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潔祭殤 (第三卷97-98)作者:思維幻痛

簡體

作者:思維幻痛book18.org

book18.org

第九十七章搞藝術的比玩法律的更沒人性 book18.org

有一種心態的大孩子總將人世看得過分黑暗,卻因此忘記了,黑暗是光明襯托之下才產生的一種比較。 book18.org

過分天真,將一切人看成善類,的確危險。 book18.org

但是,如果將一切的眾生全看成是惡的、壞的,那麼這雙眼睛不如早早閉上,不看也罷。 book18.org

眼睛的可貴,在於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不要山水顛倒,或是將它們混成一團稀泥,那樣上蒼給我們眼睛的好意就被辜負了。 book18.org

「奧利維亞·阿馬雷提亞,韋絲娜大公召你去議事。」 book18.org

威爾瑪麗娜面無表情,任由她清澈瞳仁中映著男與女媾和的景象。 book18.org

「吾之主君!」 book18.org

貝爾摩多擋在威爾瑪麗娜身前,傳令小事不應讓她的主君傳達,更別說還是這樣下流場景,她對床上二人大聲呵斥「阿馬雷提亞小姐,請注意你的私生活。」 book18.org

正用背單遮住奧利維亞玉體的憂一愣,聖冰華還蠻「人道」的。 book18.org

家族稱謂一般用在私事上,貝爾摩多喊的凶,卻好像做過很多遍一樣,看來在聖冰華貴族們的私生活有點門道。 book18.org

「西都來的傳令官閣下,這裡是薩爾瓦力西恩,請不要將西都的習俗帶到這裡。」 book18.org

真是個琨玉秋霜的美人啊,貝爾摩多·羅姿貝爾,不愧是威爾瑪麗娜的近衛侍長。 book18.org

憂呆呆的點了點頭,這暴力女居然沒認出自己,但一想也對,又不是天天見面,不關注的對象再有名,站在自己眼前一樣認不得。 book18.org

「嗯嗯~我知道了~」 book18.org

奧利維亞擋著高聳玉女峰的胳膊好似透明蟬翼,風兒一吹就吹跑了。 book18.org

憂還在努力拿著床單當成遮羞牆壁,第一時間他就這樣,可奧利維亞完全不領情,反而很頑皮的逗弄男人用來當支架的胳膊,在用力的皮膚上用指甲戳一戳,或者用讓人心蕩的完美巨乳輕輕觸碰,不斷撩撥男人的極限。 book18.org

「憂~快看~快看,盧茜安在看著你啊!」 book18.org

裸體啊!親。 book18.org

面對奧利維亞放肆逗弄,憂嘆了口氣,拿過沾著點點淫液的衣物給自己股間遮羞,坐在床邊望著門口三人,他氣力被奧利維亞榨取一空,胸口出氣都難,幾秒,或許是幾分鐘,貝爾摩多神情愈發焦躁,幾次試圖將威爾瑪麗娜扯走,但她的主君紋絲不動,好像專注部下醜態一般。 book18.org

至於最後的盧茜安……憂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也不想要知道。 book18.org

內心只有一種……自己辛辛苦苦,無法得到的東西被旁人取得,一份失之交臂,又要假裝不在意,反而去祝福別人玩的開心,過得幸福的情緒。 book18.org

「看夠了吧,請從我愛人房間裡出去。」 book18.org

憂自己都不敢置信,居然會用這種語氣跟三人說話。 book18.org

對面可是有全教國最強,天賜之子,被譽為上天試道者的威爾瑪麗娜。 book18.org

要是她有心,哪怕芙蘭有韋絲娜相幫,皮埃爾堡也會在一瞬間毀滅吧。 book18.org

畢竟把一座城市轟飛,她不是第一次乾了。 book18.org

然而憂看見了,威爾瑪麗娜身子顫抖了一下,默默轉過身,表情比秋天的花兒還要落寞。 book18.org

「走」 book18.org

她簡短說著,卻抽走了所有人的心緒。 book18.org

憂張著嘴居然想要挽留,他不是想要張嘴,而是像生理反應一樣的動作,猛然間,他從心裡感覺到了類似落寞的空虛感。 book18.org

他好像做了什麼讓自己後悔的事…… book18.org

威爾瑪麗娜是芙蘭最想要的合作對象,是,曾經是而已,現在的芙蘭可不想依靠她。 book18.org

那這感覺是從哪來的? book18.org

盧茜安嗎?開玩笑。 book18.org

想到這裡,憂不僅搖搖頭,丟下腦子裡亂七八糟的念頭。 book18.org

「哼哼~別擔心啦,阿馬雷提亞別的不說,官場的事兒很在行,諾斯庫里姆不會把你怎樣的啦,再說了,以你現在的身份,他們巴不得讓你我在一起。」 book18.org

奧利維亞瞧見憂兩腿上的遮擋物,精緻面容上又是泛起桃紅,早把手掌伸了過去,連帶著下面還在勃起的宏偉巨根擼動起來。 book18.org

「剛才情急,可惜了,好好的~內衣~嘶~慢一點~」 book18.org

可以盛放大西瓜的真絲胸罩,奧利維亞毫不客氣的拿來給憂擼管,爽的憂兩股振振,剛剛恢復的氣力又隱隱欲射。 book18.org

「幫你清理乾淨咱們就過去,怎麼樣?」 book18.org

奧利維亞把床單一解,裸身、下床、乳交一氣呵成,動作行雲流水,憂敢說妓院娼妓都沒有這麼乾淨利落,尤其是她變得乖巧許多的艷麗容顏,不再是大小姐囂張跋扈,還乖乖用舌尖接觸馬眼,順著輸精管注入魔力,讓愛人再度恢復精神。 book18.org

奧利維亞以為憂被那三人看到會慌亂無措,或者對自己憂負面情緒。 book18.org

小三不就是這樣嗎? book18.org

無論是找理由開脫,還是把責任推給情人,那都是教國貴族男性常見的現象…… book18.org

不愧是把自己迷的神魂顛倒的渣男。 book18.org

奧利維亞笑了,笑的很開心,她笑的像是勝利者,以至於嘴巴張得很大,豪飲般痛快的吞下愛人精液。 book18.org

* book18.org

數字是一個充滿神奇而又形而上的怪誕,即可以是貨幣是價值是知識等等。 book18.org

如果給它一個單價將可以分割任何東西。 book18.org

哪怕是以太,任何不存在的東西。 book18.org

「還記得咱們在聖索菲亞畢業時的課題嗎?」 book18.org

「記得,你選擇了勞動。」 book18.org

鬱金香,紅薔薇,波斯菊,各季節五顏六色的花朵在花池綻放,然而欣賞它們的兩位主人,比它們加起來還要好看。 book18.org

「我當時想到的是農民本身的勞動必須得到應有價值,現在想來一旦數值被模糊不清算不明白,就容易被人渾水摸魚、偷換概念,肆意誇大勞動價值,誇大所謂剩餘價值。這點你比我要明白的多啊!」 book18.org

韋絲娜的屁股很大,很圓,翹翹的,走起路來屁股有幾分顫動,十分誘人,而且這個渾圓豐滿的大屁股被黑色OL制服包裹的緊繃繃的,隨著走動不停地晃動。 book18.org

「呵呵~過去式了,你當時和我們不同,我們一個是藝術家起家,一個是世襲貴族,站在剝削者和封建主的角度~呵呵~教國啊,一言難盡嘍~」 book18.org

微微上翹的小巧紅唇,半張檀口,吐氣芬芳。 book18.org

莉婭前凸後翹的風韻身材一顰一笑均能勾魂奪魄,,嬌軀扭顫,媚肉如波浪般地抖動著,誘人陷入春色夢境。 book18.org

勞動價值和剝削,其實就是在說工人勞動創造的價值和它們收穫的報酬不匹配,剝削者經營所得的利潤遠超他自己勞動的價值。 book18.org

而這一切的根源在於剝削者具有生產資料,而勞動者只能通過租用剝削者的生產資料,所以在與剝削者的爭鬥中處於天然劣勢。 book18.org

「我們都沒有意識到基層魔法師快速發展的生產力迅速將賣方市場轉移到買方市場的發展趨勢,所以才會對自那以後產生的勞動價值論以及供給導向深信不疑。」 book18.org

韋絲娜語氣嚴厲,讓莉婭倍感不適。 book18.org

友人為什麼要提這點? book18.org

諾斯庫里姆有工藝、藝術家的意思,製作藝術品,工藝品,賦予其價值,然後販賣,積累原始資本,再用這個資本對想要的物質、名譽進行交換。 book18.org

可能早先有藝術的追求,在一個國家、民族中受歡迎程度,往往取決於藝術家自身的民族工藝,但漸漸的……諾斯庫里姆的心就變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不否定,也不肯定,莉婭覺得自己沉寂在貴族優益生活中太久了。 book18.org

屁民的事兒,真的不想考慮。 book18.org

「我唯一的錯就是把封建主制定的法律當做準則。」韋絲娜遺憾說道。 book18.org

審判庭以律法為基準,法官為其辯護,說白了就是維持統治的工具,站在河的對岸,註定與縴夫無緣。他們讓教條充斥思想,奉為真理,評價人倫。 book18.org

以廢除死刑為例,當封建主如此下令,審判官們無論底層想法如何,都會全力支持封建主的想法,直到那些殺人犯的屠刀斬去親人頭顱,他們便會化身一個個衛道士,好像自始至終都在為民請命,以死納諫一樣。 book18.org

莉婭怎會不懂其中門道,當人發現一個東西的流程被設計的很複雜的時候,本質上就是設計者不想讓閱讀者通過這個流程。 book18.org

封建主的法律就是這般。 book18.org

本來還想對親筆信的事兒調侃一番,如今看來,友人的腦子反倒變得「天真」了。 book18.org

「當剩女當瘋了吧。」莉婭質疑韋絲娜的決定「幾千年中多少人向當今制度發起挑戰,到最後也都變成制度的一部分,更別說你一個連膜都沒破的野蠻丫頭。」 book18.org

友人韋絲娜擁有傲居世間的力量,還不是乖乖服從教國封號安排,從一開始她就走錯了,可這個決定由得她嗎? book18.org

長期掌控一片地區的絕對權欲,對人思想上危害很大,不與人交流,很容易夜郎自大,莉婭擔心韋絲娜長久自治導致精神上偏激。 book18.org

察覺是以前在聖索菲亞的私人稱呼,韋絲娜抬起誘人下巴,對遠處兩道人影說道「莉婭,你的親筆信很好,很好……」 book18.org

韋絲娜當初可以抵抗莉婭的聖徒盟約,但她選擇了接受。 book18.org

憂腳步虛浮,奧利維亞攙扶著他才能勉強走路,兩人在一起的模樣讓人想起黃昏路上的老夫老妻。 book18.org

「怎麼搞成這個樣子,這就是你的小情人嗎?」春日一笑萬花盛開,韋絲娜見憂到來,也不和莉婭再談,迎面走了過去。 book18.org

「出了點小意外~嗚~你等~」 book18.org

憂話還沒說完,沒想到韋絲娜腳步飛快,眨眼功夫到了兩人面前,奧利維亞搞不清狀況,見欲之聖徒滿面春光,正欲行禮,卻被韋絲娜先搶過肩膀上的憂,嘴對嘴吻了上去。 book18.org

「啊啊啊啊!淦!」 book18.org

奧利維亞牙呲欲裂,想也知道了憂的破事兒,沙包大的拳頭不住顫抖。 book18.org

「人~有人~」 book18.org

韋絲娜比憂高一頭,兩手掐著憂肩膀,讓他雙腳離地,細膩香舌不斷在他口中遊走,吻得憂東倒西歪,不住提醒有人看著。 book18.org

「不給你點補給~你話都說不明白~」 book18.org

韋絲娜欲求不滿的收回唇舌,拇指還抹去嘴角香津,鬆開手,任由愛人跌落在地。 book18.org

「你補得也太猛了。」 book18.org

不愧是聖徒,要是時間再久一點,憂就被充炸了。 book18.org

對面莉婭震驚的看著這一切,添加聖徒盟約的親筆信只是跟韋絲娜開的一個玩笑,沒想到她真的破身了。 book18.org

「莉婭,我來給你介紹,這是我的未婚夫,王·憂·佩爾法斯男爵,托你的福,我們已經做過了,一連好幾天哦。」 book18.org

韋絲娜笑容甜美,還捏著自己發情的聖女峰,眼中都是勾人春意。 book18.org

「莉婭大人,請聽我給你解釋……」 book18.org

現在的憂腰不酸了腿不疼了,注意到對面莉婭目光不善,可不是嘛~把她閨蜜給上了,真的需要解釋。 book18.org

「你還是給你後面那個解釋吧!」 book18.org

充滿緋聞的貴婦人出奇的後退一步,她失算了,友人居然選擇失身。 book18.org

「額?」憂扭頭看見握拳的奧利維亞,口中同樣發出和她一樣的詞「淦」 book18.org

那就淦吧! book18.org

「阿馬雷提亞,呵呵,我離開時還是個偏遠的家族。」 book18.org

韋絲娜也不顧他人眼光,自顧自將憂推到,在他掙紮下撥開男人衣衫,極品美腿橫跨,在花園掀起無窮春意。 book18.org

「發情不看時候,這裡是做的地方嗎?」 book18.org

儘管拚命抵抗,憂還是被韋絲娜制服,兩手被她按在頭部上方。 book18.org

「這裡沒你說話的份!」 book18.org

驚叫間,奧利維亞高跟鞋襲來,長長足跟直插憂的嘴巴,舌頭幾乎卷回喉嚨。 book18.org

「大小姐還不高興嘞~芙蘭說過你和憂第一次做愛的情況,你踩的很開心啊。」 book18.org

韋絲娜也想用踩的讓男人高潮,她繼續說道「不如我們來重複一下各自的初體驗,讓莉婭評評高低。」 book18.org

說著,衣衫輕解,乳香怡人,當著閨蜜和晚輩的面露出一對雪白乳峰,高挺圓顫,毫無瑕疵地散發成熟嫵媚的風韻。 book18.org

臥槽!這大媽真要野戰。 book18.org

還是當著人的面野戰,不愧是三位一體,會玩。 book18.org

奧利維亞心中翻起驚濤駭浪,更可怕的是憂抓住她腳裸甩在一旁,動作不停,徑直抓住韋絲娜起伏雙乳,粉嫩乳頭從指間擠出,用力之猛讓韋絲娜發出熟女嬌吟。 book18.org

「憂,清醒一點啊……該死的……」 book18.org

愛人發情慾望溢於言表,完全被聖徒媚肉迷惑,奧利維亞心中急躁,對一旁觀戰的莉婭慌亂解釋道 book18.org

「莉婭大人,憂只是~額,低賤的發情笨蛋,下半身動物,他、他~」 book18.org

這情況要人怎麼解釋啊,奧利維亞瞬間頭大。 book18.org

「我聽說莉婭把你送給了憂~嗯~褲子還沒脫~雞巴真不老實。」 book18.org

韋絲娜粉臉上滿含春意,吐氣如蘭。 book18.org

在男人身上表演一般將半月型圓臀抬起,熟練解開男人褲腰,露出勃起陽具,熟女滿臉都是對男人的寵溺。 book18.org

「呃啊~輕點~」 book18.org

憂發出服軟的聲音,奧利維亞聽的額外刺耳,然而隨著肥臀落下,在男人腿間發出「啪」的肉響,憂又是一聲舒爽呻吟。 book18.org

「憂~演的很像哦~強姦犯~呵呵呵」韋絲娜發出嬌媚笑聲「莉婭~我還要感謝你,讓我的身子被這個男人搶走呢……」 book18.org

莉婭夫人看的滿頭黑線,友人韋絲娜給她表演的失身場景,有她的一份力,最起碼是「順水推舟」。 book18.org

「那我可要恭喜你和憂男爵喜結連理了,不用在乎我,繼續……繼續……」 book18.org

莉婭優雅的坐在路邊長椅,與扭動腰肢,享受大肉棒抽插的韋絲娜形成鮮明對比。 book18.org

她就像高高在上,還有理智的上位者,觀看蟲豸們自以為攀比上位者的表演。 book18.org

尋找別人與自己相同也是不尊重的一種。 book18.org

但對於將來可能會翻臉的兩人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book18.org

(文藝作品裡總會包涵一些意識形態的滲透體現,所謂的「藝術無國界」根本就是個笑話。我原本想在這一章多寫寫,結果莫名寫不下去,太迷茫了,對女性還有男性方面,完全處在迷茫階段,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作為社會底層,去追求一個遠遠超前社會存在的觀念根本不現實,一想到這裡,這一章無論如何都寫不下去了,以後補到魔界篇吧) book18.org

第九十八章心事 book18.org

從薩城回到皮埃爾堡之後,憂迎來久違的平靜時光。 book18.org

從成為芙蘭的騎士,趕往西都抵抗侵略,他一直都沒有消停過,如今大半事情消解,猛然想起自己只是個普通人,心中充滿滑稽……不,應該是忽然有種回到混日子的落差…… book18.org

「不要總是在人前一副樂呵呵,無憂無慮的樣子,不間斷心慌會把你壓垮的,人類呀~躁鬱症通常表現為極端暴躁和極端抑鬱中來回切換……」 book18.org

嬌小玲瓏的艾露捂著心口,表情苦悶。 book18.org

「這不是你不喜歡吃魚頭的理由,艾露,我做剁椒魚頭就是要吃的。」 book18.org

憂要氣炸了,他指著桌上的菜,家裡長輩多了不代表你可以撒潑啊! book18.org

「額啊啊啊啊……我要吃河北安徽板面~河北安徽的板面~餓啊額啊」 book18.org

安徽不在河北啊親,而且安徽也沒有板面吧!艾露撲倒進一旁韋絲娜的懷裡,在熟女高挺巨乳下撒歡。 book18.org

「好啦好啦~別鬧了~吃飽飯才有力氣提要求~」韋絲娜很喜歡小丫頭,特意讓艾露坐在她身旁。 book18.org

一張家庭圓桌,內置齒輪,三層旋轉,上面各色海鮮,魚蝦蚌蜇,還有海龜燉的湯,煎炒油炸,蒸煮紅燜,皮埃爾堡水產豐盛,加上生活水平提高,憂也是第一次用奢侈手段做了一桌子菜。 book18.org

「看來薩城之行還是不太順利,莉婭阿姨和母親一樣不願意冒險。」 book18.org

芙蘭淡白長裙,依偎在憂身邊,聖女峰跟愛人肉體接觸的緊緊。 book18.org

「聖冰華非是易於,看來你用莉婭規勸威爾瑪麗娜的計劃泡湯了。」 book18.org

直接與掌握資本的人合作,改變聖冰華背後最大的支持者,是釜底抽薪的計策,可惜要影響台面變化還遠遠不夠。 book18.org

韋絲娜早就料到會失敗,莉婭可不是小姑娘,充其量只能讓莉婭兩不相幫,坐看芙蘭與其他公主爭鬥。 book18.org

「但她應該沒料到我們的真實意圖吧。」 book18.org

芙蘭看向奧利維亞,這個小團體的成員與莉婭有不小的關係。 book18.org

奧利維亞嘗了口魚肉,說道「看我幹嘛?」 book18.org

韋絲娜笑了,將艾露推開,打趣道「當然是讓你光明正大的和憂做愛啦,野戰三p爽不爽。」 book18.org

當著孩子的面說葷事兒,女大公也太肆無忌憚,憂假裝咳嗽,結果腿間瘙癢,一旁芙蘭早把嫩手伸了進去,解開褲腰,玩弄起半軟肉棒,也虧另一邊是梅露塞,芙蘭身邊也是普莉美拉,不然肯定會讓孩子們發覺。 book18.org

「芙蘭~別鬧了,吃蝦~」 book18.org

憂急忙剝了只蝦,紅白嫩肉,散發著清香,稍微蘸了點醬汁,送到芙蘭面前。 book18.org

指望芙蘭用手接住?搞笑。 book18.org

淫蕩的公主輕輕張開櫻桃小嘴,卻連憂的拇指和食指一同含住,雙目銷魂,如同口交般把憂兩指嗦動,刺激胯下肉棒瞬間挺硬,馬眼在芙蘭逗弄下頂到桌子。 book18.org

「呵呵~莉婭阿姨也沒想到吧~木訥、木訥的憂居然變成了海王渣男~」 book18.org

香舌舔過朱唇,芙蘭縴手不停,真是淫浪撩人。 book18.org

「芙蘭,大家都在看著~嘶~」 book18.org

龜頭被屈成碗狀的小手扣住,另一手還一夾一放地套弄著棒身,憂被芙蘭的手活爽的到抽涼氣。 book18.org

兩人卿卿我我的模樣實在是有點傷風敗俗。 book18.org

更何況還是在家裡,憂擔心淫亂行為會把孩子們帶壞,急忙對遠處的巴爾說道「巴爾,聽說你們魔道院打算在皮埃爾堡開分院,讓誰當校長,你能調回來上課嗎?」 book18.org

在皮埃爾堡上學離家近,也在勢力範圍內,便利有很多,也不用像在王都時朝九晚五的 book18.org

「你這個叫巴爾的小弟弟是黑姿爾的學生嗎?」韋絲娜聽著有點陰陽怪氣「耶諾商會是黑姿爾學院的股東,每年黑姿爾的畢業生都有名額去耶諾商會任職,在教國中立派勢力不小……」 book18.org

「韋絲娜。」憂直呼其名,打斷了女大公,然後又溫柔的說「晚點再給你解釋。」 book18.org

韋絲娜媚眼如絲,就連將菜肴放入口中的餐具都要吸吮一番,愛人有意,不趁機要挾他說不過去。 book18.org

被韋絲娜攪和,憂心神一松,也是自認倒霉,胯下快感如潮,梅露塞也伸出左手與芙蘭夾攻,只見她粉面含春,秀眼迷離,媚爪抓住陽根下半截,擼著表皮成了淺淺波浪,與芙蘭搓動龜頭的兩手形成兩股鮮明力量,都攜帶憂的一半快感輕輕撞在一起,爆發出比單手強數十倍的射意。 book18.org

「撐不住了、撐不住了、憂在別人面前裝正經的樣子真可愛~」芙蘭口中舒暢地嬌哼著。 book18.org

「聲音小點,雖然我用了意識隔絕魔法,普莉美拉看的口水都留下來了~嘻嘻~裝作大吃大喝也沒用的哦~」 book18.org

梅露塞一副氣定神閒,素手猛然用力,指甲抵住陰莖根底的精管,對愛人憐愛施虐。 book18.org

射到外面的話是怎麼都解釋不過去,可偏偏兩女都沒有幫憂的意思,他只能徒勞的忍住射意,龜冠上甚至充血到酥麻發痛。 book18.org

「你們兩個是存心讓我難堪~」 book18.org

兩腿開始顫抖,生理反應無法抵抗,憂雙目不斷滑過圓桌,普莉美拉氣鼓鼓的吃喝,看都不看這裡一眼。韋絲娜和艾露相談甚歡,就差認小丫頭當乾女兒。至於奧利維亞,大小姐她又生氣了…… book18.org

硬梆梆、勃漲得又長又粗又大的陽具被連根玩弄,兩位妻子率先發起的性愛主題,其他妻子對她們的決定可是很尊重啊! book18.org

求援無望,欲射強忍間,憂看向芙蘭絕代容顏,少婦滿臉興奮,側著身,微微伏下,滿頭如紫色星海的長髮一同搖擺,而憂忽然發現一點不和諧的地方。 book18.org

「芙蘭~你來~你~」 book18.org

對不起啦梅露塞,你肯定會乳交,射的豪乳上都是,在餐桌上會很尷尬。 book18.org

「哎呀!我筷子掉了~」 book18.org

芙蘭開心的把筷子「掉」在了地上,然後迅速爬到桌底,淫蕩小嘴熟練的把肉棒含住,直達淫蕩棒根,憂也在同一時間爆發出來。 book18.org

憂咬著牙,閉著眼,按住下面美人臻首,身子抖若篩糠,模樣不可為不丟人。 book18.org

「誇張。」 book18.org

奧利維亞對憂的模樣嗤之以鼻,射個精怎麼還要死了似的。 book18.org

性慾被燃起,憂和芙蘭飯也吃不下了,無奈早早退場,相互攬著腰,一對親熱熱侶扭著幸福身子走進臥室。 book18.org

「噢耶!又是充能時間嘍!」 book18.org

孕婦裙跟性感內衣似的,露兩條白暫玉腿,跑起來紫發飄飄,絲裙搖曳,懷孕隆起的小腹不但沒有破壞體型,反而撐起了裙子花褶讓其像透視裝一樣給了她禁斷之美。 book18.org

隨著時間推移,芙蘭的性慾跟腹中嬰兒成正比,越來越強,憂真擔心生孩子時芙蘭會不會要求一邊做愛一邊生孩子。 book18.org

第一次當父母,真是啥都不懂,小時候還以為自己是垃圾堆里撿回來的。 book18.org

芙蘭背對著憂,剛才的深喉口爆意猶未盡,讓她性慾淫熟的身子漸漸空虛,迫切需要丈夫用大肉棒安撫她。 book18.org

強壯臂腕從左右將淫蕩公主抱住,緊緊的,像是淫蟒纏住兔子,芙蘭被憂的氣息包裹,給了她微妙的安心感,身子一下就垮了。 book18.org

完全不用自己用力,憂會把自己一點點吃掉~芙蘭興奮的幻想著,還用舌頭舔舐嘴角,愛人精液的味道讓她全身無力,保持發情狀態被憂抱著。 book18.org

「芙蘭」騎士從背後抱住了他淫蕩的公主,一隻手伸到她面前在撩縷縷青絲「對不起,如果我做的再好一點……」 book18.org

無言相擁,夫妻的臥室也默契無聲的配合二人,明亮燈光照射著臥室,梳妝檯正中擺放的是一本《我與愛人的幸福詩》,憂看過的,第一頁第一句便是「我的愛人王·憂·佩爾法斯是一個古怪、善良的笨蛋,也是我此生唯一摯愛,我們的愛目窕心與,之死靡它。」 book18.org

筆跡未乾,皮埃爾堡生產的鋼筆疲憊的躺在一旁,a4紙居然寫了幾百張…… book18.org

這是芙蘭未完成的書,也是她時常會將靈感補充的作品。 book18.org

在這一本旁邊還有《西都屠龍聯盟見聞》《文明與文化》《近代教會運作》大小數十本,其中有很多已經成為皮埃爾堡暢銷讀物。 book18.org

無一例外,書籍的署名全都是芙蘭傑西卡·米斯特魯·雷斯卡特耶。 book18.org

過人膽魄,精湛學識,公主殿下是一位學者,更是一位將軍。 book18.org

騎士手中閃亮柔順的長髮隨意流淌著,像是紫色星河,但美中不足的是殿下高貴的飄逸紫海中出現了絲絲縷縷的蒼白。 book18.org

憂緊緊的抱著芙蘭,臉埋在她的背後,額頭透過白皙肌膚抵著芙蘭頸骨。 book18.org

騎士是低著頭的,痛苦的,不忍心讓無能面容出現在公主眼中。 book18.org

芙蘭期待做愛的心慢了下來,眯著眼,伸出手握住騎士的手掌,與他苦惱的心緊緊貼合。 book18.org

夜涼了,風起了。 book18.org

青春的心簇擁著,芙蘭在床上乘騎著愛人,她顛扭著身體,腦後秀髮飄飛,胸前溢奶翹乳豐乳隨著她身體的起伏上下顫動,大大的孕肚浪蕩著與丈夫進行蜜著性愛,讓褶裙被淫水打濕變得透明,隱隱透視出激烈交合的兩般性器,看的含蓄,賞的風情。 book18.org

「再有壞心情就榨乾你哦~笨蛋老公~剛剛閒下來,就去考慮這麼多事~」 book18.org

粉嫩美穴歡快的套弄著巨根,芙蘭樂在心裡,性慾在為丈夫的努力而蕩漾。 book18.org

「魔導院~巴爾的事情~韋絲娜會察覺~」元陽蠢蠢欲動,憂放開自己的一切,完全接受芙蘭採補。 book18.org

「嘻嘻~以韋絲娜阿姨的本事,發現端倪並不難~巴爾那孩子~真是小天使啊~給了我們這麼多幫助~」 book18.org

大小花瓣有力地夾迫著愛人勃漲的巨龍,幽谷深處的花房早已降下,方便憂用他的惡獸一下一下觸著二人結晶。 book18.org

「芙蘭~讓丫頭~輕點~我們一邊聊一邊做~別太急~太急~嘬的我神志不清~」 book18.org

寶貴的女兒正在花宮裡和龜頭相擁,當初精液改造胎宮讓這丫頭占盡地理,此時在子宮榨取起來,和母親完全是兩種力量,就像是同時和兩個女人做愛一樣,憂直呼受不了。 book18.org

「不行~不行~對你這個私藏謀逆的丈夫,我和女兒要履行皇族的職責,判你榨精供養之刑~」 book18.org

「可惡~你這個勾搭魔物的教國公主有資格說我嗎?看我給你個大肉棒爆插子宮之刑!」 book18.org

「啊哈哈哈,鬥志來了~鬥志來了~」 book18.org

芙蘭開心的擺動美臀迎合著,騎坐在憂的身上,扭動著挺翹、白嫩的少婦豐臀,使他的巨根完全沒入她的名器幽谷里,大龜頭被子宮緊緊裹住吮吸,顛動著身體上下套擼幾十下,幾百下。憂也不甘示弱,渾身大汗淋漓,一塊塊肌肉隆起,青春壯年的肢體處處充滿力量,胯腰不住上頂,似乎要用雞巴把天也捅破了。 book18.org

也不知是潮起潮落了多少次,芙蘭頭向後仰著,櫻口滿足大張,急促喘息著,嬌軀隨著憂每一次頂沖就會劇烈的顫抖抽搐,無底洞般的性慾被愛人填的滿滿當當,陣陣強力乘騎中,憂磅礴元陽爆發,盡數澆灌進芙蘭體內,而芙蘭也用她的甘美清涼陰精回饋丈夫。 book18.org

同登極樂,相互滋補的做愛快感讓二人發出的呻吟聲交織在一起,整個室內情意綿綿,愛意無邊。 book18.org

「我已經讓佩露和伽絲珂她們回去了,再和克勞提娜見面的話,就是敵人。」 book18.org

雲雨方歇,芙蘭躺在憂的對面享用他的臂枕,性感衣裙上凸著兩粒紅豆,懷孕少婦的大肚子被憂輕輕揉著,精緻容顏充滿幸福愛意。 book18.org

「那樣就好~她們心思難測,總讓我不安。」 book18.org

見不到莉莉薇兒她們是有些遺憾,但和魔物合作無意是刀尖行走,馬虎不得。 book18.org

即便是她們真的幫了不少忙。 book18.org

「吶~憂,少了伽絲珂之後,情報部門會有殘缺,我想創立一個新的~嗯~可是最近出現奇怪的現象。」 book18.org

芙蘭將曖昧的唇靠過來,終於要說她為何煩惱了,憂用空閒的手扶住芙蘭的肩膀,自動對準她的小嘴,舌頭伸進去和她濕吻一陣。 book18.org

「不會是關於行政人員跳槽和『間諜行為』吧。」 book18.org

出書自傳,自稱專家,隨著生活水平提高,出現了很多評頭論足的人,這值得欣慰,如果不是生活水平真的提高,他們怎麼會有閒心干這個。 book18.org

但關鍵有很多名不副實,略微懂點文字,會寫的都能發表文章,過低的門檻造就了人們混亂的情報認知,長久下去,不,已經腐化已經開始了,速度還很快。 book18.org

芙蘭默默點頭,天才公主也感到棘手,皮埃爾堡注重人權,從人民中誕生的問題,要用人民自身解決。 book18.org

「我記得有個這樣的事例,在很久以前的教國,有個民族畫家,額,就是個畫手,教國受到侮辱時他畫的義憤填膺,對敵國針鋒相對,教國成功時他筆鋒驕傲,為勝利激動……」 book18.org

芙蘭凝神聽著,孕肚貼上憂的肚子,還拿著他的手一同愛撫,感受腹中女兒好學的悸動。 book18.org

「可是有一天,當教國揪出同樣是畫手的敵國姦細,姦細畫了很多教國的圖紙,融合進自己發表的『藝術品』中,給敵國傳送情報、武器構圖。那個人,在人們眼中時刻為教國發聲、教國還稱讚過的人卻說出[都是因為國家給錢少,他(姦細)才會給敵國出力。]」 book18.org

憂的手本來在光滑綿軟的孕肚上遊走,此時忽然如蛇一般遊走到芙蘭胸前的玉兔,將其中一隻捏住,芙蘭發出嬌弱女孩的痛吟。 book18.org

「給的錢少跳槽,這是思想覺悟,幹什麼崗位做什麼事,才是基本……金錢是無法創造天倫的宮殿的。」 book18.org

芙蘭何等聰慧,已經思索到憂的真意,香唇奉上熱吻,緊緊含吸著愛人舌頭,滋溜一下,把它吸到自己欲求不滿嘴腔里,也用一隻手忙亂的在他那結實發達的胸肌上,不斷的愛撫著。 book18.org

「又有點忍不住了。」 book18.org

芙蘭性慾再起,憂有點尷尬,手將溢奶交於嘴巴,他的腦袋陷入芙蘭乳香海洋,空著的那隻手則伸向芙蘭孕肚小腹,探入那兩片粉色花瓣。 book18.org

「看錶象的話,確實需要加大需求市場~讓公務員工資提高~但是內卷~當從政人員本就有社會名譽提成,私企~從事私有制產業的~本就是隨便找個藉口幹掉的錢包而已,還有~就算有的人做大了~呃啊~不要手指再進入的話,女兒就忍不住~」 book18.org

小穴顫巍巍如蚌殼微張,芙蘭享受愛人的極致愛撫,子宮的女兒抱怨母親的獨享。 book18.org

看上去消費越多,公司得到的利潤越多,資本就越多,進而擴大投資,投資作為消費又提高了居民收入,最終使資本和工資總體都變多了。 book18.org

但是公有制才是最有保障的個人所有制。 book18.org

一般企業和小型企業,例如百人工廠和幾個員工的小飯店,他們在市場洪流中,尤其是大廠帶動的競爭,同樣的產品,大廠很容易把控質量和產量,一旦形成惡性競爭,他們立刻慘澹經營,無法和老牌大老虎們相競爭,光是存活下去就是極其痛苦的,28甚至199法則,叢林法則,比賭場好不了太多。 book18.org

科普一下,水字數。 book18.org

(二八定律又名80/20定律、帕累托法則、巴萊特定律、朱倫法則、關鍵少數法則、不重要多數法則、最省力的法則、不平衡原則等,被廣泛應用於社會學及企業管理學等。經濟學家認為,在任何一組東西中,最重要的只占其中一小部分約20%,其餘80%儘管是多數卻是次要的,因此又稱二八定律。至於後面的都差不多,可以看做剝削的一種。) book18.org

「問題還是出在思想上面,錢不是主要的,就像那個畫家,口上是為了教國,實際還是為了生意,先掌握知識的一部分人不拿來為他人造福,反而用所得到的知識收割底層~」 book18.org

憂將勃起的雞巴對準芙蘭名器蛤口,一點點插了進去,男與女的性愛器官再次合到一起,熱烈而纏綿。 book18.org

皮埃爾堡的情況其實並不複雜,一部分人民被其他人勒緊褲腰供上去學習知識,他們不思考回報大家,帶大家致富,反而成為剝削者。 book18.org

「嗯,看來我需要在思想教育上加把勁,魔導院的速度得加快了。」 book18.org

肉棒小幅度抽插著,芙蘭的肉體還保持著側躺,只是一身白皙肌膚被憂頂的不停晃動。 book18.org

「你邀請韋絲娜不就是為了建設魔導院嗎?還是需要有純潔之心的孩子們啊。」 book18.org

憂會心一笑,芙蘭被他肏的流出口水,害羞的閉上了眼睛。 book18.org

抽插了幾十下,撩起情慾芙蘭被同樣性慾滿滿的憂再次壓倒身下,愛人饑渴難耐,這次芙蘭直接被脫個精光開始新一輪糜爛交媾。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