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溫茶 (13)作者:q12104

【溫茶】(13)

作者:q121042022/01/06發表於:SexInSex

(十三)

「走走走,吃飯去,叫上你老媽他們!」饅頭摟著陳熙的肩膀說道。陳熙回頭看了一眼,走了過去,不知道說了什麼,自己一個人又回來了。

「璇璇姐還要去拿她的貓,我媽和她還得回家收拾一下,反正她們和咱們一起吃也沒有話題,沒事。」陳熙走到我們面前,很無奈的說到。

說完陳熙還回頭看了一眼,陳熙媽媽和璇璇姐還和她打了個拜拜的手勢,看來是主動拒絕的,不是陳熙不讓她們來。

「對了,筱軒,公司那事咱們什麼時候去?」正往外走呢,陳熙在邊上對我說道。

「不急,今天你們先整理一下家裡的事,明天啥時候都行。」我回答道。

聽到我的回答之後,陳熙就沒再說話了,我們打了個車,去了林嵐會員卡所在的那家酒店,剛到門口就有個領頭模樣的人過來接待我們,看來林嵐是打過招呼了,但是是怎麼認出來的呢?我看了眼饅頭,確實,這胖子好認。

把我們領進了一個小包間,做好之後,饅頭拿起菜單就開始點菜了,總共三個人,他點了十個菜,還有個燒鵝,一整隻,端上來之後我都傻掉了,大概是個超大號烤鴨那樣,這肯定吃不完。

「死胖子,點這麼多幹嘛?」看著這滿滿一桌菜,我問道。

「你又不花錢,吃不了讓陳熙帶回去點,人家家長還沒吃呢。」饅頭塞了一大口肉到了嘴裡,很是藐視的看著我。

我沒理饅頭,陳熙在一旁看著我倆拌嘴,也沒插嘴,就在那裡默默的吃菜。

「陳熙,這封城快一年了,裡面啥情況啊?」我有點好奇,畢竟我們這座城市疫情沒有特別嚴重,政府反應很快,發現了就給封住了,沒有大面積擴散,所以沒倆月就恢復了正常。

「唉,我以前總覺得不惹別人就沒事,自打封了城之後,總有些人會無緣無故找你事,大家都憋在一個地方,矛盾總會有,尤其是有些人,平常看不出來什麼樣,疫情一來,壞的沒邊。」陳熙含著筷子,好像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那真是苦了你們了,主要是我給你發微信那會你也不回,我還以為你也得上病咔嚓了。」我看著陳熙,想起來他得有半年沒回我微信。

「啊,哈哈,以前不是不會用手機嗎?就一直沒玩。」陳熙笑了一下。

「現在呢?」我問道。

「喏~ 」陳熙從兜里掏出來了一個手機,剛出的新款。

看來這回會用了,新款都用上了。這頓飯吃了很久,和陳熙聊了很多,尤其是這一年來他經歷了什麼,聽完之後連我都覺得很震驚,真是受了不少委屈,但恰巧是這段經歷,讓陳熙變得外向了,還自信了。

PS:陳熙指定沒說某些方面的事,那段經歷在另一篇《七號樓》。

就是這個饅頭,我真的不想吐槽了,一直在吃,中途和陳熙聊天,聊了一會之後又餓了,接著吃,最後都沒剩多少了,但也不是啥壞事,又給陳熙重新點了幾道菜帶回家,省的讓人家家裡人吃剩飯了。

吃完飯大家歇了一會,天色也有點暗了,本來想的是帶陳熙買點衣服啥的,但是這貨要買貓糧,下午我倒是聽見他家裡人說要去拿貓,我們仨就一起去了,一開始陳熙挑了個比較便宜的貓糧,後來我實在看不過去,直接給他買了幾袋那裡最好的,人家還管送貨到家。

當然一開始陳熙不太同意,後來我讓饅頭給陳熙按在寵物店沙發上,讓他眼睜睜看著我結完了帳之後,友好的結束了這次爭吵,我和饅頭可是一點也沒有強迫他,完全是他自願的,嗯。

出了寵物店之後,陳熙揉了揉腰,看來剛才饅頭壓的挺嚴實,我們就互相道別了,陳熙家在饅頭家的方向,他倆打車回去了,我家離這個寵物店不太遠,我溜達半個小時也差不多能回家。

結果走路走到一半,夏竹給我發了條微信,問我什麼時候回家,我問夏竹是不是想我了,她說我耍流氓,這很明顯嘛,哪回沒耍流氓。

到家六點多,進屋之後看到三個美女正在吃飯,媽媽下午出去辦事了,因為我看到媽媽穿的是褲子,即使媽媽不告訴我要出去辦事我也能看出來,一般媽媽只會在公司里穿裙子,一但出去辦事,就會換成褲子,這習慣好,好腿只能讓他兒子看。

「接完你同學了?」媽媽望著在門口換鞋的我,問道,只是這語氣怎麼冷冷的,有點冷淡,搞得我很不舒服。

「啊,帶他吃了個飯,買了點東西。」我換完鞋走向媽媽,媽媽並沒有抬頭看我,反倒是姐姐一直盯著我,還是那種蜜汁微笑。

「老弟,公司幹活累不累?」姐姐看著我,問道。

「他累不著,干點破事就行。」沒等我回話,媽媽在一旁吐槽道。

我無言以對,夏竹就低著頭吃飯,看都不看我一眼,我見沒話說,打了個招呼就回屋了,陳熙和饅頭也給我發微信說到家了,這一天跑得也挺累,看著看著手機就不由自主的睡過去了。

「啪!」突然腦袋挨了一下,我半睜著眼看了看,是媽媽,這火氣瞬間就下去了一大半,又看了看牆上的表,十點多了,睡了四五個小時。

「衣服都不脫就睡覺。」媽媽在床上坐了下來,穿的黑色睡衣,腿上光溜溜的,應該沒穿絲襪……吧……我仔細看了一眼,發現媽媽大腿那裡有橫著的很細的小條紋,這是絲襪特有的紋路,看來媽媽穿了雙肉色的褲襪。

「醒了眼睛就亂看是吧?」媽媽又作勢要打我,我趕忙一個翻身躲到了床的一邊,一臉不解的看著媽媽。

「這又是人家同學媽媽,人家姐姐,還有你老媽的小秘書,你還想關心關心哪個?」媽媽把手放到了下巴那裡,煞有其事的看著我。

「啊?我……啥意思?」我不理解媽媽的意思,更疑惑了。

「切……」媽媽沒回我的話,反而把腿放到了我床上,躺了下去。

「媽,你咋了?」我看著媽媽,不知道她有何居心。

媽媽沒說話,只見她半躺起來,慢慢把一隻腳伸到了我撐著身體的手邊上,然後放了上去,我全身瞬間哆嗦了一下,媽媽的腳很軟,穿上絲襪之後柔軟中又帶著點摩擦感,很快我的身體就起了反應。

媽媽見我哆嗦之後,小聲笑了一聲,又用另一隻腳把我的被子踢走,我穿的是短褲,小腿是露在外面的,媽媽就用那隻穿著絲襪的小腳蹭我的小腿,讓我一下子爽的肉棒就硬了,短褲不比長褲,硬了之後敞篷壓不住,很明顯。

我立刻把手伸向了媽媽的小腿,想再感受感受絲襪的順滑,結果媽媽靈巧的躲開之後,直接下了床,站著看著我,一臉得逞的笑容。

「媽……您……」我一臉不知所措的看著媽媽。

「去關心別的女的呀,別管你老媽,老~ 媽~.」媽媽把老和媽這兩個字又加重念了一遍。

這下我懂了呀,媽媽這是吃醋了,回想一下今天我做的事情,好像是完全把老媽晾在了一邊,還一直和她說別的女人。這不壞了菜了,媽媽這是生氣了,給了我哄的機會,我卻沒有把握住。

我剛想說什麼,媽媽轉身回了屋子,留下我一個人懊惱,早知道哄哄媽媽,說不準今晚還有點別的事能做,上次賓館裡我可完全沒有爽夠,媽媽那雙黑絲美腿帶給我的快感誰也比不上啊。

後悔了十多分鐘,下身的肉棒完全沒有軟下去的意思,我只能悄悄跑到衛生間看看今天有沒有換下來的絲襪用來擼管,最後把洗衣籃翻了個底朝天也沒看到一條絲襪的影子。

無奈我只能灰溜溜走出衛生間,走到一半媽媽臥室門打開了,媽媽探出個小腦袋看著我,臉上依舊是不明所以的笑容,我看著媽媽,媽媽突然從伸出了一隻手,上面攥著一把絲襪。

我說怎麼一雙絲襪都找不到,原來是媽媽全都給收走了,這是什麼意思?懲罰我嗎?懲罰我冷落了媽媽?真的要給自己親生兒子上如此酷刑嗎?我一臉悲憤的看著媽媽,媽媽晃了晃那隻拿著絲襪的手,鬼魅一笑,把門關上了。

就留下我在客廳里傻傻站著,過了一會,我實在忍不住,敲了敲媽媽的門,媽媽沒有理我,看來今天是沒法哄好了。

「幹嘛呢?敲老媽的門?」這時姐姐出來了,應該是要拿水喝。

「沒事,惹老媽生氣了。」我如實回答,至於為啥惹老媽生氣就不能說了。

「你平時也沒少惹,現在想起來認錯啦?」姐姐笑了笑,準備回屋。

我沒回答,也準備回屋了。

「等會!」姐姐叫住了我,走到了我面前。

我轉身看向姐姐,之間姐姐先是看著我,然後笑了一下指了指我下面兩腿之間的位置,我低頭看去,肉棒依舊在那裡頂著個小帳篷。我無奈的搖了搖頭,不是我不想讓他軟下去,是它不同意。

姐姐沒說話,直接把我拽回了屋子裡。進屋之後我還沒反應過來,姐姐就從衣櫃里拿出了一雙灰色的褲襪。

「姐?你?你要幹嘛?」我有點懵,但又回想起商場的事情,好像知道姐姐要幹什麼了。

「漲成那樣,晚上怎麼睡?」姐姐的語氣很溫柔,然後她把一隻手套進了灰色褲襪裡面,手掌撐起了襪尖,就好像穿在了手上一樣,然後坐到了床頭邊上,示意我過來。

「躺過來。」姐姐歪著頭看著我,眼神都變了。

我沒有回話,坐到姐姐床上躺了過去,姐姐讓我把頭枕在她的大腿上,眼前就是姐姐漂亮的臉蛋還有那對不大不小的胸部。隨後,姐姐把我的短褲連帶著內褲一起褪了下去。

「弟弟。」姐姐溫柔的喊了我一聲。

「嗯……」我回答著,下一秒姐姐就低頭把嘴送了過來,隨後我的口腔就被姐姐柔軟的舌頭沾滿了,我也不甘示弱,送出舌頭努力搜尋著姐姐口腔里的每一個小角落。

「嗚!」我呻吟了一聲,因為姐姐那隻套著褲襪的手握住了我的肉棒,又在和姐姐接吻,只能無助的嗚嗚起來。姐姐見我喊了起來,另一隻手輕輕撫摸著我的臉蛋,不讓我的頭因為巨大的快乾而亂動。

隨著肉棒上面順滑觸感的傳遞,姐姐的手一上一下的動了起來,一開始姐姐想把我的龜頭擼出來,但發現有點困難,而且每次擼到頭我都有點痛苦的小聲嗚咽,就放棄了這種想法,一心一意的隔著包皮擼。

姐姐這雙灰色褲襪不是天鵝絨的,是包芯絲的,包芯絲比天鵝絨多了一分粗糙感,但是卻多了一份絲襪特有的摩擦感,我喜歡這種摩擦感,姐姐的絲襪小手力度正合適,讓我整個肉棒都能體驗到絲襪的爽滑。

姐姐時不時還會把手攤開,撫摸兩下蛋蛋,讓它也能感受到絲襪的觸感,絲襪這種特殊材質所帶來的感覺讓我永遠也不會膩。

因為剛才受了媽媽的刺激,這次我射精的感覺來的很快,過了沒幾分鐘我就開始呼吸急促起來,姐姐知道我要射了,舌頭更加靈活的開始和我的舌頭纏繞,手也加快了上下套弄的速度。

親生姐姐用套著褲襪的手給我打飛機,生理加心裡上的快感已經讓我的大腦失去了控制權,隨著我腰部往上一挺,一股精液隨即噴出,我看不到精液的力道,但是從每次射精中姐姐的也在呻吟,手也有點抖,就能看出我精液的量肯定很大,射的肯定也很猛。

隨著肉棒的每次抖動,姐姐的手也把擼動的程度拉滿,配合著我,直到我完全射完之後,姐姐才把嘴和我分開,由於接吻太久,分開的時候口水拉了很長的絲,這讓本來就淫靡的情景變得更加淫穢。

「憋得多難受啊這次,這麼快。」姐姐喘著氣,看了一眼套著褲襪的手,上面已經被我的精液浸透了。我大口喘著粗氣,沒法回答姐姐的問題,總不能說是剛才媽媽先誘惑我的,但是沒讓我發泄,所以才這麼猛吧。

射完之後我突然想和姐姐多說幾句話,自從剛才媽媽生氣之後,我突然意識到我對姐姐一直有誤解,導致我平時都不會和姐姐多說一句話,姐姐那天在遊樂園的反應,也讓我心裡明白了一些事,我想和姐姐談談心。

但是姐姐沒給我機會,讓我用衛生紙擦了之後就給我從屋裡推出去了,都說男人拔了之後無情,可我眼前這個女人也挺無情的,我回到屋之後給姐姐發了幾條微信,也沒有回我,看來今天是不行了。

沒一會困意襲來,我也睡了過去,這次起的比較早,睡得比較香,畢竟昨天走了一下午路,晚上和姐姐做了點運動,睡的死就醒得早,醒來之後媽媽正好在做早飯,夏竹也起了,在客廳看新聞呢。

「筱軒,昨天睡得如何?」夏竹看我從屋裡走出來,轉頭問道。

「挺好的,挺好的。」我一臉尬笑,轉頭看向媽媽,媽媽聽到我說挺好的,嘴角上揚了起來。

「真是,看你睡得那麼死,就沒給你叫醒,今天必須補課……啊。」夏竹說完補課臉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還結巴了一下,看來上回補課還記得。

「那必須的,補課不能耽誤!」我一臉傻笑的坐到了夏竹邊上,夏竹看我坐了過來,趕忙往邊上移了一下。看著夏竹的樣子,我沒想放過她,臭不要臉的把屁股挨了過去。

這下夏竹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趕忙起身去幫媽媽了,媽媽那裡早餐已經做完了,本來就是加工幾個半成品,看著夏竹這樣,我是越來越喜歡調戲這個小表姐了,而且還有教師這層身份,更讓我有點感覺刺激。

坐了一會,姐姐也出來了,出來之後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話,到吃完早飯也沒和我說話,看來應該挑個好時候和姐姐好好談談心了,不然我覺得我和她之間有一層不明所以的隔閡,感覺很不舒服。

吃完早飯,陳熙先給我發微信了,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去公司,正好我也要和媽媽一起去,我尋思給他們接上,可是陳熙不太願意,我們定好了時間之後,我也和媽媽說了一句,就去公司了。

一路上媽媽並沒有搭理我,到停車場之後自顧自的就走了,走得特別快,好像還在生氣,反正也賴我,還是一會趁著工作時間和媽媽搭上一句話,然後再厚臉皮耍賴估計就好了。

到了公司,陳熙他們已經到了,媽媽和陳曦媽媽還有璇璇姐客套了一會,就進入正題了,安景看到我們到了,趕忙跑了過來看看她以後的新同事,我心裡也沒譜,畢竟昨天說了,不用看我面子,雖然我也沒啥面子。

先是陳熙媽媽,要去會計那裡工作,安景看我們要去會計室,趕緊找了個藉口跑了,這姐姐是真怕李姨。到了會計辦公室,和李姨說了一聲,陳熙媽媽就準備開始面試了,一般公司面試分好幾次,這次直接到最後一關,我也沒底,希望陳熙媽媽不要太緊張。

「聽筱軒說你之前也是公司會計,那有些書面上的東西我就不考你了,那種東西實際操作也不怎麼能用上,這裡有昨天業務部的財務簡報,我已經算完了,你現在再算一遍,給你兩個小時。」李姨站了起來,很嚴肅的說道。

這讓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轉頭看了看陳熙和璇璇姐,看起來也很緊張,只不過,這姐倆怎麼還牽起手來了?這麼緊張嗎?我回頭看了看媽媽,眼珠子稍微一轉,趁媽媽不注意,一下就把媽媽的手牽上了。

媽媽被我這突然的牽手嚇了一跳,低頭看了我一眼,好像在問我什麼意思,我小聲說了句,緊張,媽媽眯了下眼,顯然這種低級的謊話是騙不了媽媽的,不過緊張也是真的,只不過不是牽手的理由。

這兩個小時說慢也不慢,人在緊張的時候就會忘記時間的存在,陳熙他們姐倆已經大氣都不敢出了,我以為怎麼回事呢,看了下陳熙媽媽,我明白了,陳熙媽媽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莫非是遇上困難了?我看了下李姨,李姨站在那裡,沒有任何變化。

「時間到,我來檢查一下。」李姨看了看錶,走了過去。

「等等……」陳熙媽媽的表情還是很難看,這兩個字幾乎是擠出來的。

「怎麼了?」李姨疑惑的問道。

「這帳……不對……」陳熙媽媽很是艱難的說出了這句話。

媽媽聽到這句話也瞪大了眼睛,我也如此,李姨怎麼會算錯帳呢?這可是公司的最強戰鬥力呀,當然包括打架的戰鬥力,計算器戰神嘛。李姨聽到這句話之後,表情也很奇怪,似笑非笑。

「怎麼?我算的有問題?」李姨有點生氣的說到。

「沒問題,但是……不可能會這麼平帳,這幾分錢的帳平的不對,前面報的肯定不對。」陳熙媽媽的語氣顯然有點害怕,但是卻帶著一絲肯定。

「你的意思是,我做假帳?」李姨的表情已經開始陰沉了。

媽媽在一旁的表情更離譜了,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就這樣大概過了兩分鐘左右,媽媽把頭一抬,嘴角稍微上揚了一下,又下去了,我不明白媽媽心裡在想什麼,這種情況還能笑出來嗎?

陳熙和璇璇姐已經不敢出氣了,陳熙還好,璇璇姐是死死攥著陳熙的手,陳熙因為長時間被按著胳膊那裡已經有點供血不足的樣子了,特別紅,手那裡是煞白煞白的,要擱我估計早就喊疼了。

「我不確定,但是幾分錢的帳算錯不重新算後面只能做假帳。」陳熙媽媽發抖的聲音已經沒了,是那種認命的語氣,好像知道自己闖禍了。

「嗯,你看看這份對不對?」李姨這時從座子下面的抽屜拿出了幾張新的A4紙,上面有很多字,但是我看不見,李姨放到桌子上,指了指一個地方給陳熙媽媽看,陳熙媽媽看了一眼之後,抬起頭,瘋狂點頭。

「這個……」陳熙媽媽看完之後,眉毛緊閉。

「嗯,很好,筱軒,你給你媽媽找了個很好的會計。」李姨轉頭對我說道。

「啊?」我不知道是啥情況,看了一眼媽媽,媽媽已經開始笑了。

「李姨,要不是人家說出假帳這倆字,我也讓你帶溝里了。」媽媽笑著看向李姨。

「好了,柳欣妍是吧?準備好了就可以上班了。」李姨看著陳熙媽媽,很是滿意的說道。

陳熙媽媽叫柳欣妍嗎?名字還挺好聽的,早知道我先看看簡歷了。

「啊?我……」柳欣妍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明明剛才捅婁子了,這會兒怎麼又錄取了?

「會計其實沒有太多差距,那些高級會計師無非就是應對的情況更複雜,一般公司不需要,更需要的是人的區別,剛剛給你的是我特意做的假帳,首先你能看出來就代表你的能力很不錯,但是你指出來了說明你的人是沒問題的,這是考驗了你兩關,第一關過去不算什麼,第二關才更重要。」李姨看柳欣妍一臉疑惑的樣子,解釋道。

「好了陳熙媽媽,李姨平時不夸人的,看來筱軒這回找對人了。」媽媽走了過去握住了柳欣妍的手,柳欣妍呆住了一會,眼睛有點紅。

「行了,剩下的事就是你們商量了,我該忙了,對了,去把安景那丫頭給我叫過來。」李姨看著我們說道。

之後我們幾個就去了媽媽的辦公室坐了下來,我給安景傳達了一下李姨的話之後,安景一下子就沮喪的不得了,糾結了好久,就好像上刑場一樣,悲壯的走進了會計室,臨進去還看了我一眼,我可幫不了她,揮了揮手,送別她了。

「咱們說一下待遇問題吧。」媽媽坐在了老闆椅上。

柳欣妍和璇璇姐聽到媽媽說到這句之後,坐正了身體。

「會計基本工資是六千,每個月提成是利潤的百分之零點四,廣告策劃之前我們公司沒有,我問了問別的公司,大概在六千到八千,咱們就定在八千,畢竟這個部門剛開始做,肯定有很多困難,先辛苦一下。」媽媽如是說道。

柳欣妍和璇璇姐聽到之後,臉上都露出了很高興的表情,媽媽問她們有沒有什麼要求,她們連忙說沒有,說比以前的工資高了一倍,沒什麼要求可提了,確實,這個工資在我們城市可以過得很好了。

「哦對,我剛才說的是到手工資,五險一金還有稅已經算進去了。」媽媽又補充了一句,這兩個女人的更高興了,眼睛都亮起來了。

「那我們明天就可以上班了嗎?」璇璇姐對媽媽說道。

「嗯,一會去人事那裡登記一下就好了,今天沒什麼事一會我讓安景帶你們熟悉一下環境,還有王璇你的屋子也準備好了,一會安景帶你去看。」媽媽點了點頭。

「媽,我一會做什麼?」我問了下媽媽,這說話的機會不就來了嗎?

「掃地。」媽媽沒有看我,冷冷的說了一句。

我無言以對,陳熙這一家子一臉想笑的表情,但是又不好意思笑出來。

過了一會,李姨和安景進來了,安景的表情不太好的樣子,媽媽見狀讓安景帶著他們去參觀公司了,留下李姨問了下怎麼回事。

「這丫頭父母又來了,找到家裡了,前幾天和我說來著。」李姨一臉無奈。

「怎麼不和我說呢?」媽媽有點詫異,這事她好像不知道。

「她不敢麻煩你,就和我說了。」李姨回答道。

「安景姐姐不是……」我嘟囔了一句。

「怕我?是怕我,可這種事她也沒法找別人。」李姨看了我一眼。

「那您的意思是?」媽媽看著李姨,問道。

「我也沒主意,但那個房子安景是不能住了,他那個小區也不好,環境差還沒人管。」李姨有點心疼。

「我來吧,我們家那個小區很好,我給她找找吧。」媽媽思考了片刻,對李姨說道。

「媽,咱那地方,房租是不是可貴了?」我有點好奇的問道。

「對啊,貴著呢,安景肯定租不起,你那麼關心人家,那就從你的零花錢里扣吧。」媽媽沒好氣的看著我。

「啊?行!」我腦子沒轉過來,心裡想的就是幫安景,這句話沒過腦子就說了出來。

「李姨,這事交給我吧,您先忙吧。」媽媽對李姨說道,沒有理我。

李姨點了下頭就走了,只留下了媽媽和我在辦公室里。十月初的天氣還是比較炎熱的,屋裡開著空調也是正好的溫度,只不過我現在渾身發冷,不是我感冒發燒,而是媽媽的臉現在已經和冰一樣了。

「夜筱軒!」媽媽喊了一聲,很生氣,氣的胸一上一下的,臉都紅了。

「媽,我不是那意思……我是想……」我看出媽媽生氣了,很久沒有看到媽媽這麼生氣的我一下子嚇壞了,想解釋又解釋不出來。

「閉嘴!」

隨著媽媽的這句話,我們陷入了沉默。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