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乳老師劉艷第二部 (168) 作者:tttjjj_200

.

【豪乳老師劉艷】

作者:tttjjj_2002021-5-12發表於S8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害群之馬

「得了吧,你沒聽政教處的老師說曹剛的哥哥是呂紅堂的手下嗎,別說是你了,就是李建軍也未必敢動他。」馬軍搖搖頭說道,「這種人你用不著和他計較,早晚有人收拾他,其實我倒是覺得方蕾對你挺不錯的,你可以考慮一下,不要老在一棵樹上弔死。」

「方蕾啊。」黃國新愣了一下,想起自己被曹剛打倒的時候,還是方蕾第一時間過來攙扶自己,而且之後還對自己噓寒問暖,的確讓他有些感動,不過他想了想還是不甘心放棄李婷,咬著牙說道,「我還想再試試,我就不相信我追不到李婷。」

「反正我已經提醒過你了,到時候別哭鼻子啊。」

馬軍說道,他也知道感情的事情很複雜,黃國新放不下李婷,就像自己放不下劉艷一樣。

「放心吧,我已經有了安排。」黃國新露出堅定的表情,「李婷馬上要過生日了,我要好好幫她慶祝一下,就不相信她不感動。」

馬軍欲言又止,他可不覺得李婷會因為感動而喜歡上黃國新,只是他不想再打擊黃國新了,希望黃國新能夠早點清醒過來。

課間操的時候,馬軍來到張麗的辦公室,張麗把測驗卷子交給他,看到馬軍嘴角的傷口,皺著眉頭問道:「馬軍,你早上為什麼打架?」

馬軍這才把自己和曹剛打架的經過講了一遍,當然也把政教處那個老師的話都告訴了張麗。

張麗哼了一聲,不滿的說道:「這個曹剛簡直就是害群之馬,我會和學校提議對曹剛進行處罰吧,最起碼也得給他一個記過處分,馬軍,你做事也不要太沖動,以後遇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先去報告老師,讓學校老師來處理,明白了嗎?」

「我知道,麗姐。」馬軍笑嘻嘻的說道,打量著張麗的連衣裙,「麗姐,你這件連衣裙真漂亮。」

「是嗎?我都有點後悔了,穿上太透了,露的也太多了。」張麗臉色微紅,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馬軍,你說我是不是不適合穿這種裙子?還是劉艷穿上更好看。」

「我覺得挺好的啊。」馬軍走到張麗身後,摟住了她的腰,順著有些豐腴的小腹往上滑動,很快攀上了兩座豐滿乳房輕輕揉捏起來,手指隔著內衣捏著那兩顆小豆豆,「麗姐你沒看班裡的男生看你眼睛都直了嗎,這樣穿多性感啊,你身材這麼好,不露出來太可惜了。」

「嗯嗯嗯,小壞蛋,大白天你幹什麼。」張麗被馬軍捏的乳房酥麻,臉色紅潤起來,嬌軀顫抖著,喘息著說道,「我就想穿給你一個人看,不想讓別人看。」

「麗姐你不穿衣服最好看。」馬軍一邊揉捏張麗的大奶子,一邊用下體頂在對方那肥膩碩大的屁股上挺動著,撞的張麗呻吟起來,只覺得下體癢的不行了,恨不得噘起大屁股讓馬軍的大肉棒插進來幫自己止癢,她咬著嘴唇低聲說道:「馬軍,晚上你還過來吧,老師幫你輔導功課。」

「好的,麗姐。」馬軍笑嘻嘻的說道,伸手又在張麗肥碩的奶子上抓了幾把才戀戀不捨的放開,抱著測驗卷子離開了辦公室,只是下身肉棒還硬邦邦的挺著,讓他不得不彎著身子,免得讓人看到自己丑態。

張麗卻是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只覺得自己內褲已經完全濕透了,陰道里如同螞蟻啃咬一般讓她坐立不安,期盼著時間趕緊過去,等到晚上就可以和馬軍痛痛快快的做上一次,自己真是越來越墮落了,換成一年前,張麗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會變成這個樣子,竟然會被一個男生給弄得欲仙欲死,連最起碼的師道尊嚴都蕩然無存了。

張麗自從參加工作以來,一直都是兢兢業業,每年都是優秀教師,更當過兩次全縣的教育標兵,家裡的榮譽證書和獎狀放了滿滿一箱子,可誰能想到這麼一個受人尊敬的女教師會像淫蕩的母狗一樣噘著大屁股,讓男生的火熱肉棒插進自己的陰道操干。

每次和馬軍做愛之後,張麗都會有深深的罪惡感,覺得自己太無恥了,對不起自己這個人民教師的光榮稱號,更對不起馬軍的母親宋萍。

要是讓宋萍知道自己厚顏無恥的勾引她兒子上床,對方肯定不會原諒自己的。

張麗想著等到下個學期,自己一定要慢慢的疏遠馬軍,不能再和馬軍頻繁做愛了,那樣不但對不起老公,也會害了馬軍。

這段時間張麗覺得丈夫似乎比過去老實了不少,不再去打麻將了,也不和自己要錢了,而是找了一份工作,每天晚上纏著張麗親熱。

張麗見到丈夫痛改前非,倒也有些心軟,不再像以前那麼拒絕對方,雖然老公那東西沒有馬軍的粗長,可畢竟是自己老公,不會像和馬軍在一起時那麼提心吊膽。

張麗是個很實際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和馬軍的關係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她也不會和丈夫離婚,她已經四十歲了又有了孩子,經不起折騰了。

而且馬軍現在迷戀自己的身子不過是貪圖刺激,她相貌不如劉艷,身材比不上高紅梅,床上更沒有李雯那麼放蕩,與其到時候被馬軍冷落,倒不如自己提前抽身,給自己保留一份女人的尊嚴。

張麗嘆了口氣,平復一下心情,再次回到辦公桌前坐下開始批改起了作業。

中午放學,馬軍和黃國新說說笑笑往大門口走去。

黃國新笑嘻嘻的說道,「馬軍,晚上我約了幾個人去一中打籃球,你也來吧,說不定還能碰到高老師呢。」

馬軍白了黃國新一眼,這傢伙恢復的挺快,課間操還一臉不痛快,顯然是被李婷給打擊了,現在又惦記上了高紅梅,真夠沒心沒肺的,澹澹說道,「我不去了,張老師讓我去她辦公室補課。」

「張老師又給你開小灶啊。」黃國新說道,「那我可就不客氣了,說不定高老師和我單練呢,你可別後悔。」

馬軍想到昨晚高紅梅決絕的態度,心中有些刺痛,冷冷說道:「你要有能耐上了她,我也沒意見。」

既然高紅梅這麼隨便,與其便宜了別的男人,倒不如讓黃國新也嘗點甜頭,省的自己每次見了曹夢都覺得對不起黃國新。

「真的?這可是你說的啊。」黃國新想起高紅梅那兩條極品大長腿和渾圓肥臀,就興奮起來,嘿嘿笑著說,「我要是真把高紅梅給搞定了,你小子可別不高興。」

「我有什麼可不高興的。」馬軍拍了拍黃國新的肩膀微微一笑說道,「我就你沒那本事搞定她,別忘了上次在賓館你見了李雯那德行。」

上次馬軍想要幫黃國新破處,帶他去找李雯,結果黃國新見到李雯的裸體就直接射了,讓馬軍笑話了他半天。

「好了過去的事就別提了。」黃國新有些尷尬,那可是他一輩子的污點,他哼了一聲說道,「我這段時間可是苦練金槍不倒攻,保證能持續半小時以上,下次再讓我碰到李雯,保證乾的她三天下不了床。」

「就你?」馬軍搖了搖頭,不過卻沒說什麼風涼話,李雯那女人太騷了,花樣多,又放得下身段,在床上簡直就是條美女蛇,就連馬軍都受不了李雯的勾引,每次都堅持不了十分鐘,更不要說黃國新這個雛雞了。

兩人走到學校大門口就分開了,馬軍剛走了幾步,忽然馬路對面走過來幾個小溷溷攔住了他的去路。

為首的一個光頭穿著花襯衫,手裡靈活的轉著一把折迭刀,上下打量著馬軍,冷笑著說道,「你就是馬軍,聽說你挺牛的啊,咱們找個地方練練唄。」

馬軍有些莫名其妙,這幾個小溷溷他根本沒見過,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招惹了他們,冷冷說道,「對不起,我不認識你們,請讓開。」

「你麻痹你不是挺狂的嗎,怎麼現在慫了。」光頭破口大罵起來,「草你媽,三中放不下你了是吧,知道曹剛是誰嗎,那是我們曹老大的親弟弟,你敢動他,那就是不給我們老大面子。」

馬軍頓時心中一驚,對方竟然是曹強派來的,這些人可都是呂紅堂的手下,自己一個高中生怎麼能惹得起他們。

不過馬軍很快冷靜下來,這些小流氓都是欺軟怕硬,自己要是退讓,反而會助長對方的氣焰,澹澹說道,「你們想怎麼樣?」

「怎麼樣?」光頭嘿嘿一笑,「給老子跪下磕上十個響頭,再喊我三聲爸爸,老子就饒了你,不然老子一刀捅了你。」

馬軍心中燃起熊熊怒火,這幾個傢伙欺人太甚,他捏緊了拳頭,臉色鐵青,無論如何他絕對不會給對方磕頭認錯。

可是對方有三個人,而且還拿著刀子,馬軍就是再厲害,赤手空拳怎麼可能對付三個小溷溷。

不遠處的一個西瓜攤上,蘇建新和曹剛手裡拿著西瓜一邊吃一邊看熱鬧。

「強哥,還是你牛逼啊。」蘇建新得意的說道,「一下子叫來這麼多人,看馬軍這次還敢不敢猖狂了。」

「媽的,敢和我動手。」曹剛罵罵咧咧的吐出了幾顆西瓜籽,不屑一顧的說道,「今天就要讓這小子知道三中是誰的地盤,蘇建新,你也夠窩囊的,你這個班長怎麼當的,連自己手下的人都管不好。」

蘇建新頓時有些尷尬,馬軍這個傢伙一向和自己不對付,剛上高一就和自己打了一架,他人高馬大,自己也占不了多少便宜,而且馬軍身邊還有一幫打籃球的男生,尤其是黃國新更是他的死黨。

班主任張麗也對馬軍十分信任,自己幾次想要把馬軍的語文課代表給弄掉都沒有成功,反而讓張麗對自己印象越來越差,要不是因為他父親的關係,搞不好自己這個班長都要被馬軍給搶走了。

想到這裡他不由向馬軍投去仇恨的目光,今天說什麼也要讓馬軍栽個大跟頭,最好讓那幾個小溷溷打的他進醫院住上一個月,看他還敢不敢和自己較勁。

「媽的,你他媽到底跪不跪?」看到馬軍站著不動,光頭拿著匕首虛晃兩下,臉色陰沉著說道,「看來得給你放點血了。」說著揮手就往馬軍胳膊上划去。

馬軍下意識的往後撤了兩步,飛起一腳,正中光頭持刀的手腕,光頭悶哼一聲,手裡的匕首往後斜斜飛了出去。

蘇建新正在吃西瓜,忽然看到匕首往自己面門飛過來,他下意識用手裡的西瓜一擋,那匕首直接穿透了瓜皮,刀尖距離他的鼻子只有幾公分,差一點就捅到他臉上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