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漫收藏家 (17)作者:zhtzzs

【綜漫收藏家】(17)

作者:zhtzzs 2021/11/24 首發:sis001

第17章 雪之下喵乃

「喵~」

「喂,我說,你工作中好歹專心一點啊?剛才喵喵叫的還不夠嗎?」

「喵?」

雪乃來第三洞天已經兩周多了,直到現在,她的兩腿間還有幻痛。現在,她正作為美人馬,跟帝皇一起拉車。

這次變成貓後,她堅持了六個小時才因為撒尿的姿勢不標準,導致被帝皇找出來抓住。雪乃覺得她距離通過考核不遠了。

至於說為什麼雪乃要學的是貓娘,反而在這裡當美人馬拉車。

雪乃變成的貓被找出來抓住後,除了補一堂一個小時的課,還有一個小時屬於抓住她的人,被安排做什麼都不能拒絕。

帝皇一直覺得雪乃的腿很適合做美女馬,所以她抓住雪乃後,強制雪乃和她一起工作。

雪乃剛剛結束了課程,無法違抗帝皇,只能和她一起拉起了車,而且,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現在雪乃已經熟悉了美女馬的工作。

第三洞天的全員,都在為即將舉行的懲罰大會做準備。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工作,給雪乃上課只是她們工作之餘的消遣。

其他人抓住雪乃,都會要求她去建設懲罰大會會場的工地,作為慰問品,供人發泄不滿。唯有帝皇抓住她的時候,耿直的要雪乃陪自己一起工作,並跟她學習怎麼做好美人馬。照帝皇的話說,技多不壓身。

在被其他人抓去的時候,雖然名義上是為發泄,也只是名義上罷了,會有人象徵性的抽她幾鞭子佯裝泄憤,或者要求她在已經蓋的差不多的舞台上做些光著屁股唱歌跳舞之類的羞恥表演。

等她把這些完成之後就會把她放在一旁不在理會,每當這個時候,凱露召喚出來的那些貓咪就會聚在她的身邊,她可以用剩下的時間來一邊休息,一邊揉貓。順便觀察貓咪的各種習性。

她能從一開始五分鐘就被抓住,到現在可以堅持六小時,跟這些人的照顧有很大的關係。

至於說挨幾鞭子,還是羞恥的節目。雪乃表示,那都是小意思。在所有人都很羞恥的時候,她也就不覺得羞恥了。

帝皇和麥昆兩人負責的是建設材料的運輸,明明包括材料運輸甚至是場地建設用上帝皇她們本來的力量的話輕而易舉的就能造完,但她們堅持把自己的力量封印後慢慢的建設。

帝皇和麥昆親自作為馬來拉建築材料,而且是用自己的屁眼兒拉車。

雪乃問帝皇為什麼這麼做的時候,帝皇回答她說,等她給自己的對頭去做奴隸的時候,用屁眼兒給她們拉車估計就是每日的日常了,而且到時候肯定還會給她加一堆的條件,與其到時候因為不熟練導致的失敗被自己的對頭取笑,不如先自己練習熟練。

而且,作為隊長,為了能讓所有都放開,她得做出表率才行。

除了帝皇她們這個運輸組,其他的人也各有工作。雖然沒有像帝皇做的那麼過分,但也都在努力進行適應。

至少,她們工作的時候,都沒有穿衣服,而且有些人還自覺的在自己身上插了按摩棒等東西。趕路的時候也是四肢著地爬著走。

所以在所有人都很羞恥的時候,雪乃也就不覺得羞恥了。

說實話,雪乃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帝皇她們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她從沒有見到過之前每年的末尾是被如何對待的。

當雪乃把疑問將出來後,帝皇給雪乃的解釋是,往年最後一名雖然也都很慘,但也不至於像帝皇她們這樣做。

雖然每年的排名跟實力無關,但優秀者永遠優秀,最後一名通常是由四五個洞天輪著來,她們對此已經比較習慣,而且每年都是同一批面孔,真的願意下狠手的人並不多。

因為這些經常落後的人不是威脅。

但帝皇她們第三洞天的排名連續幾百年都在在二三位徘徊,最差的時候也不過六位。隊里最後加入的幾個人,從來沒有經歷過最後一名這種事情。

而且因為帝皇不喜歡奴隸,第三洞天裡跟本就沒有奴隸這個階級。平時根本就感受不到奴隸是怎麼生活的。再加上實力強勁,受到的懲罰相對較少。第三洞天裡的人大多數時間過的其實都是正常人的生活。咋一成為奴隸,沒有經歷過這些的人很有可能接受不了,直接爆炸。

最糟糕的是,這次第三洞天成為最後一名的問題是還沒有磨合好,而不是沒有能力。等磨合好後,補齊了短板的第三洞天立刻就會沖回前幾名,甚至是衝擊第一的位置。

但其他幾乎所有的洞天都不樂意見到這一幕。後面的洞天希望第三洞天徹底淪落,這樣她們成為最後一名的機會就會變小。而前面的洞天更不希望第三洞天重回巔峰,擠掉她們的位置。尤其是現在的第一位,對排名十分執著。而且也能看到補齊短板的第三洞天對她的威脅。

洞天裡不准內鬥,但這種可以光明正大的削弱自己對手的手段,沒有人會拒絕,必定會有人下狠手。

尤其是第三洞天還有個死對頭第四洞天,第四洞天以殘酷聞名,盛產各類調教師,她們之間的梁子多的數都數不清,之前都是第三洞天死壓第四洞天一頭,這次落在對方手裡,可想而知會有什麼遭遇。

不做好準備的話,至少會損失三個人,帝皇的直覺是這麼告訴她的。這個損失不是指死亡,而是精神崩潰墮落為奴隸,再起不能。

對於有夢想的人來說,那是比死還要可怕的事情。

所以帝皇才會主動用屁眼兒拉車,把自己的醜態給所有人看。並且跟雪乃約定,等雪乃課程結束她們全員都作為奴隸侍奉她。甚至私下裡拜託雪乃,讓她到時候用她能想到的最殘酷的方法對待她們。

不屈的帝王肯定不會屈服,但她不想讓跟她朝夕相處的某個隊員成為失去尊嚴的奴隸。

末尾懲罰,只會讓她們扮做奴隸一段時間,失去的也只是暫時的尊嚴,所有的場子都能在日後找回。但成為真的奴隸的話,就什麼也沒有了。

雪乃正在和帝皇一起拉車,帝皇用的屁眼兒,而雪乃用的肩膀。

讓雪乃用屁眼兒拉一個裝滿了建材的車,實在是太難為她了。哪怕是用肩膀,也已經是雪乃的極限了。不過在帝皇的要求下,拉空車的時候,雪乃要像帝皇一樣,用菊花拉車。照帝皇的話來說就是,嚴師出高徒,覺的不爽的話,之後可以盡情的報復她。

以把自己的菊花磨腫作為代價,雪乃成功了,在一個小時內,一來一去,給場地的建設增加了一車建材。

「喵~」一個小時結束,雪乃卸下自己拉的車,跟帝皇打了個招呼後搖手再見,她要去找凱露施法,把自己變回貓,而帝皇還要繼續拉車,不過這會兒麥昆的休息剛剛結束,接替了雪乃的位置,所以雪乃也不用擔心帝皇感到寂寞。

雪乃四肢匍匐著前進,姿勢自然而優美,雖然光著身子,她赤裸爬行時的淫靡感確很少,雖然身上沒有貓耳和貓尾之類的掛件,但第一眼看去,就給人一個這是只優雅的黑貓的錯覺。唯一有些遺憾的是,從身後看去,她那有些紅腫的菊花,破壞了一些她的優雅,也給她添加了一絲淫靡。

這當然不是這些天的貓娘學習,讓雪乃真的以為自己是只貓。她這麼做,一個是為了抓緊時間練習,在人形態下作為貓娘該怎麼行動。另一個則是為了盡力保持住,之前變為真正的貓時的練習成果。

她就要成功了,如果不是之前貓形態時尿急的時候有些害羞,導致撒尿時不太自然,她上次可能就已經堅持到一天了,畢竟,她在貓形態的絕大部分動作,都已經非常自然了。

「喵~」雪乃找到凱露的時候,她正跟杏樹和凱爾希幾個貓科加上佩克里姆這個唯一的純種人類一起,排練舞蹈。作為東道主,她們要為懲罰大會的開場上表演節目。雪乃來的不太巧,她們的舞蹈剛剛跳到一半。雪乃沒有打擾她們,而是像貓一樣蹲在舞台旁邊,開始欣賞她們的表演。權做放鬆。

正式表演她恐怕是沒有機會欣賞到了,十三洞天作為新手區,懲罰大會會在帝皇她們懲罰大會結束的第二天單獨舉辦。

凱露她們跳的舞蹈,跳的是養貓人跟自己的幾隻貓平日裡相處的故事,需要在舞蹈中表現出訓練,進食,玩耍,甚至排泄,教訓調皮的貓咪等種種日常。

當然,舞蹈中只有飾演養貓人的佩克里姆穿著衣服。

雪乃在旁邊認真欣賞著這一群貓娘們的華麗表演,雪乃現在只是像貓,而且在人形態的時候,還會給人一絲割裂感,不是特別協調。但凱露她們作為真正的貓娘,她們的姿態和動作不僅是像貓,在此之上還兼具美感,貓和美人這兩種氣質被她們完美融合,沒有任何撕裂的感覺。

用真正的貓咪來舉例,如果把凱露她們比做是幾十上百萬的可以在各個賽事上輕鬆拿冠軍的賽級貓咪的話,雪乃就是不足千元普通的貓舍品種貓了。

欣賞凱露她們的表演,對雪乃來說是很好的學習,如果想在貓娘這方面繼續進步的話,她們就是很好的榜樣。雖說雪乃對繼續此道的興趣不大就是了。

「雪乃親,久等了,你覺得怎麼樣?」

「喵~(好看)」

很快,這次的排練結束了,凱露爬過來跟雪乃打招呼。她本來無需這樣的,凱露爬過來主要原因是為了照顧雪乃的面子。

畢竟大家都很羞恥的時候就約等於是誰都無需羞恥了。

「喵語有進步,我已經能從你的喵語中大體領會你的意思了。」凱露誇獎道。

「喵~喵(謝謝誇獎)」喵乃答到。

「好了,這就給你施法,加油哦。」釋放普通的變形術,凱露也無需法術書,揮手間,就把雪乃暫時變形成了真正的貓咪。最後,凱露對雪乃提醒道:「注意一下你的後邊,別因為那裡的區別被抓住了。」

「喵~(謝謝提醒),喵~喵~(你也是要加油)」雪乃熟練的搖了搖尾巴跟凱露道別,隨後靈巧的跑了幾步,就離開了凱露的視野。

「雪乃親學的好快那,可能這次就是最後一次了?時間不多了,我們也要加油。」凱露跟她的夥伴打氣道,然後她們一起開始了下一輪的排練。

之後的一小時,是雪乃的絕對安全時間,這一個小時才是雪乃學習成為貓的真正的課堂,她可以以貓的形態觀察其他的貓咪,學習她們的形態,並通過跟其他貓咪一起玩耍來進行練習。雪乃很喜歡這段和貓咪嬉戲的時間,正因如此,她學習的才如此之快。

最開始的時候,貓群完全不接納她這個舉止怪異的異類,把她冷落道一旁,導致她一眼就被抓她的人認出來。但現在,她已經可以完美的融入貓群了,這才是確信自己可以通過考核的信心來源。

正式的那個課堂,並不是讓雪乃來學習怎麼做貓娘的,而是學習其他東西的地方。莫德給帝皇的委託是讓她幫雪乃準備好面對之後的懲罰,所以在正式的課堂上,帝皇她們會以干擾雪乃上課的名義,讓雪乃體驗各種各樣事情。

在第二堂課,雪乃體驗了被女人輪X的感覺,第一個人的時候,雪乃還很羞恥,她是第一次被莫德之外的人上。但第六個人的時候,雪乃想通了,這跟被按棒插入也沒什麼區別,反正大家都是同一境遇的姐妹,彼此遭遇給什麼大家都清楚,給姐妹爽爽,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跟莫德比起來,各有各的舒服。雖然雪乃沒有這方面的興趣,但她還是決定,等她合格之後,她會一個個的插回來,體驗一次莫德的感覺。

之後的每堂課,都有不同的體驗。扎著馬步一邊被電擊著聽課,上課過程中蜜穴里夾根很重的鐵棒不准掉,被抹上春藥後一邊自捅一邊聽課,在被束縛在各種自動刑具上後聽課等等等等,她都體驗了一個遍。

這些體驗一般是由一些初級懲罰來給予的,但雪乃因為個人原因逃了幾次懲罰大會,還只接受了很少的幾次莫德給的懲罰。

莫德因為雪乃要被的懲罰註定會很多,給雪乃懲罰從來是給每個等級的下限,還總是挑其中雪乃比較能接受的,能輕就輕,能放就放,以便讓雪乃少受些罪。他也沒想到雪乃因為種種原因一次懲罰大會都沒參加,半年間的大多數懲罰都堆到一起了。他這才拜託帝皇,讓她幫雪乃一把。

逃課的雪乃只能通過這種方式補課了。不管是實力高低,受罰的時候都會被封禁,只保留普通人的力量。但通過懲罰和鍛鍊得來的忍耐力,經驗,技術這些東西是封禁不了的。這些也是能通過高級懲罰的關鍵。

漫長的十二個小時過去了。第十一個小時的時候,全洞天裡的所有人都被動員了起來,一起抓捕雪乃,可惜直到最後,雪乃都在貓群中隱藏的很好,沒有被抓出來。

召喚貓群的凱露和境界比凱露高的帝皇和麥昆這些人,其實一眼就能找出哪只貓是雪乃變得。不過她們的目的是考核,而不單單只是把雪乃抓出來,只要雪乃沒有露出破綻,她們自己就會裝作沒有找到的樣子。

在第十六天的時候,雪乃通過了考核。

廣場中間的舞台,這個舞台是雪乃這些日子的課堂,上面撒滿了雪乃的血淚。

「恭喜了,雪乃親。十六天就通過了考核,你很厲害。」舞台上,帝皇對雪乃說道。舞台下,就如同雪乃的第一課時那樣,第三洞天的人都放下了自己的工作,站在舞台四周,盛裝出席雪乃的合格典禮。

「喵~,開個玩笑。」雪乃說道,然後對帝皇和舞台下的人鞠了個躬,感謝道:「這些日子讓大家費心了,謝謝大家的教導。我會好好報答大家的。」

「這個,是中級貓娘的資格證明,等雪乃想考高級的時候,可以再來這裡哦。」帝皇拿出一個可愛的項圈,項圈上面有個銀色的鈴鐺,遞給雪乃:「讓你的手環吸收掉這個,就會給你開放所有的中級貓娘專屬服裝和裝備了。」

「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那。」雪乃苦笑的接過了自己廢了很多努力才得到的東西,依言讓手環吸收掉了。

「單純的開心就好了,這是你通過努力和汗水得到的東西,心安理得的利用這個為自己帶來好處並不可恥。」帝皇說道:「只是,利用它的時候你得記住,你是人,不是貓或者其他什麼東西。」

「謝謝指教。」雪乃認真道謝道。

「對了,還有一個東西要送你。」帝皇說道。掏出一個馬鞭,與普通馬鞭不同,這個馬鞭是人工精工製作而成,精巧漂亮。

「怎麼,你送我個馬鞭,是為了之後讓我用在你身上嗎?」雪乃笑問道。

「不,不。」帝皇表示雪乃理解錯了,說道:「這跟是用在你身上的,這是初級馬娘的憑證,用法跟那個鈴鐺一樣。當你拉車的時候,這跟馬鞭會由駕車的人使用。恭喜你,超額完成任務,一次性完成了兩個考核的認證。」

雪乃一把抓過,收進手環里,說道:「那不是得多謝老師你教導的好嗎,我會好好報答老師的。」

「嗯,嗯。拜託了。」帝皇真誠的對雪乃說道:「別忘了我們的約定,雪乃。」

。。。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帝皇先開口,打破了忽然的沉默:「時間差不多了,雪乃,我們都有很大的難關要過,雖然我們將來會是對手,等下次見面,我們做朋友吧。」

「嗯,下次見面。請務必跟我做朋友。」雪乃答道。

「按照當初的約定,當雪之下雪乃通過考核後,本月剩餘時間第三洞天全員都要作為奴隸侍奉雪乃。現雪乃已完成」貓「,」馬「兩項考核,超額完成任務。故從現在開始,本約定正式生效。」帝皇轉身,對舞台下第三洞天全員宣布道。

「再見,雪乃。」帝皇對雪乃道別後,站在雪乃身前,面對著雪乃,將自己身上的披風一解,然後她全身的衣物都滑落到了地上,露出了白嫩赤裸的身體。隨後,她用土下座的姿勢伏在地上,雙手舉起了一根金色的馬鞭,呈給雪乃,恭聲說道:「主人,這是奴的馬鞭,也代表著第三洞天的最高權限,這個月的剩餘時間,就託付給主人了。」

這時,舞台下原本盛裝的第三洞天的眾人,也已經脫光了衣服,擺出了跟她們隊長一樣的姿勢,面向雪乃伏在地上,擺出了臣服的姿勢。

「謹收到。」面對這個場面,雪乃有一點點緊張,但還是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兩隻手接過了帝皇遞過來的馬鞭。

她暫時要和她的朋友 ,不,是和她的朋友們說再見了,估計要到明年,等她和她們都跨過了自己的難關,她們才能再次見面。不過再見面之前,她也要像她的朋友幫她那樣,幫她的朋友們度過難關。

「撅過去。」雪乃對匍匐在她腳下的帝皇說道:「作為開場,一百鞭,我報復回來沒事吧?」

「不。」帝皇恭聲答到:「作為最開始的下馬威,一百鞭太輕了。」

「我不太清楚規矩,但奴隸可以反駁主人的話嗎?」雪乃問道。

「非常抱歉,絕不可以。」帝皇說道,一邊說一邊連忙擺好了跟當初雪乃受鞭刑時一樣的姿勢,並自己伸手,把自己的蜜穴和菊花大大的扒開,方便雪乃觀看。等擺好姿勢後,她恭聲說道:「因為違抗了主人,請主人懲罰。就讓這裡的所有人都賞奴隸一百鞭吧,以便讓她們理解,奴隸違抗主人的代價。假如主人看的不耐煩的話,可以讓其他閒著的奴隸給您表演節目,供您取樂。」

東海帝皇要用最下賤的姿態,切身的告訴自己的隊員,身份奴隸時要如何去做,會被怎樣對待。雪乃理解帝皇的想法,有些傷心的說道:「好吧,就按你說的來。」

等雪乃說罷,第三洞天的那些老隊員,就自覺的先行動了起來。麥昆爬到了雪乃身後,邀請雪乃做她這個人肉肉登,其他的分別在各處維持秩序,安排其他還有些不知所措的人行動。有人爬到雪乃旁邊,問她想要看什麼節目,或者是不是需要什麼人伺候。

無需雪乃費心,第三洞天的老隊員們把一切都安排的緊緊有條,分毫不亂。顯然,她們對此早有準備,或者曾經經歷過很多,已經習慣。有些不知所措的新人也在老人的指導下行動起來。

「一!」「二!」。。。帝皇一聲一聲的報著數,已經有人開始了對帝皇的行刑。兩個人一左一右,左右掰開帝皇的雙腿,讓帝皇雙腿大張的同時也讓帝皇不用自己費力維持姿勢。一個人則拿著鞭子,一鞭一鞭的抽向帝皇,每一鞭都是全力,沒有任何的放水。帝皇的肚子已經被灌的臌脹,一個人在旁邊拿著水桶和灌腸器,每當帝皇因為鞭打忍不住噴發,就立刻給帝皇補上,並向雪乃請示,是否要給帝皇加罰。

無人求饒,無人說情,日升日落,在抽壞了四根馬鞭之後,這場最初的下馬威才算完成。事後,被封禁了境界的帝皇昏迷了一天一夜,醒來後表示,輕了。

但就雪乃的觀察,效果不錯。幾乎所有人都認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不管是做建設場地的工作還是做奴隸的工作。態度都繃緊了很多。

雪乃也問過帝皇,為何這種事不找莫德幫忙,他明顯比雪乃要合適很多。

帝皇回答她說,這種事不能便宜訓練員,而且,因為這樣的理由就麻煩訓練員,太遜了。

剩下的時間裡,雪乃要想自己能想到的最殘酷的方法來對待她們,希望這能讓她們做好準備。

不過,善良且幾乎沒有經驗的雪乃,想出來的方法能有多殘酷那?

她們的時間,都不多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