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取你貞操 (12) 作者:三俗黨總書記

【千里之外取你貞操】(12)

作者:三俗黨總書記2022年6月21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十二章

把辟穀丹塞到李睿和李岩的嘴裡之後,儘管李岩十分的不忿,但是辟穀丹含在舌下,的確口舌生香的讓他瞬間就不感覺到餓了,而且濃郁的藥香味也讓他明白了為啥惠勒法師會和親媽李春英翻臉。這個和尚原本就鄉里鄉親的就能低價拿到批發價的藥材,卻被自家親媽橫插一槓的給搶了去,換做自己任性慣了,而且實力完全碾壓對方,也不會善罷甘休。

而親媽李春英指定是得罪狠了這個死禿驢,最後死禿驢睚眥必報的性情,必須給親媽李春英長個記性。最後活活的被采了二十年的陽壽。如果自己也有這死禿驢的手段的話,相信自己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現在後悔懊惱的就是自己就是個傻逼,被姐姐李睿一說就傻兮兮的跑來千里送屄肏,禮輕情意重了。

是該想個辦法緩和一下自己跟這個死禿驢的關係了,若是把他那一身的修為本事全學來,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很強,不說別的,就是昨晚這個死禿驢連紅衣阿飄和大頭鬼娃都按住了肏的手段,就讓人瞠目結舌了。更何況在肏完了紅衣阿飄和大頭鬼娃,說硬就能硬起來,還把姐姐按在火炕上這頓給怒肏。

若是自己有幸學會這般手段,上海的那些打著名媛旗號的小婊子們,被自己按住了開個無遮大會也不是什麼難事啊!尤其那些小婊子們見錢眼開的,只要錢給到位,絕對沒有任何的後續的麻煩。怕就怕這個死禿驢不肯原諒自己一家的所作所為,所以眼前的事情還是要想想辦法才好。

不管李岩心理鬥爭如何激烈,姐姐李睿此時早就醒了過來,但是實在是太羞人了,只好躺著裝睡,尤其屄里插著一根煊赫門的煙蒂,還被惠勒法師按住了肏,這種羞恥感讓她根本不可能若無其事。只不過對親媽李春英也是如同弟弟一般埋怨。

這惹誰不好,去招惹這麼個難纏的對手,李家只不過是有點錢而已,極限也就是用錢砸那些黑惡勢力,讓他們給自己辦事罷了。根本說不動那些牛逼的大佬能動用警察或者軍方的,而且這事就算出動警察已經是極限了,就現在的派出所里的警察,就所長才有一把手槍,手下的都是調節夫妻吵架,或者找貓找狗,再就是統計戶籍的警察,找來給這死禿驢送菜麼?

這死禿驢一身驚天的妖法,說定住誰就定住誰,說肏誰就按住肏誰的,而且完全撕破臉的不計後果的掏出像是鐵鉤子一樣的雞巴就往裡硬塞,根本不在乎你家有錢沒錢,你家有能量沒能量的,完全不給面子啊!這事的確很難辦,看來實在不行,這事過後自己只要重新獲得自由了,就去找龍虎山的人,看看能不能制住這妖僧。

不過這舌下的辟穀丹的確是妙用無窮啊!不圖別的,就這種含在舌下瞬間就飽腹感充盈的神奇玩意,必須搞到手,如果說賺錢的話,女人孩子和老人的錢最好賺。女人為了愛美幾乎可以放棄所有,這種玩意不吃飯就能維持正常生活,消耗體內多餘能量的好東西,如果能搞到手,李家成為中國首富,甚至亞洲首富都不難。

老人為了活下去,花點錢買保健品什麼的根本就不在乎,而孩子全家寵愛,尤其是肥胖兒童肥胖少年減肥一直是難題,所以這玩意絕逼是女人老人孩子通殺的好東西。而如果能請動龍虎山張家的支持,一定會制服這個妖僧,到時候藥材在自家手裡,丹方也在自家手裡,自己就算屈辱的被這妖僧玩弄過,也算是值回票價了。

想到此處的李睿也不自禁的想通了,完全不需要人和人的安慰和勸解的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想通了,這也的確是從小嬌慣長大以來頭一次,也不得不說李睿成熟了,不以喜惡來生存,而是權衡利益來生存的,雖然她也計劃著龍虎山張天師一家弄倒妖僧,獨吞丹方之後,然後再找妖僧報仇。

不過惠勒法師此時怎麼會在意她們怎麼想,就像是強大的人類從不會計較蒼蠅蚊子對自己的覬覦一樣。螻蟻一樣的玩意,有什麼資格讓自己去在意?所以惠勒法師更多的是考慮怎麼升級下去。胖婦人拿著不到一萬塊的現金就出門採購去了,屋裡只有這對傻逼兄妹和丫頭在自己身邊。

丫頭明顯欲言又止的又不敢說什麼,生怕說出來之後會被這對千里送屄肏,禮輕情意重的姐弟聽去,很是躊躇的轉來轉去。而惠勒法師好歹是千年的老妖僧了,又豈會看不出來丫頭此時的糾結。於是說道:「不必在意她們,螻蟻而已,有事說事。」

沉吟了半晌的丫頭才湊近了低聲說道:「昨夜我看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像是記憶,都是很嚇人的一些回憶,都是怎麼嚇唬折磨別人的一些經歷,而我就像是主角一樣的四處作惡……」

聽到這裡的惠勒法師騰的一下站了起來,看來丫頭的先天之氣還是沒有流失很多,外加上自己幫助她打通了小周天,在大頭鬼娃附身的這段時間裡還是能夠跟大頭鬼娃產生共情,只要有共情,那麼下一步就是交流了,如果能跟大頭鬼娃交流起來的話,那麼能夠如臂使指的驅使大頭鬼娃的話,那麼丫頭明顯就是很強大的助力了!

想到此處的惠勒法師恨不得縱聲長笑,莫非自己一夢千年,流落到現在的世界裡,就一躍成為了這個世道的寵兒?千年積累下的氣運?想到這裡恨不得手舞足蹈。於是在興奮了一會兒之後才對丫頭說道:「把前因後果細細說來……」

經過了一番的交流之後,惠勒法師才明白前因後果,紅衣阿飄原本就是泰國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子,就因為出生在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就被一個降頭師覬覦,於是下面就很容易了,然後降頭師下了情降,強行霸占了紅衣阿飄,於是珠胎暗結。

而大頭鬼娃也是算準日子的出生在陰年陰月陰日陰時,降頭師就把這對母女全部身穿紅衣的給害死,煉製成為了佛牌和古曼童,之後就是縱橫東南亞,一直遇到來自緬甸金三角佤邦的另一位更加邪惡的華人降頭師的飛頭降,於是佛牌和古曼童就落入了這位飛頭降的降頭師手裡。

傳說中的蠱中金蠶,降中飛頭。無論是傳說中的金蠶蠱還是飛頭降都是最血腥邪惡的頂級至尊了,已經擁有飛頭降的自稱是遠征軍後裔的降頭師留著佛牌和古曼童也只是當做收藏,並沒有驅使其四處作惡。反而是後來上海李家加入溫州太太炒房團,李春英一次帶著李睿和李岩去緬甸亨利集團去賭錢,認識了這個降頭師,於是才重金購下這塊佛牌和古曼童。

因為手裡有了這招大殺器,李睿和李岩沒少幫李春英去辦事,所以這古曼童和紅衣阿飄沒少幫李春英作惡,累累血債也幾乎都是李春英時代犯下的。而這次在東北完全是疏忽大意了,因為東北老百姓實心眼,又紅又專的,早在上個世紀建國初期就破四舊的厲害,早就剩不下幾個能人高手了。

而李睿和李岩這段時間也鬧著要休假,李春英就帶著七個黑衣葫蘆娃,很藐視的就來東北了。而且這種級別的商業戰爭,還犯不上動用紅衣阿飄和古曼童。結果就陰溝裡翻船了,再回到上海就剩下一口氣了,所以李睿和李岩問清了情況之後,直接動用了無往而不利的紅衣阿飄和古曼童母女。

其實不是李睿和李岩沒動心思去緬甸請那位飛頭降大師,畢竟降中飛頭,蠱中金蠶。能玩這手的都是鎮國級的高手,相關部門都是早就有備案的,而如果飛頭降大師冒然進入華夏大地,馬上就傾巢而出了。上至體制內的宗教局供奉起來的高人,下至江湖草莽的亂七八糟的英雄豪傑,誰不想斬了飛頭降一戰成名啊?

到時候不說別的,緬甸飛頭降大師到了我朝境內,能剩下夠肉渣回去就算是老天開眼了。到時候什麼茅山龍虎山,什麼嶗山青城山的洞天福地里的道士都會傾巢而動,就算飛頭降大師渾身是鐵,又能夠輾幾顆釘啊?雖然末法時代了,但是架不住蟻多咬死象啊!

明白了前因後果的惠勒法師也不自禁一身冷汗,早在宋朝的時候就聽說南疆的蠱術的分支降頭術的厲害,尤其是飛頭降簡直就是生人勿近的難纏,每個月都是生啖未足月的嬰孩才能練就,練成之後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幾乎就是無敵一般的存在了。

而自己這一個月不眠不休的上網衝浪,也是在這期間在明白了末法時代的由來,金朝之後就是蒙古人南下中原,蒙古鐵騎所過之處,幾乎望風披靡。而蒙古人因為人少,分散在中原各地也不好管理,外加上蒙古人本身就是塞外民族,嗜酒如命,所以成天的醉生夢死之中。

終於八十餘年過去後,山西韓家韓山童父子打著宋朝趙氏的旗號復辟,與蒙古人糾纏戰鬥,最終把蒙古人打的節節敗退。而這時候韓山童旗下劉福通的一個叫做朱重八的手下,卻一張大驢臉的心黑手狠的卻崛起了,鼓吹要韓山童的兒子韓林兒自立為王,去南京登基。卻半路溺死韓林兒篡位上來,為了害怕忠於韓山童的舊部那些江湖好手打擊報復,國號取了明王韓山童,小明王韓林兒的明字為國號。

可這朱重八登基當了皇帝之後,卻害怕天下無論是道門還是佛門又或者加入韓山童時期的白蓮教坐大,於是下了一堆的政令,分出天下階層,祖宗幹啥,兒孫就必須從事這一行業,並且劃分出來賤籍,賤籍世代不許讀書識字,更搞出路引度牒制度,出了家鄉方圓百里,沒有路引度牒就要自動墮入賤籍。

而這麼一搞,徹底的就斷絕了中原術法的出路了,都困在家鄉方圓百里,僧道沒有度牒就不許出家,沒有度牒就不許收徒傳承一身的本事,而後清承明制,雖然對比明朝略為寬鬆一絲,但是也是這樣,這導致了中土的末法時代的降臨。

除了自閉山門的茅山、青城山、嶗山這些自帶洞天福地的門派之外,就只剩下皇家供奉的龍虎山一脈了,所以自此中原進入末法時代,直至清末民初,天下大亂,各路軍閥割據一方,這些山門的弟子們才又重出江湖保家抗戰。

但是封閉幾百年的山門,相互之間不走動不切磋的後果,使之道法更加沒落,甚至有些門規束縛之下,最後很多道長抗戰只能自廢武功的自逐門牆的一命換一命的抗戰,這也造成了道法的衰落,很多道法都沒等流傳下來,下山的師兄們就已經飲恨沙場了,只留下年幼的師弟們苦守山門,等到鬚髮皆白的那天,師兄也沒完成諾言:「待抗戰勝利,師兄們就會回來……」

正想到這裡,突然間「叮」的一聲響起,彷如洪鐘大呂一般,惠勒法師的地魂升級了,而剩餘的先天之氣自動開始向著七魄流去,瞬間導致七魄之間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奇異力道,單個挑出來都可以像是當初天地人三魂一樣的可以思考了起來。

而升級了的地魂此時也強大到無與倫比,簫抱珍道長的一氣化三清的道法不愧是道家頂級道法,簫抱珍道長也不愧於道家頂級國師級的高人。這修行速度比自己盤膝悟禪的十年還要多,這地魂已經可以強大到短暫的離體附身別人了,雖然做不到完全奪舍那樣的完全控制,但是能離體附身別人,控制一部分也是很強大的了。

正愁沒辦法調理李岩體內的內傷呢!這倒是好,誰想到地魂竟然升級到可以附身的地步,只要自己有辦法讓地魂強大到壓制住李岩本身三魂七魄的辦法,自己絕對可以擁有二重身一樣的效果,到時候無論是胖婦人還是火炕上躺著的這個不男不女的李睿,都可以雙管齊下的玩,想想就開心啊!

不過因為地魂升級,導致富餘出來的先天之氣自動流入了七魄,一魄天沖,二魄靈慧,三魄為氣,四魄為力,五魄中樞,六魄為精,七魄為英。結果七魄此時又有了跟當初三魂一樣的自主思考的能力,一下子導致自己體內的三核七線程變成了十核心,一時間有些不適應,有些亂。

於是趕緊靜下心來的惠勒法師趕緊捋順思緒,儘量的適應現在的三魂七魄的紛亂,又開始不言不語的盤膝而坐,這一等就是一小天,直到門口的電三輪停車開門的聲音響起,胖婦人走遍了縣城裡周邊的藥店,幾乎把那不到一萬塊花的七七八八,把藥店中藥房裡惠勒法師需要的藥材採購一空。

看著胖婦人進院了,丫頭很懂事的在惠勒法師面前表現,衝上去趕緊幫著胖婦人卸車,大大小小一包包的藥材都堆在了廚房惠勒法師平日裡煉丹的灶台前,而惠勒法師此時因為還沒有捋順升級所帶來的煩惱,所以也沒辦法下炕,趕緊說道:「我這還要修煉,你們就把藥材放到那吧!等我衝破眼前的這一關,我就去……」

胖婦人和丫頭自然聽命於惠勒法師,自顧自的歇息去了,惠勒法師的房間裡還是李睿李岩這對祖傳二逼姐弟,還有就是坐在炕上修煉的惠勒法師,漸漸的適應了七魄的運行,勉強的又恢復了往日的惠勒法師,慢悠悠的下炕,開始在屋裡踱步,轉來轉去的弄得李岩眼花繚亂的。

不過看李岩那焦急的眼神,才想起來自己的定身咒已經定了李岩差不多一天一宿了,此時的李岩估計憋屎憋尿的已經到了極限了,若是不解開,估計沒一會兒就會拉褲兜子了。於是惠勒法師輕聲的問李岩一句:「服了麼?服了就眨兩下眼睛,不服就這麼樣。」

李岩此時一肚子掏心窩子的話,甚至一肚子掏褲兜子的話都恨不得跟惠勒法師聊,恨不得讓惠勒法師脫了褲子,親口給他老人家舔腚,所以毫不猶豫的眨了兩下眼睛,直至惠勒法師解了自己的定身咒之後,才長出一口氣的說道:「大師,您太牛逼了,我服了!您看我拜您為師需要什麼條件,您老隨便開!」

原本以為李岩能怒罵自己奸了姐姐,或者是求著自己去拉屎放尿,誰想到李岩解開定身咒就直接跪在地上給自己上演了這麼一出,所以惠勒法師只好回道:「關鍵老衲是少林武僧出身,鐵襠功和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都是童子功,老衲也是去了西域大雪山,學了密宗的歡喜禪法,這才突發奇想的把少林鐵襠功和歡喜禪法結合,獨創出來三寸伸縮槍,和現在的五寸迴旋槍。而你首先不是童子身,其次是少林鐵襠功太苦了,你這樣的公子哥能否受得住?最後就是歡喜禪法也是必須尊佛禮佛之人,深具慧根之人才可以,一般歡喜禪法都是西域大雪山密宗的轉世朱古,也就是你們所說的轉世活佛才具備傳承資格,普通的密宗門人是不得修習的。」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