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娘淚 (19-20) 作者:sprewell2010

【舞娘淚】 (19)

作者:sprewell20102021年1月18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十九章

「你自己翻開相冊給我看。我要玩你的奶子,騰不出手翻相冊了!」這一天,客廳沙發里,王保全抱著夏薇薇,貼在她的耳後,一邊聞著她的體香,一邊命令她。

背對著男人坐在男人腿上的夏薇薇的襯衫已經被解開,胸罩被扯下,一對雪白渾圓的乳房掛著兩隻銀光閃閃的乳環,被男人的雙手大力揉捏著。

夏薇薇忍受著令人厭惡的猥褻,默默翻開了手裡捧著的一本家庭相冊本。

厚厚的相冊里,記錄了王大軍夏薇薇夫婦以及兒子小海一家三口曾經的幸福生活。

「當年辛苦你這張屄了,生出小海這個巨嬰!看來這是老王家的遺傳,大軍當年生下來也有八斤八兩重。」王寶全評論著一張王小海剛出生那天的嬰兒照,照片上備註手寫著:小海出生紀念照,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二日,重九斤四兩,順產,母子平安。

王保全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伸向了夏薇薇的褲襠里。

「看來你的騷屄現在太松也是當年生產就被小海撐大了。」王保全把手指插進夏薇薇鬆弛的陰道,笑道。

夏薇薇焦急的說道:「不要說這些了,求你放開我吧。時間不早了,小海快要放學回來了!」「別急,讓我看完照片。呵呵呵,不愧是我老王家的基因,我乖孫子小時候長的和大軍小時候簡直一模一樣!可惜老子蹲大牢,沒有親眼看著我家乖孫長大。」看著孫子小海孩提時候的照片,王寶全笑道。

從嬰兒時期,一直到高中,幾百張照片記錄了王小海的成長,保存在這本相冊里。

相冊里這時候看到一張王大軍和懷孕時期夏薇薇的合照。

王保全一邊撫摸著女人的花瓣陰唇,一邊問道:「你懷著我乖孫的時候,一個禮拜讓大軍操幾次?」「你放開手……房事……懷孕的時候沒有做過……」夏薇薇被玩弄著下體和乳房,面色潮紅,說道。

「真的沒有嗎?大軍啊!你太可憐了!懷孕的女人玩起來才是最爽的,尤其是到到女人快要生的時候,挺著圓滾滾的大肚子,操起來最過癮。當年大軍的媽懷著大軍的時候,挺著大肚子每天都被老子狠狠的干!」「那種事,我懷孕的時候大軍不會逼我做!」夏薇薇皺起眉頭露出厭惡。

「你太嬌氣。讓自己男人忍十個月。有什麼不可以操的,當年大軍他媽懷孕後挺著大肚皮還不是照樣天天伺候老子,一直到大軍出生的那一天,下午生的大軍,上午我還狠狠操了他媽的騷屄,大軍生出來不還是健健康康!」「你……你……怎麼能這樣對女人……」夏薇薇說道。

「等大軍她媽出了月子,我和她同房。你猜怎麼著?因為小軍出來時個頭太大,小軍媽的屄洞被撐得鬆鬆垮垮,做完月子竟然還恢復不了,老子的大雞巴插進去都夾不緊了,一點快感都沒有!我那晚很生氣,然後狠狠地操了小軍媽的屁眼子,才知道原來乾女人的屁眼竟然這麼過癮。從那天以後我就對她的騷屁眼子著了迷,再也沒碰過她的屄。之後每晚她都被老子抱住屁股猛干屁眼子,挨操的時候叫的哭爹喊娘,不情不願的!」王保全回憶著。

「她是大軍的媽媽啊,怎麼可以這麼對她!」夏薇薇說道。

「沒過幾個月,這臭娘麼竟然說受不了了,跟我鬧離婚!身為老婆讓老公快活是天經地義,一個娘麼騷屄鬆了,滿足不了自己男人,那就應該自覺自願的敞開屁眼,順順從從的接納男人的雞巴操屁眼。每一個騷屄鬆掉的女人都必須要有把屁眼子奉獻出來做挨操器官的覺悟。」王保全罵道。

「太過分了……」夏薇薇嘴唇顫抖道。

「哼,當年那個臭婊子丟下我和大軍,拋夫棄子就這麼跑了,原因只是不願意讓自己的男人操屁眼!不過老天是正義的,現在讓你落在我的手裡,是上天要補償我。我會好好懲罰你,同為老王家的女人,由你來替大軍媽贖罪!」「不。」夏薇薇恐懼。

王保全咬著夏薇薇的耳朵,說道:「一會我乖孫要回來了,家裡不方便搞你了。帶你出去耍耍!」一家成人用品店裡。

「兩位,需要點什麼?」店老闆看著走進來的一對男女。女人身材修長,皮膚白皙,氣質優雅,看起來三十多歲,竟然被一個最少有五十多歲的又矮又丑的老男人摟在懷裡。

「嘿嘿,老婆,告訴老闆,我們要買什麼!」王保全摟著原本就比自己高,現在又穿著一雙黑色高跟鞋後比自己高出大半個頭的夏薇薇,得意的站在櫃檯前。

「那個……我……要……要買……那個……後面用的……塞子……」夏薇薇通紅著臉,結結巴巴的說著。

「哦!你說肛門塞是吧?」店老闆原以為這對男女是進來買個保險套而已。

「是……肛門塞……」被王保全強迫一起進來成人用品店購買器具,夏薇薇低著頭說道,羞恥的恨不得地上有一個洞馬上鑽進去。

「這些都是質量很好的進口貨,你看看要哪個?」大大小小各種尺寸的肛門塞被拿出來放在了櫃檯玻璃上,店老闆驚訝於眼前的漂亮美婦竟然和醜陋的老男人玩肛虐,色咪咪的一直盯著夏薇薇。

十幾個大大小小的不同尺寸形狀的肛門塞排列成一排。

「這個。」夏薇薇把手伸向櫃檯上最小號的一個口紅大小的肛門塞。

「嘿嘿嘿,這隻對你來說太小了,我們不要這隻。」王保全突然捉住夏薇薇的胳膊,阻止她。

「老闆,你給我推薦一個適合她用的肛門塞,要能剛好把她的屁眼塞的嚴嚴實實的,讓她拉不出屎,放不了屁。肛塞不能太小也不能太大,太小了塞不緊不行,太大了把她的屁眼撐得太松以後屁眼挨操夾不緊雞巴了也不行。」王保全言語粗俗,無恥的說道。

「如果這樣精確的要求的話,我需要親眼檢查一下她的屁眼哦!」店老闆鎖上店門打烊,放肆的說道。

「沒問題!你脫掉衣服給老闆看看你的屁眼!」王保全輕易的就答應了陌生男人,夏薇薇搖著頭道:「不行!」「騷貨,少廢話!」王保全扯下夏薇薇的羽絨大衣。

長款大衣下的美婦竟然除了高跟鞋什麼都沒有穿,赤裸的胴體呈現在店老闆的面前。

夏薇薇羞恥的捂著胸口,雙手遮掩不住一對穿刺著銀色金屬環的碩大巨乳,白皙的身體上紋著大片的刺青。

「這對大奶子上竟然穿了乳環,還有這滿身的紋身,可真是一個不簡單的美人啊!」店老闆目瞪口呆的說道。

「騷貨,轉過去彎下腰屁股撅起來,給店老闆看看你的騷屁眼!」王保全呵斥道。

事已至此,知道沒法抵抗王保全的命令。夏薇薇只得乖乖轉過身去慢慢彎下了上身。

「自己用兩隻手掰開屁股蛋!」王保全繼續命令道。

做為專業舞蹈演員的夏薇薇身體柔韌性極好,背對著男人,幾乎挺直著叉開的雙腿同時深深彎下上半身撅起臀部,雙手伸到自己身後的雪白豐滿的臀部上掰開著兩片臀肉,把肛門衝著男人一覽無餘的敞開著。

在夏薇薇被自己雙手用力掰開的臀縫裡,店老闆看見她的後庭翻開著,張開大洞的肛門裡面竟然可以直接肉眼窺視到粉紅色的腸腔,而肛周的皮膚則是呈現著一圈紫黑色,顯然是後庭遭受到長期的肛交姦淫導致的。鮮紅色的腸腔,紫黑色的肛門,以及雪白的臀部,三種顏色形成鮮明的對比。

「屁眼乾的翻開了,這是被幾個人輪姦了?」店老闆看出女人最近遭受過頻繁而粗暴的肛奸,驚訝的說道。

「干她屁眼的只有我一個人而已。每天我最少要操她的屁眼兩次,甚至一天操過四次。」王保全像是炫耀一般,得意的說道。

最近一個月以來,剛剛出獄的王保全瘋狂的在夏薇薇身上發泄著積攢多年的獸慾,而姦淫的目標只有她可憐的後庭,把她的陰道放置一邊從來不碰。

店老闆把三根手指併攏,一下捅進了夏薇薇的肛門裡,然後用手指挖弄,仔細感受著女人的後庭。

「肛門括約肌中度鬆弛,這位太太應該有五年以上的肛交史了吧!」店老闆檢查著,說道。

夏薇薇聽到後,面露痛苦,心裡十分難受,因為從第一次被男人肛交強姦,到現在只有一兩年的時光,而落入王保全的魔掌里才短短一個月,後庭竟然已經鬆弛到被認為有五年以上的肛交史了。

「怎麼樣,有合適的肛塞給她這張騷屁眼用嗎?」王保全問道。

「有的,有的!來看看這隻,這隻肛塞是日本進口的,尺寸是四號,適合有五年以上肛交史的女人。」店老闆指著桌面上的一隻黑色肛門塞。

店老闆指著的黑色肛塞,中段非常粗壯,兩頭細小些,形狀有點像一隻大蘿蔔。除去底座,將要進入後庭的肛塞的主體部分長度有十二厘米左右,橫截面最粗的地方足足有五厘米多的直徑。

「不行,這個太大了!」看到肛門塞,夏薇薇搖著腦袋。

「這隻肛塞不錯!看著順眼!老闆,麻煩你親自來塞進她的屁眼裡!」王保全說道。

店老闆喜道:「我來真的可以嗎?這是你老婆,那怎麼好意思!」「沒問題的,待會結帳給我打個折就好!」王保全按住夏薇薇,不讓她逃跑。

店老闆興奮的抓著粗大的肛門塞,把肛門塞的尖子抵在了夏薇薇的後庭上。

在夏薇薇的顫抖中,肛門塞慢慢插入她的後庭。

「別使勁,放鬆你的屁眼!」因為對巨大肛塞的恐懼使得夏薇薇本能的激烈抗拒,店老闆感到她的肛門括約肌產生巨大的阻力,肛門塞只進去了一點點就卡住無法再繼續插入。

「太大了,饒了我,換一隻小點的吧!」夏薇薇哀求道。

「操你媽的,少廢話,就這隻了!如果塞不進去,就讓店老闆來操你屁眼給你潤潤腸子!」王保全扯著夏薇薇的長頭髮,罵道。

「不要……」夏薇薇逐漸放鬆了後庭。

店老闆繼續使力,肛塞慢慢頂開了夏薇薇的肛門括約肌。

半個肛塞已經插進來,感到身體被侵入,夏薇薇昂著頭從喉嚨里呻吟不斷。

店老闆一手扶著夏薇薇的屁股,一手按住肛塞猛的使力,過了幾分鐘,突然「噗」的一聲巨響,肛塞終於全部進入到肛門裡。

夏薇薇全身痙攣,昂著頭翻出眼白,一股火熱的尿液從下體里噴涌而出。

【待續】

第二十章

時間是深夜12點後,公園裡的廣場裡健身的人群早已經全部離去,安靜了下來。一個身材高挑修長,長相端莊美麗的女人,踩著一雙紫色高跟鞋,身上裹著一件長度及膝的長款絨大衣,緩緩走了進來。她的身後跟著一個身材肥胖,禿頭油膩的五六十歲的老男人。

「騷貨!把奶子露出來吧!」王保全一把扯掉夏薇薇的絨大衣。

中年美婦正是過世的王大軍的遺孀夏薇薇,大衣下,她裡面什麼都沒有穿,紋著紋身的赤裸身體,豐滿的雙乳掛著兩隻沉甸甸的金屬乳環,而她的屁股里還塞著一隻五厘米多直徑的巨大肛門塞。

夏薇薇驚慌的一隻手捂著胸脯,一隻手捂著臀丘。

「這裡會被人看見,不要,公公!」

「在這裡玩你才過癮!」

王保全淫笑著說道,然後從包里取出了不久前在情趣店裡買來的仿真鐵手銬,野蠻的抓著夏薇薇的雙手,強行把夏薇薇銬在了單槓上。

夏薇薇高高舉著胳膊,雙手被拷在了2米多高的單槓上,身體被吊起,只能用高跟鞋勉強點到地面,手腕承受著幾乎全部的體重。

「好難受!公公,求你放我下來!」夏薇薇喊道。

「呵呵呵,別吵,等我玩完了你的屁股,自然會放你下來。」膽大妄為的王保全竟然要在公共場合玩弄自己的兒媳夏薇薇。

王保全從包里取出一隻體積巨大的獸用灌腸器,說道:「今晚會好好給你灌腸的,這一管是4升,是給大型動物用的。」

夏薇薇看著比最大瓶的家庭裝可樂還要粗大2倍的灌腸器,回憶起以往被灌腸的痛苦,對巨大灌腸量的恐懼嚇得她哀求道:「不行啊,饒了我吧!」

「我去打水,你給我安靜點,讓別人聽見可別怨我。」

夏薇薇害怕被人發現,不敢再說話。

廣場就有一個公廁,王保全給灌腸器注滿了4升的自來水。

王保全很快回來了,來到被吊起在單槓下的夏薇薇的身後。

王保全看著塞進兒媳的後庭的肛門塞,只留著一個黑色底座露在兩片雪白豐滿的臀丘縫裡。

「讓老子先把肛塞拔出來!」肛門塞的底座很大,一隻手都抓不穩,王保全用兩隻手才牢牢攥住了底座,用力往外拔。

黑乎乎的巨大異物頂開肛門括約肌,慢慢把夏薇薇的菊門撐開到驚人的茶杯口那麼大。

夏薇薇喊叫道:「疼啊!」

肛門塞最粗的部分快要出來時,卡在了已經極限撐開的肛洞口,不進不出。

「操你媽的!騷屁股捨不得大塞子是吧!自己屁眼子使勁!拉出不來就讓你再塞兩天!」王保全罵道。

夏薇薇滿頭香汗,屁股使出全力,終於「啵」的一聲脆響,肛門塞突破了撐開到極限的括約肌,離開了身體。

王保全把肛門塞舉在夏薇薇的眼前,笑道:「以後每天讓你多塞幾次,訓練到你的騷屁眼可以輕鬆容納它。然後還會讓你挑戰更粗更大的傢伙!」

夏薇薇看著粗大宛如拳頭的肛門塞,對自己的命運感到悲哀,傷心的哭道:「嗚嗚,你是惡魔,這樣玩弄女人的屁股!」

王保全抱著沉重的灌腸器,笑道:「呵呵呵,罵的好,沒錯,我就是惡魔,我今晚一定會把你的騷屁眼炮製成一個大淫洞,讓你哭著求我狠狠操你的騷屁眼。」

對於王保全的殘酷和變態,夏薇薇感到深入脊髓的恐懼。

王保全抓起巨大的獸用灌腸器,把三公分直徑粗的管嘴深深的捅進了夏薇薇的肛門,不由分說按壓下活塞,開始了灌腸。

「嗚……」冰涼的水流大量快速的衝進了腸腔,夏薇薇顫抖起來,

隨著王保全粗暴的按壓活塞,1升,2升,3升,灌腸器里的水越來越少,夏薇薇的肚子慢慢鼓了起來。

「求求你不要再灌了!肚子好疼,要裂開了啊!」從腹腔里傳來激烈的絞痛,夏薇薇的臉色青紫,叫喊道。

王保全捧著灌腸器已經粗暴的灌進去3升多,還剩下最後幾百毫升仍然在不依不饒的使勁灌著,夏薇薇已經到達承受的極限,肚子鼓起像個氣球。

「給女人灌腸不灌完可不是我的風格,只剩半升左右了,我會灌完最後一滴的。」完全不顧夏薇薇的死活,王保全殘忍的說道。

「讓我死了吧!」夏薇薇說道。

「不會讓你死的,我還沒玩膩你呢!用你淫蕩的屁股好好接納吧!」王保全死命按壓活塞。

「求求你,別再灌了啊,你讓我做什麼都行,只要別再灌了!」夏薇薇的肚子水量已經超過能承受的極限,感到內臟快要壞掉,本能的哀求道。

「真的做什麼都行嗎?」王保全淫笑道。

「要我做什麼都行!求求你停手啊!」夏薇薇在極端痛苦中的哀求道。

「你自己求我狠狠的操你屁眼也可以嗎?」王保全淫笑著,殘忍的說道。

「求求你……求求你狠狠操我的屁眼吧!」夏薇薇哭求道。

「真是一個不要臉的肛門妓女,哭著鬧著求男人干屁眼,好吧,我就滿足你無恥的要求吧!」

王保全得意的笑著,終於停下了手,從夏薇薇肛門裡拔出了灌腸器管嘴。

夏薇薇肚子裡的壓力終於得到釋放,大量的液體從肛門裡噴射而出。

還沒等夏薇薇喘一口氣,王保全拉開自己褲子拉鏈,掏出了已經烏黑的陽具,扶著龜頭頂在了正在噴水的夏薇薇的肛門上,猛地一下捅了進去。

「現在就來滿足你!」

「啊!等一下!」肚子裡的水被突然堵住,夏薇薇叫喊道。

「這樣操起來才過癮!」王保全從後面摟著夏薇薇的腰,陽具在後庭里大力抽送,操幹起來。

「先讓我拉完吧,肚子好疼!」夏薇薇求道。

「操噴水的屁眼才過癮!」王保全感受到女人的腸腔充滿著水,頂著水流的壓力,挺腰兇狠的抽送起陽具,隨著操乾的動作,不停發出「噗呲,噗呲」的聲響。

「饒了我吧!」夏薇薇一肚子水沒有出口,挺著大肚子,閉著眼睛昂著頭承受著野蠻的肛門性交。

激烈的抽插了幾下後,王保全突然拔出了陽具。

「騷貨,拉吧!」王保全求道。

「啊!」隨著龜頭的拔出,從夏薇薇肛洞口激烈的噴出大量尋找出口的液體。

但是王保全馬上又再次把龜頭捅進了噴水的肛門裡。

「不要啊……怎麼這樣……」夏薇薇的排泄又被強迫中止,絕望道。

「只准許你拉10秒種。」王保全殘酷的折磨著夏薇薇,摟著夏薇薇在後庭里再次抽送起陽具。

夏薇薇感到眼前發黑。

公園保安室的陳老漢,和往常一樣,從保安室里走了出來,準備去廁所小解。

陳老漢走到廣場邊時,聽到廣場中隱隱約約傳來女人奇怪的叫身。

這麼晚了都三更半夜了,燈光已經熄了的廣場上,黑乎乎一片,

是誰還在廣場啊。

「誰在那啊?!」陳老漢大聲問道,同時打開手電筒,光照了過去。

手電筒照射下,陳老漢吃驚的看到單槓下,一個女人披頭散髮,袒胸露乳,赤裸著雪白的修長身體,雙手被吊在單槓上,而一個禿頭肥胖的男人從背後抱著她的腰,貼著女人赤裸的屁股不停蠕動,女人隨著男人的動作發出「咿咿呀呀」叫聲。

竟然有人在公園裡做男女苟且之事,陳老漢大驚道:「你們!在做啥子事哦!」

「被發現了!嘿嘿!」王保全絲毫不驚慌。

夏薇薇發現有人,在王保全懷裡掙紮起來。

陳老漢靠近走近了過去,說道:「這裡是公家的地方,你們亂搞什麼!」

王保全沒有放開夏薇薇,反而托著她的大腿和臀部,突然把她抱了起來,讓她像是小孩子被把尿一樣,衝著陌生人的方向敞開胯下的私密。

陳老漢吃驚的看著長相漂亮的女人除了腳上的紫色高跟鞋以外一絲不掛,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赤裸裸的暴露著,兩隻乳頭上掛著銀光閃閃的金屬乳環,而她裸露的胯下正和男人的陽具結合著。

「老哥,你不要見怪,這是我兒媳婦,她是個變態騷貨,我兒子的雞巴滿足不了她,她求著我每天給她灌腸,求我每天狠狠操她的賤屁眼,這樣才能滿足的了她!」王保全無恥的說道。

陳老漢這才明白了剛才禿頭男人正在姦淫自己兒媳婦的肛門。

王保全從夏薇薇後庭里拔出了陽具

「注意,這騷婆娘要噴水了!」王保全譏笑道。

陳老漢看到禿頭男把陽具拔出來後,從美婦的肚子裡噴射出大量的液體。

「不要看啊!」被陌生人盯著排泄,是夏薇薇不能接受的恥辱。

陳老漢幾時見過這種場面,呆在原地,眼睛不能離開女人的胯下。

不久後。

公園的男廁里。

「老哥,只收你一百快錢,除了屁眼不讓碰,她的嘴,屄,奶子,都隨便你搞。」王保全說道。

「你莫不是忽悠我吧!有這種好事!」老光棍陳老漢看著裸體的夏薇薇,端莊秀氣的容貌,修長纖細的身形,白皙的皮膚,豐滿的胸脯,確實是個成熟的美人,激動的說道。

「快去先給陳老哥舔個雞巴。」王保全扯著夏薇薇的頭髮,命令道。

讓自己當著王保全的面賣淫,對象還是個六十多歲的糟老頭,夏薇薇搖著頭,掙扎抗拒著。

「你再犟,敢不聽話,我就把你和李建國通姦,還有你在夜總會賣淫的事情,全部告訴我乖孫小海!」王保全威脅道。

「不要告訴小海!」事到如今,一定不能讓小海知道,夏薇薇馬上做出了決定。

看到夏薇薇默默跪在了陳老漢的胯下,拉開了他的褲子拉鏈。小海就是夏薇薇的死穴,對於掐住了這一點,王保全顯得十分得意,譏笑道:「好好用你的淫嘴!賣力一點!」

夏薇薇掏出了陳老漢的下體,把黑乎乎皺著皮,散發著腥臭的陰莖含進雙唇里,開始吸允舔弄,做起了口交。

陳老漢讚嘆道:「哦!好舒服,真會舔,我老頭子雞巴很久沒有這麼硬過了!太太,沒想到你長的端莊漂亮,竟然是一個騷浪的女人!」

夏薇薇裝作沒有聽見,繼續埋頭吞吐嘴裡逐漸勃起的肉棒。

沒過幾分鐘,陳老漢滿臉通紅的喊道:「不行了,不行了,再弄要射了!」

王保全突然扯住夏薇薇腦後的長頭髮,讓她的嘴巴吐出了陰莖,說道:「讓客人這麼就射了可不行,服務得做全套,我們不能白收別人的錢!」

「老哥,你躺著,讓她來一招拿手的觀音坐蓮伺候你!」王保全對陳老漢說道。

「好!好!」陳老漢興奮的躺在了地上,勃起的陽具高挺著。

「快去用騷屄好好伺候客人!」王保全把夏薇薇扯到陳老漢的身旁。

夏薇薇面對著陳老漢,扶著他的陽具,對準自己的陰戶,默默坐了上去。

王保全掏出手機,對著夏薇薇拍攝錄像。

夏薇薇並沒有發現王保全在後面偷偷拍攝,把屁股往下一沉,陳老漢的龜頭就迫開了肉縫,捅進了火熱的陰道,夏薇薇滿臉漲紅,輕咬紅唇,雙手撐在陳老漢的胸口,自己開始搖動屁股,主動套弄起了陽具。

陽具在美婦人的陰道進進出出做起了活塞運動,陳老漢滿足的哼哼,美滋滋的說道:「太太,你的屄又熱又濕,太舒服了。沒想到我老光棍還有這種艷福。」

夏薇薇胸前一對雪白赤裸的乳房上下不停晃動著,陳老漢伸手握住了她的一對乳房,大力揉捏著。

性交持續了幾分鐘後,王保全看到陳老漢臉漲的通紅,喊道:「要射了,我不行了!」

「老哥,你莫著急射了,慢慢玩。你先插在騷屄裡面歇歇。」王保全把夏薇薇的上身往前按倒,貼伏在陳老漢的身上,讓她向後露出了屁股。

「掰開你的兩片屁股蛋!」王保全對夏薇薇命令道。

夏薇薇雙手向後伸向自己的的臀部,努力分開了自己的兩片臀肉。

「用點力掰開你的騷屁眼,沒吃飯嗎!騷貨!」王保全罵道。

夏薇薇使勁掰開自己的臀肉,在男人眼裡敞開自己疼痛的後庭。

「真是一口淫蕩的屁眼,玩開了花了,不枉費老子一晚上的炮製!」王保全盯著夏薇薇受傷的肛門,拿著手機攝像頭湊近夏薇薇的後庭拍下了特寫。

王保全仔細的對著她的屁股拍攝完了錄像,然後把手機拿到了夏薇薇的眼前,打開了錄像回放,得意的說道:「你自己看看你的屁眼現在有多騷!」

「你拍了什麼!快刪掉啊!」

「我要放到網上,讓成千上萬的男人看看你被老子炮製了的騷屁眼!」王保全笑道。

夏薇薇震驚的看著手機錄像里,自己白皙的屁股上紋著青森森的紋身,剃光的無毛陰戶里插入著陳老漢烏黑醜陋的陰莖,而自己的肛門在一個晚上連續經歷了巨型肛門塞的插入還有超大劑量的灌腸以及野蠻粗暴的肛交後,這時候嚇人的敞開著一個茶杯口寬的紫紅色大洞,竟然可以一眼看到敞開的肉洞裡層層疊疊的腸腔還在不停痙攣收縮著,腸腔里還不時發出「噗呲噗嗤」如同放屁一樣的聲音。

「不……這不是我的屁股!」夏薇薇不敢相信錄像里是自己的後庭,不願接受殘酷的事實。

「臭婊子,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就是你的騷屁眼,已經被老子干成一個大淫洞了!看見裡面的肉腸子了吧,你的整條淫腸都是屬於老子的!」王保全繼續打擊著夏薇薇。

王保全拉開褲子拉鏈,把自己的陽具掏了出來。

「騷貨,嘗嘗前後雙插的滋味吧!」王保全貼上了夏薇薇的肉體。

感到身後王保全已經把龜頭頂在菊門上,夏薇薇不能理解王保全究竟還有多少精力,還要姦淫自己可憐的後庭,哀求道:「不要……屁股要壞掉了,求求你今天不要再做了,求求你饒了我吧!」

「我的雞巴的才剛剛熱身而已,今晚還要和你的淫腸大戰三百回合!」

王保全的肉棒猛的捅進了夏薇薇的肛洞,龜頭沒入到直腸最深處。

和陌生人一起姦淫夏薇薇讓王保全異常興奮,右手用力扯起她腦後的長頭髮,左胳膊緊緊箍著她的脖子,「啪啪啪」,在她的後庭里大力的抽送起來。

陳老漢也恢復了體力,在美婦陰道里挺動起了陽具,同時伸出手掌握住了夏薇薇的兩隻乳環,用力撕扯起來。

夏薇薇昂著腦袋,墮入了肉體地獄。

版主:青青的世界於2021_05_08 12:25:15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