腿之上,抬起她的左腿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雙手抓捏著兩個大奶,腰身一挺,肉棒又一次整根沒入,隨即暴風雨般狠狠地操乾了起來。

吳哥一邊操幹著,一邊說:「小母狗真聽話,這是吳哥獎你的,讓你好好高潮一次。」

芷瑩被操得深身發顫,這個姿勢讓吳哥的每一次插入都能夠連根沒入,睪丸直接撞擊在會陰上,更添幾分刺激,雙乳雖然被抓得生疼,但是小穴內的快感讓這種疼痛也成了享受。

芷瑩感覺到此時自己的小穴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快感一浪高過一浪,甚至有種想尿尿的感覺,不由得高聲呻吟著:「好深……啊啊……大雞巴……老公……捉得我……大奶子……好疼……好爽啊……嗯嗯……小穴……要壞了……騷死了……不行了……我想要……尿了啊……不行了……要到了……要到了……我到了……到了……啊啊啊……」

芷瑩一下子便被吳哥直接頂上了高潮,小穴裡的水被肉棒擠得噴射而出,打到吳哥的小腹和胸口上。

芷瑩被吳哥操得直接潮噴了,吳哥笑著說:「這麼快就給操到噴了啊?我還沒射呢。」

說完,吳哥放下扛在肩上的大腿,把芷瑩兩條腿扛在了手臂上,半蹲著把翹臀頂起,肉棒至上而下的再一次插入小穴中。

如同打樁機一般的上下抽插,讓芷瑩剛剛結束的高潮又一次悄然來襲。

芷瑩此時感覺小穴裡如同被重錘撞擊一般,又酸又麻的感覺在小穴中傳來,她忍不住雙手緊緊捉著吳哥的手臂,上身弓起,小穴中又一次收縮,被架要手臂上的小腿繃直,腳趾內摳,抽搐中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這一次,芷瑩連呻吟都沒有力氣了,只能無意識地張開小口,發出嗚咽的聲音。

而吳哥也在小穴的收縮中,緊個人貼在小穴上,濃精再一次灌進了被龜頭擠開的子宮口內。

吳哥整個人趴在了芷瑩的身上,肉棒還深深插在小穴中,李龍就這樣坐在床尾看完了兩人的交媾。

隨著穴肉的放鬆而恢復彈性,吳哥的肉棒被擠出了小穴,他坐了起來,坐到了芷瑩的身旁,芷瑩掙扎著爬起上半身把他的肉棒含進了嘴裡,進行著事後的清潔。

吳哥扭轉過身子,雙手扶著芷瑩的膝蓋,把她雙腿打開,對著李龍說:「現在給機會你舔小母狗的騷逼。」

李龍也顧不上剛剛被吳哥內射完的小穴是否有精液流出,此時的他只想能操芷瑩一次,便興奮地撲了上雲,大口把小穴含進了嘴裡。

被刺激到的芷瑩忍不住吐出肉棒,呻吟著:「嗯啊……不要他……舔我……嗯嗯……好癢……小母狗……想尿了……」

吳哥愛撫著芷瑩的臉蛋,說:「沒事,想尿就尿吧,小龍會喝掉的,對吧小龍?」

說完,吳哥兇惡的眼神直直地盯著李龍,李龍不敢有任何的抗拒,只能更加賣力地吸吮起芷瑩的小穴。

吳哥輕拍著芷瑩的小腹,說:「尿吧,小母狗,就這樣尿吧,噓……」

聽到吳哥的口哨,芷瑩再也無法控制膀胱傳來的尿意,因興奮而夾緊的臀肉一松,尿道中的尿液便一泄如柱,李龍卻是就這樣張開著嘴全部吞了下去。

直到芷瑩尿完,李龍才敢下床奔到廁所裡,扶著馬桶乾嘔起來。

吳哥笑著對芷瑩說:「你看,剛你吞了他的精,現在他喝了你的尿,扯平啦。」

第一次在陌生男人面前尿出來,讓芷瑩不由得羞紅了臉,把頭深深埋在枕頭間,不發一語。

乾嘔完的李龍,洗了把臉回到了房間裡,小心翼翼地輕聲說道:「吳哥,現在能讓我操小母狗了嗎?」

吳哥厭惡地看了李龍一眼,從抽屜裡拿出一小包K仔,扔到了李龍面前的地上,冷冷地說:「滾吧,今天老子不想看到你,想操她,等明天老子心情好了再說。」

李龍剛還想說些什麼,但看到吳哥的眼神,只好蹲下撿起地上的K仔,轉過身走了出去,剛走出吳哥的大門,李龍的眼神變得冰冷,自言自語道:「媽了個逼你這死光頭,搶了老子的女人,還這樣對老子,小心老子弄死你。」

惡毒的眼神盯著吳哥的屋子看了一會兒,李龍便默默地走出了巷子。

吳哥摟著芷瑩躺在床上,輕輕拍了拍芷瑩的後背,說:「好了,沒事了。你可以再躺一會兒,我還有點事要忙,一會兒晚點我們一起去酒吧玩,換你那身紫色的裙子。」

說完,吳哥便回去了另一個房間,把門再一次反鎖上,只留下芷瑩一人躺在床上。

十多年的時間,李龍竟然落到如此田地,而且還對自己做出了這樣的事,芷瑩不由得感慨,時間對一個人的改變到底能有多大。

想到這裡,芷瑩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她又有什麼資格去說別人呢?自己不也是半年的時間,從清純人妻變成了現在的淫慾少婦了麼?但是,身體是誠實的,在一次次的出軌中,在一次次的被辱中,在一次次的高潮中,芷瑩的肉體對於情慾的需求也在一次次的增加,身邊太多男人給了她和明楓完全不一樣的感覺,難道這就是當年明楓出軌的原因嗎?

想著想著,芷瑩再一次睡了過去,當吳哥從房間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七點半了,點了兩份外賣後,吳哥走進臥室,看見芷瑩正裸著身子趴在床上熟睡著,一巴掌清脆地拍在了芷瑩的臀肉上。

芷瑩瞬間從迷煳中清醒了過來,吳哥冷冷地說:「起來了,出來一會兒去拿外賣,我們吃完飯就去酒吧。」

說完吳哥便出了客廳,打開電視看了起來,芷瑩看見被丟在地上的衣服,便起床走到了客廳,正要拿衣服來穿,吳哥看了她一眼,說:「穿什麼衣服?小母狗要有小母狗的樣子,以後只要在我這或者在你那出租屋裡,只要在我面前,記得回來就脫乾淨了。」

芷瑩伸出的手凝在了空中,有點委屈地說:「你不是叫我一會兒去拿外賣麼?」

吳哥淫笑著說:「是啊,就這樣去拿唄,反正送到門口的,外賣員又不認識你。」

芷瑩搖了搖頭,說:「我不要。」

吳哥站起來,一巴掌甩在了芷瑩的臉上,說:「你最好給我記住,你只是我的小母狗,我不要在你口中聽到一個不字,不然有得你受的。」

芷瑩被吳哥這一巴掌給打懵了,眼眶頓時紅了起來,噙著淚水看著吳哥,吳哥並沒有搭理她。

突然間,芷瑩如同瘋了一般,撲上來在吳哥身邊搶過自己早上出門前穿的衣服,吳哥冷笑著看著芷瑩的動作,站起來一把把衣服搶了回去,扔到了門外的院子中。

然後吳哥一扯芷瑩的手臂,把她拉到自己面前,一腳踢在芷瑩的膝彎處,用力一按芷瑩的肩膀,直接被芷瑩按到跪在了地上。

吳哥拿過桌面的遙控器,按了幾下,一個視頻的畫面出現在電視上,正是芷瑩剛剛和吳哥還有阿龍在房間裡的畫面。

吳哥按下播放鍵,芷瑩的浪叫聲頓時充斥在客廳裡,芷瑩看著電視裡的畫面,無力地跪坐在地上,吳哥一把扯著她的頭髮,讓她直起身子來,然後脫掉褲子,用自己半軟不硬的肉棒左右拍打起芷瑩的臉頰。

一邊凌辱著芷瑩,吳哥一邊說:「看看你自己,在床上倒是知道怎麼做一條母狗了,怎麼下了床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別特麼以為老子對你和言悅色的,就覺得老子跟你開玩笑。」

吳哥拉過一旁的凳子,大馬金刀地坐下,扯著芷瑩的頭髮讓她和自己四目相對,說:「別說老子不特麼給你選擇,現在我給你兩條路。看完這視頻,要麼你就站起來,自己出去穿上衣服就走,老子絕對不留你,要麼你就乖乖跪在這給老子舔雞巴,以後好好做老子的小母狗。」

芷瑩看著視頻中那個給李龍舔著肉棒的自己,給吳哥操得放聲大叫的自己,給李龍舔著小穴在放尿的自己,雙頰遍布紅霞,燙得彷佛連剛剛被吳哥打過的臉蛋也沒了疼痛的感覺。

看著視頻的芷瑩,在電視裡那個自己是多麼的享受,是多麼的快樂,是多麼的淫蕩。

到底哪一個自己才是真實的?既然自己真的變得淫蕩了,難道說視頻中那個自己才是自己最真實的樣子,現在的自己只是在偽裝而已?吳哥為什麼會這麼自信?難道是因為自己真的離不開他那根大肉棒?他們個個都說我淫蕩,只有我自己不覺得,但事實上我又真的變得淫蕩了,難道自欺欺人那個是我自己?

芷瑩溷亂了,她不再去思考自己要不要離開,反而是在思考著到底自己真實的一面是哪一面。

隨著視頻的結束,芷瑩還愣在那裡,視頻中的那些淫聲浪語,溷雜著從第一次出軌到現在自己的表現。芷瑩第一次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審視自己,但結果是,無論從什麼角度,她給自己找再多的理由,彷佛都沒辦法掩蓋一個事實,那就是,自己的的確確變得淫蕩了,魚水之歡的渴求一直在遞增著。

阿傑、黃總、清哥、少偉,甚至是眼前的吳哥,都曾經和芷瑩說過類似的話語,讓她遵從自己的內心感覺。

曾經芷瑩從一個小女生蛻變成女強人的時候,她也問過明楓,自己的改變到底好還是不好,明楓給她的答案也是同樣的,遵從自己的內心,儘管做自己就好了。

想到這些,芷瑩看到一旁的吳哥正在用手輕輕擼動自己的肉棒,碩大的龜頭上泛著亮光,肉棒上的血管賁起,這一天一夜的時間裡,自己那數不清的高潮,那讓自己近乎縱慾一般地性愛,那讓自己子宮抽搐的射精,都是他帶來的。

隨著吳哥的擼動,芷瑩的眼神迷離而又媚惑,她的手輕輕地在地板上移動著,然後是肩膀,再到腰胯,最後是雙腿。

是的,芷瑩緩緩地爬向了吳哥,在吳哥的擼動中,她的丁香小舌也舔弄在了龜頭之上。

吳哥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擼動肉棒的手也鬆了開來,讓芷瑩舔舐著整根肉棒,大手放在了芷瑩的後腦上輕輕一按,芷瑩自覺地把肉棒吞進了口中。

吳哥一邊愛撫著芷瑩的頭髮,一邊說:「這就對了麼,真乖。」

這時候,吳哥的手機響了起來,吳哥按下了免提,那邊一個男的聲音傳了過來:「您好先生,你的外賣到了,我已經在您家門口,麻煩您出來拿一下,謝謝。」

吳哥輕輕拍了拍芷瑩的頭,芷瑩這一次沒有再拒絕,吐出口中的肉棒,羞紅了臉地赤身裸體緩緩走向門口,打開了大門,還好巷子裡此時沒有路人,只有外賣小哥一個人站在門外。

芷瑩就這樣在外賣小哥驚訝的表情中接過了外賣,然後關上了門,轉身再把院子裡自己的衣服撿起,回到了客廳中。

吳哥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芷瑩,說:「你看,也不是很難麼,怎樣?興奮不?」

芷瑩想起剛剛外賣小哥那不知道應該看哪的游離目光,還有那因為激動而在發顫的手和聲音,不由得小穴一縮。

坐到了吳哥旁邊,把頭埋在吳哥胸前,芷瑩小聲地說:「羞死人了。」

吳哥大笑了兩聲,說:「好了好了,我們吃飯吧。」

說罷,吳哥又按了按芷瑩的頭,指了指自己的肉棒,說:「你先吃這個。」

芷瑩乖巧地跪在吳哥雙腿間,把肉棒含進了嘴裡,吳哥則是拿起了飯盒,夾著菜吃了起來。

十分鐘後,吳哥放下碗筷,按著芷瑩的頭,把肉棒整根插入了芷瑩的喉嚨中,噴射了一會兒,吳哥扶著肉棒,把殘留的精液和口水抹在了芷瑩的大奶上,看著芷瑩含滿精液的小口,笑著說:「就這樣吃飯吧,給你加菜了。」

芷瑩含下口中的精液,這才拿起碗筷吃了起來。

此時時間已經快到八點半了,在吳哥的催促下,芷瑩換上了紫色的夜店風連衣裙,依然是真空的情況下,被吳哥拉著出門走到了巷子口,來往的男人紛紛對芷瑩視奸了起來,不少還吹起了口哨,甚至有幾個芷瑩能看到他們的褲襠中撐起了帳篷。

還好,很快吳哥約的計程車就到了,在吳哥的安排下,芷瑩主動坐進了副駕駛,司機看著芷瑩坐下後幾乎完全暴露在外的兩條美腿,以及美腿間隱約的風景,還有在綁帶中若隱若現的深邃乳溝,綢緞面料下乳尖的突起,讓司機的肉棒迅速勃起。

吳哥喊了兩聲,司機才反應過來,知道目的地後,司機便迅速發動了車子。

在路上走了五分鐘,芷瑩的手機響了一下,拿出來一看,是坐在她後面的吳哥的消息:「一會兒主動勾引司機,讓他不收錢,你幫他吹一次,如果他想操你,你也不能拒絕。」

芷瑩回過頭去看了一眼,沒想到吳哥已經裝作睡著了,只好回過頭去,不時打量一下司機,一個約摸三十歲說著普通話的同齡人,看上去還算整齊,時不時用手撓一下自己的褲襠。

在芷瑩的打量中,不時會和司機四目相對,司機也在不時地偷看芷瑩姣好的面容和性感的身材。

這時候,芷瑩的手機又是一響,還是吳哥發來的消息,這一次只有兩個字:「快點!」

芷瑩回過頭又看了一眼吳哥,他還是在那繼續裝睡,芷瑩只好無奈地回過頭來,再次打量了一下司機,咬了咬牙,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芷瑩雙手開始撫摸自己的大腿內側,兩條大腿分開,裙擺上揚,沒有任何遮擋的小穴便展現在了司機面前。

芷瑩半躺在副駕座位上,一手愛撫著自己的小穴,一手拉下裙子的領口,大奶就這樣彈了幾下,然後開始自己揉搓了起來。

司機一看芷瑩的動作,一腳急剎車踩了下去,回過神來又踩下了油門,後面跟著的車差點就追尾了。

司機聲音有點發顫,帶著不可置信地表情,問:「小姐,你……你沒事吧?」

芷瑩仰著頭,從口中發出媚惑的呻吟:「沒事……大哥……你喜歡看……我的……大奶子……和……小騷逼……嗎……」

司機咽了口口水,不時地看一下前方的車流,又回過頭來看著芷瑩的動作,點了點頭,說:「這個,當然喜歡。」

芷瑩一手扯過司機的握著擋把的手放在自己的大奶上,另一手直接按向了司機的褲襠,讓司機又是一陣急剎車。

司機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掙脫了芷瑩的手,又把她按向自己褲襠的手拿開,說:「小姐你別這樣,這樣我會分神的。」

芷瑩媚笑著貼到了司機身上,在他耳邊輕聲說:「那找個地方停下來,讓我吃一下你的大雞巴麼,人家好想要。」

司機強忍著衝動說:「這樣不大好吧,你男朋友不是在后座嗎?你不怕他發現?」

芷瑩浪蕩一笑,繼續說:「才不怕,他昨晚到今天已經被我榨乾了,現在累得睡著了,沒那麼容易醒。你看人家穿的衣服,就知道人家沒地方放錢了,給你口一次抵車費麼,好不好嘛?」

司機聽完芷瑩的話,猶豫了一下,一打方向盤,車子往一條巷子駛去,然後又在巷子中繞了幾分鐘,繞到了一個僻靜的工地旁邊。

司機停下車子,雙手揉搓起芷瑩的大奶,淫笑著說:「在車上不安全,容易被你男朋友發現,你下車和我一塊進旁邊的公廁吧。」

說完,司機便下了車,拉開了副駕的車門,芷瑩下車前看了一眼吳哥,吳哥朝她擺了擺手,意思讓她跟著去,芷瑩只好任由司機把她拉下了車,推向了旁邊的公廁。

剛走進公廁,芷瑩的手機又響了一下,還是吳哥發過來的消息:「記得拍視頻發給我看。」

司機拉著芷瑩走進了男廁,然後隨便進了一格隔間,關上門便把自己的褲子連內褲一同脫了下來,肉棒已經硬得完全勃起,只是這大小別說和吳哥比了,比阿傑和明楓的還要小上一號。

司機心急如焚地揉搓著芷瑩的大奶,說:「你這大奶妹這麼騷,還這麼主動,快點給老子口。」

說完,芷瑩便順著司機的按壓蹲了下去,把肉棒含進了嘴裡,一邊吞下肉棒,一邊把手機調到拍攝模式,遞給司機,說:「拍下人家的騷樣麼,人家最喜歡看自己的視頻了。」

司機沒有多想,接過手機,便自上而下地拍著芷瑩給他口交的樣子。

芷瑩不斷地吸吮舔弄,雙手時而把玩睪丸,時而套弄肉棒,時而扶腿深喉,讓司機大呼過癮。

口交了差不多五分鐘,司機有點猶豫地說:「這個,你男朋友要是醒了咋辦,還是快一點吧。要不讓我插幾下,會射得快一點。」

芷瑩剛想拒絕,司機不由分說地便拉起了芷瑩,把她轉過身子壓在門板上,肉棒對著早已氾濫的小穴直接插了進去。

芷瑩帶著哭腔呻吟著:「拔出去啊……不要……強姦啊……嗯嗯嗯……不要……嗯啊……好舒服……用力……操我……」

司機的視頻時而上移拍著芷瑩的臉蛋,時而又拍向兩人結合的地方,正當芷瑩想要他再用力操自己的時候,司機卻一聲低吼,拔出肉棒,把精液射在了芷瑩的翹臀上。

芷瑩從一旁的紙盒裡抽出幾張紙巾,迅速地擦乾淨了自己的翹臀和小穴,有點哀怨地看了一眼司機,無奈地說:「你怎麼這麼快?人家都還沒夠額。」

說完,芷瑩一把奪回手機,快步走出了公廁,司機連忙跟了上來,剛走回車前,司機正想要問芷瑩留下聯繫方式時,卻發現後排的吳哥已經醒了過來。

吳哥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般,疑惑地問芷瑩和司機:「車子怎麼停在這了?」

芷瑩剛想說話,司機連忙搶過話頭,說:「剛剛你女朋友說想上廁所,我就拉著過來了,正好我也去上了個廁所,現在馬上繼續出發。」

吳哥對著芷瑩笑了笑,沒有說啥,芷瑩剛坐上車,吳哥的消息就來了:「是不是被操了啊?這麼短時間?沒高潮吧?快點把視頻發過來。」

芷瑩發了一個害羞和發怒的表情,然後把視頻給發了過去。

吳哥開成靜音模式,點開了視頻來看,過了一會兒,芷瑩的微信又響了,還是吳哥:「哈哈,真沒用了這司機,不好玩不好玩,還是自己操你比較好玩一點。」

芷瑩沒再搭理他,司機也不再作聲,很快便到達了酒吧門口,經過剛剛的一陣耽擱,此時已經是九點過一會兒了,吳哥先下了車,芷瑩等了一會兒便跟著下了車,裝作付了車費的樣子。

計程車司機看著芷瑩的背影,心裡在想,自己這一趟到底是賺了還是虧了呢?

芷瑩跟著吳哥走進了酒吧,旁邊路過的人都在跟吳哥打招呼,在人群中擠過的芷瑩,感覺到有無數雙手在撫摸著自己的雙乳和大腿,有些膽子大的更是把伸進了裙底。

就這樣兩人走進了包廂中,吳哥放下自己從出門就帶著的背包,把音響開大,震耳欲聾的DJ音樂讓芷瑩根本聽不到別的聲音了。

吳哥一把拉過芷瑩,走上了包廂裡的小舞台,舞台上有一根鋼管,顯然是表演用的。

吳哥把芷瑩推到鋼管那,一把撩起芷瑩的裙擺,脫下褲子露出早已勃起的肉棒,讓芷瑩雙手握著鋼管彎下腰,扶著她的腰便直接插了進去。

舞台兩邊的音箱播放著勁爆的樂曲,讓芷瑩連自己的呻吟聲都已經聽不到了,吳哥順著音樂節奏,賣力地操幹著,芷瑩在音樂的感染下,也變得興奮了起來,小穴中的淫水潺潺流出,滴落在舞台上。

吳哥賣力地操乾了差不多十五分鐘,正當芷瑩快要高潮的時候,包廂的門被推開了,進來了幾個小溷溷,芷瑩不由得一陣緊張,小穴急速收縮,直接高潮了,而吳哥也被這一夾到達了發射的邊緣,深深把肉棒插入子宮口,發射了起來。

小溷溷們進來倒是不敢作聲,直到吳哥抽出肉棒,拍了拍芷瑩的翹臀,芷瑩才羞紅著臉踉蹌地快步走到了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小溷溷們趕緊把音樂暫停,然後走到吳哥面前,給吳哥遞了根煙,點著後說:「吳哥厲害啊,這麼漂亮的女人肯被你這樣操,這是嫂子?」

吳哥擺了擺手,笑著說:「不是不是,這就是我的小母狗而已,你們要表現得好,指不定也有機會嘗一下哦。」

幾個小溷溷都兩眼放光地看著芷瑩那暴露的衣服遮擋不住的美乳和翹臀,舌頭不由得舔了舔嘴唇,笑著說:「有吳哥你這句,我們肯定努力好好表現。」

吳哥從一旁拿過背包,扔給了幾個小溷溷,冷冷地說:「這是這個星期的貨,別出問題了。」

小溷溷連忙把他們帶進來的背包遞給吳哥,說:「吳哥,這是上星期的錢,你點點看。」

吳哥剛接過小溷溷遞過來的背包,外面傳來一陣騷亂,然後包廂門突然被踹開,幾個身著警服的人沖了進來,手裡還拿著槍。

吳哥頓時慌了,在警察衝進來的瞬間,一把拉過芷瑩的手,直接就往沙發旁邊的牆衝去,原來牆體裝一了道暗門,衝進暗門後,吳哥拉著芷瑩的手趕緊就跑。

七繞八拐的通道,警察從後面追了上來,正當吳哥打開出口的門時,巷子中一個人影閃出,一鐵棍直接敲在了吳哥的後腦勺上,緊接著人影搶過吳哥的手機,拉著芷瑩往巷子深處跑去。

兩人跑遠後,警察從暗門中沖了出來,看到倒在地上的吳哥和他手上拿著的背包,正準備去追芷瑩兩人,其中一個隊長模樣的說:「不用追了,那個不用去查了,不是什麼相關人物。」

跑出巷子口,芷瑩大口喘著粗氣,隨即又被拉上了一輛車,車子一啟動便躥了出去。

坐在副駕上的芷瑩,驚魂未定地發現,開車的人竟然是李龍,顫抖著問:「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在這裡?」

李龍鐵青著臉開著車,車子一路超速,不到二十分鐘便停在了芷瑩出租屋的巷子口。

李龍下了車,拉著芷瑩一言不發地直接走到了吳哥的門前,闖進吳哥家裡後,李龍戴著手套,把吳哥電腦的移動硬碟給拆了下來,然後又破開吳哥鎖著的房間門,在裡面拿了個背包,便走出吳哥的家。

李龍低沉著聲音對芷瑩說了一句:「去你那。」

芷瑩不知所措之下,只好順著李龍說的,兩人回到了出租屋內。

兩人一同進了房間,床上還是一片狼藉,昨晚和吳哥交媾的戰場還沒收拾,床單上遍布乾涸的水跡和精斑。

芷瑩慌亂地把床單收起,兩人就這樣坐在床褥上,芷瑩受驚地抱著雙膝坐在牆角的位置,李龍則是疲憊不已地靠著床尾的衣櫃。

兩人就這樣沉默了半晌,李龍開口了:「對不起,是我傷害了你。」

明楓的父親是警察,而且明楓也有不少認識的刑警朋友,看見槍對於芷瑩來說還不算什麼,但是第一次經歷抓捕現場,而且被抓捕的人就在自己的旁邊,讓芷瑩著實被嚇得不輕。

在床角發抖的芷瑩沒有發出聲音,眼神空洞地看著李龍,還是在繼續發抖。

李龍不敢直視芷瑩,只能繼續說下去:「的確和吳哥說的一樣,但我本來想的是想把你變成我的女人,我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

李龍鼓足勇氣看著芷瑩,衝過去把芷瑩抱在懷裡,芷瑩沒有任何的動靜,眼神依然空洞,就這樣任由李龍抱著。

李龍接著說:「我下午的時候看到你那樣,我很心痛,所以我鼓起勇氣,向我落戶去報到的派出所舉報了吳哥販毒和吸毒,我知道吳哥每週這個時間都會去酒吧派貨和收上星期的貨款,所以帶著警察過去的。然後我和警察說了你被吳哥脅迫的事,就趁亂帶你跑了,順便把吳哥的手機和硬碟都拿走了,這樣他就算出來了也不會有你的視頻和照片那些了,起碼可以讓你安全了。」

芷瑩一直聽著李龍的話,直到李龍說她安全了,精神才徹底鬆懈下來,慢慢恢復神采的眼睛,在不到一秒的時間裡,淚水洶湧而出,抱著李龍痛哭了起來。

李龍輕拍著芷瑩的後背,輕聲地說:「好了好了,哭出來就好了,雖然警察那邊說了會保護我,但我估計這事情瞞不了多久,我拿了點吳哥的錢準備跑路了。可能以後我再也見不到你了,你告訴我,吳哥除了帶你去酒吧,還帶你見過什麼人?我要保證你的安全,我得把知道你的人都給想辦法弄進去,這樣你才能真正的安全。」

芷瑩聲音抽了抽,哽咽著說:「還有一個叫老劉的。」

李龍點了點頭,說:「好的。」

說完,李龍掏出自己手機,發了條微信給派出所的民警,告訴了他們老劉的窩點,然後就關了機了。

芷瑩微微動了動,掙脫了李龍的擁抱,哽咽著說:「謝謝你。」

李龍有點慚愧地搖了搖頭,說:「如果不是重新遇到我,你也不會這樣。」

芷瑩心裡很清楚,李龍的出現只是加快了事情的進展,如果沒有李龍,自己說不定哪天也會被吳哥想辦法迷奸,只是過程不一樣而已,結果還是一樣的。

更何況,李龍為了救自己,把吳哥給舉報了,意味著他也將面臨著不可預知的結果,芷瑩此時已經沒辦法對李龍恨得起來了。

此時,芷瑩樓下開始警笛聲大響,然後是一連串的跑步聲,和破門聲,想必是警察已經來到了吳哥的家裡搜證了。

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出租屋響起了敲門聲,客廳的芝麻警覺地站了起來,對著門口吠了幾聲。

李龍輕輕拍了拍芷瑩的背,小聲地說:「別說我在這。」

芷瑩點了點頭,下床脫掉裙子,重新套上一件睡裙,硬著頭皮去打開了房門,門外站著的是一個年輕的民警,對芷瑩敬了個禮,愣了一下,臉上一紅,然後拿出了吳哥的照片放到芷瑩面前,說:「你好,警察,想問一下,你認識照片裡的這個人嗎?」

芷瑩看見民警奇怪的神情,才發現自己穿的是一件低胸的蕾絲睡裙,黑色的蕾絲下,沒有穿內衣的雙乳隱約可見,乳尖更是微微突起,連忙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點了點頭,說:「有見過,但不認識,他就住在我們這棟樓旁邊的院子裡。」

民警接著問:「那你有看到他家裡平常有些什麼人?還有有沒有人經常來他家?」

芷瑩搖了搖頭,說:「不知道,我平常很早就出門上班了,下班回家也挺晚的,所以沒注意過額。」

民警點了點頭,說:「好的,謝謝你,如果有需要可能會請你到我們中隊協助調查。」

芷瑩點了點頭,說:「好的。」

民警離開後,芷瑩連忙關上了門,飛也似的逃回到房間裡,臉上紅得嬌豔欲滴。

李龍看著芷瑩的表情有點奇怪,但再一看芷瑩穿著的睡裙,頓時明白了過來,忍不住笑了起來。

緊張的氣氛在李龍的笑聲中緩解了一點,芷瑩坐在李龍旁邊,平靜地說:「龍哥,我不怪你,哪怕沒有你的出現,我感覺吳哥還是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用別的辦法對我下手了,如果不是你,可能我真的沒有辦法逃離他。」

李龍想要抱抱芷瑩,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沒動。

芷瑩彷佛讀懂了李龍的心思,拉著李龍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躺到了床上,嬌羞地說:「龍哥,如果你不嫌棄我髒,今晚就好好愛我吧,讓我做你的女人。」

李龍手中的軟綿而有彈性的觸感,還有芷瑩的話語,如同點燃了他心中的慾火一般,凝視著芷瑩的雙眼,他也看到了芷瑩眼中的慾火。

四唇相交,兩舌交纏,轉眼間兩人的衣物已然散落一地。

再一次坦誠相對的二人,和以往的兩次不同,第一次充滿了欲,第二次充滿了恨,這一次除了欲之外,更多了幾分情意。

李龍的吻開始游遍芷瑩全身,最終分開雙腿,花蕊之下露水滿溢,李龍的舔弄讓芷瑩不由自主的雙腿夾緊,雙手插入李龍的頭髮之中,想讓他舔得再深一點。

李龍提槍上馬,龜頭抵在小穴口之上,伴隨著激烈的擁吻,緩緩插入,如同銀槍破盾一般刺穿層層穴肉,被溫熱之處緊緊包裹之下,兩人都在感受著雙方結合之處的快感。

雖然不如吳哥般的強烈,但充滿柔情愛意的親吻,和同樣有力地抽插,也能讓芷瑩感受到陣陣快感的傳遞,從小穴貫通全身。

李龍也能感受到芷瑩的情意,雙臂纏繞在他的腦後,雙腿夾緊他的腰間,每一次的進入都彷佛想把兩人揉到一起一般。

沒有浪叫,沒有任何的淫聲浪語,芷瑩只是用最簡單的擬聲詞便在李龍的耳畔如同響起了衝鋒號一般。

兩人就這樣抱在一起,讓芷瑩迎來了今晚的第二次高潮,也迎來了李龍今晚在芷瑩小穴內的第一次發射。

激情過後的二人,依然緊緊相擁,半晌才分開對方,芷瑩從床上站起,拉著李龍一起進了浴室。

在熱水的沖刷下,兩人疲憊都得到了放鬆和緩解,就在淋浴間裡再一次吻到了一起。

很快,芷瑩便扶著洗手台,看著鏡子中身後的李龍,一手揉奶,一手扶腰,奮力地前後挺動著腰身。

芷瑩一如當年那個純情的女生一般,不懂大聲叫床,只懂小聲呻吟,帶著愛意和媚意的眼神,看著鏡子中的男人,兩人的眼神不時在鏡中交匯,發出會心一笑。

第二次的發射,伴隨著芷瑩的高潮,兩人只好再一次沖洗著身子。

從浴室出來後,李龍幫著芷瑩一同喂了芝麻,兩人套上衣服,牽著芝麻一同下了樓。

在城中村的公園裡,兩人如同熱戀中的情侶一般,李龍牽著芝麻,芷瑩挽著他的手臂,就這樣在公園的河提邊上走著。

走到村口的大排檔,剛剛一輪緊張的奔跑逃離,兩次酣暢淋漓的盤腸大戰,李龍和芷瑩兩人都已經感覺到有點餓了。

隨著芷瑩肚子一陣抗議的聲音,兩人相視一笑,找了個位置坐下,點了幾道小菜,吃起了夜宵。

再回到出租屋中,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兩人相對而躺,李龍擁著芷瑩,輕拍著她的後背。

芷瑩此時內心仍是一片春心蕩漾,眼前這個男人,兩次可以說都是用生命在守護自己,自己做一晚上他的女人,又何嘗不可呢?

李龍看著芷瑩眼裡的春情,兩人又一次吻在了一起。

凌晨兩點的廣州城,仍然是車水馬龍,燈火通明,在這被點點月光灑進窗沿的小房間裡,芷瑩坐在李龍的胯上,搖擺拋弄,大奶在李龍的揉搓間變化萬千,一頭秀髮在空中飄舞。

黑夜中的芷瑩,如同甦醒了情慾的本能一般,淫蕩的一面在李龍面前展露無遺,媚聲呻吟著:「好舒服……好老公……快操你的……小瑩瑩……操死……我的……小騷逼……給我……用力……我要……我要你……全部……給我……今晚……我是……你的……」

早上七點,陽光照進屋內,芷瑩在床上悠悠醒轉,一摸身邊,李龍已經走了,芷瑩拿出手機,撥打李龍的電話已經是關機狀態,發微信消息給李龍,發現被他已經刪了自己好友。

芷瑩放下手機,把頭埋在枕頭中,彷佛還能聞到李龍的味道,雙腿夾緊被子,緩緩摩擦著,隨著摩擦的動作越來越大,芷瑩回過頭拿過放在桌子上的振動棒,放在了自己的小穴口中,打開震動開關,拿起李龍留下的吳哥的手機,點開裡面保存的視頻,正是自己和吳哥交媾到答應做他的小母狗那一段。在視頻裡自己的呻吟聲中,芷瑩喃喃呻吟著:「走了麼……我到底……該……怎麼……辦啊……嗯嗯嗯……」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