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茶 (5) 作者:q12104

.

【溫茶】 (母子 姐弟 純愛 絲襪)

作者:q121042021/09/26發表於:SexInSex

我有必要劇透一下了哈,姐姐就被上過一次,不是自願的,被下藥了,意外懷孕,後面會講的,姐姐非處這個設定打死我也不會改,不然後面姐姐的感情戲寫不了了。不喜歡看的也別罵人呀,真是的,我也不喜歡綠母,可我也不會去反對去罵人家喜歡的呀。也就是我心態好,不在乎,嘿,氣死你們,沒事去看手槍文去,那個寫的又好還爽,我這個是寫感情戲的。

目前已經寫到第八章了,也想想聽聽大家的意見,畢竟我也不是靠愛發電,大家可以私信我告訴我一下你們的心理價位。這是中長篇,字數50W 字,每章大概六七千字,等我寫到十五章開始可以提前看,進度大概是兩天一更,論壇五天,要是加角色比如加個妹妹可以到70W 字左右,再加累死了,別罵我嗷,論壇免費而且也會更完本,就是提前看會看的快點。

(五)

「啊?幹啥啊媽?」我的腦子已經一片混亂了,不知道媽媽此舉到底是為了什麼,但是看著床上這兩條黑絲大長腿,下面的肉棒已經開始硬的發疼了。媽媽見我一臉扭曲的表情,直接把我的手拿到了他的腿上。大腿的柔軟,加上黑絲纖維的觸感,一股慾火直衝後腦勺,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了,管她邊上是不是我的親生母親,摸就完事了。

「軒軒?」媽媽見我只是機械性地上下摸著她的腿,但是並沒有其他多餘的動作,疑惑的叫我。「啊?我……我沒事。」我另一隻手捂著通紅的臉蛋,另一隻手還是沒停下撫摸的動作。我不懂媽媽現在的做法,為什麼要突然穿上絲襪走進我的房間讓我摸,這實在是太離譜了,雖然之前在醫院有過那一次親密接觸,可這次我也沒有生病啊。

此處無聲勝有聲,媽媽好像聽到了我心裡的想法,但又沒有完全聽到,摸了摸我的頭,溫柔地說道:「軒軒啊,現在正是青春期的時候,網上的東西還是儘量少看,明白嗎?」「不是……我沒……哎呀,我不知道怎麼說……」我無奈的反駁到,媽媽說的話倒不是錯了,但是也不全對,我總不能把我偷窺別人家的這件事抖摟出來吧,說出來我估計當場就被打死了。

媽媽聽到我這番無力地反駁,溫柔的笑了一聲,也沒有多說話,把我的手從她的腿上拿走,轉了個身,直接坐到了床尾,和我面對面那麼坐著。手上的觸感突然消失,讓我也好像突然回過神一樣,我看向媽媽,媽媽眼神依舊是那麼的溫柔動人。只見媽媽抬起了一隻長腿,伸出了一隻黑絲小腳,慢慢地朝我的兩腿之間伸了過來,莫非?是那個?

我已經開始想像接下來的情節了,上一次肉棒和媽媽穿著絲襪的小腳接觸還是初一發燒那次,因為病了也沒能好好感受,腦子裡只剩下一絲模糊的記憶,而且那還是第一次射精,大腦還沒完全適應,射精的快感也沒有那麼強烈,這次可是意識清醒,慾望強烈。我滿心歡喜的看著那隻黑絲小腳一點一點向我下身的小帳篷靠去,然後一陣嗡嗡聲打斷了媽媽的動作。

靠!手機響了。真是時候啊,這會兒給我打電話。媽媽聽到我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也像被嚇到的小兔子一樣,把小腳直接收了回去,然後直接下了床走出了我的臥室。我無奈地把手機從邊上拿了過來,正準備罵街,看到上面的名字,氣消了一半,是姐姐的。不過姐姐為什麼突然會給我打語音啊,這可是好幾天都沒理我了。我點開了接通鍵,熟悉而又令人安心的聲音傳到了耳朵里。

「老弟?睡了嗎?」姐姐那少御的聲音還是好聽的。

「還沒。咋了姐,有啥事嗎?」

「怎麼聽你聲音那麼抖啊?病了?」

「沒……沒病。」我緊張地回答道,畢竟剛才差點又能再享受媽媽黑絲美足的服務,說話有點抖還是挺正常的。

「哦……總覺得你怪怪的,你那老師搬過來了嗎?」

「月底呢我的老姐,你剛走連一個星期都沒有啊。」

「我就問問,你急什麼呀……」

「不是,我沒急,我……」

「我不問了,睏了,掛了。」

「誒!」我剛要說些什麼,姐姐直接掛斷了語音。我是真難受啊,姐姐就為了問著點事壞了我的大事啊。我有氣無力的靠在床上,看著小小軒依舊在努力的搭小帳篷,氣得我直接笑了。唉,認命了,今天看來我怎麼也沒法把下半身的問題解決掉了,本來媽媽應該是想用腳幫我一下的。

突然,門又被打開了,還是媽媽。媽媽下身的黑絲已經脫掉了,看來今天的好戲是沒有了。媽媽見我一臉頹廢,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看到媽媽擱那笑,我的表情已經到了抽象畫里人物的樣子了。媽媽走到我的床邊,什麼也不說,直接把一團黑絲丟到了我的床上,說道:「弄在襪子上吧,沒事。」然後頭也不回的就出去了,留下我一個人在床上呆呆的。

媽媽出去後,我雙手顫抖地把那一團黑絲拿了過來。平時都是我獨自一個人去衛生間拿,雖然媽媽應該也知道,但是這次直接主動把絲襪給我是頭一回。我把絲襪放在了鼻子前面,深吸了一口,絲襪上還帶著媽媽的體香夾著微微的洗衣液香味,應該是沒有穿太久,下身的肉棒也隨著我的嗅覺起了更大的反應,內褲前端已經被前列腺液完全打濕了。

我直接把內褲脫了下來,拿起了絲襪的一腳,直接把肉棒套了進去,想像著剛才媽媽把腳伸向我的動作,隨後一隻手握著肉棒上下擼動了起來。另一隻手則是把絲襪的足部放在了鼻子面前,狠狠嗅著上面殘留的味道,過了一會兒感覺不過癮,就直接把絲襪足部含到了嘴裡,讓舌頭也感受黑絲緻密的觸感。那一晚我依舊射了三次慾火才消退了不少,我也很聽媽媽的話,一滴不剩的全射在了黑絲上面,黑色的褲襪上面混著白色的精液,場景很是淫靡。

晚上我是怎麼睡過去的已經忘了,再次睜眼已經是媽媽走進房間正在拍我腦袋了。如果上天給我一次機會,我昨晚一定收拾完了在閉眼。我睜開眼之後,只見自己依舊保持著昨晚的動作,嘴裡含著黑絲,肉棒也還套在已經被不知道射過幾次的黑絲褲襪上,由於晨勃的關係,很顯眼。我一口把嘴裡的黑絲吐了出來,正準備說著什麼,媽媽倒是翻了個白眼。

「還需要再來一次嗎?我出去?」媽媽看著我埋汰的樣子,很無語。「不用了不用了……我……」說實話我覺得我的心裡承受能力很強,但是這種狀況下我也說不出一句人能聽懂的話來。「誒?軒軒,你小雞雞是不是要做手術啊?」媽媽突然彎下細腰,雙眼緊盯著被黑絲裹住的肉棒。「啊?我……我知道……」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問懵了。

「那看來的確需要做手術了,找個時間去趟醫院。」媽媽說著,一手就把黑絲抽了出來,我的肉棒就那麼直挺挺的暴露在了空中。還沒等我接著說些什麼,媽媽又說道:「趕緊去洗個澡,一會兒你夏竹表姐就來了,以後就在這裡住下和咱們一起生活了。」啥?不是月底嗎?怎麼今天就來了?來不及多想,我穿好了內褲直接衝進了洗手間開始清理自己。

時間卡的很準,剛洗完,走到客廳,夏竹就敲門了。媽媽急忙去開門,門外夏竹只拎了一個不大的旅行箱。「小姨,你也太急了,還給我打一天電話讓我趕緊過來。」夏竹看著媽媽,無奈的說道。「你個小丫頭我還不知道,有什麼可搬的物件啊,你看看,不就這一箱子東西嗎?還杵著不過來,我看就是拿你小姨當外人了。」媽媽敲了一下夏竹的腦袋,假裝生氣道。

夏竹眼看被媽媽說中了,吐了個舌頭就走了進來。我看著夏竹,她今天穿的是米黃色貼身連衣裙,配著一雙白色平底鞋,腿上沒有反光,應該是穿著肉色的絲襪。夏竹看我走了出來,連忙對我打招呼:「筱軒,起這麼早啊?」我尷尬地點了點頭,畢竟是為了收拾早上的爛攤子才趕緊起床洗漱的。媽媽回頭看了我一眼,臉上掛著一絲不明所以的微笑,我感覺到不是那種嚇人的,反而是讓我有些心顫,小腹一股暖流沖了出來。

我給姐姐發了一條微信,告訴她夏竹已經搬進來了,今天早上來的。姐姐回的很快,但也只是回了一個哦字就沒動靜了,我也沒多關心,回屋趕緊去寫作業了,這可玩了兩天了,再不寫明天作業都交不上去了。房子隔音很好,進屋之後屋外的動靜我就聽不到了,寫了一會作業媽媽就進來了,見我在寫作業,先是看了一會,然後告訴我要出去,下午回來,中午讓我和夏竹隨便吃點。

我看著媽媽,今天她沒穿裙子,而是穿的褲子,這讓我很奇怪,媽媽很少穿褲子出門,總是裙子配絲襪的。我叫住了媽媽,問她去哪。媽媽轉頭笑了一下,回答道:「出去談業務啊,怎麼了?」我更疑惑了,談業務要穿這一身嗎?媽媽看我有點詫異的表情,又補充了一句:「臭小子,我去見男客戶。」哦!原來是見男客戶啊,那穿的保守一點完全沒毛病!

我豁然開朗,也笑了起來,媽媽看我明白了也出去了。我心裡美美的,看來媽媽還是很自重的,畢竟那種場合男的很少有幾個正經人,不是喝酒就是唱K 洗浴中心一條龍,媽媽要是按平時那麼穿不得吃大虧。想著這些,我的作業寫得更快了,就連語文作業上的字我都覺得好看了不少。

「字好看多了!」突然,邊上傳來了夏竹的聲音。沉溺於與媽媽剛才對話中的我,完全沒有注意到夏竹走了進來,被這麼一喊,嚇了一跳,作業上紙直接讓我劃出了一條老長的直線了。「哦……對不起,我是不是應該先敲門。」夏竹看到我如此大的反應,趕忙抱歉地說道。「沒,我剛才想事情來著。」我趕緊回答道,畢竟我反應有點太大了,有點不正常了。

「哦……那……中午咱們吃什麼呀。」夏竹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表,原來已經11點了,馬上就中午了。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可能是心情好時間過得就會快吧。看我愣了一會兒,夏竹告訴我她不會做飯,巧了麼不是,我也不會做,外賣的東西都是些快餐,正經餐館的菜外賣過來就變味了。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到外面吃。

夏竹也同意了我的想法,我這時注意到,夏竹腳上穿著一雙粉色小拖鞋,腳尖是有個加固層,看來我早上猜對了,的確穿著肉色的絲襪,兩隻腳也就三十六碼吧,還挺可愛。夏竹看我往下盯著她,以為自己踩到什麼了,急忙抬起了腳,問道:「怎麼了?筱軒?地上有東西嗎?」「啊?沒有……沒有,我愣神了。」被這麼一問我趕緊回過神來,差點被發現。

很快我們就出了家門,去了邊上的商業街。路上和夏竹逛著,腦袋裡想道自己好像已經對絲襪還有腿和腳的迷戀到了一種深入骨髓的地步了。突然,夏竹停下了腳步,看著一旁的櫥窗。我順著夏竹的目光看去,她應該是在看那一件黑色連衣裙,中間還自帶一條腰帶,腰帶中間有個銀色扣子,看起來很端莊。我看夏竹盯著這件衣服,走了過去,看了下標籤,1500.

我的家庭條件還是可以的,平時媽媽給的零花錢也很多,更別提過年各種紅包了,雖然都是那些生意上的夥伴給的,可那是真金白銀,有便宜不占是混蛋。我那小小銀行卡里也有個六位數出頭了。不是我顯擺,是我真的無欲無求,吃上面我就喜歡吃家裡的飯,平常沒事就打打遊戲,買個皮膚,也不抽獎什麼的。旅遊?那也是媽媽花錢。再有就是偷媽媽姐姐的絲襪打飛機了。這些都不費錢,我想花都花不出去。

看著夏竹糾結的樣子,我直接把她拽進了店裡。「筱軒?!誒!你這是幹什麼?」夏竹看我一把拽住她,慌忙的說道。我沒說話,到了店裡,直接指著那件衣服和櫃檯的人說:「問我姐,穿多大的。」夏竹被我這一通操作直接弄傻了,愣在那裡,人家問她話也說不清。「女士,您把號碼告訴我,可以去試衣間試一下看合不合適。」一個店員又問了一遍夏竹。

「啊?」夏竹還是沒反應過來。我直接雙手推著她走到了試衣間門口,告訴她:「你在這裡告訴人家,我去交錢。」然後直接跑向了櫃檯。夏竹想攔住我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我掃完了碼直接比了個OK的手勢給她。夏竹見狀只能尷尬的笑了一下,轉身去和人家拿衣服了。沒一會兒,夏竹就穿著那身新衣服走出來了,果然氣質都提升了不少,之前在學校覺得她有時候還不如姐姐成熟,這麼一換再加上年齡的加持,直接變成了御姐。

「筱軒!亂花錢看我不告訴你媽媽。」夏竹走到我面前,兇狠狠的說道。我則是嬉皮笑臉的看著她,回答道:「反正我自己攢的,我愛怎麼花怎麼花。」夏竹想說什麼又發現沒法反駁我,只能氣呼呼的和我走出了店裡,走出去之後,可能是越想越氣,又想教訓我,可是肚子這時候咕咕地叫了起來。「好啦表姐,你看你現在這一身多好看呀,餓了吧?吃大餐去~ 」我趕忙又牽著她的手走向了那家老媽經常帶我去的餐廳。

夏竹還是把我當成小孩子了,其實我是想打好和她的關係,畢竟她還有我語文老師這層關係在,給她哄好了我以後的日子也不會難過,還有就是,我總覺得夏竹有點單純,讓我不由自主地想對她好,甚至還想耍流氓。沒走幾步就到了那家飯店,我把菜單給了夏竹,她估計是不敢點,只要了一份地三鮮,我看她放不開,只能自己下手點了。

「烤魚,兩斤的,裡面要金針菇,鵪鶉蛋,再來一份糖醋小排……」我滔滔不絕的點了出來,等我點完,服務員走了之後,夏竹說道:「你這點那麼多吃的完嗎?」我當然知道夏竹這是什麼意思,他肯定想請我吃這頓飯,畢竟我剛給他買了一件衣服,但是這個飯館的價格相對稍微有點高,看我點這麼多應該是有點貴的樣子。聽媽媽之前和她的對話她應該手頭不太富裕的樣子。

「能吃完,吃不完打包唄~ 我請客!」我看著夏竹尷尬的樣子,自信的回答道。「唉,小孩子不能亂花錢的。」夏竹看我這樣,無語道。「哎呀,表姐,這都是我攢下來的,我平時也不花錢,我知道你現在剛畢業,沒事的,生活有困難就找我,反正我在學校不還得讓你照顧嗎。」我安慰著夏竹。夏竹看著我,表情有些失落的樣子,我趕忙站了起來,問道:「是我說錯話了嗎?」

「沒有,和你沒關係……」夏竹看我反應這麼大,趕緊解釋道。「那是怎麼回事啊?」我疑惑地問到。「沒事,其實我工資也不低,就是每個月都得給家裡一半,再加上之前租房,每個月生活費就剩一兩千,一件新衣服也買不了,生病了也不敢去醫院,現在住到小姨家裡,好多了……哎呀我和你說這個小孩子你也聽不懂。」夏竹自言自語起來。

「誰說我聽不懂的,表姐,沒事,那你現在不是不用交房租了。」我聽到夏竹這麼說我,直接反駁道。「好了,快點吃完回家你還得寫作業呢。」夏竹也不和我多說。「吃完飯咱們去逛一會兒吧,我作業就差一點了。」我一邊幫服務員把烤魚放上來,一邊說道。「寫你作業吧,還想著出去玩。」夏竹聽我這麼說,直接拒絕了。

「嘿,我就差語文沒寫完了,你要是不去,我就不寫了。」我直接開始威脅夏竹,因為我真的就差語文沒寫完了。「你!」夏竹聽到這話,直接瞪大了眼睛看著我。「我交錢,你挑。」我嘿嘿一笑,對夏竹說道。「人小鬼大,滿腦子都是壞主意。」夏竹最終也是嘴角一彎,拗不過我。飯吃的還算快,夏竹說著這麼多吃不完,那烤魚一大半都是她自己吃的,我就吃了點下面的配菜和幾塊魚肉。

出了餐廳,夏竹轉頭問我:「那咱們去哪?」我低頭看了看夏竹的腿,這身黑色連衣裙確實好看,就是配著肉色絲襪差點意思,配黑絲就完美了。夏竹看我盯著他,在我眼前擺了擺手。我回過神來,急忙說道:「表姐,你這個裙子好看極了,就是……就是得搭配一下。」「怎麼搭配?」夏竹很是不解,看了看自己這一身,又看向了我,等著我回答。

「哎呀,就是……就是……」我有點不好意思說出絲襪這兩個字,只能眼睛時不時看向夏竹的細腿,夏竹發現了我的動作,問道:「你是說,咱們去買幾雙襪子?絲襪?」「嗯嗯嗯!」我使勁的點了點頭,下身的肉棒居然有點起立的感覺。「臭小子,腦子裡想什麼呢?」夏竹踢了我一腳,我連忙躲開。但是夏竹沒有反駁我,而是接著問道:「那去哪兒買?」

這我熟啊,我上回和姐姐去過一次了。想著我就牽著夏竹的手像那家店裡走了過去,接待我們的還是那個店員,只是她看我邊上換了一位姐姐,眼光中透露著一絲奇怪,隨後就消失了。「這麼多啊?」夏竹看著這滿滿一屋子的絲襪,小聲嘀咕道。「我們自己選。」我衝著店員說了一句就拉著夏竹去選了。夏竹好像和我第一次來這家店一樣,還有點害羞。

「黑色的好看!」我指著一雙黑色褲襪說道。「學校規定不允許穿黑色絲襪的。」夏竹聽我說完,無語的回答道。我聽到這句話,心裡直接失落了起來,我靠,學校怎麼還有這個破規定。我耷拉著頭,耳邊突然傳來夏竹的聲音,只見夏竹突然彎下腰,小聲對我說:「筱軒,你要是喜歡黑色的絲襪,我就在家給你穿怎麼樣?」聽到夏竹這麼直接的話,我的臉又紅到了脖子根。

「哈哈哈哈哈哈。」夏竹看到我的反應,直接笑了起來,我轉頭看著夏竹,好啊,逗我居然。「不帶這樣的!」看著夏竹得逞的樣子,我氣得直接沖她喊了出來。「誰讓你先耍流氓的,臭小子,我才反應過來,居然帶我來這種地方。」夏竹也沒示弱,雙手抱在胸前歪頭看著我。我想反駁,但是夏竹的確拆穿了我的小心思,我還真是先耍流氓來著,可我也不知道為啥,就是想沖她耍流氓。

「但是還是可以買哦。」夏竹看我瞪著大眼睛看著她,微微一笑。「不許反悔啊,那我挑了。」聽到夏竹這麼回答,我直接走向了一旁,開始挑了起來,黑色的,灰色的,肉色的,各種材質各種厚度的褲襪我直接拿了個遍。最後走向夏竹,夏竹看到我這一大堆各種款式的褲襪,也愣住了。「筱軒,你買這麼多給我嗎?」我哼了一聲,斜眼看著夏竹,一副我贏了的表情。

到了櫃檯,我直接讓店員打包,店員看著這一堆褲襪,也傻掉了,但是也不敢多說什麼,全包了起來。最後一算帳,我去,也花了七百多,看來這個店裡的絲襪品質都不錯。結帳的時候,我還看到櫃檯下面有一款絲襪,居然賣一千多,叫Wolford ,這引起了我的注意,回去我得查查它憑個啥賣這麼貴,接著我倆就走出了店外。

俗話說得好,好絲襪得配好鞋。嗯。這句是我編的,但是確實有道理。我又拉著夏竹到邊上的一家店買了幾雙高跟鞋,這次夏竹倒沒多說,反正剛才買絲襪的時候已經攤牌了。我挑了一雙黑色高跟涼鞋,一雙普通的黑色和銀色高跟鞋,最後買了幾雙顏色不一樣的帆布鞋給夏竹平時出去用,就準備回家了,路上夏竹也沒有說別的話,安靜了許多。

回到家,我把大包小包提到夏竹屋子裡就回自己屋寫作業了,剩的不多,也就半個小時就寫完了,就在我快寫完的時候,夏竹又悄悄進來了。「好看嗎?」夏竹站在我邊上,身上還是穿著那身黑色連衣裙,只是腿上換成了我今天給他買的一雙黑色透明天鵝絨褲襪,腳上踩著黑色高跟涼鞋。我看愣住了,平時在學校的那身裝扮完全把夏竹的身材給掩蓋住了,現在穿一身黑,身上的線條一下子就顯出來了,而且和媽媽還有點相似。

「好看,真好看。」我咽了下口水,回答道。「可惜了,只能在家穿,沒法穿到學校里了。」夏竹摸了摸自己的腿,小聲說道。「別呀,可不能穿到學校里去啊,在家穿就行了。」我趕忙說道。這一身要是穿到學校指不定有多少不正經的眼神就望過去了,這便宜可不能讓別人占了,雖然我眼神也不正經。感謝那個不讓老師在學校穿黑絲襪的領導,感謝您,凈化學校環境,人人有責!

「還看!快寫作業!」夏竹看我一直盯著她,趕忙說了我一句,就自己走出去了。很快,我作業寫完了,到客廳打起了遊戲機。天色漸暗,媽媽也回來了,門口還放了一個大箱子。「軒軒,快,把箱子拿進來,累死我了!」媽媽喘著氣對我說道。我暫停了遊戲,到門口把箱子拿了進來。「我靠,媽,這什麼東西啊這麼沉。」這得有快十斤重了,媽媽抱著肯定很費勁。

「人家談生意是個南方的,給了一箱扇貝生蚝,我說不要非得給我。」媽媽坐在客廳沙發上喝了一口水回答道。「那今天晚上就吃這個?」我看著媽媽,媽媽點了點頭。這時夏竹也出來了,媽媽看到夏竹這一身,說道:「夏竹?真漂亮啊這身衣服。」夏竹聽到媽媽誇獎,小聲說道:「都是筱軒給我挑的,說我這麼穿好看。」呵,供的這麼快嗎?

媽媽保持著微笑看著我,但是那眼神中好像帶著劍氣,直接破掉了我脆弱的偽裝,把我看穿了。媽媽沒說話,但是我知道,媽媽的意思是:臭小子,你想的什麼我這個當媽的可是一清二楚。我沒敢多說話,趕緊把箱子搬到了廚房裡,等著媽媽料理。

晚飯吃的很飽,尤其是那個生蚝,真鮮靈。晚上挺著一肚子生蚝的我好像並沒有意識到,這東西吃多了會上火,只是渾身燥熱,下身不受控制的硬了起來。作為一個慣犯,我起身直接走向了衛生間,又翻起了洗衣籃,看到了夏竹今天換下來的肉絲和黑絲。

好事成雙嘛這不是,我直接拿起了這兩雙絲襪,趕緊跑回了臥室。

「站住。」【溫茶】(第五章)(母子 姐弟 純愛 絲襪)

作者:q121042021/09/26發表於:SexInSex是否首發:是字數:6487字

我有必要劇透一下了哈,姐姐就被上過一次,不是自願的,被下藥了,意外懷孕,後面會講的,姐姐非處這個設定打死我也不會改,不然後面姐姐的感情戲寫不了了。不喜歡看的也別罵人呀,真是的,我也不喜歡綠母,可我也不會去反對去罵人家喜歡的呀。也就是我心態好,不在乎,嘿,氣死你們,沒事去看手槍文去,那個寫的又好還爽,我這個是寫感情戲的。

目前已經寫到第八章了,也想想聽聽大家的意見,畢竟我也不是靠愛發電,大家可以私信我告訴我一下你們的心理價位。這是中長篇,字數50W 字,每章大概六七千字,等我寫到十五章開始可以提前看,進度大概是兩天一更,論壇五天,要是加角色比如加個妹妹可以到70W 字左右,再加累死了,別罵我嗷,論壇免費而且也會更完本,就是提前看會看的快點。

(五)

「啊?幹啥啊媽?」我的腦子已經一片混亂了,不知道媽媽此舉到底是為了什麼,但是看著床上這兩條黑絲大長腿,下面的肉棒已經開始硬的發疼了。媽媽見我一臉扭曲的表情,直接把我的手拿到了他的腿上。大腿的柔軟,加上黑絲纖維的觸感,一股慾火直衝後腦勺,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了,管她邊上是不是我的親生母親,摸就完事了。

「軒軒?」媽媽見我只是機械性地上下摸著她的腿,但是並沒有其他多餘的動作,疑惑的叫我。「啊?我……我沒事。」我另一隻手捂著通紅的臉蛋,另一隻手還是沒停下撫摸的動作。我不懂媽媽現在的做法,為什麼要突然穿上絲襪走進我的房間讓我摸,這實在是太離譜了,雖然之前在醫院有過那一次親密接觸,可這次我也沒有生病啊。

此處無聲勝有聲,媽媽好像聽到了我心裡的想法,但又沒有完全聽到,摸了摸我的頭,溫柔地說道:「軒軒啊,現在正是青春期的時候,網上的東西還是儘量少看,明白嗎?」「不是……我沒……哎呀,我不知道怎麼說……」我無奈的反駁到,媽媽說的話倒不是錯了,但是也不全對,我總不能把我偷窺別人家的這件事抖摟出來吧,說出來我估計當場就被打死了。

媽媽聽到我這番無力地反駁,溫柔的笑了一聲,也沒有多說話,把我的手從她的腿上拿走,轉了個身,直接坐到了床尾,和我面對面那麼坐著。手上的觸感突然消失,讓我也好像突然回過神一樣,我看向媽媽,媽媽眼神依舊是那麼的溫柔動人。只見媽媽抬起了一隻長腿,伸出了一隻黑絲小腳,慢慢地朝我的兩腿之間伸了過來,莫非?是那個?

我已經開始想像接下來的情節了,上一次肉棒和媽媽穿著絲襪的小腳接觸還是初一發燒那次,因為病了也沒能好好感受,腦子裡只剩下一絲模糊的記憶,而且那還是第一次射精,大腦還沒完全適應,射精的快感也沒有那麼強烈,這次可是意識清醒,慾望強烈。我滿心歡喜的看著那隻黑絲小腳一點一點向我下身的小帳篷靠去,然後一陣嗡嗡聲打斷了媽媽的動作。

靠!手機響了。真是時候啊,這會兒給我打電話。媽媽聽到我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也像被嚇到的小兔子一樣,把小腳直接收了回去,然後直接下了床走出了我的臥室。我無奈地把手機從邊上拿了過來,正準備罵街,看到上面的名字,氣消了一半,是姐姐的。不過姐姐為什麼突然會給我打語音啊,這可是好幾天都沒理我了。我點開了接通鍵,熟悉而又令人安心的聲音傳到了耳朵里。

「老弟?睡了嗎?」姐姐那少御的聲音還是好聽的。

「還沒。咋了姐,有啥事嗎?」

「怎麼聽你聲音那麼抖啊?病了?」

「沒……沒病。」我緊張地回答道,畢竟剛才差點又能再享受媽媽黑絲美足的服務,說話有點抖還是挺正常的。

「哦……總覺得你怪怪的,你那老師搬過來了嗎?」

「月底呢我的老姐,你剛走連一個星期都沒有啊。」

「我就問問,你急什麼呀……」

「不是,我沒急,我……」

「我不問了,睏了,掛了。」

「誒!」我剛要說些什麼,姐姐直接掛斷了語音。我是真難受啊,姐姐就為了問著點事壞了我的大事啊。我有氣無力的靠在床上,看著小小軒依舊在努力的搭小帳篷,氣得我直接笑了。唉,認命了,今天看來我怎麼也沒法把下半身的問題解決掉了,本來媽媽應該是想用腳幫我一下的。

突然,門又被打開了,還是媽媽。媽媽下身的黑絲已經脫掉了,看來今天的好戲是沒有了。媽媽見我一臉頹廢,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看到媽媽擱那笑,我的表情已經到了抽象畫里人物的樣子了。媽媽走到我的床邊,什麼也不說,直接把一團黑絲丟到了我的床上,說道:「弄在襪子上吧,沒事。」然後頭也不回的就出去了,留下我一個人在床上呆呆的。

媽媽出去後,我雙手顫抖地把那一團黑絲拿了過來。平時都是我獨自一個人去衛生間拿,雖然媽媽應該也知道,但是這次直接主動把絲襪給我是頭一回。我把絲襪放在了鼻子前面,深吸了一口,絲襪上還帶著媽媽的體香夾著微微的洗衣液香味,應該是沒有穿太久,下身的肉棒也隨著我的嗅覺起了更大的反應,內褲前端已經被前列腺液完全打濕了。

我直接把內褲脫了下來,拿起了絲襪的一腳,直接把肉棒套了進去,想像著剛才媽媽把腳伸向我的動作,隨後一隻手握著肉棒上下擼動了起來。另一隻手則是把絲襪的足部放在了鼻子面前,狠狠嗅著上面殘留的味道,過了一會兒感覺不過癮,就直接把絲襪足部含到了嘴裡,讓舌頭也感受黑絲緻密的觸感。那一晚我依舊射了三次慾火才消退了不少,我也很聽媽媽的話,一滴不剩的全射在了黑絲上面,黑色的褲襪上面混著白色的精液,場景很是淫靡。

晚上我是怎麼睡過去的已經忘了,再次睜眼已經是媽媽走進房間正在拍我腦袋了。如果上天給我一次機會,我昨晚一定收拾完了在閉眼。我睜開眼之後,只見自己依舊保持著昨晚的動作,嘴裡含著黑絲,肉棒也還套在已經被不知道射過幾次的黑絲褲襪上,由於晨勃的關係,很顯眼。我一口把嘴裡的黑絲吐了出來,正準備說著什麼,媽媽倒是翻了個白眼。

「還需要再來一次嗎?我出去?」媽媽看著我埋汰的樣子,很無語。「不用了不用了……我……」說實話我覺得我的心裡承受能力很強,但是這種狀況下我也說不出一句人能聽懂的話來。「誒?軒軒,你小雞雞是不是要做手術啊?」媽媽突然彎下細腰,雙眼緊盯著被黑絲裹住的肉棒。「啊?我……我知道……」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問懵了。

「那看來的確需要做手術了,找個時間去趟醫院。」媽媽說著,一手就把黑絲抽了出來,我的肉棒就那麼直挺挺的暴露在了空中。還沒等我接著說些什麼,媽媽又說道:「趕緊去洗個澡,一會兒你夏竹表姐就來了,以後就在這裡住下和咱們一起生活了。」啥?不是月底嗎?怎麼今天就來了?來不及多想,我穿好了內褲直接衝進了洗手間開始清理自己。

時間卡的很準,剛洗完,走到客廳,夏竹就敲門了。媽媽急忙去開門,門外夏竹只拎了一個不大的旅行箱。「小姨,你也太急了,還給我打一天電話讓我趕緊過來。」夏竹看著媽媽,無奈的說道。「你個小丫頭我還不知道,有什麼可搬的物件啊,你看看,不就這一箱子東西嗎?還杵著不過來,我看就是拿你小姨當外人了。」媽媽敲了一下夏竹的腦袋,假裝生氣道。

夏竹眼看被媽媽說中了,吐了個舌頭就走了進來。我看著夏竹,她今天穿的是米黃色貼身連衣裙,配著一雙白色平底鞋,腿上沒有反光,應該是穿著肉色的絲襪。夏竹看我走了出來,連忙對我打招呼:「筱軒,起這麼早啊?」我尷尬地點了點頭,畢竟是為了收拾早上的爛攤子才趕緊起床洗漱的。媽媽回頭看了我一眼,臉上掛著一絲不明所以的微笑,我感覺到不是那種嚇人的,反而是讓我有些心顫,小腹一股暖流沖了出來。

我給姐姐發了一條微信,告訴她夏竹已經搬進來了,今天早上來的。姐姐回的很快,但也只是回了一個哦字就沒動靜了,我也沒多關心,回屋趕緊去寫作業了,這可玩了兩天了,再不寫明天作業都交不上去了。房子隔音很好,進屋之後屋外的動靜我就聽不到了,寫了一會作業媽媽就進來了,見我在寫作業,先是看了一會,然後告訴我要出去,下午回來,中午讓我和夏竹隨便吃點。

我看著媽媽,今天她沒穿裙子,而是穿的褲子,這讓我很奇怪,媽媽很少穿褲子出門,總是裙子配絲襪的。我叫住了媽媽,問她去哪。媽媽轉頭笑了一下,回答道:「出去談業務啊,怎麼了?」我更疑惑了,談業務要穿這一身嗎?媽媽看我有點詫異的表情,又補充了一句:「臭小子,我去見男客戶。」哦!原來是見男客戶啊,那穿的保守一點完全沒毛病!

我豁然開朗,也笑了起來,媽媽看我明白了也出去了。我心裡美美的,看來媽媽還是很自重的,畢竟那種場合男的很少有幾個正經人,不是喝酒就是唱K 洗浴中心一條龍,媽媽要是按平時那麼穿不得吃大虧。想著這些,我的作業寫得更快了,就連語文作業上的字我都覺得好看了不少。

「字好看多了!」突然,邊上傳來了夏竹的聲音。沉溺於與媽媽剛才對話中的我,完全沒有注意到夏竹走了進來,被這麼一喊,嚇了一跳,作業上紙直接讓我劃出了一條老長的直線了。「哦……對不起,我是不是應該先敲門。」夏竹看到我如此大的反應,趕忙抱歉地說道。「沒,我剛才想事情來著。」我趕緊回答道,畢竟我反應有點太大了,有點不正常了。

「哦……那……中午咱們吃什麼呀。」夏竹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表,原來已經11點了,馬上就中午了。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可能是心情好時間過得就會快吧。看我愣了一會兒,夏竹告訴我她不會做飯,巧了麼不是,我也不會做,外賣的東西都是些快餐,正經餐館的菜外賣過來就變味了。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到外面吃。

夏竹也同意了我的想法,我這時注意到,夏竹腳上穿著一雙粉色小拖鞋,腳尖是有個加固層,看來我早上猜對了,的確穿著肉色的絲襪,兩隻腳也就三十六碼吧,還挺可愛。夏竹看我往下盯著她,以為自己踩到什麼了,急忙抬起了腳,問道:「怎麼了?筱軒?地上有東西嗎?」「啊?沒有……沒有,我愣神了。」被這麼一問我趕緊回過神來,差點被發現。

很快我們就出了家門,去了邊上的商業街。路上和夏竹逛著,腦袋裡想道自己好像已經對絲襪還有腿和腳的迷戀到了一種深入骨髓的地步了。突然,夏竹停下了腳步,看著一旁的櫥窗。我順著夏竹的目光看去,她應該是在看那一件黑色連衣裙,中間還自帶一條腰帶,腰帶中間有個銀色扣子,看起來很端莊。我看夏竹盯著這件衣服,走了過去,看了下標籤,1500.

我的家庭條件還是可以的,平時媽媽給的零花錢也很多,更別提過年各種紅包了,雖然都是那些生意上的夥伴給的,可那是真金白銀,有便宜不占是混蛋。我那小小銀行卡里也有個六位數出頭了。不是我顯擺,是我真的無欲無求,吃上面我就喜歡吃家裡的飯,平常沒事就打打遊戲,買個皮膚,也不抽獎什麼的。旅遊?那也是媽媽花錢。再有就是偷媽媽姐姐的絲襪打飛機了。這些都不費錢,我想花都花不出去。

看著夏竹糾結的樣子,我直接把她拽進了店裡。「筱軒?!誒!你這是幹什麼?」夏竹看我一把拽住她,慌忙的說道。我沒說話,到了店裡,直接指著那件衣服和櫃檯的人說:「問我姐,穿多大的。」夏竹被我這一通操作直接弄傻了,愣在那裡,人家問她話也說不清。「女士,您把號碼告訴我,可以去試衣間試一下看合不合適。」一個店員又問了一遍夏竹。

「啊?」夏竹還是沒反應過來。我直接雙手推著她走到了試衣間門口,告訴她:「你在這裡告訴人家,我去交錢。」然後直接跑向了櫃檯。夏竹想攔住我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我掃完了碼直接比了個OK的手勢給她。夏竹見狀只能尷尬的笑了一下,轉身去和人家拿衣服了。沒一會兒,夏竹就穿著那身新衣服走出來了,果然氣質都提升了不少,之前在學校覺得她有時候還不如姐姐成熟,這麼一換再加上年齡的加持,直接變成了御姐。

「筱軒!亂花錢看我不告訴你媽媽。」夏竹走到我面前,兇狠狠的說道。我則是嬉皮笑臉的看著她,回答道:「反正我自己攢的,我愛怎麼花怎麼花。」夏竹想說什麼又發現沒法反駁我,只能氣呼呼的和我走出了店裡,走出去之後,可能是越想越氣,又想教訓我,可是肚子這時候咕咕地叫了起來。「好啦表姐,你看你現在這一身多好看呀,餓了吧?吃大餐去~ 」我趕忙又牽著她的手走向了那家老媽經常帶我去的餐廳。

夏竹還是把我當成小孩子了,其實我是想打好和她的關係,畢竟她還有我語文老師這層關係在,給她哄好了我以後的日子也不會難過,還有就是,我總覺得夏竹有點單純,讓我不由自主地想對她好,甚至還想耍流氓。沒走幾步就到了那家飯店,我把菜單給了夏竹,她估計是不敢點,只要了一份地三鮮,我看她放不開,只能自己下手點了。

「烤魚,兩斤的,裡面要金針菇,鵪鶉蛋,再來一份糖醋小排……」我滔滔不絕的點了出來,等我點完,服務員走了之後,夏竹說道:「你這點那麼多吃的完嗎?」我當然知道夏竹這是什麼意思,他肯定想請我吃這頓飯,畢竟我剛給他買了一件衣服,但是這個飯館的價格相對稍微有點高,看我點這麼多應該是有點貴的樣子。聽媽媽之前和她的對話她應該手頭不太富裕的樣子。

「能吃完,吃不完打包唄~ 我請客!」我看著夏竹尷尬的樣子,自信的回答道。「唉,小孩子不能亂花錢的。」夏竹看我這樣,無語道。「哎呀,表姐,這都是我攢下來的,我平時也不花錢,我知道你現在剛畢業,沒事的,生活有困難就找我,反正我在學校不還得讓你照顧嗎。」我安慰著夏竹。夏竹看著我,表情有些失落的樣子,我趕忙站了起來,問道:「是我說錯話了嗎?」

「沒有,和你沒關係……」夏竹看我反應這麼大,趕緊解釋道。「那是怎麼回事啊?」我疑惑地問到。「沒事,其實我工資也不低,就是每個月都得給家裡一半,再加上之前租房,每個月生活費就剩一兩千,一件新衣服也買不了,生病了也不敢去醫院,現在住到小姨家裡,好多了……哎呀我和你說這個小孩子你也聽不懂。」夏竹自言自語起來。

「誰說我聽不懂的,表姐,沒事,那你現在不是不用交房租了。」我聽到夏竹這麼說我,直接反駁道。「好了,快點吃完回家你還得寫作業呢。」夏竹也不和我多說。「吃完飯咱們去逛一會兒吧,我作業就差一點了。」我一邊幫服務員把烤魚放上來,一邊說道。「寫你作業吧,還想著出去玩。」夏竹聽我這麼說,直接拒絕了。

「嘿,我就差語文沒寫完了,你要是不去,我就不寫了。」我直接開始威脅夏竹,因為我真的就差語文沒寫完了。「你!」夏竹聽到這話,直接瞪大了眼睛看著我。「我交錢,你挑。」我嘿嘿一笑,對夏竹說道。「人小鬼大,滿腦子都是壞主意。」夏竹最終也是嘴角一彎,拗不過我。飯吃的還算快,夏竹說著這麼多吃不完,那烤魚一大半都是她自己吃的,我就吃了點下面的配菜和幾塊魚肉。

出了餐廳,夏竹轉頭問我:「那咱們去哪?」我低頭看了看夏竹的腿,這身黑色連衣裙確實好看,就是配著肉色絲襪差點意思,配黑絲就完美了。夏竹看我盯著他,在我眼前擺了擺手。我回過神來,急忙說道:「表姐,你這個裙子好看極了,就是……就是得搭配一下。」「怎麼搭配?」夏竹很是不解,看了看自己這一身,又看向了我,等著我回答。

「哎呀,就是……就是……」我有點不好意思說出絲襪這兩個字,只能眼睛時不時看向夏竹的細腿,夏竹發現了我的動作,問道:「你是說,咱們去買幾雙襪子?絲襪?」「嗯嗯嗯!」我使勁的點了點頭,下身的肉棒居然有點起立的感覺。「臭小子,腦子裡想什麼呢?」夏竹踢了我一腳,我連忙躲開。但是夏竹沒有反駁我,而是接著問道:「那去哪兒買?」

這我熟啊,我上回和姐姐去過一次了。想著我就牽著夏竹的手像那家店裡走了過去,接待我們的還是那個店員,只是她看我邊上換了一位姐姐,眼光中透露著一絲奇怪,隨後就消失了。「這麼多啊?」夏竹看著這滿滿一屋子的絲襪,小聲嘀咕道。「我們自己選。」我衝著店員說了一句就拉著夏竹去選了。夏竹好像和我第一次來這家店一樣,還有點害羞。

「黑色的好看!」我指著一雙黑色褲襪說道。「學校規定不允許穿黑色絲襪的。」夏竹聽我說完,無語的回答道。我聽到這句話,心裡直接失落了起來,我靠,學校怎麼還有這個破規定。我耷拉著頭,耳邊突然傳來夏竹的聲音,只見夏竹突然彎下腰,小聲對我說:「筱軒,你要是喜歡黑色的絲襪,我就在家給你穿怎麼樣?」聽到夏竹這麼直接的話,我的臉又紅到了脖子根。

「哈哈哈哈哈哈。」夏竹看到我的反應,直接笑了起來,我轉頭看著夏竹,好啊,逗我居然。「不帶這樣的!」看著夏竹得逞的樣子,我氣得直接沖她喊了出來。「誰讓你先耍流氓的,臭小子,我才反應過來,居然帶我來這種地方。」夏竹也沒示弱,雙手抱在胸前歪頭看著我。我想反駁,但是夏竹的確拆穿了我的小心思,我還真是先耍流氓來著,可我也不知道為啥,就是想沖她耍流氓。

「但是還是可以買哦。」夏竹看我瞪著大眼睛看著她,微微一笑。「不許反悔啊,那我挑了。」聽到夏竹這麼回答,我直接走向了一旁,開始挑了起來,黑色的,灰色的,肉色的,各種材質各種厚度的褲襪我直接拿了個遍。最後走向夏竹,夏竹看到我這一大堆各種款式的褲襪,也愣住了。「筱軒,你買這麼多給我嗎?」我哼了一聲,斜眼看著夏竹,一副我贏了的表情。

到了櫃檯,我直接讓店員打包,店員看著這一堆褲襪,也傻掉了,但是也不敢多說什麼,全包了起來。最後一算帳,我去,也花了七百多,看來這個店裡的絲襪品質都不錯。結帳的時候,我還看到櫃檯下面有一款絲襪,居然賣一千多,叫Wolford ,這引起了我的注意,回去我得查查它憑個啥賣這麼貴,接著我倆就走出了店外。

俗話說得好,好絲襪得配好鞋。嗯。這句是我編的,但是確實有道理。我又拉著夏竹到邊上的一家店買了幾雙高跟鞋,這次夏竹倒沒多說,反正剛才買絲襪的時候已經攤牌了。我挑了一雙黑色高跟涼鞋,一雙普通的黑色和銀色高跟鞋,最後買了幾雙顏色不一樣的帆布鞋給夏竹平時出去用,就準備回家了,路上夏竹也沒有說別的話,安靜了許多。

回到家,我把大包小包提到夏竹屋子裡就回自己屋寫作業了,剩的不多,也就半個小時就寫完了,就在我快寫完的時候,夏竹又悄悄進來了。「好看嗎?」夏竹站在我邊上,身上還是穿著那身黑色連衣裙,只是腿上換成了我今天給他買的一雙黑色透明天鵝絨褲襪,腳上踩著黑色高跟涼鞋。我看愣住了,平時在學校的那身裝扮完全把夏竹的身材給掩蓋住了,現在穿一身黑,身上的線條一下子就顯出來了,而且和媽媽還有點相似。

「好看,真好看。」我咽了下口水,回答道。「可惜了,只能在家穿,沒法穿到學校里了。」夏竹摸了摸自己的腿,小聲說道。「別呀,可不能穿到學校里去啊,在家穿就行了。」我趕忙說道。這一身要是穿到學校指不定有多少不正經的眼神就望過去了,這便宜可不能讓別人占了,雖然我眼神也不正經。感謝那個不讓老師在學校穿黑絲襪的領導,感謝您,凈化學校環境,人人有責!

「還看!快寫作業!」夏竹看我一直盯著她,趕忙說了我一句,就自己走出去了。很快,我作業寫完了,到客廳打起了遊戲機。天色漸暗,媽媽也回來了,門口還放了一個大箱子。「軒軒,快,把箱子拿進來,累死我了!」媽媽喘著氣對我說道。我暫停了遊戲,到門口把箱子拿了進來。「我靠,媽,這什麼東西啊這麼沉。」這得有快十斤重了,媽媽抱著肯定很費勁。

「人家談生意是個南方的,給了一箱扇貝生蚝,我說不要非得給我。」媽媽坐在客廳沙發上喝了一口水回答道。「那今天晚上就吃這個?」我看著媽媽,媽媽點了點頭。這時夏竹也出來了,媽媽看到夏竹這一身,說道:「夏竹?真漂亮啊這身衣服。」夏竹聽到媽媽誇獎,小聲說道:「都是筱軒給我挑的,說我這麼穿好看。」呵,供的這麼快嗎?

媽媽保持著微笑看著我,但是那眼神中好像帶著劍氣,直接破掉了我脆弱的偽裝,把我看穿了。媽媽沒說話,但是我知道,媽媽的意思是:臭小子,你想的什麼我這個當媽的可是一清二楚。我沒敢多說話,趕緊把箱子搬到了廚房裡,等著媽媽料理。

晚飯吃的很飽,尤其是那個生蚝,真鮮靈。晚上挺著一肚子生蚝的我好像並沒有意識到,這東西吃多了會上火,只是渾身燥熱,下身不受控制的硬了起來。作為一個慣犯,我起身直接走向了衛生間,又翻起了洗衣籃,看到了夏竹今天換下來的肉絲和黑絲。

好事成雙嘛這不是,我直接拿起了這兩雙絲襪,趕緊跑回了臥室。

「站住。」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