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香 (01-05)作 者: Tinúviel

簡體

.book18.org

【余香】 book18.org

作者: Tinúvielbook18.org

2020-9-1發表於SIS 第一章 book18.org

「我不喜歡你,還要我說幾遍?」一個面容姣好的女生緩緩說道。 book18.org

「嗚... ...」,周圍傳來一陣唏噓聲,眼看周圍的人逐漸增加,女生的眼眶也越來越紅,高聳的胸脯隨著逐漸失控的情緒無規律的起伏著。book18.org

林清嘉對聶瑞的舉動十分生氣,一直以來喜歡自己的男生不計其數,卻從沒有遇到過像他一樣把自己直接攔在校門口表白的情況,先前聶瑞也通過各種途徑傳達過自己的心意,她知道後只是一笑了之,並沒有給他什麼回應,想不到現在鬧出這麼大的架勢。book18.org

聶瑞的眼角微微抽動,「你現在不和我在一起,以後你會知道什麼叫後悔。」說完後轉身離開,在他身後還跟著兩個高年級學生。book18.org

女生見他離開後鬆了口氣,看到四周人群還未散去,好像突然想起什麼,雙手撥開人群小跑著沖了出去,只留下一個穿著校服的背影。book18.org

夕陽西下,一抹殘陽把半邊大地照得通紅,炙熱的溫度讓空氣變得像融化的黃油一般不停的變化和扭曲。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豎立著一根根光禿圓滑的木頭,似圓似方的擺放位置讓人費解。此刻,一道黑影在其上來回騰挪,腳下的木頭如死水般靜止。book18.org

這是穆寧修煉輕鳴紫凰書的第十二個年頭。十二年前,穆寧的枕邊多了一本書。他不知道這本小小的冊子從何而來,他問過母親,但她也只是語焉不詳,仿佛這本書是睡了一覺後憑空生出出現在他的枕邊。當時尚才四歲的穆寧身上的稚嫩與的好奇還未從他身上完全脫離,他對著這本來歷不明的冊子翻了翻。他沒有想到,這輕輕一翻徹底改變了他以後的人生。book18.org

木頭上的黑影已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距離樹樁數十丈的地面上多出了一個身形修長的年輕人。book18.org

穆寧轉身看向剛剛自己修煉的地方,對著無規律排列的木樁笑了笑,臉部肌肉的拉扯讓臉上的灰塵簌簌掉落,露出了兩排潔白的牙齒。他知道,從當年那個半天勉強走完一半樁位就已經筋疲力竭的的自己,到現在三小時內走完十二個樁位還留有餘力的改變,只有自己才知道這當中差距不可以道里計。book18.org

「該回去了。」穆寧看著緩慢下沉的太陽自言自語的說道。book18.org

「小陳,把微辰今天發布會上的有關公司產品的競品資料發給我一份,儘快。」說完,美婦摘掉藍牙耳機,因為疲憊散開的雙瞳透過玻璃望著車流洶湧的十字路口。book18.org

「啊!快剎車!」一道尖細刺耳的女聲在耳邊響起。book18.org

「吱... ...」刺耳的摩擦聲與那道尖銳中透著驚恐地聲音合二為一在空氣中迴蕩,與地面摩擦的輪胎正冒著熱氣,灰色的柏油道路被鐫刻上了一條長長的黑色細帶。book18.org

「媽的!」黑色轎車的車門被猛的推開,一個中年男子氣勢洶洶的從裡面出來,朝著前面的那輛紅色跑車走去,臉上的肥肉在細碎步伐的作用下上下躍動。副駕駛座上的女子還驚魂未定,驚恐地表情在濃厚妝容的映襯下顯得更加狼狽,艷紅色的唇邊還掛著一綹晶瑩的口水。book18.org

「砰、砰、砰...」,孟幼鈴扭頭望向車窗,只見一個穿著花色襯衫的肥胖男子正彎著腰急促的拍打著車窗上的玻璃,即使她不知道他為什麼做出這樣的舉動,但從對方表情上她也看出了對方來者不善。book18.org

車窗緩緩降下,中年男子看到車窗里的美婦,正待脫口而出的髒話被耐心已經消耗殆盡的他生生憋了回去。book18.org

「有什麼事嗎,先生?」一道清脆的聲音從美婦嘴裡吐出。美婦斜望著他眉頭微皺說道。book18.org

「你...」他塌陷的鼻子上一顆顆黃豆大的汗滴緩緩滴落,剛要開口。book18.org

「一張名片從車裡美婦手裡遞出來,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問題,聯繫上面的電話。」book18.org

跑車突然加速飛馳而去,男子望著由紅轉綠的交通燈,低頭看了看手裡的名片,轉頭回到了自己的車裡。book18.org

孟幼玲看著後視鏡里褲襠拉鏈都沒合上的中年男子,玩味的笑了笑。book18.org

男子回到車裡,後面的汽車把喇叭按個不停,邊上畫著濃妝的女子顯然已經回過神,「怎麼不開車?」她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他轉頭看著她,炎熱的天氣讓眼角的汗水不斷往他眼睛裡鑽,車裡的空調顯然不足以這麼快就讓他的汗水蒸發,他把手往臉部猛地一擄,猥瑣一笑。book18.org

「啊!」一聲尖叫在車廂里迴蕩。book18.org

「給老子舔舒服了。」男子抓著頭髮把女子猛烈的按在腿間。book18.org

「怎麼這麼硬。」女人帶著嗚咽和口水聲說道。book18.org

低著頭的女人想起了剛剛的紅色跑車,把頭一抬,望著上面正在開車的男人,嫵媚一笑,一對狐狸似的眼睛裡含著水波,像是要把人的魂魄勾走似的。男子也不低頭看她,她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把頭低了下去更賣力的舔了起來,似是對男子不看她這件事也渾不在意。book18.org

孟幼玲剛剛拉開家門就聞到陣陣菜香,她微微一笑。把門關上,單手扶牆把腳上的高跟鞋輕輕卸下,揉了揉穿著黑色絲襪的腳,換上拖鞋後慢聲走到廚房,看著廚房裡身材修長的背影,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最近公司主打產品的銷量不斷下跌,她作為公司的創始人自然是操碎了心,但因為商業對手的競品不但效用比她們更為明顯,而且價格也比其公司低了不止一個層級,哪怕她這些日子為此收集調研,在外奔走,不斷開會進行研究,也沒能找到什麼辦法。book18.org

勞累了一天回到家本以為自己又要拖著疲憊的身子下廚,看到兒子做菜的背影不由心中一熱。這些年因為獨自創業,在穆寧的成長過程中她因為時間和精力多被事業牽制,所以在兒子的成長軌跡中並沒有太多自己的身影。但穆寧不但沒有因為她責任的缺失對她責怪,反而比同齡孩子的心性更加成熟和獨立,不僅成績始終位列年級前十,更是學會了許多成年人才會的技能,做飯也只是其中之一。book18.org

孟幼玲看到廚房裡的菜還沒做好,一天的忙碌讓她風塵僕僕,掐好吃飯的時間把包放下後就徑直入了浴室。book18.org

穆寧看著鍋里的湯汁從透明漸漸轉為奶白色,聞著陣陣豆腐熬出的陣陣清香。「媽媽應該會喜歡這道魚頭豆腐湯吧。」他抽動著鼻子說道。優渥的家庭條件讓他從小就養成了無比富足的精神世界,而那本不知名功法帶給他的是超越常人的體魄。他知道身邊的一切的物質條件都是由母親從無到有一手創造,這其中的艱辛除了孟幼玲自己,作為她的兒子自然也是看在眼裡。所以母愛的缺失對他來說只能算是有些許遺憾,遠談不上性格上的缺陷。至於父親,他曾問過母親,但孟幼玲一直都是含糊其辭,他也沒有過多追問。book18.org

最後一道菜完成後,穆寧把菜端了出去,「該回來了。」他瞥了眼手錶而後看著門心道。book18.org

「小寧。」一道慵懶而嬌媚的聲音從後方傳來。book18.org

穆寧回頭看去,孟幼玲身著一條白色冰絲短袖曳地長版睡裙,172CM的身高讓她足以撐其令多數女人望而卻步的長裙。白嫩細膩的皮膚在燈光的照射下更是亮得發光。修長結實的雙腿沒有一絲瑕疵。她腳下踩著水晶高底人字拖鞋。一頭還未吹乾的深栗色大波浪胡亂的散在肩上,高聳的鼻樑把她的臉龐裝襯的多了幾分凌厲,但她卻有一個圓潤小巧的鼻頭,中和起來頓時生出了幾分江南美人的氣質。一對桃花眼裡眼波流轉,一眼望去眼神似醉非醉,叫人心蕩意牽。原本仙氣欲飄的長裙被她高聳的胸脯高高撐起,經她穿上竟是多了幾分嫵媚,幾分妖嬈。book18.org

穆寧這些年因為學習和修煉的原因,回家時間與孟幼玲回來的時間有一定的時間差,每天做飯都有保姆在家做好,所以他每天回來吃完飯後就進房間學習,而孟幼玲回家時間較他更晚,所以他們平時見面的場景基本都集中在彙報成績的時候。今天因為自己將功法上的第一個小階段修煉完滿,所以晚了些回來,雖然與母親不常見到,但因為家裡是兩層獨棟複式別墅,他住在二樓,每天母親回來時地下車庫的捲簾門開閉的聲音也會傳到他的耳朵里。久而久之,也記下了孟幼玲每日回來的大致時間。book18.org

他看著從樓梯上緩緩步下的母親,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穆寧看得呆了。他眼中的母親是美麗的,但一直都是以知性、優雅的形象存在在他的腦海里,像現在這樣以清純中蘊著嫵媚的狀態出現在他面前在他印象里是第一次。平日她穿著雖也十分大膽,但孟幼玲參加家長會與穆寧班主任對於他學習安排的討論時考慮到場合與輿論的影響,選擇的都是較為保守的裝束,所以造成了穆寧與他的同學和老師對她的印象都只停留在美這一點上。book18.org

「看什麼呢。」孟幼玲對著兒子的鼻尖輕輕一點。book18.org

穆寧感受到鼻子的異樣,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與母親的距離已是不足一掌。心臟砰砰跳動,比往時更加快速、急促。正待說些什麼,嗓子卻好像被肚子裡的話噎住,這一空檔。孟幼玲已經轉過身去走向餐桌。book18.org

他抽了抽鼻子,看著母親著著長裙的潔白背影,珠圓玉潤的臀部哪怕在她筆直站立時薄裙也會被高高頂起一道曲線。楊柳般的細腰在她蜜桃般的肥臀面前顯得不可思議。每走一步,她的臀部都會把薄裙高高頂起,兩片臀瓣每一次開合與往復都不厭其煩的在白色長裙上映出一個個清晰的輪廓,之間的陰影仿佛能吸走一切目光。向前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人的心弦之上。book18.org

穆寧心裡苦笑著吞了口口水:「媽媽,你在家裡穿成這樣,是忘記了我也是個男人嗎?」book18.org

孟幼玲緩緩向前走著,一絲狡黠又俏皮的笑在嘴邊划過。對於兒子剛剛的表情她心裡十分滿意,作為一家公司的創始人,自身又有著傲人的身材與驚人的容貌,打她身子主意的人不知多少,其中不乏真正的人中龍鳳,但都被她拒絕了,箇中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可今天在面對各種死纏爛打的追求下也面不改色的她在看到兒子看著自己發獃的表情後心裡居然湧現出一絲莫名的驚喜。book18.org

孟幼玲坐在桌前,穆寧把菜一項項細緻的擺放,然後坐到了母親的對面。看著母親白皙的臉龐蒸騰著洗澡時高溫形成的杏紅色,精緻的面容上不施一絲粉黛。想到自己的班主任有一次開完家長會後,特意把他叫到辦公室,詢問來開家長會的是不是他的姐姐。穆寧聽到詢問後也是哭笑不得,只好解釋自己的媽媽只是保養的比較好,而不是自己帶著別人來糊弄老師。不過如果班主任看到此刻的母親恐怕還是會認為這是他的姐姐,畢竟三十六歲的媽媽現在看上去確實只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book18.org

「媽,嘗嘗這道魚湯做得怎麼樣。」穆寧放下筷子,把前臂放在桌子上攏在胸前,看著她道。book18.org

孟幼玲對著湯匙輕吮了一口,不動聲色,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亮。他看到她臉上的表情,不由心裡一緊,難道不好喝?book18.org

自丈夫走後,孟幼玲還是第一次喝到這麼鮮美的湯,味覺上的刺激對於嘗遍全國各式美食的她算不得多麼稀奇,重要的是這道湯處於兒子之手,這為這道菜賦予了更多親情上的意義,這讓她眼中一熱。不過在生意場上叱吒風雲多年已經讓她養成了深厚的面部表情的管理能力,更重要的是在兒子面前一直以知性與優雅的一面出現的她,不會容許自己在兒子面前流露出小女人的一面。同時也更加堅定了要保護好這個家的決心。book18.org

她看著兒子略帶緊張的神色,倏然一笑,道:「兒子專門為媽媽做的湯哪裡能不好喝。」book18.org

穆寧高高懸起的心終於落下,露出能夠看到八顆牙齒的標誌性笑容,俏皮道:「那我以後有時間就煮給你喝,你可不要嫌棄我。」book18.org

「叮咚...叮咚...」,門鈴聲有規律的響起,穆寧和母親對視一眼,便走出去開門。book18.org

「王媽,你這麼快就回來啦。」穆寧看著門口比自己矮了一個頭不止的中年婦人,其身後草坪上靜靜地躺著一個五彩斑斕的大包。book18.org

面前的婦人是他家的常住保姆,前段時間因為家裡有事臨時請假回了鄉下,今年已經是她在家裡工作的第五個年頭,孟幼玲考慮到她只是臨時回家處理事情,重新找保姆要重新熟悉眾人飯菜的喜好和工作流程。所以這段時間都是她自己在家做飯。book18.org

穆寧出去把包拿了起來,說道:「王媽,你先進去吧。」東西我幫你拿進去。book18.org

婦人急忙道:「不用不用...少爺我自己拿吧。」book18.org

「王媽,讓他拿吧,沒事的。」孟幼玲的聲音從裡面穿出來。孟幼玲知道兒子自從拿起那本來歷不明的功法,照著上面的文字修煉後體魄就比同齡孩子強了許多,從小到大從沒有生過一次病,每年校內舉辦的運動會的跑步比賽是次次第一,初中以後更是常常刷新學校往年速度記錄。book18.org

「媽,我回房間了。」穆寧把包裹放下後,對著孟幼玲道。book18.org

穆寧蜷腿坐在床上,手裡捧著輕鳴紫凰書,眉頭微皺。以我現在的進度應該是到了書里的...鍊氣初期,煉精化氣,以精血為引,化為真氣。氣沉丹田,五心朝天,舌抵上顎,手持反天印,雙手掌心向上,十指相對。右手中指勾住左手中指、無名指勾住左手無名指,右手向內、向下旋轉,兩手食指在下方勾住、小指在上面勾住,方可觀體息內行。book18.org

穆寧照著書上鍊氣期的修煉方法擺弄了一會兒。「成了!」穆寧心道。他看著自己四肢百骸有一道道細不可見白色氣體在體內緩緩流動,朝著自己丹田的方向不停注入,丹田正中心處一團米粒大小的白色氣旋順時針轉動。book18.org

他看了一會兒後便停止了內視,這本功法對鍊氣期的說明只有短短八個字,「鍛骨走穴,抱璞歸一。」鍊氣乃是引氣入體並不斷遊走大周天,填充身體經絡和氣海。當氣海中凝聚第一滴真液的時候,便成築基。book18.org

鍊氣初期,周身精血每循環十二周天可在丹田內形成一縷真氣,這口真氣乃是最下品的瀾雲清氣,待丹田內集滿四十九口真氣時便可進入鍊氣中期;鍊氣中期所引真氣便是玄滯清氣,需得以十二口瀾雲清氣慢慢打熬,磨去其中的煞氣,將其打磨至圓融唯一的境地方可得到一口玄滯清氣,待丹田內集滿一百二十口玄滯清氣時方可步入鍊氣後期,那便是以後之說了,遑論書上所描繪境界更達十餘之多。想要快速突破的方法唯有起爐融藥,上面的藥名自己更是聞所未聞。book18.org

鍊氣初期,鍛骨走穴。穆寧想到自從習得這本功法後,便沒有生過病。學校記錄自己更是年年打破,只是因為自己的速度太過驚世駭俗,私下裡穆寧自從習了功法里的赤羽雲梭步後,他已經可以做到一瞬挪動數十丈的的距離而沒有任何負擔。正因如此自己不得不每次校運會參加跑步時放水,讓眾人認為自己只是身體素質不錯,而不至於被人抓到實驗室里研究。book18.org

至於身體上的發育,穆寧苦笑了兩聲,往後輕輕一仰,把內外兩層褲子褪到腳腕處,看著自己的生殖器官,它勃起長度有十七八厘米,寬度也有四五公分,而最上部的龜頭更是有如雞蛋般大小,哪怕是現在無欲無求的狀態下它也超過了十公分。他一拍腦門,竟覺得這是個沒什麼用處的發育,這時的他還不知道這雄厚的本錢給他將來帶來多少的好處,又給他的女人們帶去多大的歡愉。book18.org

「咳咳咳...」,一陣短暫的電腦提示音響起,穆寧坐到電腦桌前,看著螢幕,一個叫我欲乘風歸去的網名發來一段好友申請,上面寫著,「寧子,我是你大爺,有急事,快同意申請。」book18.org

穆寧看到這段話後不由失笑,平時跟他用這種語氣跟他這麼說話的只有初中三年一直在一個班的陳鵬了。記得初一時一天晚上,穆寧放學回家,看到街角巷子裡有三個背著書包的高年級學生圍著一個比他們矮了不止一頭身穿校服的稚嫩男生。那時候他雖然只有初一,但因為修煉的關係已有了一米七的身高,雖然比起一些高年級學生還有所不如,但在同年級男生里他的身高也已經是鶴立雞群。book18.org

「今天拿不出一百塊錢你就別回去了。」中間最高的那個男生說道。book18.org

「你家住別墅,一百塊錢都拿不出來?我看你就是不想給,故意騙老子是吧。」左邊一個身型矮壯的男人說著把手一甩,面前的男生一聲驚叫,臉上已是多了五個鮮紅的指印,鼻樑上的眼鏡飛蛾撲火般的飛了出去撞到牆上又掉到他面前,左側鏡片儼然多了一個焦點,如蛛網般密密麻麻從中心處往四周拉出無數道延伸。book18.org

巷子口背朝學校,人跡罕至,只有遠處高架橋上一架架列車高速駛過,隆隆的轟鳴聲足以把絕大部分人聲淹沒,只留下一絲夏日的蟬鳴。book18.org

巷口的路燈正對著巷子,穆寧站在外面,橘黃色燈光映射著穆寧,地上被拉出一條長長的身影。得益於功法,他把他們剛才說的話聽得一清二楚。book18.org

穆寧聽了一會兒,正了正背後的書包,轉頭離開。book18.org

突然一個男生突然從巷子裡衝出來,喊道:「站住,別走。」book18.org

穆寧愣了愣,回頭看去,剛剛三個男生裡面站在右邊最瘦的那個站在巷口,手指著自己。book18.org

「你在叫我嗎。」book18.org

「廢話,這兒除了你還有別人?」瘦子沒有二兩肉的臉頰微微顫動,剛剛衝出來的舉動讓他說話時氣息都變得紊亂不勻。book18.org

穆寧緩緩走到他面前,「你找我有什麼事嗎?」面無表情的說道。book18.org

「你剛剛是不是聽到我們說話了。」瘦子表情陡然變得面目猙獰,蒼白的臉上兩隻眼睛瞪的如銅鈴一般,幾乎占據了臉上三分之一的位置,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book18.org

穆寧微微一笑,「聽到了。」book18.org

在巷子裡的另外兩個學生也朝這裡走來,矮壯男生一陣怪笑,道:「今晚被這小子耍了,沒想到這時候還有人趕著來給老子送錢。」book18.org

巷角的男生茫然的看著他們的背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倚著牆的身子緩緩滑落,雙手抱膝坐在路燈照射不到的牆角陰影里。book18.org

穆寧看著後面的兩個人走到身邊,呈三角勢把自己圍在中間。book18.org

「你是初一的新生吧,不知道我們這學校的規矩,我來給你講講。我是初三的,新生每個星期都要給我交保護費,不多,一百塊錢。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既然遇見了,就把錢交了,免得你到時候還到我們樓上跑一趟。」面前的高個冷然言道。book18.org

旁邊的矮壯男生左腳一步朝他這裡逼了過來。book18.org

瘦子把身一歪,戲謔的望著眼前的稚嫩新生。三年以來,他還沒見過有人能經受趙嘉澤這一撞,一七五的身高配合著一百七十斤的體重帶著巨大的慣性,他已經預見到面前的瘦弱新生倒在地上抽泣著求饒,顫顫巍巍拿出錢的場景。book18.org

想到這裡他臉上松垮的皮肉突然突然向上提了起來,仿佛一隻木偶被人用線把兩頰扯了一扯,發出一陣咯咯怪叫。book18.org

穆寧哂然一笑:「這三個人明顯唱的是紅白臉的把戲,分工明確。高個男生充白臉要保護費,矮壯男生充紅臉動手威逼,想來是沒失敗過,所以用的這麼嫻熟。book18.org

本來他不打算多管閒事,不過路過這裡。可這三人居然打起了自己的主意,穆寧看著對方攜著身子朝自己撞了過來,目光一寒,側身輕閃,臂膀輕抬,對著他的下巴一掌斜推了出去。book18.org

趙嘉澤還沒看清發生了什麼,他只覺得如天崩地裂般一擊,其他的他根本沒有感覺到。book18.org

很久很久以後,又仿佛只有一瞬,他才覺得有陣冷風在吹著他的臉,就像是一根根針,一直吹著下巴,他的腦髓。book18.org

穆寧轉頭看向瘦子,道:「還要錢嗎?」book18.org

瘦子的瞳孔猛然收縮,像是一隻蝦在鍋里加速後的自然現象。豆大的汗珠從腦門上緩緩流下,慢慢流著,流到了眼裡,他的眼角抖動不止,那是汗滴與眼角碰撞後起的化學反應。book18.org

「不要了,不要錢了。」旁邊的高個咽了口口水,往後退了一步,突然開口。book18.org

蹲坐在巷角的男生看見一個身影由遠到近,直到擋住自己的視線。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對著自己伸出了一隻手。book18.org

「我叫穆寧。」book18.org

「我叫陳鵬。」book18.org

「謝謝你。」book18.org

... ...book18.org

... … book18.org

穆寧看著螢幕上的好友申請,點了同意。book18.org

沒過幾秒,窗口一陣抖動,陳鵬發來一條消息:「寧子,你可急死我了。你聽說沒有,今天我們學校校花被人在校門口表白了。」book18.org

說完,跟著發了一條連結過來。附帶標題寫著:「速觀!知名富二代在校門口表白校花被拒!」book18.org

穆寧看到連結後不禁一笑:「陳鵬,你怎麼還是這麼八卦,高中學習壓力這麼大,你再不把學習掛在心上家長就要被老師請喝茶了,順帶發了一個兔子被錘頭的表情包過去。」book18.org

正博是全市最好的一所實驗學校,他和陳鵬在初三時同屬一班,現在又考入同一所高中,高中三年的學業壓力不比初中。作為死黨,他不得不提醒一下陳鵬改一改八卦的毛病。book18.org

「哈哈,說不定這女的到時候跟咱們分到一個班呢,那到時候可就是同學了,咱這叫體恤同窗,互幫互助,說完跟了一個眼泛桃花的表情。」陳鵬道。book18.org

穆寧點進連結,帖子已經有四百多條跟帖,熱度可見一斑。他掃了一眼文字,文章最下方有一張照片,據說是現場學生拍的。照相者的位置距離中心比較遠,在第三排左右,照片三分之二篇幅被兩排學生密密麻麻的人頭擋住,能看到的只有一個女生站在人群中間,一張瓜子臉,膚白貌美,睫長眼大,身材苗條,弱質纖纖。眼眶微微泛紅,楚楚可憐。他瞥了一眼便退了出去。book18.org

「下了,明天學校分班見。」穆寧這條消息發了出去便關了電腦。book18.org

孟幼玲站在臥室陽台上,身著長裙,腦後原本散亂的頭髮已盤成圓盤式髮髻。她雙手緩緩摩挲著欄杆,望著空碧的滿天繁星,嘆了口氣,又把頭低了下來。實施了那麼多方案,還是沒能阻止產品一路下跌的頹勢,如果產品銷量一直以這樣的速度繼續滑落,公司帳面上的錢只能維持下個月的員工開銷,下個月後公司資金鍊的斷裂將無可避免。book18.org

她轉頭踱步步入房間,目光緩緩掃視著臥室里的一切,仿佛要將它們一絲一絲掠奪殆盡。隨後,她的眸子一下子柔和了下來,像一泓清泉,剩下的只有不舍。她的腦海里只有不舍與害怕,不舍現在的一切,害怕兒子不能面對這一切時心理上的落差。book18.org

她柔和的眼眸緩緩變冷:「自己絕不會讓現在的一切消失。」book18.org

翌日。book18.org

「今天學校分班,媽媽公司有點忙走不開,今天媽媽就把你送到校門口吧。」孟幼玲對著眼前正喝著粥的兒子說道。book18.org

「嗯,媽你忙的話我可以坐地鐵自己去學校。」穆寧專心喝著碗里的粥,頭也不抬,說道。book18.org

「一年難得一次,今天媽媽送你,沒關係的。」孟幼玲微微一笑,眼裡泛起一絲愧疚,輕聲道。book18.org

孟幼玲今天穿了一身黑色針織弔帶連衣裙,下身裙擺過膝,裙身開衩延伸至大腿根部,中間僅用一根黑色細帶連繫。胸前衣襟上鉤出幾絲蕾絲花邊,渾圓的胸脯幾欲裂衣而出,正面看去都可以察覺到那道深不見底的溝壑。如玉的耳垂上嵌了一對金色圓環式蝴蝶耳墜,纓絡輕盈,隨著一點風都能慢慢舞動。book18.org

穆寧看著站在玄關里彎腰穿高跟鞋的母親,肥碩的臀部正對著自己,把裙子映出兩個呈圓形的印記,臀瓣之間縫隙大開,像是要把人吞吸進去。裙擺被高高撐起,導致下擺的長度幾近走光,從外面甚至可以看到臀部周圍映出的內褲邊緣的痕跡。book18.org

穆寧抽了抽鼻子,母親今天穿了一雙蔻馳8CM的尖頭細跟黑色高跟鞋。穿上後本就高挑的身材加倍傲人,況且高跟鞋還有提臀效果,讓本就渾圓碩大的肥臀加倍更顯肥美。 book18.org

孟幼玲穿著鞋子的身型微微晃動,好似在吸引著周圍的一切。 book18.org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平時站著雙腳一動就可以穿上的高跟鞋,今天卻擺弄了這麼久。臀部暴露在兒子面前,讓她有一種過度興奮的羞恥感。一絲異樣的情緒在她心裡緩緩蔓延。 book18.org

前方漂浮著滯重濃郁的晨霧,失序的游離在車窗外,虛弱柔和的陽光透過透過霧氣映襯著孟幼玲細膩的面容,淡金色光輝像一束壞掉的聚光燈無力的尋找目標。穆寧輕柔的望著母親被輝光覆蓋的半邊臉龐,被染成金黃色的長睫毛在臉上緩緩躍動,他一下子意識到她那嫵媚、優雅的外表下那嬌柔、怯弱的靈魂。孟幼玲眯著眼睛皺了皺眉頭,白皙凈嫩的皮膚上透著一層淡淡的玫紅。她把上方的遮光板放了下來。孟幼玲輕踩油門一路上低速行駛,車道上跟著幾輛緩慢的汽車,可能因為前面是轎跑的關係,全程沒有按過喇叭。 book18.org

「媽,你把我放到這裡就行,我自己走到學校。」穆寧說道。 book18.org

人行道旁的一輛黑色轎車副駕駛上斜躺著著一個弱不禁風的男生,低矮的鼻樑上架著一副黑色寬邊眼鏡,泛黃的鏡片被刻上數不清多少道的微小細長的擦痕,了無生趣的目光對著窗外左顧右盼,仿佛期待著誰人的到來,氤氳霧氣里的物事影影綽綽,仿佛被人罩上一層薄如蟬翼的輕紗。 book18.org

一輛紅色轎跑從身邊掠過,緩緩停靠在黑色轎車的正前方,他目光一凝。一個身形修長上下穿著一身黑色運動衣的男生從車上走了出來,身體左傾,右肩挎著一隻書包。他緩緩走到右側駕駛座車窗前,弓著腰把脖子伸了進去。 book18.org

坐在車裡的瘦弱男生看到從車上走下來男生的單肩掛著書包,細長的眼睛裡泛起一陣光亮,急急忙忙起身收拾起身邊散亂的書本。 book18.org

穆寧看著眼前的母親,微微一笑,道:「媽,跟你說句悄悄話。」 book18.org

孟幼玲聽了這話,一雙眼含秋波的剪水秋瞳微微眯起,嫵媚一笑,把頭側了過去。 book18.org

穆寧單手掩著嘴巴,距離母親耳朵的距離不足已是一寸,「媽媽,我不缺愛,不要愧疚,好好經營公司,我愛你。」溫柔的說道。話畢,他對著眼前的帶著細短的白色絨毛的掛著蝶式耳環的耳垂輕輕一舐。 book18.org

孟幼玲被兒子話裡帶出的淡淡熱氣呵的有些發癢,這股熱氣傳到心底,連帶著她的心一陣蠢動。聽著兒子暖心的話語,不由心中一熱,沒想到兒子把自己對他的愧歉看的一清二楚,主動出口了結了自己的後顧之憂,這讓她心中一直高懸多年的巨石緩緩落地。她內心自嘲道:「沒想到是我以己度人。」與此同時,一股驕傲自心底油然而生,又有誰家的孩子像兒子一樣不過十五歲就這麼懂事與獨立呢? book18.org

倏然間,她敏感的身體身體如過電般一陣顫抖,耳垂被滾燙的舌尖划過,讓她始料未及。孟幼玲心中不住戰慄,於表面上強壯鎮定,左手伸出窗外輕輕攬著穆寧的脖子,使其正臉靠著自己的額頭,雙目相對,道:「臭小子,學會開你媽的玩笑了。」說完,對著他的臉龐輕呵了一口氣。 book18.org

穆寧嘻嘻一笑,把頭縮了回去。孟幼玲嬌媚的瞪了他一眼,車窗升起,飛馳而去。 book18.org

「寧子!」一道清脆稚嫩的聲音在背後響起,還未回身,身子驀然一沉,胸前已是多了兩條手臂。「鵬子別鬧,別讓我手動讓你下來啊。」穆寧頭也不回的笑道。 book18.org

聽到這話,胸前兩條手臂猛的一縮,穆寧面前已多了一個較他稍矮的瘦弱男生。 book18.org

… … book18.org

在距離學校不遠的鬧市區,街上人頭攢動,陰鬱的晨霧在初升的太陽的怒火下漸漸消融,一輛紅色轎跑停在路旁,車裡的女人一襲黑色長裙,癱坐在駕駛座上,裙擺已被她褪到腰部,兩腿之間門戶大開,右腿高高舉起,精心塗抹著黑色指甲油的秀美腳趾彎曲頂著正上方的擋風玻璃,右腿則筆直放在左邊的副駕駛上。 book18.org

孟幼玲已記不起自己上一次做愛是什麼時候,約莫是在十幾年前,當時做愛的景象早已被往事模糊。剛剛兒子那輕微一舐讓她再次感受到強烈的男性荷爾蒙的氣味,而在那一刻,她陰道就湧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流。 book18.org

在離開兒子時,她在去公司的路上便已經感覺到腿間的黏濕,而那道熱流更在不停分泌,漸漸淹沒了整個座位。 book18.org

她右手伸進腿間黑色網格狀蕾絲內褲,左手把上身拉鏈拉開,單手解開內衣扔到副駕駛上,一對碩大的美乳沒有內衣的束縛後猛然彈了出來,在躁動的空氣里微微顫動,整條裙子褪到腰間,此時她已是赤身裸體,整個光潔的身子裸露在車內,雙腿對車窗外呈一百二十度張開。當初買車時注重隱私,她讓商家把車身所有玻璃都貼上了防窺膜,加上跑車足夠高端,所有玻璃用的都是隱私玻璃,即便有兩層隱私保險,但外賣的人如果仔細盯著車內看的話還是可以看到一切模糊的輪廓,而坐在車內則可以看清外面的一切。 book18.org

孟幼玲剛把手送到陰唇之上,身子驟然間猛烈的顫抖了起來,兩腿之間便已一瀉千里,噴出一道壯觀水流,激射到正前方擋風玻璃上,黏膩濕滑的淫液附在玻璃上緩緩滑落,窗外的畫面漸漸模糊,她左手猛抓著自己高聳的胸脯的一角,喉嚨里哼出一陣陣淫魅銷魂的呻吟,嘴角涎液冉冉流下,從下頜滴落到自己的美乳上,粘稠淫靡,而她的臀部不時傳來一陣抽搐,陰道里的淫水還在不停的流著,循環往復,周而復始。 book18.org

濃霧消逝,太陽高懸,周圍時有路過的行人對這輛停在路邊的昂貴跑車駐足打量,孟幼玲在車內看著外面的男人對自己的跑車觀望、審視。心底陡然湧出一陣羞恥的刺激感,有一個男人跑到車前拍照,而車內的自己雙腿大開正對窗外,看到窗外的男人舉起相機,的她陰道猛然一陣緊縮,隨即迸發出更為濃稠的粘液,淫液四射,飛濺到儀表熒幕與方向盤之上,車內躁動的空氣里漂浮著淫靡的味道。 book18.org

她在車內淡淡地哼著,臉上白裡透紅的餘韻還未消逝,口角的涎液還在下頜間緩緩滴落,內衣內褲被散落在旁邊的座位上,她掃了一眼被自己愛液糊上的儀錶盤,倏然一驚,從停車到現在,車門都沒有上鎖。這意味著在這期間無論誰拉開他的車門都能看到她在車內赤身裸體所做的一切… … book18.org

孟幼玲臉白皙的臉龐像是浮上了一層血紅的晚霞,一對桃花似的眸子裡盈滿無盡春意,她把脖子正了正,盯著儀錶盤,只要伸出手指輕輕一點就可以將車門上鎖,但她沒有。 book18.org

熙來攘往的人們對著這輛昂貴轎跑指指點點,孟幼玲努力將雙腿撐了撐,雙手把自己兩腿掰成一個大大的M字形,嘴裡淡淡的呵著熱氣,中門大開,如果這時候有人靠近擋風玻璃,一定可以看到駕駛座上的美婦用中指徐徐搓揉著自己的嬌嫩洞穴… book18.org

… …book18.org

… … book18.org

穆寧環視著路邊的楓樹,一簇簇楓花競相開放,透著少女般的清純,嬰兒般的粉嫩。漫天紅楓颯颯而落,而兩個月前他們還是一顆顆幼小樹苗。 book18.org

「寧子,昨天領書你怎麼沒來,是不是又練功去了。」陳鵬嘻嘻笑道。 book18.org

「可能遇到瓶頸了。」穆寧說道。 book18.org

他抬頭望著眼前近三米高的黑色大理石校碑,其上立著正博高中四個用楷書刻成的大字,外沿的金色鑲邊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熠熠生輝。 book18.org

「百米衝刺博爾特都沒你快,再不緩會兒你讓別人怎麼活。」陳鵬臉上擺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說道。 book18.org

穆寧淡淡笑道:「山外有山。」 book18.org

穆寧心裡清楚,他目前的境界在功法里不過是入門階段,卻已經把目前人類所有的速度記錄遠遠甩在身後,連帶著自己的氣力也比常人大了許多,這一切全都得益於那本不知來源的功法。而後面的境界自己雖沒有親眼目睹,但可以想見,比自己修為更高的人必然存在,只是或許因為自己修為過低,暫時接觸不到罷了。 book18.org

陳鵬忽然感覺到脖子背後一陣涼意,正待回頭看去,自己已是腳離地面,懸在半空,被人提了起來。 book18.org

「陳鵬,你小子倆月沒見,演戲功夫見長啊。」一道戲謔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book18.org

諾大的校門前現在已是人流如潮,開學日這一天,哪怕成績再差的學生也不會選擇在這一日遲到。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在家獨自度過一個無聊的暑假。開學於他們而言,腦中充盈著和同學久別重逢時興奮,告別伴隨三年學校進入新學校時的好奇。而學習的幸苦只有在完成繁重作業時才會令他們追悔此刻的天真。 book18.org

校門前,一個身形高壯的男人單手捏著瘦削的贏弱學生並將其提了起來,這樣奇特的場面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人們饒有興致地望著他們,期待著他們下面的舉動。 book18.org

「嘿嘿,沒想到開學第一天就有好戲看。」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了出來。 book18.org

攘動的人群里隱隱有人說道:「打啊,怎麼還不打。「 book18.org

… … book18.org

越來越多的人往這裡聚集,生怕自己錯過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book18.org

陳鵬看著周圍越來越多的人,他們有些人盯著自己,有些人看著拎著自己的人,卻一直沒有出現一個想要幫助自己的眼神。他聽到背後的聲音,有些熟悉,卻一直記不起來是誰。時間有些久了,他的脖子隱隱作痛,後面的人又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book18.org

陳鵬望著正對校碑上的字入神的死黨,用力喊道。 book18.org

「進階鍊氣中期需打磨十二口瀾雲清氣,以現在的進度快則五年,慢則八載。書上道服用菩提丹可加快打熬速度,需…」, 「穆寧!」一道聲音將其驚醒。 book18.org

他回頭望去,看見陳鵬被人如拿捏雞犬般提在空中,身後背著書包的壯碩男生對著陳鵬獰笑道:「今天你叫誰也沒用,誰也幫不了你。」 book18.org

他抬頭看著穆寧向自己走來,嘴角勾起一絲不屑,仿佛在嘲諷這個看上去平平無奇男生的不自量力。 book18.org

穆寧徐緩地向前走去,周圍人群里爆發陣陣呼聲,人們看著這個面容俊逸卻不失陽剛之氣的少年,無論從何等角度看去,他的身材和氣力都不足以支撐他為當事人強出頭,人群里也不乏傳出其人想在入學第一天出風頭的細言碎語。 book18.org

穆寧不想在開學第一天就稱為人們討論的對象,可以預見,如果在公眾場合下暴露自己的實力將會引起多大的輿論風波,甚至會招惹國家部門的注意,所以他一直在腦中思忖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乾淨利落的解決這場戰鬥。 book18.org

一隻粗糙的大手突然從人群里伸出來抓住他的手腕,右側人群里站著一個面容粗獷的男人,如果不是其人身上穿著校服,穆寧恐怕會下意識以為他是哪位學生的家長。 book18.org

只見其對著自己搖了搖頭,說道:「已經有人去叫老師了,別為了面子強出頭。」 book18.org

穆寧聽到這話先是頓了頓,隨後啞然一笑,道:「多謝。」隨後反手一脫,便繼續向前走去。 book18.org

尚城自幼習武多年,除了其師傅外鮮少遇到能夠與自己放對的高手。自忖縱然自己只是虛扣,但以面前這個普通高中生的氣力,決然不能掙脫他這一招苦練多年小擒拿手。沒想到只在一瞬間,其人在自己手中的手腕一剎那如游魚一般在自己掌中滑了出去。 book18.org

他目光一凝,眼中暴起一道精芒。 book18.org

穆寧距其人已不足一丈,對方面色一厲,把手中陳鵬用力一甩,朝著自己砸了過來,其人緊隨其後,雙腿一蹬,右手揮拳呈衝鋒狀直直欺上穆寧臉部,穆寧雙目一閃,若是換了別人,這一拳招呼實了,必然是骨斷筋折的下場,既然對方出手如此狠辣,那也莫怪自己多使兩層氣力了。 book18.org

他往後輕退半步,望著即將落地的陳鵬,左手一抬,扣住他的袖口,往後緩緩一引,卸了大部分的力道,這時後面的對手已是壓了上來,拳未到,風先至,一股壓力已是迫到穆寧的臉上,他把頭微微一側,單手成掌,穿過對方接踵而至的左拳,揮在了其人的脖頸之上,一道如長鞭揮舞劃撥空氣的厲音在圍觀人群的腦海里驚響。 book18.org

眾人不知發生了何事,只見高壯男子面若赤血、青筋虯結,捂著脖子踉蹌著往後退去,之前的囂張氣勢已不復猶存,沒過兩步,便已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