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漫收藏家 (18)作者:zhtzzs

【綜漫收藏家】(18)

作者:zhtzzs2021/11/25首發:sis001

第18章 地獄的開端

「我回來了。」雪乃結束了她的修行,並享受了將近半個月的帝王般的生活後,回到了第十三洞天。

不得不說,考核結束後的日子,除了最開始的幾天有些拘束外,等她習慣了放開之後,被作為主人對待的生活確實是非常享受,她有些理解莫德的感覺了。

她也嘗試了一下另外一種女人本不能享受到的樂趣,畢竟,被捅之仇還是要捅回來的。怎麼說那,還不錯,但也不至於讓她沉迷。模擬陽具說白了就是個功能強大的雙頭龍,能讓女方感受到男士的樂趣。拋開最開始的新奇感,雪乃感覺,做那種事的時候還是女人更舒服,男方大多數的時間是在辛苦運動讓女方舒服,更多的是在享受的是征服之類的精神快感,爽快也只是在最後的一瞬間。

這麼想來,好像不虧?下次和莫德做的時候把他當成服侍自己的男寵吧,雪乃想著,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雪乃傳送回來的地點,依然是在莫德的辦公室里,雖然第三洞天裡度過了一個月,但那是因為時間結界的原因,所以雪乃回來的時候,這邊的時間才僅僅過了一夜罷了,天剛蒙蒙亮,雪乃去上學都不會遲到。

「哦,歡迎回來。」莫德正津津有味的看著辦公桌上電腦里的視頻,漫不經心的對他身後的雪乃打招呼到。

剛剛的好心情被破壞殆盡,視頻里播放的正是雪乃上課時的錄像,也不知道是誰拍的,視角,光影都拍的極好,雪乃在課程上的各種哀羞和痛苦都被淋漓盡致的表現了出來。

雪乃兩步並三步,搶過莫德手裡的滑鼠,咔咔的就把視頻和電腦全關上了。

「你是那裡來的變態死宅啊,什麼時候多了個偷窺癖?你的本性已經組夠爛了,請別繼續增加更糟糕的興趣,這會讓其他人很頭痛。」雪乃嗔怒道。

「哎呀哎呀,看來連日的學習也沒能讓你改掉毒舌的毛病,這可真是太好了。我欣賞自己心愛的藏品努力上課的姿態也有錯嗎?我也想參與到課程中啊,奈何帝皇拒絕,不同意我過去,我也沒辦法,只能這樣看看雪乃的努力了。」莫德笑著解釋,之後頓了頓,莫德稍稍收斂了笑容,摟過雪乃,抱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撫摸著她的頭說道:「辛苦了,你很努力了,先好好地休息幾天,之後再展示你的學習成果就好。」

雪乃象徵性的掙扎了兩下,便安心的坐在莫德的懷裡,享受著他的撫摸。

「怎麼,鱷魚的眼淚?不過多謝關心,拖帝皇她們的福,我已經休息的很好了。」蜷縮在莫德懷裡,雪乃說道。

「帝皇她們的事,你不能想想辦法?」沉默了一會兒,雪乃問道。

「不能,而且她們也不會讓我幫。我也會遵守洞天的規矩這件事,對她們,不,對你們才是最重要的。這個原因,你這麼聰明,肯定知道。」莫德毫不意外雪乃會跟他雖說帝皇她們的事,在第三洞天跟帝皇她們相處了一個月,不對他說才奇怪:「與其擔心帝皇她們,先擔心下你自己吧。我能給你的幫助,也就只能到這裡了。」

「切,根本原因不是因為你定的規矩不合理嗎?」雪乃不開心的從莫德身上跳了下來,整理著自己有些凌亂的衣服。

「覺得不合理的話,那就等將來由你來改吧。」莫德聳聳肩,不在意的說道。

「你先關心好你自己吧,別等不到我就被別人捉走當奴隸去了。」雪乃整理好了衣服,看了看外面已經泛亮的天色,說道:「我得準備去上學去了,你自己玩吧。不准在看視頻了,你又不是只能看視頻自我安慰的宅男,太猥瑣了。」

「嗨,嗨。等你親自表演給我看是吧,了解了,我立刻把視頻全刪了。」莫德答應道:「對了,記得去繪里奈那裡一趟,她專門給你做了一桌早餐犒勞你,去廚房找她吧。」

「知道了。」雪乃答到,向屋外走去,快出門的時候,轉身對莫德小聲說道:「謝謝。」隨後沒等莫德回復,立刻出門,臉色微紅的向廚房走去。

她偶爾會有機會吃到繪里奈親手做的飯,那是她曾吃過的最美味的料理了。對於繪里奈的早餐,她非常期待。之後,就先休息一天吧,當然,學還是要上的。

雖然身體上並沒有任何勞累的感覺,但她的精神已經非常疲憊了。放學後,就讓莫德來服侍她吧,然後美美的睡上一覺,養精蓄銳。

然後從明天,開始她的地獄之旅。

******************

第二日下午,雪乃放學後就立刻向自己在學校的宿舍快步走去。她的宿舍是個獨棟的小別墅,不過宿舍只是個障眼法,她並不在宿舍里住,宿舍內部有一個傳送門,直通宅邸里她的房間。

日本社團活動多,所以下午放學很早,總武高也不例外。只不過總武高改制之後,跟普通學校相比,多了很多互助學習的社團。不過這跟雪乃沒什麼關係,她是回家部部員。

雪乃走的很急,她今晚準備正式開始求刑之旅,所以要抓緊每一分時間。畢竟還要留出時間學習,如果因此落下課程,導致下次考試受到更多懲罰的話,就是本末倒置了。

「雪之下同學,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她的幾個同班同學,在雪乃回宿舍的路上,攔住了她。

看到來人,雪乃嘆了口氣,雖然有些不耐煩,但教養良好的她還是停住腳步,問候道:「下午好,請問有什麼事情?我趕時間,請快一些說。」

雖然是同班同學,但她並沒有跟對方打過交道。哪怕是到了新的班級,雪乃依然是高嶺之花的姿態。倒不是有意為之,她單純的就是沒有時間罷了。不過天才班幾乎全員都是個性鮮明的怪人,雪乃在其中也不是特別顯眼。

不過哪怕沒有打過交道,雪乃也記得她班級里每一個人的名字。雖然她現在沒有了記住全年級同學名字的餘俗,但同班同學姓名,以及其他的有的沒的信息,她還是通過學校里的學生手冊都記住了。

其中一個身材最為嬌小,且拄著一根手杖的人對雪乃說道:「既然雪之下小姐趕時間,那就容我們開門見山了。雪之下家族是千葉縣的豪門,這半年更是蒸蒸日上,請問雪之下家的二小姐是否知道總武高背後的勢力是哪一家?如果可能的話,是否可以引薦一二?」

攔住她的有三個人。在學生手冊里,她們的信息非常詳盡,連她們出身的勢力都有。

超高校級的偵探 霧切響子 ,來自於希望之峰學園。

妖怪們的智慧之神 岩永琴子 ,日本妖怪推舉出來的代言人之一。

白毛偵探 謝絲塔,來自於一個名叫調律者的團體。

雪乃知道,這是麻煩找上門了。一之瀨琴美的父母復活之後,雖然官方給出了掩飾的說法,但這顯然瞞不住一些勢力。自從總武高暴露了有復活人的奇蹟,就不斷的有各方勢力的探子用各種手段進入總武高。以非正式手段進來的都被抓住教訓一頓後扔出去了,但對以正式手段進來的學生卻沒有做限制。眼前這三個人就是這麼進來的探子。

「我早就不是雪之下家的二小姐了,各位找錯人了。」雪乃無意跟她們糾纏,直接說道。

「可雪乃小姐沒有否認你知道總武高背後勢力的說法,如果可以的話,請問是否能夠告知?」拿著手杖的岩永琴子繼續追問道。

「我還以為偵探的組合都是福爾摩斯和花生那種,沒想到三個福爾摩斯也可以組隊。我不想問你們調查這所學校是為了什麼,但哪怕你們是三個福爾摩斯,你們面對的也不是教授那種程度的對手。如果想知道真相或完成其他什麼願望,唯一安全且無後患的做法就是做到跟琴美一樣的事情。放棄其他的手段比較好。」雪乃有些不耐煩的對糾纏不清的琴子忠告道。

雪乃目光所見,幾人都有成為收藏品的資質,但身上並不像加藤惠那樣被不幸糾纏。礙於規矩,她也不能多說,但她還是給了她們忠告和建議,希望她們到此為止。也許平時,雪乃會更有耐心,但今天,她實在沒心情跟她們多說。

「雪乃小姐,我並不想通過這裡實現什麼願望,死人復生違反了世界的法則,必須得以糾正。否則世界有崩毀的危險!希望您的協助。」琴子繼續懇求道。

「世界沒有你想的那麼脆弱。抱歉,我還有事,先失陪了。」見她們還在糾纏不清,雪乃有些煩躁,扔下一句話後,繞過她們走回了自己的宿舍。

三人沒有繼續阻攔雪乃,目送著她遠去。

「怎麼樣?你們還繼續調查嗎?」見雪乃走遠,一直在旁邊聽著沒有發言的謝絲塔問道。

三人本就份屬不同的勢力,來這所學校目的也是各不相同,只是機緣巧合下,三人才湊到一起。

「有調查的價值,雪之下雪乃並不只是知道總武高背後的勢力,她本身應該就是那個勢力的一員。」霧切響子說道。

「不過還有時間,先去試一下肯定沒有風險的方案吧。雖然雪之下態度不太好,但沒有惡意的樣子。繼續追查下去,可能有風險。」

「啊?你是說全科滿分?拜託,我進入精英班就用盡全力了,那麼變態的試卷,你能滿分?」

三人都是思維敏捷,邏輯嚴密,智商高絕的人,否則也不能把偵探這個職業做的這麼優秀。但要說通過自己的實力考個全科滿分,術業有專攻,她們還真沒這個實力。

「那,偷試捲去?」有人提議道。

「可以試試…」

。。。。。。

雪乃回了宿舍,穿過傳送門,回到了她的臥室。

式這會兒還在參加不知道什麼科目的培訓課程,還沒回來。臥室里只有雪乃一人,不過這也算好事,熟練的洗漱完畢後,雪乃拿出了上次莫德給她的盒子,盒子裡面是滿滿的夜光石,每一個,都代表著她的一個懲罰。

雪乃嘆了口氣,雖然還可以往後拖,但那也只是自欺欺人罷了,越往後拖自己的情況就越糟糕,她必須抓緊時間,減少她身上的懲罰的數量。

打開智能手環,上面飛別列著服裝,家具,刑具等等項目,點擊服裝,然後選擇獸娘,裡面有馬娘和貓娘兩個分類,其他的都是灰色的不可選種狀態,點擊貓娘,琳琅滿目的各種服飾就顯示了出來,有正常的如貓耳女僕,也有各類不正常的色情版本。不過雪乃無需為選擇發愁了,因為最上面一個選項上正閃閃發光,上面寫著:雪之下雪乃,求刑專用。

雪乃深吸一口氣,然後點擊選擇。正常情況下,選擇一款衣服後都是自動把衣服穿到身上的,然而這次沒有,而是咣當一聲,從智能手環中掉出一個箱子,嚇了雪乃一跳。

這顯然又是莫德的好戲,雪乃從地上撿起箱子,放到桌子上打開,箱子裡面放著一系列的裝備,項圈,鈴鐺,貓尾,貓耳,按摩棒,等等等等,最讓雪乃驚訝的,甚至還有一雙和她校服同款的黑色過膝長襪。

箱子的最上面,則是一紙說明,上面寫著各個裝飾的穿戴方法和要求。還有一大段說明,大意是自從上次莫德答應了雪乃可以這麼做後,有刑罰設計師將這個懲罰正規化了,以讓這個懲罰真正符合九級懲罰的強度。

雪乃對這堆東西犯了難,作為懲罰的一部分,她必須手動把自己打扮好,習慣了一鍵換裝的她,稍稍有些麻爪。或許她應該等式回來,讓她幫忙。

不過,在式回來前,她還是要把自己可以弄好的先弄好。

把洗澡後身上的浴衣除去,雪乃就是清潔溜溜的狀態了。

首先,是戴上項圈,黑色的項圈的中心有個銀色的鈴鐺。

這個戴起來很輕鬆,雪乃戴上之後,將鈴鐺調節到正中心的位置,俏皮的左右晃了晃身體,鈴鐺叮鈴鈴的傳出一陣悅耳的脆響。

然後是法卡樣式的貓耳,貓耳的顏色是黑色的,耳朵尖處有撮白毛,和雪乃在第三洞天練習變成貓時的樣子一致。這個沒什麼機關,戴起來就更輕鬆了。戴上後,貓耳還會根據主人的心情,自動改變自己的樣子。

然後穿上熟悉的過膝長襪,和雪乃日常穿的完全相同,純黑色的長襪只有在快到開口處時有一道白圈的裝飾,雖然顏色簡樸,卻是雪乃最喜歡的樣式之一。

哪怕沒穿長襪的時候,雪乃也知道這個和貓娘無關的衣服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險惡用心。一會兒她就要在大廳廣眾之下,穿著這身爬著去莫德那裡。其實,在這裡,赤裸著不穿衣服爬行不算是太過羞恥的事情,因為奴隸都是這樣的,宅邸的各處都有奴隸在赤裸著爬行。戴著貓娘裝備也沒關係,因為奴隸中同樣存在每天做寵物貓工作的人。並不顯眼。

這種赤裸著大部分身體確還穿著一些完全不重要的衣服的情況,才是最羞恥的,尤其是這件衣服還是雪乃的常服。

穿上棉襪,想到一會自己就要這麼anb出去,本以為自己已經做好準備的雪乃渾身上下都被羞的粉紅。

不過,她還是不得不繼續,接下來是四個戴著鈴鐺的手環和腳環,直接帶上就好。

但最後的的裝備,就不是那麼好穿戴了。

首先是直接裝在身體上的鈴鐺,一共有三個,分別是胸部兩個,以及下身豆豆上一個。鈴鐺需要用鈴鐺頭部的別針直接插在對應的位置,而且插的還要正,歪歪斜斜的也不行,乳房的話,雪乃咬咬牙還算是可以自己搞定,但下面那個,哪怕是雪乃可以忍住疼痛,也很難插正。

但先解決自己可以解決的吧。

取過乳房上的鈴鐺,雪乃看著自己的胸部,為難的嘆了口氣。雖說不想用身體取悅誰,但這跟取悅他人無關,她的胸部卻是有些遺憾。

哪怕是雪乃自己不大的手,也可以一隻手就覆蓋的嬌小乳房。乳暈和乳頭雖然是專屬於少女的漂亮粉嫩的粉紅色,大小也跟乳丘完美相配,沒有任何不協調的地方。

雪乃一隻手拿著鈴鐺,一隻手捏著自己的乳首,實在是有些不好下手。

太小了。

稍稍猶豫了一下,雪乃暫且先放下鈴鐺,然後兩隻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開始有些生疏的揉搓。

雪乃很少這麼做,她是個表里如一的人,再來宅邸之前,她就是真正的高嶺之花,驕傲且正直,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情。來這裡後,也極少做。只有在一次懲罰中被強制要求表演自慰的時候做過一次。其他的時間,並不缺少高潮的機會,完全不需要自我安慰。

這是她第一次真正主動去做。生疏,且帶著些羞澀,甚至忘記了,自己更應該刺激的不是胸部,而是下體。

雪乃閉著眼睛,生澀的揉搓著自己的胸部,過了好一會兒,也只是微微有了些感覺,自己動手,因為身體會提前知道手的力度,大小,方向等,提前就會做好準備。完全沒有被他人撫摸時的那種舒服。

「…嗯…嗯…」再雪乃閉眼嘗試讓自己發情的時候,她房間的門靜悄悄的打開了。

雪乃的專屬奴隸兩儀式,結束了今天下午的課程後,回來了,她輕輕的爬進了雪乃的屋子裡,見到雪乃正在笨拙的自摸,加上雪乃已經穿在身上的裝備。式自然理解了雪乃要做什麼。

她的眼裡流露出一絲心痛,默默的關上門,爬到雪乃自然分開的兩腿間,然後伸出舌頭,舔向雪乃的密處。

「呀!」蜜處忽然受襲,雪乃驚叫一聲,睜開眼睛才發現式的存在。不過這會兒不是打招呼的時間,在第三洞天的原因,雪乃已經很習慣被奴隸這麼侍奉,她知道式作為奴隸不能隨意用手碰觸她的身體,所以她吧下身稍稍往前挺了挺,讓式更容易繼續。然後伸出兩隻手,輕輕分開自己的密處,露出了裡面的水靈靈的小花瓣和密閉的嫩穴,方便式的行動。

在雪乃自己完全打開了自己蜜穴的防禦後,式靈巧的舌頭越發的肆無忌憚起來。式顯然是專門練習過如何服侍女人,技術比第三洞天裡的大多數人都要好,隨著蜜處的刺激,情慾在雪乃身體里燃起,不一會兒就成了難以撲滅的慾火。眼見,雪乃就要繳械投降。

這時,她本來就只需要做好享受的準備,徹底放鬆就好,之後她噴出的陰精就會被式的嘴巴全額接受,甚至連她屁股下的椅子都不會被她噴出的淫液弄髒。但高潮前雪乃忽然想到,她的目的不是為了享受,連忙放開自己扒著蜜穴的雙手,然後推開式的頭,讓她別在繼續刺激自己。

「等等,式,到此為止。」雪乃嬌喘著說道:「正好你回來了,幫我把著幾個鈴鐺戴上吧。」

雪乃本不想這麼麻煩式的,雖然名義上式是奴隸,但雪乃依然把她當朋友,雪乃並不想在式面前表現自己羞恥的一面。但既然式已經回來,雪乃也不會矯情。直接直言讓式幫自己。

式看了看桌子上的幾個鈴鐺,說道:「先戴下面的吧,下面刺激會比較大,而且現在正合適。」

雪乃知道,相對於自己,已經當了很久奴隸的式在這方面更有發言權,她沒有反駁的理由,說道:「麻煩你了。」

雪乃從椅子上站起,給桌子騰出了空間,然後自己坐到桌子上,左右分開自己的雙腿,搭在桌子的兩側,讓自己的蜜穴面對著椅子,並在此自己動手吧蜜穴扒開。說道:「式你先暫時坐在椅子上弄吧,還比較穩定。」

放在以前,雪乃是絕對不敢讓式坐在椅子上的,私人奴隸服侍主人要遵守非常多的規則,而且時刻會被項圈監視。稍有不慎,就會被狠狠的教育。

雪乃之前根本就不清楚,什麼情況下可以做,什麼情況下不可以。所以為了以防萬一,只能按全部不能做處理。不過在第三洞天時,她狠狠的補了這堂課。在這種情況下,式是不會被記做違規的。

剛剛體內的慾火還沒有熄滅,雪乃的蜜穴一片淋漓。本來勃起的豆豆只是稍稍萎縮了一點。式坐在椅子上,一隻手拿起鈴鐺,另一隻手伸出兩根手指輕輕的揉搓著雪乃的陰蒂,因為雪乃自己把蜜穴扒開了,所以式很輕鬆的就做到了這一點。

然後,式拿著鈴鐺稍微比對了一下位置,在雪乃還沒反映過來的時候,精準的一下就把鈴鐺上的別針刺穿了雪乃的陰蒂,沒有給雪乃造成額外的痛苦,但這畢竟是少女身上最敏感最柔弱的地方,剛剛的揉搓和這下的刺擊,還是讓本來就慾火高漲的雪乃當場高潮,噴了坐在她前面的式一身。

「抱。。。繼續。」雪乃喘息了幾聲後,生生止住了下意識就說出口的道歉的話語,讓式繼續幫她安裝兩外兩個鈴鐺。

不過陰蒂處就是最難的了,乳頭雖也敏感,但跟陰蒂不是一個量級的選手,沒有任何意外,雪乃甚至沒感覺到太大的疼痛,就已經安裝完畢了。

不知幸運還是不幸,這些鈴鐺只會給雪乃暫時的痛苦,不會有永久的損傷。但這也意味著,之後每一次雪乃都要像今天一樣重新安裝一次。畢竟她平時的時候,沒有辦法戴著這滿身的鈴鐺出門。

鈴鐺裝完,剩下的就簡單了。都不需要式幫忙,雪乃自己就可以搞定。

屬於下身三個孔的裝備,尿道的點擊棒,蜜穴的按摩棒還有屁眼兒的肛塞型貓尾。

不過,在安裝這些之前,雪乃還要決定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今晚她要完成幾個懲罰。

本來,第一天只完成一個試試水比較好。但不管是一個,還是多個。她都要這麼來一次,所以為了能最大限度的減少自己身上的懲罰,雪乃決定今天暫且完成三個,不會因為太少而顯得剛剛受的罪賠本,也不會因為太多導致懲罰完不成。

她從懲罰之箱,拿出三顆夜光石,玉石都是標準的圓形,直徑大約三厘米多一點,較寬的直逕自然帶來了較重的重量,沉甸甸的。玉石散發著淡淡的螢光,從外面看的樣子完全一致,看不出玉石裡面究竟藏著幾級的懲罰。

不過,憂心這個也沒用,不管這次是幾級的懲罰,總歸是全部都要完成的。雖然從低到高是最理想的狀態,但都到現在了,也沒有講究這個的餘地了。

沒用式幫忙,雪乃一顆顆的把自己挑出來的三顆懲罰之石塞進了自己的菊花中,並為了防止意外脫出,最後一顆塞進去後,雪乃還伸出手指,往裡面捅了捅。雖然當初說的是菊花蜜穴二選一,但這些石頭都很有分量,蜜穴一會兒還要插上一根不輕的按摩棒,一路都不准掉。所以蜜穴照實不是什麼好選擇。

之後,給尿道,蜜穴,菊花分別插入電擊棒,按摩棒,還有在尾巴處繫著一個鈴鐺的貓尾。雪之下的準備就全部完成了。

等一切完成之後,雪乃立刻對式說道:「我出發了。」

雪乃沒有浪費一秒時間,打開自己蜜穴里的按摩棒,隨著嗡嗡的震動聲,從式給她打開的房門用非常優雅的姿勢爬了出去。隨著雪乃的前進,她身體各處的鈴鐺叮鈴鈴的發出了響聲,恰到好處的與震動棒的嗡嗡聲合奏了一曲優美的小曲。

這當然是經過特殊設計的,只要雪乃爬行的姿態標準,她身體各處的鈴鐺就會組成音樂,她爬行的姿態越優雅越漂亮,這首曲子也就越動聽。相反,假如她的動作走形,這首曲子也就會出現雜音。而假如出現雜音的話,她身體各處的鈴鐺就會釋放時常為十秒的電擊。

雪乃不能浪費時間,她尿道的電擊棒一經插入,每過一分鐘就會固定釋放一次持續三秒的電擊。

她的房間距作為終點的辦公室約為六百米遠,途徑走廊,公共休息室,大廳等多個公共區域,途中她不得高潮,不准失禁,更不能掉落諸如按摩棒之類的東西。一旦失敗就要接受一個懲罰遊戲的同時從頭來過,直到爬到終點處才算成功,可以進行下一步。

但,在第三洞天時,她早就為今日做好了萬全的準備,雖然看起來艱難,但雪乃有信心一次完成。

伴隨著悠揚的樂聲,雪乃慢慢爬遠,向著終點進發。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