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之重生白凝冰 (3) 作者:我是阿柴

簡體

. book18.org

【蠱真人之重生白凝冰】 book18.org

作者:我是阿柴book18.org

2020年8月28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三章 心慈動心 book18.org

離開青茅山,沿著黃龍江,路過白骨山,跋涉數日就到達紫幽山。 book18.org

白凝冰藏身在一個山洞內,身旁放著一隻吃了一半的布兜熊,聚精會神的看著洞外一隻幽豹和長毛虎大戰。 book18.org

這是兩隻貨真價實的千獸王,白凝冰自己遇上也要費一番功夫才能斬殺。 幽豹身軀矯健,花斑紫皮,速度極快,在黎明時分恍若一道紫影圍著長毛虎轉圈,不時衝上前去啃咬抓撓。 book18.org

長毛虎身披黃黑相間長毛,體型龐大,即使被幽豹襲擊也被身上韌性極佳的長毛攔下,極少有損傷,正以逸待勞等待幽豹疲憊之時。 book18.org

過了一陣,幽豹體力不支,被長毛虎抓住時機貼身廝殺,一番大戰打的是泥土飛揚、血肉橫飛,看得白凝冰是津津有味。 book18.org

這頭幽豹雖然十分驍勇,但還是不敵長毛虎,橫死當場。 book18.org

長毛虎還沒開始享用每餐,就被另一隻幽豹攔住。 book18.org

又是一番惡戰,後來幽豹也是死在伴侶身側,只是長毛虎也被摳瞎雙眼,拉開肚皮。 book18.org

一旁的白凝冰撿了個便宜,將長毛虎斬殺。 book18.org

白凝冰走上前來,面對幽豹屍體發出感慨:「早聽聞幽豹雌雄同心,同生共死,今天見到果然不假。」 book18.org

接著細細搜尋屍體上的蠱蟲,可惜激戰已經損耗了大部分蠱蟲,剩下的只有藏在幽豹雙耳中的三轉斂息蠱值得收走。 book18.org

這紫色樹葉狀的斂息蠱可比隱石蠱好用多了,藉助這個蠱蟲,白凝冰避開野獸,成功尋到了遇到商隊的村莊。 book18.org

「這裡就是商隊經過的那個村莊?」 book18.org

白凝冰打量了一陣,確定自己沒有找錯,狠心毀去半張臉龐,在地上打滾,偽裝成一個貧困的鄉下人。 book18.org

雖然白凝冰依仗自己有治療蠱,但是對自己下狠手還是有些忐忑。萬幸已經不是第一次,倒也是順利。 book18.org

「大娘,俺就在你這裡討口飯吃,過幾天俺就走了!」 book18.org

已經面目全非的白凝冰跪在地上向原作中曾經幫助過方源白凝冰的老婦人苦 苦哀求,順利在偏房住了下來,巧舌如簧討得老村長歡心,拍胸脯作保幫他進入商隊。 book18.org

幾天後的午夜,白凝冰躺在堅硬的木板床上,看著屋角的蜘蛛結網,心中默默盤算著:「十絕體的晉升速度比想像中還要快,不過我手中還用一隻四轉石竅蠱,用了之後再撐個一年不成問題。商家城是不能去了,我一個外人想得到商家的幫助成仙無疑是痴心妄想!三王傳承最有吸引力的不過是定仙遊仙蠱,但對成仙毫無裨益! book18.org

狐仙福地也是,盪魂山雖是天地秘境,但也不能幫我成仙啊!」 book18.org

思來想去,白凝冰還是覺得要將目標放在琅琊福地的己運傳承。 book18.org

十大尊者所留下的傳承,任何一道都能讓凡人成仙,豬狗升天! book18.org

尤其是巨陽仙尊以運道成尊,最擅長逢凶化吉,本命蠱也是狗屎運仙蠱,聽名字就知道有福氣。 book18.org

如果白凝冰能獲得己運傳承,十絕體升仙也只是小事一樁。倘若計劃順利,那日後可謂是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book18.org

在心中將大概計劃制定好,白凝冰和衣而眠,沉沉睡去。 book18.org

「那個好心的張家小姐又來了!」 book18.org

「張小姐真是仙女下凡,今晚我有吃的了!」 book18.org

「真是個好人啊……」 book18.org

白凝冰蹲在販賣紫楓葉的貨車旁,聽到身邊人在奔走歡呼,明白還沒更名的商心慈來了,也踮腳向集市入口看去,想看看這個《蠱真人》中絕代佳人究竟長相如何。 book18.org

間隔雖遠,但白凝冰目力超群,倒也看得真切。 book18.org

只見一名綠衣少女面帶淺笑,在身旁侍女的幫助下,向衣著破爛的家奴分發蒸餅,身旁一名年老但是身材健壯的蠱師掃視著眾人,維持秩序。 book18.org

這綠衣女子,一頭黑髮披於雙肩,細緻烏黑,盡顯柔美。眉如淡柳龍煙,眼似明月清波。肌若雪白,櫻唇粉嫩。 book18.org

她身著綠衣裙,散發著清新素雅之氣。她清雅如蘭,秀美如蓮,溫柔若水,姿容竟讓白凝冰一時看得痴了。 book18.org

毫無疑問,這綠衣女子便是個絕色佳人! book18.org

白凝冰痴痴想:「我只見書中描寫是個絕色美人,還以為有些誇大,沒想到親眼所見才覺得書上描寫不及真人的百分之一。此次冒險前來,當真是不差,倘若不能將此佳人攬入懷中,我重生成白凝冰又與做個和尚有甚區別!」 想罷,白凝冰等眾人散去,拖車向前,雙目淚涌,也不管眾人,跪倒在地向商心慈懇求道:「張家小姐,我求你行行好,把我這貨買了吧!」 book18.org

一旁的老蠱師張柱大怒,他本就不贊成小姐向凡人施捨飯食,此刻遇見恬不知恥上前賣貨的白凝冰,直接一腳將白凝冰踢倒在地,罵道:「好你個賤奴,我家小姐發善心給你們吃食,沒想到你敢得寸進尺!當真是找死!」 book18.org

白凝冰倒在地上,心中暗恨,臉上卻是面帶絕望,趴在地上嚎道:「我把我家房子和地都賣了,買了這車紫楓葉,沒想到卻賣不出去,就要枯了,我這麼活著還有什麼意思!貨賣不出去我也不活了,我一頭撞死去我!嗚嗚嗚……」 商心慈攔住張柱,自己上前,這才看清白凝冰的樣貌,被嚇了一跳。 半張臉沒有麵皮,儘是野獸撕咬的痕跡,另外半張臉上有著長長的疤痕,一頭亂糟糟還摻雜稻草的亂髮。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原本的眼色已經看不見了。 一旁的人群看到有人衝上前來,認清是新來的家奴,都圍在一旁吃瓜,口中議論不停。 book18.org

「這個家奴真貪心,賣不出貨竟找張家小姐。」 book18.org

「嘿嘿,買什麼不好非要買紫楓葉,現在栽了吧?」 book18.org

「我猜張柱大人肯定會打死他,敢衝撞張家小姐,真是找死!」 book18.org

商心慈制止住想上前再踢一腳的張柱,對白凝冰柔聲道:「我這裡還有一些剩下的蒸餅,你拿去吃吧。」 book18.org

「不,我就要賣貨。賣不出去我也不活了!」 book18.org

說罷,白凝冰以頭搶地,轉眼間便血流滿面。 book18.org

「你等一下!」商心慈心中一軟,說道:「你要這麼做了。我買下來就是了,你要好好愛惜生命,以後好好活著。張柱叔,就給他三塊元石吧。」 book18.org

圍觀的眾人沒想到商心慈真的買下了貨,一時間摩拳擦掌準備上前賣慘哭窮。 張柱臉皮一抽,對商心慈耐心說道:「小姐,兩塊靈石正合市價,三塊太多了。」 book18.org

商心慈想了一會,道:「張柱叔說的有道理,那就給兩塊。」 book18.org

張柱用冰冷的眼神掃過想要上前強賣的眾人,取出兩塊元石扔在白凝冰面前:「快滾!兩塊元石就夠了。沒有下一次!」 book18.org

白凝冰顫抖著手將靈石收在懷裡,深深的看了商心慈一眼:「張家小姐,你是個真正的好人。我以後會報答你的!」 book18.org

說罷佝僂著身子一瘸一拐的回到帳篷。 book18.org

商心慈略帶擔憂的看著白凝冰的背影,只是希望他今後能好好生活。 夜晚,圓月當空,繁星點點。 book18.org

白凝冰一腳踢開帳篷,正在燒煮肉湯的幾個家奴紛紛將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白凝冰一聲獰笑,直接上去踢翻肉湯,滾燙的肉湯直接潑在家奴頭子強哥身上。 book18.org

強哥一聲慘叫,身旁小弟回過神來一擁而上,混戰四起。 book18.org

白凝冰早在白家寨便催動冰肌蠱、玉骨蠱將身軀轉化為冰肌玉骨,雖然比不上鋼筋鐵骨,但也不是普通人拳腳能比得上的。 book18.org

此刻以一敵多,雖然鼻青臉腫,但絲毫不落下風,一會功夫,地上便躺倒了呻吟的家奴。 book18.org

白凝冰面色陰沉,走到強哥面前。 book18.org

被燙傷的強哥見到這個瘋子毫無來由的就跑來大打一通,結結巴巴道:「你、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車隊里全是蠱師!」 book18.org

聽了這話,白凝冰從懷中掏出兩塊元石,砸在強哥臉上,冷笑道:「我可真是好怕怕!」 book18.org

「這這……」強哥本以為白凝冰是拿石頭打來,但定睛一看竟然是元石!這個蠢貨,竟然拿元石打人?一時間也忘了頭上的傷口,死死抓住元石。 白凝冰見元石已經到強哥手裡,便直接離開了帳篷。 book18.org

被打的七葷八素的家奴湊到一起,議論紛紛,最後決定不將這件事捅出去。 捅出去元石就沒了!他們一個月都掙不到半塊元石。 book18.org

白凝冰佝僂著行走在帳篷間。剛才的動靜引起了不少人注意,見到賣給商心慈貨物的白凝冰慘狀,幸災樂禍的以為是元石被搶了,拿來當了議論的談資。 躲在無人的帳篷角落,白凝冰拿著匕首在身上切割。輕輕的血肉切割聲在一片寂靜里是多麼刺耳。 book18.org

前世白凝冰跑東跑西討生活,各種髒活累活都干,受傷是家常便飯。無論多麼痛苦的事情,經歷多了,也就習慣了。 book18.org

咚咚咚。 book18.org

熟睡的老總管被敲門聲吵醒,不耐煩吼道:「誰?」 book18.org

「是俺,老總管。」 book18.org

老總管感覺有點耳熟,思索了半天才想起來是今天剛加入的新人。 book18.org

開門後,老總管被白凝冰一身是血的樣子嚇住了:「這、你這是怎麼了?獸群夜襲了?」 book18.org

「不是,老總管。你聽俺說,是那幫強盜,搶走了俺的元石,還打傷了俺。 老總管,你可以主持公道啊!」白凝冰抹了一把血淚,哭嚎道。 book18.org

「什麼?!」老總管面色難看。欺辱新人的事情十分常見,他也覺得這是讓新人服從管理儘快融入的法子。但是直接搶元石,性質就惡劣了,這是標準的強盜行徑;直接用刀,要是被蠱師大人知道怎麼辦。所有的家奴都是蠱師大人的私產,一搞不好,他這個總管就當到頭了。 book18.org

老總管帶著白凝冰怒氣沖沖的到了強哥等人的帳篷,一掀簾就看到強哥手裡抓著兩塊的元石,心中認定了白凝冰所說的,直接一個上前奪過元石,噼里啪啦打了眾人幾個嘴巴。 book18.org

眾人直接被打傻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要辯解,結果惹來更多的嘴巴。 老總管畢竟年事已高,體力不支,打了一陣就打不動了。 book18.org

指著身旁鮮血淋淋的白凝冰對著眾人一頓大罵。 book18.org

眾家奴紛紛叫屈,但元石在他們手裡,白凝冰身上確實有刀傷,也只能忍氣吞聲。 book18.org

老總管罵了一陣,警告完眾人,便讓他們滾蛋回了帳篷。 book18.org

「好好拿著。下次再丟了,別來找我!」 book18.org

白凝冰感激涕零,誠懇說道:「老總管,你就先幫俺保存著吧,俺怕他們又來搶。」 book18.org

老總管心動。行商危險,說不定哪天他就被野獸吃了,這靈石不就是自己的了嗎? book18.org

想罷,咳嗽了一聲:「那老夫就勉為其難先幫你保管著吧。」 book18.org

白凝冰連忙鞠躬,牽動了傷口,又是齜牙咧嘴痛苦不已。 book18.org

老總管見狀就先讓白凝冰回去了,至於回哪裡,就不關他的事了。 book18.org

商隊帳篷內,商心慈正在燭光下捧著一本書看,忽然秀眉微蹙:「小蝶,你有沒有聽到有在喊?好像是在哭喊救命?」 book18.org

正點著頭打瞌睡的丫鬟小蝶被驚醒,側耳一聽,哎呀叫到:「真的有人在喊救命!」 book18.org

蠱師張柱早就聽到哭喊,出門看見是白凝冰:「怎麼又是你?哭嚎什麼!」 商心慈和小蝶走了過來,也認出了白凝冰。 book18.org

「你怎麼還來啊!」小蝶瞪圓了眼睛。 book18.org

白凝冰不理他們,將目光放在商心慈身上:「張家小姐,你害了我,現在能救我命的只有你了。」 book18.org

「你在瞎說什麼!」小蝶直接拉住商心慈,「小姐,別理這個瘋子,你宅心仁厚的,怎麼可能害人。」 book18.org

商心慈拉住準備提走白凝冰的護衛蠱師張柱,柔聲道:「張柱叔,先給他治療,聽他說說吧。你說是被我害了,這是什麼意思?」 book18.org

商心慈本性善良,見不到別人悲慘。白凝冰渾身鮮血淋淋,已經讓她心生同情。再加上這番話,如果不過問,商心慈今晚一定睡不好。 book18.org

張柱不情不願的催動治療蠱,一個白色光球打在白凝冰身上,血液止住,傷口開始癒合。 book18.org

白凝冰說道:「就是那兩塊元石。他們眼紅搶走了,我打不過他們,只能請老總管主持公道。雖然元石拿回來了,但他們還是不依不饒說要教訓我,要打斷我手腳,讓我生不如死!」 book18.org

商心慈不由得嘆了一口氣:「竟是這樣,真是我害了你。」 book18.org

一旁的小蝶趕緊開解商心慈:「小姐,明明是他自己要賣貨。他現在這個樣子是他自找的,和小姐你沒有關係!」 book18.org

白凝冰哀求道:「張家小姐,我現在只能來投靠你了,不然他們會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殺了我,在獸群來的時候把我扔出去!求你救我一條性命啊!」 商心慈猶豫了一下,心裡還是不忍袖手旁觀:「既然這樣,那你就留下來吧。」 book18.org

張柱反對道:「不可啊小姐。他是陳家的家奴,要是把他留下,陳家肯定會敵視我們。為了一個家奴得罪另一家,實在不值啊。就算小姐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商隊里其他人考慮啊!」 book18.org

「這……」商心慈陷入兩難中,一時間難以決斷。 book18.org

白凝冰道:「張家小姐,我不是家奴,我是陳家的幫工。小姐你可以對陳家說我冒犯了你,你要懲罰我們,把我們扣下了。陳家肯定不會為了一個凡人來找麻煩的。」 book18.org

商心慈面露笑容,雙眼微亮:「這個方法好!」 book18.org

一旁的張柱小蝶見商心慈主意已定,也只能嘆口氣同意了。 book18.org

白凝冰從地上站起來,深鞠一躬:「張小姐,你是一個真正的好人,我以後一定會報答你的。」 book18.org

商心慈搖搖頭:「我沒有想過要你報答我,我只是盡力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小蝶,你去安排一下,騰出一個帳篷來。今晚就讓他留下吧。」 book18.org

「是,小姐。」小蝶不情不願的答應著,「你跟我走吧,別跟丟了。」 張柱皺起眉頭,看著白凝冰的背影,心裡總感覺有些地方不對。 book18.org

思來想去,決定自己親自處理這件事。他是商心慈的護衛,必須要保證商心慈的安全。 book18.org

白凝冰蜷縮在狹小的帳篷里,一夜未眠。 book18.org

晌午,白凝冰坐在馬車陰影里,啃著干餅,張柱從外面回來,看著白凝冰吃飯,面色微皺。 book18.org

他已經和陳家副首領商談過白凝冰。 book18.org

陳副首領不願為了一個幫工與張家交惡,假意詢問老總管。 book18.org

老總管為了靈石拍胸脯保證人手不會短缺。 book18.org

眾家奴為了面子謊稱是「他們敲詐元石,白凝冰告狀」給吃瓜群眾一個交代。 嘿嘿,一環扣一環,哪怕張柱感覺不妥也挑不出毛病。 book18.org

白凝冰兩口啃完飯,假裝沒有發現張柱,跑去幫忙裝了,避開了張柱的審視。 「哼。」張柱冷哼一聲,甩手回到帳篷。 book18.org

白凝冰努力幹活,心裡不爽:「你牛皮個啥!過幾天就嗝屁的老貨!」偷偷將墨塊塞到車軸里。 book18.org

老樹蒼茂,雲霧幽幽,車隊已經到了匪猴山。 book18.org

匪猴山猴群稱雄,漫山遍野都是腰纏皮裙的匪猴身影。匪猴是力道野獸,最愛掰手腕,用掰手腕決定勝負。自從正道蠱師冠天候打通商路來,這裡也就成了商隊必經之地。 book18.org

白凝冰躲在車隊里,看著車隊蠱師上前與匪猴掰手腕。 book18.org

白凝冰專修冰道,一身力氣只比凡人稍大。自然不會上前自討沒趣。 一個個蠱師輪流上前,商隊如螞蟻般蠕動著。張家沒有專門的力道蠱師,一路狂輸,待到中段,已經輸掉五分之一的貨物。 book18.org

其他商隊的損失遠比商家少。看著比自己慘的張家,無不是幸災樂禍。人總是有一種奇怪的攀比心理,看到別人比自己更慘,好像自己的痛苦減輕了一樣。 商心慈向神色陰鬱的張柱柔聲安慰道:「張柱叔,失去一些貨物沒什麼,只要大家沒事就好。」 book18.org

「小姐……」張柱嘆了一口氣,無可奈何。 book18.org

待到商隊將要出匪猴山,猴群越發躁動不安。當賈家蠱師再一次勝過猴王時,猴群大聲喊叫,猴王也呲牙咧嘴向眾人低吼。 book18.org

張柱感覺不妙,向身旁的商心慈和小蝶囑咐道:「猴群野性,不能用常人來揣摩,一會若是猴群毀約,你們就跟在我身後,千萬小心。」 book18.org

小蝶連忙點頭稱是,商心慈則是面色帶著淡淡的擔憂。 book18.org

萬幸冠天候定下的約定製約著眾猴,商隊還是有驚無險過了山。 book18.org

「這次的匪猴怎麼這麼暴躁?我行商好多年,可是第一次見。」 book18.org

「難說,誰知道那群猴子怎麼想的?下次再來可要多帶幾個好手。」 「是啊。」 book18.org

張家損失了將近大半的貨物,車隊上下一片愁雲。商心慈倒是心態平和,沒有任何人受傷。至於貨物,不過是身外之物,再賺就是。 book18.org

車隊一路風塵僕僕,到達了黃金山腳下。 book18.org

黃金山顧名思義,有大量露天金礦。金子對黃金山來說是最不值錢的東西,連家奴身上都帶著幾個黃金飾品。 book18.org

放在地球,不知有多少人為黃金打得頭破血流,但放在這裡,不過是一種普普通通的礦物罷了。 book18.org

黃金山上有黃家、金家兩個山寨,兩個山寨相互敵視。金家更是偷偷研製金蟬蠱,在日後一舉滅掉黃家,獨霸山寨。 book18.org

白凝冰拘來方源魂魄已有半年多,每當有了空閒,便直接搜魂,長此以往,方源大半記憶都被白凝冰所知。 book18.org

就在張家車隊前往金家的空當,白凝冰找上商心慈。 book18.org

「啥,你要借錢?你莫非是昏了頭?」小蝶瞪大眼睛,好像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 book18.org

「沒錯,說來慚愧。在下白雲,對行商略有心得,想借貸一批貨物,掙來的錢,三七分成,願意以此彌補一下商隊的損失。」白凝冰不卑不亢,站立如松。 他的身高還要高過商心慈和小蝶一頭,正在淡然點頭。 book18.org

張柱就要氣笑了:「你一個跑來求我家小姐庇護的家奴,過了幾天好日子就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你憑什麼覺得我們張家輝答應你?」 book18.org

白凝冰微笑道:「我能為張家帶來十倍利益,如果失敗,就把我腦袋拿去好了!」 book18.org

張柱冷哼一聲:「哼,你一個家奴,腦袋有什麼價值!小姐,不要理他,還是由你來主持吧。」 book18.org

商心慈饒有興趣的看著白凝冰,問道:「你為什麼覺得我會將貨物借給你呢? 做生意有賺有賠,你卻一口咬定能賺十倍利潤,又是為什麼?」 book18.org

白凝冰眼睛微迷,笑道:「可能是我覺得商家小姐你宅心仁厚,一定會借吧。 十倍利潤,對我來說,不過是手到擒來!」 book18.org

半張臉被毀,白凝冰微笑起來猶如惡鬼,在晚上專治小兒夜啼。但商心慈卻從他的眼睛裡看到了一股自信果斷的光輝。 book18.org

思索了片刻,商心慈微笑起來:「好啊,張家商隊里剩下的貨物也就三分之一,既然你這麼自信,借你大半可好?」 book18.org

「小姐!」張柱急忙想要勸阻,但是被商心慈攔了下來,至於小蝶,已經懵了。 book18.org

白凝冰微微躬身:「感謝小姐你的信任,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book18.org

待到白凝冰離開,張柱不滿道:「小姐,這可是我們剩下的全部貨物,你怎麼能這麼借給一個不知底細的外人呢?」 book18.org

商心慈眨眨眼睛,看著白凝冰剛才站立的地方:「張柱叔,你看看他剛剛的樣子,直接誇口十倍利潤,好像元石已經拿到手了。我還是第一次見,真是有趣呢……」 book18.org

張柱不屑道:「他若是有才華,也就不會淪落為家奴了。小姐你這麼多年來操持家業發展壯大,才攢下一支車。如果不是那幫小人眼紅……」 book18.org

商心慈道:「張柱叔,以前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就是他敗光了這些貨物又如何,難道張柱叔你不相信我還能白手起家嗎?」 book18.org

張柱斬釘截鐵道:「我相信你!」 book18.org

可憐白凝冰經過努力賣貨,可惜還是大虧特虧,只能斬下腦袋,提頭來見……才怪。 book18.org

白凝冰前世東奔西走,眼力見還是有的,再加上方源五百年前世的成功經驗,虧錢是不可能的。 book18.org

所謂商隊,不過是低買高賣的一幫人罷了。知道未來什麼貨物會受歡迎的白凝冰做商隊生意自然是手到擒來。 book18.org

「你在做什麼啊!你你你!」小蝶看到白凝冰將商隊里的貨物全都換了一個遍,目瞪口呆,直接找上白凝冰,言辭激烈。 book18.org

白凝冰在地上塗塗抹抹,理都不理小蝶,專心思考下一站要如何買賣。 小蝶見狀直接上前推搡起來:「你這壞蛋,還不快將貨物換回來!」 白凝冰被打斷思考,面色不善,直接反手將小蝶按在馬車上,寒聲道:「小姐已經將貨物交給我了,你指手畫腳做什麼!」 book18.org

小蝶面色蒼白,完全沒想到前幾天還跪在地上哀求的白凝冰直接對自己動手,嚇得話都說不出來。 book18.org

白凝冰見小蝶已經被嚇住了,便放開手重新悶頭推演起來。 book18.org

小蝶面色蒼白,直接跑到商心慈面前告狀:「小姐小姐!白雲瘋了,把貨物全換了,還換了三車金簪草!」 book18.org

「金簪草?」商心慈大感意外,撫著小蝶後背,「小蝶你先消消氣。」 「金簪草連我這個凡人都知道,根本賣不出去!再這樣下去,這個白雲就要把小姐你辛苦攢下的家業敗光了!」小蝶憤憤道。 book18.org

張柱也道:「小姐,金簪草是偏門的蠱材,雖然好儲存,但是沒有人買。不能再讓他這樣下去了。他的本事也就在嘴上,實際操作根本毫無道理啊!」 商心慈沉吟不語,到底還是年輕沉不住氣,眼中閃過猶豫之色。 book18.org

她原本覺得白凝冰換貨還有些道理,但是金簪草是個標準的冷門蠱材,從未聽過有人收購。 book18.org

這麼多金簪草,已經是板上釘釘虧損了。 book18.org

就在這時,一位蠱師滿頭大汗的跑來問道:「請問是商心慈小姐嗎?」 看他腰牌,應該是二轉蠱師。 book18.org

商心慈心中納悶,面露微笑道:「正是小女子,不知閣下是?」 book18.org

蠱師抱拳道:「在下族長親衛,奉令前來,有一個不情之請。」 book18.org

「請說。」 book18.org

「閣下在昨晚應當收購了一大批的金簪草。這事情原委是這樣子的,我們族長大人酷愛金簪草,因此親手養了一些觀賞。無奈小少主偷偷挖取,背著族長交易。現如今,族長已經將小少主關了禁閉。同時想贖回賣給小姐的金簪草,懇請小姐你能放手。」 book18.org

說的客氣,態度堅決。 book18.org

商心慈看了一眼面色凝重的張柱,點點頭道:「貴族長的心情,我十分理解。 我也是一個愛花之人,這批金簪草一定全部交給貴族。這筆交易是我的一個下屬負責,我這就喚他前來。」 book18.org

親衛蠱師面色一緩,漏出笑意:「感謝小姐的通情達理。」 book18.org

不多時,小蝶將白凝冰帶來。 book18.org

親衛蠱師當白凝冰只是凡人,面色一板道:「高興吧,族長大人寬容仁慈,雖然金簪草是小公子偷賣,但還是願意出三千靈石買回金簪草。」 book18.org

張柱面色緩和。這已經是金簪草最高市價,足以見到金家族長的誠意。 白凝冰搖頭道:「不賣,金簪草十分名貴,三千靈石誠意是否太低?」 親衛蠱師吃了一驚:「什麼?這已經是最高市價,你買的時候才花了多少靈石?」 book18.org

白凝冰眯起眼睛:「做生意低買高賣是基本功夫,三千靈石太少,不賣。」 親衛蠱師咬咬牙,張開手掌:「五千靈石!」 book18.org

小蝶已經開心的要蹦起來了:「這可是你說的,五千靈石,不能反悔!」 白凝冰搖頭。 book18.org

親衛臉色一寒,威脅道:「凡人,你不覺得你貪心了嗎?這些金簪草本來就是我族之物。你們私下交易,已經是不被允許的。沒有交易的憑據,我甚至可以說,你們偷偷竊取了金簪草!!」 book18.org

張柱心頭一跳,也向白凝冰說道:「能賣就買吧。」 book18.org

白凝冰哈哈一笑:「兩廂情願,交易成立。金家一定要說從你們少主手裡買貨是偷竊,我們也沒辦法。金簪草就在這裡,你全都搶走吧!不過,據我所知,你們少主賣的金簪草許多人都買了,不知金家是否想要對整個商隊動手?」 「你!」親衛蠱師咬牙怒視。但也知道他所說不假,金簪草許多家都買了,只是張家最多,足足九成。 book18.org

商心慈心裡有些忐忑,也上前勸道:「白雲,就賣了吧。做生意講究和氣生財。」 book18.org

白凝冰點點頭,開口道:「一萬靈石,你們可以買回去全部的金簪草。」 「什麼?」親衛蠱師呆住了,商心慈、小蝶、張柱等人也是神情一滯。 親衛蠱師面色數變,還是咬牙道:「你個混帳,滾去提貨!」竟是同意了。 白凝冰嘿嘿一笑,提來貨物達成交易。 book18.org

小蝶看著滿滿當當的兩大箱靈石,笑的眼睛都看不見了,看白凝冰的眼神也發生變化:「你這是撞大運了吧?」 book18.org

白凝冰對美目微亮的商心慈說道:「小姐,我三你七,我的那份還請小姐幫忙保管。」 book18.org

商心慈微笑著答應下來。 book18.org

張柱不滿道:「為了一萬靈石,和金家交惡,不妥。」 book18.org

商隊離開黃金山,白凝冰坐在貨物上,看著遠方。 book18.org

身旁的馬車中,商心慈掀開窗簾,看著白凝冰的背影,雙眸中光輝流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book18.org

白凝冰跟著車隊經過巨雨山,賣出了黃金油燈,收集了不少藍油雨滴,經過方磚山,將在魂木山收購的奇形怪狀木雕全部賣個痴迷木雕的家老。 book18.org

一路下來,張家貨物增增減減,獲取利潤豐厚,得到了不少注目。但這一路上不知為何野獸甚多,各家多少都有損失。 book18.org

又過了四家山寨,商隊來到嘯月山。再往前走,很長一段都是荒郊野嶺,野獸環伺。 book18.org

白凝冰盤坐在帳篷內,剛剛拒絕了商心慈的邀請。 book18.org

這些天來,白凝冰不斷換貨,賺多虧少,六七倍的利潤被賺取。這些都被商心慈看在眼裡。 book18.org

她是一個凡人,沒有修煉資質,經商是她最驕傲的能力。 book18.org

但是,就在她引以為傲的領域裡,白凝冰的實力確實穩穩壓住她。 book18.org

商心慈不得不承認,每當白凝冰做出某個奇怪荒誕的決定,總是能出人意料的獲取更多的利益。 book18.org

在明白兩人差距後,商心慈虛心求教,每天宴請白凝冰。 book18.org

白凝冰也不吝指點,將各種知識經驗傾囊相授。當然,裡面有很大一部分都屬於方源。 book18.org

商心慈在經商方面受益匪淺,如同海綿吸水般不斷成長。 book18.org

張柱對此憂心忡忡,但白凝冰只是偶爾接受宴請,傳授的也只是經商經驗,他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裝作不經意提點兩句。 book18.org

商心慈倒是不以為意。白凝冰雖然獲利頗豐,但所生意的手段都是堂堂正正,透著一股正氣,從不坑蒙拐騙,這讓商心慈感到心生嚮往。 book18.org

今晚拒絕宴請倒不是為了避嫌,而是要突破了。 book18.org

白凝冰閉上雙目,心神沉浸在空竅里。 book18.org

亮銀色的真元充斥空竅,看上去平靜,但內里卻波濤洶湧,一道道無形波濤不斷衝擊著竅壁,數隻蠱蟲載沉載浮。 book18.org

白凝冰手中蠱蟲不少,高達五轉,卻不聽指揮的大爺白相仙蛇蠱,三轉斂息蠱兩隻,三轉冰箭蠱,三轉藍鳥冰棺蠱,三轉遠望蠱,三轉水罩蠱,二轉流水蠱,二轉涼爽蠱,二轉大肚蛤蟆蠱,三轉遠望蠱,二轉抽魂蠱,二轉搜魂蠱,還有一隻四轉空竅蠱。靈石不多,從白家寨帶出來不過三千靈石,存在商心慈那裡的倒是有萬餘。 book18.org

波濤衝擊了一個時辰,終於一聲清響,打碎竅壁,漏出了一層波光粼粼的光膜。空竅底部,一抹淡淡金光出現。 book18.org

白凝冰舒了一口氣。雖然成功突破,但面上卻不見喜色。 book18.org

進度太快了。白凝冰原本估計救下商心慈後自己才會晉級四轉,但現在提前了數月就突破成功。那麼突破五轉還需要多久? book18.org

十絕體晉升,完全是被元海推著走。白凝冰現在就像是被填食的鴨子,要想不被撐死,只能盡力擴大胃部。當有一天無法跟上元海擴張的速度,白凝冰死期就到了。 book18.org

就在白凝冰搖頭嘆息時,外面傳來一陣陣喊殺聲,野狼嚎叫此起彼伏。 白凝冰不以為意,閉目催動搜魂蠱,搜刮方源記憶。可憐方源毫無魂道底蘊,早就已經渾渾噩噩失去神志,淪為一個硬碟。 book18.org

過了片刻,帳篷外小蝶喊道:「白雲!你在嗎?」 book18.org

白凝眉頭一挑:「什麼事?」 book18.org

小蝶喊道:「我的天,你怎麼還在這裡?外面好多蒼狼衝進來了,雖然被打退了,但是說不定還有一兩隻漏網的。小姐讓我喊你過去,張柱大人在保護小姐!」 book18.org

白凝冰答道:「替我感謝小姐。既然局面已經控制住了,我就不過去了。一兩隻野狼,我還可以打退。」 book18.org

小蝶恨恨跺腳:「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識好歹!小姐一片好心來叫你,等你死了可別怪小姐!」說罷匆匆離去。 book18.org

狼群襲營,商心慈還想著自己。證明她心裡確實看重他。白凝冰進入商隊的計劃成功了第一步。 book18.org

接下來,這支商隊還能支撐多久呢? book18.org

正如白凝冰所料,一路下來,蒼狼、狂電狼、龜背老猿、炎虎、彪、冷翡梟貓輪番進攻。商隊瘋狂減員近半,各家貨物損失慘重,尤其是張家,白凝冰辛辛苦苦賺來的貨物已經損失四成。 book18.org

當商心慈懷著歉意親自過來告知這個消息的時候,白凝冰倒是無所謂,反而倒勸商心慈不要放在心上。 book18.org

商心慈暗暗佩服白凝冰的鎮定。 book18.org

「快走快走,過了象牙山、墓碑山、雙將山,就是趙家寨,我可是非要好好休息不行。」 book18.org

「是啊,我也好久沒見小趙姑娘了。」 book18.org

「哈哈哈,瞧你那點出息!」 book18.org

商隊雖然殘破,但是互相打氣之下,士氣倒是十分旺盛。 book18.org

「這是什麼?下雪了?」一位蠱師,好奇的從頭上捏起一點潔白,「羽毛?」 「羽毛?不好,白羽飛象!」有人認出跟腳,大聲呼喊。 book18.org

許多蠱師面色劇變,一時間雅雀無聲。 book18.org

狂風呼嘯,白羽紛飛,近牽頭長著翅膀的白象呼嘯而下。 book18.org

「快跑啊!」 book18.org

「該死的,怎麼惹到他們了?」 book18.org

「結陣!快結陣啊!」 book18.org

飛象速度太快,勢大力急,一個俯衝直接衝垮了商隊隊形。無論是蠱師還是凡人,只能呼喊著跑入樹林中躲避。 book18.org

原地一片狼藉,儘是大片血泥,大量馬車倒塌,黑皮肥甲蟲直接死了五頭,翼蛇和鴕鳥瘋狂逃竄,不是踩死家奴。 book18.org

賈家商隊首領試圖反擊,但能響應他的人寥寥無幾。 book18.org

賈龍長嘆一聲,對身旁眾人高喊:「大家快逃進雨林里!」 book18.org

不用他說,很多人早就跑了進去。 book18.org

白羽飛象緊追不捨,直接衝進雨林,瘋狂蹂躪著眾人。 book18.org

白凝冰早早催動斂息蠱,躲在一旁,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不禁嘆道:「白羽飛象食素,為何還如此弒殺?」 book18.org

當然不會有人回應了。白凝冰也轉身衝進雨林,尋找張柱。 book18.org

張柱雖然是治療蠱師,但是老成持重,又對商心慈忠心耿耿。留他在,不好下手。 book18.org

此刻,張柱正不斷在樹林間移動,躲避身後白羽飛象蠱的追擊。 book18.org

白羽飛象見他跑的飛快,索性用鼻子抓起一根樹木,左右甩動。 book18.org

張柱催動防禦蠱,硬挨了一下樹木,金光潰散,一口鮮血噴出。 book18.org

忽然,張柱後背傳來一陣冷氣,豐富的戰鬥經驗告訴他,自己危在旦夕。 他下意識就地一滾。 book18.org

一旁的白凝冰抓住時機,催動冰箭蠱,射出數十隻冰箭,籠罩張柱周身。 張柱全副心思都在背後白羽飛象上,哪會想到有人專門埋伏自己。 book18.org

況且白凝冰已經是四轉蠱師,一次可以催動數十根冰箭,直接籠罩張柱周身。 可憐張柱防禦蠱已毀,毫無還手之力,直接被射成篩子。 book18.org

追逐的白羽飛象一腳踩下,屍體成泥。 book18.org

白凝冰冷哼一聲,直接遁走,尋找商心慈去了。 book18.org

商心慈正拉著小蝶,躲在一根樹木後面。小蝶哪裡見過這種陣仗,只顧在商心慈懷中硬硬哭泣。商心慈臉色蒼白毫無血色,緊咬下唇,一邊用顫抖的手輕撫小蝶後背,一邊四處張望著。 book18.org

「嗚嗚……小姐……我們死定了……張柱大人也不見了……嗚嗚……小蝶……小蝶不想死……」小蝶抹著眼淚。 book18.org

商心慈想安慰小蝶,但嘴裡卻說不出話來,只能更用力的緊緊抱住。 就在這時,一頭白羽飛象看到蹲在樹後的商心慈,直接吼叫著衝來。 一聲驚叫,商心慈直接拉起小蝶向密林奔去。 book18.org

身後傳來的樹木倒塌聲清晰可聞,白羽飛象粗重的喘息好像就打在後背上。 張柱叔……你在哪裡啊……快來……救命啊…… book18.org

「啊!」一處大力從手中傳來,商心慈直接被帶到在地,撲倒在泥土裡。 「小蝶……小蝶……啊!」 book18.org

商心慈一臉呆滯,手中拉著小蝶的手,但小臂往上都不翼而飛。身前就是剛剛還在身後的白羽飛象。 book18.org

白羽飛象正搖搖晃晃的從撞斷的樹幹上站起,一攤血泥塗在樹幹上。 商心慈雙腿一軟,直接坐到地上,哆嗦著看到飛象正向自己走來。 book18.org

想不到……我就要死在這裡了……娘親……可惜我還沒有尋到父親…… 就在這時,商心慈聽到一聲大喝:「孽畜爾敢!」 book18.org

「白雲!」商心慈面色一震認出是白雲的聲音,急的大喊:「快走啊!」 只見白凝冰直接從樹後衝出,撞向白羽飛象側面。 book18.org

商心慈花容失色。 book18.org

出乎她意料,飛出去的不是白凝冰,而是白羽飛象。 book18.org

商心慈這才發現白凝冰身上有著一道藍色屏障,身邊尺長冰箭不斷凝結,密密麻麻射向白羽飛象。 book18.org

白羽飛象不過二轉,哀嚎一陣,便成了屍體。 book18.org

白凝冰走到癱坐的商心慈面前,眉眼低垂,湛藍的眸子微微黯淡:「抱歉,我來的晚了。」 book18.org

商心慈好像斷電了一樣,呆呆的看著白凝冰,好像見到了什麼奇景。過了一會,兩行淚珠留下。 book18.org

「小蝶……小蝶她」商心慈泣不成聲。 book18.org

白凝冰早就看到商心慈手裡的殘臂,嘆了一口氣:「走吧,這裡不安全。」 商心慈用胳膊擦乾眼淚,將殘臂與血泥放在一起。白凝冰催動蠱蟲挖出大坑將小蝶屍體掩埋。 book18.org

這是賈龍的聲音傳來:「倖存的人快來,我們要趕緊離開。血腥味會把其他獸群引來。能帶的貨物儘量帶上,搬不動的必須捨棄。一炷香的時間內,我們必須離開!」 book18.org

還倖存的人只能強打精神,將悲傷留在心裡,丟下親人朋友的屍身忙碌起來。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我的血還在流……」 book18.org

「帶上我,我只是殘了一條腿,我還能走的。」 book18.org

「求你了,我給你元石作為報酬。兩塊、三塊?四塊都行!」 book18.org

許多傷勢嚴重,不能走動的家奴都對身邊走過的人發出哀求聲。 book18.org

但幾乎無人得到幫助。原因很簡單,他們已經不是勞動力,是累贅,直接被無情捨棄。 book18.org

看到眾人無視自己,有人發狂,大聲咒罵平時甚小卑微討好的蠱師,有人在地上爬,想要趕上車隊。 book18.org

「救救我,張家小姐,你最心慈仁善了!」 book18.org

「張小姐,求您行行好……」 book18.org

商心慈腳步遲疑,雙唇顫抖,臉上白得毫無血色,目光慌亂游離。 book18.org

山風吹拂她的綠色裙衫,她髮鬢繚亂,柔弱得好像是風雨中的小草。 白凝冰扶住商心慈的胳膊,強行拉著她往前走:「張小姐,現在可不是你發善心的時候。」 book18.org

商心慈捂住心口,不斷地深呼吸。仿佛空氣稀薄,令她喘不過氣來似的。 剛開始她只是用鼻腔呼吸,漸漸的,她張開嘴巴,大口吞吸著空氣。 她腳步越來越虛浮,四肢也越加無力,身子直接貼住白凝冰。 book18.org

血腥氣撲鼻而來,她渾身都被汗水濕透,山風一吹,她結結實實地打了個寒顫。 book18.org

就在這個寒顫之後,商心慈的呼吸漸漸地平緩下來。 book18.org

繼續走了十多步,她不再大口呼吸。三十步之後,她合上嘴,鼻息也不再濃重。五十多步之後,她的腳步重新顯得有力起來,輕輕撥開了白凝冰的手。 倖存的家奴已經拉來張家的馬車,白凝冰扶著商心慈進入車廂,自己也走進去。 book18.org

坐在座位上,商心慈取下髮釵,整理著散亂的頭髮。 book18.org

白凝冰也不說話,只是坐在對座,默默看著她。 book18.org

當商心慈重新整理好髮髻,眼中的迷茫、恐懼、擔憂都消退了,只留下堅定之色。 book18.org

「謝謝。」她對白凝冰說。 book18.org

然後商心慈拉開窗簾,看著被拋下的家奴,聲音輕柔:「你知道嗎,這是我從出生以來,走過的最艱難的一段路。」 book18.org

白凝冰心中讚嘆一聲,這就是商心慈嗎?如此心性,平生罕見。 book18.org

對他來說,家奴的哀求全是狗屁;對商心慈來說,卻是直擊內心的折磨拷問。 白凝冰笑問:「張家小姐,你最是心善,為何不就那些在地上求救的家奴?」 商心慈苦澀道:「如果我能救他們,我肯定會救。但是我拼盡全力也救不了。」 book18.org

白凝冰哈哈大笑,朗聲道:「張家小姐,這是我最欣賞你的地方。天下之大,無論是身為凡人的你,還是我,做不到的事情太多了。許多時候,只要力所能及、問心無愧即可。」 book18.org

商心慈看向白凝冰,白凝冰也不躲避,直視商心慈的雙眸,自信從容。 她在看到白凝冰出手的時候就知道他是貨真價實的蠱師,恐怕實力要遠超張柱。 book18.org

但讓她困惑的是,白凝冰為何要救他。 book18.org

商心慈思來想去,也只能想到自己曾經做過舉手之勞,給予白凝冰食物,扣下白凝冰,但這些都是小恩小惠。一路上,白凝冰幫她經商,她分得的錢財已是食物的萬倍有餘,他在雨林中出手,更是救她一條性命。 book18.org

自己一個弱女子,被家族變相驅逐,貨物也損失了大半,有什麼值得他們圖謀的呢? book18.org

沒有! book18.org

商心慈很清楚,自己身上值得他人窺伺的只有姿色和經商才能。論才能,白凝冰遠超自己。論姿色,白凝冰更應該直接將自己擄走,而不是送回商隊。 唯一的解釋,就是白凝冰身懷正義,品性純良正直。 book18.org

遇到他們,是自己的幸運。 book18.org

念及於此,商心慈心裡感動不已,她深深的看向白凝冰,誠懇說道:「謝謝。」 book18.org

白凝冰點點頭,道:「我去看看隊伍還有多少人,過一陣,首領們應該會召開會議商討下一步計劃。你先準備吧。」 book18.org

說完,直接離開車廂。只留商心慈一人。 book18.org

商心慈看著微微晃動的門帘,環視偌大的車廂。平時,小蝶、張柱叔都在這裡,小蝶總說車廂狹小,可現在,自己怎麼感覺車廂這麼大,這麼空曠。 兩行淚珠淌下,打濕胸前衣衫。 book18.org

白凝冰收回遠眺蠱,心底對現狀滿意至極。 book18.org

他不是方源,也不準備單打獨鬥。今後無論內外,都需要有一個品性可信、能力可靠的人協助。有誰比商心慈更合適呢? book18.org

溫柔善良,不擔心背叛。能力卓越,只是缺乏修煉天資。這沒什麼,大把蠱蟲可以解決。更重要的是,白凝冰在她最脆弱的時候支持著她,這個人情種下,哪怕沒有情愫,也不擔心日後倒戈。 book18.org

唯一讓白凝冰有些愧疚的是,這一切災難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book18.org

白凝冰摸著腦袋,嘆了一口氣。 book18.org

莫得辦法,都是為了好好活著。他也只能這麼寬慰自己 book18.org

張家車隊里人員十不存一,貨物損失近七成。整體而言,損失還是比白凝冰預想的少。算是個小小驚喜吧。 book18.org

當白凝冰回來的時候,商心慈已經在馬車內等候他,身邊還放著兩個木箱子。 從氣息來看,滿滿的都是元石,大部分還是自己賺來的。 book18.org

商心慈將與眾首領在會議上發生的事情和盤托出,毫無隱瞞。 book18.org

白凝冰面無表情道:「也就是說,你將剩下來的貨物都給了那些貪婪的強盜,對嗎?」 book18.org

商心慈點點頭,向白凝冰深深鞠躬,額頭幾乎觸地:「我要向你道歉,對不起。按照我們的約定,這些貨物都是你的,我擅自將它們送出去,是我食言了。 為了表示這些,還請收下這些靈石。」 book18.org

因為兩人對坐在馬車上,商心慈一彎腰鞠躬,因為身高關係,衣服開口正好對著白凝冰的視線。一片雪膩中有著一條深深的溝壑。 book18.org

啊,是心動的感覺,雞兒也動了。 book18.org

商心慈的做法並不難理解。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沒有了張柱,名義上張家商隊里已經沒有蠱師了。留下的財富肯定會被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收走,還不如直接送出去,換一方平安。 book18.org

至於送元石給自己,道歉只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就是商心慈在嘗試請求自己的保護。 book18.org

那麼白凝冰的答案就很明顯了。 book18.org

「我拒絕。」這些不夠,還要再加上你。 book18.org

商心慈面色一變,一顆心沉了下去。在她看來,拒絕了靈石,無疑就是拒絕幫助自己。 book18.org

面上泛起苦笑:「我明白了,但這些靈石白雲你不收,我也要貢獻出去。還不如當我送你的,你收下吧。」 book18.org

白凝冰笑道:「心慈小姐,你可能理解錯了。我的意思不是不幫你。就在我剛剛加入商隊的時候,身負重傷,險些死在一幫家奴手裡。哼,虎落平陽。是你救了我,不僅給了我庇護,還給我休養的機會。這是你對我的第一個恩情。」 「第二個恩情,就是你信任我,將所有貨物都交由我打理。我這個人以德報德,以直報怨。這兩個恩情,是我欠你的。常言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更何況你對我的是救命之恩?元石你收著吧,到了商家城,還有許多要打點的地方。至於商隊里那些鬼魅魍魎,不用管他們,有我保護你。」 book18.org

「我……」商心慈一聲哽咽,竟不知如何答覆。 book18.org

她睫毛微顫,雙眼泛紅,很快便氤氳一片。 book18.org

在她的眼睛裡,白凝冰的形象變得模糊。但心裡,卻將白凝冰的形象深深刻印下來,無比清晰。 book18.org

疾風知勁草,板蕩見人心。 book18.org

不到危機關頭,怎麼知道一個人的真情實意? book18.org

白凝冰話音未歇,接著道:「有兩件事,我要先和你說明。」 book18.org

商心慈伸出玉蔥般手指,輕拭眼角:「閣下請說。」 book18.org

「我是魔道中人,身上有命案在身。張小姐你可要記得。」 book18.org

商心慈面色微變,旋即堅定道:「白雲閣下,請叫我心慈吧。閣下所作所為,無不是至情至性之舉。心慈是私生子,正道的齷齪虛偽見得不少,魔道人士中也有如閣下般仁義之士。遇到閣下,是心慈的緣分。」 book18.org

白凝冰又道:「因為一些原因,我沒有辦法一直保護你。我只能送你到商家城,在那裡過幾月我就要離開。」 book18.org

聽到此言,商心慈張了張嘴,面色微變,但還是答應下來。 book18.org

就在這時,馬車外傳來聲音。 book18.org

一個年輕傲慢的聲音響起:「張心慈在這裡嗎?」 book18.org

「蠱師大人,請留步,我家小姐在裡面又要事。哎呀!」一陣騷動,傳來了幾聲人體落地的悶響。 book18.org

「一幫賤奴,也敢阻我歐飛的路?」 book18.org

商心慈聽到歐飛這個名字,眼神變得慌亂,正要出去,卻被白凝冰攔住。 門帘被從外拉開,一個申請陰狠的年輕蠱師出現在車門處。 book18.org

「張心慈!你可是讓我一番好找啊!」歐飛面露淫邪,毫不顧忌的在商心慈嬌軀上打量著。 book18.org

商心慈看到歐飛面上的淫邪,臉色蒼白。 book18.org

想不到自己已經捨出貨物,他們還不肯放過自己。自己的容貌與身段,現在卻成了災禍的根源。 book18.org

歐飛是第一個,但不會是最後一個。別的不說,張家的那些對頭,肯定很願意折辱一個張家小姐。 book18.org

「你過來吧!」歐飛大手一伸,直接無視白凝冰,向商心慈抓來。 book18.org

商心慈下意識往後挪動了一下,那副柔弱可憐的樣子看得白凝冰都心動了,更別說歐飛了。 book18.org

歐飛的豬手半路被停下了,正是白凝冰抓住了。 book18.org

「你這賤奴,竟然敢……啊!」 book18.org

歐飛倒飛而出,直接被釘在了另外一輛馬車上,一道手臂粗細的冰箭穿胸而過。 book18.org

商心慈瞪大眼睛,這才明白白凝冰所言「身負命案」的意思。 book18.org

「我兒!」歐羊公從帳篷里疾飛而出,在他身後,是魚貫而出的商隊首領們。 歐飛脊骨已斷,血染衣襟,已是氣絕。 book18.org

歐飛,二轉蠱師,三轉蠱師歐羊公之死,立斃當場。 book18.org

「誰!是誰!」歐羊公面色癲狂,滿是褶皺的臉上已經赤紅。 book18.org

「我!」白凝冰從車中走出,二話不說,直接攻向歐羊公。 book18.org

歐羊公火氣上涌,直接催動蠱蟲對拼。 book18.org

歐羊公不過是一個年老的三轉初階蠱師,怎麼能勝已經四轉的白凝冰? 不過五招,歐羊公就被白凝冰用藍鳥冰棺蠱擊殺。 book18.org

蹲在歐羊公的冰棺上頭,白凝冰看向眾人,面色囂張道:「還有哪個不開眼的要來?」 book18.org

「他殺了副首領!」 book18.org

「反了反了,離了張家,商隊沒有你立足之地!」 book18.org

「一起上,擒拿這惡賊!」 book18.org

白凝冰冷笑一聲,眯起眼睛,淡金真元逸散而出,慢條斯理道:「誰敢上前?」 book18.org

哎呀,四轉。 book18.org

剛才還在叫囂的眾首領此刻鴉雀無聲,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book18.org

沒辦法,商隊現在只有賈龍一個三轉高階,剩下十幾個都是初階中階。而且一路下來,個個身上帶傷,無論誰都打不過,無論誰都不想打頭陣。 book18.org

眾人面面相覷,商心慈這時站了出來:「諸位,這位是我張家的隱家老,身負秘密任務,偶然前來。」 book18.org

「哈哈哈,如此英武,果然是張家人傑。」 book18.org

「如此年輕就是家老,白雲大人前途無量啊!」 book18.org

眾人就坡下驢,收起蠱蟲,上前結交。形式比人強,真打起來,他們全上都不一定能拿下白凝冰。更何況,外出行商是為了求財,誰願意為了一個外姓人打生打死?正好,歐家的貨物可以拿來彌補此次行商的損失,還有的剩呢! 白凝冰從冰棺跳下,對著眾人道:「我有些乏了。心慈,你就替我看顧一下我們張家的貨物吧!」 book18.org

張家貨物早就被商心慈交出去了。這位家老是對眾人不滿啊! book18.org

賈龍不敢攔住白凝冰,只好攔住商心慈,賠笑道:「張小姐,歐羊公那惡賊伏誅,我們是一定要賠償張家的。具體事宜,還請小姐移步,我們仔細商討。」 商心慈看著白凝冰遠去的背影,雙目波光流動,待到白凝冰回到馬車,才轉頭回應賈龍。 book18.org

夜晚來臨,倖存的家奴聚在一起點起篝火,將下午的事情當做談資。 商心慈回到馬車,情緒有些激動:「白雲閣下,商隊里說是要彌補損失,不僅將送出去的貨物原樣奉還,還將歐家的貨物分了一批給我們。」 book18.org

白凝冰點起油燈,豆大的燈火跳動著,模糊映出他的臉龐,一對湛藍的眸子裡有火焰跳動,直直看著商心慈。 book18.org

商心慈此刻在白凝冰面前,剛剛的興奮消失的無影無蹤,心裡反而有些畏懼和膽怯,深處還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悸動。 book18.org

白凝冰溫和的聲音響起:「叫我凝冰吧,我的真名是白凝冰。這些商隊的事情不用和我說,你全權處理就好,我相信你。現在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 從馬車出來回到帳篷,商心慈送了一口氣,一股失落感反而湧上心頭。睡在床上,聽不見小蝶熟悉的呼吸聲,只覺得心裡滿是空落落的感覺。但一閉上眼,就想到白凝冰打死白羽飛象,站在自己面前。他的雙眼好像藏著星辰一樣,臉上的傷痕也是那麼柔和…… book18.org

「白凝冰……真是個好名字……」少女第一次對一個異性如此牽腸掛肚,只要一閉上眼便想到白凝冰與自己相處時的點點滴滴。輾轉反側,直到深夜困意襲來才沉沉睡去。 book18.org

白凝冰這時正在自己的帳篷里炮製方源呢。 book18.org

經過山寨時偷偷摸摸買了幾隻魂道蠱蟲,用在方源魂魄上。終於讓方源的魂魄不堪重負,直接崩解掉了。 book18.org

「唉。」白凝冰惋惜了一聲,對著魂魄消散的地方說道:「方源,如果你和我同樣修為,我萬萬不敢殺你,有多遠便離開多遠,但誰讓你在最弱小的時候遇到了我?我白凝冰敬佩你的修為,敬佩你對永生的堅持,但你活著一天,我就一天不安,只好來殺你了。你放心,今後方源便是我白凝冰的化名,我會讓這個名字名震五域、威震天庭!」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