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 》第16章另一個人

【《溫暖》第16章另一個人】

作者:可樂瓶子2021/1/15發表於:獨髮禁忌書屋字數:3840

第16章 另一個人

婷婷睡著了,我也昏昏欲睡,夜是靜的,一點點聲音都很明顯,吱吱吱……雖然聲音很小,但能聽到隔壁有規律的聲音,不禁莞爾一笑,隔壁也在做運動,也許是剛經歷了發射,這會兒就絲毫沒有色情的感覺了,因為男人射了了之後都是「正人君子」。「啊~~~」輕輕的一聲,床不再響了。

低頭看了看懷裡的小貓,輕輕吻了一下她的小嘴兒,她扭了一下,揉了揉她的奶子,在乳頭邊上畫圈圈,「嗯~~」睡夢中的婷婷抓住我的手按在她胸上,不讓動,頭又向我懷裡鑽了鑽,沒有男人不喜歡這種感覺吧?被一個人這樣依賴……

「鈴……」被周一早上的鈴聲叫醒。

周末感覺是那麼的短暫,雖然不願意起來,但還是滾起來穿衣服上班。

悄悄的開門,躡手躡腳的出去,畢竟有別人住在一起,不想打擾了人家,輕輕的關上門,突然看到電梯門剛剛合上,趕緊跑過去按按鈕,還好又打開了…「呃?」兩個人突然同時發聲,電梯里是靜。

「嗨!這麼巧?」

「咯咯咯」靜笑了起來。

我也笑了起來。

要一起趕地鐵,所以同路,走在一起還是很尷尬,都一言不發,一前一後的走著,我不由自主的會看她的背影,開始的時候會比較自覺,後來便越來越大膽,眼睛會在她的翹翹的屁股上流連,因為知道她反正不會回頭的,有的時候還會在她右後邊走,隨著她胳膊擺動,能看到挺起的胸,今天也是一樣,心裡有一點意淫,想著她男朋友一定經常揉她,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手感。。。。。她腰好細啊。。。打底褲的顏色和肉色一樣,好像是光著腿的。。。。突然發現她回過頭來盯著我,被抓了現行,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她本來似乎是要說什麼,發現我盯著她的屁股看,臉騰一下紅了,羞憤的剁了一下腳快步走了。

「哎?。。。等一下。。。」我趕緊追上去。「啥事?」

「沒事!」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我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說。

她突然停住腳步,瞪著眼睛問我「你沒有什麼?」

「我。。。。我。。。。。」我了半天也說不出來,我總不能說我沒有看她屁股吧?「噗嗤!!」她看到我窘迫的樣子,突然樂了。我長舒了口氣。

雖然緩和了尷尬,但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她放慢了腳步,讓我基本上和她並排走。一陣風吹來,撩起了她的頭髮,有幾縷飄到了我的臉上,也傳來了一絲香氣,我不自主的深吸了一口,她聽到了,突然低頭快走了幾步,拉開了距離,我看到她整個耳朵都紅了。我追上了她,嘿嘿的乾笑了幾聲。

「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我是那樣的人了?」

「你自己知道!」

「一切都是誤會」

「是啊!。。。。。我冤枉你了!」

「哎呀。。。我真不是。。。哎,隨你吧」

「你就是,你就是」

「。。。好好好,我是,我是,行了吧?姑奶奶?」

「你的姑奶奶在家裡」

「你也是姑奶奶」

「呸!」

我倆突然同時想到了暗含的意思,一起閉了嘴。兩人都不說話,反而好像更親近了些,默默的到了地鐵站,上車後,靜也不搭理我,但我能感覺到她有注意我,靜在青年大街要換乘,下車後,猶豫了一下回頭看了我一眼。

……

日子是平淡的,但並不是平淡如水,因為……或者是我以為和靜有了點什麼,是虛無縹緲的什麼,抓不住的東西,我看靜的時候多了一些,我發現她也看我,或者是我以為她也看我。但當我看到她的胸在我眼裡晃的時候,當她發現我看她的時候,她會「惡狠狠」的瞪我,而我也沒有心裏面想的自己那樣,那樣膽大,多數時候會有點尷尬,似乎被抓現行了,有點不好意思。好在……她並沒有和婷婷說,不知道這算什麼,我也不敢做什麼,甚至於有點逃避和她獨處的時候。因為我知道,不管她願意不願意和我怎麼樣,一旦發生了點什麼,我和她還有婷婷都承擔不起,玩不起!雖然從沒有和婷婷說過,但我是想和她過一輩子,雖然做的還不夠,但我心裡是那麼想的。

偶爾和靜獨處的時候,還是會忍不住親近一點,裝作不經意的在她身邊晃,惹她「罵我」,但我知道她並沒有生氣,因為她偶爾會把頭髮散開來,披散在肩上,也許是偶然,但我覺得她是因為我說過那樣好看……因為當有人敲門回來的時候,她會馬上紮起來。除了頭髮,她也從來沒有表現過什麼,反正我是一點也沒看出來,我認為她起碼不討厭我吧!我也不願意去試探,也樂得享受這一丟丟的小曖昧。

然而這個「小曖昧」被另一個人打破了。

我想也許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從不肯給任何一個人多一點。

不知為何,連續的幾天裡一直沒有碰到她,我故意或早、或晚,甚至於有一次等了兩三趟車,都不見她,不禁恍然若失。不知道她怎麼了。這個她不是婷婷,不是靜,是最初的那個,只在地鐵上碰到那個……

因為碰不到她,讓我一度鬱鬱寡歡,是不是每個人的福氣是有限的?在這裡多得了一點,其他的地方就註定要失去呢?可我也沒有……唉!不知道她去了哪裡。每天早上晚上坐車,不再睡覺了,整個路上一直在張望,每次都在她上車的地鐵站下車,以至於被公司的同事發現,開玩笑的時候被逼問,我只好撒了謊,說約了人一起打網球……然而!她就像是在地球上消失了一樣,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有的時候我甚至懷疑是不是真的碰到過她……

漸漸的,我也幾乎放棄了,也許我們只有靠在一起感受那一絲溫暖的緣份吧!每次坐車地鐵都會忍不住想起她,每次都在心裡祝福她,希望她在某個地方,好好的。我有些慶幸,從沒有在心裡褻瀆她,那麼美的女孩子,能遇到,能遠遠的看到,就應該知足了吧?況且,我得到了更多……

地鐵上依然很多人,每天人都很多,每次車停在鐵西廣場站的時候,我還是會不自主的向外看,但已經沒有了下車的衝動,每個男人心裡都會有一個女神吧,有的是當紅偶像,有的是國際巨星,也有的是自己臆想出來的,而我好像把夢中的女神放到了一個人身上,雖然我也猜想,也許她並不是看到的那樣,但……

忽然我感到有人擠到了我的大腿,那個人的一條腿擠到了我叉開的腿中間,女的,順著繃緊的大腿向上看,那個人也在看著我,而我倆的表情也一樣,張大的嘴裡都能塞進一個雞蛋,從沒想過,會在這樣的場景遇見她,她也有同樣的震驚。她突然拚命的想要擠出去,然而後邊已經沒有了空隙,我配合她把腿向旁邊別開,避免夾著的姿勢……然後一陣扭動除了讓身邊的人開始牢騷,沒有任何改變,要說改變也有一點,就是我現在是兩個腿把她的兩個腿夾在了一起,她憋紅了臉,大口的喘著氣,而我能做到的只有用力的把兩腿分開,儘量不緊夾著她,我似乎聽到她舒了一口氣。這個她不是她,是「另一個人」,是哪個讓我滿懷愧疚的人,我20幾年裡唯一「猥瑣」過的那個人……

儘管我努力的把腿向外撐開,但最後還是緊緊的夾住了她,她鼻尖滲出了汗珠,眼睛緊盯著窗外,雙腿繃緊著,隨著車的行駛,人群不斷的晃動,儘管我盡量的保持不動了,還是避免不了和她接觸,她看向了我,皺著眉頭。突然感覺被看穿,我沒法向她解釋,只能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然而她就那麼看著我,直到看得我心發毛。突然我意識到該怎麼做,我突然站起來,身邊的人開始騷動,以為我要下車,有幾個大媽已經開始向這邊使勁了。我站起來,幾乎是和我面對面,因為擁擠的原因,臉挨得很近,我看清了她眼中的驚詫和緊張,說實話,她長得有點丑,但細看起來還有那麼一點耐看。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一剎那,我抱住了她,在她身體還沒來得及「僵硬」,我抱住她在狹小的空間裡轉了一百八十度,把她按到了座位上,互換了位置,她詫異的盯著我,身邊的大媽們發出了不滿的閒言碎語,但他們都認為我們是一起的,沒有說什麼……

還是很擠,我只能用手撐著車窗,她不再看我,紅著臉愣愣的坐在那兒,顯然沒有想到我這麼大膽,忽然她哭了,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我不知做錯了什麼,而且想了想,自己也沒有很過份啊?我汗一下子出來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很快身邊的人也發現了,大家開始小聲的議論,進而奇怪的看著我,似乎帶著一點責怪,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總得做點什麼……一隻手撐著窗,只能用另外一隻手拍了拍她,誰知,似乎是觸動了一個開關,她哭得更傷心了,本來是自己壓抑的流淚,現在是哭了出來,而且還伴隨著壓抑的「嚶嚶」聲,我要瘋了,身旁的眼光讓我感覺到刺痛。她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忽然抱住了我,把頭埋在我身上哭了出來,身邊的人已經譁然了,我只能向他們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微笑。

我動不了,只能用手輕拍她的頭,不敢太用力,但指尖能感到她哭泣的顫動,慢慢的就釋然了,不再在乎別人的眼光,別人認為我們是一起的,或者以為我們吵架了…愛怎麼想就讓他們想去吧,甚至於她為什麼哭我都不在乎了,她哭的那麼傷心,我知道不是因為我,只是我恰好在哪個點上,我只是她恰好遇到的一塊「石頭」吧,她只是暫時的需要一點點依靠罷了。雖然我覺得有一個世紀那麼難熬,但她只哭了一會兒,哭出來就好了,她還抱著我,已經不再顫抖了,偶爾抽泣一下,伴隨著嘆氣,我的手偶爾輕輕的摸一下她的頭髮,不敢亂動,她埋在我身上,漸漸的平息了,我是一動也不敢動,生怕驚擾了她。

車過了幾站,人已經不那麼多了,身邊一個大媽塞給我一塊手帕,在我還驚詫這個上世紀的物品的時候,大媽下車了。「手帕~~」我幾乎忘記了世界上真有這個東西的存在。她不哭了,可我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她坐著,我站著,她的頭似乎在我一個難堪的位置……之前緊張沒意識到,一旦想到,似乎她呼出的熱氣正催生著下邊那傢伙,我趕緊分散精力,但,越不去想就越會想,它動了一下,在她的下顎那兒……她感覺到了,忽然送開我,打了我一下。我尷尬的抽開了身,坐到她旁邊,遞上了手帕,她愣了一下,噗嗤!樂了,接過去擦了擦眼睛,她忽然靠在我的肩上,我心虛的看了看四周,沒有人注意我們了,我只好不動,繼續做「石頭」……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