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取你貞操 (13) 作者:三俗黨總書記

【千里之外取你貞操】(13)

作者:三俗黨總書記 2022/6/22發表於:SIS001字數:5262

如果此時仔細觀察躺在火炕上的李睿的話,應該可以看到她眼皮下的飛速轉動,此時終於摸清楚了這個妖僧的底細,原來是出身少林寺。然後去了西域大雪山密宗,最後的底牌就是少林鐵襠功 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鐵布衫 密宗歡喜禪 自己獨創出來的三寸伸縮槍和五寸迴旋槍。

但是定住自己的這套咒法並沒有說明出處,那麼指定不是少林寺隔空點穴之類的詭異招數了,那就也許就是所謂西域大雪山學來的妖法了。只不過西域大雪山密宗這也太籠統了,無論從新疆青海寧夏還是從西藏四川來說,遍地的喇嘛教大雪山的,信的還都是密宗那一套,這工作量貌似有點大啊!

此時李岩完全不管親姐姐被眼前的惠勒法師奸了之後剃毛,剃毛之後塞煙頭有沒有心理障礙,也根本不管躺在火炕上的李睿光著大腚的劈開雙腿,屄里還夾著半截煊赫門的煙頭,仿佛李睿就是個路人一樣不屑一顧,緊纏著惠勒法師道:「那您可以先傳我三寸伸縮槍啊!這三寸伸縮槍有什麼說道麼?」

惠勒法師此時也是閒得無聊,好不容易碰上一個虛情假意拜師的垃圾讓自己顯擺,自然而然的褪下褲子,露出軟趴趴的五寸迴旋槍說道:「其實用現代醫學來解釋的話,就是你的雞巴是由什麼海綿體組成,充血越多也就越粗越長,這個道理你明白麼?」

看著李岩深以為然的點頭,惠勒法師笑著繼續說道:「所以只要運功到這裡,然後再從這裡凝結氣血,充斥著起來,這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三寸伸縮槍了。」說著就先指點自己的臍下三寸的丹田穴,然後指著自己的五寸迴旋槍,然後五寸迴旋槍瞬間就硬挺了起來,緊接著一兩秒鐘的時間又再次暴漲變長變粗了起來。

看得李岩瞠目結舌,一根雞巴還能玩出這麼多花樣?這簡直就是傳說中的牛逼吊炸天啊!本來硬起來自己也能有十厘米,按照中國男性的平均標準來說,作為一個達到綜合指標來說,自己不丟人了。可若是像是剛才惠勒法師那樣變長變粗,幾乎是每個男人的夢想啊!

而惠勒法師此時更是在講解之餘,親身示範,隨手把李睿屄里的半截煊赫門煙頭彈飛,也不管李睿此時裝睡還是真昏,不經任何潤滑的直接把她拉到火炕邊緣,分開雙腿,露出剃得光溜溜的肉屄,就普通形態的狠狠地一插到底,搞的李睿疼得一哆嗦,緊接著運起三寸伸縮槍來,按住李睿的細腰,直接就把李睿給操得叫了起來,啪啪啪的一頓狂風暴雨的抽插了一會兒,然後趁著李睿的高潮即將來臨之際,又抽出了五寸迴旋槍。

看著李岩狠狠地咽了口唾沫,惠勒法師笑道:「看清楚了沒?就算練成三寸伸縮槍也要不斷的苦練的,只有不斷的苦練才能感知到對方的狀態,更加在合適的時候抽出,合適的時候插入,節約能量的同時,達到最好的效果。」

說著就給李岩演示三寸伸縮槍剛才在李睿屄里不斷伸縮的過程,看著惠勒法師的五寸迴旋槍忽長忽短的演示,讓李岩心癢難撓啊!若是自己學會了這一手,相信就算達不到惠勒法師的水準,但是在床上這一塊,稱霸江浙滬長三角地區也是手到擒來的。

而此時惠勒法師並沒有停下來,更是顯擺的展示五寸迴旋槍的法門:「三寸伸縮槍神功大成之後,進階的就是五寸迴旋槍了,老衲也是苦修了十載左右,這才把三寸伸縮槍練成了五寸迴旋槍。眼下這五寸迴旋槍也神功大成了,若是再晉級的話,老衲的思路就是七寸斷魂槍了。」

說著就運功而起,五寸迴旋槍先是筆直的堅挺起來,緊接著就是向左彎成鉤子,然後是向右彎成鉤子,最後是向上彎成鉤子,五寸迴旋槍在惠勒法師的胯下,就這樣的改變形態,隨時變成鐵鉤一樣的東西,著實是震懾人心,就連床上的李睿也眯著眼睛偷眼看著。

直到惠勒法師表現完了,一把按住李睿的細腰,雙手狠狠地捏住了李睿的奶頭,向上挑起的五寸迴旋槍強勢的直接一插到底,疼得李睿直接躬身坐了起來。而惠勒法師此時說道:「你們現在網上有視頻,教女人的G點在屄里的什麼位置的,然後所謂的黃金右手就摳逼,摳得女人呲水。而如果雞巴可以,何必用手指摳呢!你看你姐姐,看老衲怎麼操的她呲水……」

說著,李岩就看著惠勒法師按住李岩的細腰,啪啪啪的開始抽插了起來,那如同鉤子一樣的五寸迴旋槍,操得李睿鬼哭狼嚎,哭爹喊娘,終於在一分鐘後,李睿渾身抽搐痙攣,屄里一陣陣的緊縮,勒得惠勒法師也一陣生疼的加緊又插了兩下,只見李睿弓起了身子的時候,惠勒法師向後一退,李睿的略有些發黑的肉屄里就一陣水柱的發射出來……

而此時李岩二話不說的納頭就拜,哐哐哐的在地上嗑了八個響頭的才說道:「懇請神僧收我為徒,哪怕剃度出家,能學到神僧的本領的十之一二也行,只是懇請神僧收我為徒啊!」

看到李岩的這般虛情假意的,惠勒法師冷笑道:「還有更多好東西呢!首先就是老衲煉出來的道家的辟穀丹,今天你們也嘗過這個東西了。這個東西只要含在舌下,一個時辰左右藥力完全化開之後,能確保一兩天可以不飲不食,僅僅消耗身體原本儲存的能量,不傷肝不傷腎,甚至不傷胃腸。」

「除了辟穀丹之外,老衲還煉製了一爐銷魂丹,這玩意能把人的五感放大五到十倍,你說這玩意能幹啥?別管痛苦還是快樂如果放大五到十倍,那麼別人再碰你,你是否就味同嚼蠟?」說著就摸出了一粒同樣黑色的藥丸,直接捏著高潮餘韻,渾身痙攣的李睿的嘴給塞了進去。

因為藥效比辟穀丹時間要短得多,所以說銷魂丹的上勁也快了許多,這邊才過了半小時,李睿就已經上勁了。而此時的惠勒法師又運起五寸迴旋槍,像是鉤子一樣的傢伙又是習慣性的不經潤滑的直接生生的按住李睿的細腰就硬插進無毛的肉屄里。

這一下可把痛覺放大了五六倍,李睿疼得眼前一黑,就感覺好像屄里被倒著塞進去一個啤酒瓶子或者礦泉水瓶子一樣的感覺,喉嚨里發出:「咯咯咯咯」的聲音,劇烈的疼痛卻沒有讓她喊出聲來,畢竟那鐵鉤子一樣的東西在插進去之後就來來回回的運動了起來。

看到平日裡堅強的姐姐被強姦,李岩此時也瞪大了眼睛,李睿臉上的痛苦並不是裝出來的,看來的確這玩意能放大人體的五感五到十倍,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強烈的反應。而這玩意的丹方也弄到手裡,別說上海的那些假的名媛了,就是身家巨富的真名媛自己也手到擒來。

畢竟能放大五到十倍的快感和痛感的話,那些身家巨富,或者權傾一方的真名媛,被自己這麼一頓怒操下來,指定是永生難忘的記憶了。到時候離開自己,無論跟誰在一起都會味同嚼蠟,畢竟這種極致的快感只有自己能夠帶來。

而惠勒法師也並沒有讓李岩失望,僅僅二三十秒的時間過去了,李睿就被活生生的鐵鉤子一樣的五寸迴旋槍給操出來潮吹了,那激烈的水柱比剛才有過之而無不及。操的李睿一頓翻白眼流口水的,直接癱倒在火炕上,連動一下小手指都費勁。

而惠勒法師此時笑嘻嘻晃著五寸迴旋槍的問道:「無論辟穀丹還是銷魂丹,老衲都已經給你展示出來了。說說吧!你能給老衲什麼?少拿你家有多少錢來敷衍老衲,別說你區區一個李家,區區一個溫州太太炒房團了,就算是世界上最頂級的家族,叫什麼羅柴火家族的,見到老衲也必須跪舔。」(惠勒法師畢竟是古代人,記不住拗口的羅斯柴爾德家族也肯正常。)

李岩沉吟了一小會,這位死禿驢真的很難纏,自家引以為傲的錢財,根本就打動不了他。雖然自古以來就說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小丈夫不可一日無錢。而真正在朝廷呼風喚雨,屹立不倒的紅色家族,在北京就那麼幾家了,要麼人家就是遠離政治中心的漩渦,害怕站錯隊被卷進去,要麼人家就是根本功高蓋主,無需站隊,他站在哪,哪就是隊的。

而自家跟那樣的紅色家族基本上沒有什麼交集,人家有權利,不屑於自己家那仨瓜倆棗的小錢。就算朝廷的首富在他們家面前也沒有挺直腰杆的資格,更何況賺髒錢的溫州太太炒房團,或者說還不如溫州太太炒房團的自家。

我朝又不是什麼資本主義國家,所有經濟啊,資本啊,這些東西都是虛頭巴腦的玩意。本身就是為朝廷服務的。而除了江浙滬那片資本至上,利益至上以外,全國絕大多數的地區和人都是羨慕,而不嫉妒,更沒有什麼恨。畢竟只是有錢而已,只要沒犯法,略微缺德一些也不會太招人討厭。

而惠勒法師就在這麼一家東北的小小的農家院裡隱居著,弄出這些稀奇古怪的丹藥出來,指定是要不鳴則已,一鳴驚人。而無論是辟穀丹還是銷魂丹,僅僅是他野心的一個墊腳石。難不成惠勒法師想要像是李大輪子裡紅痔一樣的謀反?

李大輪子上個世紀就鼓搗一群練功練魔障了的老頭老太妄圖搞逼宮政變,結果被朝廷彈指間就給彈壓下來了。於是李大輪子遠走美利堅,隔三差五的忽悠國內的傻逼,發一些垃圾郵件什麼的。而惠勒法師雖然有野心,但是不至於干李大輪子的蠢事吧?

於是李岩就趕緊的轉念一想,別管惠勒法師要做啥,自己何必為他瞎操心呢!現在自己要的是丹方,要的是辟穀丹和銷魂丹的成品。若是忽悠住這個死禿驢,拜他為師,哪怕這些得不到,再退一步,哪怕五寸迴旋槍也得不到,就得到三寸伸縮槍了,那麼自己也值回票價了。

而惠勒法師的丹方明顯不成熟,大量的收購草藥明顯就是想要不斷的實驗,拿到最純粹,最精良的丹方,最後能達到最好的效果而已。他現在最需要的無非就是一些實驗器材和整理出來的數據經驗,最後就是一些專家做出的數據分析。

所以想到這裡的李岩豁然開朗的說道:「大師既然對錢財不在意,但是有些東西卻是錢財能買來的。這樣,我可以為大師提供專業的無菌實驗室,專業的實驗器材,以及專業的西醫中醫攻堅團隊,在大師的領導下,把辟穀丹和銷魂丹做到最好,甚至於大師研發出來的新的丹藥的時候,也能做出最科學的論證。」

「其實大師您想,人多力量大,眾人划槳開大船啊!您一個人畢竟精力有限,哪怕您老的學識學貫古今,但是您也只是自己一個人而已。若是您肯收徒的話,我回頭就花錢在三炮屯附近批一塊地,建立專業的實驗室,然後全世界高薪挖來最好的專家團隊供您驅使,並且有專業的電腦做出最專業的數據分析……」李岩又像是狼外婆一樣的蠱惑著,補充道。

惠勒法師聽到這,於是打斷李岩的話說道:「其實丹方是老衲在一座古墓里看到的一些古方而已,而古代和現代之間的區別你也應該懂,古代的藥材都是野生的,都是在山間採摘來的。現代的藥材都是三炮屯那樣的農田裡種植的,所以藥性還是有所區別的。老衲還真需要這麼個地界,來還原古方的藥性。」

李岩不知道這死禿驢說的是託詞還是真事,也不敢打那座傳說中的古墓的主意,於是趕緊套近乎的說道:「您看,您跟我姐這也算是露水夫妻了一場,所謂一夜夫妻百夜恩,雖然你們沒有什麼名分,但是卻有了夫妻之實,您也算是我半個姐夫了,要不然咱們親上加親的,您再順手的收我為徒?」

這段話把剛從五倍高潮餘韻中醒來的李睿差點氣吐血了,自己這個敗家弟弟怎麼就這麼的無恥呢!連親姐姐都能出賣?話說剛才的那段高潮真是永生難忘啊!如果真要是跟這個死禿驢保持關係的話,隔三差五的就享受一次的話……我他媽的想什麼呢我?這是敵人,必須榨乾了他手裡的好東西然後弄死他的敵人,不能想那些有的沒的……

惠勒法師此時卻展顏一笑,宛如《西遊記》里的玉帝哥哥一樣的笑臉,親善的說道:「拜老衲為師也不是不行,只不過你常年供養那陰毒的佛牌和古曼童,本就是已經和那玩意結為一體了,常年的驅使她們自然損你陰德陽壽的,外加老衲正在度化那倆玩意,所以誘發的你也身受內傷,還是老衲想辦法先調理好你的內傷再說。」

聽到惠勒法師如此上道,李岩又是歌功頌德,又是阿諛奉承,簡直就是一條搖尾乞憐的哈巴狗成精了一樣的圍著惠勒法師,說得惠勒法師佛顏大悅,簡單的傳了李岩一些入門的運氣法門之後,又遞來一粒辟穀丹說道:「服下辟穀丹先鞏固一下真元,明兒我讓我的女僕作為載體,引那紅衣厲鬼上身,然後你按照我剛才傳你的法門,與其交媾,斬斷你們之間的因果,然後老衲再一點點的度化她們母女。你也可以將養些時日,等身體恢復了,到時候老衲再一步步的指導你修煉。」

此時得到惠勒法師的承諾,李岩臉上表現出了心花怒放的狀態,直至過了一分鐘之後才略微面帶愁色的可憐巴巴的問道:「那麼師父,既然我也拜您為師了,您也和我姐有了露水情緣,也算我半個姐夫了,您看她的傷怎麼處理啊?」

惠勒法師習慣性的用手摸著下巴上的鬍鬚,卻發現前些日剛剛睡醒的時候,為了吸引胖婦人,頭髮鬍子都被自己剃光了,而自己本身頭髮鬍子就長得比一般人慢,眼下這一個多月下來,也只是鋼針一樣的半寸胡茬而已,而所幸的是自己的鬍子自然有型,就算不修剪也能成為門環型的鬍鬚。

不過惠勒法師現在三魂七魄變成了十核心的配置,自然轉瞬間就思考完了,然後回答道:「她的問題其實也好處理,一會兒老衲把那頭蓋骨製成的娃娃戴在身上,與你姐姐歡好一番,利用無上佛法和你姐姐歡好的過程中,處理一下她體內的內傷,順手再把她和這鬼娃的因果切斷。」

看到歡天喜地的李睿李岩兄妹,惠勒法師內心中恨不得罵他們一句「傻逼」那眼底的慾望和恨意自己看不出來麼?用一句時下一直流行的詞來說:「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麼聊齋啊?」老衲只不過是順水推舟的在你們魂魄中做下手腳罷了,到時候隨時可以附身其上的奪舍而已,你們只不過是老衲的棋子而已!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