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女艷情 (10) 作者:Lichee

【裸女艷情】 (10)

作者:Lichee 2021/11/24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十)

「老婆,原來芳表姐嫁女擺婚宴的酒店已登記成為全裸酒店。」

「什麼?那是什麼意思?」

「哦,即酒店的員工都是全裸上班的。」

「哪進入酒店的顧客要不要全裸?」

「根據酒店網頁所說,進入酒店的顧客不一定要全裸,但在優惠期內,顧客全裸入住酒店房間或光顧酒店的食肆商店,會有折扣。」

「現在多了很多人脫光光的在街上走動,他們知不知羞恥。」

殷寶琴是非常傳統的女生,衣著保守,平日上班都是穿長褲套裝,裙子都是及膝,假日出遊也是只穿T恤跟牛仔褲,只有在自己家裡才會穿短褲背心。

「老婆,你在家裡說說就好啦,不要在街上亂說,前些日子我在街上看見兩個大媽在街上指罵一對裸體夫婦,還叫來警察,誰知警察反要控告兩個大媽觸犯裸體族法案,嚇得兩個大媽向那對裸體夫婦求繞。」

「後來怎樣?」

「後來那位裸體太太要兩個大媽即場脫光全裸,同時一起合照,才撤銷控告,兩個大媽為了不想觸犯法案,便依照裸體太太的要求去做,兩個大媽當眾脫光全裸,和裸體夫婦合照,警察才放了兩大媽,兩個大媽身材也很棒,奶子大臀圓毛多,在場人士都紛紛向她們拍照呢。」

「你們男人都是這樣,別人的女人香。」

「哪裡呀,我老婆奶子大,屁股圓,陰毛茸茸,性感誘人啊,我的同事都很羨慕我有個身材正的老婆,你不是常常回來說你的男同事鹹濕,不時注視你的胸脯嗎。」

「幸好我公司還未有同事裸體上班,我真的不習慣男男女女赤條條走來走去。」

「其實大家裸袒蕩蕩,也不是不好,大家『袒』誠相見,工作的心情都輕鬆點。」

「總之我很不習慣啦。」

殷寶琴丈夫郭嘉維對於裸體並不抗拒,他也喜歡老婆性感暴露,只是礙於老婆保守想法,不敢向老婆顯出自己的想法,有時不經意說說,老婆也會發嗔,但今次老婆倒沒有什麼,只這麼說了一句。

郭嘉維繼續說:「現在電視台新聞報導的女主播和一些節目主持都是裸體啦。」

「就是,搞得我都不想看電視了。」

「是了,老婆,芳表姐嫁女擺婚宴的酒店是全裸酒店,哪你出席不出席婚宴?」

「唉,表姐的母親是我姨媽,我們幾表姐妹又由小玩到大,不能不出席呀。」

「話說回來,芳表姐向來都很保守的,她怎會容忍嫁女在全裸酒店擺婚宴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近來比較少跟芳表姐和玲表姐聯絡,似乎她們有些事發生吧。」

「或者婚宴那天便知道呢,真期待那天,酒店的接待小姐都是全裸。」

「你們男人就是喜歡看……」

「我也喜歡看我老婆裸體……」

郭嘉維一邊說一邊在殷寶琴身上摸索,不知怎的,殷寶琴好想做愛,雖然在廳中的沙發,也任得丈夫脫自己的衣服,很快她便被老公脫得清光,一絲不掛地倚在沙發上。

郭嘉維在殷寶琴赤裸的身體上摸玩著,說:「老婆,你的奶奶又大,毛毛又多,令人愛不擇手啊……你的男同事羨慕死我了……呵呵……」

殷寶琴輕輕呻吟著,小聲地說:「老公……插我呀……」

郭嘉維掰開殷寶琴腿,把硬挷挷的陽具直插入殷寶琴的屄屄內抽送。

殷寶琴兩眼眯著「噢噢」的呻叫著,郭嘉維趁著老婆迷迷痴痴,輕輕掀開窗簾,讓老婆的裸體偷偷曝露。

殷寶琴雙目閉,口中不斷「噢噢呀呀」

的呻叫著,享受著老公陽具的抽插的刺激,扭動著屁股迎合老公抽插的節奏。

郭嘉維又把殷寶琴兩手交叉在她胸前,把兩個大乳房夾著,下面猛力進攻,殷寶琴高聲的淫叫著,郭嘉維放開殷寶琴兩手,他用手摸玩老婆兩個大奶子,下面繼續猛力抽插,最終房寶琴兩手抱著丈夫背部,叫著:「噢……好硬……大力……插……我要……噢~~~噢~~~」

郭嘉維知道老婆高潮來了,他猛力一頂,在老婆屄屄內噴射,殷寶琴兩手按著丈夫的屁股大叫一聲,享受內射的興奮,然後身子軟下來。

郭嘉維把陽具從老婆屄屄退出來,順勢用手一撥,把窗簾回翻過來,殷寶琴完全不知自己在性愛時窗簾被掀開,自己的裸體可能被曝露。

這天,殷寶琴和郭嘉維來到PP酒店,果然,大堂的接待員全都是赤裸無遺,乳房陰戶,一灠無遺,只手腕上戴上識別帶,既有裸體族識別手環帶,也有酒店員工識別帶。

郭嘉維向一位全裸女職員查問宴會廳位置,郭嘉維打量這位女職員,兩乳飽滿豐盈,身材婀娜,兩腿修長,陰戶毛茸。

全裸女職員神色自若,完全不當自己是裸露無遺,任由郭嘉維對自己裸體的注視打量,她很有禮貌地指示給他們,郭嘉維讚賞女職員,女職員微笑回應。

殷寶琴和郭嘉維來到擺婚宴的宴會廳,兩人看到宴會廳接待處,兩人傻眼了。

接待處的迎賓,都是女的,個個全身不著一絲,乳房陰戶,纖毫畢現,右手戴著一朵粉紅花以作識別。

接待處旁擺放了新娘的大照片,照片里的新娘全身赤裸無遺,乳房陰戶,纖毫畢現,頭上戴有婚紗冠,臉帶笑容,兩腳交叉而立,左手撫弄頭髮,右手按放在大腿上,姿態神情很有美感,絶對如藝術照一樣。

而最令人矚目的是大照片旁有一小几,几上擺放一個裸體美女雕像,這個裸女雕像兩腳交叉而立,右手撫弄頭髮,左手按放在大腿上,臉帶笑容,身材曲線玲瓏,細腰豐乳。

新娘的裸照跟裸女雕像的姿態一式一樣,只是一左一右不同而已。

殷寶琴看著看著,突然看到裸女雕像向她眨眼微笑,她頓時愕了一愕,她正想問轉身丈夫有沒有看到裸女雕像眨眼微笑,有一位裸女走到來跟自己打招呼。

「你來了。」

殷寶琴一看來人,兩眼又傻了,眼前的裸女竟是表姐莫慕芳,也就是新娘子的母親。

莫慕芳全身上下不著一絲,乳房陰戶,裸露無遺,頸項戴了一條珍珠項鍊,腳上穿一對紅色半跟皮鞋,右手戴有一朵紅色花飾,顯得高貴清雅。

殷寶琴目瞪口呆地望著莫慕芳。

莫慕芳,四十八歲,容貌娟好,身材婀娜,三圍37D-29-37,兩個白晢大乳房稍微墜,但不失圓盈,乳頭粒突,乳暉大,臀圓肉厚,兩腿腴長有線條,胯下三角茸茸一片。

莫慕芳笑笑地說:「不認得我這個表姐了?」

「表姐,你……怎會……什麼都不穿的……」

「寶琴,我是裸體族啦,你看……」

莫慕芳舉起左手腕展示她的裸體族識別手環帶。

「表姐,你是裸體族,不聽你提起的。」

「哎呀,說來話長,簡單的說,我親家一家都是裸體族,後來經你表姐夫的表弟開導後,我也成為裸體族。」

「表姐你不覺得給人看光自己身體會感到羞恥的嗎?」

「以前我會覺得裸體好羞恥,但現在,我覺得人前裸體跟穿著一件天然的衣服沒有分別,裸體之後,不再為了穿衣而煩惱,好像今次阿菲結婚,我不用為了宴會要穿什麼衣服而煩惱,直接以『天衣』示人,多舒服啊!」

殷寶琴看著莫慕芳說話,真的感覺她舒泰自然,反而殷寶琴感到有點不自在,但這種不自在感反令殷寶琴內心隱隱有股衝動。

莫慕芳說:「來,我們去拍個照,咦,你老公呢?」

殷寶琴環顧四周,不知丈夫郭嘉維走去了哪裡。

莫慕芳說:「不用理會他了,他自然會出現的。」

莫慕芳拉著殷寶琴走到禮台上,兩人並站著由攝影師拍照。

殷寶琴看到攝影師是個女的,她也是赤身裸體的。

殷寶琴站在禮台上,環顧四周,原來有不少裸體人士,當然也有衣衫整齊的人士,赤身裸體的與衣著整齊的,相互錯落其間,這樣的畫面對殷寶琴來說衝擊很大,那種莫名的衝動在內心橫涌著。

拍了幾張照片後,女攝影師說有人想跟莫慕芳拍照。

莫慕芳對殷寶琴說:「寶琴,你自便啊,我還要招呼其他客人,慕玲到了,你可以去找她談談。」

殷寶琴應諾,便走到大堂內,發現有大堂有一個地方特別人多,她走過去,原來是擺放一對新人的婚照冊,也有電腦播放照片,還有擺放了三幅大照片。

一幅是新娘子的全裸照,另一幅是莫慕芳三點畢露的全裸照,再一幅是一位婦人的裸照,也是三點畢露的,聽旁人說她就是新郎的母親。

三幅大照片的姿態都是一樣的,照片里的新娘、新娘母親、新郎母親,都是全身赤裸無遺,乳房陰戶,纖毫畢現,新娘頭上戴有婚紗冠,兩位母親頭載飾巾,三裸女皆臉帶笑容,兩腳交叉而立,右手撫弄頭髮,左手按放在大腿上,姿態與旁邊的裸女雕像姿態一式一樣,但這個女雕像跟接待處的那個是左右不同。

又是一個裸女雕像,殷寶琴突然看見這個裸女雕像向她微笑眨眼,還好像走過來攝入她的身體內,她驚愕得幾乎有點站不穩。

就在這時,突然有人輕輕摻扶了她一把,她回頭一看,是莫慕玲表姐,殷寶琴又是傻眼。

莫慕玲全身上下不著一絲,乳房陰戶,裸露無遺,頸項戴了一條藍寶石吊墜項鍊,藍寶石吊墜在兩乳之間,腳上穿一對藍色半跟皮鞋,顯得高貴清雅。

「玲表姐,你……難道你又是裸體族?」

莫慕玲,年三十盡頭,中學教師,樣貌俏麗,身材婀娜,前突後翹,一身白肉,三圍36C-28-36,乳房豐盈飽滿而挺,乳頭兀立,兩腿線條優美,胯下陰毛淡淡覆蓋陰阜。

莫慕玲舉起左手腕展示裸體族識別手環帶,說:「是呀,我學校是全裸先導學校,全校師生都是全裸上課,連校工職員都一樣全裸。」

「你們真的完全二十四小時一絲不掛的生活,沒有不自在的感覺?」

「其實裸體是一種奇妙的體驗,當你全天候裸體生活時,你才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無拘束的生活呀。」

「想不到你和芳表姐都成為裸體族。」

這時殷寶琴看見丈夫郭嘉維和一對裸體男女走過來。

郭嘉維對殷寶琴說:「老婆,你看是誰也來了。」

殷寶琴一看,是丈夫的老同學鮑兆鈞和他太太王麗娜,而兩人竟都是赤身裸體,左手腕戴有裸族識別手環帶。

鮑兆鈞肌肉健偉,臀腿均稱,胯下陽具搖晃。

王麗娜全身上下不著一絲,乳房陰戶,裸露無遺,頸項戴了一條珍珠吊墜項煉,珍珠吊墜在兩乳之間,腳上穿一對白色半跟皮鞋,顯得淡雅清秀。

鮑兆鈞、王麗娜和莫慕玲打招呼,大家都看到各自左手腕手上的裸體族識別手環帶,心領神會,微笑點頭。

王麗娜打量莫慕玲的裸體,說:「玲姐,你的身材真棒。」

莫慕玲也量王麗娜的裸體,說:「你的身材也棒呀。」

王麗娜,三十餘歲,樣貌娟好,三圍33B、26、33,肌膚白凈,雖生育過,但身材曲突,乳房圓挺,乳頭突立,臀圓有肉,兩腿線條優美,胯下三角毛茸。

王麗娜說:「我的奶奶都不及你的奶奶大,男人呀……最喜歡大奶奶。」

王麗娜說時用眼瞄一瞄鮑兆鈞。

鮑兆鈞連忙說:「我的同事都說我老婆身材標緻呀,奶奶彈手,屁股圓滑,他們都摸得愛不擇手呀!」

莫慕玲說:「咦,聽你這樣說,難道阿鈞你公司是全裸公司?」

鮑兆鈞說:「是呀,我公司是全裸公司,公司全部職員都是全裸上班的。」

莫慕玲說:「阿鈞公司是全裸公司,麗娜,你又怎會成為裸體族的呢?」

王麗娜說:「啊,是這樣的,那天我要出席我囡囡CC小學的家教會會議,原來校長就是銀行人質事件的女家屬,她要全裸生活,教育局邀請CC小學成為全裸先導學校,所以校長請我們家教會委員支持學校,請我們身先士卒,在校全裸,誰知家教會主席林太和副主席周生已是裸體族,受了她們的說詞和影響,我和其他幾位家教會委員也就全裸在校,我又全裸跟家教會主席林太到一間私房菜館午膳,體驗了裸體的無拘無束的自由感受。 「用膳後,各人各有事辦理,大家揮手道別,因我不是裸體族,離開私房菜館時便要穿回衣服,但我也只是穿回衣裙,衣內沒穿戴胸罩內褲。我衣內真空走在街上,我身上只穿一件貼身連衣裙,一眼就可以看出我胸前兩點乳頭微微突出,所以途人都注視著我,但我完全沒有感到不自在,想起自己剛剛才赤身裸體在商業大廈的地庫停車場走動及全裸在餐館用膳,真好想赤裸裸走在街上,只是自己不是裸體族。 「我去學校接囡囡放學,放學回到家,囡囡脫下校服便嚷著不想再穿上衣服,她說在學校里,老師和同學都是赤裸上課,大家都很開心。我也任得女兒在家中赤身裸體,我自己也都把衣服脫光,和囡囡一起在家赤身裸體,不知是不是兩母女赤裸裸在家,那天囡囡特別黏身。 「那天老公下班回來,看見我和囡囡赤裸裸在家,我把今天的事告訴了丈夫,老公說這幾天全裸上班,也習慣了裸體,難得老婆囡囡在家赤身裸體,於是老公也一起脫光裸體。「我把在學校拍的裸照給老公看,問他是否贊成把我的照裸上載學校網頁內,老公完全沒有異議,又贊照片拍得很美,還問我可以不可以把我的裸照傳給他的同事看,我想我的裸照既然都上傳學校網頁,也任得老公怎樣做。 「老公說我既然可以人前裸露,心扉完全打開了,囡囡學校又是全裸先導學校,便提議一家人不如登記為裸體族,實行全裸生活,我當然沒有異議,連囡囡都贊成,於是我們一家便登記為裸體族。」

莫慕玲說:「我學校也是全裸先導學校,我們全校師生都是全裸上課的。」

王麗娜說:「怪不得玲姐是裸體族啦。」

莫慕玲說:「也全不是因為我學校是全裸先導學校,其實我和老公在家是裸體的,裸體族法案通過,讓我們喜歡裸體的人可以明正言順地自由出入公眾地方,真好呀!」

王麗娜說:「是啊,在公眾裸體的感覺真令人心身舒暢……」

兩個人女人難得話題投機,特別聊到全裸生活的體驗,兩女說個不休。

殷寶琴在旁一頭霧水。

郭嘉維對殷寶琴說:「剛才你在接待處和表姐交談時,我看見阿鈞兩公婆赤身裸體,我好奇立即走過去,阿鈞告訴我,原來他是表姐夫的表弟,所以認識芳表姐和玲表姐,新郎的姐姐就是銀行人質事件的女職員,她要全裸生活,新郎一家人也登記為裸體族,一起全裸生活,而阿鈞的老闆是新郎的堂哥,所以他老闆一家都成為裸體族,新郎一家是裸體族,所以新娘一家也都成為裸體族。」

殷寶琴說:「但芳表姐和表姐夫向來都很保守,怎會成為裸體族呢?」

鮑兆鈞說:「那是我和森表弟兩個人聯手把表哥表嫂變成裸體族的。」

殷寶琴說:「你和你表弟怎樣把芳表姐和表姐夫變成裸體族?」

郭嘉維說:「是這樣的……有一天我接到森表弟打來的電話,他說他記得我囡囡是讀CC小學的,而CC小學是全裸先導學校,他在CC小學學校網頁里看到我老婆全身三點畢露的裸照,問我們是不是裸體族?我答是呀。他說那就好啦,他有件事想跟我商議,就是要把表哥嫂變成裸體族。我聽了很驚訝,我說表哥表嫂很保守的,怎可能呀?森表弟問我還記得不記得那天在他家的事。我說記得呀,那天我們對夫婦玩得好爽呀,我老婆仍回味那天的玩樂,那個裸女雕像真的神奇,既可以令女人裸身放蕩,也令男人雄風勇猛呀!森表弟對我說就是呀,還告訴我那個裸女雕像是一對的,他叫我只要依計行事,相信表哥表嫂一定會變成裸體族。」

這時殷寶琴打斷鮑兆鈞的講述,問:「你說的裸女雕像是不是放在接待處和這裡的裸女雕像?」

鮑兆鈞說:「是呀,就是這對裸女雕像,這對裸女雕像的力量真厲害……」

郭嘉維說:「阿鈞,你快講下去,表姐表姐夫怎樣呀?」

鮑兆鈞說:「表哥表嫂不但成為裸體族,表嫂她呀,雖是徐娘半老,但風韻猶存,而且嫵媚迷人……這樣吧,阿森表弟剪輯了當日的視頻,我給你看看。」

鮑兆鈞打開手提電話,把視頻播放出來。

殷寶琴和郭嘉維看得臉紅耳熱,氣促心跳。

郭嘉維一邊看一邊忍不住用手在自己褲襠上磨蹭,殷寶琴也一手在自己奶子上摸著,一手伸到裙內。

殷寶琴和郭嘉維正看得入神之際,傳來擴播請來賓入座,婚宴即將開始。

鮑兆鈞只好收起手提電話,說:「我是第四席,你呢?」

郭嘉維說:「我們也是第四席。」

三人來到第四席,看到莫慕玲和王麗娜已在座,還有莫慕玲的老公梁文新。

莫慕玲對鮑兆鈞說:「原來我校的謝校長是新郎的堂哥。」

鮑兆鈞說:「這麼巧?哪我老闆跟你校長是……」

慕慕玲說:「兩兄弟。」

這時有兩對裸體夫婦走來到。

莫慕玲向大家介紹:「這是謝立仁校長,她太太。」

謝立仁雖近五十之齡,身材壯健,跨下陽具晃晃。

謝立仁太太,年五十左右,樣子娟好,肉白肌凝,身材雖些微腴,但曲線婀娜,兩個乳房豐盈飽滿,C杯罩,乳頭大柆,臀肉圓厚,兩腿修長,胯下三角毛茸。

鮑兆鈞也介紹他的老闆:「這是我老闆謝俊仁,她是他太太。」

謝俊仁也四十有多,身材也健偉,跨下陽具蕩蕩。

謝俊仁太太,年約四十多,樣子美好,一身白肉,身材微腴,但不失婀娜,兩個乳房飽滿脹大,C杯罩,乳頭硬突,兩腿雖腴,但線條修長,胯下三角地帶黑壓壓。

殷寶琴和郭嘉維一看,全席除了他倆夫婦,其他人都是赤身裸體的,而且各人都神態自如,反是殷寶琴和郭嘉維衣服整齊,倒顯得有點不自在了。

這時大堂燈光調暗,一盞強光照到禮台上,禮台背後擺放了兩幅新娘的全裸大照片,在照片左右兩旁的小桌上各擺放了一個裸女雕像,而一位全裸女士站在禮台中間,她全身上下不著一絲,乳房陰戶,裸露無遺,只腳上穿一對紅色半跟皮鞋。

相關推薦