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 (5 全文完) 作者:小雞湯

簡體

. book18.org

【螢】 book18.org

作者:小雞湯book18.org

2021-5-5首發:春滿四合院 book18.org

《五》 book18.org

「小岳…」 book18.org

螢雪白的嬌軀在我身上磨蹭,冬日的氣溫使兩個人即使擁在一起,皮膚也會張起雞皮疙瘩。我憐惜地摸著她的乳房,雖然一整個新年我們不知做了多少次,我還是沉醉在這副美好的身軀上。 book18.org

「小岳你什麽時候去東京?」螢挨在我的胸膛問道,我按照預計說:「初試是二月十三和十四號,我打算在十一號出發,預早一天給自己時間打點。」 「你壓力會很大吧?」 book18.org

「一點點,反正已經盡了力,之後的也只有看運氣了。」 book18.org

「那以後還會去上班嗎?」 book18.org

「不會了,距離還有一個月便考試,我也要準備,上了兩個多月班,旅費應該差不多。」 book18.org

「也對,那這個月好好專心溫習,一次便成功!」 book18.org

「希望吧。」 book18.org

「你跟經理辭職沒有?」 book18.org

「沒有,我是兼職的,提早一天通知便可以,舅舅會給我跟他說。」 book18.org

「對了,山下先生是你的舅舅呢。」 book18.org

「沒錯,是他推薦我去俱樂部。」 book18.org

「嗯…」book18.org

螢慵懶在我身上依偎了一會,像是不捨地細撫我的頭髮。忽然從床上起來,赤腳踏在地板上。 book18.org

「你去哪裡?」 book18.org

「沒,我本來答應媽媽新年回埼玉跟她過年,結果沒去了,想著要不要回去一趟。」螢念掛母親的說:「我沒有離開媽媽身邊這麽久的。」 book18.org

「那你去吧,今天四號,俱樂部十號才開始營業,你可以陪她幾天。」 「也是,那我去車站看看有沒新幹線的票。」螢微笑說:「順便替你買二月去東京的票。」 book18.org

「不用這麽早買,還有一個多月。」 book18.org

「沒啦,順便買的。」螢穿好衣服,我也從床上起來:「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車站很近,我很快回來。」螢把羽絨外套披在肩上,我從床上起來道:「我還是和你一起去,換件衣服很快,你等等我。」 book18.org

「好吧,我在外面等你,要刷牙啊,臭死了。」 book18.org

「知道知道。」 book18.org

我熘進洗手間,臨進去前螢叫了我一下:「小岳…」 book18.org

我回頭問道:「什麽事?」 book18.org

螢甜甜一笑,搖頭道:「沒事,我在外面等你。」 book18.org

「很快很快。」我搔著凌亂頭髮,沒在意螢這一笑,是最後一次向我微笑。 梳洗完畢,來到客廳時螢已經不見蹤影,我這時仍未了解她的心意,沒有什麽特別想法。呆等一會,開始喃喃自語:「這小妮子,不是說好一起去買車票的嗎?怎麽自己跑了去。」 book18.org

我以為螢是挂念家人,等不及先去看車票情況,但結果這天她沒有回來。 正確來說,是從這天起,她便沒有回來。 book18.org

螢走了,她曾預告過的事,在比我想像中快的日子降臨。 book18.org

「到有一天,也許會突然跑了去⋯嗎⋯」我心酸地坐在空熘熘的房子,從此將又變回孤單一人。 book18.org

一星期後我親自往俱樂部辭職,經理告訴我,原來螢已經於除夕當晚交了辭職書。 book18.org

「螢辭職了?」 book18.org

「是啊,那種妹子就是這樣,拿了年末花紅便跑,每年也是這個時候最多人辭職。」經理見怪不怪的道:「一定是給其他夜總會高薪挖角吧。」 book18.org

經理說色情場所的流動性高,沒有一般公司的通知期,大部份女孩子只上一段時間,便流失到其他願意給更好條件的地方。 book18.org

我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聽到這個消息還是呆住片刻。經理安慰我道:「小岳你跟小螢是有一腿吧?這種女子操過玩過便算了,千萬別認真。才二十歲已經愛吃愛玩,欠下一屁股債,長得漂亮又如何,還不是連芯也壞掉了。」 「小螢…欠別人很多錢嗎?」 book18.org

經理不屑道:「是啊,當初是貸款集團介紹她來的,說欠他們整整一千萬,要賣身還債,你說一個女孩子怎樣花,才花到這麽多錢?」 book18.org

「原來是這樣嗎…」我失魂落魄,其他的話都聽不進耳。 book18.org

晚上回到家裡,信箱放了一張二月十一號去東京的新幹線車票。 book18.org

「這算是最後禮物嗎…」 book18.org

有人說,一個人既然要離開,不說再見還瀟灑一點。我想說這話的人,大慨沒有真心愛過離開的那個人。 book18.org

我曾答應螢在她離開後會把她忘記,但我沒有做到,我每天都想念她,每天都有撥她的電話,直至變成空號。 book18.org

『如果我們是在學校,又或是圖書館認識的話也許會有發展機會,但可惜我們是在夜店裡認識。』 book18.org

螢說得不錯,但誰也知道,世上沒有如果。 book18.org

螢消失了,是徹底地從我的世界裡消失了。 book18.org

我和螢連一張照片也沒有拍過,但她的倩影,將永遠留在我的腦海。 book18.org

作為一個專心學業的男生,我自問感情控制方面是做得很好。在這種時候還可以冷靜下來,準備東大入學試的安排。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因為螢的離開而影響成績,是對這個女孩的一種不尊重。 book18.org

我按照預定參加初考,和計劃一樣順利通過,拿著兩個月兼職賺來的工資,踏出了人生的首個挑戰。東京大學,是我自小的夢想,我把這夢想變成理想,下一步就是變成現實。 book18.org

可是世界上總有些事情是不似預期,這一年世界流行一種傳染性病毒,這種病毒亦席捲日本,連累了我的考試。因為試場有老師確診,需要全面關閉清潔消毒,還未知道更改的考試日期。 book18.org

我十分無奈,原本打算參加考試後便回京都等待結果,現在不知道要在東京呆多久。四月開學,如果推遲到三月,倒不如直接留在這裡找宿舍還更好了。 東京的生活指數高,即使住最便宜的民宿旅館,加上吃的,只怕也待不到考試重開的時候,而且在不知道學校是否取錄的情況下,也不好找長期公寓。無計可施,我唯有找舅父求救,但願他那天的三倍工資沒有都拿去洗浴店消費。 「舅舅嗎?我這邊出了點情況。」 book18.org

「我知道,電視有報導考試推遲了,你身上的錢還夠嘛?」 book18.org

「就是有點不夠,可不可以存一點進我銀行戶口?」 book18.org

「你需要多少?」 book18.org

我算了一算,知道舅父環境也不好,開出最低數目:「我想…十三萬左右便足夠。」 book18.org

結果喜出望外,舅父居然給我存了六十萬,太好了,他是俱樂部正規員工,一定是拿到了年末花紅。 book18.org

解決了經濟問題,在無後顧之憂下我可以放心應考。結果考試兩度推遲,整整遲了一個月才舉行。在有更充份時間準備下,我取得了比想像中更好的成績。 「A40554…A40554…有了!是A40554!是我的編號!我成功了!我是東大生了!」多年願望終於達成,我當日是歡喜若狂。致電給舅父報喜,他亦是為我喜極而泣。 book18.org

『如果小螢還在我身邊,大慨也會替我高興吧?』 book18.org

我自問沒有一天,不想起螢。 book18.org

由於和開學的時間距離縮短,最終我沒有回京都,而是留在東京打點開學後的需要,畢竟考入東大只是達成其中一個目標,順利畢業才是完成整個願望。 在東京生活的時候,我間中也會到埼玉走走,渴望在某個街道,碰上那深棕色頭髮的女孩。但茫茫人海,又怎會給我遇到?攻讀理科的我知道世界上沒有緣份,即使有,我和螢的緣份,大慨已經在那兩個月裡消耗殆盡。 book18.org

如果給我再碰上螢,我會對她說什麽?我不知道,大慨我們不會再遇上。 螢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子,善良的程度,是明明內心對自己做的事很悲傷,還是在我面前表現堅強。結果,最後她選擇了逃避。 book18.org

我理解螢的想法,日本從來是一個自命先進國、其實人心很保守的國家,每個人都愛站在道德高地批判別人。誰也不想背負陪酒女之名渡過餘生,換了我是螢,大慨也會這樣做。 book18.org

既然那是她的選擇,那麽,我亦應該尊重她的選擇。 book18.org

搬往東京後我的手提電話號碼沒有更改,我無時無刻都拿著電話,上廁洗澡也放在身邊。期待有天接到來電,某位女孩告訴我她已經出嫁,生活過得很好,有個疼愛她的丈夫。 book18.org

但我的願望一直沒有實現。 book18.org

四年時間很快過去,不善辭令的我在學校朋友不多,加上心裡還念掛著螢,沒跟其他女孩子交往的心情。這讓我可以更專心學業,最後一個學期結束,我以優異成績畢業,更被大企業在正式畢業前羅致。 book18.org

「太好了,小岳你終於有出頭的一天…」舅父和舅母特地從京都前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一個窮人家的子弟成為東大畢業生,我是有驕傲的條件。只是如果螢在我身邊,我想一切會更美滿。 book18.org

「舅舅,謝謝你,如果那時候不是你借我錢,我可能連入學試也考不上,我有今天,你也有很大功勞。」 book18.org

可是聽到此話,身材高大的舅父忽然激動起來,流下男兒之淚:「小岳對不起,舅舅騙了你,我沒你說的功勞,那些錢不是舅舅的!」 book18.org

「什麽?」 book18.org

「那是小螢交給我的,她那天拿去俱樂部給我,說你在東京可能需要錢,必要時可以轉給你。但就叫我不要告訴你,說不想影響到你考試心情。」 book18.org

「是小螢…給我的…」 book18.org

我呆住當場,舅父回頭跟舅母說:「老婆,對不起!我騙了你二十年,其實我一直在俱樂部上班。」 book18.org

每個人說謊也有他的理由,如果是為了家庭,大抵也不會受到太大責難。但我這時候已經沒心情想其他的事,在畢業生們都歡天喜地的校園裡,只有我一個人淚流滿面。 book18.org

「傻瓜,你總說我是傻瓜,其實最傻是你自己,明明要做那種工作去還債,為什麽還要管我?」 book18.org

失魂落魄,哭了一會我勉強穩住心情,著舅舅和舅母先去旅館,自己則回宿舍收拾,明天和他們一起乘新幹線回京都。在決定留在東京發展後,我打算在上班前回京都一趟到父母的墳前上香。 book18.org

舅父他們離開後我到更衣室把畢業服換回便服,獨個拖著蹣跚步伐來到東大前站。傍晚時分人比較多,加上今天是畢業典禮便更是擠擁。我等了兩班車才終於塞進去,在被夾成沙丁魚的時候,背後傳來一聲輕輕呼叫。 book18.org

「恭喜你啊,小岳。」 book18.org

那一聲不大,但我立刻便知道那是永遠不會忘記的聲線,勐然回頭,眼前是臉上落著兩條眼淚的螢。 book18.org

「是小螢?」我大叫起來,沒有看錯,的確是螢,她站在月台上對我微笑,眼淚滑落嘴唇再流到下頷。 book18.org

「小螢!是你!小螢!」我拚命想擠出去,但這時候列車的門已經關上,隨著火車開動,螢的面影便離開我的視線。 book18.org

「停車!快停車!是小螢!小螢在月台!」我歇斯底里,想要按下緊急停車制,但被其他乘客制服了我。我在車廂裡失控、在哭泣、在狂叫,但都沒法扭轉正在發生的一切。 book18.org

「停車…我求你們給我停車好嗎…小螢在月台…我的女朋友在月台…」 理所當然地,當我折返月台時螢已經不在,她沒打算和我見面,只是在我畢業的日子,給予一個祝福。 book18.org

「小螢你好狠心,怎麽連一句謝謝,都不讓我跟你說?」 book18.org

回到京都後,我再次踏入自己的房間。離開四年,裡面的一事一物都沒有改變。我緬懷地觸摸各種舊東西,這裡有我和父母的記憶,也有我和螢的片段。 拉開抽屜,卻看到一件令我意外的事物。是一枚護身符,是我當日和螢去金戒光明寺參拜時她許的願,裡面寫上了『合格祈願』四個字,和畫了一隻很可愛的兔子。 book18.org

「小螢在我離開後,曾回過這裡…」我望著護身符淚眼盈眶,上面的字跡被水化開,可以想像螢是滴著淚寫這幾個字。 book18.org

螢,你什麽都騙我。明明勾好手指說徹底忘記對方,自己卻沒有做到。 「小螢…我到底做了什麽錯事,令你這樣恨我,要用這種方法一生一世去折磨我?我求你回來好嗎…東大生的名銜我不要了…我的人生也不要了…你便回我身邊好嗎?你不是說將來我的妻子,一定是個幸福的女人…為什麽你不可以是那個女人…沒有你…我這一生還怎可能幸福…小螢…小螢…」 book18.org

之後每個晚上,我都拿著護身符落淚,望著那位女孩為我的祈願,呼喚她的名字。 book18.org

一星期後,我獨個來到稻荷山,走訪千本鳥居,回憶和螢曾經路過沿途的一事一物。 book18.org

到底螢是否如她所言,和我那段日子從沒有愛上過我,到這時候已經無從考究。 book18.org

我只知道這個世界上,曾經有一位女孩子真正關心過我,縱然只是很短暫的日子,已經有如點點明麗亮光,永遠在內心照耀著我。 book18.org

「是螢火蟲…」 book18.org

時為四月,是螢火蟲開始出沒的時候。踏入傍晚,在逐漸變黑的天色中,我看著種種黃綠色調的蟲光在半空飛舞,不禁喃喃唸出立花北枝的一首俳句。 「流螢斷續光,一明一滅一尺間,寂寞何以堪。」 book18.org

《螢》全文完 book18.org

*********************************** 本文以上已經全部完結,在我心裡那是最終結局,以下為畫蛇添足,十分影響文章的完整性,喜歡本文的朋友敬請略過。 book18.org

*********************************** 「呼,是這裡了。」 book18.org

九月份踏入初秋,東京的天氣仍是酷熱,我按照手提電話上的地圖找到門牌,不禁拉一拉扣在喉頭的領帶,舒一口長氣。 book18.org

「足立塑膠工場」 book18.org

在大部份塑膠製品已經遷往中國或東南亞生產的今天,日本本土的成型工場是買少見少,特別在欠缺生產鏈配套下他們便更難生存。在今時今日仍堅持著的一便是大企業的子工場,一便是家族經營留下來的所謂「家業」。 book18.org

「抱歉打擾,我是在電話上預約了的遠藤。」我拉開那橫趟的木門,這所略為殘舊的建築物至少有三十年歷史,眼前伏下埋頭抄寫的女孩子大約二十來歲,看來應該是工場的第二代。 book18.org

「遠藤先生你好,請、請等等我。」女孩一面托著臉上的粗黑眼鏡框,一面抄寫,在今天還用手寫出單,這間工場還真不是一般的「傳統」。 book18.org

我不阻她忙,坐在接待處小茶几前的沙發等待。她抄好單據,笨呼呼地跑進裡面,出來時倒了一杯綠茶放在茶几,不住向我鞠躬:「抱歉要你久等,我是足立。」 book18.org

「足立小姐你好,我們昨天曾通過電話,我想向貴工場訂購三十萬件聚丙烯膠杯,生產模具也希望由貴工場製作。」 book18.org

「謝謝惠顧!我們的品質遠藤先生一定會滿…」女孩歡喜地再向我鞠了兩個躬,可是當抬頭看到我的臉時,瞬間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詫異表情。 book18.org

而我雖然早作好心理準備,在家裡也預演過無數遍,但此刻還是無法按捺激動心情,只勉強維持臉部笑容。 book18.org

「足立小姐,請問…有什麽事?」看到女孩呆望著我,我裝作奇怪問道。 「沒、沒事…你…你真是遠藤先生…?」 book18.org

「當然了,足立小姐怎麽這樣問?」 book18.org

「沒…我覺得你好像…一個我認識的人…」 book18.org

「是嗎?我想你應該是認錯人了,我從沒見過足立小姐你。」身穿筆直西裝的我微笑道:「不過遠藤的確是假名,因為不想被知道真名,所以用假名。」 女孩聽到此話脹紅了臉,那個慌張表情,是想找個洞鑽進去的窘困。 book18.org

小妮子,還不給我找到你! book18.org

日本人口一億二千六百萬,要找一個人當然不容易,但說沒可能嗎?也不是完全絕望,特別在網際網路發達的今天,就看你要找那個人的決心到哪裡。 四年前我答應你,在你選擇離開後不打擾你的人生,我做到了,但你卻食言,那就請不要怪我不守信用。 book18.org

五個月前我從京都回到東京上班,正式在這個地方進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除了新工作外,另一件事對我也是十分重要。 book18.org

是螢,我決心要找到螢,不管她今天如何,甚至已為人妻,我也要找到她,跟這個女孩說一聲謝謝。 book18.org

作為東大攻讀理三的學生,從細微部份抽絲剝繭是我的專長,我開始回憶和螢兩個月的生活種種。 book18.org

首先她有良好的英語程度,和外國人對答流利,那不是一個高中畢業生可以做到,至少要有大學程度,我可以從大學著手。 book18.org

日本全國共有781間大學,在連名字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要全部查找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螢出身埼玉縣,還是應該從埼玉的大學開始。當然她有機會跟我一樣並非升讀出身地大學。但因為住宿問題,女孩子還是比較傾向在本縣升學,加上她曾說沒有離開過母親身邊,那在埼玉的大學升讀機會便更大。 book18.org

假設螢沒有騙我,在當時是二十一歲的話,即代表她是大學未畢業,應該是中途退學,就是學校的畢業相冊也不會有她的相片。但一位美到這種程度的女生,是必定會有照片留下,例如是大學之花等學校選舉,於是我在一個月裡,找遍了埼玉縣內41間大學的相關資料,最終一無所獲。 book18.org

這時候我想起第一次和螢做愛時,她曾說過自己是游泳部,大學的游泳部大多有自己網頁,我逐一搜尋,還是沒有發現。 book18.org

「難不成這女孩那麽狠,連出身地都是騙人?」 book18.org

名字是假的,入職地址是假的,電話號碼也是沒有實名登記的預繳卡,螢是一個很保護自己的女孩子,我有理由相信連出身地都是虛假。 book18.org

想到這裡,我憶起當天她的一句說話:『咱家的工廠因為不景氣倒閉了,欠下別人很多錢。爸爸一走了之,剩下我和媽媽,也只有用這種方法還債了。』 「咱家(うちんち)…關東人是這樣稱呼的嗎?」我當時一直感覺奇怪,後來向在東京土生土長的同學詢問,才知道那是千葉縣的一種方言。 book18.org

「原來千葉才是真的!」我把目標轉向千葉的大學。千葉縣公立私立連同短期大學共有51間,但並非全部都有游泳部,這把範圍縮窄了很多。而且雖然不是現役學生,但以螢的美貌,我肯定後輩們會在把她的相片貼在網頁以作炫耀。終於努力沒有白費,我在千葉大學體育會游泳部的舊生合照中,找到螢的芳蹤。 「感謝稻荷大神!」 book18.org

照片中的她比我認識她時更要青澀,羞臊的躲在後排,還好天生麗質,有如漆黑中的螢火蟲那麽耀目。 book18.org

「小螢…」再次看到螢的臉,我是感動得想哭,把相片擷取下來後,再細心找尋相關資料。 book18.org

「是令和元年的照片…這裡寫大學三年夏泳會,那小螢應該是在認識我之前的一個月退學。」 book18.org

知道就讀學校和學級,事情便好辦了。我在社群網站「mixi」中開設帳戶,再輸入千葉大學名稱和畢業年份,立刻出現幾個不同學科的舊生群。千葉大學每年的畢業生有二千八百人,是有點大海撈針,但相比一億二千六百萬,已經算是很好找了。 book18.org

千葉大學共有國際教養學、文學、法政經學、教育學、理學、工學、園藝學、醫學、藥學、看護學等十個學部,要查完所有學部恐怕需要幾年時間,我是必須再把範圍收窄。 book18.org

「到底小螢是讀哪個學部呢?我又不是神,沒可能猜中。」這時我心血來潮,從錢包拿出螢替我祈願的護身符,細看當中那手繪的可愛兔子,想起當日在稻荷山時,螢也是畫同一兔子。 book18.org

『兔子⋯對了,小螢在四年前時二十一歲,即卯年是她的本命年,所以她喜歡畫兔。』螢的畫畫得十分好,聊聊數筆,已經栩栩如生,惟肖惟妙。看來對繪畫是有一定根底,也許可以從這方面去查。 book18.org

想到這裡我立刻在網上搜索有關千葉大學美術的資料,找到一個名為「千葉大學繪畫同好會」的部落格,裡面收藏了超過兩千張歷年同學們的作品,由於有預覽圖,要全部看完也不太花時間,我逐張細看,幸運地搜尋不久,便找到這只可愛小兔。 book18.org

「有了!是小螢的畫!」我大喜過望,可惜點進去沒有註明繪畫者名字,只表示是文學部學生的作品。 book18.org

「算了,知道是文學部已經很好!」我沒有氣餒,立刻向文學科的舊生著手。令和元年大學三年文學部共有190人,男生75人,女生115人,當中又分成五個科目,我必須要從這190位學生中,找出和螢同科目的同學。 book18.org

「mixi」中的文學科群組中只有20人參與,我記下名字,再在面書和推持等社交媒體逐個輸入,嘗試尋找有分享學生時代生活的同學。從這20人的面書中,又分別串連到各自的其他同學,如此類推,構成一條株連樹。 book18.org

「總算收窄到200人以下,一定會找到!」 book18.org

我逐一搜尋,每個人在大學四年間的公開相片都細看一遍。這過程很漫長,每天五小時,整整兩個月,才終於從一位名叫森田麻衣子的面書上,找到有螢出現的照片。 book18.org

「感謝文殊菩薩!」 book18.org

那是一張自行車秋郊遊的相片,裡面合共有八位女生,螢還是像游泳部那張一樣躲在後排,可這跟我相處了兩個月的女孩子即使怎躲,還是逃不過我雙眼。 我打開森田麻衣子的朋友庫逐一對比,結果發現照片的八位女生當中,五位有使用面書分享生活點滴。分別是森田麻衣子本人、片岡千春、山內真理、坂田明里和永島優。 book18.org

「近了近了近了!」我興奮莫名,但來到這一步,亦明白是要非常謹慎,女孩子都愛交換情報,萬一打草驚蛇便有可能前功盡廢。 book18.org

「一個陌生人貿然點讚她們不會理會,應該從她們的工作入手。」我細心分折五位女生的工作和生活特性,看看誰最有機會讓我取得螢的情報。 book18.org

「森田麻衣子是女性用品市場經理,山內真理是出版社編輯,片岡千春是電訊公關,永島優是地產經紀…電訊公關和地產經紀都比較容易接近,但要拉上大學同學話題便相當困難,而且亦要花很長時間。」 book18.org

可是當看到坂田明里的職業時我眼前一亮,她是一位新晉的獨立攝影師。 「攝影師!」 book18.org

我知道是她了,坂田明里,我就賭在你身上! book18.org

我研究一遍坂田的資料,為了增加作品曝光率,她在推持和Instagram等主要社交媒體都有帳戶,於是我嘗試以客戶身份接觸她,在她的推特上留言。 「坂田小姐您好,我是住友商事的遠藤,敝公司有一個廣告需要拍攝硬照。我在推特上看到您的作品,覺得風格適合,希望可以與您傾談合作事宜。」 作為一個名氣還不太大的新晉攝影師,大企業主動聯絡是難得機會,坂田在接著一天便立刻回覆我。 book18.org

「遠藤先生您好,非常感謝對本人的作品感興趣,我的攝影室在世田谷區,如不介意可以前來傾談,並了解我其他作品的風格。」 book18.org

「謝謝回覆,那我明天下午五時到訪。」 book18.org

工夫做全套,當天我立刻印製遠藤名義的卡片。我的確在住友商事工作,但並非負責廣告部門,對不起,我是公器私用。 book18.org

按照坂田提供的地址來到她的攝影室,說實話這時候我是毫無頭緒,不知怎插入大學同學的話題,只是見步行步,先跟螢的舊同學建立了關係再作打算。 攝影室不算太大,裡面掛著坂田的各種作品,我看了一遍,跟這位二十五歲的攝影師從閒話聊起。 book18.org

「坂田小姐的作品很不錯,女性攝影師在日本不多見,原來水平這麽高。」 梳著俐落短髮,帶著藝術家氣質的坂田笑容滿面道:「我在其他攝影室實習了兩年,去年才大起膽子自己創業,得到貴公司的賞識,實在很榮幸。」 book18.org

「坂田小姐,先不好意思,因為我們公司物識供應商需要經過上頭多重批核,最終不一定能成事,希望你不要介意。」 book18.org

「不介意不介意,大公司的規矩我很清楚,可以得到遠藤先生的賞識,已經很高興了。」 book18.org

我嘗試把話題轉移到大學時代,一面欣賞著牆上的作品一面說:「這裡的照片大多是千葉背景,你是千葉縣出身的嗎?」 book18.org

「對,我是千葉大學畢業。」 book18.org

「千葉大學,很不錯呢。」我讚賞道:「坂田小姐你的照片都很有個性,特別是人像,光暗比例實在好得沒話說。」 book18.org

「人像是我的專長,在大學時也一直以拍攝人像為主。」 book18.org

「是嗎?那會否有當時的作品,可以讓我大開眼界?」 book18.org

「當時的技巧很不成熟,不過如果遠藤先生你有興趣,這裡有一些大學時的作品,可以供你參考。」 book18.org

「當然有興趣,是求之不得。」 book18.org

「那時候沒錢聘請模特兒,都是找同學拍的多。」坂田態度上好的打開平版電腦,讓我欣賞她學生時代的作品。我一張一張翻閱著,忽然一張照片震撼了我,是在二十歲成人式上,身穿和服的螢。 book18.org

『中了!我沒投錯對像!坂田明里果然就是穿線人!』我心裡狂喜,幾乎想要抱著面前女孩親一口。 book18.org

「這女生…好美…」我嘆息道,這不是演戲,而是真正發自內心的讚美。 相片裡的螢穿著一件古典風的和服,鮮藍青輝,散發著耀眼光華。文靜中帶著活潑,充滿健康和年輕的透明感。從肩至袖配置有菊、橘、梅等明麗色調的吉祥圖案。各朵花瓣上施以金絲刺繡,高貴端莊。洋溢著大和民族女子的柔和風韻,氣質典雅,叫人心動。 book18.org

「嘻,遠藤先生你有眼光,惠子是我們大學裡最漂亮的女生,每個人看到這張相片,都不捨得放下。」 book18.org

「惠子,這個女生叫惠子嗎?」 book18.org

「對,她叫足立惠子,是我的大學同學。」坂田笑道:「惠子是大學校花,不過她這個人很害羞,不喜歡拍照,我求了無數遍,才勉強給我拍一張。」 原來那天在映畫村螢說不喜歡拍照並非害怕留下證據,而是真的不愛拍照。還說被星探看中去當明星,哪有不給拍照的偶像? book18.org

這亦令我明白為什麽以螢的美貌,我在大學群組裡要苦苦追尋才好不容易找得兩張。上天賜你天使之容卻不留倩影,實在是暴殄天物。如果給我再遇上她,每天肯定拍上一百幾十張照片,為這世界留下美好印記。 book18.org

「她很害羞的嗎?不過真是很美,坂田小姐,我知道這樣請求很冒昧,但你可否介紹這一位同學給我認識?」 book18.org

坂田笑著搖頭:「每個看到這張相片的男人都提出同一個要求,但惠子不會肯的。我說了她是很害羞,所以雖然這樣漂亮,但一直沒有男朋友。」 book18.org

「這樣美的女孩,會沒有男朋友?」 book18.org

「是啊,那時候我們總笑她是溝通障礙。」 book18.org

「溝通障礙…嗎?」 book18.org

這天我沒有勉強,可以知道螢的真名已經是大收穫。不過溝通障礙嗎?原來一個人到了陌生地方,膽子便會大起來的說法是真的。再換過假姓名,就更天下無敵了。 book18.org

當晚我立刻在各種社交網站搜索足立惠子,結果找到三位同名同姓的女孩,但全都並非螢。正如坂田所說,她這箇舊同學不善交際,沒有使用網絡媒體與別人分享自己的生活。 book18.org

想起當日在俱樂部與客人談笑風生的螢,女人,果然都是天生的演員。 『看來還是要從坂田明里身上埋手。』 book18.org

我不想太急進,但實在沒法按捺,結果兩天不夠,又撥起了坂田的電話:「坂田小姐嗎?我是遠藤,請問明天你有否時間?」 book18.org

「明天嗎?請等等…下午三點可以。」 book18.org

「好,那我下午三點再到你的攝影室打擾。」 book18.org

那天我不是休假,但為了螢當然不介意請半天事假。經過新宿時買了一盒高級西餅,再次來到坂田的攝影室。 book18.org

「抱歉,其實今天不是公事,是…我對那位足立小姐的相片還是念念不忘,想請問可否拷貝一份給我?」我厚著麵皮問道。 book18.org

坂田掩嘴笑道:「遠藤先生你果然被惠子迷住了嗎?抱歉不可以,她真的很害羞,我說放在我的網頁她也不肯,被她知道肯定會生氣。」 book18.org

「我保証不會外流,也不行嗎?」 book18.org

「對不起,這是女生的承諾,希望你諒解。」 book18.org

「也是,對不起,我太失禮了。」 book18.org

「沒事,這很難怪,大家都說惠子是千年一遇的美女,男人為她神魂顛倒,是很正常的事。」 book18.org

「對呢,的確是…千年一遇…」我望著螢的相片嘆息。 book18.org

「惠子的成績很好,不過因為家裡有事,在大學三年級時退學了,我們一班同學也替她可惜。」 book18.org

「才差一年便可以畢業,她一定覺得很遺憾吧。」 book18.org

「聽說她爸爸失蹤了,後來惠子承繼了家業,和媽媽一起經營。」 book18.org

「是這樣嗎…」 book18.org

接著我和坂田聊了一陣,便先行告辭,臨走前把帶來的蛋糕交給她:「抱歉今天因為這種事打擾你,這是小小心意。」 book18.org

「是『HARBS』?這是我最喜歡的蛋糕品牌,遠藤先生你怎麽知道?」坂田驚喜的道。 book18.org

我微笑說:「我在你的推特看過你分享,猜想你可能會喜歡,所以買了。」 「遠藤先生你很細心啊,你的女朋友一定十分幸福。」坂田讚賞道。 book18.org

「哈哈,可惜這個幸福的女孩子還未出現。」我自嘲道。 book18.org

「那我先失陪。」來到攝影室的樓梯轉角處,坂田突然揚聲說:「九十九里町的足立塑膠工場!」 book18.org

「什麽?」我回頭,坂田叮囑道:「不是我說的,你也沒看過那張相片,只是偶然找那工場做事,偶然碰到那個女孩。」 book18.org

我欣喜若狂,連忙道謝:「謝謝!謝謝!坂田小姐!」 book18.org

「我覺得你找到惠子也沒用,她是大學裡難攻不落的堡壘。就是畢業幾年,也沒有男生成功打動她。」坂田嬌笑說:「不過萬一日後有機會拍結婚照的話,一定要找我唷,我可是全日本把惠子拍得最漂亮的攝影師。」 book18.org

「一定!一定一定!」 book18.org

HARBS,我發誓從今開始,只吃這個蛋糕品牌。 book18.org

之後一天,我立刻致電螢家裡的工場預約,是她本人接電話。自出來工作後我說話聲線沉實了,加上自稱遠藤,她沒有發現什麽。 book18.org

再次和螢對話,我是高興得淚流滿面,我不求可以跟她一起,只求見一面,說一句話,便於願足矣。 book18.org

就是這樣,我便找到來足立塑膠工場,面前以粗黑眼鏡框遮掩精緻輪廓、從當年深棕色染回黑頭髮的女孩一臉不可置信,久久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除卻半年前東大前站的一閃即逝,這是我相隔四年零九個月再次看到螢。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太大痕跡,反而在不施脂粉和配戴眼鏡下顯得更為清純可人。 尋常女子為美化妝,極品美女卻喬裝醜女,這個世界真是諷刺。 book18.org

「足立小姐你…沒事嘛?」我揚起眉毛問道。 book18.org

「沒事…我沒事…」螢的粉臉上,印上超過一百萬個問號。 book18.org

「沒事便好。」我從小茶几把對方為我倒的茶杯拿起,呷了一口:「不錯的綠茶,不過這種天氣,還是蜂蜜水比較解暑。」 book18.org

我從公事包拿了一瓶蜂蜜水出來,遞給螢:「足立小姐要嗎?」 book18.org

「謝謝…」螢呆呆接過。我從小沙發站起,微笑道:「那我先告辭,麻煩有報價單的話,請以電郵給我。」 book18.org

「好…好…」 book18.org

離開工場後,我把木製的趟門拉上,外人看來沒啥稀奇的平凡建築物,流著一位女孩子的血與淚。為了贖回家裡工場而跑到京都去嗎?這個姑娘真是傻得可愛。 我沿著旁邊的小路步行向火車站,突然後面一個人追出,大聲嚷道:「你到底想怎樣!」 book18.org

我回過頭去,是那個二十六零兩個月歲、仍笨呼呼的姑娘。 book18.org

「想怎樣?不就想向貴工場下單?」我不明問道。 book18.org

女孩面紅面綠,生氣道:「你還裝蒜!你明明是小…小…到、到底是怎找上來?」 book18.org

「對不起,我不明白足立小姐你的意思,你說那個人是誰?」 book18.org

「你…你還在裝!」女孩咬牙切齒,我笑笑說:「我曾跟一位女孩勾手指,即使在路上遇見,也要裝作不認識她,當年的事亦已經徹底忘記。」 book18.org

說著我慢條斯理從西裝袋裡,拿出一條吃完冰棒的木棒:「不過,她當年叫我做的一件事我一直有做,這四年多裡,每天都拿著這支有她口水的冰棒來舔。」 螢…應該是足立惠子臉紅得發紫,大聲罵道:「你變態!」 book18.org

我聳聳肩,向這個穿著工場服的黑髮四眼妹子問道:「那,要不要去吃杯草莓芭菲?」 book18.org

足立惠子鼓起臉頰,我就知道甜食控的慾望,從來是控制不了。 book18.org

《全文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小雞巴小雞雞小雞湯全文完小雞番外1ㄧ5完全文宿螢男湯雞巴小小雞吧裸湯葉紫螢5完黎螢(5)湯唯湯柔湯姆湯米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