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第二部) (24) 作者:junning

【嫁妻(第二部)】 (24)

作者:junning 2021/11/24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二十四)

鎮遠坐在包廂里,面前的餐桌上已經擺上了雪兒和鵬鵬喜歡的茶點,鎮遠一手握著茶杯,一手拿著一枚硬幣在手裡玩著。不知道在想什麼。早上在何媛那裡吃了奶也吃了些東西,所以鎮遠也沒有什麼胃口。

「怎麼突然要找我老婆?」俊豪不等帶位的服務員離開,一推門就對著鎮遠說到。雪兒則跟在俊豪的身後,那表情分明就是一個害羞的小媳婦。

「來了,坐」鎮遠一邊示意服務員關門離開,一邊招呼著俊豪。待服務員離開以後,鎮遠才陪著笑臉的對俊豪說到「豪哥,不好意思,我是有些事想和嫂子,姐夫一起商量一下」

「有什麼事?還不能讓我和我姐知道?」

「家裡事,所以……」

「行吧,行吧,哦對了,妹妹拉黑你的事,是我做的,因為她現在是我老婆,我不希望我老婆在沒有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和別的男人聯繫。今天要不是你說鵬鵬也在,我是不會讓她來見你的」俊豪一手擁著雪兒,不顧雪兒的阻攔和鎮遠解釋著。

「沒事,我理解。只是……」

「只是什麼?」

「沒什麼,豪哥,我知道了,以後我要想找嫂子,我會聯繫你的」鎮遠看出雪兒眼裡還有愛惜的眼神,心裡得到了些安慰,知道不管怎麼樣,雪兒做什麼一定也都是為了能儘快的讓詛咒的事早點結束。也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綠帽的心。

「那行吧,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雪兒陪著俊豪站了起來,鎮遠這才發現雪兒的打扮。灰色的百褶裙搭配西裝外套,好看的紅色領結看起來少女味十足,腳上一雙煙灰色的及膝襪,襪子和裙子間露出一圈白白肌膚,腳下是一雙棕色的平底皮鞋。整一個高中女生的打扮啊。也是,雪兒現在是俊豪的老婆,打扮成高中女生的樣子,和俊豪也比較配。

雪兒幫俊豪拉開了包廂的門,兩人在門口唇對唇的碰了一下,然後俊豪才轉身離開,而雪兒則手扶著門,等到俊豪消失在樓道里,才關上門重新走回餐桌前。

「嫂子」

「行了,現在也沒其他人,就別這樣叫了」

「唉,其實無所謂了」

「真無所謂了?你看我們原來好好的一家三口,現在都成什麼樣了,你真的就無所謂了?」

「我到是想有所謂啊,可不這樣,那詛咒能解開嗎?我死了,就會輪到鵬鵬,我死了無所謂,鵬鵬呢?你確定曦涵會為了鵬鵬犧牲?我無所謂,你說說,我要怎麼才能有所謂?」鎮遠一邊說這,一邊留下了淚。

雪兒看著鎮遠的樣子,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要說這事,真正受到最大傷害的應該就是眼前這個男人了。自己起碼還有個人愛著自己,陪著自己,可眼前這個男人卻孤苦伶仃的。「可……」雪兒想說點什麼,可又不知道怎麼說。

「這個鵬鵬怎麼還沒來」鎮遠一邊拿了張紙巾擦了擦自己的眼,一邊拿著鵬鵬說事,掩飾著自己內心裡的那點激動。

「他和曦涵新婚燕爾的,又是難得的周末,你以前不也一樣?」

「你不也是新婚?」鎮遠突然口無遮攔的冒出一句,這話一說出口,心裡也是十分的懊悔,同時雞巴也翹了起來。

「你……好心沒好報」雪兒白了眼鎮遠,拿起了筷子,小指還微微上翹著,夾起面前的腸粉,輕啟櫻桃小口,咬了一口,很輕的嚼了幾下,生怕太過用力了腸粉會痛似的。雪兒察覺到鎮遠那熱烈的目光,扭過頭來,微微的向他輕笑了一下,一邊小心翼翼的把筷放回了原處,拿起鎮遠早就放在桌上的紙巾拭了拭嘴,然後才開口說到「又不是沒見過」

「見過是見過,但現在的以前沒見過」

「那是以前的好看,還是現在的好看」雪兒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問出如此低級的問題。

「不同風格,不好說」鎮遠迴避著

「一定要說」

「……」

「不許說都好看」

「那……」鎮遠的話被雪兒堵了,只好認真的想著怎麼回答「一定要分出伯仲的話,我喜歡以前的。」

「為什麼?」雪兒追問到

「那是屬於我的」

「……」空氣一下子靜了下來。

「嗯……那個……拉黑你的事,是我自己做的,哥哥只是替我背鍋」

「嗯?」鎮遠狐疑的看向雪兒那年輕俊俏的臉。

「你聽我說……」雪兒有些著急了「最近我在網上,找了很多資料新聞小黃文,主要就是說……說那個……綠那什麼的文,那上面說有那些個想法的都……哎呀,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我看上面有不少是這樣的,所以我就……我就……」

「嗯,我知道了,」鎮遠聽了雪兒的解釋,心裡多少好受了些,不管雪兒怎麼說,出發點還是想著自己。「只是……」

「你是還想看……」雪兒從網上了解的那點東西其實也不多,「這個我找機會和哥哥商量一下吧,畢竟如果是視頻的話,我還是想讓哥哥知道,偷拍不好」雪兒不知道,鎮遠那無敵的偷窺利器,雪兒和俊豪的激情表演,鎮遠看現場直播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你別誤會,不勉強,現在這樣已經很好,我怕我看了心臟受不了」鎮遠違心的說著自己都不相信的話。「那個,你這邊……」鎮遠比比左胸的位置,轉換了個話題。

「嗯,哥哥發給你看了?」鎮遠以為雪兒會掩飾下,沒想到雪兒大大方方的承認了。「我想把以前和你,想都不敢想,做都不敢做的事,陪著哥哥都做了,只要是哥哥讓我做的。一來這樣我會覺得不虧欠他什麼。二來,也是難得又年輕一次,總要干點年輕人的事,要不不就虧了,你說是吧。」

「嗯,這第一個是藉口吧」

「討厭,看破不說破,都多大的人了,這點都不懂。」倆人聊著聊著,氣氛越來越和諧。要不是鵬鵬的推門進來,鎮遠還真沒覺得和雪兒的聊天有和以前的不同。

「哎呀,這個是誰啊,背後看一小姑娘,正面看一漂亮小姑娘」鵬鵬坐在雪兒的旁邊,頭傾向雪兒,盯著雪兒的臉看著,調笑著雪兒。

「去你的,沒個正經」雪兒笑著向後躲著。

「媽,我爸呢?」鵬鵬眼都沒朝鎮遠的方向看過一下。

「明知故問」

「媽,你說的是他?你忘了,他現在是劉家弟弟。」

「你……」

「再說了,我們不都說好了,要接受現實了嘛,你說對吧劉家弟弟?」

「嗯,嫂子,姐夫說的對。」

「你看沒錯吧。媽,我爸呢?」

「你要不要這麼打擊人啊,老這麼咋咋呼呼的,也不看場合。」

「怕什麼,現在也沒外人。不就只有我們三個人嘛。如果有外人在,那另外再說唄。」

「還是注意點吧,以我現在的樣子,你喊我媽,被人聽到還不知道怎麼想呢」

「放心吧,媽,我會注意的。媽,我可是告訴你啊,在事情沒結束前,我只有俊豪一個爸,你懂我意思吧」

「行了,吃你的吧」雪兒拿起個包子塞進了鵬鵬的嘴裡。然後偷偷看了看鎮遠。鎮遠好像是個外人似的,自顧個兒的喝著自己杯子裡的茶。鎮遠等著兩人稍微的吃了點東西,這才放下茶杯開口說到。

「今天找你們來,是有個事,想和你們商量一下。」

「你說」雪兒聽到鎮遠說有事商量,習慣性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一如既往的看著鎮遠,這讓鎮遠的思緒又有些恍惚,記得上一次,三個人那麼正式的坐在一起商量事情,還是鵬鵬高考以後選學校的時候。

「嗯,你說,我們聽著呢,媽,你吃這個」鵬鵬嘴裡含著塊排骨,含含糊糊的說著。

「你正經點……」雪兒拍了下鵬鵬伸過來的手。

「我中獎了」

「我以為什麼事,你現在可不是中獎了嘛,出去拍個鳥,都能整出那麼大個事,不是中獎是什麼,這是家裡人,都知道的事,還要你說。」

「你坐好了,好好聽你爸說」雪兒看著鵬鵬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心裡就有氣。

「媽,你又來了,不是。我現在的爸是楊俊豪,不是他劉鎮遠!」

「你……你還真這麼想,你把曦涵放什麼位置?你……快被你氣死了」

「媽,我們各叫各的。」

「各叫各的?那以後我和俊豪的孩子……」雪兒不說話了,畢竟鎮遠還在旁邊,怎麼也要留點面子給鎮遠。

「嗨,這有什麼,如果有了孩子,肯定要喊我姑丈了,就我自己的事。最多以後你們有了孩子,不當他們的面叫你媽唄。我和曦涵的想法是一致的,有什麼都在我們這一代結束掉。」

「你們先停一下,聽我說,我真的中獎了,我買的彩票中獎了」

「知道……什麼彩票?你在說一次,你買彩票中獎了?」

「是,我買的彩票中獎了」

「中了多少?」

「很多」

「媽,你捏我一下,我不是做夢吧。很多?你不會是,新聞上要找的那個中了有史以來最大獎的那個吧」

「是」鎮遠很平靜的說,畢竟中獎這麼久,鎮遠已經早就過了激動的時候,而且對獎金的分配,他早就有了想法。

「什麼最大獎?」雪兒沒聽懂鵬鵬和鎮遠說的。

「媽,你不看新聞啊?」

「我那有那個時間啊」

「也是,你現在正忙著跟我爸膩,忙著造人」

「你胡說什麼呢?別打岔,你們說的什麼意思」

「最近福利彩票出了個單注,100倍的大獎,獎金這個數,」鵬鵬伸出了一個巴掌。

「5千萬?」

「5億」鵬鵬輕飄飄的說到

「多少?5億?100倍單注?」對彩票有點了解的雪兒,不可思議的看向鎮遠

「可不是嘛,我還和曦涵說,不知道那個神經病會一個號買了100倍。沒想到啊,我現在就和這個神經病一起吃飯。」

「我沒騙你們」鎮遠從包里拿出了那張自己無意買的彩票,放在了桌子上。

「靠!靠!靠!你……你……真他媽的有病」鵬鵬看著彩票,激動的在包廂里走來走去。雪兒則拿著彩票,翻來翻去,好一會兒。

「你……?」

「行了,你坐下吧,別大呼小叫的了。坐下聽我說。」

鵬鵬激動的坐了下來,「好,你說,你說」,鵬鵬這時候的表現才是一個兒子正常的反應,這讓鎮遠原本對鵬鵬有些失望的心,又感覺那應該都是詛咒的原因造成的。

「我下個月要到下面縣去做縣長,這事你們都知道吧」

「什麼縣長?我不知道哇」雪兒說「什麼時候的事,」雪兒突然發現這大半個月來,自己對鎮遠的事完全都不知道了。

「哦,沒什麼,就是建國幫協調的,這事先不說」

「就是,媽,別打岔」

「我的身份不適合去兌獎,所以就由鵬……就由姐夫去」鎮遠本想說鵬鵬的,轉念一想還是用姐夫稱呼了。「錢的分配是這樣的,捐1億出去,具體的捐什麼地方,姐夫安排。」

「行,小事,錢太多了也麻煩」

「然後去註冊一個公司,股東就嫂子,姐夫,姐姐,媽媽和爸爸。你們知道我說的都是誰吧」

「知道,知道」鵬鵬說到「註冊公司容易,做什麼?」

「後面到我的縣裡做扶貧旅遊開發。建國準備在縣裡的天坑,做旅遊,搞度假村。我最近查了資料,也問了縣裡的人,你們的公司,就在爸爸他們村裡搞,把能包下的地都搞下來,種桃,種梅,搞農家樂,搞攝影,搞茶山。到時候我從政府里出政策,你們出錢,賺不賺錢的不重要。另外,在姐夫奶奶家這邊,我和村長談的差不多了,從那個水上運動基地開始到家前面那些沒人要的都包下來,讓姐姐去搞個帳篷區,民宿。奶奶後面的那個荒坡,村長同意轉給我,然後周邊有幾個族親的房子,我也都談好價錢了,全買下來」

「不是,你鋪那麼大的廠子幹嘛?」

「我們家的情況,現在太……我要做好準備,保護好嫂子和以後的孩子,」

「鳴遠……」

「行了,嫂子,還是叫鎮遠吧。那個姐夫,你一會兒去兌獎,然後叫上姐姐,去奶奶家。等下爸爸媽媽也會過去。」

「那我呢?」雪兒問到

「嫂子還是去陪豪哥吧,這些事有我們辦就好了」

「就是,就是,媽,你就好好的陪我爸膩吧,你現在最重要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儘快和我爸生一個娃。」

「你……」

「嫂子,姐夫說的沒錯」鎮遠和鵬鵬都一隻手壓在自己那硬邦邦的雞巴上。

「鎮遠……我……」

「沒事,沒事。別忘了詛咒,大家開心就好,對了這個卡你還是拿著,到時候讓姐夫轉點錢過去,別總用豪哥他們家的錢。姐夫,姐夫,唉,醒醒了」

「你等會兒,我還沒換過勁兒來,你剛才交待的事,好像花不了那麼多錢吧」

「合著你還打算一次全花完啊?告訴你,聽好了,剩下的錢全存在銀行,和銀行簽個大額協議。另外,這事除了家裡幾個人,外面別瞎逼逼的,聽到沒有?」

「知道了,知道了,那個……」

「還有什麼事?」

「你真放心讓我去拿錢?」

「混小子,別以為現在叫你姐夫,你就真牛了,還不走?我可是約好今天兌獎了,走了……」說著鎮遠站起身子,拉著鵬鵬的衣服就出去了。

「誒,你們等等我……」

「這事不用你,去陪你的哥哥吧」鎮遠頭也不回的揮了揮手,留下雪兒一個人站在包廂門口。

這一刻雪兒有了深深的失落,這個曾經,算是曾經吧,這個曾經的男人,這段時間的事自己是一點也不知道。不過也是自己這段時間忽略了他。想到這裡,雪兒拿出了手機,又把拉黑的號,重新加為了好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