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第二部) (19) 作者:junning

【嫁妻(第二部)】 (19)

作者:junning 2021-10-12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十九)

電話的事,先放一邊。我們先來說說鵬鵬。

回到車子裡的鵬鵬,迫不及待的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了雪兒的絲襪。因為天氣漸涼,雪兒的絲襪也換成了厚的絲襪,可這並不妨礙鵬鵬心裡的那點小激動。

鵬鵬把絲襪放在鼻子下猛的吸口,一股微酸的味道,「唔……媽媽今天是走了多少路,為了今晚和爸爸的浪漫晚餐,唔……」鵬鵬一邊聞著絲襪底,一邊伸出了舌舔著,那感覺就好像舔著雪兒的腳底一般。鵬鵬移動著手裡的絲襪,將絲襪的襠部雙手捧著,蓋住了自己的臉,用力的呼吸著。那女人特有的味道,讓鵬鵬深深的著迷,這味道和曦涵的感覺不太一樣,可具體不一樣在哪兒,鵬鵬也說不出來。但這股氣味讓他的雞巴瞬間又勃起了。

對了,還有內褲。鵬鵬想起,自己還拿了雪兒的內褲。鵬鵬急忙騰出一隻手在自己的褲帶里找。嗯?怎麼沒有?鵬鵬以為是剛才掏絲襪的時候,掉在了車裡。鵬鵬壓住了自己那心裡的慾火,在自己車座旁邊底下找了起來。可不大的地方一眼就看完了全部。鵬鵬開始有些急了。雖說自己青春期的時候也有那麼一兩次把玩過,可這次完全不一樣,這次是……鵬鵬急了。在自己的車裡找了很多遍。不會是掉在了回車裡的路上吧。如果被別人撿了去……,如果是被鹹濕佬撿了去……鵬鵬不敢往下想。鵬鵬下了車,就要回去找的時候,曦涵的電話過來了「老公,你到哪兒了?」

「我剛從媽那裡出來,剛下樓。」

「哦,我弟到家了?」

「嗯,爸和我前後腳。」

「那你啥時候回來?」

「我先在去你媽那裡,路上堵,也不知道什麼時候」

「你不會叫閃送?我肚子餓了。」

「那行,我等閃送過來以後就去找你?」

「嗯」

曦涵的溫柔讓鵬鵬那激動的心,稍稍平靜了點兒。曦涵的大度,讓鵬鵬那點綠母的負罪感少了很多。雖說曦涵大度,接受了鵬鵬綠母,對鵬鵬叫自己弟弟做爸爸,也沒有什麼反應,可……鵬鵬看了看手裡的絲襪,鵬鵬真不確定如果讓曦涵看到自己有媽媽穿過的絲襪,曦涵會怎麼想。此時的鵬鵬突然慶幸媽媽的內褲沒有在自己的手上,可這絲襪該如何處理,鵬鵬一時間沒有了想法。

鵬鵬一邊下著單子找閃送,一邊將絲襪捂著自己的鼻子用力的吸氣,聞著那絲絲帶著點麝香味的酸酸的感覺,腦子裡還想著怎麼處理這絲襪,帶回家去,鵬鵬真還是有點不敢。曦涵應該不會大方到,自己的家裡有別的女人的貼身之物的出現,那怕這個是雪兒的。曦涵能夠容忍和接受鵬鵬那綠帽的癖好,就已經是十分大度的了,鵬鵬知道自己不能得寸進尺。

鵬鵬下好了單,依依不捨的將雪兒的絲襪塞進了自己的內褲里,和自己那堅硬的雞巴有著最親密的接觸。一步一步的向雪兒的房子走去,鵬鵬決定將絲襪系在自己媽媽房門的把手上。反正媽媽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的絲襪不見了,而能拿走媽媽絲襪的,只有自己。所以將媽媽的絲襪系在媽媽房門的門把手上,媽媽即便知道了也不會說自己什麼,說不定還能讓媽媽主動和自己聊聊綠母的事情。這樣自己也能知道運氣好的話可能也能和那個沒用的鎮遠一樣,推動著媽媽迎合自己這羞人的癖好。

就在鵬鵬慌慌張張的再次來到雪兒門口的時候,屋子裡面隱隱約約的傳來雪兒的聲音。

「哦,哥哥要帶我去哪兒,我不出去,啊……」

怎麼俊豪爸爸要帶著媽媽到外面搞嗎?這天還太早了吧,萬一被人發現了……鵬鵬不敢想像,難道媽媽現在已經在俊豪爸爸的調教下變得……

「碰……啊……哥哥不要,我不出去嘛……」

「沒事的,隔壁沒人」

「隔壁是沒人,可隔著門有我啊」鵬鵬一時間是又怕俊豪爸爸把門打開,又期待著門被打開。

「嗚嗚嗚,嘶……輕點……漲死人了……」門裡的雪兒手頂著門框,屁股用力的向後挺著,一來這樣可以讓情哥哥更多的進入到自己的身體里,二來可以阻止俊豪可以伸手打開門。雪兒在努力的夾緊自己那兩片小肉肉,希望情哥哥儘快射出來,這樣就俊豪就不會再想開門了。讓雪兒打開大門的做愛,雪兒真的做不到。

門外的鵬鵬估計雪兒不會同意俊豪爸爸把門打開,加上雪兒那若隱若現的淫叫聲,勾得他心裡那慾火難耐,耳朵已經貼在了門上。手在褲襠里抓著絲襪,套弄著自己的雞巴。心裡還不斷的為俊豪爸爸加油。「爸爸,用力,手摸著媽媽的奶子,對就是那裡,媽媽的小奶頭,搓她,用力,插深點,對,就是這樣,啪啪啪,啪啪啪,媽媽的屁股很翹的,拍起來就像是打鼓一樣,快點,快點,媽媽快頂不住了。」

「啊……」一聲高亢的聲音在屋裡響起,緊接著門縫裡有了些水流了出來。而鵬鵬的雞巴也噴射了出來。鵬鵬胡亂的用絲襪擦了擦,就匆匆忙忙的將絲襪的兩個腿在門把上纏繞著打了個結,就匆忙跑下了樓,鵬鵬不知道的是,他噴射的精液在他走了以後正慢慢的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說完了鵬鵬,我們在把視線轉到鎮遠這邊。

經過大半月的封閉學習,鎮遠迎來了脫產學習以來的第一個休息周末。鎮遠在食堂里胡亂的扒了幾口,就打電話給雪兒,已經半個多月沒見到雪兒,心裡真的是十分想念。可電話……電話里隱約傳來的是雪兒那性福的歡淫聲和俊豪那喘息的聲音……這才幾點,狗男女。鎮遠在心裡小聲的罵了一句,但很快那種不滿的情緒就被勃起的雞巴給衝散的無影無蹤。

自從再次的醒來後,這靈魂出竅的距離實在是太短了,每次都只能停留在自己的宿舍里,這讓鎮遠十分的鬱悶。原來第一次醒來還可以靈魂出竅的守著雪兒,可……雖說大家都認同,只有欣然接受才是解決降頭的最好辦法,可現在讓自己連見雪兒一面都很難,連靈魂出竅的守著雪兒都不行,這讓鎮遠真的很難接受。是不是在何媛媽媽生下自己的時候,那個環節疏漏了,才讓自己能靈魂出竅但只限於不大的幾米之內呢?

鎮遠一邊開著車,一邊想著,不知不覺就將車開進了何媛租住的小區。就在鎮遠猶豫著要不要上去找何媛的時候,凱宇站在了車外敲響了鎮遠的車窗。鎮遠這才回過神來,急忙一邊放下車窗,一邊緊張的看了看四周,確定了沒人,這才小聲和凱宇打了聲招呼「爸……」

「嗯,你怎麼在這兒?」實話說凱宇到現在也沒習慣自己怎麼就莫名其妙的多了個45歲的兒子,自己這才17啊。當然雖說身份證上自己已經20了,可這個兒子著實讓凱宇這個年輕人有點不適應。

「哦……我……明天周末學校休息……我……」

「行了,都到樓下了,上來吧。你是來找媛姐的吧。走吧,一起上去」

「哦哦哦,好的,爸……」

看著鎮遠畏畏縮縮的樣子,凱宇想著,還好只是暫時的,事情一過,就好了,就忍忍吧,應該平時見面的機會也不會太多的。要不真尷尬。

兩人前後腳了進了家裡。

「我回來了」凱宇一打開門,就對著屋裡喊了一嘴,其實房子並不大。這是一個挑高樓層的單間。房東把樓層一分為二,下面一層是客廳廚房衛生間。凱宇和何媛的臥室在二層。

聽到凱宇的聲音,何媛在二層探出了個頭,「老公回來了?」

「喲,鎮遠也來了?老公,你們倆怎麼會一起啊」

「我停好車,看他在車裡發獃就叫他上來了。」

「鎮遠,吃了嗎?你跟你爸坐會兒,媽換個衣服就下來。」相比凱宇的尷尬,何媛對鎮遠這個兒子到是十分的接受,不知是不是因為那次和凱宇交合後喚醒鎮遠的原因。還是因為何媛是雪兒好閨蜜,也受了降頭的影響。

凱宇和鎮遠兩人尷尬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空氣里的沉悶氣氛,在上面換衣服的何媛也感受到了。

「老公,拿點水果給兒子吃啊。」

「哦……那什麼,鎮遠,你吃果」

「不用,不用」

不一會兒,何媛就從上面下來了。一件穿得時間很久的舊羊絨連衣裙,肩上披著一條同色系的大披肩。腳上套著一雙粉色的棉拖鞋。在這個初冬的晚上,何媛這樣的打扮出現在這個尷尬的地方,讓這個空間有溫度。

「你們倆怎麼傻坐著啊,我們是一家人知道嗎?」「媛姐,我……我不習慣啊」

「不習慣?有什麼不習慣的,他現在是你兒子,你是當爹的人」

「我知道,可這年紀……」

「你還糾纏年紀?那我年紀不也比你大那麼多,你上我床的時候,怎麼不糾結年紀了?」

「這能是一回事嘛」

「老公,這在我看來就是一回事兒。你如果真的愛我,要和我在一起,那這就是一回事」

「我告訴你,雪兒以前是我最好的朋友,現在是我最親的兒媳。她的事我肯定是要幫的。鎮遠為什麼會變成你的兒子,這當中,我可從來沒有瞞著你,你也是完全清楚的。現在你嫌棄年紀了?當然如果你現在嫌棄了,我可以走,反正這本來就不是你的事,你不過是被我牽連的」

「媽,別說了,」鎮遠見何媛這麼的幫自己說話,連忙出聲勸住何媛。

「不是,老婆,媛姐,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是哪個意思?」

「你說我……你總要給我點時間適應一下吧」

「適應?你和我做那事的時候,怎麼不適應下?按年齡我也是可以當你媽的了,你干那啥的時候,怎麼不適應適應?哦,老婆老婆這麼叫的時候,你就叫的那麼順口?得性,我看啊再過兩年,我老了,你也就不要我了,現在說的好聽,哼!」

「不是,這兒哪跟哪啊,鎮遠,兒子,幫我勸下你媽」

「好了,媽,別生氣了。我相信爸不是那樣的人」

「行了,你看人家鎮遠,這爸媽叫的,一點都不尷尬,你尷尬個什麼勁兒啊。這不也是提前讓你體會下當爹的感覺嗎?你不是還想讓我給你生一個?就你那傻樣,有怎麼好的機會給你實習還不好?就會矯情。」

「是是是,媛姐,你教訓的對。是我矯情了。我也是怕萬一回村裡……那什麼別人笑話嘛。」

「笑什麼?」

「不是怕人笑我當爹的比兒子小嘛」

「你就不怕人說你娶了個媽?」

「……」

「我們不是都和那個神婆說好了?對村子裡說,就是鎮遠遇了個大難,只有認年紀小的做爹才能解?再說了以後他們敢不敢笑你,還不一定呢。說不定還巴結著你呢?」

「這話怎麼說?」

「咱這個兒子,能耐啊。這次黨校結束,就準備去你家那個縣,當縣長了。」

「媽,我……」

「行了,我也不是小氣的人。我搭的那條線確實力弱了點。這個時候建國願意幫你,也算他還有點良心。」

「等一下,媛姐,就是說以後我們有個當縣長的兒子了?」

「行了,別聲張。我們自己知道就行了。」

「哦哦哦,對對對,別聲張」凱宇壓低了聲音。

「還糾結鎮遠的年紀了嗎?」何媛笑著用手指點了下凱宇的腦袋。

「不糾結了,不糾結了。那什麼,鎮遠,兒子,爸帶你洗澡去。今晚我們兩父子也坦誠相見一回,一起洗個澡。那什麼媛姐,你在弄點小菜,晚上我不出車了,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喝點兒。」

「我……」鎮遠一下沒跟上她們夫妻倆的節奏,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接這話。

「好好好,我們仨成一家,還沒正式的一起吃過飯。就這麼定了,你們父子兩去洗澡,我再弄點小菜。」

鎮遠就這樣被凱宇拉著,何媛推著進了洗手間。不大的洗手間勉強裝進了凱宇和鎮遠兩個人。

一進洗手間,凱宇就開始脫衣服,而鎮遠則呆站著。這夫妻倆的腦迴路,神操作完全把鎮遠整懵了。

「別站了啊,快脫衣服啊,都是男人,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再說了,我們現在是兩父子。世上哪有父子沒一起洗澡過的?快點」說話間凱宇已經脫的只剩下一條三角褲了。微黑的皮膚,肚皮上那一溜的黑毛毛被六塊腹肌撐著站起來。胸前兩塊結實但不大的胸肌。平時穿著衣服一點也看不出來。「怎麼還楞著,哦……是要我幫你脫?」

「不是,不是」鎮遠紅著臉退了一步,躲開了凱宇伸過來的手。

凱宇也沒強求,伸手脫下了自己的內褲。鎮遠的眼光被凱宇那根東西吸引了,想看,又不好意思看。自從中了降頭,鎮遠發現自己這個陽具崇拜是越來越嚴重了。眼前這根雞巴,龜頭紅通通的,半露在外面。整個雞巴是又長又粗,這沒勃起的時候都已經比自己勃起的肉棒要大很多。從視覺上就有一種陽剛、健康和雄性的力量,鎮遠躲閃著眼光,一邊脫著衣服一邊偷偷盯著凱宇那兩條腿間的大雞巴,看著那個鴿子蛋般大小的龜頭和粗長的肉棒,鎮遠從沒這麼自卑過。凱宇軟的時候就有10厘米以上,而自己有3厘米嗎?凱宇一手扶著腰,一手扶著雞巴準備尿尿。回頭看了眼鎮遠。

「誒,眼看哪兒了?你沒有啊?」

鎮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急忙轉過身子,脫下了自己身上的內褲。鎮遠看著自己身下那食指般大小的雞巴,實在不好意思轉過身去。猶豫間,一手捂著自己的雞巴,慢慢的轉過身子。轉過了身子,凱宇已經背對著自己站在花灑下,頭上滿是泡沫,閉著眼。因為洗手間狹小,要兩個人一起站在花灑下,是不可能的。

「鎮遠,爸這兒地方小點,別介意啊,你放心,我在努力努力,下次給你媽換個大房間,別的都無所謂,就是這個洗手間一定要大。這兒太小了,搬來這裡,都沒有和你媽一起洗過澡 。誒,你過來啊,幫爸搓搓背。行了,別捂著了,一家人,爸不笑你,知道你的小了」凱宇這爸,兒子的慢慢的也越叫越順口了。

鎮遠被凱宇說的更加不好意思了,伸手從牆上拿過洗浴球,手扶在凱宇的肩上,幫凱宇搓起背來。

「我跟你說,我這跟雞巴,在村裡那是有名的大,我們農村都是在外面河邊裸浴的。當然現在條件好了,大家也都在自個兒家裡洗澡了。以前我沒長大前,別說和我一樣年紀的,就是那些結了婚的男人,也不敢和我一起下河洗澡,知道為什麼?他們自卑,哈哈哈。所以,你也別自卑,你爸我這個是老天爺賞的,不能和普通人一樣。」

「就是,就是」鎮遠慢慢的也放開了心,「要不你怎麼會能和我媽在一起是吧。再說了你還能有我怎麼大的兒子,別人怎麼可能」

「哈哈哈,就是。」

「誒,問你個事……」凱宇突然轉了個身子,不大的洗浴區兩個差不多高的男人突然的面對面站著,凱宇那胯下的雞巴,也就很自然的無意間碰到了鎮遠的小雞巴上。這讓鎮遠突然有點過了電的感覺,血瞬間往頭上涌,那種靈魂出竅的感覺鎮遠是再熟系不過的了。

鎮遠假裝鎮定的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小半步,讓兩個男人的雞巴不會因為動作碰到一起。雖說剛才那一下的不經意間的觸碰讓鎮遠有了種靈魂出竅的感覺,但要讓鎮遠和別的男人雞巴對雞巴的論劍,鎮遠還真沒有那種想法,也接受不了。

「嗯,什麼事?」

「這男人喝女人的奶,是不是壯陽啊?」

「額……」

「我跟你說啊,就上次你媽不是要救你醒來嘛,然後不是要我和她辦哪個事嘛,再然後,哎呀你懂了?」

「嗯」

「你醒了以後,那晚上你媽說奶子漲,我就幫她揉揉,後面那個你媽她奶子就噴了,你懂的吧,然後我想不能浪費啊,就用嘴去接,後面你媽那個奶水就不停了。現在我每天都要吃三次奶」

「嗯,爸真有福」

「有福是有口福,可是這吃了奶以後,這玩意也每天都漲漲的,還變長了,這以前吧,軟的時候,也就8,9公分這樣,你知道嗎,早上我量了一下,現在隨隨便便都是14公分了。而且你媽現在每次做完都說下面會癢,搞得每次做的時候,都要我洗上好幾遍。你幫我看看,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洗了。」

「這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兒子幫老子洗澡,在正常不過的事了。怎麼,你不認我這個爸了?」

「不是……那好吧」鎮遠在手上打了點沐浴露,將手伸向凱宇的胯下,這是鎮遠第一次摸上男人的雞巴。

鎮遠手有些抖,凱宇的雞巴在鎮遠的輕擼幾下後,盡然有了些勃起。「靠,你等一下,等一下,竟然被你摸兩下有點那個意思了。算了算了,我自己洗吧。別搞的我好像是gay似的。」

說著凱宇自己快速的洗了洗,就讓開了花灑,「我洗好了,你也快點,」然後,凱宇將身上的水擦乾,拉開浴室的門,關著身子就出去了。留下鎮遠一個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