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 (2.11) 作者:竹影隨行

簡體

2.11 book18.org

我和北北隨著媽媽一同回到出租房內,媽媽看起來面色如常,一路上也沒說什麼,我自然也不敢多嘴。雖然北北是第一次來這裡,但正在傷心處,也沒有功夫欣賞新家。 book18.org

出租房很大,正好三間臥室。媽媽面無表情指著北邊的房間對我說:「你住這裡。」然後指著斜對面的房間對北北說:「你住這間。」 book18.org

由於我們是突然間到來,房間空蕩蕩的,什麼家具也沒有。北北眼圈紅紅的,還沒從震驚中走出來,站在屋門口,鼻子一抽一抽的。 book18.org

媽媽冷冰冰的說:「北北今天晚上就回學校了,你先將就一晚,明天我讓人送兩張床過來。」 book18.org

我們自然不敢有什麼意見。我也沒帶什麼行李,就一個包,先幫北北把行李搬進了她的房間。等忙完之後,見媽媽站在房門口,雙手抱胸,面容冷漠的看著我。 book18.org

媽媽肯定還在生氣,我乖乖的站在她的面前,等待著雷霆震怒的襲來。 book18.org

媽媽沒有動手,甚至都沒罵我,只是冷冷的對我說:「你不是要考清華嗎?行,從今以後你就老老實實的待在家裡,哪兒都不許去。」 book18.org

「哦。」我乖乖的點了點頭,也不敢有什麼意見。 book18.org

下午北北要回學校,臨走時還哭哭啼啼的,這會兒她也不敢去找媽媽求安慰,我只能抱了抱她,給她一些鼓勵。 book18.org

媽媽的情緒看起來還算穩定,沒有像電視劇的離婚婦女一樣,陷入歇斯底里的瘋狂之中,下午還專門去了趟超市,買了些食材,晚上做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一點也不像是婚姻剛剛破碎的女人該做的事兒。 book18.org

這可能跟媽媽的性格有關吧。體面了半輩子,連離婚都有保持優雅。 book18.org

吃完了飯,我就坐在茶几旁複習功課,媽媽脫了鞋,光著瑩潤玉足,蜷縮著雙腿,斜倚在沙發上,細指滑動手機,神色如常。 book18.org

看見媽媽這麼鎮定,我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擔心。 book18.org

晚上在沙發上將就了一夜,白天發生的事情,一遍一遍的在腦子裡過,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覺。一直熬到早上五點半,我乾脆爬了起來,洗漱一番之後,下樓買早餐去了。 book18.org

回來之後,我將早餐做了保溫措施,坐在茶几旁,安靜的等著。約莫過了半個來小時,媽媽起床了。她還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仔仔細細的洗刷打扮,只是眼睛周圍的黑眼圈,讓她顯得有些疲憊。想來媽媽跟我一樣,也是一夜未眠吧。 book18.org

媽媽見我買回來的早餐,瞧了我一眼,沒說什麼,坐下來開始一起吃。我低著頭,心裡琢磨著,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安慰安慰媽媽呢? book18.org

還沒等我開口,媽媽就先開口了:「晚上睡得還行?」 book18.org

「還行。」我點了點頭,然後很不合時宜的打了個哈欠。 book18.org

媽媽斜了我一眼,冷聲說道:「從今以後,就是咱們三個一起過日子了。」 book18.org

「嗯。」我機械的點了點頭。 book18.org

「你以前也說了,考上大學之後,你就搬出去了。不過在此之前,我得給你定個規矩。」 book18.org

媽媽的話里有些警告的意味,我顫巍巍的放下手裡的筷子,坐直了身子,聽她往下講。 book18.org

「我的房間,你不許進。」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北北的房間,你也不許進。」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還有……」媽媽忽然眯起一雙凌厲嫵媚的丹鳳眼,乜著我,銀牙緊咬,聲音像是從牙縫裡逼出來的:「我再說一遍,你要是敢碰北北,我就掐死你。」 book18.org

這話聽著耳熟。 book18.org

我低著頭,小心翼翼的說:「您放心,北北是我妹,我絕對不會傷害她的。」 book18.org

「安諾不是你妹?」 book18.org

很顯然媽媽是在指我上了安諾那件事情。我皺了皺眉,委屈巴巴的說:「媽,我當時真的不知道她是我妹,我以為她就是個搞援交的,稀里糊塗的就被她給……給勾引了。」 book18.org

「好,就算你不知道。那陸依依呢?她不是你女朋友嗎?你背著你女朋友跟其他女生搞在一起,算怎麼回事?」 book18.org

這我無言以對,為了掩飾慌亂,不停的伸手撓頭。 book18.org

「你一天到晚你凈想什麼啊?滿腦子色情思想,你有沒有考慮過人家依依的感受。這事兒要是再讓她媽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book18.org

我腦子裡不由得想起了蓉阿姨冷峻美麗的面容來。說真的,陸依依知道了,我還能糊弄過去,要是蓉阿姨知道了這事兒,那還真就難辦了,就像媽媽說的那樣,不死也得掉層皮。 book18.org

我抬眼偷偷打量著媽媽,心虛的問道:「您……會替我保密的哦?您不會告訴蓉阿姨的啊?」 book18.org

媽媽瞪了我一眼,哼的一聲,一臉嫌棄的說道:「就你這破事兒,我也得有臉往外說呀。」 book18.org

「都怪安諾,都是她惹的禍!」 book18.org

「都怪人家,你一點錯也沒有啊?」 book18.org

我連忙點頭:「有錯有錯,我有錯。」 book18.org

沉吟片刻,媽媽哼道:「那丫頭倒真不是個省油的燈,以後指不定還會搞出什麼么蛾子來呢。」說著,她瞥了我一眼:「你說你個大小伙子,一天天的把自己吹得能的不行,讓一丫頭片子給耍的團團轉,你丟不丟人呀。」 book18.org

這我確實承認,我自己也覺著有點丟人。 book18.org

「從今以後,你不能再跟她來往了。」媽媽的語氣非常決絕。 book18.org

我連忙舉手發誓,一臉嚴肅地說:「我保證,我一輩子都不想再看見她了。」 book18.org

媽媽輕輕的嘆了口氣,沒有再往下說了。我偷偷地打量著媽媽,在晨光的映照下,白皙精緻的臉龐,像是覆了一層輕紗,有種異常動人的美感;神情雖然保持著恬淡,黑眸中卻隱忍了幾許的黯淡和疲乏。 book18.org

我忍不住問道:「媽,您……真要跟我爸離婚呀?」 book18.org

媽媽神色如常,隨口回道:「不離還能怎樣?」 book18.org

「這事兒,從頭到尾就是一場誤會,想辦法解釋開了,不就行了。」 book18.org

「怎麼解釋呀?」媽媽斜眼看著我,嗤笑道:「你去跟他解釋嗎?」 book18.org

我沒法接口,是我太輕飄飄自己為是了,這些事,怎麼可能跟老爸解釋的清楚呢。而且讓老爸知道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對他來說,也是另外一種殘忍。 book18.org

「誤會太多,就沒必要解釋了。就算解釋清楚了,又能怎樣?我們這個家,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book18.org

我無言以對。 book18.org

吃完早飯,我和媽媽各自離家,如同往常一樣,上班上學。等待下午放學,再回來時,媽媽已經早早到家了,聽動靜,應該正在廚房裡忙碌。茶几上放在一本紅冊子,赫然印著三個燙金字,離婚證。 book18.org

我的心中一陣莫名的酸楚,一陣莫名的惆悵。白天上學時,腦子裡想了無數種可能,或許是媽媽有事沒去;或許老爸臨時反悔;或許民政局突然失火;或許,老爸老媽因為一個眼神,想起了年輕時的甜蜜時光,然後相視一笑…… book18.org

可惜呀,想像終歸只是想像。 book18.org

我走進廚房,見媽媽紮起了頭髮,圍著圍裙,正在廚台前忙碌著。我想要安慰她兩句,卻不知該如何開口。媽媽回頭瞧見了我,說道:「回來了,正好給我幫幫忙,打打下手。」 book18.org

我見媽媽神情淡然、面色如常,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廚台上擺著青菜香菇、雞鴨魚肉,一大堆的食材,看來是要做一桌豐盛的晚宴了。 book18.org

我走了過去,洗洗手。媽媽指了指青菜,對我說:「把菜擇了。」 book18.org

我下手幫忙,眼睛卻在偷瞄著媽媽。媽媽並沒有想像中的苦楚幽怨,反而顯得有些輕鬆與瞭然。我心中暗想,或許是那天晚上的事情,在媽媽的心中壓的太久了,面對老闆時,總有一些愧疚,又無法對旁人訴說。如今兩人分道揚鑣,反倒如釋重負。 book18.org

或許是這樣吧。如果真的如我所想,那離婚對於媽媽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book18.org

可是,造成這一切的元兇,畢竟是我這個不孝子,說到底,我才是罪該萬死的那個。 book18.org

我低著頭一言不語,媽媽扭頭看了我一眼,問道:「幹什麼愁眉苦臉的?」 book18.org

我苦笑道:「我爸我媽離婚了,難道我要哈哈大笑嗎?」 book18.org

媽媽輕蔑一笑:「不就是離婚嘛,天又塌不了。」 book18.org

「老媽您可真看得開。」 book18.org

「難不成我還要吃安眠藥自殺呀。」 book18.org

媽媽雖然表面輕鬆,神態自若,但我總覺著怪怪的,感覺跟平時的媽媽有些不太一樣。至於到底哪裡不一樣,又說不清楚。 book18.org

就在我們母子二人在廚房裡煎炒烹炸,忙得不亦樂乎之時,門鈴響了。我一愣,望向媽媽,媽媽瞟了我一眼,說:「開門去啊,愣著幹什麼?」 book18.org

「誰呀?」我狐疑的問道。 book18.org

「開門不就知道了,問什麼呀。」 book18.org

我放下手裡的活,雙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媽媽斥道:「往哪兒抹呢?不是你洗衣服是吧?」 book18.org

以前聽媽媽嘮叨只覺著煩,現在聽起來,簡直是仙音入耳,真叫人心情舒暢。我樂顛顛的跑去開門,來人竟然是蓉阿姨和陸依依,還帶了一個大花籃子。 book18.org

我愣了愣,忙閃開身子,讓她們進來。 book18.org

蓉阿姨的裝扮簡潔素雅,不似往日那般盛氣凌人,圍著客廳轉了一圈,說道:「租這麼大房子,就你們娘仨住,你媽可真是個富婆。」 book18.org

我瞧著陸依依,又望了望她抱在懷裡的花籃,疑惑的問道:「什麼意思呀?」 book18.org

陸依依看了蓉阿姨一眼,低聲對我說:「我媽說這是要慶祝你媽重獲自由,二度單身。」 book18.org

「行吧,那我就替我媽謝謝你們了。」我苦笑一聲,將花籃接了過來。我對花不是太熟悉,低頭聞了聞,挺香的,問道:「這是什麼花呀?」 book18.org

「這都不知道呀,鬱金香。」陸依依白了我一眼,繼續道:「聽我媽說,雲阿姨最喜歡鬱金香了。」 book18.org

我聞言一怔,望向她。 book18.org

陸依依疑惑道:「看我幹什麼呀?」 book18.org

「啊!沒什麼。」我收起心神,將花籃擺在了顯眼處。 book18.org

蓉阿姨在屋裡參觀了一圈,最後進到了廚房裡,跟我媽聊天去了。我陪著陸依依坐在沙發上,閒話聊天。 book18.org

「你爸跟你媽好端端的,怎麼突然離婚了啊?」 book18.org

我輕描淡寫的說道:「這三言兩語跟你也說不清楚,不過多少跟你有點關係。」 book18.org

「啊?跟我有關係?你爸你媽離婚,跟我有什麼關係?」 book18.org

我心說,要不是那天晚上你惡作劇,把我媽換到你的房間裡,我也不會跟我媽那個,也就沒有後面那多麻煩事兒了。 book18.org

「算了,反正跟你說也不明白。」 book18.org

「少來~ !聽你鬼扯。」陸依依以為我在開玩笑,想了想,問道:「會不會跟你那個野生妹妹有關?」 book18.org

「嗯……」我沉吟片刻,點頭承認:「有關。」 book18.org

「我就知道。」陸依依打了個響指:「我就知道那小丫頭沒安好心。」 book18.org

這時,媽媽喊我過去幫忙,我趕緊起身進了廚房,按著媽媽的吩咐,往客廳里端菜。 book18.org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晚宴開始。蓉阿姨首先舉起酒杯,跟媽媽碰了一下,笑著說道:「恭喜你重獲單身。自由,在向你招手。」 book18.org

媽媽仰起修長雪白的脖頸,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蓉阿姨問道:「感覺怎麼樣?」 book18.org

媽媽笑了笑:「辣。」 book18.org

「我沒問你酒怎麼樣,我問你離婚的感覺,怎麼樣?」 book18.org

媽媽把玩著手裡的空酒杯,瞧著蓉阿姨,反問道:「你當初離婚時,是什麼感覺?」 book18.org

蓉阿姨哼的一聲笑道:「我啊,感覺很痛快呀,終於不用再伺候那個王八蛋了。就好像在水底下憋了很久,一下子浮出了水面,喘了好大的一口氣兒。」 book18.org

媽媽主動舉起酒杯,笑著說道:「對,咱們倆的情況差不多,我也是這種感覺。」 book18.org

「其實吧,我早就想跟你說了,你們家那……哎呀,現在不能再叫你們家的了。凌東海這人,忒沒勁了,又不會說又不會笑的。唯一的優點,老實,還是假裝的,在外面還搞出一個私生女來。」蓉阿姨一邊倒酒一邊說。 book18.org

「嗨~ !這時候了,還說這些幹什麼。不提他了。」媽媽苦澀一笑,將自己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book18.org

「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你這一離婚,說不定愛情又活了。」蓉阿姨笑了笑,問道:「不如這樣,趁你還年輕,還漂亮,我給你介紹一個怎麼樣?保證比凌東海強百倍。」 book18.org

我一聽這話,心裡有些著急了,生怕媽媽答應,趕忙說道:「有這麼好的男人,那蓉阿姨您怎麼沒再找一個呀?」 book18.org

蓉阿姨被我這一句噎的,愣了一下,硬是沒想出該怎麼反駁。媽媽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又怕蓉阿姨不高興,瞪了我一眼,訓斥道:「大人說話,小孩子插什麼嘴。」 book18.org

「就事論事,有感而發。」 book18.org

蓉阿姨瞪了我一眼,說:「你跟你爸,真是兩個極端。一個木頭樁子,三棍子敲不出一個屁來,一個呱噠板子,不打自己就響。你們這爺倆,都不讓你媽省心。」 book18.org

被她這麼一頓數落,我低頭不語。陸依依在桌子下面碰了碰我,幸災樂禍的朝我一笑,我假裝兇惡的瞪了她一眼。要說這世界我不敢跟誰貧嘴,那就只有蓉阿姨一個人了。 book18.org

媽媽說道:「其實他最近表現得已經很不錯了,比以前強多了。」 book18.org

我沒想到媽媽會誇獎我,舉起盛滿飲料的杯子,笑著說道:「媽,我敬您一個。」 book18.org

媽媽並未領情,白了我一眼,問道:「你敬我什麼?也恭喜我重獲自由?」 book18.org

「我敬您事事開心,永遠年輕美麗。」 book18.org

媽媽哼的一聲:「你要不惹我,沒準兒我還真能事事開心,永遠年輕美麗呢。」 book18.org

我雙手端著酒杯,說道:「我保證以後再也不跟您惹麻煩了,我發誓。」 book18.org

「就你這嘴……哼~ !從小到大,你跟我發過多少誓了,哪一次遵守過吧。」話雖然這麼說,但最後媽媽還是舉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 book18.org

「媽,我說真的,我發現我最近越來越成熟了,越來越穩重了。」我見媽媽一臉的不屑,忙說:「不信您問依依。是不是?依依。」 book18.org

陸依依翻了個白眼,然後認真思考了片刻,點頭說:「好像是有點變化。最起碼能耐下心來,學的進去了。」 book18.org

我邀功似的趕忙說道:「您看您看,證人在這兒。」 book18.org

蓉阿姨嗤笑道:「經歷了這麼多事兒,你要再不懂點事兒,那你也甭活著了。」 book18.org

陸依依還要回家複習功課,吃的差不多飽,就先回去了。我陪在媽媽和蓉阿姨身邊,看她們喝酒,聽她們聊天,一直鬧到十二點。 book18.org

雖然這頓酒喝的挺長的,其實一人也就半斤而已。媽媽經常出去應酬,按說這點量一點事兒都沒有,今天竟然有些微醉了。反倒是蓉阿姨,除了臉蛋有些紅撲撲的,其他一點事兒都沒有。 book18.org

送走蓉阿姨後,媽媽已經有些暈頭轉向了,腳下像是踩著棉花似的,輕飄飄的,站都站不穩了。我扶著媽媽,送她回到了臥室里,剛一進屋,她就將伸手將我往外一推,警告我說:「不許進來。」 book18.org

我這才想起早上媽媽給我定下的規矩,連忙說:「不進不進。」 book18.org

媽媽那白皙雪潤的面龐,透明般的瑩潤冰肌下,透著淡淡的紅色,像極了熟透的蘋果,竟然有些可愛。 book18.org

媽媽盯著我瞧了片刻,邁步往外走。我一怔,以為她喝多了,分不清東南西北了,忙問:「媽,您走反了。」 book18.org

「我上廁所。」媽媽搖搖晃晃的走了幾步,回頭瞪著我:「你別跟來啊。」 book18.org

我哪兒敢呀。 book18.org

隨後幾日,媽媽經常醉酒晚歸,說是有應酬,不過我心裡知道,這只是媽媽的藉口而已,她是在借酒消愁,排除內心的煩悶。 book18.org

直到星期日早上,媽媽起床之後,手捂著胃部,面色蒼白、凝眉鎖目,一臉的病容。不用猜也知道媽媽的老毛病又犯了,我趕忙去廚房裡,熬了一些熱粥,給她暖暖胃。 book18.org

一上午,媽媽都萎靡不振的蜷縮在沙發上,抱著抱枕,連手機都沒心思玩了。我心疼又著急,蹲在她面前,輕聲說道:「媽,我陪您去醫院裡看看吧。」 book18.org

「不用。」媽媽苦著臉說:「你趕緊看書去吧,不用管我。」 book18.org

「您都這樣了,我還看什麼書呀。」 book18.org

我伸手想將媽媽拽起來,媽媽就是不肯起。我急了,一屁股做她身邊,威脅道:「您要是不去,那我就在這兒坐著。」 book18.org

媽媽不耐煩地嘆了口氣,起身回屋,換上外套,在我的陪同下,一起前往附近醫院。檢查之後,醫生說是是因為情緒不太穩定,導致胃酸大量分泌,再加上過量飲酒,刺激胃粘膜引起的。只要媽媽能夠保持心情舒暢,禁止飲酒,少吃油膩,再配合藥物治療,很快就會康復的。 book18.org

回到家裡,媽媽回屋休息去了。晚上我熬了些小米粥,怕自己炒的菜不好吃,特意讓外賣送來兩道清淡的小菜。 book18.org

我端著晚飯,敲了敲臥室房門。 book18.org

「幹什麼?」房間內,媽媽有氣無力的問道。 book18.org

「給您送飯。」 book18.org

「進來吧。」 book18.org

擰開房門,本來是想要送到媽媽床前的,剛準備邁步,突然想起媽媽定下的規矩,抬起的腿又給放了回去。媽媽躺在床上,回身瞧了我一眼,疑惑道:「站在門口,幹什麼呢?」 book18.org

「您不是說不讓我進屋嘛。」 book18.org

「進來吧。」 book18.org

「可是您讓我進去的啊。」 book18.org

媽媽不耐煩的嘆了口氣:「我讓你進來的。」 book18.org

我這才邁步走了進去,將飯菜送到了床前,放在了一旁床頭柜上。媽媽坐起身來,靠在床頭處,端起米粥,喝了兩口。 book18.org

「感覺……味道怎麼樣?」我小心翼翼的問道。 book18.org

「嗯。有進步。」 book18.org

「那行,那我以後天天給您熬。」 book18.org

「你真想改行去賣早點啊?」 book18.org

「多門手藝總沒壞處。將來說不定還能憑著這身手藝,像老爸一樣,娶到一個媽媽這樣如花似玉的老婆呢。」 book18.org

媽媽一手端著碗,舀起一勺米粥,聽到我這話,楞在了半空,抬眼盯著我。我感覺這玩笑開的有些過了,趕忙將頭轉向一旁,咳嗽兩聲,掩飾尷尬。 book18.org

沉寂半晌,媽媽問道:「你還待這兒幹什麼呢?」 book18.org

「看你喝粥的。」 book18.org

「喝粥有什麼好看的?出去。」 book18.org

「不是您讓我進來的嗎?」 book18.org

「我讓你進來,沒讓你在這兒站著。」 book18.org

我感覺媽媽有點強詞奪理了,可又沒辦法反駁,誰讓她是霸權主義呢。 book18.org

隨後幾天,我查了許多資料,用心為媽媽熬了各種各樣的養生養胃粥,胃病雖然有所好轉,卻依舊無法痊癒。 book18.org

為了讓媽媽早日康復,晚飯後休息了一會兒上,我提議出去散散步。媽媽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想動,我勸道:「飯後走一走,能活九十九。醫生也提議您多運動的。」 book18.org

媽媽在沙發上翻了個身,嘴裡嘟囔著:「剛吃完飯就運動,胃更難受了。」 book18.org

「這吃完飯都快一個小時了,您在這兒躺著,就不怕胃難受啊?」 book18.org

「不,很舒服。」媽媽雙手緊緊摟著抱枕,言語中竟然有些撒嬌的味道。 book18.org

「嗯……那就您不怕長肉呀?」 book18.org

…… book18.org

沉寂片刻,媽媽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斜了我一眼:「我看你是又欠揍了。」 book18.org

「哎呀,我是為了您好。我這都犧牲學習時間,特意陪您散步了。」 book18.org

媽媽在我軟磨硬泡之下,勉為其難的回屋換了一身衣服。由於天氣漸漸變暖,媽媽穿上了碎花連衣長裙,腳上一雙平底單鞋,長發散下,斜掛在肩上,看起來非常的年輕,充滿了優雅知性的淑女味。 book18.org

「呦~ !」我拍手稱讚:「這是哪兒來的漂亮大姐姐呀。」 book18.org

「閉上你的嘴。」媽媽不吃我這一套了,邁步走出了家門,我趕忙跟了上去。 book18.org

街上散步的行人不少,一路上媽媽也不說話,慢慢的朝前溜達,我小心翼翼的在一旁陪著。 book18.org

感覺氣氛有些尷尬,我正想著找個什麼話題,挑開話匣子,媽媽忽然問道:「最近學習怎麼樣?」 book18.org

「嗯,也還行吧。」 book18.org

「還想著考清華呢?」 book18.org

我猶豫了一下,說:「媽,我正有個事兒想跟您商量呢。」 book18.org

媽媽扭頭看了我一眼:「說。」 book18.org

「我還是想考清華,但最近的事兒,實在是太多了,搞得我腦子一團亂。而且留給我的時間也不多了,我想著,要不然我再複習一年吧。」 book18.org

「你這還沒考呢,就打退堂鼓了?」 book18.org

「我這不是提前跟您打聲招呼,要萬一到時候考得不好,您又一生氣,胃病再給犯了。」 book18.org

媽媽面色如常,也瞧不出有什麼反應。我估計她心裡多半是認可了。 book18.org

又往前走了一陣,瞧見路旁圍了一群人,拍手叫好,咋咋呼呼的。走上近前才發現,原來是在『賣打』。 book18.org

一個穿著臃腫,頭上戴著拳擊頭套的健壯男子,正在被一個戴著拳擊手套的中年男人往臉上狠揍,旁邊的招牌上寫著,五十元挨打五分鐘。 book18.org

中年男人每往那人臉上揍一拳,那人就誇張的喊叫一聲,而且連連倒退,肢體幅度非常大,看起來像是被揍飛了的樣子。中年男人越打越興奮,周圍觀看的路人起鬨叫好。 book18.org

看了一會兒,媽媽興趣缺缺的說了句:「走吧,這有什麼好看的。」說完,轉身繼續往前走。 book18.org

我靈機一動,追上去問道:「媽,要不您也來兩拳試試?」 book18.org

媽媽嗤笑道:「有毛病啊,我幹嘛要去打人?」 book18.org

「排解壓力呀。醫生不是說了,您是因為情緒不好,才導致的胃部不適。您可以發泄一下,舒緩一下緊張的情緒。」 book18.org

媽媽一臉冷漠的搖頭說道:「我一點也不緊張,沒什麼壓力。我也不想打人。」 book18.org

我跟在媽媽身後,沉默半晌,猶猶豫豫的問道:「媽,您跟我爸離婚,真的一點也不難受?」 book18.org

「有什麼好難受的。」 book18.org

「我覺著,有的事兒憋在心裡,您真的不如發泄出來。雖然不能解決問題,但起碼能讓自己舒服一點。就剛才那個挺好的,五十塊錢五分鐘,隨便打,什麼火都發出來了。」 book18.org

媽媽猛地停下腳步,扭頭看著我:「要不這樣吧,我給你一百塊錢,你讓我打十分鐘吧。」 book18.org

「那您打我,您能開心嗎?」 book18.org

「我當然開心啊,開心的不得了。」 book18.org

媽媽顯然是在開玩笑,哈哈假笑兩聲,扭頭繼續往前溜達。不過這事兒我卻記在心裡了,回家之後就在網上訂了一套散打陪練用的防護衣,還有兩對拳擊手套。 book18.org

三天後,快遞郵了過來,晚上吃飯完後,我回臥室將那套防護衣穿了起來,圓滾滾的,像一隻大狗熊,顯得十分的臃腫。手裡拎著拳擊手套,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走到客廳里。 book18.org

媽媽見了,眉頭一皺,一臉詫異地問道:「你這是幹什麼?」 book18.org

我走到媽媽面前,將手裡的拳擊手套遞了過去,說:「您不是說一百塊錢十分鐘嗎?我來掙您錢來了。」 book18.org

媽媽眼睛眨阿眨的,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失聲笑道:「你有毛病啊。」 book18.org

「您說話得算話,我這護具都買回來了。來,快點,打我,comeon!」我一邊說著,一邊將手套塞到她手裡。 book18.org

媽媽白了我一眼,將拳擊手套摔到我身上,說了句『神經病』,轉身就要回屋。我趕忙追上去,抓住媽媽的手,對她說:「打一下嘛,您就打一下嘛。」 book18.org

媽媽轉過身來,哭笑不得的說:「你真是……好久沒打你,你是又皮癢了是不?」 book18.org

「對對對,我就是欠揍,我就皮癢了。來,打我吧。」 book18.org

媽媽被我纏的實在沒辦法了,在我的指導下,戴上了拳擊手套。她看著我,有些茫然,愣了好半天,突然問了句:「怎麼打?」 book18.org

我差點笑出聲來:「您問我怎麼打?這您是行家呀。」 book18.org

媽媽聞言臉上竟然微微一紅,愣了片刻,往前挪了挪,擺好架勢,然後輕輕的朝我臉上打了一拳。因為帶著頭套,這一拳下去,基本上連按摩都不算了。 book18.org

「您倒是使點勁兒呀。」 book18.org

「使勁?怎麼……使勁?」感覺媽媽有點呆呆地,摸不著頭腦。 book18.org

「您平時都是怎麼打我的,來呀。」 book18.org

媽媽想了想,深吸一口氣,用力朝我頭上砸了一拳,不過感覺還是沒什麼力道。 book18.org

「媽,您得來點情緒呀。」我嘗試著引導媽媽。 book18.org

「什麼情緒?」 book18.org

「憤怒。」 book18.org

「憤怒?」 book18.org

「對,您仔細想想,您和老爸離婚,您有錯嗎?老爸出軌,您忍了;從外面帶回一個私生女來,您忍了;兒子對您做了那麼過分的事兒,您還是忍了。」 book18.org

「別說了。」 book18.org

「好端端一個家沒了,錯還要怪在您頭上!您受了多大的委屈,您沒法跟人解釋。」 book18.org

媽媽臉色陰沉,酥胸起伏,有些急躁了。 book18.org

我越說越激動:「您兒子就是個混蛋,就是個變態!您出了打頭一頓,一點辦法都沒有。您懷孕了,都沒跟別人說,這孩子是誰的!」 book18.org

「別說了!」媽媽大吼一聲,朝我臉上狠狠地砸了一拳,我感覺鼻子一酸,還沒回過味兒來,緊接著又是一拳。 book18.org

媽媽沖我連連揮拳,最後連腳都用上了。我被打的東倒西歪,渾身酸痛,但心裡卻感到無比的寧靜。 book18.org

一陣疾風驟雨之後,媽媽竟然趴在我的胸前,嗚嗚的哭了起來。我心裡一陣絞痛,猶豫了許久,伸出雙臂將媽媽摟住,在她的背上,輕輕拍了拍。 book18.org

媽媽越哭越傷心,伸手在我胸口猛拍了起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轉眼間,高考結束了。陸依依考進了省師範學院,我的成績雖然還算可以,但離理想成績還是差距太大了,所以跟媽媽商量了一下,打算重新復讀一年。媽媽同意了。 book18.org

最近也沒什麼煩心事兒了,我將全部精力都用在了複習上。由於我的房間採光比較差,媽媽便提議與我交換臥室,我覺著沒有必要,但在媽媽的堅持下,最後還是搬進了媽媽的房間裡。 book18.org

八月初的一個清晨,吃完早餐後,媽媽換上職業裝,裡面一件白色襯衣,領口向外翻,外面穿了一件淡灰色的掐腰小西服;下身灰色一步裙,肉色超薄連褲絲襪包裹著修長性感的美腿,腳上是一雙黑色細跟魚嘴高跟鞋。 book18.org

臨出門前,媽媽叮囑我,晚上有應酬,回來估計有點晚,讓我自己想辦法吃飯。一整天我都憋在屋裡複習,陸依依自由了,打電話說要過來找我,被我嚴詞拒絕了。 book18.org

一直複習到凌晨十二點,媽媽還沒回來。我感覺有些有些感冒了,四肢乏力,頭暈腦脹的,實在頂不住了,給她發了條信息,就先睡了。 book18.org

迷迷糊糊之間,我好像做了個夢,夢見媽媽一身酒氣的走進了我的房間,隨意的踢掉腳上高跟鞋,解開扣子,脫掉制服襯衣;然後站在床邊,背對著我,稍稍彎下腰,雙手後背,解開胸罩扣子;緊接著撅起渾圓性感的美臀,將肉色連褲絲襪脫了下來,最後身子一歪,癱軟在了我的身邊。 book18.org

淡淡的香水味,酒精混合著媽媽身上的馥郁體香,以及那猶如夢囈般的呢喃,讓我有些飄飄欲仙,暈陶陶的,分不清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book18.org

直至次日清晨,我從夢中清醒過來,感覺頭還是暈乎乎的,鼻子有點塞,用力吸了幾下,忽然聽到一陣輕微的呼吸聲。 book18.org

我愣了一下,猛地回頭,只見媽媽赤裸著上身趴在床上,後背肌膚雪白、瑩潤光滑,飽滿如瓜的乳房被壓在身下,猶如擠扁的氣球,大片雪膩綿軟的乳肉從身側擠了出來;下身蓋了條單薄被單,渾圓挺翹的美臀輪廓清晰可見,兩條美腿,裸露在外,修長而性感。 book18.org

眼見美景,我腦子一片空白,體內卻感到一陣躁動,晨勃的肉棒,一下一下的跳動著。 book18.org

媽媽怎麼會在我的床上? book18.org

我深吸幾口氣,平穩了一下情緒,仔細回憶了一下,猛地反應過來,昨晚應該不是做夢,而是媽媽喝醉了,忘記了我們兩個已經交換了臥室,所以才冒冒失失的跑進我的房間裡,脫光了衣服趴在了我的旁邊。 book18.org

這……這就有點尷尬了……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