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桐 (4) 下 作者:姐控眠

簡體

【翡翠桐】 (4) 下 book18.org

作者:姐控眠book18.org

2021年4月7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4)渤海望柴(下) book18.org

「是是……提前來了,現在?……」 book18.org

顧梓桐滿心不悅,卻也從沒見過這麼謹小慎微的柴去悱,去悱公子從來都是懶散拖沓,沉迷女色,準確說是沉迷她的肉體,什麼事都打擾不了他猛射懷中嬌娘子的熱情,可今天卻一個電話就放開了她。 book18.org

她拉著去悱的臂膀起身,男人瞥了眼也沒理他,一雙裸腿蹭過他的臉頰,男人依然沒理他,還推開了喜愛的長腿,正在興頭上的顧梓桐氣不過,想要引起去悱注意,可這時他已經掛斷了電話,冷漠道:「你先上去,我去機場有點事。」 book18.org

「什麼事?」顧梓桐言語中怨氣瀰漫,還帶著點酸,「這深更半夜,你要去會誰?」 book18.org

「我的師兄,他現在是國事顧問,這是正事。」說罷,去悱從褲兜中掏出公寓門卡遞給她,這她不是第一次在去悱的公寓過夜,可都是隨小總裁到公寓日夜操弄,此次正是千載難逢探查柴氏渤海集團內幕到機會。但同時,顧梓桐又湧現一種罪惡感,對去悱信任的罪惡感。 book18.org

顧梓桐從前並沒收到過男人的房門鑰匙,婚房也是她與康明二人共同出資,她實對去悱此舉之信任感到高興,又因自己感到高興而對自己的使命產生罪惡,又因對自己的使命產生罪惡而對自己沮喪,萬般情緒匯聚一堂,終變了對男人的嬌嗔,「你願意走就走吧,不能明天再去嗎?」去悱啞然失笑,「你知道我這師兄現在官職幾何?他以前可就是我名義上恩師的秘書,怎能怠慢?」又迅速把身體貼上去,強環過女人肩頭臂膀,手力捏她翹挺鼓脹的臀兒,唇銜著怨婦耳珠抿咂舔舐,往那怕羞的耳廓里送熱氣,直讓顧梓桐臉露朱紅眼眸生媚。 book18.org

去悱在她耳旁小聲狠道:「等我回來,等我回來讓你過足被弄的癮,看我今天不搗爛你又騷又嫩愛流湯的逼,不撞爛你這白屁股蛋兒——」邊說去悱的手邊滑蹭入顧梓桐兩瓣豐臀間,一個詞一個詞蹦著臊梓桐,「欠操的……小秘書……洗乾淨,等著挨操!」說罷,不管氣喘吁吁的女人,嘬上豐潤的厚唇,要不是地庫有車燈亮起,沒準真讓去悱來個梅開二度,玩婊喪志。 book18.org

他努力壓下慾火,駛至褐島機場時已過了零點,公務機航站樓的路口看到他開的貝茨座駕,安保利落地放了行,開了閘門,去悱便熟練地開到柴家的機庫,裡面人來人往,一架纖長的浮空島318正在其中整備,機身印著大書漢隸【渤海航空】。 book18.org

去悱隨意把車停在一旁,舷梯早已架好,他小步快攀,兩位空乘小姐機門等待,一見去悱,便鞠躬行禮,「歡迎柴先生登機。」兩位空姐為首的一位年紀稍長,身材苗條挺立,套裝黑絲高跟,長發高盤,輪廓立體,加之小臉上梳妝濃艷,即使有些年紀依然頗為俏麗,她打發另一位空姐去拿茶點,自己跟上深入的去悱,輕聲喚道:「少爺——」去悱見周圍已有零星歇息趕稿的工作人員,微微抬手示意她噤聲,嬌媚徐娘瞭然,行禮離開。去悱見到一認識的年輕人,正端著筆記本奮筆疾書,叫到: book18.org

「郗學弟,你也來實習?郎兄呢?」 book18.org

被喚為郗學弟的男人抬起頭,頂了對黑眼圈,見到去悱笑了笑,聲音已經有氣無力,「老大剛才進後面臥室休息了,柴學長快去看看吧……哦,對了,謝謝學長家的飛機了,哎,要不然我們這些小囉囉得更慘。」說著還抖了抖,許是想起前兩年的遭遇。 book18.org

見學弟之血淚,去悱作為學長心有戚戚,心裡半是憐憫半是慶幸,進入後艙,果真見一矮胖男人搭著長毯假寐,他輕聲道:「學長?」「哦……哦,去悱啊,來了……來,快坐快坐。他媽的什麼事啊,一眯就著,最近比之前忙總選還忙。」男人穿著襯衫,把袖子擼到胳膊肘,用胖乎乎的手摸了把油光鋥亮的大臉,帶上了落在旁邊的金框眼鏡,這男人看著溫和,一臉俗氣喜慶的笑容,面不見偉岸奇異,卻是去悱識得對人中,頂的眼界闊、善謀斷,如今隨著恩師一躍入了權力核心,比之前在燕大時候更難面見。 book18.org

「別說,你們家這公司的飛機更新後還真不錯。」兩人落座也不著急電話里的正事,待空姐上了咖啡給郎、橙汁給柴,還聊著家常,「那可不,沒有花錢的不是,這還是我定製的一架,雖然不大但最適合認識的人相約出行……不過話說回來,這航管局那邊國際航線劃撥,還不是靠著眾位師兄和恩師。」?郎喝了口咖啡,擺了擺手,「自然自然,去悱你也別說這些肉麻的,咱們這些人之間用不著這套虛詞。」去悱亦笑道,「我自是知道,可家母總是嫌我禮數不夠周全,做做也無妨。」二人說著,後面鑲嵌在牆壁里的電視播起了晚間新聞,裡面主持人和嘉賓教授熱烈討論著之前廣播中教育部長的理想宏圖。 book18.org

【唐教授,你是說黎部長不能回應全國學子的殷切期盼?】 book18.org

【也不能這麼說,我只是不抱樂觀態度。全國教育需要結構性地改革——】 book18.org

「結構性改革?結構性、系統性,天天來回就說這些。」電視里的話讓剛清醒的矮胖男人憤慨不已。去悱聯想到了什麼,忙問,「哦? book18.org

我以為教育部已經倒向我們?」 book18.org

「那是教育部的人,不是這些食槽拱食的。」 book18.org

「啊?學聯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推上大寶一個,怎麼還唱反調?」郎咧嘴不屑一笑,「這些人,想這個唐,不見兔子不撒鷹,見了兔子還要和你討價還價,師範那缺學生嗎?一大堆沒用的專業,還想著擴招,他媽的他們師範畢業的有幾個會給老少邊窮教課,學聯裡面一個個學校就沒有省心的。」「哎,大事未成這幫人自己先亂了陣腳。」去悱有點感嘆,可只迎來師兄冷笑,「這些人有幾個真信大事,有幾個真覺得大事可圖,哎,別說他們,我這就是跟你說,這次去香江,明面上是為回歸十年準備各界聯誼慶典,其實還不是老頭子家裡的事。」去悱一聽連忙談過身去,「這是……?」「老頭子上去了,學聯的人覺得有利可圖,老頭子家裡人也一樣,治夫妻兒女小家都難,何況大宗?」「大宗?我聽說老師治家頗嚴啊。」 book18.org

「跟外人那麼說說就得了,原來那代人兄弟姐妹堂表親戚數不勝數,管不過來也管不了,前一陣老頭子老家那小城,說要給老頭子建生祠的都來了。」「好傢夥,」去悱連呼數聲好傢夥,「這是盼著老師好還是盼著老師不好。」「鄉間野人,何來賢者,見識就那樣,就怕人當回事……我這次去香江就是老頭子一個姐妹家的子侄到那邊惹了事,用老頭子的名號跟人都談妥了個項目,這都他媽什麼事?還要我去擦屁股,對了,以後遇到什麼自稱老頭子家的人,你可別理,我給你打預防針了。」「那自然,老師什麼地方用到我,還不就是一聲吩咐。」郎師兄看看了師弟,點了點頭,隨後正色道,「老師他這次叫我給你捎了話。」去悱一聽趕忙坐直,「去悱謹聆。」「也別那麼嚴肅,就是讓你再讀讀《天問》裡面王亥那段。」「去有易販牛羊被殺的那位?」?「沒錯。」隨後郎頌道: book18.org

該秉季德,厥父是臧。胡終弊於有扈,牧夫牛羊? book18.org

柴去悱接道: book18.org

干協時舞,何以懷之?平脅曼膚,何以肥之? book18.org

郎大笑,把咖啡都抖灑了些許,「你小子居然還能背出來?」「當然,」去悱面露自滿,又漏出一絲猥瑣,「別的不一定能背出來,這段可不一樣。」去悱其人雖說學術不顯,卻喜神異傳奇之說,天問此段正是說商人隱晦淫穢之史,商人他們的王,亥在有易做客,上了當地的女人,還被人捉姦在床,失去了財貨還沒了性命。 book18.org

「沒準你那點破事被人捅到老頭子那了?」?去悱連連退卻,「師兄說笑了,我在學校可算不得荒唐。」「不和你說笑了,老頭子的意思是讓你在渤海還是謹言慎行為好,別如那亥一樣,因為什麼細枝末節把自己搭進去。」柴去悱正色應下,不過又有些疑惑,「按之前說的,我以為我這邊是比較有把握能做好的,老師又有別的想法?」「非也,」郎搖了搖頭,「這一段老頭子也想了很多,覺得有些事確實稍急躁,正因為你這邊穩妥,才讓你徐徐圖之。」「明白,我肯定考慮周全。」 book18.org

郎點了點頭,抿了口咖啡,又道,「這是老頭子的意思,從大局講如此為好,畢竟解決私由價格問題,也不能馬上和白巾王爺們談判,但……從師弟你的角度講——」郎站了起來,靠在一旁的座位,「你可知前一段燕大在英吉利發現了被盜掘的墓葬。」「那個江西的漢墓?之前還有人遞清單給我渤海這邊的伯母,被她罵了出去。」本想說什麼的郎倒起了興趣,「哦?還給罵了出去?」?「我這伯母信佛虔誠,覺得掘了人家墳就夠缺德,還讓她購買使用人家地下用的東西——」「哈哈哈哈——」?郎破口大笑,柴去悱說著也笑了起來,「確實,你說那幫人買來幹嘛。」?「你別說,這次還燕大要全買下來,去倫敦那位老先生看過後覺得可能是大墓,而且根據他問出的位置可能是廢帝劉賀的墓。」「就是被霍光廢了的那個,那可有趣。」「你可知道被霍光廢黜後,劉賀隨從喊了什麼,【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師兄何意?」「有些事出手就要快,快刀斬亂麻,」郎說著手作刀斜劈而下,「老頭子雖不著急,你也不能退到後面,你後成事,則功不顯,你先成事,則後成事者皆因你之功,你得為自己考慮。」去悱連忙起身拜謝,道,「定會記得師兄提攜。」「只是我這邊,還要說服我那伯母,這確實不是一時的事,師兄不知道,我祖父與我這伯母的公公歲數相差甚大,從小寄養於這位兄長家,正可謂兄之父之,自我祖父亡後,我那父親也從受伯母婆婆照顧,赴美聯留學也全是大祖母操辦,可謂兩代人養育之恩,還是要先進行說服,萬不得已,再行快刀之事。」郎聽後也明白了去悱的難處,為他定心道,「這我知曉,剛才說的也是為了你好,你放心,周邊渤海軍、警兩邊已經打好招呼,有我們的人身居要位,到收網之時,你皆可調遣。」這時,剛才迎接去悱那位空姐走了過來,拿一錦盒,示意去悱拍起手,口型比划著【夫人】二次,去悱恍然,拿錦盒遞給師兄,「我來得太急,也沒給師兄嫂子備點禮品,這個是——」空姐接到,「渤海最好的阿膠。」 book18.org

「對對,阿膠,給嫂子補補,美容養顏。」?「嗨——」矮胖男人說起老婆,言語訕訕,「說起來你都沒見過你嫂子,還準備什麼。」嘴上這麼說,男人毫不客氣地收下了,又道:「你得誇誇這位乘務長,大小事務處處得體,還幫你準備禮品。」空姐聽後捂嘴嬌笑燕燕,胳膊又挎上了自家少爺去悱搖晃,去悱也有點不好意思,「秋乘務長是我媽欽點的航空公司幹將,那自是妥帖。」姓秋的成熟空姐又是朝去悱一個嬌媚笑容,「少爺謬讚了,這一路為郎顧問服務,也是我們渤海航空的榮幸。」郎只道哪裡哪裡,又客氣了幾句說渤海航空有如此服務定財源廣進云云。 book18.org

秋乘務長欣然道謝,並稱自己將要換班,下半程會由另一個乘務長服務,二人送走美空姐,郎直衝去悱擠眉弄眼,「師弟,別看了,那黑絲襪又什麼好看的,我看老頭子可是說對了。」「哪有哪有,我那只是認出了秋姐絲襪的品牌,憑我經驗應是波蘭東歐出產,哎,我國的紡織行業什麼時候才能沖入高端市場,學弟我甚是擔憂。」「哈哈哈哈哈!甚是擔憂甚是擔憂啊,還別說,確實你要整理一下渤海這些業務,搞搞宣傳促進一下境內消費。」「我也有這個想法,」 book18.org

柴去悱再次坐了下來,「之前在燕京我聽李家三兄弟講過偶像和代言的玩法,哪天我試試,正好也能帶動下北方的娛樂業,這幾年南邊和香江可進占風頭。」「確該如此啊。」之後二人又聊了聊燕京渤海高速鐵路和全國高速鐵路網的問題,去悱母親很是關心,去悱道,「萬一成了,我就要得說服家母轉向貨運和高端客戶為主。」「因為那確實是萬一啊,交通部爛攤子,別說鐵路,每年全國公路保養都是一個大窟窿,錢去哪了,誰都清楚,呵,要是高速鐵路建成了,有多少人會沒了財路,而且很多地方也不一定掙錢。」「那是那是。」 book18.org

「說實話這事南邊阻力更強,這次在江寧的會談也談了此事,新聞都不敢報,場面難堪啊,難看!」又聊了一會兒,從自家飛機上離開的去悱顯得憂心忡忡,有家裡的業務,有進步的理想,也有國家的現實,郎師兄之前擔憂的南方國黨,因為黨首年老體弱似乎已經不是首要問題,而下一代的錢總理似乎不成氣候,可去悱總覺得錢的各國巡禮演講,總有人會響應,也會造成不確定性因素,幾次暗中試探,也沒問出個究竟。 book18.org

內部亂,外部亂,他處理渤海的亂麻,究竟是要快刀斬呢,還是慢慢理?去悱亦然沒了頭緒。 book18.org

他打開秋空姐趁機塞給他的紙條,舔了舔舌頭,遂駕著車去了不遠的航站樓,找到了那間渤海航空用的休息室,深夜裡面燈光昏暗,寂靜無人,只有剛才機上殷勤周到的成熟女郎,她已然散開了秀髮,翹著二郎腿,踢掉了高跟鞋,坐在休息室一隅的造型沙發上,拿酒杯自斟自酌。 book18.org

去悱接過苗條美人的酒杯,淺飲了一口,問,「秋姐,聽到了什麼嗎。」秋女郎附身騎到了自家少爺身上,撅著嘴,嬌聲道:「他們嘴巴嚴得要死! book18.org

大聲都不大聲~」 book18.org

「哦?」 book18.org

去悱笑道,「有你的小嘴緊,還是有你叫的聲大。」說著他手指刮過她的鼻樑捏著她的臉蛋親吻,另一隻手捏著身上細長絲腿下的小嫩腳,那悶在高跟鞋裡一天的,炙熱潮濕的絲襪美腳。 book18.org

「哦~」女人眼神迷離口吐嬌喘,不大的軟奶子磨蹭著男人的胸膛,「哪有,少爺你嘴巴真臭~」「沒有你的騷腳臭,」說著他揉弄小腳的手掌到兩人鼻前大張,「你聞……唔,又騷有臭。」?「哦!」女人軟嫩的下陰被健壯的肉棒頂的一顫,「人家才不臭,才不騷~!」「騷得要命,騷得少爺我今天就要把你操上天。」「操……壞蛋少爺,人家正經有老公有孩子!」嘴上那麼說可滿臉羞紅的熟空姐缺已經脫掉了白色襯衣和胸罩,還把胸罩搭在了去悱頭上,一個乳罩擋住了他的左眼。?「那就再讓你給我當個不正經的小老婆生個孩子!」去悱他丟掉乳罩,一把按倒騷空姐,把她一雙服侍人的玉手壓倒沙發上,漏出了自己的打槍桿,女人見後喘息越發急促,隨後一聲絲襪撕裂的刺啦聲,女人的腳也被舉到了去悱臉邊,那空姐輕聲叫到:「快,快~快~快!」直到一聲悶響,撲哧吧唧,撞擊聲、親嘴聲、水聲、舌聲、淫叫聲,響徹此間,如同白痴般的淫女騷聲接連不斷。 book18.org

—————————————————— book18.org

在渤海機場淫聲大作,在濱海大酒店卻樂聲靡靡,從沒聽過的戲劇旋律在深夜酒店迴蕩,值班的保安大爺卻也找不到源頭,只是路過一井居士的展廳時聲音會逐漸清晰,清晰可也亦然迷離。 book18.org

「……穿~海……沖霄漢——」 book18.org

他回憶起,昨夜似乎並不是這個曲目,再細想,他也記不真切了,他來到了那間樹立著巨大翡翠樹雕的展廳,遠遠看去,似乎那個居士在那邊拿著一瓶小瓶裝的白酒,隨著這怪異的曲目搖頭晃腦。 book18.org

保安大爺突然踏實了許多,也許這音樂是酒肉居士放的,就算不是也有個人陪他夜訓作伴,他心裡有些羨慕這灑脫的雕刻家,他也不想考慮自家的窘境,比如要結婚的女兒沒錢籌備婚房,比如早退的老婆去跳廣場舞和一個玩攝影的眉來眼去,真是俗世滿眼皆煩惱。 book18.org

他吐了口氣,漫步離開,不多時,他也隨著居士哼唱起那虛幻般的曲兒,「穿林海跨雪原氣沖霄漢——」 book18.org

【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舞桐李桐翡翠紀元作者李桐姐控眠間桐櫻操控時間4翡翠人格桐人四月桐桐乃間桐翡翠鍾欣桐姐控翡翠人生作者 臀控一桐學姐控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