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娘淚 (18) 作者:sprewell2010

.

【舞娘淚】

作者:sprewell20102020年8月30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第十八章

一個月前,刑滿釋放的王寶全,賴在了兒媳婦夏薇薇的家裡。不懷好意的王寶全意圖凌辱兒媳,在夏薇薇堅決的抵抗下,王保全被趕出了家門。心有不甘的王保全多次跟蹤夏薇薇,發現了她和校長李建國不可告人的秘密。王保全以此為把柄要挾,終於讓夏薇薇淪為了他發泄獸慾的對象。

*****************************************

穿著圍裙,正在廚房做中午飯的夏薇薇,突然被王保全從背後抱住。

「我還在做飯,別在廚房裡!」夏薇薇掙扎道。

「騷貨,在廚房操你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裝什麼!」王保全噴著滿嘴酒氣,罵道。

一個多月來,王保全只要興致來了,在屋子裡的每一個角落都要姦淫夏薇薇。

這時王寶全把夏薇薇按在水池邊,急吼吼的扒掉了她的褲子。

感覺陽具又抵在了後庭上,夏薇薇掙扎著用手推開背後的男人,哀求道:「請不要再用我的屁股做了,我受不了,請你從前面來做一次吧!」

一個多月以來,變態的王保全只一味地姦淫夏薇薇的後庭,夏薇薇已經快到達能承受的極限了。

「前面是哪裡?」王保全明知故問道。

「陰戶……」夏薇薇漲紅著臉,屈辱的說道。

「什麼陰戶,文鄒鄒的老子聽不懂!是屁眼嗎?」王保全一挺腰,肉棒捅進了夏薇薇的肛門裡。

「屄……是屄!」夏薇薇叫道。

「操你媽的,老子說過,我從來不操生過崽的屄洞。你這張生過我大孫子的大松屄還想讓我操!」王保全抱著夏薇薇的屁股抽送起來,固執的做著肛交。

「請饒了我的屁股吧……每次都用屁股做……我是個女人啊……求你操我的屄吧!」夏薇薇哭求道。

「臭婊子,你的騷屄這麼想挨操嗎?我看你就是騷屄癢了,是不是李建國一根雞巴滿足不了你的騷屄?我要找人來輪姦你!」王保全大力操幹著,不停罵道。

之後王保全不顧夏薇薇的哭叫,換著各種姿勢兇狠的肛奸著她,一直乾了一個多小時,才吼叫著把精液全部射進她的後庭深處。

********************************************

這一天。

夏薇薇從市場買菜回到了家裡。準備給小海做一頓好吃的。

打開房門,一眼看見客廳里出現了三個陌生男人,正圍坐在桌前和王保全打著麻將。夏薇薇感到一股不好的預感。

「碰,哈哈,老子的這把牌不錯,要胡一把大的!咿?我好兒媳回來了?來來,見過我三個好朋友!」王保全笑道。

「這就是你家兒媳小夏吧,哎呦呦,長的真漂亮!」滿臉麻子,似乎四十多歲年紀,身材矮小的男人色咪咪的盯著夏薇薇的臉說道。

「二麻老哥,看你哈喇子都要滴下來了,能有點吃相嗎!」坐在麻子男人對面的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的又高又胖的大胖子盯著夏薇薇豐滿的胸脯,笑道。

「你他媽就不要講二麻了,肥狗,你看眼睛都恨不得撲在她奶子上了!你年紀小還沒斷奶,見到大奶子就走不動路了是吧!像我這種奶子見多了的老杆子已經不稀罕看大奶子了,腿美的女人才是真的帶勁!這個女人,極品啊,這腿,老子能玩一年!」剩下的一個鬍子花白的開起來比王保全年紀還大一些的老頭,盯著夏薇薇的一雙雪白修長的腿。

「是是,還是老杆子哥懂女人,我們看過的女人都還沒有你玩過的女人多呢!」

三個男人都是一臉壞相,一看都不是好人,不停口出污言穢語,夏薇薇感到恐懼害怕,冷汗直冒,呆立在當場。

「這三個都是老子在大牢里認識的哥麼,最近都放出來了。他們講話雖然粗了點,但是只要女人乖乖聽話,是不會打女人的。兒媳婦你不要害怕。」

原來,王保全把以前在監獄裡結交的三個地痞牛氓叫到了家裡,想要一起來凌辱夏薇薇。

牌局結束後。夏薇薇也把飯菜做好。

男人們酒足飯飽後,拔光了夏薇薇的衣服把她圍在了中間。

「夏姐姐你的身上全是紋身啊!紋的是鳳凰呀!」肥狗驚訝道。

「下海賣過吧?」二麻笑道。

「看這雙美腿,一定練過跳舞的吧!」老杆子說道。

「我家兒媳可是舞蹈明星,在地下俱樂部里迷死過多少來嫖娼的男人!」王保全笑道。

「來,跳幾個最艷的舞,給他們開開眼界!」王保全對夏薇薇命令道。

夏薇薇默然的舞動起赤裸的身體。

白皙身體上青色的鳳凰,如同活過來一般,在男人們的眼中飛舞著。

渾身香汗的夏薇薇停下許久,看的如痴如醉的三個男人才回過神來。

「真他媽的……」二麻叫道。

「精彩!」肥狗接著說道。

「我兒媳婦表演完了,這麼辛苦表演,你們三個可要好好安慰她!除了屁眼是我的專屬肉洞你們不能搞,其它的你們不用客氣!」王保全笑道。

「你們要尊老,我年紀最大,我先上!」老杆子把夏薇薇直接推進臥室。

「他媽的,看你是前輩,我吃點虧讓你先操,不過嘴巴要留給我先捅!」二麻罵道。

「欺負人啊!那麼奶子第一個我先玩!」肥狗說道。

老杆子把夏薇薇的一條腿高高抬起,直到腿超過頭頂,呈現180度劈叉的姿勢。

「你劈叉站著,看我操死你!」老杆子強迫夏薇薇保持瑜伽一般的極限姿勢,高高舉著一條腿,僅僅靠單腿站著。

老杆子急吼吼脫掉自己的褲子,一手摟著單腿站立的夏薇薇,一手扶著已經勃起的烏黑的陽具對準陰戶肉縫就插了進去。

老杆子在夏薇薇的陰道里姦淫起來。

夏薇薇舉著一條腿被姦淫著漸漸支撐不住,只得把高舉著的這隻腿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老杆子興奮的抽送著肉棒。

與此同時,肥狗來到了夏薇薇的背後,從背後摟住了她,然後伸出一雙肥手握住了夏薇薇雪白豐滿的乳房搓揉起來。

二麻也湊到了夏薇薇的身旁。夏薇薇1米七的高挑身高,一米五多矮小的二麻想要親她的嘴巴竟然夠不到。

「二麻,真蠢,夠不到不會拿個凳子嗎!」王保全譏笑道。

二麻搬來一個小凳子,站在上面,終於親上了夏薇薇的唇。二麻下流的把舌頭頂進她的嘴裡,強行和她舌吻起來。

夏薇薇屈辱的被三個男人同時玩弄。

直到夏薇薇的陰道里留下了老杆子射出的精液後,抬高的腿才被放了下來。

二麻鬆開嘴後,夏薇薇的終於可以大口喘氣了。

肥狗把手從夏薇薇的乳房上拿來,一分鐘也沒有讓她休息,把她推倒在床上,分開她的兩條腿,扶著自己早就勃起挺硬的陽具就插進進去。

肥狗兩百多斤的肥大身體壓在夏薇薇不到修長苗條的赤裸胴體上,瘋狂姦淫抽送著。

「肥狗,你把她的頭弄到床邊來,我要插嘴!」

肥狗胖挪動位置夏薇薇,讓夏薇薇的腦袋懸在了床沿。

二麻這時候來到床沿,掏出陽具,捏著夏薇薇的嘴巴捅了進去。二麻挺動腰部,一插到底,在女人的喉嚨里抽送著肉棒。

夏薇薇一邊被肥胖的男人壓著姦淫,一邊還被二麻捅著喉嚨,痛苦的翻出白眼。

老杆子也來到了夏薇薇的身邊,把疲軟掉的陰莖懟在夏薇薇的腿上,把龜頭上殘留的精液抹在了她修長的雙腿上,然後伸手撫摸揉捏著她雪白的大腿。

二十分鐘後,肥狗一陣兇狠的衝刺,屁股一抖,精關一松,才終於在夏薇薇的陰道里射出了滾滾濃精。

猛捅夏薇薇喉嚨的二麻這時拔出了陽具,對準她往外冒著白濁精液的陰戶插了進去。

二麻第三個輪姦起夏薇薇的陰道,肉棒在她的下體里橫衝直撞。

老杆子抓著夏薇薇的一雙腳,夾住了自己的陽具,在她的腳掌里抽送起來,老杆子的陽具竟然再一次的勃起了。

肥狗抽了一根煙,就又來到了正被二麻姦淫的夏薇薇的身前,把陽具插進她的乳溝里抽插,不一會陽具竟然也再次抬起頭來。

********************************************

太陽快要下山。男人們滿足了獸慾,每個男人都在夏薇薇身上發泄了三次以上。

「你們走,小海要回來了。」

當天晚上。

「媽,你怎麼了?怎麼不出來吃飯?」小海在母親門前關切的詢問。

「媽今天累了……不吃了……」隔著門,從床上傳來母親的聲音。

「你媽今天「活」乾的多了點,不用管她,咱們爺孫倆喝點!」王保全笑著說。

渾身下上都是精液,乳房青一塊紫一塊,白皙的胴體布滿咬痕,夏薇薇躺在床上,昏昏睡去。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