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妻 (原名:糾結)十一 鐵證如山(上)

事情雖然過去了幾天,但這段時間我卻痛苦得不得了。因為這件事讓我和妻 子出現了結婚十八年以來的第一次冷戰,比數九寒冬還要冰冷的冷戰。雖然那天 我果斷地向妻子作了深刻的檢討,希望得到妻子的諒解。但妻子並沒有放過我, 說我破壞了夫妻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傷害了她的自尊,不可原諒。從那天后,妻 子雖然和我睡在一張床上,但不在像以前那樣睡在我的懷裡,而是背對著我睡, 也不和我說話。每天早晨也不用我叫她起床,自己一到點就出去鍛鍊,也不再吃 我精心準備的早餐,而是自己叫上朋友到賓館和飯館吃。早晨出去要到深夜十一 二點才回來,回來也不像以前一樣和我說話,講公司里,講職場,講社會上的趣 聞逸事,也不和我溝通,而自個玩手機,就當我是個陌生人一樣。偏偏在這個時 候,家裡的保姆因為她老公出獄了不想在乾了,由於一時又找不到合適的,家裡 所有煩瑣的家務得我一個人來做,一天到晚累得要死,但最令人心煩的是妻子的 冷漠讓我一點都不感受不到家的溫暖,精神都快發瘋了。我去求小妹幫我在妻子 面前溝通,那小妮子居然說我是活該,咎由自取,氣死我了,都懷疑她是不是和 我一個娘肚子裡出來的。還是我的寶貝女兒好啊,她得知情況後不停地在妻子面 前說我的好話,一邊創造機會撮合我和妻子獨處的機會,還一邊告訴我該怎麼去 計好妻子。經過父女倆的一番努力終於讓妻子心情好轉,雖然妻子還是沒給我好 臉色,對我卻已經不冷漠了,只是說要懲罰我做個遊戲就原諒我,又不說是什麼 遊戲,到時就會讓我知道。經過這件事後,我再也不敢懷疑妻子了,實在不能忍 受妻子那種冷漠。 這天是我和妻子結婚的紀念日,我開著車和鈴鐺到鄉下親戚家搜羅了點土特 產準備給妻子做頓美餐,興高采烈地回到家,卻看到外套一件皮草下著暗紅色女 士毛呢修身短褲配裸色連體褲襪和過膝長靴的妻子背對著大門和小妹在竊竊私語。 我走過去一把攬著妻子的腰高興地說:「老婆,看從鄉下帶的土特產全天然綠色 好東西。」咦,妻子的香水味好濃啊!可我記得妻從不喜歡用太濃太烈的香水, 難道…。。而被我摟著腰的女人則發出一陣銀鈴般地嬌笑:「只要劉老闆捨得, 我不介意做你的老婆。哈哈!!」 這時換了身休閒居家碎花針織棉睡衣套裝的妻子從別墅里走出嗔道:「怎麼 連自己老婆都認不出了,摟著那麼緊幹什麼,還不鬆手。」 我尷尬地趕快鬆開,可惡的是小妹也不提醒我搞出這麼大的一個烏龍,希望 妻子不要多心才好。經妻子介紹才知道這個有著精緻妝容充滿貴婦氣質女人是市 體育局歐陽妮副局長,她的身材氣質和妻子很像,又和妻子同樣款式的衣著打扮 從後面根本就分別不出。歐陽局長從妻子手裡接過一個大信封便告辭走了。當我 走進別墅無意回頭一看卻發現女兒鐵青著臉注視歐陽局長離開,然後轉頭看著妻 子,臉頰泛著慍色,眼睛居然露出犀利似劍的目光刺向妻子,而在女兒面前一向 強硬的妻子似乎顯得很心虛居然避開了女兒的眼神。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廚房大戰,弄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全家三口高興圍 桌吃著。我舉起杯子祝妻子越來越年輕越美麗,而妻子羞澀地舉杯和我喝交杯酒。 女兒也舉杯說:「祝爸爸媽媽百年好合,永遠幸福快樂!我們三個是吉祥如意的 一家,永遠不要有第四人。」 「寶貝你說什麼?」我疑惑地看向女兒「沒什麼,籬笆扎得緊不怕野狗鑽進 來。」 這時妻子搶著說:「快吃菜,今天這麼多好吃的菜。老公辛苦了我敬你!」 妻子舉杯我只好喝起。席間妻子不停地和我喝紅酒,幫我夾菜,又是溫言柔語地 噓寒問暖,那種久違的溫馨感覺又回來了。 一番杯觥交錯後,我躺在沙發上小憇,妻子送女兒到學校去,恍惚之間似乎 聽到她們出門時妻子對女兒說了一句:「你也不想家破人散吧。」 紅酒的後勁真足,雖然我喝的沒有妻子多,但身體還是有點受不了,就這樣 迷迷糊糊地躺在沙發上,在半睡半醒間隱約聽到妻子送完女兒回來,幫我拿了一 床毯子蓋在身上,然後就到廚房忙碌收拾碗筷搞衛生。隨著時間的流逝,紅酒對 身體的影響慢慢消退,我逐漸清醒。這時我聽到妻子在廚房極為壓抑聲音用手機 和人通話,只是內容聽不清,到最後她起了一個高腔:「少囉嗦,我辦完事就會 過來。」然後妻子就掛了電話,忙碌地清潔廚房。 當妻子搞完衛生從廚房出來,見我已經坐在沙發上,微笑著問我:「好點嗎? 身體不行還是少喝酒,以後我不和你喝了。」在一番噓寒問暖後,「老公,我等 會有事要出去一下。」她探出手,按在我的肩頭,語氣一如平常的溫柔,「你好 好在家休息。」「嗯」我的眼角不由地跳動了下,嘴裡的回答卻毫不猶豫,十分 自然。「好老公。」神態欣慰的她親了親我的臉,接著便開始作出門的準備。 半小時後,我家社區東門口的公路對門。已經從南門處開來租車公司邁騰的 我默然地等在那兒。二十分鐘前,妻子離開家,由於潘局長借車現在沒有歸還她 又沒打小妹電話要她來接便判定她今晚出門會打的。 沒有出乎我的意料,剛等了四五分鐘。一副白領麗人衣著打扮,手挎女包的 妻子風姿綽約的來到小區門口,只見其伸出蓮藕般的手臂攔下一輛恰好經過的的 士,然後動作輕巧的坐進去,姿態盈盈飄逸,很是柔美。 的士啟動行駛了大約三四十米後,我才驅車跟上。在路上,我沒有用死追在 的士屁股後面的方法,儘量與其保持著六至七車位的距離。因為從那次爭吵中感 覺妻子似乎已經懷疑我在跟蹤她,我無法確定她有無注意到這車。可萬一她留意, 我如此跟蹤的話勢必要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我的謹慎收到了奇效,就見的士在行駛十分鐘後,來到了清泉廣場。妻子下 車,接著她又換乘另一輛的士,往回行駛,與我會車時,看見坐在后座的妻子不 經意地掃了我車一眼,經過我家社區也沒有停,一直到半個小時後的士開到市區 南邊的重慶路與學府路交叉口她才下車。原本以為她要進入交叉口處步步高廣場 的我,非常驚訝地看見她竟第三次叫車。這次車子啟動後進入學府路,直接朝市 中心駛去。 見此,我愈加的小心起來,車距隨之拉得更遠。正當我猜測妻子換車動機目 的的時候,在我側前方不遠處行駛的兩輛小車,突然發生了交通事故,一下子打 橫堵住了大部分道路。當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強繞過車禍現場,妻子所坐的士 已經疾馳而去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靠!」我猛拍了把方向盤,一腳把油門踩 到底,瞬間將速度提高到70碼以上,這條通向市中心的路是快速路,沒有交叉 路口,只有到市中心醫院門口才有紅綠燈路口,經過一番急追猛趕,我終於在中 心醫院門口看到妻子所坐的士在等綠燈。 這次的士通過紅綠燈口後,一路直行,半個小時後在第7路公交起點站停下 來。令我吃驚的是,從的士下來的並不是妻子而是一個提著行李箱的中年男子, 他下車付了租金,便和一個等在路邊的老人走了。而的士司機也下車到路邊的攤 吃面。我急忙跑到的士邊一看,車內已無人,再向司機打探才知道妻子在靠近中 心醫院的地方下了車。 我懊惱地開車轉道回家,回到別墅時卻發現妻子的奔馳GL500已經停在 院子裡。妻子比我提前回到了家讓我有一絲莫名的心安。進入客廳,卻發現妻子 臉帶怒意坐在沙發上。 「我要你在家休息,這麼晚你跑到哪裡去了?」 「呵呵,一個人在家很無聊,就到外面花園裡散步。這不回來了。」我訕笑 著。 「哦,既然你無聊,那我們來玩個遊戲,你先去洗澡,我在臥室等你。」妻 子說完便轉身進入了臥室。當我洗完澡進入臥室,妻子已經換了一身純白透明的 內衣內褲,尤其妻子兩腿之間的那一抹黑在透明內褲里時隱時現更增添了一絲誘 惑。 「把身上的衣服全脫了,脫得光光的。」妻子低沉喝道。 「啊,這……」雖然很驚訝妻子的舉動,但我還是順從地脫光了衣服,露出 了一身松馳難看的肥肉。正當我自怨自艾時,妻子猛地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後她 騎在我的背上,掐住我的脖子,「駕」妻子雙腿夾緊我的身體,我不由自主地馱 起妻子在床上爬著,「駕」「啪」的一聲妻子狠狠地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掌, 「不要」好疼,妻子打得可真用力,不由得加快了爬行的速度。「駕,駕,駕」 妻子一邊單手用力拍打我的臀部,一邊催促我爬。妻子在我耳邊輕語:「今晚的 遊戲就是你當我的白馬王子讓我騎著玩。老公爽不爽,看!你的小弟弟好硬。駕!」 啪啪,妻子用力拍打著我的屁股,雖然她的拍打讓我感到屁股火辣辣地疼,但也 不知道怎麼回事,也讓我的小弟弟莫名其妙地硬得發痛,難道我有受虐的傾向, 不不不,這不可能。妻子驅使著我馱著她玩,騎在我背上與她的胯部只隔著一層 薄薄的透明內褲,由於運動的關係使得她的陰部不得不與我的背和脊柱上的突起 摩擦,漸漸地妻子的呼吸聲越來越粗,拍打屁股的力量越來越小,我也清晰感覺 到她陰部的潮濕和越來越強的熱量,妻子動情了她想要我的雞雞安慰她。我抓住 時機把妻子按在床上,一把扯掉她的內衣內褲,那白潤光澤,曲線玲瓏的絕世美 妙肉體展現在我的面前,不知怎麼地居然讓我想起那天在羽毛球館妻子公司員工 說妻子和阿龍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對,的確從外在相貌他們是很相配,想到這裡突 然覺得妻子就是阿龍的老婆,而我則是要給阿龍戴綠帽的姦夫,哈哈!!!我獸 性大發,興奮發硬的JB捅進了妻子的屄里狠狠地操她,給阿龍戴綠帽的感覺讓 我超水平發揮,時隔十多年後再度讓妻子一晚達到了綿綿不絕的數次高潮,這種 感覺真好,也夠變態。 翌日,接到了哥們趙少的電話,約我到老北京茶樓談賓館的合作事宜,我就 知道他幫我解決光猛子債務肯定有其他目的。我到茶樓時趙少,吳老闆以及三個 美婦已經等了一會,一介紹才知道那三個美婦居然是吳老闆的三個老婆,經過協 商我和趙少以及吳老闆三個老婆達成協議就是利用金輝賓館空出來的地方開個飯 店,總共投資二百萬我和趙少各占30% 股份,吳老闆大老婆占20% 股份,二 老婆三老婆各占10%.趙少負責辦手續跑關係,我負責做菜單,吳老闆三個老婆 負責裝修,招員工培訓以及一些雜事。當簽完協議我上洗手間經過一個小包廂時 卻意外聽見女兒的聲音。 「我讓你辦的事怎麼樣了?」 「按您的吩咐,我已經跟了一星期,沒有什麼情況,只是他父親的病很嚴重, 已經從縣醫院轉到市中心醫院。」另一個男聲很卑微地應到。咦,這不是妻子公 司司機亮亮的聲音。他怎麼和女兒在茶樓搞密會。 「哼!就這麼簡單,沒有什麼其它發現。比如他和其它女人有什麼接觸還有 什麼特別的事。」女兒似乎對亮亮的回答極為不滿。 「小主,我的姑奶奶,他身邊唯一的女人就是他媽。特別的事嘛,我記起來 了在鄉衛生院和縣人民醫院除了我,還有另外一些人似乎也在監視他。」 「哦,是什麼人?快說。」 「是一些市區混混,我不太熟悉他們,對了其中有一個人我認識是青龍會的 阿彪,不過到了市中心醫院以後,這些人就不見了沒有在監視他,沒有其它什麼 情況了。」 「哦」包廂一下子陷入了寂靜,只聽見亮亮不停喝茶的聲音,女兒似乎在思 考問題。 「這樣你不用跟了,這件事不要對任何人說包括我母親,聽到了沒有?」 「是。」 「這星期你辛苦了,這是給你的,好好辦事我不會虧待你的。」 「太好了,謝謝小主。」亮亮顯然很高興,不停地對女兒說好話。(待續)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