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潔祭殤 (37)(魔物娘)作者:思維幻痛

簡體

作者:思維幻痛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三十七章 book18.org

「這裡和十年前變化很大,好像少了些什麼。」芙蘭看著走廊外的景色,童年記憶湧上心頭。 book18.org

「人在回憶以前的時候總會加上濾鏡,經過美化的事物,實際上沒那麼好。」憂確實觸景生情,但也只有短短一瞬「有點偏差也是應該的。」 book18.org

風雪已停,正午稍過正是貴族午休時刻,芙蘭和憂自然不能賴著莉婭,寒暄幾句之後便跟隨引路的女僕前往休息場所。 book18.org

「真是的!」 book18.org

芙蘭轉過身叉著小腰對憂嗔怪道 book18.org

「憂真是不懂情調,這樣的場景,不是該來首回憶過往的情詩,再來一些凸顯身份的交談,會顯得很有儀式感嗎?」 book18.org

原來是想裝b啊!芙蘭還是玩心重。 book18.org

憂看了眼引路的僕人,說道「木蘭香別墅我們知道怎麼走,你先退下吧,六點晚飯時我們會去白鹿庭院和莉亞夫人一同就餐。」 book18.org

女僕小臉一紅,看著露出淺淺微笑的憂一直沒有說話,他彬彬有禮的態度讓她有些不知所措,扭捏地說道「尊貴的騎士大人,您不用~讓我來侍寢嗎?聽莉婭夫人說,芙蘭傑西卡殿下的騎士,是個~有男人味的男人。」 book18.org

她的笑就像浴池的玫瑰花瓣,裸露的肌膚被帶有香味的蒸汽染紅。 book18.org

憂忍耐著芙蘭殺人的眼神,笑道「很遺憾,我已經心有所屬,沒有情感積累的愛情不應該出現在騎士的選項里。」 book18.org

望向遠處參天松樹,上面銀裝素裹,層層白雪壓彎枝頭,未落下的松果從中飄蕩出陣陣松香,竟然有著讓人焦急和束縛的誘惑和撩人味道。 book18.org

「再怎麼誘人,松樹的葉子也是扎手的啊!」憂好似會憶往昔,繼續說道「我和芙蘭殿下在小時候來過這裡,請你安心,只是想和殿下獨自待一會兒。」 book18.org

女僕見憂態度堅決,這才戀戀不捨的走遠。 book18.org

「嗚嗚嗚……」 book18.org

芙蘭學起老貓叫,剛才的女僕讓她嗅到了危險的味道,眼前的男人作為自己的騎士還蠻受上層人關注的,不僅是聖女或者莉婭,基本上一眾王公貴族都對憂讚不絕口。 book18.org

其中不乏用女性拉攏他的存在……想到這裡,心中不免一股醋意上升,酸的她焦躁不安。 book18.org

「要考慮到回憶,還要符合雪景的詩嗎?」憂對主君的態度恍若未聞,自顧自的說著。 book18.org

「還有身份,還有身份,我和憂呢~」 book18.org

姑娘重複著要點,搖曳的紫玫瑰玩弄著自己的裙擺,憂順著那雙絲襪玉腿向下看,自己親手縫製的小布鞋若隱若現,重要的是左腳紅色小鞋上還有一點自己的精斑。 book18.org

憂單膝跪下,手掌捧起那隻玉足,芙拉平衡性很好,單足站立,任由男人胡鬧。 book18.org

「芳塵滾落有些年,桃李梅花轉眼過。若問佳人何處尋,方知清香在眼前。」 book18.org

憂擦去精斑,然後輕輕吻在芙蘭穿著絲襪的小腿上,掐一掐富有彈性的小腿肚,順著哪裡摸向女孩裙底的大腿內側。 book18.org

「額~一點也不押韻~」 book18.org

芙蘭壓住憂調皮的舉動,環顧四周,愛人勾起慾火的行為讓她十分受用,可惜這裡不是主場,不然當初在皇宮庭院的一幕就要重演了。 book18.org

「正常,我瞎掰的詩。」 book18.org

憂順著芙蘭的大腿,一路摸到芙蘭的腰肢,最後緊貼著她把她輕輕抱住,那對酥胸貼著他的胸膛,他還故意隔著衣物摩擦芙蘭發硬的乳頭。 book18.org

「怎麼忽然這麼主動?」芙蘭臉紅著扭向一旁,對男人的醋意已經降了下去。 book18.org

「因為你剛才吃醋了啊,我要不主動,你肯定會把我推到吧!」原來憂早就預料到了,作為僕從不了解主人怎麼能行? book18.org

我踩!芙蘭一腳跺向憂的腳部,憂提前把腳挪開,讓她踩了個空。 book18.org

「我哪有那麼饑渴!」 book18.org

「別逞強,這一個月你聽見給我介紹女孩子的事兒,你都是這表情,是妒忌了吧!」 book18.org

「才沒有,才沒有!」 book18.org

芙蘭握著拳頭,剛才和莉婭辯論的公主殿下已經不存在,眼前的是一個平常女孩子而已。 book18.org

咚咚咚,無數粉拳落在男人結實的胸膛,發出捶打臥榻的聲響。 book18.org

「要被你捶死了~」 book18.org

憂抓住芙蘭的手腕,嬉鬧的金絲雀就勢依偎在他的懷裡,鼻尖輕嗅,男人散發的魔力讓芙蘭沉迷。 book18.org

「對了芙蘭,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book18.org

「從樹上掉下來的事?」 book18.org

憂指向庭院的松樹,說道「你看哪裡正好有顆樹,不如我們回憶一下~」 book18.org

男人的表情可以說相當期待,並不符合他的性格,芙蘭一頭霧水,還是照他說的走到樹下。 book18.org

「唔,憂你該到樹上,不過樹上好多雪啊!」 book18.org

「你再往後一點……」 book18.org

「好吧~」 book18.org

芙蘭調整了一下位置,並且擺出以前柔弱的樣子,方便進入角色。 book18.org

「要開始了?」 book18.org

憂故意把手放在嘴邊,做擴音的模樣,接著兩手在眼前一拍。 book18.org

魔力震盪松樹,上面白雪紛紛塌陷,正在樹下等待騎士拯救的芙蘭,哪料到貼身騎士會耍陰招暗算自己,當即被雪堆了一身,髮髻,肩頭,還有挺翹的誘人乳溝,都被雪塊覆蓋,一時都遭了殃。 book18.org

尤其是那條溝壑,體溫把雪一化,雪水流進內衣,搞得女孩渾身瘙癢。 book18.org

「搞神馬?啊啊啊」 book18.org

眼見冰雪夾雜在一起,落了自己一身,憂還是嬉皮笑臉,芙蘭立刻反應過來是憂故意的,當即羞惱交加,對憂直撲過去。 book18.org

「太棒了!我一直想玩這個!涅普她們上了一次當就學聰明了!」 book18.org

憂從容躲開,芙蘭一邊追著還抓起沿路雪塊,做成雪球投擲過去,前面男人背上接連中招,也不還擊,更不用魔法抵擋,只是大笑逃跑。 book18.org

男人至死是少年,難道說的就是這個? book18.org

兩人順著童年記憶一路遊玩,不一時到了聖冰華駐地,駐地士兵知道是莉婭邀請來的客人,加上有些知曉二人身份自然也不阻攔,任由二人進入參觀。 book18.org

「好傢夥,還有路線圖和設施介紹……」 book18.org

憂看著入口的地圖,上面魔炮布防設施,軍營宿舍,專員辦公室,都一一標註,邊上還有聖冰華歷史介紹,名人傳記。 book18.org

在往裡走,那些魔力護罩發生器,還有隱藏魔法炸雷的種類,它們何時觸發,範圍是多少,也都有些小牌子介紹,甚至還貼心的用警戒線把易燃易爆的設施圍起來。 book18.org

可以說整座軍事城堡的構造,跟旅遊景點一樣,就這麼放在眼前。 book18.org

軍事力量相當於一個勢力的命脈,隨意讓人進入的行為,無異於猛獸將肚皮展露在敵人眼前。 book18.org

到底是真誠還是狂妄,成員大部分是正規騎士的聖冰華,他們到底在盤算著什麼? book18.org

不過轉念想來就跟的製造物品一樣,同樣的材料和設計圖,製造出同樣的物品,也會跟著使用者有不同價值。 book18.org

對認識自己的人打著招呼,有些是有一面之緣,也有些是聽說了事跡。 book18.org

憂和芙蘭看著操場上拉練的勇者們,無一不是高階勇者,且不提訓練魔法的成員,還有一些特殊部隊,他們專門研究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比如拆解魔導器又將它快速組裝回去的人,或者用可利用的物品組建起新的兵器,熟練的讓人咋舌。 book18.org

「我還以為知道了聖冰華的底細會好對付一點,結果越看越絕望~就算她,聖冰華還是教國最強的勢力。」 book18.org

芙蘭有些垂頭喪氣,她有這想法也是正常,比如同一把鐵劍,它在新手劍士手中和劍術高手手中發揮的威力絕對是天差地別。 book18.org

聖冰華並沒有如傳言所講,是個古板的舊勢力官僚,它們懂得與時俱進,任何人都不該小瞧於它,跟緊時代可是部隊必備品質之一。 book18.org

「估計諾絲庫里姆要的就是讓人產生這種心理,對他的力量生怯,不敢和他對抗……」憂安慰著芙蘭,與她並肩站在一起「但是沒有絕對的防禦,芙蘭也有勝過諾絲庫里姆的地方,真的對抗起來,我們不見得輸給他。」 book18.org

「你可不能去做傻事!」看透男人的心,芙蘭同樣不服輸的告誡著男人。 book18.org

「憂!哈哈!你果然來了。」 book18.org

遠處的波拉對二人喊道,一路小跑過來,乳波蕩漾的身子不知吸引多少男人的目光。 book18.org

一場隔了數月的比試,此時正是憂赴約的時刻,波拉和憂寒暄兩句,直接登上擂台,周圍聖冰華的騎士們作為觀眾。 book18.org

自從當日受封的時候,聖冰華的勇者們也期望憂和芙蘭的接觸,無論芙蘭是何目的她都改變了貧民區,讓它作為芙蕾雅重生。 book18.org

拯救了在那裡生活的人們,讓他們獲得自由身。 book18.org

單憑這件事在眾多基層的觀念里,芙蘭已經和壓榨百姓的貴族區分開來。 book18.org

人都是有正義感和同情心的,只要有人站出來激發,會有更多同樣的人聚集過來。 book18.org

無所謂功利與否,利益如何…… book18.org

芙蘭和觀戰的人站在一起,卻又適當保持距離,和人談話,卻也不是無所不談。 book18.org

親昵的態度並不刻意,單純卻不做作,著實在聖冰華收穫不少人望。 book18.org

「憂憂!你用什麼兵器。」 book18.org

波拉行完騎士禮,亮出細劍,神托劍上精細符文加持,魔力流淌在上,削鐵如泥。 book18.org

對於魔法側的聖器很多人認為就是原料熔煉過後重新塑型,精密儀器只存在唯物的科技側,這是很可笑的想法。 book18.org

為了確保使用者的魔力順利運行,神托劍單是外殼就有十三層厚度不如一納米的奧利哈剛覆蓋,鍛造外殼時要求外殼表面不能有一絲波動起伏,而且一旦出現表面漏洞機會被視為不合格,不能運用在武器上。 book18.org

這還算簡單的,只要運用魔法進行精細鍛造,十三層外殼很好處理,重要的是內部一萬多個精細組件,各種秘銀構成的小部件都存放在這個[豎笛]體積的物品里。 book18.org

無所謂唯物,也無所謂唯心。將各種法則和能量水平完美利用,就是奧術的體現,而神托劍,就是當今奧術的極致結晶之一。 book18.org

憂想了想,劍指指向眉心,以身做鞘,一條火鞭抽出,接著化成兩條火龍在身邊環繞。 book18.org

「哇嗚」波拉驚嘆一聲「憂憂的魔力真是精純,只是和普通的火屬性不太一樣。」 book18.org

「這是將仙法中五行凝練的術法,以前誤以為是彌賽亞的元素魔法,其實兩者有根本不同。」 book18.org

男人兩手各抓著一條火龍在手中一擰,重黎巨劍再現。 book18.org

登上仙途以前,一直都用仙法對應魔法的元素,其實驢唇不對馬嘴,搞得自己不倫不類。 book18.org

霧大陸的五行術法,雖有其形,但卻不在外表,旨在超脫,正如凡火對三昧火,凡水對應六丁水,凡木對應種種天雷(震卦)。 book18.org

場中因為三昧真火的出現掀起滾滾熱浪,周遭近處的冰雪更是化成白氣蒸發。 book18.org

波拉見狀把細劍收起,手一張,空氣中魔力凝結,以土物顯化,構成一把和神托劍同樣的細劍。 book18.org

該說她什麼好,也是喜歡公平的人啊。 book18.org

一道簡單的奧術凝結法門,魔法的一類,來源於「萬物魔力學說」,魔力可構成萬物,憂也可以同樣做到,畢竟奧術魔法已經成為公式,正如一加一等於二一樣簡單,是誰都能用。 book18.org

「你怎麼用這個?別太逞強啊!」憂詢問道。 book18.org

姑娘挺了挺長檐帽,小嘴泛起淺淺弧度「你不是也用這個嗎?」 book18.org

「我這是內心顯化的仙法,不能用既定魔法來解釋」 book18.org

「不是魔力凝結的嗎?」波拉聽了挺胸,傲人高聳的胸部脹鼓鼓的,好似要將衣領扣子給撐開的爆炸,給人以強烈的視覺衝擊力。 book18.org

「還真不是……」憂一時語塞,眼睛不知該看哪裡。 book18.org

「那就是神術嘍,憂還是有信仰的牧師呢?」 book18.org

「信仰的神術嗎?抱歉也不是神術,仙法也不能用單純的神術解釋,總之……」憂擺出一個請的姿勢「女士優先。」 book18.org

波拉表示自己腦袋笨,告訴她原理她也想不明白,曼妙倩影踏出,細劍已經攻上。 book18.org

當的一聲,細劍與巨劍力拚,兩者都發出精鐵交擊的聲響。 book18.org

細劍也罷了,那把火焰巨劍明顯是無形之物構成,全身沒有一絲實體,居然也可以像固體一樣打擊。 book18.org

能量體與實體撞擊,必有一方經受不住,維持不了具象化,憂心中卻明白得很,運用物質的惰性,讓火焰變成同樣的實體,這是彌賽亞元素魔法的奧妙之一。 book18.org

當初憂對戰雨果,他的機甲並無奧術加持,自然碰不得燃盡凡間的三昧真火。 book18.org

讓無形之物凝結,還能保證實體,那種物質的質量已經足夠離譜,兩人用的兵器不分上下,能分出勝負的就是在使用者身上。 book18.org

波拉天生神力,加上武器特性,每一次揮動細劍與巨劍碰撞,都讓憂虎口發麻,更要命的是別看每一擊重若千鈞,波拉走的卻是輕盈路子,修長豐滿的大腿強健有力,帶動波濤洶湧的上身,那對高聳雙乳一點也沒給她帶來不便。 book18.org

憂的瞳孔牢牢盯緊波拉,只是對方豐隆過人的胸脯和腴圓的屁股隨著身體晃動時,眼神難免飄忽,心中叫苦不迭,趕緊默念禁慾教義,這才有所收斂。 book18.org

「憂你專心一點好不好!」 book18.org

芙蘭見憂面露難色,儘管知道戰鬥時應該專注敵人,可對方吸引眼球的乳峰自己也把持不住,怎能不叫人在意。 book18.org

奧利維亞心中也是氣惱,暗罵男人混帳,伴侶在旁,還要被別的女人吸引…… book18.org

靠,波拉是無心,自己當初可是有心勾搭! book18.org

她的腰肢纖細緊緻,因此與那爆炸般的胸部形成鮮明強烈的對比,若論姿色絲毫不比波拉弱勢,幹嘛對好友有別的情緒。 book18.org

想到這裡,姑娘居然把自己罵了一句,氣急的跺了跺腳,一旁同僚以為這位大小姐是在乎三銃士的名聲,出身名門嘛~想法很應該。 book18.org

阿拉梅麗亞思前想後,芙蘭傑西卡品行不錯,憂也是舊識,他們以後絕對會成為聖冰華騎士們的朋友,應該打好關係。 book18.org

聽著幾個同僚給兩人助威,自己也喊了一句「波拉把衣服穿好,你好好跟憂比試,不要耍賴!」 book18.org

眾人也知道波拉的巨乳讓憂畏首畏尾,友誼賽又不是生死搏殺,下手難免留情。只是不知道該如何提醒,聽見同為三銃士的阿拉梅麗亞出聲,這才開始附和。 book18.org

「波拉你柰子太大了!你看看憂男爵都頂不住了!」 book18.org

波拉一劍擋開尷尬的憂,對那人吼道「我長這麼大是天生的,我也沒辦法啊!」 book18.org

說著抓向乳肉,五指深陷,圍觀眾人紛紛捂眼,難以直視。 book18.org

憂尷尬的不知是進是退,聖冰華騎士團的人比自己預想的還要不正經。 book18.org

只聽又一人喊道「正比試呢!認真點,你穿好衣服總行吧!穿好胸罩把不聽話的肉好好管管。」 book18.org

說到點子上了,胸罩就是防止奶子亂竄的。 book18.org

不過波拉的回應,讓憂恨不得立刻終止比試。 book18.org

「胸罩?那玩意兒太小,後面夠不著,我就沒穿。」 book18.org

就算沒了胸罩,你也躲不過人生兩個大波! book18.org

憂握著拳頭,傻女孩不愧是傻女孩,居然沒穿~沒穿~奶子~勉強壓住激動的內心,面色扭曲的說道「胸罩有前系式的,在前面綁不好嗎?」 book18.org

「什麼是前系式?憂憂穿過嗎?」 book18.org

憂倔脾氣上來,把重黎一搓,巨劍變化形體,變成火焰文胸,正好是胸前開扣的樣式,在自己胸前套好,像穿襯衣一樣展示。 book18.org

這場景,男人穿胸罩。 book18.org

那兩片象徵母性的火焰衣物相當顯眼,憂一手一個,拿著火焰構成的扣子給波拉教導胸罩穿法。 book18.org

「看好了,是這樣穿的……」話未說完,只聽到姑娘一聲輕笑,接著細劍利鋒穿刺。 book18.org

「看我的偷襲!」 book18.org

男人險之又險的避過,還是細劍穿過胸罩右肩肩帶,火焰已經被定型,憂心中羞恥萬分,真的有種穿胸罩的感覺。 book18.org

「糟糕」 book18.org

「憂憂的劍技很巧妙呢,比受封的那晚更強,不耍小心思在劍術上贏不了你~」 book18.org

憂看向這個姑娘,她長長的睫毛像刷子一樣微翹著,高挺的鼻樑,性感的紅唇,明明心裡聰慧的很,卻給人一種傻傻的感覺,偏偏就是這樣把人迷的神魂顛倒。 book18.org

「憂憂,你的劍法和團長的很像啊!」波拉歪過頭,受起玩笑的表情「裝作瘋瘋癲癲的樣子,會被認為是沒出息的人……」 book18.org

將目光移向觀眾,在哪裡有受恩於自己的人,擂台上掀起蕭瑟秋風,亭亭玉立的姑娘,像是獨立曠野的鮮花,她的存在是如此醒目。 book18.org

波拉意識到了什麼,想讓憂拿出真本事來。 book18.org

憂也同樣注意到了那個人,看著肩頭的細劍,嘆了口氣。 book18.org

身體猛的一側,兩人距離縮短,右手劍指擋住壓迫而來的細劍,左拳直逼波拉小腹。 book18.org

波拉彎曲右臂意圖擋住左拳,同時左手也用手刀對抗。 book18.org

兩人近戰搏殺,只在方寸之地,眾人眼力不差,看得出二人開始時平分秋色,相互遏制對方攻勢,波拉細劍牽制憂的右肩,可謂占了大半便宜,就算是這樣,數招之後憂一記踢腿居然殺出重圍。 book18.org

火焰胸罩脫離奧術範圍,已經恢復靈動,憂趕忙手撕身上胸罩,架勢跟撕開衣物猛干一般,火焰連接處猶如拉麵,甩動間變幻出一柄長刀,舞的如同風車,以長制短。 book18.org

雙手舞動長刀,三昧真火構成的武器沒有什麼重量,一擊不中立刻改換其他方位,加之武器範圍頗大,刀光閃閃,無數月牙在場中縱橫。 book18.org

波拉本就認真對待,運起神術,來自神明的神之加護源源不絕,兩者再斗,都收起玩笑。 book18.org

「憂居然能和三銃士戰到這個地步……」 book18.org

受祝勇者用了神術,幾乎是等於彰顯自己的底牌,而對方除了所為仙法之外,並沒有用奧術或者神術抗衡。 book18.org

聖冰華眾人看的真切,三銃士就算不用遺物,排名也可到教國前列,在他們眼裡憂打倒雨果的戰績真的不算什麼,可是能跟三銃士之一戰的平分秋色,對方絕對有相應實力。 book18.org

「此人日後應該是個很好的夥計,據說和盧茜安,三銃士都是熟人。」 book18.org

「但也不能冒下定論,他現在可是教國公主的騎士。」 book18.org

「日後再觀察觀察,能幫就幫吧!」 book18.org

眾騎士驚嘆之餘,也開始對憂進行研究,敢在教國制度下公然幫助貧民百姓,對教國制度進行衝擊和改革,是不少出身底層的人不敢做的。 book18.org

有些人脫離底層階級之後巴不得立刻撇開關係,彰顯自己順從之心。 book18.org

又或者認清現實之後,渾渾噩噩,對過往表示無能為力。 book18.org

像憂這樣反哺之人實在少見。 book18.org

場中兩人拚鬥百招,波拉的神術已經顯化,整個人好似大地山嶽,就是一個高防肉盾,就算憂的長刀偶爾突破護體魔力,也難以給波拉造成傷害。 book18.org

神術,神術,自然之神,文明之神,原始信仰,現代信仰。 book18.org

他們是世界的本源,而神術便是這種本源力量的自然顯化。 book18.org

深入我者,與我同在,抵達本源,可證真神。 book18.org

「可不是一般神明附體可以解釋的……」 book18.org

憂讚嘆這無與倫比的神之加護,跟誰都能用的奧術魔法不同,只有與神同心,擁有神的品質之人才可用的多種魔法。 book18.org

類似霧大陸的神打,請神上身,而請來的神明不會過多干預自身,更不會影響其意志,而且只要使用者練到深處,還可以像仙法中那樣[證得大道]。 book18.org

奧術魔法中是人與自然的分離對立,人使用器物,卻區分於器物。神術中則是人與神的分離對立,人越是深入唯心,越能感受到自身與神明的相同與不同。 book18.org

謙卑虔誠 book18.org

「呵」 book18.org

久戰不下,立刻換了手段,長刀一折,分成兩段,一截化成火焰長龍,奔襲波拉麵門,姑娘奧術神術齊施,拳打火龍逆鱗,火龍仿佛有知覺,嗷嗷亂叫,殘鱗敗甲亂飛,火星散了一地。 book18.org

波拉雖然絲毫未傷,去感覺到手部異常,神術護體時已經有了分析,那些火星脫離憂之後灼而不熱,燒而不燃,用手去碰有火燒觸感,卻不傷皮肉。 book18.org

再見憂手中變成長劍的火焰,心中已經有了打算,憂所用詭異火焰無形無質,卻有體積,每次火焰變化都在一定容量之中。 book18.org

基本脫離奧術的能量守恆定理。 book18.org

而且只有在他手中時可以燃燒凡物,脫離之後就只剩其中的燃燒靈魂的功能。 book18.org

彌賽亞的元素魔法使會故意製造大量同屬性,再對其中元素之力加以掌握。 book18.org

就比如目前的火焰,帶上燃燒彈,白磷彈,以及各種助燃物都是常規操作。 book18.org

或者用神術向相應的神明禱告,祈求,神明會回應當事人賜下特殊火焰。 book18.org

跟憂目前的情況似是而非,主觀方全在憂一人身上。 book18.org

「他更像一個操縱的按鈕。」 book18.org

姑娘眉頭微皺,仙法果然玄之又玄,凡物,自身,神明,更在乎的是自身感悟,才可擁有仙法的力量。 book18.org

其實三昧真火乃玄妙之物,就算練就,種種神奇功效,作為操縱者的憂也不能盡知。 book18.org

這還是仙法中的冰山一角…… book18.org

能夠感覺到,卻又說不上來的感覺,是不是和那個人的招數太像了,波拉苦笑,到底這兩人是誰想誰呢? book18.org

「波拉,接我最強一招吧!」 book18.org

「啊?我還沒打夠呢!」 book18.org

憂劍指指天,圍攻的火龍張開大嘴,並無吸力,散落火星仿佛鯨吞,蝦入鯨口,火龍受到滋補邊長數丈,頭一昂盤旋上天,沖入天空陰雲之中,陰雲有雨,此時卻被火龍染成赤色。 book18.org

赤霞墜天之景,憂足尖虛踏,一步騰空。 book18.org

「雖然聽說有用熱上升原理的飛行魔法,倒像是用溫度干擾電磁力,再用電磁力連鎖引力嗎?那個火焰真是好使。」 book18.org

波拉使用神術意圖干擾上升的憂,結果發現無用,她奧術經驗豐富,倒是簡略分析了一下。 book18.org

眨眼間憂已至千米高空,雲朵本來與大地相距甚遠,卻能在憂的操縱下快速下墜,兩者一接觸,憂就手抓住火雲扯動,原本雲朵也是無形之物,在仙法作用下居然也可隨意塑型。 book18.org

剩下那根火劍在憂的手中忽然旋轉起來,作火龍捲之箭,天雲作弩,風火成箭。 book18.org

這一手正是彌賽亞元素魔法師的手法,只是並非同化,而是火雲已為三昧真火的寄體之物,奧術原理與仙術相加,威力增加何止一倍。 book18.org

赤色光芒映照大地,照的駐地一片血色,但是騎士團眾人仿佛見怪不怪,都關注著波拉如何擋下這聲勢浩大的一擊。 book18.org

「波拉!我……要來了,你注意!」 book18.org

拉弓幹什麼,自然是要…… book18.org

「是要射嗎?來吧!憂憂趕緊射吧,我頂得住」 book18.org

剛把誤會的詞壓下去,波拉自己到說出來了,而且比自己還污。 book18.org

「我還特意迴避要射的話,你倒好,直接說出來。」 book18.org

憂嘟囔一句,手上一松,火龍捲恍若赤色長星,天空陰雲被火龍捲吹散,僅剩一輪金日與赤星爭輝。整座薩城即便處在加護之下,其內的雨雪也被這風火之力蒸發殆盡。 book18.org

慕然間場中一座土石立方體拔地而起,不過數丈,四邊均等。 book18.org

波拉對它一指,上面無數細小正方體開始平移,像是巨大魔方。 book18.org

憂見了之後眉頭緊鎖,莫說教國上下,就是整個彌賽亞歷史上有名的奧術大師們也很少研究此物。 book18.org

幻方之法。 book18.org

內部有無數立方相互排列,更有彎曲幽徑相互交疊,組成迷宮。 book18.org

物體越大變化程序就越多,更兼其內部零件變動時,相乘相除,極盡算數之能。 book18.org

火箭射在上面,猶如黃瓜撞上砧板,被內部零件層層削減,威力十不存一。 book18.org

到了最後,只有拇指大小的火苗突破這層濾網。 book18.org

「結束了!」 book18.org

波拉細劍突刺,眼看就要擊潰火苗,卻見火苗忽明忽暗,猛的爆發出來,驚叫不好。 book18.org

三昧真火隨心而動,是概念之物,體積之言只是虛話,哪怕是只有一點火苗也會變回原身。 book18.org

轟的一聲巨響,波拉被金色火焰包裹,眾多觀戰騎士紛紛出手,經過加持的場地加護硬生生把傷害壓制。 book18.org

憂從空中緩緩落下,擂台已成岩漿世界,眾多岩漿露出一塊供他降落的空地。 book18.org

「承讓了,波拉。」 book18.org

憂對火球躬身一禮,火球隨即泯然無形。 book18.org

「唉?」 book18.org

憂看見波拉的情況後愣了一下,隨後將手放在胸前行禮。 book18.org

暗道,她怎麼來了?我力道收的很好啊! book18.org

波拉腳下有方圓數米的空地,完好無缺的樣子仿佛與世隔絕。 book18.org

不僅如此,波拉身前還站著一個人影,窈窕的身段束縛在藍白騎士裝中,英姿颯爽,俏臉如白瓷一般光潔晶瑩,又有淡粉色澤孕育其中,昭示他人,這世間絕美並非死物,而是有著勃勃生機蘊藏其間。 book18.org

她的出現給人一種新雨過後的朦朧遠山輪廓,三分舒揚,七分婉約。 book18.org

讓人一見就不由心生嚮往。 book18.org

無所謂色授魂與,僅僅只是人之本性對一種極致美麗的嚮往。 book18.org

威爾瑪麗娜·諾絲庫里姆 book18.org

她早早便關注戰局,在波拉落敗時已經入場保護團員,只不過憂已經先一步收力,火焰看著聲勢浩大,實則沒有半點傷害。 book18.org

「果然是你故意露出的破綻。」波拉沒有注意,從威爾瑪麗娜身後探出頭來。 book18.org

扭頭對威爾瑪麗娜吐了吐舌頭,沒有禮數的說了一句「謝謝團長大人,不過憂憂很關心我,已經把攻擊減弱了。」 book18.org

聖冰華之主的眉下一雙燦若星辰的眸子,明艷動人,此時正盯著眼前的男人,波拉自感好奇。 book18.org

自從和威爾瑪麗娜相識以來,對方從未這樣端詳過一個人。 book18.org

剛要把視線看向眼前的男人。 book18.org

只聽得憂說道「當年霧大陸青帝再臨,先天八卦演化四聖國,靈識開啟,智覺萬物,方成文明,這一切都始於他畫下的第一筆……」 book18.org

憂用手指在空氣中虛引,也是四方之形,霧大陸的河圖洛書要先於幻方之法百年,並且當時更加深入鑽研。 book18.org

正如圓周率,坐地日行八萬里之說。 book18.org

「一畫開天!」憂話里有著顫音,顯然宣傳霧大陸讓他很激動「只說奧術的話,剛才物理計算程序沒有問題,輸就輸在一點點的誤差。」 book18.org

波拉把胳膊抱起,渾圓聳的飽滿雪峰因為這個動作而擠壓,裸露在外的北半球呼之欲出,哪裡腴潤雪白,肌膚白裡透紅…… book18.org

瞧得這絕世春光,憂覺得足底有百千小蟲,刺激足指瘙癢難耐,這是焦躁不安的症狀,接著心脈跳動,一股熱血在小腹翻騰。 book18.org

有點想讓芙蘭幫忙滅火了! book18.org

忽的感覺半空澆下一盆冷水,像是被人提醒偷襲的那一句溫警醒仁,當初還以為是芙蘭所做,後來詢問並非她所為。 book18.org

「憂男爵本領高強不愧是芙蘭殿下的親衛,不知道能否和我較量一番呢?」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