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魚落雁的故事(昭君母子) (5-6) 作者:魔雙月壁

簡體

. book18.org

【沉魚落雁的故事】 book18.org

作者:魔雙月壁book18.org

2020/08/26發表於: sis book18.org

第五章 book18.org

柔軟的身體貼上來,我伸手握住了她的梨形大奶子,一下就把她拉到了床邊,蘭朵兒也很配合的順勢就倒在了床上,不過嘴裡還不忘說道,「你不是想讓那幫首領們幫你上書陳情嗎……」 book18.org

我上午的時候是給他們說過這事來著。自從那天祭祀回來,我總覺得母親的態度有所轉變,感覺是他們說的那些話起了作用,所以想讓他們繼續從中發力,不斷給母親施加壓力。 book18.org

「那他們就這樣照做了?」 book18.org

說話也並不耽誤調情,我邊說邊為母妃脫衣,惹得蘭朵兒忙按住我的手,嘴裡急急地道,「伢兒先慢點,先聽奴說話……」 book18.org

「他們知道閼氏的脾氣,自是不敢得罪,所以就來找賤妾幫忙……」 book18.org

她不過是個有名無實的寡婦,除了更低等的下人,地位卑賤到無人問津,那些人怎麼會想到找她幫忙,我有點將信將疑地道,「他們會找你?」 book18.org

她很認真地道,「這個大漠上,還有誰比奴家更希望你早日上位的?也虧了那幫人聰明,知道我能和閼氏說上話,所以就找到我了……」 book18.org

「所以你們是怎麼商量的?」詢問的間隙,我已經抽出了一隻手,伸手去解開了她胸前的衣服,接著將衣襟剝落到兩邊,露出了她一對白膩的大奶子。 「這草原上對你最有威脅的就數你王叔了,於是我們就合謀偽造了一封闡明右賢王厲害的手書!然後由妾身遞給你母親看……」 book18.org

匈奴人骨架寬大,她的身子豐碩,乳房也很碩大,在她說話的同時刻意地扭腰擺臀下,每扭動一下,酥胸便是一陣波濤洶湧,兩座大山包隨之擺盪不已。 「真是妙啊,正合吾意。」連我都對右賢王忌憚,飽讀史書的母親又怎麼可能會忽略他對我的威脅,這下好了,母親愛子心切,說不定會有所鬆口。 既然已經問清楚了,這時候我也就不再耽擱,雙手開始急匆匆的給她寬衣解帶,先是伸手拉開松垮的衣服仍在了地上,接著就扯住了她下身的衣裙脫掉了。 「啊,伢兒你這是……你怎麼可以脫為母的衣服……」 book18.org

這個騷貨,看著我還嘻嘻的笑出了聲,看來又是想和我玩一齣子奸母的大戲。 不過在她故作驚呼間,她已被我脫得只剩下一條窄窄的褻褲,這條褻褲很淫浪,似乎是婦人精心製作的,巴掌大的底部並不寬,把豐腴雪膩的臀胯部露出一大片,尤其要命的是那一大片濃密陰毛,隔著襠部都遮不住一團黝黑。 book18.org

「不脫衣服怎麼奸逼啊。」美肉在前,我的手就隔著內褲摸到了她的臀肉上,並沿著臀部曲線撫弄,摸了一會還隨手「啪」的拍了一下,帶起臀肉一顫一顫的好不亮眼。 book18.org

「啊……奸逼多難聽……」一陣嬌嗔過後,她接著又悠悠的小聲道,「把我的內褲也脫了吧……」 book18.org

「奸逼難聽,那就來上床吧。」 book18.org

奸逼不就是要男女上床交合嗎,不過這淫蕩的內褲確實礙事,說完我便快速的將她的褻褲脫掉,於是一位豐腴白皙的成熟中年美婦,便立馬赤裸裸地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book18.org

此時蘭氏的身上已無一物,她的一對碩乳真的好大,沉甸甸地微微有些下墜,缺乏支撐般地晃蕩不已,實在是勾人啊。兩團大大的紫紅色乳暈不知是充血的緣故還是怎麼,已凸起老高,上面散布著一些凸翹的肉疙瘩。她的兩隻乳頭也特別大,頂端平平地略向內凹,顏色很深,硬硬地挺立在乳暈中央。 book18.org

眼睛再瞄到她的下半身,只見她小腹微微隆起,沿著淺淺的肚臍,往下便是大片濃密陰毛,毛茸茸地布滿了三角區域,沿腹股溝延伸到會陰之後,將高高的陰阜完全遮掩,唯獨將那條翻開的大肉縫露在外面,在萋萋芳草掩映之間,隱約可見兩片深色肉唇包在大裂谷之外。 book18.org

她一絲不掛地躺在床榻,分開的玉腿間掛著一條溪溝,像被劈開的湖裡的蚌肉般,暗紅色媚肉已被擠出洞外,爆開的長長陰溝若熟透肥鮑,又如老蚌含珠,大如花生米一般的紅珠已完全露出,閃著水光,兩片深色肉唇間玉門洞開,張合間內里紅色媚肉隱現。 book18.org

「想要和娘上床,還不快把衣服脫了……」她本來就是放蕩的美婦人,這時也不嫌害臊,纖纖玉手伸出,便開始為我解開衣服。 book18.org

她很嫻熟的就脫掉了我的褲子將我的大鳥解放了出來,我的大屌兒發育的本來就快,面對成熟的美婦人撩撥,已經發脹的勃起,龜頭猙獰的就像虯蟲一樣。蘭朵兒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根巨物,不過她還是吸了口氣道,「我的小祖宗,你的屌兒好像又長大了許多,若是被這麼長的屌兒插進身子弄一下,哪個女人能受的了……」 book18.org

「母妃就能受的了啊,你不是都品味過了嗎……」熟女的騷情還是很誘人的,對著雪白的身體,我便撲到了她的胸前,叼住碩大乳頭猛地舔吸起來,直把蘭朵兒的乳頭弄的漲漲痒痒地,渾身立時就酥軟了下來,嘴裡也膩聲道,「哦……怎麼跟個孩子似的,不喜歡吃我的嘴,就喜歡吃我的奶。」 book18.org

嘴巴那是留給摯愛情人的,還是先吃吃這對大奶子吧,我從她胸前稍抬起頭便對著她色迷迷地說道,「瞧這乳房這麼大這麼軟,乳頭也硬硬的,搓在嘴裡很舒服,尤其是你身上的這股成熟味道,怎麼都吃不夠……」 book18.org

說完我低下頭對著嘴邊的一隻乳房又戳了一下,把蘭朵兒弄的嬌吟道,「喔…我知道了,你這是懷念想吃你母親的奶水了……啊,輕點咬,奴可沒有奶水喂你……」 book18.org

好像聽母親說過,她一直嫌棄奶媽不會照顧我,所以就親自喂我奶水,一直到了四歲的時候才給我斷奶,可能這也給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聞到乳香就想吃一口。不過聽她說到奶水,我還是精蟲上腦地道,「我聽說女人懷孕就會生出奶水,是不是真的啊……」 book18.org

我突然想起來,好像聽侍女們嚼舌根子時聽到過,說是女人懷上了奶子會脹大出水,想想馬廄里的母馬下崽前,好像也是奶水特別多,不僅覺得這之間應該是有聯繫的。 book18.org

只聽蘭朵兒聞言道,「這我哪裡知道,我又沒有懷過……不過你倒是可以試試,只要你把我肚子搞大,孩子的奶水就是你的奶水……」 book18.org

只要我倆一直廝混在一起,她可能遲早會懷上,不過那是以後的事情了,現在則是造愛正當時。於是我的雙手便不在閒著,上下撫弄挑逗,漸漸將手探向她的玉門之處,發覺那兒早已水汪汪、熱烘烘的。經過一再的開發奮戰,體質已極度敏感的蘭朵兒那堪如此撩撥,不一會兒便又氣喘吁吁地嬌吟起來,下面癢酥酥地,溢出大股大股淫液。 book18.org

「噢……子伢別摸了,快用你的大屌捅進來吧,為母受不了了……」 book18.org

剛用手撫弄了一番她就受不了了,這女人的身體真是媚態橫生,「捅哪裡啊……」我用手指往她的淫逼挑弄了一下又嬉笑著笑道,「是捅這裡嗎,這是母妃的哪裡啊?」 book18.org

「啊……捅我的穴,好想要你的大肉棒捅母的穴……」 book18.org

平日裡的正經女人,此時已完全沒了矜持的模樣,我很享受征服熟婦帶來的愉悅,便也不再磨蹭,伸出一隻手攤開了她的大腿兒,接著一隻手扶住身下的怒龍直抵花徑,腰部輕輕一推,肉棍便『噗呲』一身捅進了母妃的肉穴里。 「嗷……親漢子,好孩子,終於又捅到娘的穴里了……好大啊……」一句淫浪出聲,蘭朵兒便藤蔓一般緊緊地纏住了我腰身,我倆終於開始了一輪抵死纏綿、縱慾交歡…… book18.org

身體做著獸慾交配的運動,嘴裡的喘息也開始粗起來,「嗷……二娘的穴好燙人,每次進去後,都拚命夾我的屌兒,好爽啊……」 book18.org

蘭朵兒似乎很喜歡聽我這麼說她,迎合得更加激烈起來,嘴裡也跟著淫聲道,「奴也好舒服啊……噢!好喜歡兒子的大屌……使勁兒肏……肏為母的騷屄吧……喔啊……」 book18.org

一邊胡言亂語的浪叫著,她的雙腿也不由自主地高高抬起,勾住了我的後背並且不住的往裡壓,以便讓我的龍根插得更深一些,讓快感來得更猛烈一些。 相比於她的動作,我其實更受不了的是她的淫聲浪語,尤其是那一聲聲母和兒子的言語,更是讓我慾火難耐,仿佛是真的在和長輩淫亂一樣。在大漢朝,那裡的倫理綱常特別森嚴,不管是在尋常人家還是宮闈里,兒子都是萬不能染指他父親的女人的……雖然流有一半的漢朝人血脈,但多虧我還是匈奴人,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和母妃亂倫…… book18.org

「母妃的穴好會夾……噢……繼續用力夾我的雞巴……」 book18.org

眼裡看著她白膩的身體,雙手扶在她的大腿上,我只管按著來回抽插的節奏,九淺一深,一前一後乾得津津有味。每次下體前推時,胯部撞擊到母妃的會陰都會發出響亮的「啪啪」聲,而每次肉棒後退時,也都會帶出大股大股的淫水,滴落到床上到處都是。 book18.org

「啊……伢兒的棍子也好會捅,都捅到我的花芯里了……」 book18.org

蘭朵兒眯著眼睛呻吟出聲,一隻手還拉著我的手來到了她的胸前,示意我不要冷落了這對大白兔,我也不客氣,只留一隻手攀住大腿固定發力,另一隻手握住了大白奶子就是一陣揉搓愛撫。 book18.org

母妃的奶子真的很大,她平躺著身體,隨著下體挨奸的顫動,一對奶子也甩來甩去的,看的直叫人眼花繚亂,在她胸前摸了一會,我還嫌不過癮,便伏下身體貼了過去,接著用嘴巴叼住了其中一隻奶頭啃咬起來。 book18.org

「喔……啊……貪色的壞孩子,吃娘的奶,還不忘奸媽媽的穴……啊……啊……可是好舒服……」 book18.org

在她棗紅色的奶頭上輕啄了幾下,又沿著乳暈舔了幾口,我便再次抬起了頭,開始集中精力的衝擊她愈發火熱的肉洞。大肉棒每次抽出都只留龜頭在肉穴里,然後再次狠狠的往裡使勁的刺入,熟女的身體根本不怕奸壞了,但一番衝撞下來,她的屁股肉還是被拍打出了紅紅的印子。 book18.org

就這樣豪不憐香惜玉的猛干下,大約一盞熱茶功夫之後,也許蘭朵兒體內快感已積累到相當程度,只見她的臉上湧現出一片潮紅,秀眉緊蹙的杏眼睜開,嘴巴也跟著大大的張開,大口大口地喘息著粗氣。屋裡本來就有些熱,這會兒的肉體交纏,她的身體更是冒出粒粒細密的汗珠,沿著肥膩的身體滴落而下…… 輕車熟路的體驗過多次這具肉體,我心知這種反應是她高潮來臨前的徵兆,便將棒頭深深地犁在她的肉穴深處,節奏放慢的緩緩前後滑動,讓龜頭肉稜子在她最為敏感的密肉處來回勾刺刮撐。 book18.org

還記得剛開始的時候,我剛失去童貞那會兒,每次都會在母妃陰穴的擠壓夾迫下一泄如注,不過在經過一段懵懂的時期後,我現在已能掌握住節奏,每次都將母妃殺的丟盔卸甲、高潮如雲。 book18.org

蘭朵兒被我乾的圓睜著鳳眼,她臉頰泛紅,一時有些失神。當不斷地接受著我的激烈衝擊,她的肉穴內壁每每被戳磨一下,身體的溫度似乎就猛竄一些,嘴裡的呻吟也跟著連續不停,待被深深的一次插進去後,她的嬌軀突然變得僵硬起來,跟著下體還打了一個哆嗦,嘴裡便放聲嬌吟顫抖著道,「啊……啊……喔!要去了……唔喔……為母要尿了……要尿給兒子了……」 book18.org

一聲聲春情浪叫言由出口,她小穴的諸般快感便被瞬間引爆,體內強勁的熱流迅速噴發、狂涌而出,洞穴里的媚肉也跟著一陣陣顫抖緊縮,緊緊裹住我的龍根不放。 book18.org

她肉壺裡的每一處軟肉都緊緊咬合著我的龜頭不放,這滋味就像小時後被媽媽親密的抱在懷裡一樣,真的是太爽了。 book18.org

短暫的高潮過去,但覺母妃宮口附近猛然擴張開來,棒頭的緊縛感隨之減輕了一些,不過快感並沒有迅速褪去,肉棒躺在她的肉洞裡,就像是杵在一片火山岩漿之中,幾乎是在高潮的瞬間,她的火山口便湧出一股股岩漿,不斷沖刷著我的棒頭,接受淫水的沖刷,龜頭如久旱逢甘霖,感覺特別舒坦,棒頭馬眼就這樣大大地張開,大口大口地迎接著熱烘烘的陰精…… book18.org

「喔……好舒服,都快要升天了……」 book18.org

靜靜體味著母妃小洞洞高潮後的律動,她已經從高潮中回過了神,當感知我還沒有射,她便有嬌滴滴的道,「好人兒……奴家只顧自己享受了,你還沒射嗎?」 book18.org

並沒有感覺到我的熱液激射,答案自不必說,不過小騷貨蘭朵兒很懂事,她輕輕的床上爬了起來,便張開了誘惑的嘴巴道,「親漢子,從奴的後面來吧……」說完她便雙腿半跪,將一對肥美的屁股蛋伸到了我面前。 book18.org

「母妃的白屁股好美……」女人的這對大屁股真的太吸引人了,我伸手反覆的揉了揉,反手就是一巴掌『啪』的拍了上去。這一年來,已不再需要她刻意教我床笫之歡,男人的很多花樣都是無師自通的,我在床上的經驗已越來越豐富,很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讓女人獲得快感和享受。 book18.org

被深深開發過的女體,一旦高潮過後,後面的事情就省力多了。我雙手分開扶著她肥膩的屁股,下體猶自堅硬的大屌就貼了上去,尋著還未完全平息的火山噴發口,龜頭破開厚厚的穴口花瓣輕輕一頂,便很快就撥開了肉穴兩旁的軟肉,再次深深捅了進去。 book18.org

「嗷,好燙人的蜜穴……」 book18.org

喘著粗氣,我就俯身從後抱緊了美人的嬌軀,待她一聲嬌喘呻吟出口,喘息呻吟未定之時,我便開始了下體交接處的抽送。美人此刻高潮洪峰才剛剛洶湧而過,身體依然是情動如潮,她的美逼里橫肉翻湧,不停夾迫碾壓我的龍頭和棒身,那種纏綿而又欲仙欲死的感覺,不一會便再次劇烈起來,我倆的交合因此更是完美交融。 book18.org

下體維持著九淺一深的節奏,我的雙手也伸到了她的胸前,握住了一對倒掛的大奶子把玩起來,沿著乳峰抓揉了一會,便掐住了挺翹的奶頭。這是女人的敏感點之一,她的下體不禁又流出了好多滑滑的水跡,在淫水的潤滑下,她的小穴被我進出自如,每插進去幾次,我都會控制棒頭在穴里攪弄跳動幾下。 book18.org

「喔……啊……」龍頭棒身每戳到她的軟肉上,蘭朵兒都會忘情的嬌吟出聲,此時就連剛鬆弛下來沒多久的嬌軀,都變得再次繃緊了,隨之她的腰肢也開始搖了起來,讓屌兒和蜜道相互摩擦的更厲害了。 book18.org

感覺還沒幾下,她的反應已經很強烈了,只見她跪附著身體,小臉都快貼到了床上,就連嘴裡也胡言亂語起來,「啊……子伢用力操我,操你的母妃……喔,我是你的女人……使勁干我吧……」 book18.org

她的身體語言表示她此刻很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女人都會這樣,一旦被奸的爽了,就會無所顧忌,弄的我都開始想像親生母親的身體了,不過母親一看就是端莊正經的人,我怎麼能把她和蘭朵兒想像在一起!搖了搖頭,我便也大聲的喘氣道,「母妃的身體太誘惑人了……操死你,操死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 一邊說我還一邊趁熱打鐵,不再是緩慢的九淺一深,而是更加發力地抽動起來,每一下都是狠狠的插進去,頂進洞穴的最深處,硬硬的屌兒每一下都能戳到一塊軟肉上,弄的龜頭馬眼很是舒爽,興奮感非常強烈。 book18.org

隨著巨根的進進出出,下體不停拍打在她的屁股上,每一下撞擊都會發出響亮的啪啪聲。看著眼前被撞擊翻飛的臀肉,我知道我快要到了,剛才母妃高潮時,因為強忍住才沒射,不過這回兒的後入式,美熟屄對我的緊覆更甚,讓我快要忍不住了。 book18.org

不過這種大力的生奸猛插,也讓蘭朵兒沒好到哪裡去,不過從她後面才捅了數百次下來,她嗚咽著的小嘴又失神地胡言亂語起來,「嗯啊……親漢子,好男人……母妃又要來了……使勁捅……捅母的騷穴……喔喔喔……射到我的身體里吧……來啦……」 book18.org

一陣嬌吟聲中,蘭朵兒忍不住二度泄身。 book18.org

「好騷的女人,孩兒也來了,都射給你……」 book18.org

一陣怒吼,我便將大屌捅進了母妃的最深處,接著鬆開精關,將一坨一坨的熱液狠狠的打進了她的穴里。 book18.org

「啊……好燙……好多……都流進我的裡面了……」她的身體還沒泄完,便感受到了我的衝擊,兩股愛水拍打在一起,讓她的反應好大,肉穴裹住我的龍頭就是陣陣夾緊哆嗦。 book18.org

我倆的高潮來的都很強烈,我緊緊的摟著她的身體,下體在她的穴里,直到抖了又抖才將年輕的種子全部射完…… book18.org

趴在她的身體上溫存了一會,我才漸漸抬起了身體,離開了她的美背。接連泄身兩次之後,蘭朵兒身上的力氣已被全部消耗殆盡,就連收攏蜜道和宮口來夾破我屌兒的力氣都沒了。不過我此時也好不到哪裡去,半天在女人的身上,我的體力消耗也很大,於是我便輕輕抬臀,從她的穴里退出了濡濕的肉棍。 book18.org

(未完待續) book18.org

第六章 book18.org

「你為什麼要這樣幫我?」當二人從巫山之巔下來,我輕輕退出了半軟的肉棒,接著離開了她的身體上仰面躺了下來,她也和我一樣赤裸身軀,靜靜的躺著回緩心神。漆黑的夜裡,外面風吹動草木沙沙作響,隔著大帳懸窗,不時從外面透進來些許的月光,使屋裡稍顯出一絲亮色,雙手伸在後腦躺了一會,我便問出了心中一直以來的問題。 book18.org

「你忘了我的身份了嗎?幫你就是幫我自己,因為我想要儘快成為你的女人啊……」 book18.org

這女人說話還笑吟吟的,看她一副面露平靜的模樣,很難相信她是另有所圖,不過我總覺得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她的身份當然只是一個寡婦,再好一些也不過一個側室,雖然身份畢竟寒顫,但按理說也的確遲早是我的女人,所以她為何要那麼著急,在一個後輩面前,將自己弄的像個蕩婦一樣,她真的是一點羞恥之心都沒有嗎,我不禁疑惑的道,「可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為何還想要把母親拉下水,難道一個名分真的很重要嗎,亦或是你還有別的企圖?」 book18.org

見我一直在追問,她抬起了頭看了看我,平時我很少會這麼說話,這會兒她可能看出我是認真的,她終於嘆了口氣,說出了背後的隱情。 book18.org

原來是她和右賢王有仇。蘭朵兒是甘支部落首領的女兒,她的家族原本顯赫,最盛時曾有一萬多騎兵,當年父親在世時,曾不顧母親反對也要娶她,就是想使草原更加壯大和穩定。但是後來卻不知道發什了什麼,父親死後不久,她們的部落就迅速衰落了,到如今就連封地都沒了。 book18.org

「是右呼輪殺死了我的父母和弟弟,並且霸占了原屬於我們部族的河流與土地。」 book18.org

「怎麼會?」我止不住的詫異起來,我記得好像聽誰說過,那都是十年前我還很小的時候了,好像是說因為她們部落要發動叛亂,而受到草原諸部的討伐,結局當然是寡不敵眾,這些事情因為年代久遠,我並不十分知曉具體緣由。只知道因為受到牽連,就連蘭朵兒本人在王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由受人尊敬的遺孀變成了無人問津的婦女。 book18.org

「那是一場陰謀,他們早就想吞併我們了,因為呼韓邪大單于在世他們不敢動手,但是當我夫君過世後,他們就露出了青面獠牙,先是栽贓陷害於我父兄,接著就以討伐的名義滅了我的部族,瓜分了我們部落的土地……」蘭朵兒是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才沒有哭出來的說完了這番話,不過她面露憤恨的模樣還真不常見。 book18.org

「你當年還是五歲的孩子,自然不知道這些事情,多虧了閼氏可憐我,我才沒受到牽連逃過一劫,不過自那之後,我的生活就完全變了樣……」說著說著,她的臉上就失去了本來顏色,變得楚楚可憐起來,可以想像,如果她的父兄還在,她的地位將會很不一樣。 book18.org

「你知道嗎,我當時就期盼著你快點長大,因為只有你是我最後的希望了,可現在我可是都聽說了,他的野心很大,對你都不放在眼裡了。如果連你也…..也…..唉, 那我可就真的無法復仇了……」 book18.org

「所以你就勾引了我……」想想她一年前勾引我上床,我現在總算知道了原因,不過母親既然當年救過她,平時又待她不薄,她沒必要違背母親的意願,非要將母親送到我床上,這不免太不地道了,想到此我委婉的就表達出聲,「現在還想把我母親拉下水?」 book18.org

「小鬼頭你胡說什麼呢,誰勾引你了啊,我們這是郎有情妾有意好吧,你不也沒有拒絕嗎,得了便宜還賣乖,哼……」雖然嬌嗔了一聲,不過她還是不忘繼續說道,「要不是我主動向你拋媚眼,就你這天天只顧讀書的腦瓜,會了解女人的好嗎……哎,姐姐她,你母親……我也不想對姐姐不好,可是她遲遲不肯遵從習俗下嫁於你,我是真的怕夜長夢多,所以才想著出手的……」 book18.org

她說完還不忘瞟了我一眼,接著又用手指故意戳了一下我的胸膛,挑了一下鳳眼戲謔的道,「再說,其實你也很想和你母親上床吧。」 book18.org

「別,你可別胡說八道,我對母親是很尊重的。」想想這種說法似乎有點可笑,但我還是想維持君子模樣的補了一句,「要不是父王過世,母親需要人來照顧,我自然不會生出要娶她的念頭,但我只是想多陪陪她,可沒想著要和她,要和她……」 book18.org

「要和她什麼,是不是要和她操穴啊……」 book18.org

一想到母親那與身俱來的窈窕之美,就無法忽視她對我的吸引,不過雖然我也想,但我是正人君子說不出口啊。這樣被蘭朵兒嗆聲,我多少還是有些漲紅了臉,當我還想說什麼,沒想她卻先我一步,伸手就握住了我愈起反應的肉棒捏了捏,嘴裡繼續調戲到,「還想說你不想嗎?」 book18.org

身體出賣了我,再說什麼也沒有用,好在蘭朵兒並不介意這些,鬆了手便出口而出道,「我才不會去管她和你是不是母子亂倫呢,反正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了,只要是你想得到的,我都會盡力幫你的。」 book18.org

她這樣的話已經不是第一次和我說了,就在上一次雲雨過後,她好像也是這樣說的。其實作為匈奴人,我和她也都知道,草原上並非沒有倫理約束,在一個正常的家庭里,如果兒子染指母親,一樣會被車裂的,就這一點來說,男權為主的綱常其實和大漢朝一樣,禁忌的亂倫行為都是不可接受的。 book18.org

而像我和兩位母親的這種情況,只是少數,一方面是因為父親死了,另一面是因為我們處在草原上的地位最高峰。草原需要不停的繁衍,正常人家的寡婦按照規定,是需要改嫁的,而母親她們是王室妻子,自然不能改嫁給地位低等的人,於是嫁給兒子就成了唯一的選擇,但就母子本身來說,發生性行為確實不被認可。 經過這一通的敞開心扉,我似乎開始理解與同情她了,沒再有過多的言語,我伸出一隻手就摟住了她的脖子,讓她的腦袋躺在了我的手臂上開始睡覺…… 再次見到母親已是第二天晚上了,母親的態度令人捉摸不定,這件事也急不來。 book18.org

其實母親老早就派人來喊我了,要我睡前去她那裡一趟,只是等我忙碌好後,已是月上柳梢頭了。 book18.org

大帳外月光如水,湖邊的高大胡楊樹被風吹的沙沙作響,朝著母親的營帳還沒走幾步,就聽到有人彈琴的聲音,它好似來自天外,輕渺遙遠,優美的琴音雖不常聽,但那定是母親在彈無疑。 book18.org

母親一雙輕妙巧手,不僅彈得琵琶,就連撫琴也是高人一等,不過也只有她可以在這樣的夜晚,旁若無人的彈奏歡快的樂曲。她的琴聲,不時迴蕩在山間和溪谷,悠遠的琴弦在夜裡,並不會讓人覺得打擾,反而給人帶來無比的放鬆,卸下一天的走動,不論是牧民還是牲畜,都被她的琴音帶入無比沉靜的境界中,這就是她的魅力。 book18.org

過了一會,那聲音更近了,帶著萬種柔情,恰似一對熱戀中的情人在帳下喁喁低語。我信步循著琴聲走去,這不是那首《琵琶怨》,而是一曲新的我從來沒有聽過的曲子。在這個荒涼的大漠裡,琴聲同周圍的一切似乎並不協調,不過能聽到這樣一首曲子,還是很讓人充滿享受的,叫人生出如同沐浴在春天的陽光里的感覺。 book18.org

這道琴音不啻天籟,行經湖邊的廊台,旁邊就是母親的大帳閨房,她的營帳離湖邊很近,為了方便她賞景而又不被人打擾,閨房的後頭開了一個直通湖邊亭閣的小門。靜靜的走過台階,廊台盡處的屋門開著一道縫,一絲燭光泄露在廊台的地板上,不想破壞到母親的興致,我輕輕的走到了母親身後。 book18.org

撫琴的是一位曠世美婦,那美婦坐在石椅上,石椅墊了一塊毛毯,她背對邊門面朝湖心,沒有聽見我的腳步聲,月色下的蔚藍色湖面上只有琴聲迴蕩。 在白色月光下,她穿著一身素綠色長裙,紗衣單薄,含而不露,長裙是連身的,可能已經是夜晚,下擺被她撩起到僅能遮住膝部,露出一雙雪白的小腿。她的身材堪稱完美,酥胸堅挺如雨後春筍,隔著衣服也能感受到它的分量。她的腰肢收攏有度,筆直的長腿婉婉一放也是很吸引人的眼球。 book18.org

更令人沒想到的是她居然是光著白嫩的腳丫,一雙赤裸的玉足踩在乾淨的青石板上,裙擺中露出的腳趾可愛小巧,微微上翹,滑嫩誘人。 book18.org

她的頭髮散在腦後,好像才洗過的樣子,用一根紅帶子鬆鬆扎住。她微微偏著頭伸出一對雪藕手臂撫琴,露出頎長白皙的脖子。 book18.org

我站在她身後一個位置,視線剛好能看到她的半個臉龐,只見她清雅的臉上不施粉黛,眉眸似流星,紅唇若櫻桃,素凈的臉龐根本看不出她的年紀,神情之間透著一股於世獨立的氣質,不遠不近淺笑無痕。 book18.org

母親的身上有種與生俱來的美,嫵媚動人,風情萬種,在我的認知里,只有那一句話能夠用來形容她,『比花花解語,比玉玉生香。』 book18.org

上一次見她月色撫琴還是在半年前,我尤其喜歡她在月色撩人的時候,靜靜地坐在亭台小閣里彈琴,那份高貴、那份優雅,曾叫男少的我血脈賁張,難以自持。 book18.org

如水的月光灑在湖面,往日裡會有成群的魚兒露出頭來呼吸新鮮的空氣,但此時此刻,魚兒剛游過淺淺的水面就沉入了水底,讓人不知道它們是被琴聲所擾,還是為美人的容顏所懾服。 book18.org

她揮動的手臂輕輕擺動,我靜靜的注視著她,一曲終了的時候,琴音漸歇漸消,最後終於歸於沉寂。 book18.org

母親顯然已經發現了我,她輕輕起身,輕擺蓮步走到湖邊的欄杆旁,風吹過她的身上,浮起縷縷青絲散亂飄蕩,她就這樣憑欄而椅,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book18.org

輕輕伸手向後攏了一下青絲,她開口淺淺的發出輕音,氣氛好像又回到了前幾天的時候。 book18.org

「和蕭氏家的姑娘相處的怎麼樣了?」母親的嗓音里母愛滿滿,眉目間有化不開的濃情。 book18.org

和母親在一起,總是逃不開這樣的話題,她總是隔三差五的就會問我今天和這個姑娘如何,明天和那個姑娘又怎樣了。蕭氏祖上也是漢朝人,聽說是俘虜,不過因為肯為王庭出謀劃策,並沒有遭到特別對待,而且還娶了匈奴人紮根草原。 蕭家有女十七歲,正是花季少女,因為家中也有傳承中原教化而受到母親的青睞,雖然姑娘比我還大兩歲,不過母親仿佛不在意,特意託人給我搭的橋。 「那蕭氏女兒溫婉儒雅氣質高,人家姑娘不太能看的上你兒子。」面對母親期待的眼神,我這樣說並不是要敷衍她。和那姑娘相處過幾日,人家的確是知書達理,是個優秀的女子,不過當得知了我的身份,則果斷與我拉開了距離。說到底,那不太是我的問題,而是人家姑娘明顯忌憚母親,不敢鳩占巢穴,縱使那本來就是母親的意思,別人也不敢買帳,只是母親身在閨中,看不出這一層而已。 「哦...」這已經是母親給我找的第三個姑娘了,當聽到我委婉的回答,她略微有些失望,不過淡然的神情中仿佛又在意料之中,她沒有追問我原由,而是用著一股軟軟的嗓音開口道,「那個,母親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母親一向溫情脈脈,這時候還用起了商量二字,我猜那封信可能是起了作用,便學做乖乖的上前回道,「母親有事吩咐便是,孩兒都聽母親的。」 book18.org

和母親一道憑欄而椅,她的芙蓉臉蛋就在眼前,嘴裡的話剛說完,我便被她吸引的像個花痴一樣盯著她看,君子好逑的年齡自然欣賞美,我的眼神痴而不淫,母親沒有在意,而是擺了擺手說道,「你先看看那個。」說完便用眼神示意我。 循著她的目光,楠木做的古琴下,果然壓著一封奏章。此處昏暗,我便移步往帳門走了幾步,借著搖曳的燭光攤開來看了看。 book18.org

「呼韓邪二十三年,焉有漢室貴人王氏嫁入大漠和親,閼氏初入大漠之時,正值草原災荒連連,然閼氏猶如神女下凡,令惡濁頓消弭散,猶是匈奴人無不感恩戴德,莫不敬之......然草原不可一日無王,單于的繼位法則是祖上流傳下來book18.org

的規定,今聞右賢王蠢蠢欲動,欲糾集一干隨從起事,以恢復國統為名罷免左孤塗........當下草原已經和平慣了,人們不希望看到戰爭,希望閼氏能傾聽民心,book18.org

可憐百姓.......如若不然,王庭恐會陷入長久災難,則到那時,生靈塗炭,閼book18.org

氏和王子亦未可倖免......如此百般諫言,不僅是我等意見,也是諸多百姓的心book18.org

聲,望閼氏遵從女人三從四德的品行,早日和孤塗小王完婚,如此則吾等願繼續忠於閼氏和王子.......」 book18.org

《儀禮•喪服•子夏傳》曰,「婦人有三從之義,無專用之道。故未嫁從父,既嫁從夫,夫死從子。」《周禮•天官•九嬪》亦有言,「九嬪掌婦學之法,以九教御:婦德、婦言、婦容、婦功。」女人的三從四德,簡而言之就是未嫁聽從父親、既嫁輔助夫君、夫死撫養子女,德行則是指婦女的品德、辭令、儀態、女紅。 book18.org

三從四德是為婦女設立的道德標準,當然也是男性選擇妻子的標準。這些都是漢朝的土地上千百年以來女人應遵循的原則,沒想如今卻被這幫人搬了出來,也難怪,至從漢強匈奴弱開始,不僅匈奴也包括西域諸國都開啟了一定的『漢化』,他們知道這些也不足為奇。 book18.org

他們的意思很到位,我心中簡直樂開了花,不過在母親面前,我和她是不可分離的一個陣營,還是得表現的維護母親才行,合上了奏章,我便作生氣狀,轉頭回到母親身邊道,「這些人簡直要反了,一幫狗東西完全是胡說八道,母親別聽他們的,大不了我不做什麼單于好了……」 book18.org

「伢兒在意這個位置嗎?」 book18.org

「兒不在意,我只在意母親……」 book18.org

「那伢兒在乎做一個普通人嗎?」她一邊說著就伸手摸上了我的腦袋和小臉,她是慈祥和藹的母親,也是從容不太循規蹈矩的女人,這是她習慣性的舉動,捏了捏我的左臉又捏了捏我的右臉,她繼續開口道,「如果選擇做一個普通人,王庭這裡可能就沒有你的容身之地了。」 book18.org

「天下之大何處都能容身,我們可以遠離大漠,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只要是和母親在一起,我就不在乎這些……」母親是世間罕有的美人,如果要能和她一同白頭偕老,那江山不要也罷,我說的這些即是說詞,也是情真意切的表達,可惜母親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book18.org

誰知我這些話才出口,母親便跟著脫口而出,「可是娘在乎。」情急之下,她還用上了這種親密但不太正式的稱呼,這下倒是令我驚訝了,我還以為她剛才問的話就是她的決定呢。 book18.org

母親可能也覺得自己說的有些著急了,她的小臉兀自紅了一下,在兒子面前說出這樣的話意味著什麼,我和她心裡自然都清楚,只見她扶著欄杆眺望湖面,接著目光又移到了遠處的山谷,待心神稍稍緩了緩,才扭過頭來說道,「失去了王位,你就什麼都不是了,人心的險惡,圍繞權利爭奪而產生的殺戮……那些曾在你身下的人,轉過頭來就能把你撕碎了,你不在意,可是母親在意啊……」 母親是中年美婦,別看她深居閨中,閱歷方面她看的自然要比我遠,雖然今天的事情有點欺騙了她,但我真沒想過如果變成普通人會怎樣,她說的極是,我除了陷入自怔狀態,半天也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見我兀自發獃,也可能是她早就組織好了語言,只聽母親又開口道,「那你願意娶一個老女人嗎?」可能是怕我聽不明白,她緊跟著接了一句,「就是年齡會比你大很多的女人……」 book18.org

難道母親真的願意嫁給我?她不是一直反對「夫死從子」這種奇葩習俗嗎,這等好事讓我一時措手不及,不禁盯著母親的小臉出聲道,「母親,你是說?」 母親吸引人的可不止是貌美如花的容顏,她身上隨時散發的馥郁蘭香也很讓人陶醉,站在母親身邊,我和她離得很近,呼吸中全是母親的體香。從未和母親有如此的相對過,我心中仿佛有鮮花盛開,跟著眼裡的情意漸濃,盯著她凝神而視不免連眼睛也移不開了。 book18.org

「咯咯…跟你開玩笑呢。」面對我熱烈的眼神,母親沒有閃避,不過她一時也無法做到視而不見,只見她勉強咯咯笑了幾聲,便輕輕將額前幾縷青絲撥到了耳後,以這種小女人的動作掩飾漸漸蔓延的尷尬。 book18.org

母親一向將倫常看的很重,真怕她事後再次嚴肅起來,我急切的就脫開而出道,「我願意,只要是和母親,我都願意……」渾厚的聲音中滿上真情愛意,任誰都能聽出是情郎說與他女人聽的。 book18.org

「小鬼頭,瞎想啥呢……」說完母親還伸出一隻柔荑小手敲了一下我的腦袋,可能是覺得我會錯了意又或者別的,她接著就趕忙補了一句,「忘了我以前是怎麼教育你的了?」 book18.org

「呃……」 book18.org

母親曾一再旁敲側擊的提醒過我,叫我不可以和草原人們一樣,去想娶她這件事,生平的母親教誨中,也全都是母慈子孝這一類。她剛才話里的意思難道是我想錯了?皎潔的母親還真是讓人猜不透,不過她還是被我不合時宜的一句話說的,小臉染上了一層紅暈。 book18.org

如此這般對話下來,倒不像是母子了,在外人看來也許是一對情人之間的鬥嘴。母親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她不施粉黛的小臉一下就紅了,小女人般羞赧的樣子,當真是風情萬種,我的眼神不禁更加灼熱了些許…… book18.org

「回去睡覺吧,這件事回頭再說……」面對我愈加放肆的眼神,離開或許才是最好的選擇,母親給我下了逐客令,丟下一句話便轉身往門邊走去。 book18.org

「呀...」 book18.org

我想母親定是忘了她還赤裸著一雙玉足,湖邊亭閣處的青石板雖一直都有下人打理清洗,但通往閨房的幾步是走廊,她此時可能是踩到了石子才發出流螢之聲。 book18.org

疼在母身上自然也是疼在兒心裡,見狀我便趕忙彎腰拾起她的一雙涼鞋,朝著母親拿了過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