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旅行 (2) 作者: 道化師

【畢業旅行】 (2)

作者: 道化師 2021-5-1發表於SexInSex

「呼…呼…」我用力捏著雪兒姐的乳房,大口地喘息著,不提防一時用力過猛,惹得雪兒姐一頓粉拳砸在我背上,我才戀戀不捨地鬆開了手,不好意思地朝阿健笑了笑。

儘管我不那麼溫柔,雪兒姐卻十分貼心地替我多含了一會龜頭,才慢慢吐了出來,我還沒來得及道謝,就看見雪兒姐嫣然一笑,伸出滿是精液的舌頭,像是在品嘗瓊漿玉液一般在嘴裡滑了好幾下,隨即毫不猶豫地吞了進去。

我目瞪口呆:「這個還能吃啊?」回想起我每次射完,在一旁清理的時候,靈兒都要嫌棄一番這股奇怪地味道,連帶我自己也覺得它十分難聞。

雪兒姐點頭:「當然了啊,話說你這是好幾天沒射了吧,味道還挺濃的,不像有些人,」雪兒姐說著向阿健一挑眉:「稀得都快成蛋清了。」

阿健無奈地說:「我哪兒伺候得過來你啊。」

「那你還不識相點多找幾個來伺候我。」雪兒姐輕哼一聲,走進溫泉,揚起清澈的泉水,安靜地清洗著她白濁不堪的私處。在溫暖的蒸汽之下,雪兒姐的肌膚很快變得紅彤彤的,像是一顆脫了毛的水蜜桃一般誘人。

奇怪地是,明明剛剛我才在學姐的嘴裡射出過自己的精液,但此時打情罵俏的兩人卻絲毫沒有受到我的影響,反而像是變得更加蜜裡調油,顯得我十分多餘了。

就在我猶豫是不是找個藉口離開的時候,阿健忽然對我說:「小逸,你是不是覺得你雪兒姐很隨便啊?」

是有那麼點吧。我心裡暗想,但嘴裡卻說:「沒有啊,我覺得雪兒姐挺好的。」

阿健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你不用瞞著我,之前我跟你的想法一樣。但自從我跟她一起在美國當了一年的交換生之後,我們的觀念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原來,阿健和雪兒姐在美國當交換生的那一年裡,他們無意中看到一家換妻俱樂部的廣告,經過激烈地思想鬥爭之後,他們決定先嘗試同房不換的玩法,希望在尋求新鮮刺激的同時,也維繫了對彼此肉體的忠誠。一開始,他們還能夠堅持自我,但隨著次數變多,他們逐漸和俱樂部里的一些常駐會員成為了朋友,也越來越難以阻擋新鮮肉體的強大誘惑力。終於,在一次和一對年輕日本夫婦的勸說下,他們逐漸認識到,只有精神上的契合才是對彼此最大的忠誠,從此放下執念,真正進入到了俱樂部里的活動中去。令他們感到意外地是,他們的感情反而隨著一次又一次的交換變得更加牢固,甚至連心靈之間也變得毫無距離。

眼下,他們彼此心意相通,再無隱瞞。他們經歷了不同的男男女女,卻讓彼此的感情變得更加堅定。

聽完了他們的故事,我不禁感嘆道:「我之前一直以為只有保持忠誠才能更好地維持一段感情,看來是我錯了啊。」

「不,你也沒錯。」雪兒姐用毛巾擦乾淨自己的身體之後,並沒有像正常情況下一樣裹緊自己的身體,她坦蕩地裸露著自己美好的肉體,認真地說:「忠誠也是維繫感情的一種形式,但那不適合我跟阿健。」

「的確。」阿健說著把學姐摟了過來,卻讓她在我們中間坐下,我們在岸上坐成一排,只把腳放在泉水裡:「其實對我來說,單純跟其他女孩子發生關係,對於我來說,不是什麼刺激的事情。重要的是雪兒一定要在我身邊。」

雪兒姐眼神里充滿著愛意,一隻手卻抓住我的手,緊緊握住,然後放在了她的胸上:「你就喜歡看我在別的男人懷裡十分享受的樣子是吧。」

阿健看著我放在雪兒姐胸上的手,眼神都直了:「對啊,你越騷我越喜歡。」

「嘻嘻。」雪兒姐朝我一笑:「不要緊張嘛,想怎麼摸就怎麼摸,阿健是不會生氣的。」

聽完這話,在阿健鼓勵的眼神下,我終於放下了一直縈繞在心裡的那一股不安,仔細地感受著學姐的豐盈。果然還是大胸摸起來更舒服啊,想起我的女友靈兒,哪裡都好,就是一對乳房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摸起來似有似無,完全不夠盡興,哪兒像雪兒姐這樣的一隻手都抓不完,怎麼摸都是滿手的柔軟,令人流連忘返回味無窮…

忽然間,我手機鈴聲一聲脆響,嚇得我渾身一抖。我連忙從雪兒姐身上收起我的「祿山之爪」,急匆匆地拿起手機,這一看,果然是我的女友靈兒打過來的。

「喂,你到哪兒去了啊?」靈兒似乎剛剛睡醒,聲音有些迷迷糊糊的。

「我…我在山腰上呢。」

「去那兒幹嘛~」

想起剛剛的事情,我有些心虛地說道:「我…我…泡溫泉呢。」

「晚上泡什麼溫泉啊?」

我正要回答,卻發現雪兒姐忽然鑽進泉水裡,爬到我的面前,再一次含住了我跟靈兒一樣睡衣惺忪的肉棒。

「嗯…」我忍不住哼了一聲。

「你怎麼了?」靈兒似乎聽出了我聲音中的異樣。

「我不小心磕了一下。」眼前的雪兒姐因為我的失控變得更加來勁,她使出了渾身解數,熟練地舔弄著我的肉棒。

「好吧。就你一個人嗎?」

這句話我倒是實話實說了:「沒有啊,還有阿健和雪兒姐。」

聽見我提到他們,雪兒姐大聲朝著手機喊了一聲:「靈兒妹妹你要不要來啊。」

聽見雪兒姐的聲音,靈兒似乎變得放心了一些,她笑著說:「你開個免提。」

我開好免提之後,聽見靈兒的聲音好似撒嬌一般:「雪兒姐你們真是精神好啊,我到這裡之後就累得不行,這會好像有點睡過頭了,渾身都是軟的,根本起不來啊。」

雪兒姐一隻手上下擼動著我的肉棒,繼續泰然自若地跟靈兒對話:「你這是缺乏鍛鍊啊。」

靈兒的聲音中充滿了笑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懶。」

雪兒姐伸出舌頭,從我的陰囊一直舔到龜頭,又說:「你要是懶的話,可以讓小逸帶你一起啊。」

靈兒哼了一聲:「他也不比我勤快得到哪裡去。」

雪兒姐包裹住我的龜頭,輕輕含了三下,又說:「你要是讓他跟你一起脫光了運動的話,他一定不會偷懶的。」

「啊!」靈兒驚叫了一聲:「雪兒姐你怎麼說這些,你也不害臊。」

雪兒姐露出得逞的笑容:「靈兒妹妹真可愛。」然後狠狠地在我的龜頭上吮吸了好幾下,發出滋溜滋溜的聲音。我頓時更加緊張了,這種聲音也太明顯了,要是靈兒發現我就完蛋了。我皺著眉頭請求雪兒姐收斂一點,心裡暗暗祈禱靈兒沒有發現什麼。

不料靈兒的耳朵卻是十分靈敏:「雪兒姐你是在吃什麼嗎?」

「對呀。」雪兒姐俏皮一笑,說著更加用力地吮吸我的龜頭,滋溜滋溜的聲音變得更大了:「你猜我在吃什麼呀,猜對了也給你吃。」

靈兒一定想不到她敬愛的雪兒姐此刻正吃著她男友的龜頭吃得不亦樂乎,甚至還讓她進行有獎競猜,這實在太超過普通人的想像力了。果然,靈兒猶豫了一會,說出了一個意料之中的普通答案:「棒棒冰?」

「對啦!」雪兒姐說著更加興奮地吮吸起來,幾乎讓我又要噴射而出:「而且還是牛奶味的呢,要不要吃啊。」

「嘻嘻,好啊,那你給我留點呀。」

「那可不行呢,我們馬上就要吃完了。」

「啊!為什麼!」靈兒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滿。

「因為你不來,我就連你的份也一起吃了啊。」雪兒姐果然像是在吃棒棒冰一般又吸又舔,還故意發出聲音:「畢竟這個這麼好吃,不信你可以問小逸啊。」

靈兒似乎陷入了對自己失去美味的懊悔中,聲音變得有些失落:「真的嗎?」

而狡猾的雪兒姐故意在我準備回答靈兒的時候加速,幾乎讓我說不出話來。我努力克制著下體傳來的種種快感,儘量用平靜地語氣回答:「確實挺好吃的。」

「那下次一定要多買一點哦,我也想吃。」靈兒用期待地語氣說道。

「嗯,好的。」我已經無心回答女友的問題,呆呆地注視著雪兒姐含住我的褐色的肉棒,在她粉嫩的櫻唇中快速地一進一出,甚至帶出幾滴晶瑩的口水,順著雪兒姐纖細的脖子,一直流到他的胸前。

雪兒姐迎著我的眼神,滿含愛意地看著我,嘴角的笑意盈盈,似乎十分享受此刻。

我終於忍受不住,再次在雪兒姐柔嫩的口腔中噴射而出。

雪兒姐像是一個吸精魔女一般,滿意地在口腔內用舌頭撫摸著我的龜頭,似乎是在撫摸乖孩子的頭一般。

片刻,她吐出我的肉棒,吸溜一聲把我的精液吞了進去:「哎呀,靈兒妹妹,這最後一口了,我就不客氣地吃完了哈。」

「雪兒姐你真好吃。」靈兒嘟囔道:「小逸看她欺負我好玩啊,還不趕快回來。」

我忽然從再次被學姐口爆的餘韻中驚醒,戀戀不捨地回答:「好,我馬上回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