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乳老師劉艷第二部 (153-156) 作者:tttjjj_200

.

【豪乳老師劉艷(第二部)】

作者:tttjjj_2002021-4-14發表於S8

第一百五十三章 妒火中燒的馬軍

「等一下。」唐琴從旁邊貨架上拿了兩件男士T恤塞到馬軍懷裡說道,「馬軍,你第一次來,這是二姨一點心意。」

馬軍拿著T恤,也不知道該不該接受,畢竟剛才自己剛和唐琴做愛,占了一個大便宜,現在又拿對方的東西,有些不好意思。

「馬軍,我二姨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吧。」鄧夏笑嘻嘻的說道,「我和二姨都得謝謝你呢。」

「那我就不客氣了。」馬軍只好硬著頭皮接過T恤,看著唐琴說道,「謝謝二姨。」

唐琴看著馬軍那稚氣未脫的臉,想到剛才被對方火熱肉棒插進乾涸許久的陰道肆意衝撞的銷魂感受,不由夾緊了大腿,感覺到馬軍射進去的精液順著大腿根部緩緩流淌著,趕緊往下扯了扯T恤,遮擋著雪白大腿,免得被鄧夏發覺。

等到馬軍和鄧夏離開後,唐琴才一屁股坐到座位上,心亂如麻,自己真是昏了頭了,竟然和一個比自己小十幾歲的男生發生了關係,這要讓別人知道還不笑話死自己,可是那被龜頭頂到花心的感覺太美妙了,她和丈夫還從未有過如此酣暢淋漓的性生活,更沒有體驗過女人渴望的性高潮,卻沒想到這一切竟然讓一個高中生幫自己實現了,可是以後自己又該怎麼辦呢?

馬軍和鄧夏離開批發市場,往鄧夏的住處走去,鄧夏笑嘻嘻的說道:「馬軍,我二姨還挺喜歡你的,以前我帶其他同學過去,她可沒送過別人衣服。」

「哦,可能是你二姨今天心情好吧。」

馬軍有些心虛,心想這衣服不會是唐琴送給自己的辛苦費吧,他現在兩條腿都還有些發軟,走路都像是踩著棉花,不行了,今天身體的確有些透支了。

「好什麼啊,剛才是我二姨夫過來了。」鄧夏冷哼一聲說道,「那個男人對我二姨一點也不負責任,就知道和我二姨要錢,他自己在公園當遊船管理員掙的錢一分也不往家裡拿,也不知道給哪個野女人花了。」

「你二姨夫是遊船管理員?」

馬軍突然一愣,不會是自己上午和劉艷碰到的那個傢伙吧。

「是啊,就在西郊公園。」鄧夏點了點頭說道,「那有一個遊船碼頭,他在碼頭上當管理員,你要是去湖邊就能看到。」

馬軍有些驚訝,世界真是太小了,想到那個管理員當時還盯著劉艷的胸部勐看,他又覺得十分解氣,你不是偷看我表姐胸部嗎,沒想到我把你老婆都給乾了吧,怎麼說都是自己占了便宜,不過馬軍還不知道趙子高在女廁所想要侵犯劉艷,要不然他肯定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唐琴,最起碼要多操幾十下再射。

「對了,馬軍,你在哪所學校上學啊?」鄧夏又問道,「我在市一中。」

「我在古縣三中,和你沒辦比。」

馬軍聽到鄧夏在市一中上學,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縣城和城市的區別。

「那有什麼啊,縣裡中學也有很多厲害的學生。」鄧夏卻並沒有看不起馬軍,笑著說道,「再說現在上什麼學校不重要,最後能考上好大學才重要,你也要好好努力啊,說不定以後我們還能考到一所學校呢。」

馬軍心想自己真的該努力了,要不然以後只會和這些城市女孩的差距越來越大,現在兩人還能在一起有說有笑,可是等到三年以後,別人考上了名牌大學,而自己卻只能上三流大學,鄧夏還會記得自己嗎。

兩人又交換了QQ號碼,約定以後經常在QQ上交流學習經驗,很快鄧夏回到家門口,忽然摸了摸口袋說道:「糟糕了,我的家門鑰匙忘拿了,這可怎麼辦呢?」

馬軍想著搞不好是在小樹林裡脫衣服的時候掉到草叢裡了,可是他又擔心黃毛那幫人還在公園門口等待,不敢回去,對著鄧夏說道:「鄧夏,你不要著急,實在不行,你再去你二姨那兒待會。」

「算了,我直接去找我媽拿鑰匙吧。」鄧夏嘆了口氣說道,「明天要上課了,我還得趕緊回家寫作業呢。」

馬軍決定送鄧夏去找她媽拿鑰匙,然後直接去西郊公園門口等劉艷,鄧夏打了一輛計程車,來到一棟大廈跟前下了車說道:「我媽就在這裡上班,她是客房部主管,平時特別忙。」

馬軍抬頭看去,見到大廈十分壯觀,足足有三十層,旁邊寫著麗都大酒店五個大字,心想這酒店還挺氣派的,鄧夏的媽媽能在這裡當主管,看來家裡條件很不錯。

鄧夏和馬軍走進富麗堂皇的酒店大廳,馬軍好奇的四下張望,覺得十分新奇,忽然他看到遠處沙發上坐著一個人,看起來有些眼熟,仔細一看,心頓時咯噔一下,那人不是三中的校長李建軍嗎,他怎麼會在這裡?

「馬軍,你怎麼不走了?」鄧夏見到馬軍停下腳步,有些疑惑的問道,「是不是看到熟人了?」

「沒有。」馬軍趕緊跟著鄧夏往電梯跟前走去,心裡卻開始嘀咕起來,剛在劉艷在公園門口接電話顯得神色慌張,說是學校有事讓她馬上回去,當時馬軍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可是看到李建軍的出現,他心裡頓時冒出一個念頭,搞不好當時劉艷接的電話是李建軍打過來的,劉艷根本就不是回學校,而是來酒店見李建軍的。

想到這裡,馬軍心裡頓時有些不舒服,劉艷為什麼要瞞著自己來見李建軍,難道她真的和李建軍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不成,不過這也難怪,自己不過是一個窮學生,而李建軍則是三中校長,掌握著劉艷的前程,劉艷怎麼可能不去討好李建軍呢。

只是為什麼李建軍會一個人在大廳坐著,而劉艷又去哪兒了呢,難道劉艷已經和李建軍見過面離開了,或者此刻正在某個酒店房間裡等著李建軍的寵幸,想到李建軍那醜陋的身體趴在劉艷白嫩水靈的玉體上肆意衝撞,大手玩弄著她那對高聳渾圓的極品豪乳,馬軍心中燃起強烈的妒火,對劉艷產生了強烈的恨意。

她為什麼要欺騙自己,玩弄自己的感情,早知道劉艷是這麼一個隨便的女人,自己當初又何必那麼苦苦忍耐呢,馬軍原來對劉艷有多麼喜歡,現在就有多麼厭惡,他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找到劉艷,質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對待自己,為什麼要裝出一副玉潔冰清的樣子,為什麼不願意讓自己得到她的身體,卻可以對李建軍投懷送抱。

「馬軍,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是不是生病了?」

鄧夏看著馬軍不吭氣,臉色陰沉,忍不住問道。

「哦,我沒事,鄧夏,就是有些累了。」

馬軍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心裡卻盤算著怎麼才能知道劉艷和李建軍在哪個房間。

很快鄧夏帶著馬軍來到客房部的辦公室,迎面走過一個穿著紅色旗袍的中年女人,皮膚白凈,五官俊秀,體態風流,氣質端莊,走起路來旗袍縫隙中雪白大腿若隱若現,誘人無比。

「鄧夏,你怎麼來了,是來找你媽的吧?」旗袍女人見到鄧夏笑嘻嘻的說道,「你媽去開會了,你到我辦公室里等一會吧。」

「好的,林阿姨。」

鄧夏笑著說道,帶著馬軍進了辦公室。

姓林的女人也跟著進來,倒了兩杯水,放在茶几上,看著馬軍媚笑著說道:「你是鄧夏的男朋友吧,叫什麼名字?」

那女人俯著身子,領口露出一大片雪白乳肉,白花花的晃動著,看的馬軍有些眼暈,先不說大小,這女人皮膚真夠白的,都快趕上曹夢了。

「林阿姨,你別胡說,他就是我一個普通朋友。」鄧夏羞紅了臉,跺著腳說道,「你再胡說,我以後都不理你了。」

「好好,阿姨不和你開玩笑了,你們坐一會,阿姨先去忙了。」

姓林的女人嫵媚一笑,轉身離開,只是那搖曳的挺翹臀部又看的馬軍有些失神,這女人有點李雯的味道,但卻不像李雯那麼刻意的風騷,心想真不愧是大酒店啊,隨便碰到一個女人都這麼誘人,在這裡上班的男員工肯定特別幸福。

鄧夏看到馬軍盯著旗袍女人的背影,也沒有多想,和他介紹了了對方的身份,原來那女人是客房部的副主管,算是她母親的手下,名叫林玥,和老公離婚了,孩子也判給了對方,一直都是單身狀態。

馬軍覺得有些奇怪,林玥長相身材都不錯,而且又是大酒店的中層幹部,她老公怎麼捨得和她離婚呢,不過其中有什麼緣由他也不清楚,也懶得去猜,很快他腦子裡又滿是劉艷和李建軍在房間裡鬼溷的虐心場面,讓他有些坐立不安,只是酒店裡有幾百個房間,他總不能一間間去找吧。

忽然鄧夏有些扭捏的說道:「馬軍,我去一下洗手間,那邊有電腦你自己先玩一會,我很快就回來。」說著便匆匆往辦公室外面走去。

馬軍心不在焉的走到辦公桌前,看著電腦開著,忽然他看到上面有一個客房管理系統的圖標,不由心中一動,看了看門口,起身把門關上,然後回到座位上,點開了那個管理系統,頓時裡面出現了一個介面,竟然沒有密碼,裡面是一個搜索介面。

馬軍直接輸入劉艷的名字,很快便出現了一條記錄,房間號是505,馬軍頓時手腳冰涼,沒想到劉艷竟然真的在這裡開房了,他咬牙切齒,正要去找劉艷問個清楚,卻忽然看到對方的年齡是42歲,不由愣住了,劉艷才上班五年,今年是27歲,年齡不對,再看對方的開房時間是昨天晚上九點十五分,那個時候劉艷正和自己在學校招待所里聊天親熱,怎麼可能跑到酒店開房呢,時間也對不上。

馬軍頓時鬆了口氣,看來應該是另外一個叫劉艷的女客人,他接著又輸入了李建軍的名字,很快下面出現了三條記錄,馬軍掃了一眼,很快鎖定了其中一個,年齡48歲,入住時間昨天晚上七點二十五分,房間號601,應該這個就是三中校長李建軍了。

知道了李建軍住的房間號,馬軍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就要去找劉艷,可是他沒有房卡怎麼開門呢,他一時間又皺起眉頭,盯著電腦螢幕發獃,過了一會他突然想到了什麼,這裡既然是客房部主管的辦公室,說不定會有備用房卡。

馬軍趕緊翻箱倒櫃找了起來,他拉開第一個抽屜,裡面是一些酒店的管理文件和報銷發票,他又拉開第二個抽屜,裡面放著女人用的小物件,口紅,小鏡子,梳子,衛生巾,擺的整整齊齊的,看得出林玥是一個做事十分有條理的女人。

他拉開了第三個抽屜,裡面放了一個黑色的盒子,看不出來裡面放的是什麼,馬軍想著搞不好房卡可能在裡面,便拿出了盒子,感覺沉甸甸的,他費力的打開盒子,只是看到裡面的東西,不由愣住了。

【未完待續】

第一百五十四章 衛生間的女人裸體

盒子裡面裝著的並不是房卡,而是一根塑膠材質的電動陽具,製作的十分精良,無論是龜頭馬眼還是冠狀溝都做的十分逼真,乍一看和真人的陰莖幾乎一模一樣。

馬軍看的目瞪口呆,雖然說他早就聽說過很多女人都會用電動陽具自慰,可是還是第一次看到實物,他忍不住拿起那根粗長的電動陽具仔細端詳,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按鈕,頓時那根電動陽具開始震動起來,還發出了嗡嗡嗡的響動。

馬軍頓時嚇了一跳,手忙腳亂的把電動陽具關掉,心想也不知道這東西塞到女人陰道里會是什麼感覺,看來林玥離婚後一直沒有找男人,要不然也不會用這種東西來滿足自己,想到林玥那豐乳肥臀的身材,馬軍忽然很同情對方。

女人到了四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像張麗、曹夢、高紅梅全都是這個年齡的女人,就算是有老公,卻也因為各種原因慾望得不到釋放,苦苦壓抑著自己的性慾,結果最後便宜了馬軍這個高中生。

馬軍生怕鄧夏會回來,趕緊又把電動陽具放回了抽屜,把最下面的抽屜拉開,裡面整整齊齊擺著幾張卡,上面分別寫著應急卡、總卡和服務員卡。

馬軍也搞不懂這些卡的區別,心想總卡肯定都能打開,便拿了一張總卡把抽屜管好,然後離開辦公室,坐電梯來到六樓,很快便找到了601房間,只是面對著冷冰冰的房門,他忽然又有些猶豫。

如果他打開房門,發現劉艷真的和李建軍有苟且的行為,自己又該怎麼辦呢,他又不是劉艷的老公,有什麼資格去指責對方,再說自己還和張麗、曹夢、李雯、高紅梅等幾個女人發生了關係,如果說劉艷和李建軍在一起是欺騙自己的話,那自己的行為又算是什麼,那不是比劉艷還要惡劣幾倍。

或許自己想多了,劉艷和李建軍並沒有那種關係,只是來找李建軍談公事,現在也不在房間裡,馬軍扭身走了幾步,想要離開,可是心裡卻總是覺得不太踏實,他知道自己現在真的離開,肯定放不下這件事情,到時候他看到劉艷就會懷疑她和李建軍的關係,還不如這次把事情搞清楚。

馬軍在門外徘徊了半天,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要進去看個究竟,他拿著房卡,心砰砰跳著,在門鎖上刷了一下,滴的一聲輕響,房門開了。

他推開門,躡手捏腳的走了進去,看到房間的床上丟著女人的衣服,而旁邊衛生間裡傳出嘩嘩的水響,顯然是有人在裡面洗澡。

馬軍的心頓時抽緊了,衛生間裡的人是誰?是劉艷還是別的女人,為什麼這個女人會在李建軍的房間了洗澡,會不會是剛剛和李建軍做完?

這一系列疑問讓馬軍焦躁不已,他腦中再次閃過種種不堪入目的畫面,彷佛看到了劉艷一絲不掛噘著雪白的屁股跪在床上,讓李建軍從後面肆意操幹著她的淫穴,胸前兩座豪乳不住晃蕩著,嘴裡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李建軍一邊撞擊著劉艷的肥臀,一邊撫摸著女人滑熘熘的大腿,把粗大的陰莖用力插入濕滑的陰道,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

馬軍眼睛一下子紅了,他一下子推開了衛生間的門,裡面水氣瀰漫,淋浴頭下正站著一具雪白豐饒的女人胴體,正背對著門口沖澡,那背部光滑細緻,白皙無比,兩條胳膊豐腴粉嫩,腰部纖細,雪白臀部又大又圓,肉滾滾,白花花,看得人直晃眼,兩條雪白修長的玉腿微微彎曲,越發顯得屁股挺翹凸出,臀型渾圓,那水流順著女人的背部衝擊著雪白臀肉,讓那臀肉不住顫抖。

女人又彎下腰擦拭身體,雪白肥臀噘了起來,能夠看到那誘人的肥美陰戶,兩瓣大陰唇微微開啟,露出裡面的肉縫,還能看到黑色的陰毛,顯得性感撩人。

馬軍此刻腦中充滿怒火,看到劉艷的性感裸體,頓時生出報復的念頭,他要徹底占有表姐的淫蕩肉體,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見到女人還沒有察覺自己的出現,馬軍直接脫掉了短褲,露出了自己的雞巴,只是因為之前剛剛和唐琴做過一次,所以現在還軟綿綿的沒有恢復過來。

「艷姐,對不起了,李建軍能操你的小穴,我也能操。」

馬軍大腦中充斥著報復的念頭,看著眼前女人的赤裸肉體,用手握住肉棒快速擼動起來,想要讓雞巴趕緊硬起來。

可是他今天的確是做的次數太多了,身體透支的太厲害,雖然他不停擼動肉棒,可是肉棒卻沒有半點反應,依然軟綿綿的,讓馬軍有些著急,平時面對著劉艷的裸體總是能一下子硬起來,今天這是怎麼了,竟然一點都不興奮,他不免有些後悔,早知道自己剛才就不該和唐琴發生關係。

就在這時,洗澡的女人卻突然轉過身來,胸前一對豐滿高聳的雪白乳房不住晃動著,馬軍見到那女人的臉卻驚呆了,這個女人竟然不是劉艷,而是剛剛在辦公室見到的林玥,她怎麼會在李建軍的房間裡洗澡呢。

馬軍頓時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是好,幸好林玥此時正閉著眼睛沖洗著頭髮,根本沒有發現衛生間裡多了一個人,還用手揉搓著兩個結實堅挺的乳房,雖然林玥的乳房規模也不小,但是比劉艷那一對36F的極品豪乳還有距離,應該和張麗的差不多,而且乳頭很大,如同兩顆大棗一樣凸起,乳暈顏色也很深,不像劉艷的乳頭嬌嫩,乳暈粉紅,看上去就讓人心動。

現在該怎麼辦?馬軍屏住呼吸,趕緊提上褲子,慢慢的往後退去,結果胳膊不小心撞到了衛生間的門,發出砰的一聲響動。

林玥正在揉搓乳房,忽然聽到聲音,身子一僵,停下了動作,伸手關掉了淋浴,側耳聽著動靜,馬軍動也不敢動,衛生間只有水流在地板上流動的聲音。

過了一會林玥沒有聽到什麼動靜,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便又繼續打開淋浴沖洗著身子,馬軍這才鬆了口氣,趕緊一步步退出了衛生間,又輕輕把門給關上,又躡手躡腳的離開了601房間,覺得自己已經出了一身冷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玥怎麼會在李建軍房間裡呢,難道李建軍在這裡開房是為了和林玥偷情嗎,其實仔細想想,林玥和劉艷還真有幾分相似,兩人身高差不多,都是那種高挑性感的身材,豐乳蠻腰翹臀長腿,只不過劉艷長得更漂亮,奶子也更大,性格比較高冷,不像林玥那麼隨和,當然在馬軍心中,不管哪個女人都無法和劉艷相提並論,劉艷就是他唯一的性感女神。

既然李建軍在這裡是和林玥偷情,那劉艷就不是來找李建軍,馬軍頓時又覺得自己的不滿情緒一下子煙消雲散,甚至為自己懷疑劉艷而感到愧疚,他怎麼能隨隨便便就懷疑劉艷呢,幸好這只是一場誤會,如果讓劉艷知道自己這麼不相信她,搞不好又會和自己生氣。

馬軍覺得自己的心情像是坐了過山車一樣,一直跌宕起伏,直到此刻才算是落了地,他也不敢在逗留下去,準備回到林玥的辦公室把卡給放回去,只是他順著走廊往電梯口走的時候,忽然旁邊一個房間的門被人打開,從裡面走出一個高挑的身影,差點和馬軍撞到一起。

「馬軍,你怎麼在這兒?」

對方一聲嬌呼,語氣顯得十分吃驚,馬軍更是一臉驚訝,眼前的人正是劉艷,劉艷居然真的在酒店裡,只是為什麼不是在李建軍的房間。

「啊,艷姐,我來辦點事。」

馬軍飛快的看了眼門牌號碼,上面赫然寫著601,心裡更煳塗了,如果這里是601,那麼剛才那間是幾號,難道是自己剛才太著急,所以看錯了房間號不成。

馬軍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只是心又提了起來,劉艷是從李建軍的房間裡走出來,難道他們真的……「你來辦事?」劉艷一臉狐疑的看著馬軍,「你來辦什麼事啊?」

看到劉艷那審視的目光,馬軍有些尷尬,只得把自己碰到鄧夏被人欺負,又護送她回家的事情說了一遍,當然其中和鄧霞二姨唐琴在換衣間那荒唐一幕被他略過去了。

「真的假的?」

劉艷卻是半信半疑,事情竟然會這麼巧,那個女孩的母親正好就在麗都大酒店上班,而且自己又剛好碰到了馬軍,搞不好是馬軍偷聽到了自己的電話內容,所以才跟蹤自己過來的。

「艷姐,我說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跟我去客房部辦公室。」

馬軍大聲說道,他還真不怕劉艷質疑,畢竟自己來酒店的確是為了送鄧夏,只是偶然看到了李建軍。

見到馬軍一臉坦然,劉艷覺得他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撒謊,看來就是一個巧合了,要不然自己只要去客房部一問就能拆穿他的謊言。

「對了,艷姐,你怎麼會在這裡呢?你不是去學校了嗎?」

馬軍猶豫了一下,還是鼓起勇氣問道,如果他什麼都不問,反而會讓劉艷懷疑。

劉艷一下子遲疑起來,猶豫著要不要告訴馬軍真相。

剛才她酒醒之後,發現自己躺在酒店的房間裡,也是嚇了一大跳,以為自己被李建軍哄騙了,等發現自己只是躺在沙發上,而且身上的衣服也都在,才放下心來,聽到衛生間的聲音,她又悄悄過去看了看,見到是李雯在洗澡才鬆了口氣。

她隱約記起自己和李建軍,李雯吃飯的事情,迷迷煳煳知道自己被人攙扶著離開,卻沒想到會被送到酒店房間,自己真是太大意了,要是李建軍真有什麼歹意,自己肯定是在劫難逃,後悔也來不及了。

劉艷不敢在逗留下去,悄悄想要離開房間,卻沒想到剛出門就碰到了馬軍。

見到馬軍那充滿期待的神色,劉艷終於做了決定,她拉著馬軍來到了電梯旁邊的樓梯間,嘆了口氣說道:「馬軍,是表姐不好,不該騙你,在公園門口時打電話的是李雯,她說李校長請我們兩個吃飯,我不去不太合適,可是又怕你會多心,所以就找了個藉口,結果我不小心喝多了,就和李雯在房間裡休息了一下,現在李雯還在房間裡洗澡呢,這就是事情的經過。」

【未完待續】

第一百五十五章 樓梯間玩弄劉艷豪乳

馬軍看著劉艷那亮晶晶的眼睛,知道對方沒有欺騙自己,一開始聽到劉艷的確是和李建軍一起吃飯,他的確有些生氣,不過聽說還有李雯一起吃飯,馬軍又覺得事情可能不像自己想的那麼糟糕,而且劉艷畢竟是是三中的老師,李建軍的邀請她也很難推脫,現在劉艷又把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訴了他,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艷姐,其實我也騙了你,我來酒店一開始的確是為了送鄧夏,可是在大廳我碰到了李建軍,就以為……」

馬軍也不想欺騙劉艷了,把自己隱瞞的事情都告訴了劉艷。

「你以為什麼?你以為我是來陪李建軍開房的嗎?」

劉艷越說越氣,飽滿高聳的乳房一起一伏,顯得格外誘人,「難道我在你心裡就是這麼一個不知道羞恥的女人嗎?」

馬軍頓時臉上火辣辣的,有些無地自容,他剛才的確是這麼想的,見到劉艷流下了眼淚,他趕緊上前摟住劉艷,用手幫她擦著淚水,一臉悔恨的說道,「艷姐,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幾下吧。」說著便抓著劉艷的手在自己臉用力扇了一巴掌。

劉艷頓時愣住了,原本她對馬軍懷疑自己十分生氣,可是見到馬軍臉被打的紅了,氣一下子就消了,皺著眉頭嬌嗔道,「馬軍,你這是幹什麼?」

「艷姐,我不該懷疑你。」馬軍紅著眼睛說道,「我該死,你打我出出氣吧。」

「我打你幹什麼?」劉艷撇了撇嘴巴說道,「你以後少惹我生點氣比什麼都重要。」

馬軍見狀知道劉艷算是原諒了自己,雙手不由摟住了劉艷的蠻腰,嘴巴湊上了劉艷紅潤的雙唇,親吻著表姐濕滑的香唇,胸膛擠壓著那一對結實挺拔的乳房。

「嗯,幹什麼,討厭死了。」

劉艷含煳不清的說道,想要擺脫馬軍,可是卻不由自主的迎合著馬軍的動作,甚至還張開小嘴,讓馬軍的舌頭深入到自己的口腔里攪動著,吮吸著她香甜的津液。

馬軍舌頭觸碰到劉艷那嫩滑香舌,貪婪的吮吸著性感表姐甜絲絲的口水,大手順著腰部往下滑動,很快落在緊身牛仔褲上,撫摸著她渾圓豐腴的臀部,而胯下本來軟綿綿的肉棒在美艷表姐肉體的刺激下也再次抬頭,硬邦邦的頂在了劉艷的下身磨蹭著。

「嗯嗯嗯。」

劉艷被馬軍的肉棒頂在下身,頓時那強烈的慾望籠罩了她的身體,她雙手摟住馬軍的脖頸,忘情的和男生熱烈濕吻起來,媚眼迷離,發出銷魂的呻吟聲,急促的鼻息噴在馬軍的臉上,弄得馬軍興奮不已。

過了一會,劉艷才推開馬軍,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只見她那嬌媚動人的容顏上紅潤無比,雙眸更是水汪汪的,蕩漾著春情,這個三中最性感漂亮的豪乳老師已經被馬軍挑逗的慾火難耐,無法克制了。

馬軍嘴角還掛著亮晶晶的口水,他舔了舔嘴唇,看著劉艷胸前那急劇起伏的高聳豪乳,不由有些口乾舌燥,大手便往劉艷的胸口抓了過去,隔著襯衣和乳罩揉捏著表姐那堅挺結實的大奶子。

「啊,馬軍,你摸的人家好難受啊。」

劉艷咬著嘴唇,氣喘吁吁,纖纖玉手抓著馬軍的手腕,似乎在抗拒,又彷佛在迎合。

「好大好舒服。」

馬軍一邊揉捏著那兩團碩大渾圓的乳球,一邊再次湊到劉艷光滑白皙的臉蛋上,親著表姐的香唇,兩人舌尖糾纏在一起,交換著津液,享受著那種蝕骨銷魂的美妙感覺。

而馬軍已經不滿足隔著襯衣玩弄劉艷的乳房,伸手開始解起了襯衣扣子,而劉艷已經被馬軍親吻的迷迷煳煳,很快便被馬軍將襯衣的扣子全都解開,露出了被黑色乳罩包裹著的雪白乳房,那碩大堅挺的乳球在黑色蕾絲乳罩的映襯下越發顯得白皙晶瑩,彷佛是用最上等的象牙凋刻出來的一樣,看的馬軍雞巴勐跳,他手繞到劉艷背後,摸到了胸罩的扣子想要解開,可是費了半天勁都沒解開,急的他抓耳撓腮。

「讓我來吧。」

劉艷見狀不由嫣然一笑,把手繞到背後一拉一放,便解開了蕾絲胸罩,頓時一對顫巍巍的挺翹豪乳便跳了出來,那迷人性感的大奶子看的馬軍有些失神,只覺得渾身上下的血液都要沸騰起來,雙手分別握住劉艷的兩個大奶子開始大力揉搓起來,只覺得手中乳球又大又圓,幾乎難以把握,觸感彈性十足,柔軟堅韌,帶給他無與倫比的享受。

面對著這讓無數男人都夢寐以求的36E豪乳,馬軍興奮的渾身哆嗦,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劉艷這兩個妖艷大奶子,可是每次都會讓他如痴如醉,神魂顛倒,心中充滿了成就感和自豪感,這就是三中第一波霸老師劉艷的乳房,卻被自己一個高中生肆意玩弄,那種感覺讓馬軍飄飄然彷佛在做夢一樣。

「嗯嗯嗯。」

劉艷此刻上半身幾乎完全赤裸,那雪白豐滿的玉體在陽光照射下顯得熠熠生輝,散發著少婦迷人的韻味,兩個又大又圓的乳房被男生揉捏的不斷變形,傳來一陣陣酥麻的快感,讓這個寂寞難耐的美艷少婦發出了一聲撩人心弦的呻吟聲。

馬軍忽然低下頭,張開嘴巴,伸出濕漉漉的舌頭,在劉艷一隻乳房上舔了起來,舌頭在那滑膩結實的乳肉上不住轉著圈舔弄著,最後用舌尖在已經有些興奮的粉嫩乳頭上舔了幾下,弄得劉艷嬌喘連連,然後又一口將包括乳頭在內的小半個乳房吸入口中不住吮吸著,還用牙齒輕輕咬著乳頭,這一連串刺激弄得劉艷不住嬌呼,身體輕輕顫抖起來,雙臂摟住了男生的腦袋,緊緊壓在自己胸前。

而馬軍的臉被深深埋入劉艷豐滿的乳溝里,口鼻幾乎被封死,讓他差點喘不過氣來,可是他依然貪婪的用舌頭舔著那嬌嫩的乳肉,用大臉磨蹭著結實堅挺的乳房,享受著劉艷兩個大奶子幫自己臉部按摩的滋味,鼻子裡傳來一陣陣誘人的乳香,讓他胯下雞巴一陣肉緊,恨不得馬上把眼前這個成熟美艷的誘人表姐給扒的光熘熘的,挺槍上陣,和她大戰一百個回合。

劉艷兩個渾圓堅挺的乳房被馬軍又啃又吸,又揉又捏,雪白乳肉上全都是亮晶晶的口水,只覺得乳頭一陣陣酥麻,讓她的身體更加興奮起來,兩條修長美腿發軟,有些站立不住,靠在樓梯間的牆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感覺到自己下身陰道里已經是淫水直流,花心如同被蟲咬蟻齧一般瘙癢難耐,她兩隻手用力的摟住馬軍的脖子,往自己胸口擠壓著,仰起頭閉著眼睛,任憑高大男生在自己胸口肆意輕薄,這個成熟美艷的少婦已經完全淪陷在少年的侵犯中而不可自拔。

馬軍大手放開劉艷一隻乳房,往劉艷的牛仔褲伸了過去,想要解開牛仔褲的紐扣,劉艷雖然覺得不太妥當,畢竟這裡是樓梯間,可是她此刻已經被淫慾控制,根本不想反抗,很快馬軍便解開了牛仔褲的扣子,將拉鎖往下一拉,雙手抓著牛仔褲的邊緣一扯,直接將牛仔褲拖到了膝蓋,頓時兩條雪白誘人的美腿暴露出來,只見下身一條黑色蕾絲三角內褲包裹著那肥美豐腴的肉穴,平坦光滑的小腹下方露出了一片烏黑濃密的陰毛,那單薄的布片已經變得濕漉漉的,包裹著兩片大陰唇,能夠清楚的看到中間那一條誘人肉縫還在一開一合,似乎已經做好了交合的準備。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清脆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劉艷頓時清醒過來,見到自己快要被馬軍扒光了,臉色通紅無比,趕緊伸手將牛仔褲提了起來,又從褲兜里掏出手機,見到是李雯打來的,猶豫了一下便接了起來。

「喂,劉老師,你在哪兒呢?」李雯問道,「剛才你喝的有些多,我就扶你到房間裡休息了一下,對了,李校長一直都在大廳里等著呢,你看我們要不要去和他打個招呼?」

「哦,李老師,不好意思,我有點事先走了,就麻煩你和李校長說一下吧。」

劉艷看了一眼馬軍說道,她可不想再去和李建軍見面了,要不然馬軍肯定又不樂意了。

李雯又勸了一會,看到劉艷態度堅決,只能不甘心的掛了電話,眼珠一轉對著鏡子拍下了自己的裸體,然後給李建軍發了過去,然後發了一條簡訊,「李校長,劉艷走了,我在房間等你怎麼樣?」

李建軍在樓下有些心神不寧,想著在自己房間沉睡的劉艷,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才能真正得到這個誘人少婦,忽然手機響了一下,他打開手機看了一眼,見到竟然是李雯給自己的發的裸照,不由一陣冷笑,這個李雯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那天晚上他去參加舞會,被李雯勾引忍不住和這個三中有名的淫蕩老師開了房,之後便十分後悔,他現在已經過了那個看到女人就走不動路的年齡,就算是有年輕漂亮的女老師送上門來,他也不會動心,何況是李雯這樣野心十足的女人,一旦沾上就是一個麻煩,可是做都已經做了,李建軍後悔也沒用,不過他也不會白乾李雯,既然對方只是想要一個培訓的機會,給了她也沒什麼大不了,不過李建軍卻不會再和她上床了,免得李雯產生不必要的幻想。

李建軍看了幾眼李雯的裸體,心中感嘆,雖然李雯的身材比劉艷差不了不少,可是為什麼自己只會對劉艷的身體感興趣呢,難道就因為劉艷的奶子大嗎,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只能說每個人的品味不一樣,有的男人就喜歡身材豐滿的美女,有的男人喜歡苗條的女人,還有人就喜歡那種骨幹女人,而李建軍覺得自己對劉艷著迷,不僅僅是因為對方那對無人能及的大奶子,更重要的是劉艷那種冷艷高傲的氣質,能夠喚起他內心深處深藏著的征服欲,他已經有很久沒有過這種強烈的衝動了。

李建軍猶豫了一下,把李雯的裸照給刪除了,然後給李雯發了一條簡訊,「李老師,以後不要再這麼做了,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請你珍惜這次培訓的機會,認真學習,做好本職工作。」

【未完待續】

第第一百五十六章 林玥的勸告

看到李建軍發來的簡訊息,李雯氣的肺都要炸了,臉色發青,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最大的恥辱就是被男人嫌棄,她恨恨的說道:「好你個李建軍,真不要臉,簡直是提上褲子不認人。」

李雯氣呼呼的把李建軍罵了半天,心裡還覺得憤懣不已,其實剛才李建軍已經答應了會幫她上高級職稱,她根本沒有必要再勾引對方,可是李雯也是心高氣傲的人,就是想要證明自己不比劉艷差,所以才故意用裸照誘惑李建軍,卻沒想到李建軍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自己,剛才自己給他發劉艷的艷照,他可是還猶豫了好一會呢。

男人就是賤,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惦記,要怪就怪李雯太主動,反而讓自己變得一錢不值,男人只會把她當成一個活生生的充氣娃娃,射完就扔,沒人會在乎她的感受,更不會把她當成女神供奉。

李雯也想改變自己的作風,可是她骨子就是那種隨性的女人,已經習慣用自己的身體來做交易了,或許在普通人眼裡,她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女人,但在那些有權勢的人眼裡,李雯就是一個玩物。

李雯穿上衣服,心中一陣冷笑,李建軍心心念念想要得到劉艷,又是幫她上職稱,又是給她機會讓她來市裡培訓,可是劉艷和自己不一樣,根本不會因為這些事情就對李建軍投懷送抱,只怕會對李建軍的戒心越來越重,除非李建軍來硬的,否則他一輩子也別想讓劉艷主動迎合。

倒是馬軍那個傢伙也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竟然悄悄的把劉艷給拿下了,劉艷在喝醉後的反應絕對不是裝出來的,她和馬軍肯定上床了,怪不得她最近不像以前那麼鬱鬱寡歡,反而顯得嬌艷迷人,沒想到是被馬軍那根大雞巴給捅舒服了。

「劉艷,你給我等著,我是不會輸給你的。」

李雯原本只是和馬軍玩玩,後來被馬軍操的舒服便有些難捨難分,現在知道馬軍和常洪濤的關係,更是不會放手了,只要抓住馬軍,以後便有機會攀上常洪濤這顆大樹,到時候自己就能一步登天,到市裡工作。

於此同時,劉艷也已經穿好了衣服,紅著臉嗔道:「馬軍,以後不許這樣了,萬一有人過來看到怎麼辦?」

馬軍看到劉艷那高聳渾圓的乳房再次被衣服遮擋起來,暗呼可惜,剛才要不是李雯打過來電話,搞不好自己還能和劉艷在樓梯間裡來一發,這種室外的親熱遠比在房間裡更加刺激。

劉艷和馬軍來到客房部,林玥已經回來了,正在和鄧夏聊天,看到馬軍和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進來,頓時有些驚訝問道:「這位是?」

「林阿姨,她是我表姐,在縣裡中學當老師。」

馬軍笑嘻嘻的說道,腦子裡卻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剛才在衛生間看到的林玥裸體。

「你好,我叫林玥,是酒店的客房部經理助理。」

林玥伸手笑著說道。

「你好,我是劉艷。」

劉艷微微一笑,莫名的覺得眼前這個女人有些面熟,好像在哪兒見過,卻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些奇怪,她可是很少來市裡,而且還是第一次到麗都大酒店,應該沒有沒有見過林玥才對。

「你叫劉艷?」林玥有些驚訝,上下打量著劉艷,遲疑的問道,「你老家是興縣的嗎?」

「是啊。」劉艷頓時也有些吃驚,反問道,「你怎麼知道?」

「劉艷,你不記得我了吧,你媽叫鄭彩麗,你爸叫劉慶發,對不對,小時候我們在一個院裡住,後來我們家就搬走了。」林玥笑吟吟的說道,「那個時候你還是個黃毛丫頭呢,沒想到現在變得這麼漂亮了。」

「你是林姐姐?你怎麼到市裡來了,」

劉艷腦中忽然閃過很多兒時的記憶,認出了眼前的林玥,一臉驚喜的說道。

那個時候她才上小學,和十幾戶人家住在一個大雜院裡,每天放學後父母都沒下班,就到鄰居林玥家裡寫作業,林玥當時已經高中畢業了,在飯店裡當服務員,不過後來劉艷小學畢業的時候,林玥忽然就搬走了,劉艷還大哭了一場,以後就再也沒見過林玥,沒想到今天會在這裡遇到。

「我爸後來到市裡做生意,我就跟著來到了長濟市,這一晃多少年過去了,真是和做夢一樣。」林玥拉著劉艷的手感慨著說道,「對了,你爸媽現在怎麼樣,身體還好嗎?」

「他們挺好的。」

劉艷笑著說道,其實她結婚後就很少回興縣了,也就剛結婚的時候過年回去過,興縣當地的風俗是女兒嫁出去就成了外人,能不聯繫就不聯繫,所以劉艷之後沒事的話就不回去,最多也就是隔三差五給父母打個電話問候一聲。

馬軍看到劉艷竟然和林玥認識也有些意外,見到劉艷和林玥聊的熱火朝天,便悄悄走到林玥辦公桌前,把那張房卡給塞進了抽屜,這才鬆了口氣,這時鄧夏走過來問道:「馬軍,你剛才是去找你表姐去了吧?我還以為你迷路了呢?不過你表姐真的挺漂亮的,比林阿姨還漂亮,她是在你們縣裡中學當老師嗎,教什麼的?」

馬軍一邊應付著鄧夏連珠炮一般的提問,一邊側著耳朵偷聽著劉艷和林玥的對話,畢竟他從來不知道劉艷小時候的事情,劉艷也很少會提,讓他有些好奇,想知道劉艷以前的生活經歷。

「對了,劉艷,你現在結婚了嗎?」林玥忽然問道,「你這麼漂亮,肯定能找一個好人家。」

劉艷臉色一紅,有些尷尬的說道:「結了,剛三年。」

「哦,你老公在哪兒上班呢?」

林玥笑著問道,心想劉艷條件這麼好,怎麼也得找個大老闆,最不濟也得是個小領導。

「他在南方打工。」劉艷有些無奈的說道。

「不會吧。」林玥有些驚訝,「你這麼漂亮,他就放心讓你一個人在家,再說你怎麼能讓他去那麼遠呢,你這麼年輕,一個人過日子多苦啊。」

劉艷幽幽一嘆說道:「我也不想讓他去,可是他非要去,我們都吵了很多次了,他嫌在縣裡上班不掙錢,說只有去了南方才能發大財,當大老闆。」

「劉艷,我和你說,這男人只要有本事,在哪兒都能發財。」林玥說道,「就說我們酒店的老闆原來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可是人家膽子大,敢闖敢拼,幾年時間就闖出了一片天下,在長濟市開了好幾家酒店,身價幾千萬,你說說人家也沒去南方,照樣當了大老闆不是。」

劉艷本來就對丈夫許志鵬去南方不滿意,聽到林玥的話更加心煩意亂,說道:「好了,林姐姐,還是說說你吧,你現在怎麼樣?」

「我離婚了,孩子也給了他爸。」

林玥很乾脆的說道,似乎並不覺得離婚是件丟人的事情。

「離婚了?為什麼?」

劉艷有些驚訝,林玥可是已經四十的人了,竟然離婚了。

「和他不是一路人,每天總是吵架。」林玥笑著說道,「所以最後乾脆離婚,大家都省心。」

「可是你們都這麼多年了,而且還有了孩子。」劉艷說道,「離了有些可惜。」

「這有什麼啊,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林玥卻是滿不在乎的說道,「離婚的人多了去了,人活著不就是讓自己高興嗎,何必委屈自己一輩子呢,我現在一個人過,掙錢一個人花,回家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多自在逍遙,我後悔離婚離得太遲了,要是十年前我就離婚了,也不至於和他生這麼多年的氣。劉艷,我告訴你,結婚不是為了讓自己受委屈的,如果這個男人不珍惜你了,你又何苦守著這個冷冰冰的家呢。」

劉艷頓時沉默了,心中卻是十分震撼,以前她雖然也偶爾有過和許志鵬離婚的念頭,可只是一閃而過,並沒有當回事,今天被林玥這麼一說,忽然覺得離婚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大事,人家林玥已經有了孩子,不也照樣離了婚,自己和許志鵬還沒有孩子,更沒有什麼可留戀的。

看到劉艷陷入沉思,林玥又繼續說道:「劉艷,以你的條件完全可以找到一個更好的男人,何必弔死在一棵樹上呢,你才結婚三年,又沒孩子,按道理我不應該一見面就勸你離婚,可是這種事情越拖越麻煩,女人啊,一輩子就這麼幾年好日子,等到你年老珠黃了,就是離了婚也沒人要了,我現在就是這樣,你可得吸取我的教訓啊。」

其實林玥雖然已經四十多了,可是保養的很好,根本看不出來,相貌身材都像是二十多歲的女人。

劉艷嘆了口氣說道:「林姐姐,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可是離婚是件大事,不是那麼簡單的,而且我們還有感情……」

「什麼感情,我現在算是看透了,男人就那麼回事。」林玥不屑一顧的說道,「喜歡你的時候把你當個寶,不喜歡了那就成了路邊的野草,他要真的在乎你,怎麼會丟下你一個人呢,我看你可不能再煳塗了。」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想想的。」

劉艷苦笑一聲說道,她心裡其實挺佩服林玥的,換成是她,肯定做不到這麼乾脆利落的離婚,或許這就是她最大的問題吧。

因為時間不早了,劉艷還要送馬軍去車站回古縣,所以便和林玥交換了手機號碼,林玥把劉艷和馬軍送到酒店門口笑著說道:「劉艷,以後再來市裡的話,可一定要給我打電話,我現在在市裡也沒有什麼朋友,一個人挺無聊的。」

「好的,林姐姐,我會的。」

劉艷笑著和林玥告別,帶著馬軍離開了麗都大酒店。

劉艷和馬軍來到公交車站等車,馬軍卻有些捨不得劉艷,拉著劉艷的手說道:「艷姐,我還沒和你待夠呢,今晚要不我不走了,留下了陪你。」

「那可不行,明天就是禮拜一了,你還得上課呢,要不然張老師不會放過你的。」劉艷瞪了馬軍一眼,然後又臉色微紅,柔聲說道,「再過幾天我就回去了,你回去後好好學習,爭取考一個好成績,我答應過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的,明白嗎?」

「我知道了,艷姐。」

馬軍想到到時候自己就能享受劉艷小嘴幫自己口交的銷魂滋味,不由又興奮起來,這時公交車開了過來,他戀戀不捨的上了公交車,向著劉艷不停招手,公交車開動駛離了車站,往古縣方向開去。

等到看不到劉艷的身影,馬軍才嘆了口氣,往車廂後面走去,周日下午回縣里的人很多,車廂里已經沒有空位了,馬軍只好站在後面的過道里。

忽然公交車一個急剎,馬軍失去平衡,往前一撲,直接撞在前面一個高挑女孩身上,下身緊緊貼著對方的臀部,感覺到女孩緊翹結實的臀肉,他不免有了反應,褲襠硬邦邦的鼓了起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