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檸檬樹 (3)

到了酒店,詩欣坐在床上,悶悶不樂的樣子。

我只好上前解釋,說實在不知道妻子會突然提早回來,幾乎把我嚇死!還好,詩欣在外面耽擱了一下,沒有走到我的家。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總的來說,算我們運氣好。」我總結道,「你知道嗎?昨天我陰差陽錯,還收拾了一下房間呢,不然…… 」想起妻子眯縫著盯向我的眼神,我實在感到慶幸。

「我們還是分手吧!」詩欣突然說。

「啊,為啥?」

「你覺得,我們會一直有這麼好的運氣嗎?在單位偷偷摸摸,在你家偷偷摸摸,在外面也偷偷摸摸……就連住個酒店,也要一前一後,偷偷摸摸進來。唉……」詩欣嘆了一口氣,搖搖頭,「鄭明,我真的有點累了。你說,我們這樣做,值得嗎?」

——值得嗎?這個問題,我很少去想。

我走過去,輕輕摸著她的頭髮,耳垂,還有臉頰。我俯下身去,把她的頭抱緊在胸前。詩欣一言不發,溫順得像只小貓一樣,任憑我撫弄著。

她的頭髮透著一股香味,很好聞。為什麼女人身上,(除了妻子)都會散發不同的香味呢?

聞著聞著,我下身慢慢勃起。女人的香味,經常讓我性趣盎然。——也許,上輩子我是嗅覺動物吧?

我輕輕地吻上了她的嘴唇,詩欣慢慢開始迎合起來。舌頭伸進我的嘴裡,舔著我的牙齒。

我把她推倒在床上,把連衣裙往上一拉,真絲的柔滑,讓連衣裙一下子從她頭上滑落。詩欣穿著黑色的胸罩,乳房顯得更加雪白。她是個細心的女人,早就想好穿什麼胸罩,才好搭配黑色絲襪。

我驚奇發現:她居然又沒有穿內褲,黑色的絲襪緊貼著她的下體,陰部被勒得高高聳起,中間的細縫顯了出來,像渴望的嘴唇一樣,散發出慾望的氣息。這就是「駱駝趾」。女人陰部最完美的形狀,每個男人最渴望的地方。

詩欣閉著眼睛,嬌媚地躺在床上,兩腿併攏,「駱駝趾」像小饅頭一樣聳立著。

我低下頭,張開嘴,隔著絲襪,輕輕地咬上去。詩欣雙手抓住自己的乳房,發出一陣呻吟。我不停地咬著,舔著,詩欣的嬌叫聲越來越急促。

「老公,不要離開我!」她突然雙手抓住我的頭,把我往她的陰部按下去……

…………

剛洗完澡,我的電話就響了。

我趕緊示意詩欣不要出聲。

詩欣氣惱地翻到床的另一邊,拉過被子蒙在頭上。

我一看螢幕,居然不是妻子,而是我們的科長許秀青。不是周末嗎?她怎麼會打電話?

「不要作聲啊,不是我老婆,是那個母老虎!」我提醒詩欣。

許科長在單位是有名的潑辣,詩欣有次曾經被她罵哭過。從此,在她面前總是顯得怯怯的。單位上許多人都怕她,就連頑皮的小敏,許科長在場的時候,也老實得像個三好學生。

我接通了電話。

「喂,許大科長,什麼事啊?」

辦公室里,只有我偶爾敢和她開玩笑。

我是業務上的一把手,單位有名的筆桿子。她很多事都要依仗著我。再說,她還是妻子的中學校友。認識我之前,她們就是好朋友。

電話里,許秀青的聲音冷冷的,「你在哪裡?」

「沒有哪裡啊,在外面。」

「外面?哪個外面?地球外面也是外面。」

我只好含糊地說:「也沒有外得這麼厲害,哈哈!和幾個朋友在一起。——喂,到底什麼事啊?」

「事情可大可小。聽著:你老婆查崗,查到我這裡來了。她說發簡訊給你,你不回她。她打電話問我,你什麼時候下班?她還說,下午想去單位。等你下班後,我們三個人一起去吃飯。」

我朝床上看過去,詩欣依然蒙在被子裡。我嘆了一口氣。問許科長:「你在哪裡?」

「我正好在單位。昨天晚上回來後,我想起需要處理一些文件。——喂,你到底來不來?」電話里的聲音有點不耐煩。

「來,怎麼能不來呢?」

我一邊回答,一邊盯著床上詩欣誘人的背影,飛速地思考:

——等一會兒,要說些什麼話,才能哄得她乖乖的呢?

我低頭看了看已經癱軟的陽具。暗自罵道:為了你,老子不僅擔驚受怕,還他媽的絞盡腦汁,頭都想破了!

一句話:做男人,累!做風流的男人,更累!

…………

我到單位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

剛才,好說歹說,才讓詩欣一個人離開酒店回家。看著她穿著真絲連衣裙,略有些落寞背影,我心裡感到有些歉意。

詩欣離去的時候,沒有再穿上黑色絲襪。

我走進辦公室,裡面空無一人。詩欣的辦公桌很整齊 ,卷宗、文具絲毫不亂。我和小敏的桌面都是亂糟糟的。

科長的辦公室,是大辦公室後面隔的一個小間。淡青色的毛玻璃上,透出白色的燈光。

我推門進去,只見許秀青科長坐在大辦公桌後,冷峻地看過來。她三十多歲,個子不高,頭髮扎在腦後,穿著合身的米色西裝套裙。

「早!——哦,對不起,呵呵,已經是下午了。」我笑著打招呼。

許秀青板著臉,一點都不領情。

「老實說吧,你剛才去哪裡了?」

我揚了揚手中握著的彩色紙,說:「剛才和幾個朋友,去洗浴中心體驗了一下。」

那張宣傳單,是我出酒店的時候,在前台順手抓的。在這個城市,幾乎每間酒店都有這樣的洗浴中心,經營著一些曖昧的服務。

「放屁!多給你一個膽子你也不敢!你以為我不懂?你肯定又和那幾個狐朋狗友去打麻將了,是吧?」

「喂,文明用語,文明用語!好歹你也是個科級幹部。」我苦笑了一聲,撓了撓頭,裝出一副被揭穿的樣子,「……好久沒有打了,本來想趁她出差……」

許秀青冷笑一聲,臉上透出得意,「果然不出我所料!今天算你運氣好,我正好在辦公室,不然的話,你就等著回家和她吵架吧!」

我笑嘻嘻的走到她辦公椅後,雙手環抱過去,一把握住她的乳房,問她:「好啦,你說吧,我該怎麼感謝你?」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