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 》第38-39章

【《溫暖》第38-39章】

作者:可樂瓶子2022/6/22發表於:獨家首發」禁忌書屋「

第38章 想起木木

地鐵上,挨得很近,但並沒有靠過來。

我知道我所有的奢望都是臆想,都是不存在的。

不敢靠過去,不敢亂說話,甚至不敢亂看。

到站了,她下車了,到門口的時候,破天荒的,回頭看了我一眼,我是沒想到的,因為她從來不回頭,一般這個時候我就會肆無忌憚的視奸她,今天正好用眼睛「撫摸」她的屁股……她回頭了。她下意識的用手遮擋了一下,沖我攥了拳頭,但一點都不凶,還有點可愛。我尷尬的陪著笑。

她上滾梯的時候,又看了我一眼。很反常啊。於是我嘗試著發信息給 她。

「今天的體型褲很性感」,本來覺得她還是不搭理我的,結果,我剛把手機撂下,她的信息就來了。

「滾!」

突然想到她現在的樣子,一定是氣呼呼的,「哈哈……」忍不住笑了出來,車廂里的人奇怪的看著我,像看一個傻子。我趕緊憋住。

「你原來是看我的信息的啊?我還以為不看」我又發了一條。結果沒了下文……

上班是沒有樂趣的,身邊除了出納是個女的,其他的 都是男的,工作繁瑣而輜重,埋頭進電腦里,再抬頭已不知道是何時了,身邊的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沒有人關注我,我伸了個懶腰,拿起杯子想要喝水,發現已經空了,於是站起來去茶水間。

裡面有個人正在彎腰接水,恍惚間覺得眼熟。她接完水見我在後邊,沖我點了下頭。我當然知道她是我們這分公司的出納,我覺得眼熟是因為我一下子想起了另外一個人,但又想不起來是誰,是同學?朋友?叫什麼?恍惚的有一個人在我的腦里要蹦出來,但總是隔著那一層紗。

回到了工位上,那種感覺縈繞不去。我用盡了腦細胞也沒想起來是誰。我不敢停止思考因為一旦有別的事情打斷思路,我可能就再也想不起來了。我拚命的想還是想不起來……這個時候那個出納路過我的工位,看我的樣子,很疑惑,她好像是要和我說什麼事情,我趕緊揮手制止她,她常年的面對我們這一樓層的工科男,早就習慣了我們反常的舉動,她搖了搖頭,毫無表情的走開了。我沒有讓她說話,但我還是看了一下她的背影,那個讓我有奇怪念頭的背影。一個名字突然 蹦了出來「木木」。

一切的困擾一下子晴朗起來,噢,原來我突然想起了她,為啥會想起她呢?我遙看出納遠去的背影,其實一點都不像吧!

只是恰好讓我想了起來……

我自嘲的笑了一下,我怎麼會想起她?她現在在哪 兒?什麼樣了?身邊應該已經有一個疼愛她的人了吧!又想起了和她的種種,又內疚,也有火熱。

可惜沒有她的聯繫方式,於是開始用她的名字去QQ上搜索,選擇了地點、性別、搜出了好幾百個木木……

一個個的看過去,這樣大海撈針機會是沒有的吧,那一個個頭像,會不會有一個是她呢?突然看到一個醜醜的頭像,卡通頭像,心裡一動,點進去看了簡介「發上等願、結中等緣、享下等福」。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這個就是她。沒有緣由的。我嘗試看她的朋友圈,發現是沒有權限的。我猶豫了好久,點了增加好友。是需要驗證信息的,猶豫了好久,寫下了「我是那個特別的人」。點了發送………

不知道她會不會驗證我,通過或者不通過,都是正常的吧,其實我也不知道為啥要加她,過去的事就應該過去吧,那樣的一個容易受傷的精靈,要求的本不多,不過是普通人中的普通人的生活而已,我的出現只是個意外,或許是她永遠不願意想起的故事或者說「事故」吧!

放下手機,閉上眼靠在椅背上,長舒了口氣。真是神奇啊,竟然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個只知道名字的人,心裡是五味雜陳。說不上是什麼感覺。雖然她還沒有驗證,但我知道那一定就是她,世界上不會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我確定是她。

睜開眼睛的時候嚇了我一跳,發現出納站在我的工位邊上看著我,看見我驚恐的表情,她笑了,她是個寡言的人,基本上很少和大家聊天,只是做自己的工作,大多數的時候是冷漠著臉,雖然不是拒人於千里之外,但是那種自我保護欲很強的人,當然了,畢竟是在這樣一群理工狼群里。也許就是她這種自我保護的感覺,讓我想起了木木吧。

她是來找我簽字的,上個月我報銷的費用,填錯了單子。 在她的要求下改了單子,她轉身走了,她就是這樣的人,絕不會有過多的交流,也許她的職業崗位就是需要這個性格。其實她和我一樣都是默默無聞的普通人,不知道她有怎麼樣的人生呢?忽然意識到,我只知道她姓李,連名字都不知道。透過工位的隔斷,我向她的方向瞟了一眼,她在忙碌著自己的事情。

我看了下手機QQ,上邊顯示著「等待驗證」。我默默的關上了手機,開始木然的忙碌。

忽然想起了靜,看了看聊天記錄,只有一個「滾」字,讓我啞然失笑。順手給她發了信息「今天正常下班麼?」

很意外的,馬上收到了回復「夜班」。雖然只有兩個字,但也足以讓我再次笑了起來。

突然看到附近的工位大家都起來了,突然想起來要開例會了,慌忙找了本子,追了過去。路過了出納的工位,她看了我一眼,低頭抿了下嘴。「我靠!她愛上我了麼?……」我也笑了笑,鑽進了會議室,等有同事打開了燈我才轉頭看窗外,「原來已經這麼晚了麼?」

後來完全不記得會上領導都說了什麼廢話,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和你有關係的事情,領導會單獨把你叫起來,一頓亂噴,而沒有提你的名字的時候,就和你沒有關係。

開完會出來,天早就黑了,向出納工位掃了一眼,不出意外的不在,早就下班了,工作的壓力太大,就自己給自己找調劑,今天的調劑就是出納。

然而只能是自己想想,意淫一下,收回騷動的心,趕緊收拾東西下班。

夜班的地鐵,人很少,只有寥寥幾個人,地鐵的窗外看不到城市,只有隧道里的燈忽閃而過,過了一站又一站鬼使神差的在鐵西廣場站下了車,感覺肚子有點餓,我知道地鐵站附近有一家麻辣燙,於是就去要了一份麻辣燙。

拍了一張照片發給靜「麻辣燙吃不?」

我知道她是喜歡吃的,果然,不到一分鐘,就收到了她的回信,一個流口水的表情。

「要不要我給你送一份?」

「真假?」

「等著……」

然後她給我發了一個驚悚的表情。

我迅速打包了一份,直奔醫院。我從側樓梯上去,到了遠離護士站的中庭。

「來了,護士站左轉20米」

「……」她發來了一串省略號,然後又發了一個瞪眼睛的表情給我

「要是沒有,你死定了」,遠遠的看她從護士站走了出來,裝作不在意的踱了過來。

看到我遞給她的麻辣燙,眼睛明顯有些放光,窗邊有那種可以站著吃飯的邊桌,她迫不及待的打開。她開始狼吞虎咽,而我靜靜的看著她,她偶爾抬頭會看我一眼。

吃完的時候,她已經鼻尖有些冒汗了,接過我遞給她的餐巾紙,擦了一下嘴,結果口紅都擦掉了。

「別人問你口紅被誰吃掉了,你怎麼解釋?」

她白了我一眼。

我站起來,收拾了一下袋子。

「謝謝啊!」

「哈哈,不用」

「婷婷是不是就被你這樣追到的?」

「啊?你的意思是我在追你?」

「滾蛋!」她笑罵了我一句,我覺得沒啥,但看她有點扭捏。

「走了!」我知道我心裡滋生了別的情愫。氣氛有一丟丟曖昧,但我害怕打破這一丟丟好感,況且還是在這個第一次抱她的地方。

我進電梯的時候,回頭,靜微笑的向我擺手。

心情有一點點愉悅。

再次坐上地鐵,猶豫了一下給她發了信息。

「好虧,花錢買了吃的,沒啥收穫」

「花了多少錢,我轉給你」

「我不想要錢……」

「那你要什麼?」

「占點便宜啥的……哈哈哈」我故意發了哈哈哈。

「那你回來……我回去拿把手術刀……」

我給她發了一個「瑟瑟發抖」的表情。

她給我發了「一把菜刀」

過了好久,她破天荒的給我發了一個消息「其實,除了那一點,你還是個不錯的人」

「我怎麼了?那點不好?」我感覺我似乎被誤會了,我哪裡惹她了麼?

「那個,就是太色了……」

噗!原來她說的是這個……汗……嗯,沒想到她會直接提出來。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她,她也好長時間沒反應,估計是等我的消息。

「我又沒做什麼」我試探著回復她

她好長時間沒有消息。

「對一個女孩子來說,你挺過份的了……」

她的回答讓我浮想聯翩,我本以為她對我的行為是「厭惡」,現在看來並不是,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她又發來了一個消息。嚇得我腦門兒冒汗。

「你這樣對得起婷婷?我好幾次都想告訴她了」

「那你怎麼沒說?」

「……嗯,你只是做得過分,但並不壞……」

「其實……」我故意發了一半話,試探她

「其實什麼?怎麼不說了」

「其實我想更過分一點……」感受到她並不討厭我,於是激起了我齷齪的慾望。

「你……」隨後她又發了一個發火的表情。

呵呵,能猜到她現在的表情,一定是紅著臉氣呼呼的,我想女人也是有慾望的吧,她們也應該尋求刺激,但只是不願意暴露出來,更隱晦。其實我也在別人面前極力掩飾的,維護著我的「好人」形象,給靜送麻辣燙的時候,其實原本是沒有什麼想法的,而當她同意我去的時候,我就知道已經成功了一半,似乎她並沒有發覺,但她「背著」婷婷和我見面,似乎就代表了什麼。

我們都長時間沒有發信息,能想到她現在一定是心裡一邊暗暗決定,不再看我的信息,而又市場撇一眼放在一邊的手機來沒來信息……

我故意拖了好長時間才繼續發。

「生氣了?」

「滾!」她的回覆意料之中。

「其實你也想的吧?」

「滾!」

「我想滾回你身邊」

「滾滾滾!」連著三個滾,我知道她要氣瘋了,完全沒看清我的話。果然馬上又收到她的信息。

「你……你瘋了,滾遠點」,能猜出她的氣得無奈的樣子。

「幹嘛生氣?我是逗你的」

她不再回我。我繼續說

「開個玩笑啦,美女,生氣會生皺紋的」

意料之中她還是不搭理我。

……

她一直不再回復我,但看到信息後邊顯示了「已讀」

「晚安」我最後發了一條。等看到「已讀」以後,就把我們的聊天記錄都刪除了。心情特別愉悅。

我嘴角帶著笑,環視,末班地鐵里人跡寥寥,沒人關注我。很多時候,我有那樣的錯覺,覺得身邊的人都是偷偷的關注著我,我又自嘲的笑了笑。路程還很長,我靠著欄杆睡去。

第39章 麻辣燙

我知道她是上24小時,休48小時。再見她已經是第三天的晚上了,我和婷婷正在吃飯,她才從房間裡出來。頭髮像雞窩一樣坐到了飯桌邊上,我和婷婷看她的樣子都忍不住笑了。靜眼神空洞的看著我倆吃飯,我們並不理她,我們已經習慣了這樣,每次靜加完班都是這個樣子,這個時候誰和她說話她就懟誰,突然我發現她睡衣里是真空的,她的睡衣並不透,但她背對著廚房,我的角度逆光看過去陽光刺進了衣服,照出了裡面的輪廓。我心虛的看婷婷,她並沒有發現,或許她的角度看不見。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但被她發現了,在我頭皮還在發麻的時候,她一腳踹了過來,踹到了我的腿上,雖然她也意識到場合不應該,收了力道,但還是踹得我很痛,婷婷疑惑的看了我們兩個,我正想解釋的時候,她突然說。

「給我粥」

我和婷婷對視一眼,婷婷噗嗤樂了,趕緊站起來去盛,可靜似乎等不及了,抓過了婷婷的碗吃了起來。婷婷看她的樣子嘿嘿的樂,而我知道,靜在掩飾自己的過度反應。靜吃完了以後,又一次搶過了婷婷的碗,把剩下的粥喝光,終於心滿意足,婷婷去盛飯的時候,靜站了起來,當她側身的時候,光再次透了過來,高聳的胸「支」起了睡衣,半弧形下邊,是平坦的小腹……,靜見我看她,瞪了我一眼,回屋了。

我回過頭的時候,婷婷正看著我。

「好看麼?」

「嗯?什麼?她?是個瘋子,那頭髮,好像剛剛爆炸了」

「嘿嘿嘿!」婷婷被我的形容逗笑了。

我和婷婷吃了飯,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先後上班走了。

我這一整天腦袋裡都是陽光透過她睡衣的影子,每次想到,都要硬好一會兒,下午的時候,大約兩三點鐘,突然收到她的消息。

「對不起,踢你腿了」

「睡醒了?」

「嗯……」

「能想像出你躺在床上,慵懶的樣子,是不是眼皮還在打架?」我試探著打了個擦邊球。

好久沒有聲音,當我懷疑她是不是又生氣了時候,她的消息過來了。

「想吃麻辣燙」

突然心頭一動,她這是……昨天明明因為這個很曖昧,難道她是在暗示我麼?心臟不爭氣的狂跳起來。這種猜測讓我頭腦發熱,悄悄的關了電腦,好在沒人注意到我,我拿了東西,悄悄的溜了出來,剛走出了辦公區,一抬頭,看到了那個出納,雖然嚇了我一跳,好在我馬上恢復了平靜,出納疑惑的看著我,突然說「你是要偷跑……唔!」她的聲音有些大,嚇得我趕緊捂住了她的嘴,把她拉到了一邊。我知道她是想開玩笑,但她不知道我心裡有鬼,當一個人小心的隱藏心裡想的東西的時候,會以為身邊的人都能猜到。我捂住她的嘴的時候,突然意識到自己逾越了。我和她沒熟到那種程度。她吃驚的看著我,顯然也愣住了,我雖然放開了手,但手腳無措的站在她的面前。

她突然笑了,看到她笑,我呆了一下,她長相很普通,因為很少交流,所以似乎是第一次看她笑,那種發自內心的笑,有一絲可愛。「咋嚇成這樣?快走吧」她悄聲說。

「呃……好」,我側身走了,忽然想到,剛才拉她的胳膊的時候,因為是正面對著她,似乎我的胳膊碰到了她的胸,這觸感……,我疑惑的回頭看她,她也在看著我,紅著臉。難道……這也太瘋狂了。我趕緊回頭,逃也似的走了。

我沒有用鑰匙開門,而是按了門鈴。

她看到我的時候,明顯是愣了一下。「你真給我送麻辣燙了?」她帶著驚奇的語氣,但很明顯沒有吃驚。搶過我手裡拎的袋子,轉身走了,把我晾在了門外,我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似乎和我想的不太一樣。但……似乎是正常的,應該是我期待的太多了。

我把包放下的時候,她已經做到桌上開吃了,我沒有過去,和她獨處的時候,感覺好陌生,尤其是在家裡,坐在對面看她?我臉皮還沒有那麼厚。我回了一趟屋,又去了一趟廁所,又回房間,又到玄關拿包,假裝翻找什麼,每次出來,眼光都不自覺的溜到她身上,她一直靜靜的吃著,吃得很斯文,似乎她也覺得氣氛很尷尬。沒有出聲。

她還穿著早上的睡裙,但沒有了早上的陽光,現在是嚴嚴實實的。她吃完了,端著碗去陽台的廚房清洗,因為是半彎著腰,寬鬆的睡裙勾勒出了她的身形……我大膽的看她,而她似乎也意識到了,盤子洗得特別仔細……

「好吃麼?」我一邊問,一邊走了過去。

「嗯……嗯!好吃,謝謝你」

「不客氣」說話間,我已經走到了廚房裡,和她離得很近了。

她聽到我的聲音,有一些慌亂。手突然不動了,只聽到水龍頭的水嘩嘩的響。

我們倆都安靜了大約有一秒。她的腰盈盈一握,我吞了口口水。我覺得聲音很大,似乎比水龍頭的聲音還大。頭腦一熱,我伸出了手,想去摟一下。她似乎背上長了眼睛,忽然慌亂了。

「我去拿錢……給……你……」她轉身想要逃的時候,被我擠到了冰箱門上。我貼在她的身上,但她的胳膊隔在了我倆之間,本來我的手是要去抓她的,但她突然轉過來,我一下子失去了勇氣,按到了冰箱門上。我們兩個都慌亂了,似乎都沒想到會面對這個事情。她的臉和我近在咫尺,雖然她的胳膊撐在我倆之間,但我的腿正好別在了她兩腿之間,也算是親密接觸了。我想她的腿一定感受到了我的堅硬。

但因為面對面,我退縮了。似乎害怕了。她注意到了我神情的變化,趕緊再我身邊擠了過去,「我去拿錢!」丟下一句話,跑回了她的房間。我按在冰箱門上喘著粗氣,而她並沒有拿著錢出來。

我慢慢的平靜下來,坐到了沙發上,她依然沒有出來。

「我是去冰箱拿雪糕,對不起,嚇著你了」我給她發信息。

「噢!……沒有嚇著」她回了我的信息,似乎事情沒有變得更糟。

……但不知道該怎樣,我們都長時間的沉默。

「我只是想抱你一下而已,只是想了一下」

「噢」

「對不起,我有點過分了」

「也……不算」

「那……可以抱一下?」我激動的發信息過去。

她沒有回我的信息,當我以為不行的時候,聽到她的房門「咔」一下開了。

她站到了她的門口,並不看我,頭扭向窗外。

我撇下了手機,走了過去。

她看到我過去,明顯有些緊張的看著我,她抱住了自己的胳膊。

我站在她的面前,能感到她的呼吸噴到了我的身上。我伸出了手,試了幾下,感覺不知道該怎麼抱,似乎無從下手,尤其是我一伸手就能感覺她的眼睛緊張的瞪大了一圈。我的衝動因為緊張而迅速熄火,就當我要放棄的時候,她轉過了身,背對了我。

所有的尷尬都化作了無形。突然很感激她,輕輕的靠過去,環住了她的腰。她的身材比我想像的要纖細,樓過去兩個手的手腕靠在一起,我把頭靠在了她肩上,她閃了一下,並沒有躲,我只是抱住她,沒有亂摸,甚至手指頭都沒有動,聽到她悄悄的舒了一口氣。她把手按在了我的手上,大概是怕我突然亂摸,見我沒有動,身體突然軟了下來,本來她是緊繃的,現在她突然變得「無骨」了,整個人靠到了我的懷裡。我貪婪的呼吸著她的味道,一點酥麻突然衝到了下邊,身體有一部分慢慢的開始變硬。我並沒有故意頂起來,但她也能感覺到有東西慢慢的「鑲嵌」在了她的股溝里。我承認我有了慾望,但還沒到失去理智的程度,她手上輕輕的用力,我的手順勢鬆開了她,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屁股向後頂了一下,然後進屋了。本來緊密貼在一起的兩個人,現在中間隔了一個門。

我下邊已經完全翹起來了,我心有不甘,我覆上了把手,按動了一下,門並沒有鎖,我推了一下,門在裡面依住了。我知道,我要是用力一定能推開,但我輕輕的鬆開了把手……把手是熱的,從裡面傳出來的熱……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