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朱顏淚 (重寫) (1) 作者:hollowforest

簡體

【江湖朱顏淚】(重寫) (1) book18.org

作者:Hollowforest2021/5/6發表於:SexInSex book18.org

有些話說在前面。 book18.org

更到16章時,我突然意識到原本寫的框架太大了,前面的女人都沒有深入展開描寫,就揭過去了。 book18.org

於是一番內心掙扎後,我還是決定頂著巨大的壓力,決定重新寫過,將場景定在赤峰山太初門,集中在有限的幾位女角色身上。 book18.org

對此有任何意見看法,可以PM短消息我,或者進粉絲群發表。 book18.org

以上。 book18.org

1…… book18.org

推開地牢那扇門,早已知道關押在內的是何人的韓雲溪,瞧見那坐在床沿看著地板發愣的成熟美婦,還是不由自主地錯愕了一下,心裡驚叫出來:母親?旋即又立刻搖了搖頭,否認了剛剛那荒唐的錯覺。 book18.org

不,與其說是錯覺,不如說是某種期待罷了…… book18.org

那成熟美婦不曾抬頭,自然也沒有發現那進來的不是平日的趙元豹又或者王旭峰。這怨不得她,她一直被關在這地牢中,不見天日,對上面發生的事一無所知。她聽聞開門聲,那寬大的豐臀抬離床褥,整個人直接撲騰地雙膝跪地,然後身體前傾,搖晃著胸前那沒有胸衣約束的,隨時能從衣襟中晃出來的巍峨乳峰,趴伏在地,然後那低沉的嗓子說道: book18.org

「蕭月茹給主子請安。」 book18.org

母親怎麼可能會對人下跪? book18.org

更不可能會被人當做淫畜圈養在這不見天日的地牢里…… book18.org

韓雲溪為自己的錯覺露出了自嘲的苦笑。 book18.org

但他轉念一想: book18.org

怎麼不會? book18.org

這蕭月茹是南詔名門大派鐵山門門主鐵戰龍的夫人,也是鐵山門的副門主,江湖送綽號【驚鴻觀音】,在南詔赫赫有名。這樣的身份和母親是何其地相似。既然蕭月茹都能淪為其弟子圈養起來洩慾取樂的淫畜,那麼母親為何就不會有那一天? book18.org

韓雲溪這般想著,心中的邪火熊熊焚燒起來。 book18.org

他幻想著淫辱母親的畫面,心裡一邊異常清醒地提醒著他所圖謀的事情是如何的異想天開,一邊又非常諷刺地想起母親的一句教導:【雲溪,事在人為】 book18.org

那蕭月茹跪趴在地後,還刻意地壓低了那豐腴的腰肢,將柔順羅裙勾勒出豐滿輪廓的臀胯向上翹了起來。面對一個男人做出這等舉動,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book18.org

好一條母狗! book18.org

等走到跟前,蕭月茹身軀輕顫,那豐臀再次抬高少許,他才發現,蕭月茹那條淡綠色的羅裙,居然在臀縫間劃了一道長口子,此刻被兩團因為跪倒而壓膨脹了一圈的臀肉擠壓,左右裂開來,讓他清晰地看見蕭月茹那雪白的臀肉、微微張開的臀溝,以及在臀溝溝底處隱約的一抹紅褐。 book18.org

淫賤至極的母狗——韓雲溪呼吸粗重起來。 book18.org

「蕭月茹給主子請安。」 book18.org

這句話前面本該加上「南詔鐵山門娼妓」 book18.org

韓雲溪露出戲謔的笑容,卻是沒想到這蕭月茹誤以為他是趙元豹,不過他也懶得去糾正,人直接蹲了下去,伸手朝著蕭月茹的臀溝摸去,那粗糲的手掌從溝壑口進去,掠過紅褐色的肛菊,然後摸了一手捲曲的毛髮,以及在被那毛髮包裹在中間的兩片肥厚的唇瓣。揉搓一把,異常柔軟。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蕭月茹痛哼一聲,卻是下身那還乾巴巴的腔道被兩根手指粗暴地插入,掏挖了起來。 book18.org

畜生——!她心裡習慣性地罵了一句。然而,讓她倍感羞憤的卻是,經過兩個月來那兩個逆徒的淫辱糟踐後,不知為何她的身體愈發敏感起來,不過是兩根手指在裡面活動了幾下,那肉洞卻迅速地分泌起浪水來…… book18.org

韓雲溪也沒想到,自己不過是打算過下手癮,沒想到就插出了「水」來了。他抽出手指,習慣性地湊到鼻前輕嗅,一股熟悉的淫水腥膻味撲鼻而來,那是只有猶如熟透得要崩裂掉汁的果子一般的成熟女人的肉穴里才會分泌出來淫水芬芳。 book18.org

韓雲溪尤喜熟婦,這常人嗅著略微刺鼻的味道,對他而言卻如同醇酒般讓人迷醉。那是只有猶如熟透得要崩裂掉汁的果子一般的成熟女人的肉穴里才會分泌出來淫水的芬芳氣味。這讓他有些按捺不住,想要立刻把褲子脫下,然後抓著這蕭門主的腰肢,將胯下那根硬的發疼的鐵杵插入她翹起的肥臀內肆意搗騰起來。 book18.org

但想到那臨時起意的計劃,他深吸了一口氣,還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慾望,在一邊的桌子坐了下來。那蕭月茹不曾料到侵犯這麼快就結束了,疑惑之下抬起了頭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不是趙元豹,而是一位容貌俊朗邪異的青年男子,臉色劇變,騰地又從地板上站起來。。 book18.org

韓雲溪眼前一亮,剛剛他還覺得這蕭月茹與母親有頗多相似之處,那種成熟的神韻,華貴的衣裳,還有同樣豐滿得有些過分的身段……,但蕭月茹站起來後,他卻發現蕭月茹與母親根本上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book18.org

首先是高! book18.org

母親姜玉瀾那七尺四寸的身高在南唐普遍六尺五至七尺的身高中已然是鶴立雞群了,但這蕭月茹,韓雲溪目測比母親還要高上三寸。這是韓雲溪至今為止見過最高的女人了。 book18.org

也因為這樣的身材,才讓蕭月茹胸前那因為突然起身,在衣物的約束下依舊上下跳動了幾下了的,豐碩飽滿得有些駭人的胸乳,看起來非但沒有突兀感,反而變得異乎和諧起來。 book18.org

他注意到,在盤了雲髻的秀髮下,那糾纏著哀愁的嫵媚臉孔鼻樑高挺眼眶深陷,一雙睫毛修長的慧目中鑲嵌著兩顆深藍色的寶珠。 book18.org

一名異族番邦的女人。 book18.org

巨乳、豐腰、寬臀……,那華貴衣衫下的肉體該是如何地肉感,韓雲溪幾乎已經能在腦里呈現出壓在上面的那種軟膩飽滿的感覺。 book18.org

看著韓雲溪,蕭月茹臉上的神色卻在變幻著,疑惑、驚駭、憤怒、痛苦、屈辱、黯淡……。如此變幻著神色,毫無保留地展現著她複雜的思緒後,那豐腴的身子搖晃了一下,居然跌坐回了床上,以致於那傲然胸乳上下拋甩了一下,那身子還不得不靠一隻手支撐著,才沒有歪倒。 book18.org

這真就是那響徹南詔的驚鴻觀音嗎? book18.org

韓雲溪感嘆,正待要說些什麼,身後卻傳來敲門聲,他只得起身開門,門外站著的是師弟楊雲錦。楊雲錦瞧見坐於床邊的蕭月茹,雙目也是一亮,但立刻就意識到這是三公子的女人,在三公子玩膩了賞賜給他這個師弟之前,還是少看為妙。他低聲說道:「三公子。被黑豹寨劫走的那批貨找到了,完好無損。黃少伊提議將其中半成贈與公子,剩下的,河洛幫拿一成,本門拿兩成半,其餘歸州府所有。三公子如果對此沒有異議,雲錦這就去給黃少伊回話。」 book18.org

半成。不過是援手,就拿了半成!韓雲溪自是曉得這半成是那岳丈大人的特意照拂,但即使如此,想到那批貨物之貴重,他的心還是不爭氣地顫了一下。 book18.org

楊雲錦以為三公子默許了,轉身欲走,卻被韓雲溪拉住「你和黃少伊說,我那半成中,分一半給黃少伊。」楊雲錦一愣「他已經搜颳了不少了……」韓雲溪笑了笑,說:「去吧。」 book18.org

楊雲錦只得應下,卻忍不住瞥了一眼蕭月茹,一臉壞笑地說道:「可要雲錦支使開王師姐?」 book18.org

「多事。」 book18.org

—— book18.org

「你是何人?」蕭月茹被抽走的力氣倒灌回身軀一般,再度站了起來,激動萬分地顫抖著聲音問道,那失魂落魄的模樣,完全沒有一派之主的風範。 book18.org

嘖,這等田地了,還有何風範可言?韓雲溪心裡自諷了一句,語氣平淡地說道:「太初門,韓雲溪。」 book18.org

【蕭門主】的身軀又開始輕微搖晃起來,再度顫聲問道:「那……那黑豹寨……」 book18.org

「已經沒了。」 book18.org

「咯咯咯……」 book18.org

韓雲溪話音剛落,蕭月茹那高大豐滿的身子直接劇烈顫抖了起來,再度低垂下去的頭顱傳來帶著癲狂意味的笑聲。 book18.org

韓雲溪自然知道蕭月茹笑什麼,但他認為蕭月茹現在笑得太早了,她此刻不過是主人易主,並沒有擺脫那淫畜的身份的。 book18.org

「你笑什麼?」 book18.org

他不得不開口提醒她一句。 book18.org

但讓韓雲溪意外的是,那蕭月茹對他的話充耳不聞,但那笑聲逐漸低沉下來,沉默了半晌,再度抬頭,表情居然平靜了下來。 book18.org

「妾身知道,妾身的處境並未改變……」 book18.org

那悲涼的氣息又再度籠罩在她身上。 book18.org

「妾身只求公子告知妾身,趙元豹和王旭峰這兩個畜生已然斃命,公子以後就是妾身的主子!」 book18.org

韓雲溪心裡嘆了一聲。在拷問那趙元豹的時候,他就已經異常感慨了,曾經的一派之主,如今淪落到此等田地,那是何等的恥辱屈辱。 book18.org

但江湖往往就是如此的殘酷的,你死我活,成王敗寇。前一刻,尚且是萬人敬仰的,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下一刻就能淪為階下囚,尊嚴掃地,生不如死。 book18.org

鐵山門曾是南詔名門大派,「驚鴻觀音」在南詔赫赫有名,即使身在南唐的韓雲溪,也曾聽聞這個名號。然而此刻,她只是一名毫無尊嚴可言的娼妓,一頭被人圈養在地牢的淫畜。 book18.org

但這是韓雲溪的機會! book18.org

韓雲溪身子稍微前探,手指敲著那桌面,一字一句地說道: book18.org

「在下能給蕭夫人的,遠超夫人的期望,那趙元豹和王旭峰均未死,我可以交予夫人處置,要一劍穿心還是千刀萬剮,悉隨尊便。」 book18.org

韓雲溪說罷,沒有掩飾目光中的慾望,上下打量著蕭月茹的身子,尤其是那鼓囊囊的胸脯,寬大的臀胯,還有那已經濡濕開來的恥部……【韓大人,韓爺,那蕭母狗與鐵母狗,被在下用藥煉製過,那胸乳私處均敏感異常,稍加撩撥就會發情求歡……】韓雲溪腦中想起趙元豹的話,卻道,蕭月茹在此等情緒下,那私處居然尚且在冒水兒,那淫藥果然霸道。 book18.org

他嗤笑一聲: book18.org

「卻不知,夫人拿什麼回報在下?」 book18.org

蕭月茹閉上雙目,再次睜開,卻已媚眼如絲。 book18.org

她雙手在腰間一扯那系帶,羅裙滑落,然後轉身,雙手撐著床沿,再度撅起那臀縫間已經泥濘一片的豐臀,雙腿一點一點地左右岔開…… book18.org

—— book18.org

韓雲溪一直覺得,他不該生在名門大派之中,本應生在商賈之家。 book18.org

畢竟比起修煉,他更擅長做買賣。 book18.org

不過相比做買賣…… book18.org

他更擅賭。 book18.org

畢竟他所渴求的,做買賣是買不到的。 book18.org

只能賭。 book18.org

—— book18.org

一個月後,赤峰山,太初門總舵。 book18.org

「母親。」 book18.org

此刻正是晌午時分,烈日當空。 book18.org

但那站在藏書閣鯉魚池邊上的貴婦人,仿佛能吸收周邊的溫度、光芒一般,讓自己變得熠熠生輝。 book18.org

這光輝本該是奪目的,但在那貴婦人的身上散發出來,卻是鋒銳的銀芒般刺人,讓本該進門的弟子停步退去,讓把守在藏書閣前的守衛低首,又忍不住抬眼,但眼光只觸碰到那裙擺,再不敢上去,最後只得無奈合攏。 book18.org

韓雲溪與那守衛無異,只能看著那一身衣裳。 book18.org

淺紅繡海棠花寬袖上衣,雀鳥繡花抹胸內襯,暗紅腰帶靛藍羅裙,藕紅鑲花鞋…… book18.org

一切都因為,這貴婦人是他的母親。 book18.org

太初門門主韓雨廷的夫人,如今太初門真正的掌權者,在整個東武林盟亦能排上名號的冰牡丹——姜玉瀾。 book18.org

援手河洛幫的事前後花了九天時間,為了盡情享受蕭月茹,鐵勝蘭這對母女花,又在慶州城停留了三天,韓雲溪才啟程返回赤峰山。當初接了任務時,他與師姐王雲汐、師弟楊雲錦,三人六馬一路奔馳,從太初門到慶州城不過花了六天,歸途時因為多了蕭月茹,就雇了兩輛馬車,走走停停卻是花了整整十天才回到盤州城,然後在盤州城內停留一天,安置好蕭月茹,第二天清早出發,進了赤峰山山門卻已經是晌午時分。算起來,韓雲溪這次出門,前前後後不多不少恰巧花費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book18.org

一回到太初門,韓雲溪就直奔聽雨軒,欲向母親請安,卻不曾料到在經過藏書閣院子的時候遇見了母親。 book18.org

身為兒子的韓雲溪,表現並未比藏書閣的守衛強上多少,只是在進門之初,快速地瞥了一眼,瞥見母親罕見地黛眉微皺,往日冷冰冰無甚表情的臉上,居然帶著淡淡的愁容之後,那目光就不再敢往母親的臉上瞧去。 book18.org

積威甚重。 book18.org

「何時歸來的?」姜玉瀾的聲音一如既往地淡寡,不帶片縷感情,仿佛下面向她彎腰請安的並不是她的兒子,而是某位門人弟子。 book18.org

對於母親的態度,韓雲溪內心毫無波瀾。他習慣了。他畢恭畢敬地回答道:「剛才回到,一下馬就前來給母親請安了。」 book18.org

他一直沒有抬頭,低眉順首。 book18.org

成年後,韓雲溪就鮮少直視母親,因為…… book18.org

母親實在是過於美艷了! book18.org

身段自不必說,那胸脯,鼓脹得就要把那抹胸撐裂,那飽滿渾圓的臀部,讓寬鬆的襦裙也被撐起一個【小土坡】。 book18.org

年輕那會,母親就長了一副狐媚子臉,無意間就煙視媚行。現在四十有五了,成熟的韻味讓這狐媚子臉愈發顯得誘惑起來,幾乎有如那迷惑了紂王的蘇妲己般顛倒眾生。若不是性格冷淡,臉上結了一層生人勿近的冰霜,武學修為走得也是陽剛路子,很容易讓外人誤以為姜玉瀾是魔教桃花宮那些練了魅惑之術的邪教魔女。 book18.org

這種天然生來的美艷、後天練就的韻味,讓御女過百的韓雲溪瞧見了也會膽戰心驚。 book18.org

他不敢抬頭,是因為害怕母親的目光,冰冷,嚴苛,銳利……,他怕母親看出他眼裡潛藏著的,對母親的不倫慾望。 book18.org

這幾年下山歷練,韓雲溪也曾控制不住內心那邪惡的慾望,乾了不少入室強暴良家婦女等的邪派行徑。但嚴苛如母親,韓雲溪相信,即使母親知曉了,也並非是不可原諒的。但只有這個,若讓母親瞧出一絲半分,他深信就算是他這個懷胎十月生下來的親兒子,也極有可能會被母親大義滅親,直接斃於掌下。 book18.org

所以平日韓雲溪對母親的禮數和表面功夫是做到一絲不苟的。可惜,換來的往往只是毫不在意的一聲「嗯。」 book18.org

「慶州一行順利否?」 book18.org

「惡戰了一場,那匪首乃是鐵山門真傳弟子,孩兒僥倖贏得一招半式。」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姜玉瀾的聲音終於有了些許波動。 book18.org

韓雲溪語氣平淡,其實裡面的內容驚險萬分。太初門與慶州府的情報有誤,一派之真傳,那武藝幾乎是長老下第一人了。這樣的對手,本不該是韓雲溪這位三公子去犯險的。 book18.org

但江湖就是如此,意外總歸是常態。 book18.org

但韓雲溪沒想到,母親嗯了一句之後,非但沒有對他有一絲讚許,居然又冷哼了一聲,說道:「真傳弟子。你也是門內真傳,若你肯專心修煉,不去分心那聲色犬馬之事,習那旁門左道之術,何至於說出僥倖贏得一招半式?難道太初門真傳絕學會遜色於那鐵山門不曾?」 book18.org

可是對方比我虛長十載! book18.org

韓雲溪內心咆哮了一聲,但那咆哮到了嘴邊,卻變成了:「母親教訓得是。」 book18.org

他知道母親怪他什麼,聲色犬馬,自然是在門內沾花惹草、窺視師姐師妹沐浴更衣之事,那旁門左道之術,自是下毒、機關、暗器……。 book18.org

但韓雲溪不服氣!對方修為在他之上,只要他贏了,就是他的能耐,管什麼手段骯髒不骯髒,正派不正派?面對修為比自己高的對手,正面迎敵不是自尋死路嗎? book18.org

但一切韓雲溪只能咽進肚子裡,他知曉辯解無用。 book18.org

「說起來我有段時間沒有過問你的武藝了,你那玄陽掌練得如何了?」 book18.org

韓雲溪聞言,剛咽下去的氣,堵在胸腔。 book18.org

母親又想訓斥他了…… book18.org

「回母親,已練至四重勁了。」 book18.org

「哦。那你對我盡你全力打一掌看看。」 book18.org

姜玉瀾一轉身,襦裙轉開,離開了鯉魚池,在藏書閣前的石道上一戰,再一甩袖子,那藏書閣的守衛立刻退入門內。 book18.org

「那……那孩兒就冒犯了。」 book18.org

韓雲溪也不再說什麼,直接先天玄陽功運起,灼熱的內力依照玄陽掌的運勁法門,一重又一重勁力凝聚於右掌,等凝聚了四重勁力感覺不吐不快之際,一個箭步上前,自然外溢的內力震盪著空氣,那一掌攜著風雷之勢朝著母親拍去。 book18.org

他深知母親武功卓越,自知無法傷及母親一分半毫,所以這一掌他完全沒有留力,全然是他現今能擊出最大威力的一掌了。 book18.org

卻見姜玉瀾那藕白手臂從袖內伸出,沒有韓雲溪這般掌風轟鳴的威勢,反而像是輕描淡寫般地也拍了一掌迎了過來。 book18.org

讓人驚駭的事情發生了! book18.org

沒有擊掌內力相拼的震盪聲,韓雲溪那一重重玄陽掌勁還沒碰到母親的手掌,就突然間如塵土被風吹拂掉了一般,居然一息間的功夫就被化掉大半,等真的和母親碰掌,自己那剛剛運足於掌的內力早已十不存一,軟綿綿的,更遑論什麼四重勁了! book18.org

簡直像是娃娃打架,揮拳時氣勢十足,落在身上卻仿若雨點…… book18.org

「這……」 book18.org

韓雲溪還沒搞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姜玉瀾輕輕一推掌,他整個人就被推開,一連後退了四步才堪堪穩住身形。 book18.org

一口濁氣呼出,韓雲溪壓下內心的驚駭,再度畢恭畢敬地向母親行了過手禮。 book18.org

他清楚記得,上一次和母親交手不過是半年前的事,那時他的玄陽掌剛練至三層圓滿,蓄力一擊之下尚能擊退母親一小半步,如今別說半步,修煉到四重勁了,卻是看起來連母親那墜馬髻上的髮釵也不曾甩動一下。 book18.org

然而,讓韓雲溪內心驚駭的卻不僅僅於此: book18.org

母親出身逍遙宮,逍遙宮雖然是只收女弟子的門派,但武功卻並非全然走那陰柔路線,母親修習的【破浪掌】、【驚濤腿法】及內功心法【驚蟄春雷功】走的就全是剛猛的路子。 book18.org

那破浪掌和他修習玄陽掌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走那勁疊勁、勁推勁的多重掌力攻擊之術。上次交手,母親正是用一層勁對一層勁的方法逐一震散了他的玄陽掌勁。 book18.org

但剛剛,化解玄陽掌卻沒有那一層層浪濤般的內勁,他這一掌拍去,尚未接觸到母親的掌就如泥牛入海,像是打在一層層的軟絮之上! book18.org

過去母親那讓他感到剛猛刺痛的春雷勁,卻變得如修習太初幻陰功的二姐那般,變得陰柔無比。 book18.org

而且感覺較半年前時更為淳厚了! book18.org

——這也是讓韓雲溪最驚駭的地方。 book18.org

這十多年來,忙於太初門內大小事務,母親疏於修煉,武功多年未有進展不說,甚至可以說大不如前了。但今天這一拼掌,讓他不禁懷疑,怎麼不過半年功夫,母親居然就突破了瓶頸,甚至還達到剛極化柔之境界了? book18.org

細細一想,這完全說不通。 book18.org

一人能身兼多種武學,拳掌刀劍,無非是招式、內力搬運和使用的法門不同罷了。但修煉陽剛內功的,又怎麼可能兼修陰柔內功?剛柔雙休不過是江湖尋常可見的笑話之一,剛極可柔,柔極可剛,但那是修煉至化境的修為。 book18.org

從未聽聞一個人的內力性質能半年就轉變的。 book18.org

韓雲溪雖然心裡疑惑,但母親武功再上一層樓是不爭的事實,這麼一想,也只能再次低頭作揖,說道:「恭喜母親修為又進一步!」 book18.org

「一年了……」 book18.org

然而,母親依舊不領情。 book18.org

此刻韓雲溪難得能面對母親的臉,看見母親臉色突然陰沉起來,她看了看自己那皓白縴手,竟然發出了一聲冷哼,先是一句:「你那玄陽掌還需多加練習,在你這個年紀你大哥已修煉至五重勁圓滿了……,哼,你天資雖不如你大哥,但只要平日收心養性,休要再沉迷那聲色犬馬之事潛心苦練的話,亦不至於進展如此緩慢……」,然後又微皺眉頭,大概也覺得自己剛剛那句話過於嚴苛,那張習慣了結滿寒霜的臉居然又舒展了少許,說道:「那些旁門左道的伎倆,終非大道,你現在僥倖占得一絲便宜,只會在以後加倍歸還回去。你好自為之。」 book18.org

「你父親尚在閉關,不用過去請安了。」 book18.org

母親說罷,驟地轉身,卻是搖曳著身姿進了藏書閣內。 book18.org

—— book18.org

韓雲溪意興闌珊。 book18.org

他本來是去邀功的,沒想到劈頭劈腦挨了一頓訓斥。 book18.org

但意外卻接踵而來。 book18.org

原本他還想拜訪一下兩位老師的,此刻毫無興致,轉身朝著自己的居所落霞軒去了。卻不曾想到在留春閣的長廊看自己娘子肖鳳儀,腆著那隆起的孕肚,腳步輕緩地帶著婢女迎面走來。 book18.org

「娘子。」 book18.org

「相公。」 book18.org

個把月的分離,結果相間,兩人卻是相敬如賓的互相一揖。 book18.org

肖鳳儀是河洛幫大當家的千金小姐,有一身好水性,還有一身在韓雲溪之上的內功修為,但卻只能算是半個江湖人。肖萬雄自覺江湖險惡,一入江湖身不由己,故此不喜女兒習武,但肖夫人徐月娥卻認為女兒既然生在了江湖家,自然就是江湖人,若無半點武藝如何自保?故此肖鳳儀小心休息內功,習了一門腿法,輕功,卻鮮少行走江湖。 book18.org

對於這位嬌滴滴的娘子,韓雲溪說不上喜歡或者不喜歡。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由不得他喜歡不喜歡。聯姻河洛幫給太初門帶來的利益也相當明顯,那是巨大的河運生意。 book18.org

所以這次掃蕩黑豹寨,韓雲溪正是前往給岳丈大人援手的。 book18.org

「相公何時歸來的?」 book18.org

「正午,剛回落霞軒不見娘子,於是前去給母親請安,現在正欲給姨娘請安去。」韓雲溪撒了個謊,因為他瞧見肖鳳儀是過來的方向並非落霞軒,又反問一句轉移了娘子的注意力:「娘子這是?」 book18.org

「剛從公孫先生那裡出來。」 book18.org

「哦。」 book18.org

韓雲溪露出原來如此的神色。肖鳳儀身為太初門三公子的夫人,又是頭胎,這還是韓家的第一個孫兒,身為主母的姜玉瀾自然是異常重視,不但早早就叫人重金請了盤州城最好的穩婆到赤峰山上來,直接在落霞軒旁住下,讓其平日教導肖鳳儀安胎之道,也便於到了生產的時候還能立刻就接生。另外就是,肖鳳儀每隔一定的時間,就到青藤軒讓太初門的客卿長老公孫龍公孫神醫為她把脈,開安胎方子調理身子。 book18.org

韓雲溪覺得有些小題大做了,肖鳳儀內功修為尚且在他之上,他從未聽聞有哪位內家高手是難產死掉的。但這是終歸不是什麼壞事,他也沒有多說什麼。 book18.org

兩人閒聊幾句,肖鳳儀說身子乏了,韓雲溪也瞧見娘子狀態異常疲倦,正欲送肖鳳儀回落霞軒,肖鳳儀卻擺手說道不用,讓韓雲溪先行向姨娘請安去。 book18.org

但韓雲溪與肖鳳儀分別後,卻並未朝著姨娘的拂雲軒去,心念一轉,而是朝著二姐韓雲夢的映月軒直奔而去。 book18.org

整座赤峰山都是太初門的領地,總壇建在三面懸崖易守難攻的頂峰上,二姐韓雲夢的別院卻建在下方的一處山坡上,三面環林,門前挖了一畝地的大坑再引了山泉水,形成一個小湖,喚做銅鏡湖,波光粼粼的,別有一番風光。 book18.org

韓雲溪遠遠瞥見一道身影在湖邊飄舞著,動作如蝴蝶飛舞,輕盈飄逸。 book18.org

正是韓雲溪二姐韓雲夢。 book18.org

韓雲夢身高與韓雲溪相仿,柳眉鳳眼,鼻若懸膽,唇似朱丹,一身夜行的緊身服勾勒著曼妙身姿,胸脯飽滿,臀胯紮實,就算鍾愛豐滿身段的韓雲溪看來,那胸臀比例在英姿颯爽英氣十足的二姐身上,卻是不多一分不減一分的恰到好處。 book18.org

不過,韓雲溪感覺最妙的還是二姐那雙,大腿渾厚紮實,小腿緊緻、線條分明的一雙修長的美腿。 book18.org

「二……」 book18.org

韓雲溪並不想見這位二姐。 book18.org

他在太初門的人緣並不好,但也不是他不善經營關係,相反,他這幾年在江湖歷練,每每幫助他度過難關的恰恰是他善於與人打交道。只是他那下毒、暗器、機關……等獨樹一幟的修煉風格,在對於走磊落大道的太初門來說,實在難討人喜歡。 book18.org

更何況,在修煉上,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大哥韓雲濤是龍,二姐韓雲夢是鳳,他偏偏是那會打洞的,大家明面上對這個三公子尊敬有加,韓雲溪卻是清楚那些人背地裡對他到底是什麼一個評價。 book18.org

二姐就是異常厭惡他的其中一個。 book18.org

所以這次,韓雲溪【姐】字尚未出口,韓雲夢迎接弟弟的卻是,朝著面門直接踹來的一腳! book18.org

「哼!」 book18.org

韓雲溪悶喝一聲,堪堪舉臂招架住二姐突然襲來的一腳,但這一腳招架住後,很快漫天的腳影便鋪天蓋地一般踢了過來。 book18.org

殺千刀的老祖宗——韓雲溪心裡怒罵。 book18.org

太初門傳承武學有兩套,一套是先天玄陽功與玄陽掌,一套是太初幻陰經與幻陰腿,一套陽剛一套陰柔,然而,在練至極致之前,相對於縹緲靈幻的幻陰腿而言,玄陽掌卻稍顯笨重,同等修為下會遭受到壓制,更遑論韓雲夢的修為本就比韓雲溪高上幾籌。 book18.org

所以韓雲溪苦苦招架了十多回合後,還是身中數腳,最後被踹在胸膛那一腳踹飛出去。 book18.org

「哼,你的那些無恥手段呢?」 book18.org

韓雲夢居然還拍了拍鞋子,仿若踹在韓雲溪身上踹髒了鞋子一般。 book18.org

韓雲溪一口氣堵在胸口,卻是明白,上次切磋武藝,他下意識甩了一把袖針,二姐猝不及防,其中一枚刺在二姐的乳尖上,他被狠狠地打了一頓後,沒想到自己賠禮道歉後,又下山了一個來月,二姐依舊記恨著。 book18.org

臭婊子,儘管神氣,要不了多久…… book18.org

韓雲溪咬咬牙,忍著胸腔傳來的疼痛,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灰塵,向二姐拱了拱手,臉上卻笑嘻嘻地說道: book18.org

「二姐,一個月不見,修為卻又有所精進,最後那招雲遮月影,怕是大哥也防不住。」 book18.org

「少給我在說這等沒卵子用的恭維話,我托你尋找的東西呢?」 book18.org

對於韓雲溪的示好,韓雲夢卻依舊擺著一副臭臉,直接朝著韓雲溪一伸手。 book18.org

—— book18.org

落霞軒。 book18.org

臥室內,韓雲溪坐於床邊開始脫靴,跟著進來的肖鳳儀先是走到窗邊,將被山風吹得獵獵作響的窗戶關上,嘆了口氣,才回到床邊,彎腰拿過夫君的靴子到一邊放好。 book18.org

娘子彎腰,沉甸甸的胸乳墜下,那寬鬆的衣襟左右【張嘴】,露出大片的雪白的乳肉。韓雲溪直接伸出手去,從襟口插入,捏了一把。肖鳳儀驚叫一聲,朝後退了一步,咬了咬下唇,卻低聲說道: book18.org

「夫君嚇到鳳儀了。」 book18.org

「娘子身子何處未曾被為夫摸過……」韓雲溪淫笑,又道:「這次遠門,為夫給你帶了一件禮物。」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肖鳳儀一愣,卻見韓雲溪從被褥下抹出一件玩意出來,遞給她,接過來,卻是一件紫色的訶子。 book18.org

「這……」 book18.org

肖鳳儀臉蛋騰起紅暈,過去夫君給她送過胭脂、綢緞,卻沒想到這次帶回來的禮物是一件褻衣。那件訶子色澤艷麗,花紋瑰麗,入手冰涼絲滑,柔順異常,顯然不是一般的訶子。 book18.org

只是隱約飄來一陣熟悉的怪味,讓肖鳳儀略微皺眉,很快就把這件兜衣擲於桌上。 book18.org

「夫君……怎地送鳳儀這等女人事物……」 book18.org

韓雲溪臉上閃過一絲戲謔的表情,呵呵一笑,卻說道: book18.org

「這可不是凡品,內里大有文章。」 book18.org

「一件……一件訶子還有故事?」 book18.org

「那自然。哼,這次南詔一行,那邊……」想起半個月來的經歷,韓雲溪也不由輕哼了一聲:「真乃是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啊。」他扭頭看向娘子,卻突然命令道:「把衣裳脫了……」 book18.org

肖鳳儀臉色黯淡下去。 book18.org

一年了,自小被父親請了老師教導婦德,深知出嫁從夫的她,她還是無法完全適應韓雲溪這種糟踐她的行為。 book18.org

但肖鳳儀再次輕咬下唇,羞惱地瞥了一眼一旁,只穿著一件訶子、低垂著頭顱看著地板的婢女冬蘭,心裡雖然萬般不願,但她還是站了起來,系帶一扯,把衣裳脫掉,露出那因為有身孕而膨脹了一圈的碩大乳球和已然隆起的肚子,赤裸著身子站在了韓雲溪面前。 book18.org

「坐過來。」 book18.org

韓雲溪的語氣像是命令一名奴婢。 book18.org

肖鳳儀順從走了過去,正待要坐在他大腿上之時,他又冷哼了一聲。 book18.org

肖鳳儀眼眶泛起淚花。她此刻才知曉韓雲溪的【坐】是何意。她解開韓雲溪的腰帶,將韓雲溪那根已然硬挺翹立的肉棒掏出了出來,又忍不住回頭瞥了一眼冬蘭。 book18.org

雖然已經許多次在她面前與夫君同房,也許多次看著她被夫君淫弄,她還是有些無法接受當著她人直面與夫君淫戲。 book18.org

但隨著韓雲溪又一聲冷哼催促,她收回目光,屏住呼吸,張開特意迎接夫君歸來而塗抹了胭脂的紅唇,將夫君的肉棒納入口中,吮吸起來。 book18.org

待整根肉棒舔的濕漉漉了,她才轉身背對著韓雲溪,揉弄著自己下體,然後一手扶著那根沾滿她唾液的肉棒,身子逐漸下沉……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粗大的肉棒一插到底,她終於【坐】在了夫君懷裡。 book18.org

韓雲溪對娘子的順從異常滿意,他也無比享受娘子那溫熱的腔道,也不曾聳動身子,只是滿意將手探到肖鳳儀身前,把玩起娘子那對豐滿的奶子起來,然後說道: book18.org

「南詔的鐵山門,娘子可曾知道?」 book18.org

「嗯……,有所耳聞,在南詔也算是大派了。嗯……,夫君輕點,捏痛奴家了……,那鐵山門精於槍棍之法……」 book18.org

肖鳳儀說完,再次發出一聲輕微的疼哼,卻是韓雲溪的手勁絲毫沒有變輕,毫不憐香惜玉地大力搓著她的胸乳變幻著形狀。 book18.org

但微微的痛楚間,卻開始夾雜著一聲聲嬌喘呻吟。 book18.org

韓雲溪略微驚訝,都說女人有身孕後身子會異常敏感,沒想到這麼撩撥幾下,平日並不喜好床底之事的娘子居然就開始叫喚起來了。 book18.org

有趣。 book18.org

韓雲溪心裡竊喜,他最喜歡將那一本正經的女子調教得失了儀態。 book18.org

其實為防動了胎氣,姜玉瀾是禁止兩人房事。但韓雲溪如何聽得進耳中?雖然減少了房事,平時卻更喜歡戲弄肖鳳儀了,經常用手撩撥起她的情慾,吊著她的胃口,逼迫著她做出一些不知廉恥的動作行為和說一些羞人的話來,才用手把她弄泄了身子。 book18.org

韓雲溪修煉的天賦不如大哥,但對女人這方面的手段卻天分過人,旁邊站著那性格內向的婢女冬蘭,他只憑那一隻手五根手指就能讓那未發育的雛兒站著「尿」濕了綢褲。 book18.org

「繼續說……」「那獨門絕學混元棍法……,嗯啊……,奴家曾見人施展過……,嗯……,走的是……嗯……大開大合的剛猛路子,啊……,夫君……」「繼續」「嗯啊……,那……棍法……雖然無甚精妙之處,啊……,但威力……倒是剛猛絕倫…啊——!」「是不是這麼剛猛?」韓雲溪挺動了一下下身。「夫君……,別……,奴家受不住……」 book18.org

說起來可嘆。 book18.org

肖鳳儀武學天資比韓雲溪高,可惜生在異常重男輕女的河幫之家,從小被肖萬雄教育得三從四德那一套刻在了骨子裡,空有一身高強內力,卻不敢忤逆韓雲溪這個夫君半分。兩人之間有矛盾,哪怕肖鳳儀占了理子,但往往也是被韓雲溪毫不講理地一掌扇在臉上,最後居然是她跪地認錯了事。 book18.org

韓雲溪怪笑了一聲,調戲了娘子一句「什麼棍法?有夫君這根棍法厲害嗎?」才又說道:「嘿,那鐵山門如今已經分崩離析了,一小半人降了吐蕃,一小半有骨氣的寧死不降,倒是被合圍後屠戮精光,最後那一半人則各奔東西去了……」 book18.org

「嗯……,啊……」肖鳳儀卻是徹底癱倒在韓雲溪懷裡,嗯嗯啊啊地呻吟了起來。 book18.org

韓雲溪異常滿意娘子這種正經女子在自己稍加撩撥就成了【浪蹄子】,他繼續說道: book18.org

「什麼黑豹寨,卻是那鐵山門的門徒聚在一起落草為寇去了。」 book18.org

韓雲溪此刻已經不滿足於娘子那肥碩的奶子了,手向下滑去,先是摸了摸那隆起的肚皮,然後開始摸著兩人結合之處,腦中浮現出一張成熟美艷的面孔,以及那副面孔下即使沒有身孕也不輸娘子此時的豐滿胸乳,還有同樣飽滿的唇瓣…… book18.org

「你起來,去床上躺著。」 book18.org

韓雲溪的嘴巴卻沒有因此停下來: book18.org

「那匪首趙元豹是鐵山門的真傳弟子之一,那混元棍法使得正如娘子所說,威猛無比,真是一場惡戰.哼,幸虧為夫帶了金龍爪,到底還是你夫君的鐵掌更為霸道,叫他斃於我掌下。」 book18.org

「嗯啊……,那和那訶子有……啊……有何干係……」 book18.org

肖鳳儀起身後,肥碩的臀部往後挪了挪,雙手撐在床上支撐著後仰的身子,雙腳卻是放到床上來,一左一右踩在床沿,屈起來的雙腿左右分開,更為方便韓雲溪玩弄她的下體。 book18.org

在韓雲溪的刻意調教下,她已經很清楚自己要如何取悅這個夫君了。 book18.org

「嘿嘿,娘子且聽夫君一一說來……。那鐵山門門主鐵戰龍決心與鐵山門共存亡,戰至最後,力竭而死猶自撐棍站立不曾倒下,嘿,也真是一條好漢。可惜啊,他不曾想到,他讓趙元豹和王旭峰這兩名親傳弟子帶人護送妻眷走,他那兩個好徒兒卻是起了歹念……」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肖鳳儀聽到這裡,不由地發出一聲驚呼。 book18.org

「鐵戰龍的夫人驚鴻觀音蕭月茹在南方是有名有號的好手,更有一根家傳至寶虎筋鞭加持,武功不在那鐵戰龍之下,甚至可以說猶勝一籌。但可惜在突圍的時候被吐蕃妙音寺的護法喇嘛圍攻之下被傷了丹田,雖然最後在門人的拚死掩護下得以僥倖突圍而出,但那一身功力卻只得平常三四成。又因為是自己弟子不加防備下,竟然被趙元豹那兩個牲畜偷襲得手,和她那女兒鐵勝蘭一起落入他們手裡……」 book18.org

聽韓雲溪說道這裡,肖鳳儀的臉色不由地暗淡下來,那升騰起來的慾念也消減了不少。 book18.org

她沒有怎麼行走江湖,但也清楚,男子交手落敗大不了是一死,五十年後又一條鐵骨錚錚的好漢,但女子若果不幸落敗於那邪教門徒或者土匪山賊手上,若能自刎尚好,否則等待她的肯定是生不如死的折辱。 book18.org

她甚至親眼目睹過,在攻破某些匪寨魔教支點後,那些被俘掠囚禁的普通女子和曾經在江湖中有名號的女俠到底是何等一個悽慘的狀況。 book18.org

這也是為什麼江湖流傳,行走江湖有三種人要警惕:小孩、女人、老人。女人要比男人面對更大的風險,所以憑藉一腔熱血闖蕩江湖的愣頭青,男的並不鮮見,但女子幾乎都有其過人之處。 book18.org

肖鳳儀聽到這裡,也算是明白為何平日不喜說外面之事的夫君,為何今晚如此有興趣和她說這次慶州之行。 book18.org

「娘子,你可知道,堂堂名門大派的掌門夫人,那蕭月茹被兩位徒弟以女兒性命要挾,硬生生被調教成了人盡可夫的娼妓,每日供兩名逆徒百般淫辱發洩慾望。後來那鐵勝蘭更被強迫嫁予趙元豹為妻,而且夫君說變就變,今天喚那趙元豹做夫君,明日那王旭峰爬上床幃,又得喊那王旭峰做夫君。最可憐是那蕭月茹,就此成為兩人的丈母娘,但這丈母娘卻是被女婿弄上床和女兒公侍一夫,不,二夫!哈哈哈——!」 book18.org

那邊韓雲溪放聲大笑起來,但聽到這裡肖鳳儀的慾望算是徹底消散無蹤,任憑丈夫的手在她胯下翻弄勾挖著,她只感覺到身體開始發涼,那笑聲更是讓她感到噁心難受…… book18.org

「娘子且聞一聞……」 book18.org

那邊韓雲溪笑完,卻提起那紫色訶子,丟在了肖鳳儀的臉上。 book18.org

肖鳳儀皺起眉頭,輕輕一嗅,卻是感覺那訶子的味道和她此刻胯間散發出來的那股味道…… book18.org

這時候韓雲溪說了一句: book18.org

「這訶子正是那蕭月茹的……」 book18.org

「嘔——!」 book18.org

是那騷水的味道!——肖鳳儀臉色一白,一把推開韓雲溪,卻是從床上爬了起來,撲到在床邊的地板下,從床底扯出那痰錳,胃裡一陣翻滾,再也忍不住那噁心勁嘔吐起來。 book18.org

一邊韓雲溪聞著剛剛在娘子胯間活動,那沾滿某種粘液的右手所散發出來的「醉人」香氣,還在自顧自地說道: book18.org

「這訶子可是件寶物,是用已經失傳的技法用冰蠶絲織就,雖說沒那刀槍不入的能耐,但冬暖夏涼,有寧神安魂之效。這可是買不到的稀罕貨,在那黑市上可是價值千金。」 book18.org

—— book18.org

肖鳳儀沉沉睡去了。 book18.org

韓雲溪看著身邊這被他予取予求的娘子,卻愈發覺得乏味起來。 book18.org

他的心思不由自主地飄向了被他安置在盤州城內的蕭月茹身上。 book18.org

那名聲、修為與母親相當的蕭夫人,是如何面帶羞恥對他掰開雙腿裸露下體: book18.org

他摸著蕭月茹下體異常茂盛的毛髮,詫異著為何兩片唇瓣周圍卻光潔異常,而蕭月茹被迫講述的那故事: book18.org

「被趙元豹那畜生拔掉的……」 book18.org

那蕭夫人如何下體被塗抹了淫藥,被王旭峰用手玩弄得失去了儀態嗷嗷亂叫,折磨了小半個時辰後,在她毫無尊嚴地哭喊著要肉棒插入的時候,那趙元豹又是如何一根又一根地開始拔她陰穴附近的陰毛,讓她又痛又爽地失禁噴尿…… book18.org

那種體驗,是韓雲溪在娘子身上泄十次陽精也無法比擬的。 book18.org

他錯把蕭月茹比作了母親,若果真是母親對他講述那些事情…… book18.org

韓雲溪不敢想像! book18.org

但蕭月茹說了。 book18.org

在對趙元豹及王旭峰兩位逆徒那刻骨銘心的仇恨驅使下,在為了主動討好韓雲溪以求虐殺逆徒泄恨報仇的驅使下,蕭月茹不但主動地講述了那些事情,最重要的是,他讓韓雲溪的痴心妄想,終於有了一絲曙光。 book18.org

韓雲溪回憶中的蕭月茹,那張面孔逐漸變幻成了姜玉瀾的模樣。book18.org

相關搜索

朱顏血江湖朱顏淚作者liaowu1江湖血淚錄朱顏血·潔梅江湖朱顏朱顏重寫江湖朱朱顏血百合江湖血淚朱可兒 寫真朱顏淚作者 同寫朱顏改朱顏血1江湖紅顏淚hollowforest紅顏淚朱顏血丹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