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畢業旅行 (1) 作者: 道化師

.

【畢業旅行】

作者: 道化師 2021-4-27發表於sis001

(1)

畢業旅行的時候,我跟我最好的幾個朋友帶著他們的女朋友一起去了一家山裡的溫泉民宿。

同行的一共有八個人,彼此都是非常好的朋友,因此在去那家民宿的路上,儘管山路崎嶇,但大家一路說說笑笑,也沒有覺得特別難熬。

好不容易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旅程到達了民宿,我的女友靈兒早就疲憊不堪,她一到我們的房間就立刻癱倒在床上,甚至連晚飯也沒有吃就呼呼大睡起來,讓我覺得好不無聊。

按照我往日的習慣,也許就在房間裡玩玩手機也就是了,但心想好不容易來到山裡,乾脆出去轉轉。

於是,我離開了熟睡中的女友,走出民宿里長長的走廊,準備前往後山那個野外溫泉,好好泡上一泡,解解乏。

此時正是盛夏時節,儘管我們在幽靜的深山,天氣也是十分悶熱。於是,我只穿了一條短褲,便披著浴巾出門了。

也許是我們選定的這家民宿剛開業不久,老闆告訴我們這幾天都只有我們八個人在這裡,因此在前往溫泉的路上,周圍十分安靜,我甚至只能聽見自己微弱的腳步聲,伴隨著微風撫過樹葉的沙沙聲,讓人覺得心曠神怡。

走了一小段路,隱隱約約看見一絲亮光,也許就是溫泉的燈吧。

又走了一段路,卻仿佛聽見一絲壓抑的呻吟。

我的心迅速跳動起來,立即停下腳步,側耳傾聽,可那聲音卻好像又並不存在。 難道是我的幻覺?我暗想到,也許是這幾天女友來了例假,我太饑渴了?我一邊嘲笑著自己想得太多,一邊穿過精心裝飾的竹門,側身走進了這個山腰處的溫泉。

可當我站在溫泉岸邊的時候,眼前的景象讓我大吃一驚。

只見那位我曾經暗戀過兩年,對她一雙美腿垂涎三尺的火辣學姐雪兒,此刻正被一身小麥色皮膚、肌肉發達的阿健緊緊抱著,她一雙豐盈的玉兔被一雙大手揉捏得不成形狀,那一雙修長的美腿皮膚緊繃,雙腿處一根碩大的黑色肉棒正在快速地一進一出,不斷帶出腥白的液體,從兩腿內側緩緩流出。

那一瞬間,我們三個人都楞在當場。

片刻之後,我最先反應過來,大聲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在這裡,我先走了。」說著,我的視線忍不住在學姐那一雙玉乳上多停留了一會,還是強忍著轉過頭去,慢慢挪動著步伐向外走去。

可我沒走幾步,就聽見後面學姐那溫柔地聲音:「看都看了,不想再多看一會嗎?」

我的下體一下就膨脹起來。

我轉過身去,只見雪兒學姐和阿健依然保持著剛剛的姿勢,阿健那黑色的巨根依然停留在雪兒學姐的身體里。

我把目光看向了阿健。

阿健朝我笑道:「看著你朝思暮想的女神被自己的朋友操,你有什麼感想?」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過雪兒姐?」奇怪,這件事我甚至連靈兒也沒有告訴,阿健是怎麼知道的?

阿健沒有回答,反而是雪兒姐說:「可別以為我不知道,我們平時一起聚會的時候,你可經常背著靈兒妹妹,偷偷看人家的胸呢,嘻嘻。」

我瞬間感到自己的臉熱得發燙。的確,或許是雪兒姐的性格落落大方,她從來不屑於掩飾自己曼妙的身材,因此穿衣風格格外火辣。我尤其記得有一年夏天她穿了一件不甚合體的襯衣,我甚至能從扣子只見格外大的縫隙里看見她晶瑩的白肉,我可是忍了又忍,才讓自己少看了幾眼的。

看來平日我自覺偷看得十分隱秘,卻依然沒有逃過學姐的法眼啊。我囁嚅了半天,最後還是說了一句最無趣也是最沒用的話:「對不起。」

雪兒姐噗嗤一笑:「這又什麼對不起的。我這麼好看,你多看幾眼,我也沒什麼損失啊。」

眼下的詭異氛圍讓我不知所措:「可是…」

「更何況,姐姐我還是挺喜歡你的。」

我心中一暖:「真的嗎?」

雪兒姐用很認真地語氣說道:「當然是真的。只不過,在你喜歡上我之前,我就已經對阿健大雞巴愛得不行了。」

雪兒姐忽然又說出這種話,讓我本來已經有所緩解的肉棒再次挺立起來。

受到雪兒姐火辣表白的阿健如蒙恩賜,便抱著雪兒姐狠狠地抽插了幾下,惹得雪兒姐毫無顧忌地呻吟起來。

一旁的我看著這樣熱烈的場景,走也不是,看也不是,只好低著頭沉默著。

也許是察覺到了我的尷尬,雪兒姐忽然笑著說:「弟弟,你把褲子脫了吧,讓姐姐看看你的本錢。」

「還是不了吧。」我偷覷了一眼阿健,「我還是回去了。」

「別啊。」阿健對我搖了搖頭:「你放心,我們不會告訴靈兒的。」

「可是…」儘管眼下的場景讓我血脈泵張,可是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讓我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別可是了。」說著,雪兒姐一扭她那豐滿的美臀,讓阿健那根黑色巨棒從她的身體里退了出來,她搖曳著腳步,很快就走到我的面前:「磨磨唧唧的,你還當不當我是你姐了。」

我呆呆地看著她。

雪兒姐沒有給我猶豫的機會,直接將我的短褲扒在了膝蓋以下。

我忙不迭地躲閃卻也沒有逃過雪兒姐的魔爪,反而讓我膨脹的肉棒在雪兒姐那美麗的面龐上蹭了一下,這讓我的肉棒更加興奮起來。

雪兒姐蹲在地上,微微抬頭,臉上迷人的微笑讓她更加美麗:「不愧是我看得上的男人。」

她抿嘴一樂,溫暖的柔夷便握住了我的肉棒:「不比阿健的小啊。」

聽了這句話,阿健不樂意了,他幾步也走到我旁邊,把自己怒目的金剛對準雪兒姐的臉:「你再好好看看,到底是誰的大?」 於是,雪兒姐一手握著我的肉棒,一手又握住阿健的肉棒,輕輕地揉捏起來。她閉上雙眼,臉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我怎麼感覺一樣大呢,哦,不對,你的好像比小逸的還要小一點呢。」

「胡說八道。」阿健捏著雪兒姐的胸,把她提了起來,「看來才幾分鐘不操你,你就不知道我的厲害了。」

「是啊,有本事你就讓我對你服氣呀。」雪兒姐說著淫笑著掰開自己的屁股,只見阿健幾乎沒有瞄準,便迅速插入了,可見他們平時沒少這樣做過。

雪兒姐一面接受著阿健猛烈地攻擊,一隻手卻也沒有離開我的肉棒,卻也只是用很慢地節奏撫摸著,這讓我有點上不來下不去。

阿健狠狠地乾了一會雪兒姐,忽然放慢速度,對我說:「你想不想讓你雪兒姐給你吹一下?」

雪兒姐又補充道:「你要是想射在人家嘴裡也是可以的哦。」

「真的嗎?」說起來,我跟靈兒在一起四年,這期間她為我口交的次數屈指可數,就這寥寥無幾的次數,都還是我求爹爹告奶奶一般求來的,至於說口爆,那更是從來沒有過了。眼下我無數次意淫過的學姐正在被她男朋友插入,而她卻還願意讓我射在她的嘴裡,這怎能不讓我興奮萬分?

「當然,」阿健的臉上露出了猥瑣的笑容:「不過,這當然是有條件的。」

雪兒姐一聽,回頭翻了他一個白眼:「你別說,我絕對知道你有啥花花腸子。」

我看著這小兩口一唱一和,只好順著他們的話問道:「你們說,如果我能辦到的話…」

雪兒姐一挑眉:「還能有什麼,你想玩別人的女朋友,別人也想玩你的唄。」

阿健聽了「吧唧」一聲在雪兒姐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還是媳婦兒知道心疼我。」

雪兒姐著抿嘴,臉上卻沒有一絲生氣的跡象:「我跟你在一起這麼久,你怎麼想的我還能不知道?」

阿健呵呵一笑:「怎麼樣,小逸,你覺得呢?」

「這…」要說我的女友靈兒,完全就屬於那種標準的乖乖女,從小到大家裡管得特別嚴,直到高中畢業她都沒能交過男朋友,我好不容易追到她之後,更是不然親也不讓抱,就連發生最後一步,也都是最近才發生過的事情。不過,發生關係後,靈兒倒是變得放開了一些,有時候甚至也會跟我說看見路上哪個帥哥了什麼的。但要真正讓別人跟靈兒發生關係這種事,我倒是從來都沒有想過…

就在我猶豫的當口,雪兒姐忽然伸出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輕輕舔了一下。

這讓我幾乎就要噴射而出。

「問你話呢,」雪兒姐看著我的肉棒,玩笑般跟它說起話來:「小小逸,你的主人好像覺得我對他沒有什麼吸引力哎。」

我無奈地哀求道:「學姐,我真的快忍不住了。」

雪兒姐回頭看了看阿健,又說:「雖然我聽喜歡你的,可是我也不想讓我們家阿健吃虧呀。」

「可是靈兒她…你也是知道的,我一直都順著她,她想幹什麼不想幹什麼,哪是我能管得了的。」

「這麼說你還是願意的了?」雪兒姐注視著我,仿佛想要從我的眼神里辨別真偽。

說真的,一直以來,我的性癖都是多人運動,我也曾無數次幻想過靈兒在別人身下嬌喘的模樣,只是囿於現實不敢去實施。 眼下,雪兒姐給了我這個機會,我便坦然回答:「要是靈兒願意的話,我也是願意的。」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說完,雪兒姐張開嘴巴,靈巧的舌頭緊緊地包住了我的龜頭。

隨著阿健的衝刺,雪兒姐迅速晃動著頭部,讓我的肉棒在她的嘴裡一進一出。

阿健此刻也貼心地讓出了雪兒姐的胸部,讓我能夠滿足地兩手緊握。

「寶貝兒,我要射了。」阿健說著,更快速地抽動起來,猛力地撞擊在學姐的頭在我的面前一遠一近,很快,他緊緊抓著雪兒姐的屁股,身體抽搐著射在了學姐的身體里。

在這種強烈的刺激下,我也忍不住捏著雪兒姐豐滿的乳房,盡數將我的液體在學姐溫暖的嘴裡盡情釋放…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1_04_27 9:35:52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