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檸檬樹 (2)

詩欣剛走出家門,妻子馬上就打來電話,驚得我一身冷汗。

還好,她只是告訴我,採訪很順利,她會提前一天回來。

「把你弄的狗窩多少整理一下,還有,」妻子嘲諷地說:「順便記得把別人不小心留下的口紅啊,絲襪啊之類的丟掉,別讓我看到,影響家庭團結。」

我裝傻:「瞎說什麼呀?她從來就不穿絲襪的。」我想起詩欣那雙白皙的腿,她的確不穿絲襪。——不過,說不定穿上黑絲襪,會別有一番風味吧?

我決定下次讓她穿上試試。

「好你個李大頭,你還真背著我做出事情來啦?「電話里傳來妻子氣急敗壞的聲音。

我哈哈大笑。笑夠了,才說:「哼,是你先說的啊,開不起玩笑,又要疑神疑鬼,有沒有搞錯?」

「我沒有搞錯。等我回來再收拾你!——我會記得順道買一把剪刀的。」妻子威脅我說,然後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我抽了支煙,冷靜了一下。雖說妻子經常和我開這種玩笑,但還是小心為妙。我仔細檢查了床鋪周圍,把殘留在床上的陰毛撿乾淨——話說還真不少,不知是詩欣的,還是我的。

我甚至還低下頭,看看床底有沒有遺漏的衛生紙。

做完這一切,我忽然意識到:今天才星期五。明天,詩欣送她女兒去外婆家後,還會到這裡來。

——白忙了一場!

還是早點休息吧,剛才連射了三次。我感到腿有點發軟。想到明天還有新的「戰鬥」,我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

詩欣在科室里,是個不苟言笑的白領麗人。總是這麼靜靜地坐在辦公桌後,寫那些永遠寫不完的報告。誰能想到,在床上,她會是那麼嫵媚動人,讓人情不自禁,一次一次地在她身體里發射?

…………

第二天一早,我就爬了起來,洗澡、刮鬍子,選了一件新買的襯衣穿上。雖說詩欣算是「老情人」了,但對待女人,我從來都是一絲不苟的。細節決定一切。男士外表整潔,對約會的對象來說,是一種尊重。

剛忙完這一切,「叮咚!」門鈴響了,我興高采烈地去開門。昨晚特意睡得很早,我養精蓄銳,感覺待會兒大戰幾個回合,根本不在話下。

我打開門,大吃一驚,像見到鬼一樣,幾乎「啊」地一聲叫了出來!

——妻子提著行李,似笑非笑,斜靠在門框上。

「怎麼是你?」我脫口而出。

「不然呢?你認為還有誰?」妻子一把推開我,把行李丟在鞋柜上,踢掉高跟鞋,往沙發上一躺,「累死我了!早上五點起床,坐了幾個小時的車…… 喂,愣著幹嘛?過來給老娘揉揉腳!」

我心中狂跳不已,慢慢走過去,斜坐在沙發上,抬起她的雙腳,輕輕地揉了起來。妻子閉著眼睛享受著,她的身材依舊妙曼,和讀大學時沒有什麼差別。一身職業裝,讓她增添了幾分少婦的韻味。

我注意到,她穿著黑色的絲襪。妻子出門,喜歡穿高跟鞋和絲襪。走在路上,常常引來男人們貪婪的目光。

「今天不是星期六嗎?你怎麼穿得人五人六的?剛才見到我這麼慌張,是不是在等什麼人啊?」妻子斜躺在沙發上,眼睛睜開一道縫,盯著我的臉,仿佛從上面看出一些破綻。

「有沒有搞錯?」我毫不示弱,責備道:「我正打算出門,你就像個鬼一樣,偷偷摸摸跑回來,我當然會嚇一跳啦!——你不是說明天才回來嗎?」

我暗自慶幸:如果妻子一進門就審問,我還真不知該如何回答。揉了這麼一會兒腳,我早已鎮定下來了。

「本來計劃明天回來的,正好那邊有車要回市裡,我和謝主編就搭順風車回來。——你星期六出門去幹啥?」妻子還是有些疑慮。

我沒好氣地說:「我說去約會你信嗎?你以為天天都會遇到這樣的好事,美女們爭著往我懷裡撲啊?我得去加班,掙錢養家!市裡的那些頭頭要開什麼現場會,要求會後馬上出簡報,發送所有相關單位,說不定明天你們報社也會收到一份……你知道的,我們那位陳靜仁陳局長的,他說我筆頭子快,點名要我去,哎…… 才高八斗,也是一種不幸啊……」

我滔滔不絕地解釋了一番,人物、情節、細節樣樣具備。我暗暗佩服自己,恨不得在心裡給自己豎一個大拇指!

「是嗎?」妻子聽了,放心地閉上了眼睛。

我突然想起詩欣,這會兒,說不定她已經快到門口了。我的心又開始狂跳起來!

「好了,你還是回臥室睡一覺吧,等我回來再幫你揉。」我站起身來,從書房裡拿出電腦包,挎在肩上,「我大概下午四點左右才回來,你想吃什麼?我給你打包…… 」

妻子躺在沙發上,睡意朦朧地說:「隨便…… 」

…………

我輕輕關上房門,一路狂奔下樓。一上車便打火發動,朝小區外面衝去,差點撞到了拐角的消防栓!

剛要到小區門口,便看到詩欣一身真絲連衣裙,提著一個金黃色的小包,婀娜地朝我住的那棟樓走去。八月的陽光透過法國梧桐樹的葉子,點點滴滴地灑在她的身上。

我一個急剎車,停在她身邊。

詩欣嚇了一跳。我急忙打開車門,「趕快進來!等下我再給你解釋!」

她剛一坐穩,車就像箭一般,朝小區外面駛去。

…………

過了兩個街口,我狂跳的心才慢慢穩下來。

詩欣坐在一旁一直沒有開口。過了一會兒,才緩緩地問:「她回來了?」

她從我的表情和動作,早已猜到了問題的答案。

我默默地點了點頭。詩欣嘆了一口氣,問:「那我們去哪裡?你要不要趕快回去?」

我這時才注意到:她穿上了一條黑色的絲襪,在連衣裙的襯托下,兩條大腿顯得格外的迷人。我不由自主,伸手摸了過去。

詩欣把我的手打開,小聲說:「我剛買的。昨天你不是給我發微信,說你想看我穿絲襪的樣子嗎?今早,我送完女兒,趕快跑去商場買的。所以,才遲到了一些…… 」

她的樣子,委屈得好像馬上要哭出來。

正好是紅燈。我拉起手剎,轉過身,捧著她的臉,深深地吻了一下。說:「我跟她說,我四點多才回家。——我們還是去那個酒店吧!」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