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妻 (原名:糾結)二十

罪妻(原名:糾結)二十 (二十) 為我好?哈哈!她讓我蒙受了作為男人無法忍受的最大侮辱,成為眾人的笑 柄,這就是你說的為我好?「 「這事你不說,根本就沒人知道。誰來笑你!就算泄露出去了,只要你不離 婚,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拿這件事來笑話你,羞辱你,除非他們腦子進水了,不 想活了!」 「你……」 看著陰沉著臉的妹妹發出殺氣騰騰的語氣,我有點不知所措,感覺眼前的妹 妹好陌生。 「越來越不像話了,你怎麼能這樣?」 「哈哈,哥哥你是不是覺得我越來越霸道了。這就是因為我有一個好嫂子, 就算別人對我不滿,也不敢怎麼樣,只能憋著。說白了,我、也包括你現在生活 得這麼舒適愜意都是因為嫂子罩著我們。習大大上台後紀律作風整頓搞得非常嚴 厲,但哥哥你上班還是和以前一樣吊兒郎當,有時甚至曠工,都沒人管你,領導 甚至幫你打掩護。這都是因為你的領導和同事都和嫂子有著緊密的利益關係。如 果你和嫂子離了婚,還能這麼隨意嗎?」 「就算是這樣,她也不能污辱我的尊嚴,玩弄我的感情,給我帶綠帽。」 「嫂子確實對不住你,但她已經對你道歉了,千方百計在乞求你的原諒,這 難道還不夠嗎?」 「哼哼,她都沒把我當成老公了,還………」 「住口,哥你是不是瘋了,」 妹妹粗暴地打斷我「這樣的話你也說得出口。如果嫂子沒把你當老公,她根 本就不會來求你原諒。正因為把你當老公才會求你給她一次改正錯誤的機會。哥 哥,不要這麼倔,嫂子不就是玩了個小白臉,這不是什麼大錯,別辦法現在的社 會就是這個鳥樣。嫂子身上又沒少一塊肉,你也沒受到什麼損失,幹嘛非要離婚? 如果你堅持離,就是把嫂子逼到阿龍的懷抱里去,那小子肯定開心死了,不但財 色雙收還會罵你是個大SB。再說你忍心讓你們的寶貝女兒小鈴鐺叫一個年紀和 她差不多的人爸爸嗎?」 「離婚後,小鈴鐺可以跟著我,我能養大她。」 「切,哥你真夠天真的!你拿什麼養大小鈴鐺?你知道小鈴鐺的消費有多高 麼?去年小鈴鐺一年就花掉了一百多萬。」 「什麼?去年她花掉了這麼多的錢?這怎麼可能?」 「虧你還是她的爸爸,自己的女兒是個什麼樣的人都不知道。告訴你,鈴鐺 小寶貝現在可是河東校區的大姐大,能量大著呢,在一中,三中和職校可是橫著 走的角色。集團公司里那些年輕人都是以她馬首是瞻。上次河東鋪設天然氣管道 阻工事件就是鈴鐺解決的。這可都需要錢。」不可能,小鈴鐺不會這樣的,她不 會變成這樣的人。你胡說「 我不由得頭冒冷汗,背上一陣陣發涼,心頭感到一股股苦澀。 「哼。到時你就知道我是不是胡說了。鈴鐺可不是那種嬌生慣養渾身充滿公 主病的廢物,她對嫂子安排她接班管理集團公司可是有著很大的興趣,把集團發 展更上一層樓超越嫂子可是她的人生奮鬥目標,在嫂子身邊她可以學到許多管理 知識和擴大自己的人脈關係在公司樹立自己的權威。在你身邊鈴鐺能得到什麼? 你有什麼能讓她自己變得自信強大?你還會認為和嫂子離婚後鈴鐺會跟你生 活嗎。」 我痛苦地閉上眼睛,傷心的淚水順著臉頰流進嘴角,苦澀得讓人發瘋。 可妹妹的話如同魔鬼一樣繼續刺進我的耳朵:「哥,不是我說你,看看你婚 後都成什麼樣了,不求上進,開飯店才賺個幾十萬就沾沾自喜,固步自封把自己 整成一個成天宅在家裡的吃貨,身體也宅垮了。看看吳老闆那三個老婆開的飯店 無論硬體軟體各個方面的條件都不如你,但人家一年每個人都能分到一百多萬元 的紅利。這麼多年你還沒看清爸爸退休後我們老劉家就是靠嫂子在撐著,以後還 要靠鈴鐺來發展,已經指望不上你了。所以我的哥哥,為了你,也為了爸媽能安 享晚年,為了小鈴鐺的健康成長,你就原諒嫂子一回吧。」 我痛苦地睜開眼睛,望著妹妹哀求的眼神,不得不違心地衝著她叫道:「別 說了,我原諒她,不離婚了。嗚嗚……」 在一陣痛哭後,我平靜了下情緒,望著因為我答應原諒妻子而高興的妹妹, 冷冷地說道:「親愛的妹妹,我原諒佳玲,可誰來原諒你,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 牆。如果妹夫知道了你和伍志龍的事,你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涼拌唄!」 妹妹滿不在乎地說:「我和他的婚姻早已名存實亡,你在筆記本里看到的3 P情景,除了伍志龍外,那個沒露面的男人就是你的妹夫。」 「什麼?怎麼會這樣,你和妹夫之間到底怎麼了?」 「重男輕女唄!他家三代單傳,我只生了玉丫頭一個女的,他媽那嘴臉要有 多難看就多難看,天天指桑罵槐,給我臉色看。老娘又不是生子機器,傳宗接代 關我屁事。他在外面找了個他家親戚介紹的女孩生了個兒子。」 「這什麼時候的事,你怎麼不離婚?」 「離婚?哥你動動腦子,我一個已到中年帶著個拖油瓶離婚後能找到什麼好 男人。我離婚,不正好便宜了那對狗男女,讓那小婧子隨了心愿。老娘不離婚, 他要養那野種和婊子也行,但錢必須自己去賺,他的工資存摺以及單位發的福利 全控制在我的手裡,以前所投資的門面物業也全都轉到我和玉丫頭的名下。反正 老娘也不吃虧了,他玩小婊子,老娘也能正好玩玩小鮮肉。哈哈,我發現這種生 活才是真的爽,以前那種一夫一妻真他媽的沒勁。」 我失魂落魄地聽完妹妹的故事,沮喪地掉頭回家。 妹妹看著我漸漸遠去的身影,良久掏出手機:「哥哥的思想我做通了,他不 會和你離婚了,但想要彌補你們之間的裂痕,就得看你的手段了。至於阿龍就隨 便你了,但我還是想求你饒阿龍一命,畢竟他也曾帶給我們不少快樂。」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